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45 他恶趣味【VIP手打尽在】

重生之锦绣嫡女 045 他恶趣味【VIP手打尽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在蒙蒙的雾气之中,一个浅色的影子悄然无声的进入了其中,云卿警觉的回头,看到雾气之中露出了流翠的圆脸,手中拿了家常的衣裳,目光扫过她旁边的纸,一脸责怪道:“小姐,你又在沐浴的时候看东西了,水都要凉了,你还泡着,虽然是夏天,你也得注意点,夏天里得风寒那可不容易好了。”

    收回了视线,云卿从水中站起来,任流翠帮她擦干身子,换上了轻便柔软的贴身睡衣,才含笑道:“流翠,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像管家婆了,看来是要许人了。”

    流翠被她说的脸一红,眼圈却红了起来,“奴婢不许人,一直跟着小姐,等小姐嫁人了,跟着小姐一起去。”

    从浴室走出来,云卿淡淡的一笑,不置可否的低下了头,能嫁人再说吧,如今这光景,哪里有空想那种事,便是以后的路都还是很不清晰的。

    流翠站在后面帮她擦着头发,望着镜子里云卿越发出色的容颜,便是她每日都看到,如今细看,也觉得美不可方言,心中有着不甘心,小姐这样的好人才,真不该遭遇那些事的,如今老爷生死未卜,也只有靠小姐才能撑起这个家。

    房间里静静的,金透雕缠枝牡丹香薰球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流翠将云卿的头发绞干了后,青莲端了一碗养神补气的粥来,人就悄悄的退下来了。

    这些天,她们已经习惯云卿夜晚需要极其安静的环境来查看账目和资料,都在外候着,免得打搅了她。

    屋子四角摆着冰缸,大块大块的浮冰散发着清凉的温度,将南方夏日里的余热悄悄的散尽。

    云卿抬头看了墙上的珐琅彩亭台楼阁外表的时钟,如今已经过了丑时,想起明日薛大户的事情要处理,不知怎么,太阳穴就有点疼。

    她低头从书桌下拿出个小匣子,从里面拿出一瓶绿色的药油,正要擦到太阳穴上醒神。

    忽然听到屋内一阵轻响,她警觉的抬头看去,一道颀长的身影正站在金丝芙蓉纱的月洞门落地帘子后,白色的大袍如月光流淌在凉爽的屋内,紫色的蟠龙纹在袖口和衣襟蜿蜒而上,一双狭眸中透出的光泽潋滟瑰丽,显出一种既锋利又艳丽的极致春色,缀在那白玉一般的脸上,隐约有一股动人的气势。

    只需一眼,云卿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除了他,还会有谁无缘无故的潜入女子的闺房,越过外面重重巡逻的婆子和守卫,和敏锐凶恶的狼狗,胆大放肆的来到女子的闺房呢。

    只是上次一别,如今想来,已经悄然无声的快有一年,时光流水一般的淌走,人却又倒回到原来的位置。

    云卿抬眸看了一眼他,纤细的手指沾了药油,在太阳穴浅浅的按着,恍若未见。

    御凤檀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她的面前,朱唇扬起一弯笑容,然后站在了书案的另一端,看起来颀长的身子,挡住了月洞两边射过来的烛光,狭长的眸子华光耀转,因为背着光,更显得光彩熠熠,接着稍暗的光线细细的打量着书桌另一边,已然淡定坐在高背宽椅上的少女。

    她的脸色淡淡的,手指浅一下深一下的按摩着太阳穴,长长的睫毛半垂,遮住了凤眸里大半的眼神,看的不太真切。

    他记起第一次闯进来的时候,那时候的她还会露出慌乱的眼神,还会有小猫一般做出防卫的手段,而今时今日再见,却恍若换了一个人一般,从容得让他心都疼了起来。

    想起进城以后听到的那些话语,御凤檀的狭眸中便露出微微的冷意,“这么晚了,你还没睡?”

    云卿将手指收回,将清凉油瓶盖盖好,收进药箱里,再取了帕子将手指上沾染的药油擦去,才抬起头来望着御凤檀,“世子半夜到访,所为何事?”

