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77 藏着秘密

重生之锦绣嫡女 077 藏着秘密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请问是住在国子监的韦公子吗?”那人身穿普通的服侍,看不出是什么身份,只是举止有度,显然不会是一般的百姓。

    韦沉渊点头道:“正是在下,请问阁下是?”

    “我家公子在酒楼里,想要见一见公子。”那人相当有礼的开口,口气里却没有太多的客气,很显然他家的‘公子’身份很是尊贵,平日里见人大概也不需要很客气。

    既然人家没有表明身份,韦沉渊心中猜度到了,却拱手道:“在下还有事,你家‘公子’的盛情就替我谢谢了。”

    说罢,撩袍就要走,那人见此却没有生气,微微一笑,往前一步,拦住他的脚步,“韦公子看看这个,再说去,还是不去吧。”

    一块金黄色的长方形令牌赫然出现在那人的手掌之中,韦沉渊眼眸微闪,顿下脚步,“那就请你在前方带路。”

    那人见他说出这样的话,脸上也没有什么变化,低头便接了韦沉渊上了酒楼的二楼包厢。

    包厢装饰雅致,关上门来就是一个完全隔离的世界,外头的声音传不进来,里面的声音自然也传不出去。

    里面赫然坐了一个人,深紫色的华服,刀般深刻的五官,一双眼眸里带着略带侵袭的目光,而旁边坐着的则是蓝色圆领长袍的长相温和的男子。

    “在下见过四皇子,耿大人。”韦沉渊见到两人,拱手道。

    “坐吧。”四皇子开口道,方才的一切他都从窗户上看到了,韦沉渊看到令牌之后就上来了,证明是个识时务的人。

    “谢四皇子。”韦沉渊依言坐下,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却不再开口说其他的。

    耿佑臣笑着开口道:“今日走到哪处,都可听到韦公子的名字,看来韦公子再过几日,必然将成为我朝又一位‘三元及第’的状元郎啊!”

    韦沉渊淡淡道:“耿大人所言甚早,殿试未过,在下又岂敢称‘状元’。”

    四皇子随意的看了韦沉渊一眼,见他神色悠然,并未因为与他同席,而显得有不自然的紧张,甚至面对耿佑臣的时候,说话流畅,心里便对韦沉渊多了一份满意,才华再好,不如会做人,微微启唇道:“韦公子不必自谦,当初在扬州时,父皇对你便另眼相看,那日见到你的答卷后,更是夸赞不已,赞你见解独到,想来殿试上,只要不出问题,状元的头衔对你是举手可到。”

    闻言,韦沉渊心内微沉,四皇子说话看似随意,却很明白的说出了‘只要不出问题’,若是出了问题,状元的头衔是不是他很难说了。

    四皇子眼眸停在他的面上,打量着他的神色,和聪明人说话,不需要说的太明白,他相信韦沉渊心中自然是有定数的。

    如今明帝有意培养一批新的青年臣子参入朝廷之事,本次开恩科意在早点发现天下的才子,将朝廷中臣子老龄化的趋势改变。

    所以韦沉渊作为明帝两次夸赞者,必然会受到重用,提早拉拢这样一个会得到父皇重用的人,对于将来他的皇位之途,百利而无一害。

    “多谢四皇子美言。”韦沉渊并不多说,淡淡的应着,话里话外听不出他心内的想法。

    耿佑臣见四皇子微皱了眉头,便开口替四皇子将话稍微再说的明白一点,他举起桌上的茶杯,笑道:“相信韦公子马上就会成为我朝的官员,到时候就请韦公子与在下一起,和四皇子一道,为陛下做事。”

    韦沉渊清隽的面容带着一抹笑,心内暗地皱眉,他一直都在打太极,便是知道四皇子前来的意图,但他并不想加入皇子之间派系的争斗,他是想入朝为官,可是只是想做官而已,除此之外,没有其他。

    他一手端起茶杯,眼底却没有什么笑意,客气道:“能否入朝为官,都得任陛下安排,若是有幸入朝,在下必当为大雍,为皇上效力。”

    听完这段话,耿佑臣转头看了一眼四皇子,韦沉渊的话里,很明显只说了国与君,丝毫没有说及四皇子,摆明了他不打算接受四皇子的拉拢,这等不识好歹之人,只怕会惹怒四皇子。

    岂料,四皇子微眯了一下眼眸,脸色却没有多大变化,只不过可以感受到他的面上有着不悦的气息透露出来。

    韦沉渊的话没有漏洞,不管是谁,科举考试,进入仕途,所说的便是为国之强壮尽力,为君之劳苦而分忧,没有任何一句话要说,官员是为皇子效力的,如果谁这么说,那就等同于谋逆。

    眼看这谈话是没有多大的效果,韦沉渊微微一笑,站起来对着四皇子和耿佑臣告辞道:“在下有事,先请告辞。”

    待韦沉渊退出包厢后,耿佑臣脸上露出愤愤之色,道:“四皇子,这个韦沉渊不知道是不是没听懂,还是不识好歹?!”

