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57 国色无双【VIP手打尽在】

重生之锦绣嫡女 057 国色无双【VIP手打尽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这个人,便是在云卿睡梦中,偶然会出现一袭身影,却面目朦胧的男子。

    皇后的儿子,明帝的四皇子,御宸轩。

    上一世,她与四皇子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并非完全没有印象,这个人,就是下令将她沈府满门抄斩,所有财物充入国库的新帝,他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而这一次,她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却是在沈府的荔园中。

    时间和空间反复交梭,云卿似乎又想起那一日听到韦凝紫在耳边的轻语,分不清此情此景究竟所为何时。

    而坐在他下方的,便是一袭青色锦袍的耿佑臣,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眼中却有着暗藏的谄媚,在看到进来之人时,便悄声附过去,唤道:“殿下,方才进来的那位,便是本次圣驾驻跸沈府的独女。”

    闻言,御宸轩自然的便转了过去,一眼就看见在众多紫红银蓝之中,那一身中规中矩的云卿身上。

    光是这么一眼扫过去,御宸轩的眼底便带出一道奇异的光芒,那日他便服到扬州的时候,在沈家店铺外看到的那个戴纱帽的女子,当时便听到周围的人唤她作沈家大小姐。

    只见女子今日一头秀发云堆如雪,面容如雪似珠,即便在京城望见过各种颜色的美人,如今穿着素淡的衣物,却依旧不减浑身风华的少女,却是极为少见的,但见她进来之后,没有如其他闺秀,对他及御凤檀投来各种娇羞,妩媚,钦慕的眼神,只是平静之极的打量……

    耿佑臣仔细观察着御宸轩的眼眸,没有错过他那不显山动水的眸底掠过那一抹极其细微的欣赏和惊艳,若不是他跟在四皇子身边多年,也察觉不到这么稍瞬即逝的瞬间。

    他抬眸望向云卿,正觉得自己那日的想法的确是正确之时,对面却有两道极为凌厉的视线,让他不得不收回目光,望向御凤檀。

    只见对面容光如云的男子,一双细长的凤眸拉出的色泽仿若酒光浸润,看不出其底下究竟深藏着什么,却莫名让他心头一冷,耿佑臣自问从未看透瑾王世子这个人,他在京中为质子,却从未有质子的困窘,风流肆意,活得比皇子还要潇洒,就在众人以为他会成为一名纨绔子弟的时候,却在西戎举兵进犯之时,在被明帝派出迎战之后,以众人完全不可估计的智谋,取得这场艰难战役的顺利,让世人对他再次改观。

    在明帝对他心存芥蒂,心中忌惮的时候,又非常轻松的将兵权交给明帝,没有丝毫的揽权迹象,挂着‘镇西大将军’的虚衔,手下无兵也没有任何怨恨。

    他看不懂御凤檀,就如同他很难知道御宸轩究竟在想什么。

    御凤檀迎上耿佑臣的视线,浸润着阳光,散发着淡淡的金华的手指举出一道弧线,将美酒倒入朱红的唇内,舌尖还回味般的在唇上一扫,那般的风姿,琼光兰芝都无法形容,然后便毫无顾忌的将目光转到一直都未曾留意过他的云卿身上,却发现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四皇子的身上,似乎从开始进来之后,就没有半瞬的转移。

    他眉目稍沉,目光转移到了御宸轩的脸上,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明媚,心中万般不是滋味。

    “四皇子,这江南女子万般春色,可是惹得你都动了凡心啊。”御凤檀淡淡的一笑,似无意似调侃,将御宸轩与云卿相对的视线打断,他若有若无的睨了一眼云卿,眼底似乎另有所指。

    御宸轩这才发现自己方才陷入了沉思之中,掩饰了眼底一霎那的诧异,随意道:“江南景色的确与京城有着很大的区别。”他意味深长的说道,却让人产生一种感觉,不知道他说的是人,还是景,还是两者皆有。

    “皇后驾到!”就在这时,只听宫人拉长了嗓音,抑扬顿挫的喊道。

    众人立即站了起来,齐齐恭敬的朝着声音来的方向望去,只见花园的入口藤蔓拱门处,一个盛装妇人被一群宫人花团锦簇般的簇拥了过来。

    待走近了之后,众人便齐齐行跪拜之礼,口中唤道:“参见皇后,皇后千岁千千岁。”

