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82 强势之吻

重生之锦绣嫡女 082 强势之吻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秋姨娘将秋水找回来之后,带着秋水去云卿那道歉,云卿不过淡淡一笑,摆了摆手,很是自然大度,让秋姨娘一颗高悬的心放了下来。

    流翠待那两姐妹的身影出去了之后,才开口道:“小姐,那秋水太不懂规矩,你就这么放过她,以后还不知道要惹出什么事来。”

    云卿坐在榻上,缓缓的说道:“她惹不出什么大事来。”

    她的声音悠长且缓慢,眼底含着淡淡的讽刺,不知道是对着谁,而流翠却明白云卿的意思,抿着嘴笑道:“小姐如今是越来越让奴婢摸不透了,只不过就秋水那样子,还真闹不出什么大的风雨来。”

    秋姨娘这几日总觉得胃口不大好,想着大概是换季的原因,也不甚在意,让枫儿去厨房做了点白米粥过来,吃了一口之后,胃里一阵翻腾,竟然吐了出来,枫儿在一旁拿了帕子给她擦嘴,欲言又止的望了秋姨娘几次。

    “怎么,有什么事就说吧。”将帕子递给枫儿,秋姨娘皱着眉头,开口道。

    “姨娘,你上一次小日子,是什么时候来的?”

    枫儿的问题让秋姨娘动作一下就顿住了,脑中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己的小日子应该前几日就要来了,可是到今天都没有来,加上她最近食欲不振,刚吃了点东西都想吐……

    这,这,秋姨娘眼底露出惊喜的光芒,侧头望着枫儿,枫儿也是一脸高兴道:“姨娘,你小日子已经推迟了好几日了,要奴婢看,你只怕是有了。”

    一只手搭上肚子,秋姨娘唇角不自觉的微微上翘,她期盼了这么久,终于期盼来了孩子了。

    枫儿也是一脸的喜色,拿着帕子就想往外走,“姨娘,奴婢去告诉老爷。”

    “慢着。”秋姨娘虽然满心欢喜,但是她还是喊住了枫儿,望着满脸不解的枫儿,她微蹙秀眉道:“眼下还不知道是真有了,万一只是推迟了几日,倒让人笑话了,这样,你就说我身体不舒服,受了风寒,去外面请个大夫回来,待确认了,再说。”

    枫儿一听,也的确是这个理,点点头就往外面疾步走去。

    而秋姨娘则坐在桌前,眉眼间都带着欢喜的神色,若是自己真有个孩子,那就好了,虽然府中没有别的姨娘,老爷夫人对她也不错,但是没有自己的孩子,每次看到谢氏逗弄墨哥儿,轩哥儿的时候,她心里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一直在旁边躺着的秋水睁大眼睛看着秋姨娘摸着肚子一个人在那微笑,挑挑眉道:“姐姐,你有孩子了?”

    “现在还不知道,得等大夫看过才能确认。”秋姨娘微笑着望着妹妹,而秋水则一把坐起来,看着秋姨娘的肚子道:“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不赶紧有孩子,以后就难有了。”

    一句话,将秋姨娘气得要死,“我今年也就二十五,什么这么大的年纪了,娘生你的时候,比我年纪还大呢。”

    秋水撇撇嘴,“那娘也早生过你了,不像你,都嫁第二个了,还迟迟不怀孕,娘说啊,你要是不怀孕,以后就只有老死在后院的份了。来了这么久,我差点还以为你不能生呢!”

    听着妹妹的话,秋姨娘气得胸口一起一伏的,干脆懒得理她,等着大夫来确认,以免将自己气死了。

    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枫儿便请了大夫来,那大夫眯眼把脉了之后,脸带喜色,“恭喜夫人啊,你这不是风寒,是喜脉啊。”

    “大夫,你可确定是真的是喜脉?”秋姨娘面带笑容,重复问道。

    “老夫行医多年,喜脉岂能摸不出来,夫人这肯定是喜脉!”大夫斩钉截铁的说道。

    秋姨娘得到确认之后,让枫儿给大夫打赏,送了大夫回来之后,枫儿便对着秋姨娘恭喜道:“姨娘,这下你终于可以放心了,真的是喜脉呢。”

    “嗯。”秋姨娘此时眉宇间都是欢喜的神色,自己肚子里也有一个小生命了。

    “那奴婢去告诉老爷和夫人吗?”枫儿想早一点去报喜,肯定会得到厚厚的赏赐的。

    秋姨娘本来想点头,最后摇了摇头,微笑道:“不用了,到时候老爷来这里,我再告诉他也不迟。”

    枫儿略有些失望,但这打赏迟早都会有的,也点头道:“也不错,到时候给老爷一个惊喜,老爷肯定会喜欢的。”

    秋水横了一下秋姨娘的肚子,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姐夫喜欢不喜欢太难说了啦,他儿子也有两个了,女儿也有一个那么大的,姐姐你肚子里的那个生下来,姐夫会有多喜欢啊,又不是独一无二的,有嫡子嫡女在前头,你这个小的,又是庶出的,肯定得不到多少欢喜的啦。”

    秋水的话在这一室欢喜的气氛里,如同一枚冰冻炸弹,让人在欢喜之下的担忧,迅速的浮上了水面。

    秋姨娘心头一紧,摸在腹部的手微微加紧,眉宇间欢喜的气息渐渐减弱,喝斥道:“秋水,你胡说什么!”

