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65 死都不怕

重生之锦绣嫡女 065 死都不怕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你看,如今到底怎么办,你父皇明显将这件事放在心底了,而且侍卫又是由你统领的,他心底肯定更有想法,我们要不要找出一个替罪羊,将此事撇清?!”皇后抓着桌上的布,心内乱成一团。

    四皇子右手紧紧的握着桌上的描金荷花茶盏,左右挪动着,抿着唇,露出一丝微带森寒的笑,“不可。如今父皇虽怀疑,但是他也会想,是不是其他人故意造出这样的假象,让他对我起疑。若是此时再有什么动作,反而会引起他的注意,一个不小心露出什么蛛丝马迹,真正会将矛头指向我们,到时候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皇后对儿子分析表示赞同,的确是这个理,“那我们便什么都不做吧,再过几日就要返北了,到了京城一切就好了。”

    四皇子目光闪动,沉吟不语,外面传来宫人的声音,米嬷嬷与皇后对望了一眼,便快步的走了出去,过了一会,转了回来,先睨了下皇后的脸色,才开口道:“陛下去沈家看那位沈小姐去了。”

    闻言,皇后奋力的一拉软绒福字珊瑚桌布,其上放置的铜胎画珐琅螺蝠花插顿失平衡,翻到下来,里面插着的几株海棠便一并掉到了地上,花瓣散落的一地。

    “区区一个商人之女!陛下竟然亲自去看她?!”

    她重复的问了一遍,米嬷嬷低头垂首应道:“回皇后娘娘的话,是的。”

    眼看皇后的脸色变得铁青,眉目里有着暴戾涌动,双眸中的神色不复雍容,被一层层浓浓的乌云覆盖,冲的站了起来,“不行,我要和陛下一起去!”

    “母后!”四皇子冷声唤道,眉目里带着极为控制的低气压,“你刚才已经去父皇面前失言了!”

    皇后怒极,转眸望着儿子的时候,眼底的暴怒都在翻滚,直到遇见那一双冰冷的鹰眸,神情中的暴怒才渐渐散去,“你父皇竟然去看沈云卿,你就没觉得异常吗?”

    她的面容已经趋于平静,可是声音还是透着一种不甘心,直直的望着自己的儿子。

    “没有异常,正因为一个商人之女救了父皇,他都能亲自去探望,更显父皇博爱臣民之心。”四皇子淡淡的垂眸,冷冷的说道。

    米嬷嬷扶着皇后坐下,旁边的宫女收拾摔破的花瓶碎片和残花花枝,皇后俯首低睨了一眼,抬起头来又看着四皇子,眉心微皱道:“你父皇到底是为了博爱臣民之心,还是忘不了那个女人,谁知道?”

    四皇子闻言眉头紧皱成川字,深深的沟壑显示着他对皇后此言的严重不满,望着座位上实际年龄已有四十,却保养的像是三十岁的华衣美妇,那双眸中透露出来的不甘和嫉妒,他心头微沉。

    “母后,虽然这里都是咱们的人,你还是谨慎言语些好,若是这话落到父皇耳中,只怕会无风也起浪。”

    淡淡的一句话撩下,惹得皇后一怔,抬眸看着自己的儿子,口中的话语却更是不甘,“怎么,你觉得我说错了吗?你看看沈家那个……”

    “母后!”四皇子突然一声低吼,随之站了起来,“你没觉得自从到了扬州,你就有些失控吗?!若是你再表现的明显一点,相信很快所有人就会知道你是多么的不甘心了!”

    说完,他迈着步子,一手负在身后,走在门前,将门推开,径直的走了出去。

    皇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着四皇子的背影想要张口喊,却最终没有唤出来,转头望着米嬷嬷道:“嬷嬷,难道真的是我多想了吗?你说陛下怎么会去看那商人之女?还不是因为这么多年还挂念着那个女人?”

    米嬷嬷望着皇后失落又带着隐隐期翼的眼神,心头也说不出的滋味,“四皇子刚才不是说了吗?陛下是为了做给天下臣民看的,毕竟那沈小姐为她挡了箭。”

    皇后盯着米嬷嬷看了好一阵子,缓缓的移开了目光,“米嬷嬷,连你也骗我了吗?”