    皇后雍容的一笑,在宫女的服侍下,端庄的站在宝座之前,抬手道:“诸位起来吧。”

    这时,云卿才提了裙角,站了起来,望着那端坐在宝座上的妇人,一身大红色的展凤华服,华丽的缎料在阳光下如同一汪血水般流淌,高高的发髻上缀着九凤发尾,额间贴着红色的花钿,无不透露着皇家无上的威严。

    虽然年岁已快四十,皇后却保养的十分得当,扑粉的肌肤在阳光下看起来也显得白皙,只是眉眼高挑,带上了皇宫内院女子特有的阴郁和森寒之气,便是秋日的高阳,也不能将这种阴郁的气息散去。

    这位皇后,可是后宫的一个传奇,是宫中女子都想学习的典范。

    那眉眼里的阴郁,来的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云卿心内的思绪稍许展开,皇后已经面带微笑的端起桌上的玉杯,道:“本宫是第一次来扬州之地,虽只昨天一日,但也可以观之一瑜而得知江南富庶,今日特邀各位一起,与本宫一起赏着秋日的美景,感万岁盛世下的乾坤安定。”

    她这一番话说出来,下面的人自然是少不得要再说上客气话,如此往来一趟,宴会就正式开始,各家小姐的画作已经交了上去,皇后坐在上面,宫里的嬷嬷一幅幅的将作品摊开在她的面前,任她一一过目。

    云卿坐在下方,平静的等待着结果,她画的是一副海棠春睡图,立意喜气但是并不算是很突出,这也是她今日的目的,只求无过,并不求突出。

    岂料,皇后娘娘却在众多的作品之中,顺手拿起了一幅画,含笑道:“这幅图手法细腻,色彩运用浓淡相宜,乍看几乎以为是真正的海棠绽放在眼前,实乃佳作,不知道是哪位千金的作品?”

    旁边的嬷嬷立即接过皇后所拿的图,展现在众人的面前,云卿随之望去,竟然是她那副海棠春睡图。

    她心中立即有了不好的预感,对于书画,她上一世就有相当的水准,而这幅图,她特意只用了七分的力,虽然算的上不错,但是她相信在其他千金倾力而出的画中,她的不会显得很突出。

    每幅画上都有各家千金的署名,皇后是有事要找她,而且,十足是麻烦!

    可是此时画作已经展现了出来,她却不得不站起来,行礼道:“回皇后娘娘的话,此画乃民女所作。”

    但见皇后抬眸,额前花钿在金灿的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就连她的眼底也带上了一抹刺目的冷芒,她望着站在前方的女子,看到她的容颜时,手指不禁的握紧,长长的赤金指套在椅上划出一条浅白的划痕。

    “看你画上署名姓沈,莫非就是沈家英明在外的沈家小姐沈云卿?”皇后雍容的一笑,满脸的慈爱将话里的锋芒掩饰在下。

    云卿暗暗一惊,皇后这话听起来可不是好事,‘英明在外’这四个字若是形容男子,便是天大的殊荣,可若是说女子,那便是贬义了,她不知为何这位皇后初次见她,话语里便带着一股深藏的敌意,这股敌意让她觉得很不舒爽。

    就在那些心思活转的夫人都听出话中深意,皇后暗讽云卿不守女子规矩时,却听上面有人发出一声轻笑,众人便抬眸看去。

    但见瑾王世子靠在红木椅上,微微一笑,如同春风吹拂在他的眉眼之间,微微舒展嘴唇,道:“皇后娘娘此言真是不错,臣来扬州之时,也时时闻沈家小姐之名,若不是她一心护家,如今陛下的圣驾可就不能欣赏到江南最美的园林,荔园之美了。”

    云卿本半垂着头,听到御凤檀的话后,微微抬起了眼,却与那双潋滟的凤眸在半空之中对上,微微一转,便又移开。

    而皇后本来带着责怪的话语,在御凤檀一番话下,便彻底转了意味,反而像是要褒奖云卿一番,这让皇后侧头望了御凤檀一眼,眼底划过一丝恼意,飞快的淹没在雍容的眉眼之中。

    “原是如此,那真是让本宫刮目相看了。”皇后仿若这时才知道云卿英明在外的原因,满脸的赞赏之色。

    只云卿知道,既然圣驾要驻跸沈家,那么沈家的一切早就全部打探的清清楚楚了,皇后对沈家的事情必然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一见自己就给了下马威,但是很显然,这位皇后娘娘不喜欢她,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接下来,皇后身边的那位嬷嬷在睨了一眼云卿之后,语气深远的开口道:“皇后娘娘,这位沈家大小姐不止英明在外,就连芳名也是江南无人不知的呢,还有文人写诗歌颂过。”