    光线跳跃中,她白瓷般的脸如同染了一层光辉,上挑的凤眸里荡漾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御凤檀心跳不禁的一动,只感觉在万军丛中厮杀的刺激也不如她一眼的风情,微侧了头,笑道:“想你了,便想来看看。”

    这样动人心的话语从一个风姿卓越的男子口中说出,配合着昏昏暗暗的灯光,一室安安静静的氛围,实乃一个月下相会的好地方。

    可惜,云卿的心思与风月无关,她抬起下巴,迎上那对狭眸,淡淡一笑,“看完了吗?世子请右走,窗户就在那边。”

    御凤檀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怔住,如此一句甜蜜的相思,在她这便换来冷遇,可惜望着那两颊的瘦削,他又一句责怪的话都说不出来,假装没有尴尬,从袖中掏出一个圆盒子,随手打开,一只嵌明钻海水蓝刚玉镯和同款的长钗躺在红色的绒布之上,刚玉和明钻散发的光泽,如同一弯彩虹。

    “你这是干什么?”云卿皱起眉头,这海水蓝的刚玉就是蓝宝石,嵌在绞丝金上,无论做工,还是花样,都是极品中的极品,他拿这种极品宝石放在自己的面前,不是想来显摆的吧。

    “我听说了,你被贼人抓了一次,便让人做了一套这样的首饰给你。”御凤檀从盒中拿起那只钗子,绕过桌子,就要往云卿的头上戴去。

    云卿不由的从椅上站了起来,倒退了一步,“世子此等好意,云卿感激不尽,不过钗镯实在太过贵重,我不能收你的礼物。”

    御凤檀未曾料到一个举动,竟然又让她离自己远了一步,有些懊恼的皱了下眉,顿下了脚步,脸上带着为难道:“这镯子和钗子,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说着,他将钗子拔开,原来里头是真空的,细细的钗管中间是一根极小的短剑,锋锐的刀锋在灯光下折射出多角的光芒,镶嵌海水蓝刚玉的位置正好是人手所执的部分,适合女子的手拿而不伤手。

    云卿看的出要在那样小巧的钗管里做这样的东西,定然要巧夺天工的手艺才能做到,价值定然不菲,说实话,单单从自身所需要的方面来说,她对这个钗子十分满意,可是综合了其他,她是绝对不会要的。

    御凤檀看出她凤眸中的喜欢,浅浅一笑,又将镯子拿出来,双手不知按了哪里,里面唰唰的射出一根针来,扎在桌上。

    “这个里面一共有九根银针,全部淬了麻醉药,射程在五米左右,越近越有效。”他低头,忽然又往前面迈了一步,“我知道你想要,这是我拖鲁珍花了三个月准备出来的,别人做的,肯定没这么好。”

    云卿忽然就想起那天安初阳也递给她这么一个镯子,当然,在做工和价值上,是比不上御凤檀做的这个,为什么如今流行起来用这种东西了,还是女子的安全的确成了大问题,人人都关注起来了?但是她当时就没有收安初阳的,如今御凤檀的,她也不会收。

    “劳烦世子了,这些东西虽好,可我用不上。”云卿又不自在的往侧边走一步,御凤檀的狭眸微微眯起,里面的光从眼缝里透出来的,莫名的就带上了令人心悸的成分,她仿若控制不住自己的举动,不由的向往后退。

    她以为御凤檀和以前没有区别,却发现还是自己想错了,经过半年的烽烟洗礼,这位世子殿下的身上已经带上了在战场上厮杀过的人才会有的凌厉之气,那双狭眸在昏暗之处,甚至隐隐约约有着血光。

    御凤檀望着她,不再开口,他可以听出,云卿的气息略微有些不平稳,视线从她的脸,到她的腰,再到她的腿,她对着他,已经变成了一种戒备的姿态。

    忽然一下,云卿的手就被一双大手给拉住了,然后一个东西就扣上了她的手腕,冰凉的,却沾染了体温的暖意,低头一看,那嵌明钻海水蓝刚玉镯就已经在了她手中。

    “这个东西是为了你做的,你一定要戴上,万一下次再遇见那样的事情,没有人在身边的时候,你还可以自保!”

