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49 沈父归来【】

重生之锦绣嫡女 049 沈父归来【】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我要一块玉片。”

    沈茂以为他会要千金万银的酬谢,谁知道他提出的只是一块玉片,随即又明了,所谓黄金有价玉无价,这种高门公子也许就爱收集玉片,便点头道:“公子所要玉片的成色,年份,出土的矿井,都可以告知在下,在下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忙寻到。”

    “不用如此麻烦,你只需将家中所有玉片都取来给我看,我挑选合适的便可了。”御凤檀一甩宽袖,从椅上坐正了身子,如此一句话,倒让沈茂更加奇怪,不过既然人家提出了要求,他便也只得点头应下。

    大雨洗刷了一整晚,整个扬州沉浸在一片烟雨朦胧的美好景象之中,柳枝长垂,拂过草地,拂过清水,一圈圈的涟漪荡开在弯弯的小河之中,让人在炎炎夏日感觉到一丝清爽。

    大雨洗的净树叶,道路的污垢,却洗不干净人内心的丑恶。

    清早雾还未曾退散,族长带着长老,沈平以及族人再一次的登门而上,而这一次他们的气势比谁都要凶猛,推开在门前阻拦的小厮和婆子,口中高喊道:“我们要见沈云卿,让她出来!”

    没有发现,有一道灰色的身影,趁着大门众人纷挤之时,也低头混入了其中。

    高高的喊声在清晨的街上格外的响亮,从前院几乎破出传到了后院,谢氏刚吩咐了府中的事情,便听到了这一声声的高喊。

    “到底是怎么回事?”谢氏皱着眉头问道。

    李嬷嬷眼底闪过一抹担心,道:“族长他们又来了。”

    “怎么又来了!他们到底把我们当成了什么,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登门!”谢氏顿时瞠大了眼眸,眉宇间怒意盈然而上。

    “他们说要大小姐出来,说是族中有事要商议。”既然云卿如今是沈家的家主,那么如此兴师动众的上门虽然是过了些许,可也谈不上过分,李嬷嬷只是心底知道族人上门,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事,大小姐三番两次的弄退他们,他们没占到便宜怎么会甘心。

    “不是说云卿这两天病了吗,她怎么出去见客,让她不要去了,我去便可以了。”谢氏这两日要去看云卿,却被云卿说身子不舒服,不想见人,她心内着急,此时不想女儿前去再见这群没有廉耻的人了。

    翡翠得了令,转身就让人去阻止人通知归雁阁那边,过了一会,丫鬟带了话回来,说大小姐已经爬起来,换好了衣裳,去了前院了。

    想到女儿病重之中还要去见那帮子畜生,谢氏便横生一股怒意,她一直都未曾和族人对上过,今日她也要去看看,人究竟可以无耻到什么程度。

    依旧是在前厅,依旧是那些人,只不过这次云卿脸上戴着轻纱,两旁的丫鬟也没有扶着她,她进门之后,便先请各位族人坐下。

    族长见她戴着轻纱遮面,白纱之下,看不清她的容貌和表情,眼底却流露出分外开心的喜色,“云卿这是怎么了,怎么今儿个出来还带着纱帽了?”

    云卿轻咳了两声,声音清亮却带着点孱弱,“实在是不好意思,云卿前两日受了风寒,所以不敢轻易见风,以免病才稍好一些,便又加重。”

    随着她咳嗽,族长和沈平微微的避开耳鼻,不过面上露出的笑容,就有些奇异般的兴奋了。

    族长越发的和蔼道:“自上次让你挑婿入赘之后,我们便回去商量了,既然如今沈家是你做主,那么你的名字也要正式纳入沈家的族谱才好。今儿个我带着族中人便是让他们一同看看你,然后商定日期,正式将你当作沈家后人。”

    女子在出嫁之前,只是在族中有一个名字,并不会被记入宗族里,只有嫁人之后,随着一起写入丈夫的宗族里,而这一待遇,也只有正室才会拥有,妾是不会被一起记入的。

    如今他们这样说,便是打算承认云卿沈家家主的身份,这样的话听的沈家的丫鬟婆子都是一喜,只要将大小姐的名字记录进去,以后族人再不可以没事找事上门要要求吞没沈家的财产了。

    谢氏进门便听到这么一句话,心中却是喜悲交加,如今都四十天了,依旧没有沈茂的消息,其实她内心深处只是将沈茂还活着当作了一个希望,也是支撑她的一个信念,如今家中的重担已经压在女儿的肩膀上,只要族人承认,那便能轻松许多。

    可惜,云卿并没有就此答应,她反而犹疑了起来,有些不确认道:“这个不太好吧,我一个女儿家到宗祠里去,这……”

    她声音里的不确定越多,族长的眼睛就越亮,他紧紧的盯住云卿,反驳道:“你既然说了要招婿入赘,那么依着族中的规矩,定然是要上族谱的,如此你才能名正言顺的管理沈府的家产,若是你不去,那我还是要怀疑,你这般做法究竟是为了什么,是将沈府的财产都弄到手后,再嫁给她人!”

