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79 惹事生非

重生之锦绣嫡女 079 惹事生非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秋姨娘上了马车,待云卿坐下后,才坐下,而秋水随着她出来,自然而然的坐在她的身边。

    从马车开始行走之后,秋水的眼睛就一个劲的往外面瞟,很想掀开车帘看外面的景色,但是碍于云卿坐在一旁,她几番想动,都被秋姨娘按住了动作。

    秋姨娘在云卿手中吃过一次亏后,就知道这个大小姐不是一般的闺中女子,凡是心中都有定论,为人也不苛刻,但是规矩就是规矩,秋水现在只是一个丫鬟,若是擅自掀开车帘,那就是逾越了。

    当秋水再一次被秋姨娘把手打下来,云卿的目光终于落到了她的身上,但见秋水虽然年龄已经十八了,可是行事却是毫无章法,这个倒还好解释,毕竟她从小在镇里长大,对于大家规矩知道的少,但是性格却是很糟糕,单刚才在车上观察一会,云卿就看到她被秋姨娘打了六次手,却依旧不肯收回来,还鼓着眼睛瞪着秋姨娘,目光里尽是不甘,既倔强,也不听人劝告,而且还不尊重秋姨娘这个姐姐。

    秋姨娘感受到云卿打量的目光里有着微微不悦,也察觉到秋水的确有些麻烦,一把拉着秋水低声斥道:“你不要再乱动了,若是再乱动,就不要出来,乖乖呆在府中算了。”

    说完之后,转头对着云卿道:“大小姐,秋水见识少,对京中的一切都好奇,请你莫要见怪。”

    听到秋姨娘这么客气的对云卿说话,秋水才转头看着端坐在马车车厢正位上的云卿,她一直以来都只看过这位大小姐,知道她生的容姿绝丽外,还经常听到府中的人夸赞她心肠纯善,待人温和,今天近距离看,倒也符合众人的形容,但见她白皙如玉的脸上带着平和的笑容,一双凤眸灼目却又不会过于盛气凌人,哪里像姐姐说的那样,轻易不要去惹,否则很危险。

    “大小姐,秋水想看看外面的街市,你让奴婢掀开窗子看看,可以吗?”秋水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既然秋姨娘不帮她说,那她就自己开口说了。

    听到这句话,云卿嘴角的笑容没有变化,只是眼底的光芒却稍稍的冷了几分,秋姨娘方才和她说话,她还没有回答,这秋水就抢先说了,一个姨娘的奴婢也可以这么直接的提要求的?

    秋姨娘惯会看脸色,云卿的变化只有一点,她却是感觉到了,连忙拉着秋水道:“你当这里是镇上吗?这里是天越,是大雍的京城,大小姐没有说话,你一个奴婢有什么资格抢先说话,快点跟大小姐道歉!”

    秋水被秋姨娘一顿喝斥,心里不服,自己好端端的偏偏要做什么奴婢,说话的时候都不能说‘我’,还要自称‘奴婢’,这让她,怎么能忍受。

    可是秋姨娘也说了,她只有在沈府,借着抚安伯的势,才有可能嫁给那个蓝袍公子,以后做官太太的话,规矩也是要学的。

    想到这里,她心里虽然不甘不愿,口中还是对着云卿道:“大小姐原谅奴婢不懂事。”

    秋姨娘那一番话的意思,云卿自然是知道,为了让她不责怪秋水,秋姨娘抢在前头骂了秋水,如此一来自己便不好再说,其实秋姨娘大可不必如此紧张,她不会为这点事就动怒责罚的,不过也可以从这里看得出来,秋姨娘很紧张自己的这个妹妹。

    只是这个妹妹嘛,云卿带着柔和笑意的眼中划过一丝冷意,就不怎么把姐姐放在心里了,否则的话,明知道自己是抚安伯府大小姐的情况下,秋水还这么冒冒失失的,这不是给秋姨娘惹麻烦吗?

    但是,秋姨娘自己也是个通透人,她都不管,云卿不想去多说这些,带着笑意看着秋姨娘道:“莫说她好奇,我也是好奇想看看的,不过京中我们才来,做事需多小心,马车上说来说去,到底都是府中的人,不必太过担忧。”

    虽然云卿只是这么轻轻的说上一句,话中没有一丝的烟火气息,但不知道怎么,秋姨娘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在车厢内蔓延开来,那双含笑的凤眸里让人不知不觉让人喘不过气来,她听的出语气里的暗示,府中人看到,始终都是在府内丢人,若是出去了,丢得就是抚安伯府的脸了,旋即垂头道:“多谢大小姐指点,婢妾一定会注意,不让抚安伯府在外失仪。”

