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55 成活死人【VIP手打尽在】

重生之锦绣嫡女 055 成活死人【VIP手打尽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好似什么?”平日里沉得住气的王嬷嬷,今日一而再的急促,惹得谢氏都看了她两眼。

    红霞一边回忆一边道:“她的眼睛有点红红的,像是哭过的样子。不过,这也不算奇怪的事……小姐也经常哭。”谢姨妈脾气不好的时候就会拿着小姐出气,这在韦府中也并不是什么大秘密,只是人人都装作不知道罢了。

    可云卿直觉这事情有点古怪,谢氏回来之后若是要畏罪自杀,那韦凝紫还进去做什么,为什么要遣走其他的奴婢,那一段时间她们母女又在里面做什么呢?

    想到这里,云卿转过头来,却是对着谢氏道:“姨妈中毒一事,还是要通知表姐才是,她应该要知情。”

    她说的,谢氏也赞同,毕竟谢姨妈如今身边没有亲人,只有韦凝紫这个女儿在身边,她们有必要告诉她,于是谢氏吩咐道:“红霞,你去将你们小姐请过来。”

    红霞应了,出去了大概片刻钟的时间,然后带着韦凝紫走了进来,此时韦凝紫的双眸红肿,眼里还含着一泡眼泪,给谢氏行礼的时候,声音带着哭后的沙哑,令人不由的生出怜意。

    “起来坐吧。”谢氏语气淡淡的,没有太多亲热的感情,她此时心情颇为复杂,面对韦凝紫也不会表现出太多怜惜来。

    韦凝紫捏着帕子擦了眼角的泪水,由红霞扶着坐在云卿对面的花梨木椅子上,这才道:“不知道姨妈唤我来为何事?可是我娘出了什么事情了?”

    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急切,目光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谢氏,眸中有着期盼和担忧。

    谢氏看了她一眼,缓缓道:“嗯,你娘是喝了砒霜,如今中毒,大夫正在救她!”

    “我娘喝了砒霜?!”韦凝紫浑身一颤,反复问道:“我娘怎么会喝砒霜,是不是有人给她下的毒?”

    她转过头来,对着红霞和红袖,双眼里射出愤恨的目光,“是不是你们给我娘下的毒,是不是你们?”

    “不是,小姐,真的不是奴婢!”红霞和红袖被她的模样吓得连忙磕头否认。

    “不可能!若不是有人下毒,我娘才不会喝砒霜呢,你们不要狡辩了,一定是你们!”韦凝紫气得站了起来,指着红霞和红袖大骂道。

    王嬷嬷看着红霞和红袖吓得浑身发抖的样子,心里不舒服的很,同样作为奴婢,她有一种同位相怜的心里,觉得韦凝紫此时就是仗势逼人,哼了一声后,道:“表小姐不要乱冤枉人,谢姨妈做了那样的丑事,哪里还需要别人下毒啊,就她自个儿都应该吞毒谢罪了!就是毒死她都是该的!”

    “丑事?什么丑事?”韦凝紫听到她的话,飞快的转过头来,头上的水晶流苏钗因为动作太过猛烈,甩到脸颊旁,照的那双盈盈水光的双眸有着几分剔透的寒意。

    “还有什么丑事,谢姨妈将老妇人闷死了,她跑回来吞毒自杀,这不是正常的很吗?”王嬷嬷愤愤的说道。

    韦凝紫脸色立即从白到青,带上深深的惊恐,宛如电击,全身抖如风中的枯叶,惊恐的抬起脸,睁大了眸子望着王嬷嬷,好似要从她脸上找出一点儿作假的痕迹来,她看了三四眼后,这才接受了现实,脸上带着果然如此的神色,“难怪,难怪,她开始会和我说那样奇怪的话……”

    见她神色如此,口中喃喃自语,云卿观察着她脸色,问道:“姨妈开始和你说了什么话?”

