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66 明帝封赏

重生之锦绣嫡女 066 明帝封赏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御凤檀心中存着疑虑,一路上思索着关于玉片的事情,由于明帝在扬州南巡,他一直都未曾到沈茂那将玉片都拿出来查看,找时间还是要看看,那东西究竟在不在沈家了。

    “陛下,瑾王世子求见。”外面的宫人进来传话,明帝正坐在宽大的紫檀木书桌前翻看着奏折,闻言,头也不抬,道:“宣。”

    屋中的器具一应俱是上好,二十四扇的紫檀雕刻围屏,中间用上好的玉石,雕刻着楼台山水画,树干树叶纹理清晰,人物表情栩栩如生,一看便知是上等物品。

    御凤檀绕过围屏,向前给明帝行礼,面前摆放着一个四足兽首铜鼎,从兽口处吐出袅袅的白烟,整个屋中漫布着淡淡的龙涎香味。

    “沈小姐如今身体如何?”明帝拿着一本奏折看了一眼,顺手放到一边,又拿起另外一本,认真的看了起来,仿佛漫不经心的问道。

    御凤檀却知道,明帝虽然看似无心的问话,若真的不在意,他是不会将时间浪费在这上面的,更何况开始还与他说了,探望云卿回来后,要与他回报,“臣刚才去沈家看了,沈小姐依然是在榻上躺着不能移动,不过气色看的还是比那日要好些,脸上没有青气,就是面色还有些苍白。”

    “嗯。”明帝从喉咙中发出一声震动,才将手头的奏折丢到一边,眉头微皱,“这些废物,一个刺客都查不出来!要让他们保护朕,朕早就死了!”

    听起来明帝的心情似乎十分不好,魏宁也觉得有些紧张,这话说下去,瑾王世子并不太好接下,怎么说都会牵扯到皇子身上去,他望了御凤檀一眼,他还是那波澜不惊的样子,浅浅一笑,“陛下福大命大,侍卫们没看到的地方,上天也会安排另外一个人舍身挡箭的。”

    “你这小子!”明帝轻笑了一声,眉头依旧是皱起来的样子,“这沈小姐舍身替朕挡了毒箭,一个小泵娘能做到这点,实在也是难得。朕得给她点奖赏,凤檀,你对现在的小泵娘比较了解,说朕赏她些什么好?”

    明帝深邃的眼眸抬起,望着御凤檀,在等他的意见,其实赏东西,礼部都是有人操办的,只要明帝一句话就可以了,如今明帝亲自过问,显然还是很将云卿此举放在心上。

    御凤檀在心内挑眉,这小狐狸真的是好算计,若当初她真的是提前提醒了,其效果远远没有在生死一霎那替明帝挡箭来的震撼。

    他抬头装作环视一下周围的摆设,狭眸里透出一丝调侃的光芒,“陛下,你问臣要赏什么,臣也想不出沈小姐究竟喜欢什么,不过若是换做臣自己来说的话,当然是希望陛下赏一点臣没有但又能实用的东西吧。”

    御凤檀笑得明媚,眼角微飞,有一种意气风发的感觉,明帝也被那笑容晃了晃,随着他开始那个动作在书房四周也看了那么几眼。

    沈家富贵,若是金银宝石什么,只怕这沈家的独女,还真是不缺,这一切,从荔园里的摆设也看得出,除却不能逾制的东西以外,沈家真的说是富丽堂皇。

    若是说没有又实用的东西,明帝想了想,沈家一个商户,可能最想要的就是官位爵位了吧。

    这种东西,就是商户所缺少的,他抬头看着御凤檀,“你是让朕给他家封赏吗?”

    “臣不敢,臣只是说臣想要的东西,若要封赏,当然是封比较缺的东西,陛下要给沈家封赏,可不能说是臣的意思。”御凤檀眯眼笑道,表情上一本正经的否认。

    “其实你说的也没错,沈小姐这赏不能随便。”明帝点头道。

    “臣觉得陛下也不用先封赏,其父沈茂筹款的事情暂时还未定下来,到时候等北方赈灾款筹集上来,再一起赏也不迟。”御凤檀似很无所谓的提议,明帝正被刺客的事烦心,也觉得到时候沈茂赈灾款上来,定要再次封赏,不如一起,不然的话,沈府连续两次得了奖赏,一来麻烦,二来也显得圣恩太过隆显。