    “连这等话都听不懂的人,父皇会赏识他吗?”四皇子眼底阴鸷,冷声道。

    “那他也太不识好歹了,一个书生,无依无靠的,以为单凭才学,就可以在朝中闯出来吗?”耿佑臣道。

    四皇子睨了耿佑臣一眼,嘴角微沉,“他的确是个人才,只可惜不能为我所用。”

    “那要不要微臣……”耿佑臣做了个‘斩’的手势。

    “不需要,你刚才不是说了吗?只靠才学,怎么闯得出,这世上有才能的人多了去了,只要状元能为我们所用就可以。而状元,不一定会是他。”四皇子说完,将桌上的茶杯端起来喝了一口,眼底光芒锋利。

    韦沉渊出了酒楼,脸上轻松的神情渐渐被凝重所取代,四皇子对他的相邀,被他拒绝了,他虽还未进朝,但是对朝中大事一直都有留意,四皇子在皇子中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而自身才华也很突出,今次他谢绝了四皇子的拉拢,也许殿试上他会遭遇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他回去之后,便进了宿舍,秦氏正在屋中煮茶,见他回来神色凝重,问道:“怎么了,是沈府遇到什么事了吗?”

    他之前出门的时候是说去沈府,秦氏自然以为是他是从沈府回来遇到什么事了。

    韦沉渊本来不想和秦氏说这些事情,脑中想起出来时,云卿曾说过的话,便坐了下来,双手握着秦氏递来的茶,欲言又止。

    知子莫若母,韦沉渊又是秦氏一手拉扯大的,自然看的出他神色间的犹豫,温和的问道:“有什么事,直接跟娘说。”

    韦沉渊思虑了一下,还是将方才在路上遇到四皇子拉拢的事情对秦氏说了,最后道:“四皇子有心拉拢人,那么肯定不止我一人,若是其他的举人为了飞黄腾达,也许会答应他。”

    那么有可能,在四皇子的影响力下,殿试上除了陛下,还有另外大臣一同参与,他们若是说上几句话,情况就会有所不同了。

    “那你后悔吗?”秦氏看着儿子,双眸里带着淡然的光彩,问道。

    “不后悔,若是为官便要参与到这些派系斗争里去,那就违背了我的初衷。”韦沉渊脸上有着坚定的神情,“可是儿子心里不好过,娘含辛茹苦供我读书,儿子说过要考状元来报答娘,若是因为此事,不能达成愿望,心中会很愧疚。”

    秦氏看着儿子,低头沉吟了一会,做状元郎,不仅是儿子的愿望,也是她的愿望,只有这样,儿子的身世,在揭开的时候,才更有站在人前的资本和力量。

    “你等等,娘拿一样东西给你。”

    四月初三,春风似乎一夜之间刮遍了整个天越城,枯枝吐新翠,枝头闻鸟鸣,天空碧蓝的好似一汪海水浮在半空,丝丝暖和的阳光撒在琉璃瓦上,闪耀的光芒令巍峨的宫城越发的富丽堂皇,威严华贵。

    韦沉渊一早起来,并未等宫中的马车,而是随着人流一起到城门前等待着,如此一来,即便是有人想在马车上动手脚,或者拖延时间让他迟到不能参加殿试,都达不到目的了。

    直到宫门开,其他的考生一起到来,他方随着进入宫中,参加最后一轮的比试。

    金銮殿上,进来的十名考生,皆是笔试时,最为出色的前十名,他们站在这里,望着高坐在龙椅上的明帝,等待着今天的考题。

    在下方,左右两方,各坐了两人,个个都是身着大官朝服,很明显也是今日的副考官。

    当题目展现到众人面前的时候,众人眼底皆是一亮。

    “为君难?还是为臣难?”

    简简单单的八个字,看起来非常简单,却是很不好回答的问题。

    若是说为君难,主考官便是皇帝陛下,那么这么说,显得有谄媚的嫌疑,而且会没有新意,要想回答的巧妙,那必须说的非常好,若是说为臣难,那么天下如此多的臣子,竟然比帝王还要辛苦,说出去,难免就会有不敬陛下的嫌疑。

    这是一个左右为难的问题,十名考生立即蹙眉深思,想着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又怎么回答得陛下满意,能一举夺得圣心。

    殿试的规矩,是由比试最后一名开始阐述自己的观点,以此类推,一直到第一名,依此显示公平公正。

    第十名考生上前之后,却是取了一个中庸的办法,各有各的难处。

    明帝坐在上面,听着他的阐述,面色没有任何变化,不过眼中显然对这个考生所答,没有太大的兴趣。

    他出这道题的目的,不是想听这种两边都不得罪的论点和回答。

    考生一个个说完,大部分人都是选的说为君难,偶有两人选了为臣难的论点,明帝一直都平和的听着下方考生的论点,间或偶尔点头,并不发表意见。

    最后轮到了韦沉渊,但见他拱手行礼后,声音清清如竹,开口道:“回皇上,学生认为——为君难,为君之臣更不易。”

    他的论题一出来,明帝的身子便直了些许,而底下的四个大臣,也将注意力移到了他的身上。

    这是个聪明的考生,虽然选择了为臣难的论点,但是论题说出来,却极为巧妙,他们低头一看这个考生的名字,扬州韦沉渊。

    “君者,独一无二也,乃天下之主,掌天下之权,有主宰众人的能力,皆能控制天下兴衰,百姓安宁,乃国之支柱也……”

    一旁一个两撇胡子的官员,忽然出声道:“你这是说的什么,不是说为臣难吗?怎么全部都是在说为君之难处?”