    虽然是喝斥,可是听得出秋姨娘声音里对这个事实的承认,刚才她被怀孕的喜悦冲昏了头,现在想来,的确啊,自己的这个孩子,既不是嫡出,也不是长子,长女,就算出来,又能得到多少的宠爱呢。

    “胡说,我哪里胡说了嘛,这种高门大户,不是最讲究嫡庶有别了吗?要是你早点生下这个孩子还差不多,现在生下来,就算是个男孩,前面都有两个了,你说,他能分多少喜爱,能得多少家产!”秋水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反驳道。

    秋姨娘皱起眉头,秋水以前对这些都不怎么懂的,怎么今天说话说的这么顺溜,还嫡庶有别,这些东西怎么弄的清楚的,而且字字句句都如同针一样戳中她的心,让她黯然神伤,是啊,这个孩子,若是能早一两年来就好了,如今来,也没有墨哥儿,轩哥儿金贵了。

    枫儿看气氛一下子就变了,心里对秋水十分讨厌,这哪里像是姨娘的妹妹,简直是姨娘的敌人嘛,什么都打击姨娘,便出言安慰道:“姨娘,老爷很喜欢小孩子的,夫人也对你很好,而且夫人人又好,你所生的孩子,肯定夫人也会对他一样好,你不要担心。”

    她本意是安慰秋姨娘,可却起了反效果,秋姨娘的心头弥漫出一股淡淡的忧伤,“是啊,以后他出来,只能叫我姨娘,夫人才是他母亲。”

    枫儿未曾料到自己一句话反而让秋姨娘更加伤感,自知这个时候不能再说,人家说怀孕心思多,还真多啊,秋姨娘刚怀孕就这么感怀了,连忙端了茶壶,说要去添茶。

    秋水则看了一眼秋姨娘靠在椅子上,淡淡出神的样子,想了想,站到了秋姨娘的身边,“姐姐。”

    秋姨娘眨了下眼,她现在心情很低落,比起不知道怀孕的时候,心理还要难受,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孩子,在没出生之前,就比别人差上一大截了。

    见秋姨娘不理自己,秋水一**坐在她的扶手上,又喊道:“姐姐,我知道刚才的话,你听了心情不好,可是我也没说错什么啊,本来事实就是这样嘛,若是你想改变这个事实,那就只有让你肚子里的弟弟没有哥哥了。”

    让你肚子里的弟弟没有哥哥。

    这句话乍听起来很别扭,但是秋姨娘一听却明白了,她先是坐起来看了一下外面,然后瞪着秋水道:“你不要乱说话,小心给人听到,立即给你丢出去!”

    秋水抿了抿唇,不甘心的撇了撇嘴,白眼道:“不说就不说了,我要出去走走了。”

    “你又出去做什么?”这两日秋水经常要找借口出府,秋姨娘不禁的问道。

    “去街上玩下,整天在府里,闷死了!”秋水不耐烦道。

    秋姨娘看了一下她,反正就是在府外头走走看看,问题不大,便也没说什么,找了个理由,让秋水出去,而自己,则在屋内沉思起来。

    秋水刚才说的那句话,很大胆,很冒险,但是诱惑力真的很强……

    因为脚扭到了,云卿这几日都呆在院子里没有出门,除了去谢氏和老夫人那请安外,连外院都没有去过,因为皇宫里下了帖子,将在宫中举办状元宴,而抚安伯府,受到了本次宴会的邀请。

    来送帖子的是四皇子,沈茂立即出来相迎,身后的随从将一张请帖给了沈茂之后,目光却在他身后扫了两圈。

    就在沈茂猜测他究竟在看什么之后,四皇子缓缓的开口,冰冷的语调里带着淡淡的不满,“韵宁郡君呢?”