    但是明帝没有想到,在沈茂捐上赈灾款后,沈家的奖励堆叠在一起,显得功劳过大,而让他不得不给沈家封了一个天大的赏赐。

    此乃后话,此时的明帝脑中想的还是刺客一事,牵涉到他自己性命的事情,他不得不放心上,特别是这次刺客事件,刺客箭上的毒还和五皇子牵扯上了关系。

    这多余的五日本来就是因为突发的刺客事件才留下来的,其实明帝内心一直都不放心,早就想要返回京城,以免留得太长时间,夜长梦多,再遇见刺客。

    于是次日,荔园便开始大规模的宫人收拾东西,两日之后,明帝一行又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扬州,因为北方赈灾款一事还未全数弄好,明帝特地留下了四皇子和御凤檀在扬州继续督促以及监督此事。

    当明帝的仪驾出了荔园之后,云卿宛若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只知道这一世除了这刺客以外,并没有出其他的岔子,心里放松了许多。

    当日的下午,安知府和夫人,带着安初阳以及安雪莹便登门来道谢。

    安知府自有沈茂在前院招待着,而安夫人和安雪莹则在谢氏那说了一阵子话,便要来看云卿,自听到安雪莹来了之后,云卿便一直在等着她进来。

    “云卿。”随着一声柔和的嗓音,安雪莹踏了进来,身上披着镶毛的月香色披风,穿着荷色的薄袄子,眉眼里担忧和开心并存,立即往云卿坐的地方走过来。

    “莹儿,怎么这么没规矩。”安夫人在后面轻喊了一句,却也知道云卿和安雪莹素来关系要好,不过是说出来,莫失礼罢了。

    谢氏笑道:“安小姐能来就好了,云卿一直都说在家很闷呢。”

    “云卿,身子可感觉好些了?”安雪莹站到云卿的床头,目光落在她明显有些僵硬的左肩上,皱着眉头问道。

    “好多了。”云卿伸出右手将她拉着坐下来,笑眯眯道。

    “好了吗?怎么看起来还是不能动的样子?”安雪莹顺势坐到了床边,轻轻的拉了拉她的左手,感觉她的左手没有力气。

    “这已经好多了,前几日,那可是一动不能动呢,一动就疼。”云卿想起受伤前几日那痛楚,脸不由的皱起来。她能挡箭,可不代表她不会痛啊,就是现在,要是一个翻身没注意,压到左手,一样痛苦的很。

    安雪莹看着她那皱巴巴的脸,叹了口气,目光停留在云卿的左肩上,想到箭曾经从那么远的地方射到云卿单薄的肩膀上,浑身就觉得恐怖,“我当时听到的时候都吓坏了,你当时就那么勇敢的扑上去了,看到箭就不害怕吗?万一射到别的地方,那可怎么办才好?”

    闻言,不知怎地,云卿忽然想到了御凤檀也问过她同样的一句话,他当时是和雪莹一样的焦急,一样的为她担忧……

    脑海里想着想着,就出现那人一双潋滟的狭眸,透着肆无忌惮的光芒……

    不!打住!

    云卿在心中喝道,她怎么无缘无故想到御凤檀去了,雪莹是她最好的朋友,御凤檀不过是生命的一个过客,最多算个合作伙伴罢了,不可相提并论。

    “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扑上去就挡住了。”眼看安雪莹的脸色不怎么好,一双水眸望着自己满是责怪,云卿便越发笑的谄媚,“你别这么看我啦,要是真被刺客射到了陛下,那我也会很麻烦的。”

    听她这么说,安雪莹眸中的责怪,又被疼惜和感激所覆盖,在来之前,她已经听安夫人说了,这次陛下南巡,本来对爹的官途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若是接驾有功,那么爹年前申请调任京城的旨令也会更加顺利,谁知在赏灯宴上竟然会出现意外。

    那刺客混在人群之中对明帝行刺,当时所有的侍卫都没反应过来,若不是云卿挡了,这一箭必然是扎扎实实射到明帝身上,到时候莫说是什么调任京城,只怕连脑袋保不保得住都是各大问题。

    所以安知府才会带着全家登门感谢,毕竟云卿这一箭,确确实实的为安家挡掉一个天大的麻烦。

    “唉,也是,但云卿你这一箭,真的等于救了我父亲一命,我听母亲说了此事的关系后,一面又担心你的伤势,一面又庆幸你挡了箭。”安雪莹说着眼底就带着愧疚,小心的问道:“云卿,我这么想,是不是太自私了?”