    论题和论点都对不上,还做什么文章。

    “待他说完,你再说!”明帝侧头对着那出言打断的臣子道了一句,眼底凌厉的光芒显然对于这打断学子阐述论点的人有所不满。

    “是的,然,君者,至上者,一言能定生死,其下有百臣,臣多而各斯其责,其责而代表君令,此令便如千斤之石,时时提醒所为,上有君监,下有民愿……”韦沉渊侃侃而谈,言辞清亮,条理清晰,论点从一二三,细分到其下,韦沉渊与这位皇帝之前见过一面,知道这位陛下出这道论题所为是如何,如今朝中老臣太多,支脉复杂,相互之间牵扯甚多,他相信陛下是想要让臣子知道,身为臣子要做的是什么,责任是什么。

    “臣子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明帝听到韦沉渊的话,面上带着笑容问道,他知道韦沉渊应该知道他所想的是什么。

    “忠君,爱民,辅助陛下,开创大雍盛世,此乃臣子之责任。”韦沉渊答道。

    “若是做不到这点的呢?”

    “不为一个合格的臣子!”

    明帝淡淡一笑,韦沉渊这句话的意思便是“不配为臣”,这么多考生里面,只有韦沉渊知道他出这道题的意思,‘不配为臣’四个字说起来简单,可是里面弯弯绕绕,简直是动一发而牵系全身。

    韦沉渊的话一说完,就得到殿上一个大臣的讽刺,“是不是合格的臣子,是陛下说了算,你一个区区的学生,猖狂之极,何敢如此下定论!”

    说此话的,正是薛国公,他是皇后的父亲,是有爵位有官位的大将军,手中握了朝中将近一半的军权,不管是文臣武将,还是清流勋爵中,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但见他一开口,明帝的眼底便划过一道微细的光芒,却没有开口说话。

    韦沉渊清隽的面容上露出一丝极为浅淡的笑容,转而拱手对薛国公道:“正如国公所言,学生说了不算,这只是考试,陛下问,学生回答,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能评论。”

    言外之意就是你薛国公也不可以对他妄加评论,陛下可什么话都没说呢。

    薛国公被他这软钉子弄的脸色一变,他看的出陛下对这个韦沉渊的确是特别上心,可是四皇子也和他说了,这个人拉拢不了,如今一看,果然是个油盐不进的人,便微咳了两声。

    他旁边坐着的是张阁老,张阁老的儿子娶了薛国公的次女,两家是姻亲,张阁老在朝中乃文臣敬仰,虽然不受薛国公的威胁,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还是明白的。

    不过是开口说两句,他乐意做这点事,他睁开已经垂下老皮的眼睛,捋了一下花白的胡子,看着那个站在前列,一身如竹的年轻人,开口道:“话虽如此,但方才你也有说,臣乃辅助陛下之人,有提议,自然对陛下提出……”

    韦沉渊一听他开口,身子微微一侧,一块碧玉的玉佩在腰间摇了摇,碧玉光泽温润,如同一汪碧水在天青色的衣裳下,将张阁老的老眼晃的一花,他正捋着花白胡子的手一顿,紧紧一瞬,快到连薛国公都没有发觉他的变化,接着道:“然,臣子的意见终只是意见,最终取决于陛下。”

    张阁老是清流之首,他的话代表了清流一派的意见,薛国公本来是要他说韦沉渊不尊君王,如此一来,两位副考都如此说了,陛下在点人的时候,一定会考虑一下。

    没想到张阁老最后一句话话锋却是一转,竟然生生轻描淡写的把这个问题带过去了,两只精明细小的眼紧紧的盯着张阁老,想要示意他开口,却不料张阁老丝毫不反头,眼皮半搭,似乎在出神想着什么东西。

    这老东西,关键时刻掉链子,真是气死他了,薛国公发现张阁老是靠不住了,自己刚准备再说。

    明帝却已经站起来了,挥手道:“今日殿试完毕,你们都回去吧。”

    众人散去,韦沉渊迈着步子,走在皇宫的汉白玉地板上,心中疑惑甚重,刚才在殿中的时候,张阁老明明是在薛国公咳了一声之后,准备出言打击自己的,可是为何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却忽然一拐弯,成为一句说不说都无关紧要的话。

    他低头看着自己腰间的玉佩,当时娘就是拿出这块玉佩来,说让他佩戴在腰间,难道张阁老的突然转变,是因为这块玉佩?

    娘一个普通的农妇,怎么和张阁老又扯上关系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