    云卿立即厉声辩道:“族长你休要乱言,我从未有这种想法,你们却总是想将这顶居心莫测的帽子往我头上戴,究竟是你们有这样的想法,还是你们实在是觊觎沈家的财产!”

    族长对于这种论调丝毫不在意,他冷笑了几声,“那既然如此,今日就在族中各长老叔伯面前好好的给认识一番,择日我便将你的明日写上宗谱,如此一来,对你沈家也有好处,对你更是名正言顺,你为何不肯!”

    “是啊,族中都愿意接受你做家主了,你为何不肯与叔伯们认识一番,以后也好参加族中事务……”族中的宗人在一旁不解的说道。

    面对众人的议论声,云卿身子好似有些孱弱的靠在了一旁的扶手上,强撑着一口气力道:“总之,云卿今日身子不舒服,改日再讨论此事可以吗?!”

    “这有什么,身子不舒服,与大家见一见便好了,你为何不肯摘下纱帽给各位认识一番,一个简单的事情为何到了你的手中就如此之难!难道说你不是真正的云卿?”族长说着,语调就有些阴阳怪气。

    闻言,众人皆知,目光里有着猜疑,有着惊讶,也有着疑虑,这些日子沈云卿所爆发出来的智慧让人惊讶,可若是眼前的人不是沈云卿,那就代表着沈家的一切全部都落在别人的手里。

    沈家若是无人接手,那么便可落入族中,人人可分一杯羹,此时在座的众人也都坐直了身子。

    “谁说我不是真正的沈云卿了!你们可有什么证据!”

    大长老在一旁摩挲着膝头道:“你也别动怒,既然今日大家都在,那么你便将纱帽摘下来,只要我们看到了容貌,便可知是不是你。”

    大长老的话比起族长可是好听了许多,谢氏此时也从旁边走了出来,望着云卿道:“你便取下来给他们看一眼吧,免得他们说那些有的没的。”

    她是为了云卿着想,可是云卿却飞快的往后面退了两步,避开了谢氏迎上来的手,这个举动让谢氏心中也是一惊。

    女儿平日里和她最是亲近,此时竟然避开她,这……

    她想着这两日云卿不让她进归雁阁,又看到今日她竟然可以入宗祠而不肯脱了纱帽,心中也起了疑云,难道,真正的云卿已经遇害了?

    想到这个结果,谢氏只觉得身子摇摇欲坠,幸亏翡翠不着痕迹的扶着她。

    而族长和沈平看到云卿退避的这一个举动,相互交换的眼神更加的愉悦和欢快,看来他们办的事成了,百分之百的成了!

    沈平立即站起来道:“云卿,既然你说不是,那么就在众人前给我们看一下,你究竟是不是真的,若是真的,那么我们也不会纠缠与此了,你何苦要将小事化大呢!”

    苦口婆心的话语得到了众人的支持,云卿在这种步步紧逼的环境下,轻纱下的容颜几乎可以看得到愁眉紧皱,一双凤眸扫过所有的人,最后目光停在了站在最后面的一个地方,眸光中掠过了一道奇异的光。

    她带着欲哭的腔调,很不愿意般的问道:“你们一定要看吗?”

    “当然,我们只要确定真假,便可了!”族长道。

    “那便给你们看好了。”云卿的声音带着一丝胆怯,还有一丝不甘,伸手将戴在头上的纱帽取了下来。

    只见她一取下纱帽,一张漫布了点点红色小苞的脸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那红色苞尖上还有微微的灌脓痕迹,本来一张绝色的面容,此时落在他人的眼底,简直是一片惊悚。

    沈平第一个大叫了起来,“这……这不是天花吗?”