    云卿看着她苍白的小脸,不安咬着下唇的样子,笑道:“这不是自私,你担忧我,是因为我是你朋友,而你担忧安知府,是因为他是你父亲。”

    人很多时候都会面对这种情绪,一面是友情,一面是亲情,选择一方,都会导致另一方的惨况,所以会变得非常矛盾。云卿不认为安雪莹若是一味的想云卿不要去挡箭就好这种情况就是好的,这样的话,安知府作为安雪莹的父亲,那会很伤心的,正常情况下,一个连父母都不孝顺的人,对其他的人能有多好多真心?

    所以她不责怪安雪莹,何况这还只是在心内的想法,她有何必去计较,她所做的这件事,本来也不是为了安知府去做的,而是为了她自己,帮助了安知府,也只是附带效果而已。

    “云卿,你真好。”安雪莹感动的拉着云卿的手,微微有些激动,“对了,父亲说,你救了陛下的性命,一定会有赏赐的。”

    “有的话,当然是最好了。”这个就不需要矫情了,云卿最希望的就是有奖赏,最好是实在点的,金银珠宝她可是没有什么兴趣了。

    “你放心好了,肯定会有的,父亲说了,救命之恩,天子必须要报,毕竟天下万万双眼睛在看着,若是不奖赏你,那以后谁还会这样奋不顾身的去救天子呢,而且,父亲说,他会尽量给沈家争取斑一些的奖励。”安雪莹眼底闪着光芒,看样子似乎比云卿还要兴奋。

    云卿知道她一直对这些朝政之事不感兴趣,如今能说这么多,肯定不会是安知府去告诉她的,而是她自己去询问的。

    安知府的嫡亲哥哥就是宁国公,若是能联合一些官员将此事的褒奖弄的大一点,对云卿的确是有好处的,云卿点头道:“嗯,那我就等着了。”

    “你这伤口会不会留疤,我给你带了五盒白玉膏来,对消疤痕最有效了。”安雪莹说着,大寒就从随身带着的荷包里拿出五个大拇指大小的长白瓶子,“我们小姐自第一天听到消息后,就到处去寻消疤的东西,说沈小姐花一样的漂亮,千万别存了瑕疵,这白玉膏是一个乡下的大夫,说祖传的方子,口碑还是很有效的。”

    流翠连忙接了,递给云卿,云卿拿在手中,揭开闻了一下,一股清香的药味冲鼻而入,她点头道:“挺好闻的。”

    “嗯,我听说皇后也拿了消疤的药给你,若是她的用完了,就继续用这个吧。”

    “她的是她的,你的是你的,我都可以用。”云卿笑道,将药递给流翠,“和西御医开的药放在一起吧。”

    两人又说了一会子话,因为云卿的伤势未好,安夫人坐了一会,便唤了安雪莹回去,谢氏送她们出去。

    云卿身子并未好全,人也有些疲惫了,正打算眯一下,谁知外头丫鬟传话,说表小姐来了,流翠正伺候着云卿要睡一下,听到这个顿时恼了,正要回绝,韦凝紫已经掀帘进来了。

    “这些天一直都想来看看表妹的,今儿个见安夫人她们都来了,料想表妹精神好些了,现在看到,果然比开始好多了。”韦凝紫进来后,流翠就狠狠的盯着她看,看的韦凝紫都有些不爽了。

    她这话别人不知道,归雁阁里的丫鬟还是听得出里头的意思,云卿自病后,韦凝紫就一直要过来表达关心,每次云卿都告诉下面的人,就说自己精神不好,不想见她,今日是刚巧安夫人刚出去,若是说云卿精神不好不见人,倒是不好,所以丫鬟才进来通报一声。

    谁料,通报还没得到结果,韦凝紫就自发的进来了。

    “嗯,是好多了。”云卿不得不坐起,流翠拿了个福字牡丹大靠枕放在她的背后,小心的防止碰到她的肩膀。

    看着云卿动作有些僵硬,韦凝紫有些可惜,当初这一箭怎么就没射死她,就算没射死,换个地方也好,射到那左肩上,衣服遮住了又看不到,脸上却担忧的道:“这刺客真是大胆,幸亏射到的是表妹的左肩,要是射到脸上,脖子上,那可怎么办才好。”

    云卿听着她虚情假意的话,连笑容都不想给她一个,眼内带着嘲讽道:“那是,我就是这么幸运,偏偏就射到了肩膀,而且皇后还赐了药,以后疤也不用留。”

    韦凝紫一听不仅伤没事,连疤都不会留一个,心内是有些失望,不过口中继续道:“刚听说到这事的时候,我可是怕了好久,也只有表妹有这个胆子,一点都不畏惧的往前冲,又有这个运气,陛下必定是给了你封赏的吧?”