    磁性厚重的声音在耳边,云卿抬起头来,御凤檀不知怎么,一瞬间就从对面移到了她的身边,目光落到他的脸上时,才发现两人的距离已经十分之近,近到可以看清楚那双眼眸里倒映出来的她的人影。

    与自己完全不同的气息灼热又微急的喷在脸上,云卿忽然觉得有些恼怒,大半夜的闯进她的屋中,又给她戴上这镯子,究竟是为了什么,她皱起双眉,用手用力的去拉镯子,却发现怎么也扯不下来,“你快点将这东西取下来。”

    “取不下来了,我刚才已经把机关捏死了。”御凤檀嘴角斜勾,笑里似乎带着一种得逞的坏意。

    “你这个混蛋!”云卿用力的将手镯往下捋,白皙的手背因为与硬宝石相碰,出现了嫣红色的色泽,御凤檀看着她还在用力的往下拉,手掌一扯,将她的右手抓了起来,力道不大,不至于拉伤她的手腕却也不能让云卿挣脱半分,“别扯了!除非你手断了,不然扯不出来的!”

    云卿用力晃动了手肘,目光中燃烧着红光,与他的眸光相接,仿若一下子掉进了桃花树下翩跹的花雨之中。

    一个男人,生的这样的好皮相做什么,难怪小妹说是妖精!

    云卿骂了一句,收回目光,“你快点松手!”

    “不松,等下你又自虐!”御凤檀很坚持的将云卿困在书桌和他身体围成的圈内。

    你才自虐呢,要不是你无缘无故扣个东西,我至于吗?“不会了,已经戴了就算了。”云卿瞪了他一眼,飞快的说道。

    就在这时,雪兰端了一盅茶水从门前经过,听到里面有动静,皱眉道:“小姐,你要睡了吗?”

    云卿用手推了一下御凤檀,他坚持不松手,咬了一下牙,转头淡淡的道:“没有,我在看书。”

    “那我给你送茶进来吧。”雪兰说着就要推门,小姐夜里劳累,她正好可以抓紧这个机会表现一番自己的忠心。

    云卿拧着眉看着御凤檀,他纹丝不动,依旧抓着她的手,丝毫没有会被人撞见的自觉,她真是……云卿厉声道:“我不是说了吗?看书的时候不准人进来打扰!”

    雪兰的脚就停在了半空中,满脸的不甘心,怎么流翠送茶进去就可以,她来送小姐就骂人,难道她运气不好,还是她天生和小姐八字不合,不论她怎么表现,小姐对她都是那样淡淡的样子。

    听到外面雪兰的脚步越来越远,御凤檀笑着就要开口,云卿立即将他的嘴巴捂住,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人还没走远呢。

    温热柔软的手心盖在唇上,娇嫩的肌肤如同丝绸一般,手心混杂了清凉薄荷和花香的味道,完全区别于平日里所闻到的气味,带着女子特有的娇甜,御凤檀的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

    她的脸正对着她,红唇微微嘟起,显出粉嫩的色泽和美好的诱惑唇形,淡淡的水色浮现在上面,眼前的一切在灯光下变得迷离了起来。

    御凤檀鬼使神差一般,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湿暖的舌划过敏感的手心,云卿全身一颤,几乎差点就要尖叫出来,在叫声就要溢出口之时,生生吞了下去。

    她如同电击一般,将手收回,只觉得一股热气从手心开始往全身散了下去,蔓延到了四肢,蔓延到了心头,脸上漫上了红霞。

    御凤檀似乎那一下还不够,飞快的抓起云卿的手,还想要再来一下,云卿被他气的,脸色如同被火焰照耀,恨恨的压低嗓音道:“御凤檀,你够了!”

