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50 我心悦你【手打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50 我心悦你【手打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金色的阳光从窗外透进来,洒在少女的脸上,云卿坐在向阳的小桌前,手里拿着一盒东西,正在对着镜子梳妆。

    只听门口一声大响,屋外白影如光的闯了进来,还未待她看清眼前之人时,身子就已经紧紧的被人抱住了。

    淡淡的檀香香味萦绕在鼻尖。

    云卿在一瞬间的忪怔后,立即是反应过来了,这个香味,她并不陌生,是御凤檀,不过,他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被紧紧的一抱之后,御凤檀又松开将云卿身子推在他面前,视线死死的扣在她面上的红点上,“你……你怎么会得了天花的?”

    云卿被他握住肩膀,那处传来的大力让她略微蹙眉,不自在的耸动了一下,想要将施力的手松开,可是御凤檀握得那样的紧,好似生怕一松手,云卿就会消失在面前一般。

    被人这样控制了动作的感觉十分不好,云卿不悦道:“世子,你的手捏痛我了。”

    御凤檀这才意识到无意识中他手使上了多大力气,略微放松了些,却没有将手从纤细的肩膀上移开,狭长的凤眸中带着闪烁不明的光芒,“你的脸,有没有请大夫来看过?”

    这张容色绝美的小脸上布满了红色点点,看起来很是恐怖,御凤檀看着却觉得心疼,他伸出手就要去抚云卿的脸。

    云卿被他禁锢的不能闪身,见他手过来,迅速的转开脸,咬牙道:“世子殿下,天花是传染的,你还是早些离开的好!”

    “我不怕,大不了我也得了!”御凤檀此时心疼的不行,就几天没有关注她,她就惹了一身天花回来了,这些该死的沈氏族人,你们给我等着!

    “世子殿下就不要和民女开这等玩笑了!”到底由于不能转身,动作有了限制,御凤檀温凉的指腹还是擦过了她的脸颊,御凤檀抬头欲要开口,望着云卿脸上划出来的一道红痕,狭眸中掠过一道暗光,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指尖,也有一点嫣红落在上面!

    他微眯了眸子,咬牙将双手从肩部改为扶住她的头,“要得咱们就一起得!”

    他突然把脸对着云卿的面上靠了过来,放大的俊颜猛然的侵袭,御凤檀将自己的脸狠狠的在云卿的脸上贴着用力的摩擦,“我不怕传染,要是传染了,我就跟你一起住在这里做个伴好了!”

    突然而来的举动,将云卿吓了一跳,男子滑腻富有弹性的脸颊死死的和她的脸颊贴在一起,那温热的气息从一个人的毛孔透出传到她的毛孔之上,如此亲密,让她不由的一呆,心跳都有些乱了频率,不知如何。她不知道御凤檀怎么发疯了做这个动作,直到他将脸在她左右两边贴了个够,终于分离开,而现出两边变得通红的脸颊时,云卿才知道,他果然还是发现了。

    御凤檀的手指不由的收紧,望着云卿那双清透的眼,狭长的凤眸中透出复杂的光芒,“你要如何说?”

    “我没有什么要说的。”云卿垂眸,转过身,望着小桌上水银镜子里女子满脸的残粉,拿起一块丝帕将脸上的残余擦拭掉。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御凤檀的嗓音里有着轻微的颤抖,他在听到云卿得了天花后,第一时间便赶了过来,甚至让易劲苍立即给汶老太爷传信,让他立即将能诊治天花的方子传过来,当他带着火急火燎的心情来时,看到的是什么?

    她的脸上,全部是用粉凃上去的‘疹子’印记,这一切都是假的!她根本就没有中天花的病毒!

    透过镜子,云卿看到近处的是自己花掉的容颜,而在她的背后,是男人好看到让人窒息的脸,却同样残粉斑驳,那双素日里潋滟流波的凤眸,此时却夹杂了复杂的情绪,仿若一条清澈的溪流,在半途撞到了一处莫名的物品,无法再徐徐流下,积成了一汪深潭。

    “没有原因,我就是愿意这么做。你现在看到了真实的情况,若是要告诉其他人,就快点去吧。”云卿似漫不经心的点了花水,擦着脸颊。

    这一句话,似乎将御凤檀给惹怒了,他一下子将镜妆前的女子拉起来,“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是故意装作中了天花,惹怒你父亲,逼着他从宗族里分出一支,对不对?!”