    嬷嬷的话让云卿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这位嬷嬷她曾经听说过,是皇后身边得力的老嬷嬷,她姓米,皇后最为看重她,但凡她说的话,十有**是皇后的意思,所以她一开口,云卿全身就绷紧起来,等待着下话。

    果然皇后问道:“是何诗?”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米嬷嬷一字一句的念着,随着她最后一个字落音,皇后的脸色便有些不悦了,重复道:“唯有牡丹真国色?此诗倒是写得真好呢,本宫看沈小姐也当得上牡丹两字啊。”

    在大雍,女子的闺名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当皇后才说完这句话后,花园中的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唯有牡丹真国色,这句诗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牡丹两字。

    因为当今皇后的闺名便是‘惟芳’,而‘惟芳’两字代表的便是牡丹,若说云卿是真国色,那皇后娘娘又是什么?

    其实这本来只不过是文人随口咏来的诗句,但是皇后如此问出来,云卿便有了不知天高地厚,敢与凤主相媲美的意思了。

    此时,云卿若是一个回答得不好,便会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而这首诗,又的的确确是当日那些酸腐诗人用来赞美云卿的美貌而写,赞她艳如牡丹,贵不可言。

    安雪莹手心紧紧捏住,替云卿着急,小脸上写满了担忧,她恨不得冲上去替云卿说话,可是此时上前,只会给云卿惹来麻烦,反而不利,心内却在如何回答。

    而韦凝紫则带着些微的担忧望着云卿,眼底却是一种快意的爽利,当初她还为了这两句诗词嫉妒过云卿,如今看来,沈云卿则是活该,谁让她生的这样艳丽夺目。

    花园里变得极其的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停驻在云卿的身上,等待着她如何去回答这句话。

    御凤檀握着玉杯的手指略微的收紧,狭长的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极为不悦的血红光芒,薄唇抿了一口水酒,望着下面那道烟柳色身影,一双凤眸中带着冷静淡然,丝毫都没有被这种场面所吓到。

    云卿面上带着微笑,行了一个标准的宫廷礼后,方抬起尖尖的下颌,凤眸中波光流动,宛若阳光浸在其中,含笑道:“民女不敢当皇后娘娘赞誉。牡丹乃我大雍国花,富贵雍容,瑰丽无双,但牡丹中也因品种区别而有着贵贱之分,”姚黄“、”魏紫“,花儿繁丽,品种珍贵,形如细雕,质若软玉,自有一种高洁气质,尊为‘牡丹之王’和‘牡丹之后’,这种牡丹乃最受世人喜爱和尊敬,却也有一株难得,而后也有玉楼点翠,墨池卧青龙这种珍稀品种,在世人中偶有流传,而除此之外,更有一种牡丹,它单瓣株小,盛放在野外,便是有牡丹之名,却难负这般锦绣盛名,不过恰巧入了这一名中,远远不如那些名贵的花儿。这诗歌乃市井诗人所著,眼界狭小,必定未曾欣赏过那绝色的珍稀品貌,以为识得一株野生牡丹,便览了国色,实在是大大不妥。”

    她的声音很清透,清透中又带着温柔,仿若在做牡丹的介绍,可是所有人都能看到,随着云卿的话,皇后的脸色却是好了许多,显然没有刚才那种怒意盈然的模样。

    御宸轩眸中有着两道探究的视线,落在云卿的面上,她眼眸宛若凤翅华贵,墨染点翠,沉静又从容,神态看起来平静和恭顺,可是刚才说的那一番话,却是得体之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应付皇后的突然发难,不但没有否认自己是牡丹,只是在品种中区分出来,将皇后比作那牡丹之后魏紫,自己比作野生牡丹,两厢对比,没有作践自己,又捧了皇后,实在是难得。