    韦凝紫抬起泪雨朦胧的眼,看了一眼云卿,嘴唇颤动了几下,双手绞着帕子,缓缓的说道:“上午的时候,娘突然到我房间里,抓住我的手,就开始流泪,我问她什么,她也不肯说,哭了一阵子后,我看她太伤心,就让她去休息一下,到了她的房间内,她将所有下人都遣了出去,就跟我说了很多话,她说我就快要及笄了,以后就是大姑娘了,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学会当家作主,我当时听了这话就觉得奇怪,可是想着也许是我爹的忌日快要到了,娘伤心罢了,也没有注意……后来,我娘又说喜欢喝我泡的茶,让我冲一杯给她喝,我便是泡了一杯给她,她接过去后,就说她累了,让我出去,不要让人来打扰她,我以为她是累了,要休息,便按照她所说的吩咐下人,直到用午膳的时候,才喊了红袖去叫她起来……谁知道最后……”

    她一边说,泪水如同夏雨一般滂泊而下,如同止不住一般,满脸都是,渐渐的声音都哽咽了起来,便是本来都怨愤的王嬷嬷都禁不住的对她心软了起来。

    红霞和红袖更是跟着她哭了起来,只有云卿没有被她的泪水所打动,神色如常的望着她。

    若说从韦凝紫的脸色看出什么来了,云卿除了伤心和泪水,看不出其他的神色,而且韦凝紫这一段话的确没有什么地方有纰漏,和之前红袖红霞的话都可以连接上去。

    便是韦凝紫哭了的眼神,都可以理解为为父忌日的伤心,可是云卿就有一种直觉,她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见韦凝紫哭的伤心,谢氏在旁边看了,也要说上几句话安慰,云卿觉得光坐在这里不行,于是站了起来,对着韦凝紫道:“表姐,能不能让红袖陪我在外面看一圈?”虽然红袖是沈家出钱买的,可是卖身契都已经给了谢姨妈,就是谢姨妈的丫鬟了,她理所当然的要问韦凝紫这个主人的意思。

    韦凝紫半垂着眼,点点头,“表妹尽避去看,我是真的不敢相信,我娘怎么会做出那等子的事情,她和老夫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怎么会如此,我不相信她会自杀,这肯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此时她一句接一句,显得有些语无伦次,显然是伤心到了极点,拼命的摇头否认,反复说着不相信谢姨妈会杀老夫人,不相信谢姨妈会自杀,说凶手一定另有其人。

    云卿仔细的在她面上盯了半盏茶的时间,发现她哭得似乎都有些接不上气来,那种伤痛到心里的表情,完全不似作假。

    她收回目光,转身唤红袖一起走到外厅,“这里是否有人动过?”

    红袖红着眼睛摇头,“没有,奴婢吩咐不许她们动这里的东西,以免官府来查的时候,找不出什么证据来了。”她当时的第一反应,也是谢姨妈被人谋害了,毕竟谢姨妈每日都是一副人家倒霉我逍遥的模样,怎么想也不是会自杀的人,更何况红袖那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谢姨妈还做了闷死老夫人的事。

    云卿环视了一下周围,典型的客居主厅布置,从门口进来,就是一副名品菊花四屏绣图屏风,与菊客院的名字相衬,进门之后,便可看到一副泰山迎客松的水彩画挂在当中,其下是两把宽大的太师椅,左右两旁各列了两把黄梨木交椅,两旁都放了高几,上面摆放着应季的鲜花。

    她的视线落在了左边一张桌子上,那上面摆放着一只茶盏,走过去一看,发现里边还有剩余的茶渣,云卿拿起来,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左右看了一眼,对着红袖道:“把你头上的银钗取下来给我用用。”

    红袖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依旧拔了下来,双手递到了她的面前,云卿接过后,将银钗往茶水里面一试,不到一瞬,银色的钗子接触到茶水的部分全部变成了黑色。

    红袖见此,小声的喊道:“这,这茶水有毒!”

    “是的,这茶水里面的就是砒霜。”她今日头上戴的是青玉簪子,所以只有用红袖的银钗来测试,砒霜与银子的反应最剧烈,只要一接触含有砒霜的东西,银子瞬间会变成黑色,依照钗子变色的剧烈,这茶杯中的砒霜含量绝对不小。

    “那夫人就是喝了这杯茶才中毒的吗?”红袖看着那只盛着残茶的茶杯,眼底说不出的惊惧,她只是一个丫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心里害怕得不得了。

    云卿点头,将茶杯放在桌上,然后四处查看了起来,她微微低头,在桌底发现了一张红色的纸张,红袖顺着她的目光也看到了那张纸,弯腰将它拾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对着云卿道:“沈小姐,这个,正是,奴婢买的那包砒霜的包装纸,因为砒霜是剧毒物品,药店特意用大红色的纸包好区分开来的,不要让人误认,和其他药材混杂在一起。”