    云卿望着面前男子带着薄怒的面容,却又像是心疼的表情,很确定的点头,“世子果然聪明。”

    当初沈平带着一群人和家中婆子推搡的时候她便觉得不对了,再到后来沈平突然态度转好,要喝茶以示友好,她心中便存了芥蒂,虽然当时并不知道杯子上抹的是天花病毒,可她生了戒心,根本就没有用手接触杯子,而是用衣袖包住,倒在了袖口里。

    事后她让人将小梅关了起来,再一审问,便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又查出那在杯中的是混杂了天花病毒的粉末,心中便生了一计。

    当然,沈茂的出现是一个意外因素,本来她只打算彻底将族人关在沈府的门外,沈茂的出现,让她将中了天花这个事坚持的扮了下去。

    她知道,要让沈茂脱离宗族,之前发生的事还不够,只有在眼前给他的冲击还可以,而她这个女儿被官府拖走的一幕,绝对能让爱女如命的沈茂重重的一击。

    对于她的赞誉,御凤檀没有半点欣喜,反而更加生气,他指着隔离所周围的物品和东西,“你这样的确是可以达到目的,可是这隔离所住饼的都是有传染病的人,你有没有想过来这里,也许真的会被传染。”

    “这里上上下下都消毒了,我住的地方是重点让人打理过了的。”这些根本就永不着云卿操心,沈茂早就将隔离所的所长和看守用银子打点好了,她住在这里,除了条件差点,没有人伺候,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望着云卿脸上根本就不在意的表情,那一种云淡风轻般的语调让御凤檀深深的无力了,他该如何跟她说,她不在乎,不在意,可是他在乎,他在意。

    “你以后不要再如此费心机了,这里虽然是消毒过,可始终是不安全的,你若是想脱离族宗,告诉我便是,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们答应。”

    他的声音有些暗哑,在平日的慵懒磁性之中又夹杂了一种淡淡的愁绪,云卿抬头望着他,凤眸里浮起了一抹笑容,“世子殿下,你身份尊贵,想要做的事情,都可以凭借着天生的尊贵而做到,而云卿只是一介商女,一个民女罢了,我所要做的每件事情,都必须经过反复的想,反复的算计,也就是你所说的心机,才可以做到,若是让我以后都不用心机,也许云卿早就死在这里了,今日也不能在这里和你说话了。”

    重生以来,她所遭遇的事情,若不是她连消带打的,如今她不知已经是什么身份了,是被齐夫人陷害成yin妇?还是被黄氏下药成为继室?或者是被贼人卖去做了青楼妓子?再或者,中了天花如今就等着老天爷决定生死?

    她只知道,心机这种东西,这一辈子也许都会围绕着她,永远都不会散去。

    她的神色很冷,眼底黑的如同沉沉的暗夜,御凤檀听着她的声音,在柔软的嗓音里透着一股深藏的悲凉,他一直都觉得她很聪明,还有些女子的狡黠可爱,如今他才发现,在她的外表下,心内似乎藏了一个很深很深的秘密,她不愿意告诉任何人,也不愿意对人开放心扉。

    这个任何人,也包括了他。

    “我不是那个意思……”望着云卿那挺直的腰背,冷静倔强的表情,和那双明明如同烈焰在燃烧却偏偏带着生人勿进气息的双眸,御凤檀只觉得喉咙有些干涩,说起话来远没有开始那样利索,云卿的心里,究竟藏着什么,她才十四岁,又有什么深不可见光的东西藏在心底呢。

    “世子的意思如何并不重要,只是如同世子所言,隔离所里都是传染病人居住饼的,还请世子早点出去,以免染上病毒,届时连累云卿!”她冷淡的抬起眼眸,轻轻的声音将御凤檀的怒火彻底的点了起来,他一把将云卿拉到了面前,狭眸里的光芒几乎要从他的眸中折射到云卿的脸上。

    “沈云卿,你究竟知道不知道我为何要来这里,你不要告诉我,这么久,你连一点儿我对你的心意都感觉不到!一点也感受不到!”

    痛愤的气流从薄唇中吐出,刮过云卿的肌肤,御凤檀的狭眸几乎眯成了上飞的斜线,他的声音带着深藏压抑的痛苦。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你们这些皇孙贵胄,看上了的东西,就会拼尽全力的去得到,如今云卿便是你看中的一样物品,就像一个别致的花瓶,一块新奇的雕塑,你费尽全力的想要得到,想要收藏起来!”

    御凤檀心头涌上一股喷薄出来的恼意,他是想要得到她,想要将她收藏起来,可是他想要的收藏,和她所说的完全不同!