    一语出,众人全部往后面退去,其中那些离得近的几乎是不要命的往后退。

    天花,不分男女老幼包括新生儿在内,均能感染。而当感染了天花病毒以后,发病很急,多以头痛、背痛、发冷或寒战,高热等症状,伴有恶心、呕吐、便秘、失眠等。病人的额部、面颊、腕、臂、躯干和下肢出现皮疹。开始为红色斑疹,后变为丘疹,两到三天后丘疹变为疱疹,以后疱疹转为脓疱疹。

    天花的传染性特别强,一旦传染上了,极难治好,大部分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不仅仅的族里的众人,便是云卿身后的一些丫鬟婆子都不可控制的往后退了几步,天花可是能通过接触东西而传染的,她们暗自庆幸,这些天因为大小姐只让流翠近身,没有让她们去。

    云卿看着众人鄙夷的目光,眼里泪水流了下来,她无法忍受众人嫌弃的目光,对着他们道:“我之所以不能揭开的原因便是如此了,现在你们便可看到了!这样的我,还如何见人!”

    而沈平在退了几步之后,脸上出现了惊喜的神色,口中大叫道:“你既然得了天花,那就应该早早去外面的隔离所,怎可一直在家撑着!”

    而谢氏也浑身发抖,她和其他人完全不同,她往前几步,眼眸睁大,不敢置信的问道:“云卿,你怎么会染了天花,怎么会染上这种东西!”

    天花不是随随便便的传染病,扬州城内一直都没有人染上,云卿这段时间又没有出去,接触的人也不负责,怎么会染上天花啊……

    她往前走,云卿一步步的往后退,随着云卿往后退的步子,谢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云卿,你给娘看一下,看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不,不,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那日族长他们来了之后,第二天我就觉得不舒服,脸上长了疹子,结果,结果……就成了如今的样子了!”云卿拼命得摇着头,不让谢氏碰到她,“娘,你别过来了,天花会传染的……”

    “对,天花是传染性极强的!跋紧让人把她送到隔离所去,这样才不会传染给别人!”沈平高声的喊道。

    谢氏转过脸来,冷光透过泪水传了过来,“不送!我绝不要云卿送去隔离所,那地方偏僻又没有人照顾,谁知道有没有人在那管她,你们休想送我的云卿去那里!”

    谢氏一把冲了上去,将想要拖云卿走的人推开,“你们给我走开!走开!不许送云卿去隔离所!不许去!”

    她两眼发红,如同护着幼仔的母狼,其他人被她的气势都镇住了!

    但是不过一会,人群又骚动了起来,“要送,一定要送出去,要是传染出来了,整个扬州城就完了啊!”

    族长和沈平两人眼中闪过得意,眼下的情形不用他们再动手,其他的人也会害怕被传染,要将云卿送出去的,只要云卿送到隔离所,那么沈家的生意便无人管理,他们插手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拦了!

    到时候再将谢氏偷人的事情掀开,将她和两个野种一起浸死……

    想到这一切,他们两眼的光芒亮的几乎惊人!

    就在这时,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骚动,沈府的管事六子捆了一个丫鬟进来,丢在了地上,她一见到云卿,就吓得全身发抖,拼命摇头道:“大小姐,你的脸,你的脸……”

    云卿看着那个丫鬟,这是在她院子里的一个三等丫鬟,叫做小梅的,她不解的望着六子,流翠在前头开口问道:“小梅,你不是请假说要回家探亲么,怎么在这里出现了?”

    六子恶狠狠的对着那小梅踢了一脚,“快点说,你前天鬼鬼祟祟的在茶水房做什么?”

    小梅被这么一踢,浑身发颤,抖抖索索的道:“大小姐,大小姐,你原谅奴婢吧,奴婢不知道那药粉是天花病毒啊,不然奴婢怎么也不敢抹在杯口的啊!”

    “什么,是你动的手?!”流翠大声责问道。

    “奴婢是收了银子,可是奴婢怎么也没想到,那就是天花病毒啊!求大小姐饶恕奴婢,饶恕奴婢!”小梅弓着身子,不断的将头磕在地上。

    可是云卿没有半点动容,她望着那个丫鬟,眼底都是冷意,“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

    沈平突然插口道:“这奴婢可以等下再审问,你如今满身都是天花病毒,还不赶紧去隔离了起来,免得传染给大家!”

    “要传染早传染了,再急也不急这么一会!”这一次,是谢氏毫不留情的说出硬气的话来,她两眼瞪着小梅,冲上去对着她就是一巴掌抽了下去,“说,究竟是谁指使你的!”