    视线落在她手上的红纸上,云卿认出上面沾染的白色粉末,正是砒霜无疑。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谢姨妈让韦凝紫泡了一杯茶后,自己去取了砒霜放在茶杯里,顺手将包装纸丢在了地上,然后喝了下去,接着就自己走到床前睡下,默默的等着死神降临。

    不管是丫鬟的说法,韦凝紫的说辞,还是现场的情况,都证明了谢姨妈是在以为自己闷死了老夫人之后,然后自己畏罪自杀的。

    云卿望着那剩余着黄褐色残茶的瓷杯和红色的包装砒霜的药纸,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里面,以至于谢氏和韦凝紫,王嬷嬷,红霞从偏厅走出来的时候,她都没有发现。

    当韦凝紫看到红袖手中的红纸时候,刚刚才止住的泪水,又有冒头的趋势,她身体发软,红霞几乎是用了全力,才让她没有倒下去,“这……娘就是喝了这些砒霜吗?”

    红袖为难的看着韦凝紫,手中如同握了一块热炭,不知如何开口,云卿更是什么都不想说,一言不发的望着茶杯,红袖没有办法,只好道:“也许是的,这个茶杯里面就有砒霜。”

    她拿出那根银钗放在众人的面前,“你们看,银钗一放入到茶水中,就变成了黑色。”

    “这茶是我泡的那杯,我泡的时候里面没有放砒霜啊,怎么可能有砒霜……”韦凝紫捂着嘴,尽量哭的不大声。

    谢氏叹了口气,“她让你泡茶,大概是还想再喝一杯女儿亲手泡的茶吧。”谢氏从自己的角度分析,若是她知道自己要走了,估计最舍不得的也是女儿和儿子了,也最放心不下他们,谢姨妈那时对韦凝紫说的话,倒是真像临死之人的交代之语。

    内厅的帘子掀了起来,小丫鬟引着大夫走了出来,韦凝紫望着大夫,急切的问道:“我娘怎样了,大夫,我娘还有没有救?”

    大夫抬眼望着她,只见她哭的体力不支,双眼红肿,神色焦急,暗道真是个好女孩子,只可惜……他遗憾道:“韦夫人喝下的砒霜数量太大,剂量足以毒死两头牛,幸而发现的尚早,虽然毒已经到达内脏,还未全部侵蚀,经过催吐之后,胃中剩余的砒霜全部都出来了,可是这也只是让她没有性命之忧,尚有一口气罢了,若要看状况如何,大概三天之后,她若是醒来了,虽然身体亏损很大,也算是命大……”

    “那若是不醒呢……”韦凝紫似乎听不得大夫长篇大论的,急忙追问道。

    “若是不醒,只怕这一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做个活死人了!”大夫满脸遗憾的将不好的后果说出来,韦凝紫浑身一软,直直的就晕厥了过去,倒在了红霞的身上。

    菊客院里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好在韦凝紫只是伤心过度,大夫施针后,一会就醒过来了。

    谢氏本来是来追究老夫人被谢姨妈闷杀一事的,谁知道事情竟然变成了这样,谢姨妈如今是中毒太深,人都未醒,所有事情都要等到三天之后才可以解开,而韦凝紫伤心到昏厥过去,她什么都不知道,谢氏也不可能对她发难,她一个长辈去对晚辈说什么做什么,都显得掉价掉身份。

    于是谢氏只好又说了几句话,让韦凝紫别太伤心,且等过这三日再说,就连王嬷嬷都不好出声,只站在那里望着谢姨妈。

    韦凝紫靠在床头,看起来十分虚弱的模样,感激的望着谢氏,轻声道:“姨母,我会好好守着娘的,一定要让她醒来,若是老夫人那件事真的是娘做的……”

    她说着,就顿了顿,神色里说不出的哀伤,复又抬起头来,“她一定会醒过来的,我相信娘不会这么做,她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做啊……”

    谢氏不想和她争辩此事,谢姨妈是韦凝紫的母亲,韦凝紫帮着谢姨妈说话是可能的,不过始终脸色淡了些许,不置可否道:“等三天后,看你娘的情况再说吧。”

    韦凝紫听得出谢氏对她都有些不悦了,垂眸道:“姨母和表妹肯定也累了,你们先回去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我娘的。”

    谢氏一下午被连续两件大事弄得的确是疲乏了,也没说什么客气话,她还要回去看老夫人,于是让红霞和红袖好生照看着,自己和云卿从菊客院便走了出来。

    刚到菊客院的门口,便看到沈茂一身风尘急急忙忙的也朝着这方向走来,他今日本来是去县城里面看朋友的,刚一进城,便听到李斯给他说这个事,连忙推了晚上的酒宴,急匆匆的回来了。

    一见谢氏和云卿也在院子门前,口气急促的问道:“母亲怎样了?”