    这个女子,极为聪慧。

    感受到他的视线,云卿抬起眼睫与他对视,在这极短的一瞬间后,又收回视线继续等待皇后娘娘的后话。

    御宸轩放在椅上的手却顿了顿,刚才那一瞬间,他分明看到,云卿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一瞬间由平静转为了另外一种难以形容的眸光,里面夹杂着复杂难言的滋味,若是要找一个词语来形容,那眸光仿若有着泠泠的寒意,压制在古井深潭之中的,是恨意。

    “不愧是沈家之女,真正是好一张巧嘴,难怪沈家的生意可以做的如此之大。”皇后一笑,仿若刚才那种刻意为难没有存在过一般。

    “沈家生意得之已存,都是在陛下和皇后娘娘的庇佑下,国泰安康,才有此机会,民女再次叩谢。”云卿又行了一礼。

    皇后嘴角含笑,似乎很满意的样子,吩咐她起来回到位置上,话题一转,便又回到了众位千金交上来的作品上,品评着交上来的画作。

    也有那不懂事的交了绣作的,皇后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放在了一旁,因为短短一天的时间,根本就不可能准备出来拿得出手的绣作,必然是事先绣好,或者买来的现成之作,完全没有必要观看。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花园里突然飞来一群彩色的蝴蝶,在半空中滑翔了一会之后,朝着皇后面前的作品上展翅而去,最终停到了一副书画上,顿时那画上便落了色彩斑斓的数十只蝴蝶,翅膀闪动之间,如画如歌。

    此时已经是秋日,蝴蝶稀少,便是沈家绿意盎然的花园,也不会有这么多蝴蝶在院中起舞,而且更加怪异的是,这些蝴蝶仿佛受了召唤一般,它们竟然一致是朝着皇后娘娘面前的画上飞去。

    “哇,怎么有蝴蝶的,一下子来了好多蝴蝶啊!”

    “你看,蝴蝶都朝着皇后娘娘的面前飞去呢!”

    “是啊,不知道那副画是谁家小姐做的,竟然能吸引蝴蝶,这画工也太好了些吧!”

    夫人小姐们都开始交头接耳的看着越来越多的蝴蝶飞了过来,将那一副画占得满满的,眼底都露出了惊艳的光芒,能吸引蝴蝶的画作,实在是太别树一帜,今日肯定能得到皇后娘娘的厚赏了。

    看着那些小姐眼底嫉妒羡慕的光芒,韦凝紫脸上露出了一种暗藏的得意,她的唇不由自主的微微上勾,想象着等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后对她夸赞的模样。

    好在她早知道皇后的名字是‘惟芳’,并没有画的牡丹,而是画得一树桃花粉雾如云。

    云卿目光在越来越多蝴蝶煽动的画上停留,突然暗暗的一笑,眼底带着莫名的光芒,韦凝紫啊,韦凝紫,我就知道,你这次一定会乖乖的撞上去的,希望等会,你能承受得住皇后的厚赏啊。

    而米嬷嬷的脸色也随着蝴蝶的落下而变了颜色,御凤檀则是抿了唇,一脸趣味的看着那幅画,甚至还伸长了脖子去看了看那幅画,似乎是要去看看,究竟哪里吸引了这么多蝴蝶了。

    “这么多蝴蝶停在上头,都看不见下面画的是什么了,皇后娘娘,你看的到吗?”御凤檀非常遗憾的叹了口气,虽然话语里带着一股子不甘心,可始终也没有伸手驱赶那画上的蝴蝶,任它们重重叠叠的停在上头。

    而御宸轩的眼眸也越来越深,一双鹰眸在画作上流连,只耿佑臣还在一旁感叹:“这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竟然如此别出心裁的吸引了蝴蝶的到来,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

    御凤檀看了一眼耿佑臣,嘴角带笑的点头:“是的,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竟然有这样的心思,在秋天都将蝴蝶吸引过来了。”他眼眸掠过画作下方的署名,转头向云卿望去。

    方才皇后的一番为难并没给她留下什么阴影,她和其他千金都一样端坐在座位上,唯一与她们不同的则是,那些小姐眼底还都是羡慕和嫉妒,甚至暗暗悔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这种功底,让蝴蝶飞来停驻,而云卿的眼底,更像是一种不怀好意的期待,她,仿佛知道这幅画的主人是谁,却是在等着看好戏,而不是等着看厚赏。

    他转头看了一眼韦凝紫,暗叹,她又要倒霉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