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76 高中第一

重生之锦绣嫡女 076 高中第一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秋水似乎一直在想着事,她进来也没有看到,直到听到骂声,才回过神来,一把掀开被子,随便将脚插到鞋子里,就一拐一拐跑了过来,小脸上满是兴奋的问道:“姐姐,今天门口看到的那两个男的是什么人啊?”

    “你怎么又把地上搞得这么脏,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吃完的东西,残渣丢到竹篓里面去,你看看这被子上都沾了糖渍!”秋姨娘走过去,看着刚刚换上的蓝色蚕丝被上点点的印迹,颇有些心痛道。

    “一床被子而已,有什么,大不了换一床嘛!”秋水扫了一眼那被子,一点都不放心上,嘴巴嘟起来,十分不满秋姨娘说她。

    “你以为随便能换吗?府中的一切东西都是按规矩分配的!你真是要气死我啊!”秋姨娘皱着眉,望着秋水的眼底隐隐有着怒火。

    她才懒得管你规矩不规矩呢,秋儿拿着食盒蹦到蹦到秋姨娘的身边,抓着她的手臂,使劲的摇着,“姐姐,你快点告诉我,那两个男的是什么人啊?”

    秋姨娘看她对自己所说的话一点反应也没有,眉头轻蹙了起来,对着身后的枫儿道:“你把地上收拾一下。”

    枫儿看着满地的瓜子壳,还有那床上的零食残渣,眸中流露出不满的去收拾了,本来这些收拾东西的活是有小丫鬟做的,可秋姨娘为了怕人家知道自己妹妹是这幅乱七八糟,邋里邋遢的模样,每次都是关起门来让她收拾,最可怕的是,不管秋姨娘怎么说,这个秋水依旧是这么做,根本就不管你三七二十一。

    她瞟了秋水一眼,但见她头上梳着垂髻,用蓝色的丝绸挽了一条银河花纹,上面插着赤金镶绿松石的簪子,带了一对银杏坠子,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是秋姨娘让人照着沈家丫鬟的穿着,用了上好的料子和棉花做的袄子。

    虽然说什么这个秋水是给秋姨娘添的丫鬟,实际上就是个小姐。秋姨娘根本不让她做半点事情,反而让自己也伺候秋水,一下工作多了两倍,而且这个秋水特别的不讲究,真是累得她每天手酸腰疼的,哪里有做贴身丫鬟做成她这样的。

    枫儿心里带着不满的腹诽着,却只能去拿打扫的工具,来清扫地上的瓜子壳和零食残渣。

    秋姨娘坐在床上,一手拿着被子,反口问道:“你刚才说的,什么男的?”

    “就是今天在府门前看到的那两个啊,一个穿着白色袍子,长得像画上的公子的,还有一个穿着蓝色的衣服,长得很温和英俊的,难道姐姐你没有看到吗?”

    “看到了又如何?”听到妹妹的形容,秋姨娘侧过头望着她,疑惑的问道。

    “姐姐,娘不是说让你给我说个人家吗?我看那两个很不错啊,样貌都很出众,还比姐夫要年轻的多呢,我看他们和姐夫说话,姐夫也很客气的样子,一定也是朝廷的官员吧,他们是几品官啊?”秋水满脸钦羡的问着,眼睛亮闪闪的等待着秋姨娘的答案。

    秋姨娘扫了一眼秋水的样子,将手中的被子往床上一推,忽然笑了起来,半抬着眼问道:“秋水,你是看上他们了?”

    被姐姐这么直接的问出来,秋水稍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一下脸,扭了扭身子,脑海里浮现出今天看到的两个男子的形象,她以为秋姨娘是在问她的看法,低着头,小声道:“姐姐,我觉得那个穿白色袍子的公子特别特别的好看,记得学堂里的夫子说过,叫做‘眉目如画’,若是两个公子比起来,我比较喜欢他。”

    秋姨娘看着自家妹妹的样子,脸上的笑容便有些怪异,“你觉得那个白袍公子好?”

    “嗯。”秋水点点头。

    “那你猜猜他是几品官?”秋姨娘也不打算直接说出来,这个妹妹被娘养得无法无天的,来到京城后也不知道深浅,她还是提醒一下她比较好。

    秋水想了想,“看他衣服的料子好像比姐夫的不会差,大概有四品吧,娘说知府的官也就是三品,他那么年轻,最好做个四品的,已经很出众了吧。”

    其实秋水能这么说,还是有点头脑的,至少看得出瑾王世子的身份不凡,不过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大官,秋姨娘噗哧一笑,用手一戳秋水的脑门,道:“也就亏你这没有见识的说的出来,四品?四品的官在他的面前什么都不是,只怕看到他的机会都不多!”

    秋水惊讶道:“不是吧,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他是王爷的儿子,已经被封为世子,等他爹一过世,他就是王爷!什么四品,三品的,他是皇亲国戚,天子贵胄,他看到陛下都可以叫叔叔的,明白了吗?”