    谢氏知道他心内担心,连忙道:“已经无大碍了。”

    沈茂听后并没有松一口气,脚步更是匆忙的往里面而去,碧菱正端着一碗药在喂老夫人,碧萍坐在床头,抬起老夫人的头睡在她的腿上,而老夫人的眼睛依然是闭着的,碧菱吹凉的药汁喂在她口中,一大半都顺着嘴角流淌了下来,碧菱不时的用帕子擦掉药汁。

    见自己的母亲如此状况,沈茂心中焦虑迈上前去,问道:“老夫人如今怎样了?”

    碧菱看见是他,答道:“大夫说问题不大,大概明天会醒过来。”

    “把药给我。”沈茂从碧菱手中将药汁接过去,脸色沉冷,一口一口的喂着老夫人。

    谢氏见如此,便让碧萍和碧菱出去,自己坐在原先碧萍的位置,替老夫人擦着嘴角的药汁,她此时心内七上八下,如同有鼓在里面擂打,忐忑不安的观察着沈茂的神色,却见他一眼都不望向她,心内知道沈茂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自己的妹妹寄居在沈家,沈茂一直都未说过一句嫌话,好吃好喝的供养着,谁知谢素玲竟然对老夫人下手,要害死老夫人,这如何让沈茂不生气,老夫人可是他的娘啊。

    谢氏真心觉得自己理亏,满肚子的话想要说,却说不出来,只得木木的替老夫人擦拭嘴角,直到沈茂将一碗药汁都喂完了,才试探般的开口道:“老爷,素玲她畏罪自杀,也许醒不过来了。”

    沈茂顺手将药碗放在一旁的小几上,抬眸望着谢氏,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又夹杂着掩饰不住的怒意,“你不要再说她了!若是她命好能醒过来,我即刻就会将她送到官府里去!”

    他从听到此事的前因后果后,一口气就堵在胸口里不上不下,也知道谢氏自看到他后,神色就变得很紧张,一直在观察着他,动作里也带着些微的讨好,可是他怎么说,谢素玲谋害的可是他的娘!竟然想要闷死老夫人!

    可是谢氏偏偏是谢素玲的姐姐!若是其他关系,他也许可以大发一通脾气,发泄自己的不满,可是此时谢氏小心翼翼的样子,又让他说不出话来,毕竟错的不是谢氏,谢氏也不能预料到谢素玲会做出这般丧心病狂的举动来!

    于是沈茂干脆站起来,“你别想多了,我没有怪你。”说完后,便走了出去,让碧萍和碧菱伺候老夫人。

    谢氏看着他出去的背影,眼底有些泛酸,虽然沈茂说没有怪她,可是始终心底还是存了些芥蒂,否则的话也不会避开她而走了。

    云卿站在院子外面,看高挂的艳阳渐渐垂落,眼底映着那霞光四射,凤眸里一片红的似血。

    次日,安知府也随之来报,负责御前开路的官员也已经到达扬州,提前数天在圣驾到达之前,先到沈府观察周边的环境以及安全问题。

    沈茂丝毫不敢怠慢,跟着安知府后面,站在沈府面前迎接那官员,直到官员的马车停下来之后,走下一名身穿四品文官官服的俊秀男子,他五官都生的相当的温和,组合在脸上给人感觉更是老实温厚,又不缺俊美,只见他一下车,便对着安知府拱手道:“劳烦安大人了。”

    “哪里,耿大人是为了陛下的安危而来,我是一定要前来陪同检视的。”安知府也很官方的一笑,对着男子道,此次圣驾能南巡,在扬州休息,若是接待的好,对他的官途便是添上一项大大的益处,所以不管来人是谁,他都会来,更何况来人还是永毅侯府目前最有可能的下届继承人,耿佑臣。