    云卿抬眸望了一眼脸上带着疑惑,没有听懂话中意思的秋水,笑容便冷了冷,秋姨娘不会,但是这个秋水就难说了,然,若有秋姨娘在一旁看着,倒也无妨。

    马车渐渐进入了闹市区,车轮滚动的速度渐渐放缓,到了一处之后,外面的车夫出声道:“大小姐,东大街到了。”

    和所有城市一般,每个城市都有区域的划分,每个区域里面将商品的种类以及等级都划分出来了,其中也包括了各级人经常所逛地方的级别。

    天越城的东大街专门做珠宝,绸缎,海货以及各类名贵物品的生意,所以来这一条街的人,都是冲这些东西而来,而买得起这些东西的人,非富即贵,所以这条街上,来的大多都是天越有钱有权的人。

    要想了解天越城如今流行什么,此条街上的东西便代表了一切。

    流翠在听到车夫的声音之后,便先出了马车,搀扶了云卿下车,而秋水在马车挺稳之后,也跟着下来,看到流翠扶着云卿,也学着样子,扶了一下秋姨娘,接着就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

    此时的秋水只觉得自己处在一个从没有见过的地方,四周都是装修豪华的店面,高阔的店门,气势十足的匾牌,金镶玉嵌,到处都是一片富贵的景象。

    单单一条街的商铺店面便显示出了这条街的豪门,里面的东西就更不用说了。

    相比于秋水的各种惊愕,云卿平静了许多,她本身出于就是富贵荣华之家,见过的东西大多是富丽堂皇的,便是在扬州,去的也是一等一的店面,更何况,前世她已经来过天越,对于这些,便是连新鲜感也没有了。

    秋姨娘也被周围的一切所吸引,但是在沈家做了多年的姨娘,她的眼界和心态比起秋水来,自然是要好上许多,她只是稍微多看了几眼,虽然眼底看得出震撼,没有过分的表露在面上,显得端庄多了。

    云卿笑了笑,看着马车下来最近的一家便是一家叫做“玲珑斋”的服装店,便由流翠扶着走了进去。

    沈家虽然产布料,但是却不做成衣生意,云卿到了店中,便看到一排排的柜台上,挂着各式各样的服装,男子和女子的分开悬挂,用纱幕隔开,方便客人观看,又可以避嫌,倒是真的不错。

    而店中的掌柜看到门口进来一位女客,眼睛首先就在客人的服侍和妆容上打量,他们做生意做久了,自然是懂得从衣看人,但见进来的这位小姐,衣服的布料是上等的蚕丝,绣工一流,再看容貌,眸中便是一怔,心内一震,暗道在京中多年,也未看到如此绝丽的小姐,只不过倒是眼生的很,似乎以前没见过。

    “小姐,请问是要给自己买衣服,还是给家人挑呢?”掌柜一边打量,口中也是不停歇的微微躬身,开始说起话来。

    “我先看看,若有喜欢的,再叫你过来拿。”云卿缓缓一笑,开口时,声音清脆,吐字清晰之余,还有着南方女子特有的软糯,态度又平和,让掌柜心里更是舒坦,连声道:“那小姐你慢慢看,看的合适的随时喊我便是。”

    掌柜招待了云卿后,站在一旁看着秋姨娘和秋水,这两位是跟着前面的小姐进来的,看穿着打扮,一个只怕是府中的姨娘,而另外一个,若说是小姐,又少了端庄高贵的气质,若说是丫鬟,那行事说话又不像,头上的装饰也不像个丫鬟能戴得起的,一时将注意力都落到了秋水身上,在分析着她的身份。

    而秋水进来之后,看到那一件件的衣服,满心的欢喜,直拉着秋姨娘道:“你看,这件粉红的很漂亮……呀,这一件的荷叶边也很别致,还有这件,这件……”

    秋姨娘和她不同,看这些衣服的衣料皆是上品,上面不仅用了金丝银丝这样的贵重材料,还有点缀了珍珠,珠片,玳瑁等珠宝,价格肯定不凡。

    这一次出来采买,不是府中的惯例,而是需要自己掏钱的,秋姨娘这些年存是存了一些私房钱,可到底不能和云卿这大小姐来比,看秋水拿的那些衣服,一件比一件好。

    “秋水,你看中哪一件了?”因为在外头,旁边有掌柜和伙计,秋姨娘站在秋水的旁边,悄声的问道。

    秋水视线都不从那漂亮的衣裳上移开,摸摸这件,又摸摸那件,手指不停的在衣服上摩挲着,一点都不想离开,最后精挑细选后,指着其中几件道:“我最喜欢这三条。”