    秋水目瞪口呆,“那,那我不是不能嫁给他了?”

    “嫁?”秋姨娘讽刺的看了秋水一眼,“只有正妻那才说是嫁,你想做王妃,就算是天塌下来,那也是不可能的!”

    秋水刚刚萌动的一颗少女心就被这么打击,不甘心道:“那不做王妃,做个妾室呢?!”

    真正是少女芳心,还说出这样的话来,“做妾?你要去做王府的妾还得看看身份,一般的官员想将女儿送进去做妾人家还不要,你以为王爷的妾是你想做就做的!要么就是有家世,要么就是有美貌,你看看你,有哪样?”

    “我长得难道不好看吗?”秋水被姐姐质疑没有美貌,相当的愤怒,立即反驳道。

    秋姨娘打量了一下她,然后抬起下巴对着外头指了一下,“姐姐远的不说,你说,你和大小姐比,你如何?”

    秋水一下哑然,她是以丫鬟的身份留在秋姨娘的身边,看到云卿的时间少,但是搬迁的时候,看到过两次,若是说和秋姨娘比,她可以说自己好看,她本来确实五官秀美,又比秋姨娘生的更精致一点,可是和大小姐比起来,她简直没半点胜算。

    “我就不相信这世上的女的都长得和大小姐一样的,那别人还怎么活啊!”秋水不服气的反驳道,“我就没看到过几个有那么好看的。”

    “那是你看的少,像大小姐这么漂亮的的确不多,但是光是比你漂亮的,太多了。”不说别的,光是沈茂的姨娘,之前的水姨娘,苏眉那都是上等的美人,秋姨娘自认光看外表,她是比不过这两个姨娘通房的。

    “好了好了,那另外一个呢,那个难道又是个王爷啊?!”秋水一腔爱心还没跳动就被秋姨娘打击的要死,换个目标来弥补下自己的自尊心。

    “那个不是王爷。”秋姨娘挪了一下位置,突然觉得**下有东西膈应,用手一摸,摸出一个梅子核来,脸色一下就青了。

    不用想,这个梅子核一定是秋水刚才躺在这吃零食弄上去的,她已经和秋水说过无数遍了,不要躺在床上吃东西,不要随便吐瓜子核,把床上弄的乱七八糟,可怎么说也说不了。

    心头怒火又起,秋姨娘刚想抬手将梅子核丢到秋水的身上,刚好迎上秋水一双期盼的双眸,“他不是王爷,那我是不是有机会了?”虽然比起那个什么世子这个外表是差了那么几等,可是也是挺好看的,看起来也很老实温和,她不介意退而求次,稍微降低那么一点要求的。

    既然妹妹这么想嫁到高门去,虽然秋姨娘心内是不想妹妹去做姨娘,但是如果能利用高门规矩多这一点,改掉妹妹这些坏习惯,她倒是愿意先说说谎,等她改掉这些坏习惯,再给她说别的人家。

    想到这里,秋姨娘表情放柔和了些许,故掉胃口道:“机会倒是有的,不过他如今也是三品官员,出身也是侯门世家,你人还是可以,就是习惯,只怕难得人喜欢。”

    秋水终于听到有希望了,又听到那个蓝衣公子是三品官员,更是倾心不已,一心想着若是有机会嫁给他,以后就风光了,就算回到扬州,给镇上的姐妹们看到,那都一等一的威风啊。于是连忙问道:“姐姐你赶紧告诉我,哪里不得人喜欢的,我都改,我都愿意改。”

    秋姨娘见她上勾,直想着将她这些不讲究的习惯改了,日后她求着谢氏给说个小辟的人家,嫁过去也不要太丢面子,被夫家嫌弃,便道:“以后你要每日沐浴,洗脸漱口之后才可以吃早餐,吃饭之后同样也要记得漱口……”

    换做以前,秋水是不会听秋姨娘说这些的,一旦秋姨娘一说,她就装头疼,大吵大闹,跑到外面的屋子里去,今日端坐在凳子上,听的比谁都认真,秋姨娘不禁觉得,自己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妹妹只要改掉这些坏习惯,凭着外表,自己再用私房添些嫁妆给她,以后做个小辟夫人,应该没问题的。

    枫儿将地上的一切打扫干净,看着在床前说话的两姐妹,心内讽刺道,就算是个三品官,也不会娶你做正妻的,你算个什么东西,姨娘的妹妹又不是什么正经的夫人,还叫老爷姐夫,啊呸!