    可是他不知道如何去反驳,怎样去解释,好似他所要表达的每一个意思,都会绕到她的这句话中。

    光线暗淡的屋内,靠着墙角的烛火,将整个屋子照的透亮,烟色朦胧,云卿的容颜映出一层红粉,晶莹的似能反射剔透的光芒,嫣红色的长裙裙摆绣着晶亮的月石,如同一颗颗星子在闪耀,衬得佳人越发夺目,美人如玉。

    可这个美人,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眼看御凤檀眉头紧蹙,云卿也知道刚才自己那一番话也是太过犀利了些,可是今日御凤檀冲门而进的举动,若是她再不明白,也实在是矫情了些,经历过上一世的短短一年的婚姻,她也知道男女情爱。

    御凤檀冲进来的时候,那双漂亮的狭眸中夹杂的担忧和焦急并不作伪,可偏偏是这种不能作伪,让她更要保持和他之间的距离。

    他三番五次的刻意接近,默默的出手相助,面对家世如此好,面容如此出色的男子,作为上一辈子也不过二十出头的云卿来说,没有一丝的悸动,那绝对是谎话。

    但是,这种悸动不代表她冲动,她更清楚现实的一切。

    他是天子的侄子,他是瑾王的世子,他是京城里风头最盛的男子,所有美好的,尊贵的头衔都集中在他头上。

    天之骄子,要配的都是金枝玉叶,高门闺秀,而她和他之间的距离,不是一条鸿沟可以概括的。

    上辈子她嫁给了耿佑臣,他还只是一个侯爵,她便是在一片的嘲讽和轻视中渡过的,每一次出席宴会,面对的全部都是不屑的目光,而御凤檀的身份,比起侯爵来,高的不是一两级。

    她只愿这一生,能与家人平安静好,与父母,祖母,弟弟一起好好的过完。

    他们不适合。

    既然不适合,那便早些断了。

    再说……云卿眨了下眼,上一世里,御凤檀剩余的时间,只有几年了……

    不知怎么,这个认知,让云卿的胸口如同被锤子捶打的胸腔里一阵阵震动,似乎痛又似乎闷,她抬起头来,却望到那双狭眸中,平日里流光溢彩的眸子,此时透出一丝让人心软的黯淡,他眨了眨眼,浓密的睫毛因为两人过近的距离,带起的风好似都能掠过汗毛。

    “云卿,我喜欢你。”

    他的嗓音沙哑里夹杂着隐藏的霸道,像是表白,又像是宣誓,眸子定定的望着云卿,似乎要将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细节看的清楚明白。

    扑通。

    心脏突然一下乱了一个节拍,美好的俊颜就贴在眼前,云卿觉得空气里都有一种压迫感,她的呼吸变得阻滞。

    御凤檀在说什么?

    仿若知道她心里的问话,又或者这一刻,她心里的所想都没来得及掩藏在了心底,御凤檀慢慢的俯下身子,在她耳边重复道:“云卿,我心悦你。”

    假如她不清楚,不明白,那么他就说清楚,说明白。

    呢喃般的轻语从耳边钻入了脑中,仿若一下子顺着血管钻进了心底,云卿觉得身体传来一瞬间的酥麻。

    她侧头,正好看到男子的大半个侧脸,完美的弧度勾勒出他绝美的容颜,他的嘴角微微翘着,有着平日里的风流肆意,眼底却是一片认真。

    两人便如此的对视着,待到那酥麻的感觉消失后,云卿才眨了一下眼,仿若要将所有的一切都隔离在睫毛之外,“可是,我不喜欢你。”

    御凤檀先是一呆,接着一笑,“没事,我不在乎。”

    没事,我不在乎。

    这六个字,让云卿忽然想起,那一年,她在被人指责之时,遇见了出言相助的耿佑臣,那时候的她饱受人的讥笑,只有他轻声言语,好似天神一般,她就被他温柔的模样所吸引。

    再后来,两人时不时的巧遇,一颗芳心渐渐的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直到有一天,他说要对父母提亲,要娶她做正妻,那时候她是怎样的心情,雀跃的,欢喜的,也夹杂了不安和忐忑。

    她问他:“我只是一个商贾的女儿,你却是侯爷,娶我,这样好吗?”那时候的她,也一样担心两人地位的悬殊。

    他的脸上满满的温柔和爱意,轻柔的拉起她的手,“没事,我不在乎。”