    其实她早就打听了,陛下到走之前,都没有给云卿赏赐,就是一句以后会赏赐的话都没有说,这般大的牺牲,什么都没换回来,她不相信云卿心中没有气。

    当初云卿舍身去替明帝挡箭,不就是为了换个赏赐吗?她初初知道这事的时候,还羡慕嫉妒了半天,恨自己没有这个机会,若是有,她肯定也会扑上去的,一箭而已,就能换到明帝的恩情,这样的买卖沈云卿会算,她也会算。

    然而,当听到明帝走后,都没有给云卿赏赐,她又高兴起来,也许明帝因为刺客一事,还迁怒沈家了,连着云卿也没得了好。

    沈云卿,真是活该,挨了箭,又没得到任何好处。

    听到韦凝紫那话语里带着点幸灾乐祸的语调,云卿睨了她一眼,有些不耐烦道:“是啊,所以我如今又没有赏赐,又中了箭,心情和情绪都不太好,头痛的紧,表姐请自便吧。”

    说完,流翠就十分配合的将大靠枕取了出来,扶着云卿躺下,还极其正经的将被子盖好,放幔帐下来。

    韦凝紫被她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弄的不上不下,脸色顿时又挂不住,暗暗懊恼,眼见那重重紫色流苏幔帐在眼前垂了下来,自己再坐也没有意思,绷着脸站起来,走了出去。

    待她走出院子外,流翠正要唤小丫鬟将屋内的茶杯收走,幔帐忽然动了一下,接着云卿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流翠,去问下,刚才是谁把韦凝紫放进来的?”

    韦凝紫在没有等到她开口就可以直接进了屋子,外面一定有人放她进来,她不需要院子里有心在外的人,特别是在身边伺候的人。

    除了安知府来了之外,秦氏和韦沉渊也上门来探望云卿的伤,来的时候喜气洋洋的,原来明帝延长在扬州驻跸的时间之后,抽了一天的时间去白鹿书院看看这些未来的国之栋梁们,经院长推荐,见了书院成绩数一数二的几人。

    而韦沉渊在与明帝见面之后,问过几句话后,又被明帝单独唤了进去,聊了大概有小半个时辰之久,出来之后,明帝就与邝院长说,让韦沉渊明年到京城国子监就学。一句话将邝院长惹得喜上眉梢,半月不下,并说韦沉渊前去天越的路费,以及学费全部由白鹿书院承担。

    因为明帝能开口说出这句话,这就代表了,只要韦沉渊能参加殿试,进入前二十名面圣,那么他很有可能不是状元,也会是探花,或者榜眼了。

    邝院长虽然舍不得这个人才,可是在学识的进步上来说,国子监才是对韦沉渊最好的。天越国子监规模宏大,校内建筑除射圃、仓库、疗养所、储藏室外,还有教室、藏书楼、学生宿舍、食堂,无论是藏书量,还是师资力量,都是全大雍头号学院,他不能因为想韦沉渊从白鹿书院考上状元,就耽误年轻人的前程。

    所以,韦沉渊在年后便要上京。云卿得知这个消息,虽然知道上一世的韦沉渊是多么的优秀,可是如今听来,还是觉得有些震撼,韦沉渊今年十八了,若不是家庭情况不好,其实以他的学识的确早就可以参加殿试了,大雍最早的还有十二岁的状元郎呢。

    他这次能被陛下看中,也是凭着真本事,一个人的才华,是很难被其他东西掩住扁芒的。

    她在心里也替韦沉渊开心,碍于身子不便,不能亲自去祝贺,让人包了两块砚台,又送了一对青窑烧出来的上好竹节步步高升的笔筒给韦沉渊。

    而沈茂和扬州的富商,也不停的在为北方赈灾款的事情走动,毕竟赈灾不是个拖延的活,一个月内肯定是要准备好一切,将款项运往北方,所以一直都很忙碌。

    就这样,云卿的伤又将养了半个月的样子,伤口已经全部结上了厚厚的痂,虽然还没有好,只要不用力的话,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再者写字什么的都是以右手为主,也不用担心。