    “老奴不敢,这话是老奴的真心话,陛下在临江楼看到她之后,并没有露出什么神色,这次去沈家探望,也是因为本来圣驾入驻在沈府荔园,其女儿又为救陛下而受了伤,娘娘是知道陛下的,爱圣名,这等做法以前不也有过。”米嬷嬷一下跪了下来,望着皇后字字诚心的说道,“老奴在薛家就是跟着娘娘的,自不会欺骗娘娘,若说这个沈家小姐,不过就是个商人之女,就算陛下有这个心,如此出身进宫也不可能有高位,娘娘何苦忧心,伤了自己凤体。”

    米嬷嬷是皇后的乳娘,最知道皇后的心思,自打她第一次看到这个沈小姐,就知道肯定会被皇后娘娘盯上了,所以她一番话说起来,也是有了之前的心里准备,说的相当流畅,且又符合了皇后的心意。

    就算沈云卿被陛下看重,凭着那出身,进宫后死撑了能封到一个贵人,小小的贵人,又如何和皇后相比。

    如此一番劝解,皇后也松下来一些,没有再执着于这一点上,又转而问起其他的事情。

    明帝出了皇后院子,起初并不是打算去看云卿的,他正在气头上,着一张脸往回路走,恰巧在穿过一个花圃时,遇上了从另外一条道上走过来的御凤檀。

    “臣见过陛下。”御凤檀微微躬身,行礼道。

    看着御凤檀一身轻松,慢悠悠的朝着荔园外走的样子,明帝随口问道:“你又要去哪逛?”

    御凤檀微微一笑,“臣正想去看看沈家小姐伤势如何。”

    明帝目光微转,在御凤檀面上打了一个圈,“看完之后,跟朕也来说说沈小姐的情况。”

    “好的。”御凤檀微笑应道。

    此时的云卿正晒着一天之中最好的阳光,搬着美人榻,盖着锦被,外头问儿匆忙的跑来,“小姐,瑾王世子奉陛下之命来探望你的来了。”

    御凤檀来了?

    云卿精神并不是太好,这几日又一直呆在屋内,好不容易等来一个爽朗的秋日出来见见阳光,心内并不想被人打扰,可是御凤檀用的奉陛下之命来探望她的,等会回去肯定还要给明帝报备,于是让丫鬟扶着她回到屋子里,再让御凤檀进来。

    所以,御凤檀进来的时候,云卿是半躺在厅内的罗汉床上,乌发也简单的束起,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左肩包着厚厚的纱布,所以微微拱起一块。

    “请世子恕罪,云卿受伤无法行礼。”

    御凤檀微笑,“无妨。你且靠在那吧。反正这伤,你都能控制到的。”

    说到‘控制’两个字,御凤檀的语气格外的上扬,轻飘飘的往云卿那飞去,让她转过头来,却是对着流翠道:“让其他人出去。”

    流翠将其他人都指使出去干活,然后让青莲守在门口,将帘子放下,这才走了进来,站在了小厅和正厅的接口处,方便看到外面和里面的情况。

    “你想说什么?”没有其他人在,云卿的脸色便显得有点冷漠,凤眸望着御凤檀,问道。

    “只想赞美沈小姐你勇气十足,以身拦箭,毫不犹豫啊!”御凤檀嘴角微勾,狭眸里却是含着笑,却又有着微微的冷意。

    他不慌不忙的说着话,可云卿看他的神色,却能看出来他肯定知道了什么,那一晚发生的事情,御凤檀都看到了。

    “我没有办法。”云卿微垂了眸子,轻轻的一句,像是叹息一般的说出来。

    “不,你有办法,只是你觉得这种办法更好,更有用罢了。”御凤檀在笑,可是他的唇是笑的,连眉梢眼底都有着笑意在弥漫,整个人却是散发着寒意,如同一颗盛放在冰天雪地的艳丽花朵,却偏偏冷的让人不敢靠近。

    “是,我是早发现了那个刺客,也可以早一点开口提醒陛下,但是那个时候开口,危险并没有降临到面前来,陛下也许会奖赏我,但是这种奖赏微不足道,而我替陛下挡了这一箭,意义完全不同了,这等于是救了天子一命,这样的功劳,与之前提醒的功劳相比,后者要明显的多,也要好的多。”云卿微眯着眼,看着秋阳从屋外射进屋内,光线明明暗暗之中,有无数灰尘在飞扬,那么微不足道的大一群在光芒中挣扎。

    御凤檀狭眸微眯,里面那笑意渐渐的褪去,一双幽黑的眼眸里透露出的潋滟光泽,宛若春光盛放在眉宇之间,轻笑了一声后,春光敛去,冬寒浮上,道:“你没想过那箭也许会射死你吗?”

    “有。”但是比起挡了这一箭的效果来说,那算不了什么,而且虽然她箭术并没有达到数一数二的程度,可根据射箭的弧线,避开心口要害,还是能做到的。

    “那你连死都不怕,奋身去救明帝,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御凤檀问道。

    她不知道御凤檀明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却为何不直接告诉陛下,而要到她这里,来对她说出这样的话,不禁抬起头来,双眸中带着疑惑的光,“你想要说什么?”