    后来,又变成了什么样子呢……

    耿佑臣在娶她的同一天,也迎娶了韦凝紫,新婚之夜的他,留了半夜,就去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床上,婚后三个月,他便又纳了小妾,这些她以为早就忘记了的记忆,一下就涌了上来。

    最后,她由妻变妾,成为了笑柄之后,再用全家人的鲜血给耿佑臣的官途铺上了道路。

    她和御凤檀也如此,相差的太远,太远,他如今的‘没事,我不在乎’也许在以后的某一天就会同样变成一根倒悬在梁上的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掉下来刺穿她的身子。

    同样的错误,犯第一次,可以说是无知,可以说是不小心,若是再犯第二次,那便是愚蠢,即便下场惨重,也由不得人同情。

    沉默了许久后,云卿才开口道:“以后世子不要再突然闯入我的房间,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

    御凤檀闻言身子一僵,垂眸望着她,她那双凤眸又好似有雾气弥漫,看不透里面的神色,“你……很讨厌我?”

    讨厌他?云卿心内摇头,她若是讨厌他,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允许他接近自己了。

    见她并没有点头,御凤檀心下稍松,至少云卿不是讨厌他,那么他还有机会的,“你早点‘好’,早些离开这里,我……先走了。”以后还会来看你的。这句话,御凤檀并没有说出来,这个时候,他不能再惹云卿生气了。

    见他就要离开,云卿点点头,准备目送他离开,谁知他转身往外走了几步,突然翻身,趁云卿没注意,飞快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纵身,又如进来时一般挟风而去。

    “你别走!”云卿瞪大了眼睛,高声呼唤。

    御凤檀好不容易偷香了一下,岂会再停下来给云卿再骂,连奔带跑,愉悦的翻身上马随风而去。

    云卿摸了摸脸颊那轻轻的触感,只觉得脸颊发烫,站着发了一会呆,喃喃道:“这傻子,满脸的红色胭脂跑出去,喊都喊不住。”

    而御凤檀丝毫不记得自己脸上蹭得那些颜色,唇上留着细腻的触感让他疾驰到了扬州的落脚处,跳下马便朝着宅内走去。

    易劲苍看了一眼他,眼底闪过一抹惊奇,世子殿下不是去的隔离所吗?怎么满脸脂粉的回来了,难道他其实是去的青楼?

    在隔离所住被了十五天之后,在官府派来的三名大夫一齐诊断下确认云卿的‘天花’奇迹般的好了,既然病已经好了,自然再没有理由将她关在了隔离所,将所有使用的物品消毒了之后,她回到了沈府之中。

    沈茂回来,沈府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景象,借着这次装病事件,云卿还除去了府中另外几个深藏的‘探子’,不知怎么,这一次她回来,总觉得所有都不一样了。

    谢氏和沈茂早早就站在院子门前等待着,一看到云卿,谢氏便泪眼盈盈,这些日子她为了给云卿祈福,日日吃斋念佛,只求老天爷能让云卿好。

    此时一手拉着云卿仔仔细细的看过了之后,见她无恙,又是激动又是开心,李嬷嬷更是双手合十,望着天道:“老天爷还是有眼,大小姐好了,好了,多谢老天爷。”

    谢氏也点头道:“过几天,我们去还愿,多谢菩萨保佑。”

    沈茂站在一旁,脸色也颇为激动,但究竟是男人,并没有像谢氏那样外露,可是眼底的神色还是流露出他心中巨大的喜悦。

    在谢氏这坐了一会后,云卿又给老夫人去请安,自沈茂回来后,老夫人的病也一天天的好了起来,似乎大病之后,老夫人的性格也变得柔和了许多,如今手中拿着一串佛珠,性子平和了不少。

    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吃饭说话,仿若上一个月的事情都不存在过一般,既然过去了,就不要再提起了,沈氏宗族的人后来也曾寻上门几次,可是都被挡在了门外,只等十五一到,沈茂就将自己这一支迁出,以后再选宗庙地址也不迟了。

    云卿微笑着,微垂了眼,吃着谢氏夹的菜,无比的舒心。

    待到第二日,沈茂却让人将云卿叫到了前院书房,云卿到了书房的时候,推门进去,只见沈茂站在书桌前,看着一副大展宏图的画作,若有所思。

    “爹。”

    听到女儿的声音,沈茂转过头来,眼底都是疼爱,“你来了。”

    “嗯,爹叫女儿过来有什么事?”云卿坐到了椅子上,望着沈茂,见他神色凝重,脸色肃正,显然是有正经事要说,而且,还是大事。

    ------题外话------

    要定情的童鞋太心急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