    小梅只拼命的磕头,满口求饶。

    谢氏看着她额头上的血,心却一点都不心疼,她看着站在两米远处的女儿,那满脸的红色疹子,忽然对着小梅冷笑一声,“你不说是吧,我记得你是家生子,好,既然你不说,来人,将小梅和其家人,全部发卖出去!卖得越贱越好!”

    卖得越贱越好的意思,便是送到最下等的窑子里去,窑子不是青楼,青楼还是有讲究的,而窑子则是最下等的人去的地方,姑娘从白天到黑夜不停的接客,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据说去了那里的,不到三四年,就会力竭而死!

    而主子点名要卖的贱的,待遇更差,男人则是送去煤窑里挖煤,随时会被活埋在底下,是最残酷的发卖方式!

    小梅听后,睁大眼看着谢氏,摇头道:“夫人,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残忍?你将我的云卿害成这样,你可知残忍了!”谢氏眼中没有一丝儿的怜悯,挥手道:“既然你不说出来幕后主使者,那么就是这个下场了!来人啊……”

    一听谢氏发话,再没有回转的机会,小梅立即磕头道:“夫人,夫人我说,我说,是沈平沈大公子给了奴婢一包药粉让奴婢下到……”

    突然一脚从半空中踢出,沈平将小梅踢得一下撞到了门上,咳出几口血来,他厉声斥道:“一个奴婢的话,你们也相信,在这里拖延时间!沈云卿,你是想要将天花传染给大家!来人,赶紧把她给我拖出去,送到隔离所去!沈家的生意,由族中全部接手!”

    几个男子手上戴着早就准备好的手套,开始蛮横的冲上前去,谢氏在前阻拦,还被推到了地上,云卿哭着大喊道:“爹啊……你若是活着,就看看,看看他们是怎么对付我们的……”

    “你不要喊了,再喊也没用,你那爹,早就死了,只有你们母女才傻乎乎的等着他回来!”眼看胜利就在眼前,沈平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

    就在此时,只听一声大吼道:“你们给我住手!”

    众人皆被这饱含了中气和怒意的嗓音震得停下了手,只见人群之中,一名穿着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白面凤眸,看起来斯文儒雅,可此时脸上却全部都是寒冰沉浸。

    谢氏看着突然出现的中年男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睛一眨都不眨的望着他,生怕一个眨眼眼前的一切就会变成幻象消失。

    而李嬷嬷在激动之后,猛的大叫了一句,“老爷,你可回来了!你看看,他们这些人,是要强行夺了沈家的家业啊!”

    族长和沈平望着沈茂,一样的说不出话来,这么久不见,他们都以为沈茂死了,谁知竟然会在今日出现!他们安排在门口的人呢,怎么没有守住,竟然让沈茂进了府中了,看样子,刚才的一切他都听到了!

    沈茂先不理会他们,而是走上去将谢氏扶了起来,谢氏这才反应过来,泪水如泉涌,“老爷,老爷,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面对爱妻的眼泪,沈茂心里发酸,可此时显然不是诉衷情的时候,他点点头,然后转头望着一竿子突然静下来的人道:“今儿个倒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了。”

    他没有发怒,而是平平稳稳的这么一说,反而让族长和几位长老有几分意外,还是族长脸皮厚,反应快,立即道:“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就好,既然你回来了,这沈家的一切也算是有交待了!”

    沈平显然道行也很深,看到沈茂来,立即做出了哥俩好的神态,做出十分开心的样子,“你总算是回来了,这些天,我可是担心死了!”

    “担心我死不了吧,倒是让你们失望了!”沈茂冷冷的睨了他一眼,脑海里回忆他们刚才逼迫云卿和谢氏时那副嘴脸,手指紧紧的握成拳。

    云卿站在后面,看着沈茂的动作,好,好,爹回来了,爹终于回来了。

    她长呼了一声,“爹,女儿苦等了将近一个半月,你终于回来了,如今女儿得了天花,也不能在家传染给了他人!”

    她说着,走上前跪在沈茂和谢氏的面前,眼底含着泪花,凄楚道:“爹,女儿得了天花,也不可能在家了,去了隔离所,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只能给你和娘磕上三个头了!”