    “不够!”御凤檀狭眸微眯,像是一个无赖一般荡漾着潋滟的笑意,坚定的否认。

    云卿简直是无语,两人之间的距离相当近,说话的气息都能在汗毛上感觉出温热的湿度,即便是咬牙切齿的一句话,此时说出来都带着三分调一情的意味,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没有经历过这一遭,脸上的火烧得她都疼了起来,干脆转头不和这无赖世子对上,咬牙道:“世子殿下,夜已经深了,我明天还有事务要处理,必须要休息了。”

    御凤檀自进来后,便看到云卿一副淡然处之,雷打不动的姿态,如今见她脸上漫布霞云,眸中带上了慌乱,心头莫名的开心了起来。之前那样子实在是太过疏离了,让他感觉离了她好远,如今这样,才是他想要看到的样子。

    他暗地了弯了弯唇角,似乎自己是有点恶趣味,比较喜欢云卿脸色慌乱的模样,那样子要可爱的多了。

    他咧嘴一笑,往后退了一步,笑容带着慵懒,又邪魅,长密的睫毛眨了眨,“今天的利息就收到这里了,下面,该进入正题。”若不是实在怕将云卿惹的太怒,他还舍不得刚才那种亲密想用的感觉,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花香气息,别的女子都是靠着脂粉来散发体香,而云卿身上即便是刚刚沐浴完,在湿润的体温之中,散发着清雅的花香,仿若站在百花园中,雨后冲洗的花朵散发出来纯粹又干净的味道。这样的味道,对于他,简直该死的诱人。

    云卿忽然想给那张散发着魅惑的脸来上一下,敢情这位世子爷刚才所做的只是一道开胃菜,折腾了半个时辰,是在做铺垫的。不过好歹他终于可以退上一步了,刚才那样的姿势,呼吸似乎都有点阻滞,“什么正题?”

    “你准备招婿入赘?”御凤檀斜靠在黑色阳雕海棠花四角木柜上,眼底藏着的笑容,却带着微微的冷意。

    云卿低垂了眼眸,眼睫在灯光下练成了一道弧形的丝绸,扑闪了两下,然后轻轻的含笑道:“招婿,不招婿,没有什么不同,我未曾想过要嫁人。”

    这件事,不在她的计划之中,也许也算是在,等到家里安稳的那一日,她会找一个老实的男人,过着平常的小日子,也许添上一两个通房,然后她生上一个儿子,坐稳自己的位置,丈夫尊敬她,儿女孝敬她,妾室畏惧她……

    这是天下女子最好的活法,最好的归宿了。

    喟叹般的言语似一道迷香随着呼吸到了心肺里,御凤檀只感觉那里传来了一阵痛感,他望着她低垂了的头,白皙的颈拉出一道优美的弧度,仿若压了山一般的重量,生生将这份美丽折出了一个弯,却丝毫也折损不了她的美丽。

    “你……”御凤檀静默了一会,狭眸里闪过血一般的光芒,如狼一般的势在必得,他如今十九岁,在京城里大家千金,名门闺女数不胜数,他未曾为谁动过心,却偏偏在扬州遭逢了这莫名的劫数,他在努力,努力到有一天,可以不用顾忌门第的区别,将她娶回来,可是她,似乎未曾将他放在心上。

    无论是行为,还是心底,都未曾有过一丁点的计划,甚至在她的未来里,连丈夫这个概念都几乎摒弃了存在的。

    他垂头一笑,笑意轻轻的而淡淡的,这一辈子自己想要的东西,她还是第一个,他不会任她就这样将他摈弃的,就算她的心是块刚石,他也在上面钻出一个洞来,把他放进去。

    御凤檀不再说,而是低低的笑出了声,“在家等着,我去找你父亲。”

    他的身份,实在是不能随便成为入赘的女婿,不单单是他个人,作为明帝的亲侄子,瑾王的世子,一旦他说要入赘,带起来的连锁反应,绝对不是沈家可以承受的,明帝是不会允许这种损害皇家威严的事情发生,到时候帝王的雷霆之怒,也许沈家就要从扬州府内一夜之间消声灭迹了。

    闻言,云卿抬起头来望着他,他随意束起的青丝垂下来了,落在白色的大袍上,将那份夺人的颜色在美艳中添加了一份温柔,不知是灯光太迷离,还是他的眼眸太动人,云卿只觉得心头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滋味在蔓延。

    站直了身子,御凤檀迈步走了过来,在云卿的鼻尖一捏,眼底闪过一抹狡诈,“你父亲必须活着,否则,哼!”