    在家中呆了差不多快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是十一月的下旬了,外面的天气变得寒冷,北方时不时卷起落叶,飘起又落下。

    扬州的天气偏暖,此时还没有下雪,但是云卿的屋子四壁的夹墙里已经摆上了炭盆子,她身子还弱,受不得一点风寒。

    此时她正坐在床上,身上盖着薄被,望着外头的天,道:“今儿个天气还算不错,我出去走走吧。”

    流翠拿了一个厚披风给她披上,瞧了外头一眼,点头道:“是不错,难得见到有阳光照下来,那些小丫鬟都搬着小凳子,在院子里晒太阳呢。”

    将手中的医书放下来,云卿掀开被子,站了起来,流翠赶紧将披风拉好,生怕她受一点冷气,染上风寒。

    “小姐要走走也可以,咱们去香海园看看,那里如今还有花在开着呢。”流翠也觉得云卿整日里躺床上对身子不好,建议道。

    “那哪算走走啊,我是说去街上看看。”云卿好笑的望着流翠,要是在府中走,她犯的着这么煞有介事的说嘛。

    “小姐,你这肩膀还没好透呢,出去万一碰到伤口怎么办?”流翠担忧道,就是怕云卿再受伤,自听云卿说她是故意去撞上箭时,她就对自家小姐的做法十分的不放心了。

    “你都说了是肩膀,哪有人没事来碰我肩膀的,给我换衣服吧。”云卿淡淡的说着,可流翠能从她眼底看出她是做好决定了的,再多说也没办法改变她的主意。

    待换上掐金挖云红色小靴,罩了一件大红色羽毛缎的斗篷,全身捂得半点风都吹不进去之后,流翠才跟着云卿出了门,往谢氏院子里走去。

    到了谢氏的院子,云卿软磨了一会,耍赖撒娇都出来,终于让谢氏同意她出去走走,但是不准下马车,只围着街上转两圈便要回来。

    云卿当然答应了,带着流翠和青莲,出了垂花门,坐上马车朝着街上去。

    天气寒冷,行人并不太多,偶尔可看到商铺面前有三两个顾客在买东西,因为今天天气不错,倒也没显得太冷清。

    云卿这次出来,除了散散心之外,还有便是想买几本书回去看看,这段时间,在家里,除了医书外的大部分书,她都快看完了,想买些新的。

    于是流翠便让车夫将车听到了无涯书局的门口,给云卿戴好事先准备好的纱帽,才扶着她下了车。

    大雍女子虽然讲究居内,但并没有一味的不许女儿家在闺阁之中,纱帽此物,也不一定需要戴上,云卿一般也是不戴的,但是因为救驾一事成为了扬州的大名人,为了不惹来麻烦,她还是戴了比较好。

    待进了书局,里面人也不多,排排的书架整齐排列,书的类型区分开来,云卿按照上面的标识,走到自己需要的历史类的书籍前,当看到一本《六国天下野史志》的时候,眼睛一亮。

    秦天大陆曾经六分天下,是开国乾帝统一天下,才有如今鼎盛的大雍,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关于以前六国的书很少,有的也都是正史,云卿一直都想看看野史上是怎么记载的,今日一看到便想去拿,谁知她还未伸手去取,书架的另外一旁,忽然出现一只手,一下就将那本书抽了出去。

    ------题外话------

    好友文《重生之美人凶猛》:一对一,唯宠,男主干净。

    精彩片段:

    太监:今天林相国的小姐嘲笑了太子妃。

    太子:她这么爱笑就去怡红院卖笑吧。(太监抽搐,一国宰相的千金当妓女?)

    太监:太子,陈将军的嫡小姐要与太子妃比武。

    太子:她这么爱打打杀杀,让她去边关守城吧(太监面瘫,一国将军的千金当卫兵?)

    太监:太子,皇上想杀太子妃。

    太子:他这么爱杀人,明天找几个杀手把他做了。(太监昏倒,这是皇上啊!)

    太监:太子,太子妃养了个宠物

    太子:养个宠物有什么稀奇的。

    太监:那个宠物是公的。

    太子:算了养就养吧。

    太监:可是那个宠物是个人,是个男人。

    一阵风起,没有了太子的影子,只听到磨牙声:莫离殇,你竟然敢养男人!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