    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抬起那张脸,沈茂心里就如同一把刀子在割着,他如花似玉,如珠如宝的女儿啊,竟然被这帮子畜生用这种方法陷害,他忍不住的伸出手要去摸云卿,可云卿见此却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脸上都是泪水,一个退步不稳,便坐在了地上,“爹,别碰,女儿有了天花,会传染给你的……”

    沈茂他前进一步,云卿就往后爬一步,看着女儿眼眸里明明想要和他亲近,却因为天花而不敢的眼神,沈茂的泪水当即就流了出来。

    外面传来熙熙攘攘的大叫声,一个婆子被推得摔了进来,口中嚷道:“老爷,有官府的人来抓小姐了,说有人举报,小姐得了天花,要送去隔离所。”

    一群如狼似虎的官兵戴着口罩,手中戴着厚厚的棉手套,冲进来便看到跌坐在地上的云卿,粗鲁的将她扯了起来,“方才有人去衙门举报,说贵府小姐得了天花,按照大雍的律例,得了传染病的一律关闭在城外隔离所!”

    他们例行公事的说完,拉着云卿往外拖,谢氏和沈茂都跟了上去,谢氏伤痛欲绝的哭喊道:“不,不,云卿啊……云卿……”一个步子不稳,谢氏就扑倒在了门槛前,翡翠和琥珀两人上去,怎么也拉不起悲痛欲绝的谢氏。

    看着在一旁哼哼唧唧的小梅,谢氏劈头盖脸的就打了下去,完全没有平日里一点温婉的模样,她实在是气的太狠了。

    李嬷嬷怕她把小梅打死,等会没得人作证,赶紧阻止了她,谢氏口中喃喃的骂道,又想起是沈平指使的,便由翡翠和琥珀扶了她起来,走到沈平面前,厉声道:“你这恶毒的,黑心肝的,是你去衙门举报的是吧,只有你知道云卿得了天花,才会速度这么快的叫了官差来!竟然给我女儿下天花病毒,沈府的财产你就如此觊觎吗?我家云卿一个女儿家的撑起整个府容易吗?为何你们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和她过不去啊,如今她去了隔离所,那就是九死一生啊……”

    谢氏骂着骂着将所有的痛苦都说了出来,她指着族长,指着长老道:“你们一个个趁着老爷出事之时,想要谋夺我沈家的财产,谋夺不成便暗地里使坏,你们算长辈吗?算族中的长老吗?你们这帮子人简直是狼心狗肺,猪狗不如,老天打雷怎么会霹死你们这些坏人啊……”

    族长和长老被谢氏骂得脸如猪肝一般涨红,族长首先顶不住的骂道:“谢氏,你像什么话,你知道辱骂族长和长老是什么罪吗?光凭这一个罪名,就可以将你打死了!你若是还想做我沈氏的媳妇,就注意点!”

    沈茂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若不是他经商这么多年,见过不少风浪,此时他真的是悲痛欲绝,一句话都说不出了,女儿被衙役就这么拖走,生死难料,妻子所说句句属实,泪滴如血,他只觉得昏天暗地,看着那帮子平日里靠着他吃饭的族人,突然觉得愤怒得很悲哀。

    眼见到了这个时候,族长竟然还在指责谢氏,没有一点自责,他满腔的愤怒和悲凉,终究化为了一个动作,走上前将哭泣的谢氏搂在怀中,拉着脸对着族长一挥手道:“下个月十五,我沈茂一支,分出沈氏宗族,从此以后和你们再无关系!”

    旁边所有沈氏族人顿时都惊呆了,如今沈氏宗族的大部分人都是依赖着沈茂而活,若是沈茂分了出去,那族中的一切不都是会跟随着消失吗?

    大长老首先站出来劝道:“沈茂,此事绝对不可啊,我们沈氏一族数百年大族了,怎可你这样分出一支去,若让人知道了,对族里,对你的名声那都是有损害的!”

    损害?

    沈茂讥讽的一笑,“你们在逼迫我妻儿的时候有想到名声吗?你们在给我女儿下天花病毒的时候,有想到名声吗?我沈茂别的不说,这么多年对族里一直都没有亏待,说什么名声有损,哪个大族最后都不有分支的,既然你们不曾真正将我视为族人,那么我也不必再念着族宗的一切!以后咱们各分各宗,各管各事!”