    秋姨娘一看那三件衣服,便知道自己要是三件都买了,到时候秋水嫁人的时候,就没太多银钱给她添妆了,这衣服总有过时的时候,不如到时候添妆的东西实在,便笑着道:“你选出最喜欢的那一件,姐姐给你买了。”

    一听只可以选一条,秋水的嘴巴就嘟了起来,目光在那几件衣服上流连,觉得哪一件都是最好的,都没办法割舍,于是皱着鼻子道:“你就三件都买了啊,到时候我去见耿公子,肯定要有几套衣服换的,总不能一天到晚的穿一件啊,那让人看见了觉得多寒酸啊。”

    秋姨娘见她不听劝,周边的伙计见她们窃窃私语,朝着她们望过来,便压低了声音道:“你先买一件,这流行的春款还没有全部上来,到时候有了更好的,姐姐再给你买。”

    这么一说,秋水倒是想了想,觉得有理,先买一条,下次和姐姐出来再买,又可以多逛一会的街,进了沈府她才知道,大户人家是不可以随便出来的,留着下次再找机会出来走走也好。不过她还是好喜欢另外两件呢,真可惜,不可以一起买了。

    她举着衣服,悻悻的放到原位上去,眼神在衣服上流连一会,好不容易才收回目光,一转身,还准备不买也多看看,过一过眼福,却刚好发现那掌柜在看自己。

    脸上闪过一丝恼意,心内是又恼又喜,恼的是这男人目光落在她身上,一点也不遮掩,喜的是自己进来后,那掌柜对大小姐都没看几眼,却一直看自己,这是不是证明自己其实比大小姐还要有魅力多了呢?

    于是她斜眼打量掌柜一眼,看他人也老了,肚子也凸起来了,便哼了一声,这样的人也想肖想她,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于是不屑的开口道:“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

    掌柜本来还在想,她到底是丫鬟还是小姐,哪家又有这样不知礼的小姐时,被她突然一说,先是一愕,然后就笑了起来,目光里含着讥讽,京中的小姐他见过的不少,比之好看的不说一千,也有三百,单单生的秀气点,就这样狂妄的,他还真见得不多。

    不过他是生意人,讲究和气生财,比这更让人不舒服的事他也经历过,自然面上还是很客气对着秋水道:“我并没有冒犯的意思,小姐若是介意,我可以道歉。”

    秋水没有看出掌柜眼底的讽刺,只看他客气,便不由有些趁势逼人,向前一步道:“诶,你这么看我一个未出阁的闺女,是不是很礼貌啊,若是可以,那便可以治你个偷窥罪的,但是看你这么老实的份上,就原谅你了,你赔一条裙子给我,就再不追究了。”

    她还在记挂着刚才的裙子,那两件虽然不买,但是如果能讹来不花钱的话,那是最好。想到这里,秋水不由为自己的反应而喝彩,抬着下巴,等着掌柜说话。

    掌柜听到秋水的话,眼底便含着不屑和轻视,本来自己看她也不过是打量几眼,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意思在里面,她强词夺理,自己也退了一步,却没有见过这种人,借此来提这等要求。

    ‘玲珑斋’能在京城开铺做生意,自然不单单是靠和气的,掌柜也不再客气,面色带着讽刺,拒绝道:“这样的要求,小姐还是莫要再想了,从没听说过,看两眼就要治个偷窥罪的。”

    秋姨娘刚将秋水选的裙子递给伙计要包起来,一听到秋水的话,心内一紧,立即走过来拉着秋水,制止她,“你胡说什么!”

    “我哪里胡说了,他刚才在偷看我,我要他赔条裙子有什么?!”秋水被秋姨娘拉着,口中还不停的对着掌柜,不服气道:“你知道我们是哪个府上的人吗?我们是抚安伯府的,是京城的大官,你赶紧赔了裙子给我,不然给你好看,知道吗?!”

    流翠和云卿在第二排正挑着衣裳,听到争吵的时候,便转过来了,待到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云卿平静的面容上,一双凤眸眸底已经隐隐含着雪意,这秋水在这乱喊乱叫什么,怎的把抚安伯府也说了出来。

    流翠扶着云卿过来,对着秋水喝道:“在吵什么?!”

    就在此时,玲珑轩的内间里走出来一个容貌娇艳的女子,穿着一袭水红色裙子,头上梳着追云髻,簪着一溜的琉璃珍珠花,在髻上排出一道璀璨的光芒,一双柔眸中带着笑意。

    掌柜见到她之后,立即行礼道:“见过东家小姐。”

    而那女子点头微笑,如水眸在扫过众人之后,目光停在了云卿身上,莲步款款的朝着云卿走过来,含笑道:

    “好久不见了,沈小姐。”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