    云卿被他捏的鼻子有点怪怪的,用手摸了摸鼻尖,待那道身影如同一道清风消散了之后,才回过神来,又发了好一会的呆,眼底多了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那个‘哼’字是什么意思呢?

    不过,有了御凤檀的在其中插手,若是父亲还活着,能寻到的机率又大了几分。

    她站起来,推开窗子望着天空云层后透出半边脸的月儿,祈祷道:老天爷,既然你给了我这次重生的机会,那么也请你保佑父亲,让他安然无恙吧。

    白色的身影从高大的宅院里窜了出来,宽敞华丽的马车停在巷子口上,等候着主人的到来。

    “易劲苍,用你所有的能力,将沈茂的下落在三天之内给我找出来!”御凤檀一坐在马车之中,脸色换上了凛冽之意,身上的威严无形之中散发出来,让人无法抗拒。

    这个世子越来越有瑾王当年的风范了,甚至在用兵上,比起瑾王更狠,更毒,易劲苍低头道:“世子,此行陛下让你是来查看江南一带安全状况的,今日一来,便去查一届商人,恐怕不妥。”

    御凤檀斜靠在车厢内的枕靠上,饶有趣味的望着易劲苍刚毅的脸庞,轻笑了一声,狭眸中却没有一丝的笑意,“易劲苍,你跟在我身边多少年了?”

    “回世子,加上今年,九年了。”易劲苍不知为何他会问这个问题,只低头认真的回答。

    “九年了,原来这么长时间了,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忠于我呢,还是忠于陛下呢?”御凤檀微微一笑,问的云淡风轻,眸中却掠过一道暗光。

    易劲苍顿时如同浑身长了刺一般,全身绷紧,对于这个问题,他要怎么回答,如果回答忠于陛下,那么他已经做了御凤檀九年的暗卫,这其实等于是在说,他在帮着陛下监视御凤檀。易劲苍不傻,他知道,既然明帝将他派到了御凤檀的身边,即便是以后发生了什么变故,这九年下来,按照明帝多疑的性子,他就算立功了,也不会再用他,而如果回答忠于御凤檀,那么他平日里所做的一切,又很大程度的是偏向了明帝。

    御凤檀不是傻子,这种谎话说出来,换来的可能是一声讥笑。

    望着低垂着头,一语不发的易劲苍,御凤檀缓缓的启唇,“这个问题,你可以慢慢的想,想到你觉得妥当了为止,可是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逐江他已经借这次西戎之战除掉了,因为像逐江那般的暗卫,实在是太普通了,他的人,要么就不要,要,就是是精英。

    缓缓的呼吸伴随着内心的纠结,易劲苍知道这是御凤檀在要一个答案,也是要一个态度,他一直在等这一天,却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出现。

    恍如过了很久很久,其实也只是一炷香的时间。

    易劲苍跪下行礼道:“属下必当全力追踪沈茂的下落。”

    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御凤檀的狭眸里露出了一丝满意的色泽,轻巧的往垫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漫不经心的道:“三天,记住。”

    易劲苍抬起头来,似乎想了许久,才抬起头来,“世子,属下不明白,你如此帮助沈家,是为何?只是为了沈家的大小姐吗?”