    “想知道你的目的。”御凤檀慵懒的嗓音里含着一丝冷意,显然他的心情有些不好,望向云卿的眼眸也渐渐的含着不虞。

    云卿望着那双熟悉的狭眸,突然想起那日他附在耳边说着‘我心悦你’时,那种带着正经,又含着一点点戏谑的音调,再看此时的他,虽然狭眸光泽显耀,却隐藏不了底下那一抹的担忧和忧虑。

    若是御凤檀当初没有将那句话说出来,云卿也许可以装不知道,但是他既然已经说了,那么再看他的时候,那眼底藏着的情绪,便一览无遗,她抿了抿唇,不想说出自己的所想。

    她是重生而来的人,明了上一世所发生的事情,她想让明帝记得自己的恩情,如此一来,对沈府也许就会多些眷顾和照顾,便是到时候还是如同上一世一样,四皇子做了新帝,也能因为她曾经救过明帝的命,而有所顾忌。

    可是这样的话,怎么跟御凤檀说,说了以后,他又如何明白这一切,这是不能开口的秘密。

    看着云卿那忽而闪烁,忽而黯淡的目光,那白玉一般的面容下隐藏着的忧虑,他轻轻的叹了口气,知道云卿是不打算将目的与他说的。

    这么久他不说百分之百了解她,至少知道她不想说的话,别人再逼迫也是没有用的。

    他今日来的目的,便是当初他也看到了那个刺客了,因为赏灯宴上,其他人那时都是在赏烟花,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赏得是坐在一旁的那个少女。

    她的一举一动,眼眸的一个转弯,他都落于眼底,所以当时云卿发现那个刺客的时候,他也看到了,但是他和云卿不同的是,他知道刺客的弩是要射向四皇子的。

    虽然只有一点细微的角度区别,但是在马上骑射带兵的他,能够精确的分出来,而当时他没有出声的原因,是看出云卿知道那是刺客了,他想将这次立功的机会给云卿,谁知她竟然又转过头来,一声不吭的继续看烟花。

    直到刺客射出弓箭之后,他才明白,她要做什么……

    他被她的想法所震惊了,所以反应才迟了一瞬,而这一瞬,是云卿必须需要的,所以那时候,他接着她的时候,手指无法控制内心里那一种狂怒的情绪,将她抓得紧紧的,不知是因为怒火太旺,还是生怕她中毒无治……

    直到今日来问她,她虽然没有对他隐瞒,很痛快的承认了当时的做法,可目的呢,让明帝承了这份恩情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以为你让人给我递纸条,是因为信任我的。”慵懒奢靡的男音中夹杂了一点小小的失落,他以为在云卿让他给明帝说出银砖祠堂的那一刻,说明他在云卿的心底,也占据了一点点的角落。

    屋里的气氛有点闷,流翠站在一旁,为自己听到的消息而震惊,她确实到今天才知道,这一箭是小姐在早就知道的情况下扑过去的,心内为云卿这种胆大的做法又是心惊,又是担忧,却也有着一种淡淡的欣喜,小姐连这种话都不避开她说了,这证明真的是完完全全把她当成了心腹了。

    “那份人情,我会还给你的。”云卿沉默了半晌,手指在被上的锦绣花纹上划了五十四下,才抬起头道。

    御凤檀的眸子随着她的这句话黯淡了下去,她还是这样的将人隔绝在千里之外,就算是他……

    “我想保住沈家,保护父母和弟弟,还有祖母,以及其他沈家人。”顿了一瞬后,云卿接着道,她的声音清淡的宛若一阵悄无声息的夜风从空旷的山谷中穿过,稍微不留意就会消失或忽略。

    但是御凤檀却将这一缕夜风掬住,方才黯淡了一瞬的眸子似黑夜里冉冉亮起的灯,绽放出无比闪亮的光泽,声音里甚至有着微微的激动,“这就是你的目的?”

    云卿不懂他为何会如此激动,这是她方才考虑再三,如今沈府的靠山并没有一个靠谱的,日后若是还有意外发生的时候,有些问题钱不能解决,便只有靠权,就像这次银砖事件,若不是有御凤檀在明帝面前说的上话,也许以后的问题便会变得很棘手。

    所以,如果能和御凤檀处理好关系,那么起码沈府如果有困难的时候,在朝中还有一个人能帮忙起到作用。

    当时云卿不是打算一味的利用他,她知晓上一世里御凤檀去世的原因,在那件事发生之前,她可以提前去避免同样的状况发生,这样,是不是也算的上还了御凤檀的人情呢?

    这也是她为何开始不肯说,后来又将目的说出来的原因。

    然御凤檀的心中却为了这一点微小的进步而欢喜,云卿做事的目的,总算是愿意与他说明了,这代表着他和其他人区分的界限也出来了,不管她心中有没有他,此时他和她的关系,和其他人总归不是不一般的。

    他相信,进步一小步,将来就会进步一大步,迟早有一天,云卿会掉在他怀里的。

    不过,御凤檀有着一个疑问,云卿怎么会担忧沈家的安危,难道那个东西,真的是在沈家?

    请牢记本站域名:===============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