    这下不止大长老,二长老也急了,知道今日是将沈茂彻底给惹疯了,任谁看到女儿被官府拖走去了隔离所都没办法忍得下的,面带焦急的劝道:“沈茂,你别急,此事虽有不妥,但是族中也是为了你好……”

    “欺负孤儿寡母是为了我好?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们以为我沈茂是好拿捏的吗?那劫匪杀光全家,还对你说,是对你好,你相信吗?!”沈茂虽然模样斯文,可骨子里并不是个好说话的人,否则也不能将沈家的生意越做越大。

    大长老二长老到底脸皮薄,一下接不上话来,族长却气的胡子直吹,瞪眼道:“好你个沈茂,你还有理了……”

    方才的一切,沈茂都看到了,最可恶的就是族长和沈平,眸中染着怒焰,道:“我当然有理,今日站在这里的沈氏族人,你们个个扪心自问,这些年,我沈茂对你们可否不好了,你们需要的,我能出的便出,你们若是要人脉,我也动用自己的一切,你们说族中祭祀缺钱,我也毫不犹豫的出钱,可是你们如今所做的是什么!在我失踪的日子里,你们不但不扶持,而且还落井下石,这就是你们的理吗?若是如此,那我沈茂还与你们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

    一番话说的那些族人都忏愧了起来,他们是被一时的贪念蒙了心,想起平日里沈茂所做的,也的确挑不出什么错处来!

    “你还在这里强词夺理……”族长厚颜,还在指责。

    沈茂目光掠过他的脸色,冷笑了一声,“我唯一做错的就是没有散尽万贯家财,把钱全部送给你们!”

    他顿了一顿,冷着脸对着他们道:“你们还不走是吗?”转头便吩咐道:“叫护院和婆子全部过来,一刻钟内,要是还见到有沈氏宗族的人留在府内,全部用乱棒打出去!打出一个,老爷我重重有赏!”

    他的话一出,那些护院和婆子纷纷找来了趁手的东西,刷子,扫把,反正是能拿就拿,只等着一刻钟过去,若是还有人留在里面,就上去死揍!

    他们不仅是为了银子,也觉得这些人实在是太过讨厌!

    眼看今日再没有回转的余地,其他族人灰溜溜的走了,大长老二长老也跟着走了,而就在沈平也要转身走出去的时候,沈茂却叫来了人,直接拦住了他,将他捆绑了,和小梅一起送进了衙门,沈茂特意吩咐木森到帐房支了一封厚厚的银子,让衙门的人好好‘招待’他们。

    接着又吩咐了李斯拿着银子,赶紧去给隔离所的看守官送银子,让他好好的照顾云卿,然后再请扬州所有有名望的大夫,看谁愿意去看诊,出诊费一百两起价,看好云卿后,沈家还有重谢!

    沈家一事不到半日便在城中传的沸沸扬扬,沈茂回来的消息也让所有商家不由的一震,那些在这一个多月内动了手脚的,更是夹紧了尾巴,只想着怎样才能不惹怒沈茂,而当听到沈茂要自立宗祠时,便知道是一个好机会。

    于是接下来,沈家族长,大长老,二长老所开的店铺,开始出现毁灭性的生意调零,每日里的进账几乎为零,因为扬州的商人都知道,若是以后要和沈茂打好交道,那就绝不能再和沈氏的族长他们关系好了。

    在失去了沈茂银钱支撑,和名望支撑的沈氏宗族,一日比一日的败落,自此以后,渐渐没落,而沈茂这一支分支,渐渐成了扬州沈氏的主要支干。

    此乃后话,暂且不表。

    当这事传到了御凤檀耳中的时候,已经过了两天了,他刚从扬州周围的其他城镇巡回回城,便听到这么一条消息,惊得几乎脸色都变了,素日里那轻佻肆意的模样瞬间从他脸上消失,一把跳上了马后,快马加鞭的往城外的隔离所方向而去。

    云卿,云卿,怎么会得了天花呢?!

    沈氏宗族的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太可恶了!竟然给她下这种十人中会有八人丧生的病毒!

    他只觉得心里有一只长着利爪的兽,在他的脏腑里翻腾,将他的心弄的七上八下,节奏全乱,他脑海里都是易劲苍所传来的消息。

    云卿被衙门的人拖去了隔离所!

    隔离所!

    御凤檀眼中只有这么一个目标,手中的马鞭一下紧接一下,风刮过他的耳边,都不能刮掉他的牵挂。

    一看到郊外,那孤零零,黑乎乎的简陋屋子,他连下马的时间都不能等,就在马儿疾驰之时,一个轻功踮脚飘落了下来,吓得隔离所的看守差点没惊倒。

    “两日前被送来的沈家小姐在哪?”御凤檀两手紧紧的握住看守的肩膀,着急的问道。

    被他急切的模样所吓到,看守指着左手边的一处小屋子道:“在,在左手第三间屋子。”

    话音才落,便见一阵白色的风瞬间刮进了屋内,御凤檀一脚踢开了门,看到屋中的女子……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