    沈家大小姐,沈云卿。

    御凤檀浅浅一笑,垂下眼眸散发出一种愉悦的气息,想起方才她那慌乱的模样,更是觉得有趣。

    “你说的,也许是吧。”

    他本就生的极俊,此时在月色透入之时一笑,便更是让人移不开眼,易劲苍被晃得眼一花,低下了头,“若是六公主知道了沈家大小姐,势必不会罢休的。”

    “知道又如何,就算不是沈家大小姐,我也不会娶她。”御凤檀的脸色一沉,眸光有些阴沉,六公主对他简直是整天痴缠,弄得整个京城都知道了,简直是烦透了。

    涉及皇家人,易劲苍也不再多说,随即道:“属下去查沈茂下落了。”

    “嗯。”御凤檀摆摆手,在易劲苍身影消失在夜空中的时候,他也闭上了眼,坐在外头的马夫,开始扬鞭赶马,往外头走去了。

    云卿啊,云卿,你软也不吃,硬也不吃,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一夜过去,大早云卿坐在梳妆台上,她还有些迷迷糊糊,都怪昨天御凤檀来闹了那么久,害她昨晚睡的太晚。

    采青拿起梳子要梳头,却咦了一声,“小姐,你昨晚怎么戴着钗子睡觉的啊?”

    她伸手将簪子取下来,放在梳妆台上,流翠拿起来看了看,奇怪道:“这簪子好似从没见过啊。”

    云卿这才望向她手中拿着的钗子,不正是昨晚御凤檀拿来的那只海蓝色刚玉钗子,她当时只急的他将镯子扣在她手腕上了,什么时候钗子也戴在了她的头上,她都没有发现。

    想起昨晚那人的行为,云卿心头涌上一股恼怒,手腕上还沉甸甸的戴了个东西,以后也不能取下来的,这不是存心让人看到她突然多了一样东西出来的?这个人……

    她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说他坏,他做的也没有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说他好,半夜闯入女子闺房,还应将东西戴在她手上,这样的行为也谈不上什么好的。

    还好采青梳头发现了,若是给谢氏看到这簪子,肯定心中要生疑虑的,不过好在御凤檀给的这一套东西,价值昂贵,云卿倒是有借口来盖过。

    她若无其事的将钗子拿了过来,又拉起袖子,笑道:“这是爹上次出海回来,送给我的。”她说完,半垂了眼帘,看起来有几分淡淡的忧思。

    流翠一见她如此神色,纵使脑中记得这镯子和钗子,她没有见过,可是小姐她是深信不疑,再听到云卿说的话,想起老爷这段时间生死未明,昨晚小姐指不定在等下思念父亲,将这钗子戴上去的,是对老爷的一种思念,她在说下去,岂不是让小姐徒增悲伤?

    想到这里,流翠立即就转移了话题,“这钗子的确好看呢,不如今日小姐就穿和这钗子配套的衣裳吧,一定熠熠生辉,衬得人更加鲜亮的。”

    听流翠将话题转开了,云卿自然是愿意的,她想了想,这钗子如今流翠,采青,还有屋子里收拾的丫鬟都看到了,还给御凤檀反而徒增麻烦,如此便还是将钗子交给采青,道:“你把这个收起来吧,头上还是莫要太艳的好,换那只犀角簪子吧。”

    这只犀角簪子,也是云卿特意做的,简单又大方,而且很好配衣裳,最重要的是,它两头尖尖的,是一个最好的自卫武器。

    采青知道这个原因,点头给她挽了一个随云髻,点了几朵浅蓝色的绢花,再斜插了犀角簪子在上头,见云卿满意的点头后,再小心翼翼的将那只海水蓝刚玉的簪子收在了匣子的最底层,这一层装的都是云卿最贵的首饰,平日里不会随便戴出来招摇的。

    在一旁叠被子的雪兰,却将余光几次扫向云卿手腕上的镯子,眉头里微微存了疑虑,上回老爷送给小姐的匣子,她因为好奇那个白色的音乐盒,也在一旁看了的,明明没有这只镯子的……

    流翠一转头,就看到她贼眉贼眼的瞄来瞄去,斥道:“你看你,让你叠被子,眼睛扫来扫去的做什么……”

    云卿转头看着雪兰,雪兰立即缩回目光,勤恳的做着手中的事儿,云卿嘴角淡淡的一勾,换上了薄轻软的长裙,往外头走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