    沈茂与耿佑臣曾经见过面,此时也丝毫不敢怠慢,深深的行礼道:“耿大人,请跟随草民进府内,先休息一会。”

    耿佑臣点头,“沈老爷也辛苦了。”

    “哪里,圣驾能驾临沈府,简直是沈家天大的荣幸,沈茂感恩戴德,哪里谈的上辛苦。”客套话沈茂说起来是一点都不费劲,和官宦中人打交道太多,他深知哪些话要怎么说才更得体。

    耿佑臣此次作为御驾前行官员,必定是受到了陛下的青睐,他此刻代表的便是皇家,所以府中一应的伺候都是小心翼翼的伺候,提供最好的东西给他。

    接下来的日子,沈茂带着耿佑臣查看荔园里面的一切所用和摆设,毕竟沈府是商户,有些规矩不如官家制的全面,虽然安知府已经派人来查看监工改制,可是谨慎一些总是没有错的。

    就在沈府事情发生后的第三天,安知府也传话来,那日半夜放火烧了韦府的贼人已经抓了起来,本来一时半会是抓不到的,这群贼人虽然手段不高明,藏匿的手法倒是不差。

    眼看圣驾就要到扬州,留下这么一伙贼人在也不安全,瑾王世子得知后,派人协助,将那群贼人抓获。

    在此时犯罪,等于是让安知府心头不顺,于是在审查的过程中,衙役手段百出,贼人马上就交代了在京城所作下的事情,其中便有谢姨妈和贼人沟通,假装打劫老夫人,然后谢姨妈舍身去救的这一件事情,另外还有的便是谢姨妈这次和贼人勾结,假装房舍被烧,借助在沈家的事情。

    当消息传到沈府的时候,大夫也再次来诊断,这次结果是谢姨妈因为中毒损伤了内脏,深度昏迷,以后只能躺在床上,靠人照顾,做个‘活死人’了。

    两条消息传到沈家的时候,沈茂只觉得怒上心头,直接冲到了菊客院,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谢姨妈只觉得刺眼之极,咬牙切齿了半天,终于将目光转移到在一旁哭得眼睛肿得和桃子一般的韦凝紫身上。

    “娘,你醒醒啊,你不要丢下女儿一个人啊,女儿已经没了父亲,你要再这么一直沉睡下去,那女儿岂不是以后没人再管了!”她边哭边摇着谢姨妈,声音已经嘶哑,人也仿佛瘦了一圈,好似随时都能被秋风卷走一般。

    对于韦凝紫,沈茂一直说不上多喜欢,也算不得多讨厌,可是如今谢姨妈做下如此的罪行,竟然在京城的时候就对老夫人动了心思,而后又一而再的算计沈府,人都说‘爱屋及乌’,其实当讨厌一个人的时候,连带着也会讨厌上她身边人的。

    对于谢氏,作为十余年的结发妻子,沈茂虽然不舒服,可过几天也会释然,可是看着韦凝紫,沈茂就会想起谢姨妈,想起谢姨妈所做的一切,他不想看到她,虽然他觉得这一切和韦凝紫没关系,于是语气就淡淡的道:“韦府我会尽快派人修复好的,你不要担心房子的事情。”

    韦凝紫只听心口上咯噔一声,知道沈茂因为讨厌谢姨妈连带对她也不喜欢了,如今事情都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若是她不能留在沈家,回到沈府,守着谢姨妈这个活死人,她一生的前途,真正的就毁了。

    这不是她要的结果。

    谢姨妈之所以费劲心思的要住进沈府,就是想要找个机会让她接近皇孙龙子,攀得一个富贵的机会,眼看机会就要到了,如果这个时候功亏一篑,岂不是前面的努力都要白费。

    她知道如今依着自己的身份,是做不了皇子妃之类的,可到底韦家在京中还是名门望族,身份上她也不算最差,怎么也比云卿要强,若是有机会得了皇子的亲眼,即便是做不了皇子妃,侧妃之类的也没有关系,她相信以她的聪明,即便是个妾室,也能用心计一步步的爬上去。妾室又如何,只要她能生的下儿子,得到皇子的宠爱,就有可能升上侧妃的位置,若是运气再好一点,也许正妃的位置也不是那么难的。

    送走沈茂,韦凝紫静静的坐在房内,筹谋计划着,眼下,她就必须要争取,争取能留在沈府的机会,这是最基本的条件,也是目前她必须达到的条件。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