    这只是沈家入住后的一个小插曲,当沈家全部安置好以后,韦沉渊和秦氏也在国子监内暂居了下来,在给云卿做生意的时候,韦沉渊用自己教书得来的银子,也投入了一部分,虽然说不是太多,但是也足够他们用了,房子的事情他不予考虑,若是廷试能得了名次,朝廷有专门用于给外地的官员居住的屋子,到时候他可以申请入住,若是没有的话,他也可以住在国子监内,继续奋力读书。

    时间如北风刮过,云卿抱着暖炉看书,抬起头看了一眼墙上的大钟,转头问道:“流翠,明天是三月二十三了吧。”

    “是的,小姐,你怎么问起这个来了?”流翠想了一会,回答道。

    “明日便是科举了,韦公子要参加这一届的科举考试的。”云卿笑道。

    流翠一拍脑袋,“是啊,奴婢差点都忘了,韦公子这一进去可就得三天啊,这恩科加的时间还是冻人的很,三月下旬了依旧冷飕飕的,韦公子也和咱们一样,刚从南方来,也不知道他熬不熬得住,万一病倒在里面可就划不来了。”

    “你说的没错。”云卿点点头,她开始也想到这点了,“这样好,你去库里让人挑两只百年老参,外加一副羊毛手套,就用娘的名义,送给韦公子,让他保暖,提神,考试时精神百倍。”

    流翠知道自家小姐和韦公子关系很好,点头就往外面让人准备。

    三月二十三日,科举开考。

    似乎是为了配合这一日隆重且严肃的日子,风似乎更加冷冽了,一大早,保和殿前被站满了从各地来的考生,每个人的脸上神情都各不相同,有装作若无其事其实手脚发抖的,有面无表情实则内心惶惶者,也有满脸骄傲只待考取宝名者……

    不管怎样,最后大门一开,皆徐徐而入,坐在了分开的位置内,开始进行为时三天的考试。

    三天后,京城内所有的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放榜的名字上,其中一个名字,在放榜后的一个时辰后,在整个京城家喻户晓。

    “韦公子,恭喜恭喜,你是第一名啊!”韦沉渊进了沈府,一路都听到有下人跟他道喜,因为他和沈家的关系不浅,下人们也都认识他,不禁上来恭贺道。

    韦沉渊一路笑着过去,到谢氏如今居住的院子里。

    谢氏一看到他,便笑道:“怎么这么早便来了,我还说要去给你娘贺喜呢。”

    “沈夫人和我娘真是心有灵犀,她一早便来让我给您道谢来了。”韦沉渊轻笑道,“她说若不是有夫人你送的人参和手套,我肯定考得不会这样好。”

    谢氏早就听云卿说了这事,心中赞叹女儿万事考虑得周到,“这还是得凭你自己,你有真才实学,这人参和手套才能发挥到真正的作用。”

    韦沉渊自然还是要谦虚一番,又说了几句后,因为他才考了第一名,肯定还会有别的事情要做,谢氏也不多留,便让人送了她出去,云卿也随着一起走了出来。

    “谢谢你。”韦沉渊微微一笑,看着云卿道。

    “谢我什么?”云卿挑挑眉。

    韦沉渊摇头道:“我是说手套和人参,这样细心的事一定是你做的。”而且当他说谢谢的时候,谢氏当时瞟了云卿一眼,他才确定了这个事实。

    云卿这才反应过来,不禁叹道:“又被你给发现了,这么聪明,看来到时候殿试你也是轻巧得胜了。”

    “哈,那就借你吉言了。”韦沉渊考了三天后,得了这样一个最好的成绩,显然心情也很好,和云卿有说有笑的。

    云卿记得上辈子韦沉渊放榜的时候,也是第一名,但是后来参加殿试的时候,却是得了个探花,状元另有其人。

    上辈子她是没有想过,这辈子再回想一下,作为如今笔试的第一名,又得到了明帝亲口肯定的韦沉渊,加上人又俊朗,得状元才是理所当然的。那么,依照如今放榜出来的成绩,他必然会受到了各方各面的人关注,当初他一定拒绝了来自一些方面的拉拢,让本来是状元名次的他,只得了个探花,这其中一定还有很多其他的因素在其中干扰了最后的他的成绩。

    不过这一世,有一些改变了,至少秦氏还活着。

    想到这里,云卿道:“你如今风头正盛,肯定有许多人想拉拢你,必要的时候,可以与你娘说说,让她听听看这些事情,看有何意见。”

    这话初听起来没什么问题,稍微细想却有些不对,韦沉渊俊眉稍稍一沉,他知道自己如今肯定会有很多人盯着,但是这和他娘有什么关系?

    他看着眼前的少女,明亮的双眸如同星辰一般闪烁,里面的光芒正如每次她和他说生意上的时候那样的笃定,又带着神秘。

    每次她的眼眸里露出这般的申请,她所说的赚钱方法,在一段时间之后,看起来匪夷所思的想法,都会应了她的所言。

    如今他又看到她眼底露出了这样的神色,莫名就觉得可以相信,也知道她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是有原因的,于是点头道:“我会让娘帮我看看的。”

    韦沉渊出了抚安伯府后,便朝着国子监住处而去,走到路上一家酒肆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