    “小女前两日不小心扭伤了脚,正在阁中歇息,不知四皇子有何事?”沈茂听到四皇子问云卿,想了想,还是将云卿的缘由说出来。

    听到云卿扭到了脚,四皇子素来巍然不动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眼眸里划过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单音调,“韵宁郡君也有邀请贴,既然她不方便,便让抚安伯你转交给她吧。”

    身后的侍卫又将另外一张帖子交给了沈茂,沈茂双手接过后,再次道谢,两人并没有太多话说,四皇子也是个素来冷佞的人,送了帖子后,便转身走了。

    出了府门,上了门口的马车,四皇子坐在马车上,闭起眼眸,却想起沈茂说的话,沈云卿前两日不小心扭伤了脚。

    虽然他今日来沈府送帖子,是为了和沈府拉近关系,但是更多的,是想要看一看这位沈家小姐,那次她被箭射中之后,看他的那一眼,总让他觉得眼眸里包含了千言万语,最后都化作了那浓黑的一笔。

    他记得那日,高阁楼台,天空里灿烂的烟花瞬间绽放,浸在她双眸里,好似所有色彩都融化在其中,他的心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受,像是被看穿,又像是恨……

    他凝神静思了一会,睁开幽亮的双眸,开口道:“陈甲,去拿两盒雪玉膏,送到沈府给韵宁郡君。”

    跟在外面,四皇子的贴身侍卫陈甲心中一愣,方才他跟在四皇子身边听到韵宁郡君的脚扭到了,送雪玉膏是不是太浪费了一点,不过转而想到四皇子一直对沈府格外注意,陈甲冷声应道:“是。”

    一个时辰后,云卿拿着四皇子差人送来的雪玉膏,望着手上那半个掌心大小的药瓶,琢磨着这位皇子的想法。

    根据她的推测,沈府里有四皇子他们要的东西,但是这个东西,很难找到,或许连他们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否则当日便不会让人来翻寻了,而且是一样极为隐秘,且不能光明正大寻找的东西。

    那么四皇子如今送药膏来,是打算用怀柔政策,走她的曲线路线,找到那样东西吗?

    她嘴角微微浮起一抹笑容,目光里带着淡淡的讽刺,可惜啊,连她都不知道,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又在哪里,若是走这路线,还真让四皇子亏了两瓶上好的雪玉膏,这可是好东西。

    就在这时,却听到窗外一阵声音飘来,“什么好东西,竟然让我们韵宁郡君看的这么满脸带笑呢?”

    云卿闻声立即顺着声音所来的方向看去,但见左侧的窗台上坐着一个人,一身白衣如雪,明明斯文清华的色泽,却因为宽大的衣袖,和松散的衣领,生生穿出了风流和慵懒,高大的身材将窗口衬得狭窄了许多,一张逆着日光的容颜可说是华秀绝伦,唇角带着一抹笑容,狭眸里光芒莫辩的睨着云卿。

    好了,御凤檀又来了。

    大概是有前几次的闯入,云卿心中已经有了抵抗力,见到突然出现的御凤檀,眼底也只有一瞬间的惊讶,转瞬菱唇便带上了一抹柔和的笑意,“世子真是喜欢另辟径路啊。”

    她暗讽御凤檀好好的门不走,偏偏要从窗子那来,御凤檀坐在窄小的窗台上,姿态仍然闲适,眉梢里带着三分倨傲,似乎对云卿方才的话很是满意,“偶尔不走寻常路,才可以看到沈小姐独自出神发呆的样子。”

    听这话,就知道,御凤檀刚才只怕在窗外呆了好一会了。

    她淡淡的一笑,语气里微带调侃道:“世子可是欣赏够了?”

    这样的语调让御凤檀的心情明显好了些许,目光落到她手中的雪玉膏上,长腿一跨,从窗台上跳了下来,直接走到云卿面前,将那两盒雪玉膏拿了过来。

    “这是四皇子送的吧。”御凤檀微微一笑,语气似乎很和润,又有些冰冷含在其中。

    云卿也没想要瞒他什么,而且她有一种直觉,御凤檀出现在这里,总不会是无缘无故的,也许他早就知道四皇子送了药膏过来,才特意过来的,“他送帖子过来的时候,从父亲口中得知我扭伤了,差人送过来的。”

    “雪玉膏,他倒是挺舍得的嘛,这样的好东西,也送给你。”御凤檀浅浅弯唇,狭眸里的光泽一瞬间的冷意,顿了一顿,抬头望着云卿,笑道:“你猜,我想把这雪玉膏,怎么处理了?”

    从一开始,云卿就听出御凤檀语气里的淡淡不虞,虽然御凤檀总是浅笑,可是他并不是什么循规守矩的人,也是一个霸道的人,目光从雪玉膏上挪到那双华艳的眸子上,云卿抿唇道:“要丢,就丢远一点吧。”

    她竟然看出自己想将这两盒雪玉膏毁掉的心情,御凤檀本来是这么想的,可是被云卿猜到,他又觉得不大好玩,低头看了看,唇角咧开,伸出笔直修长的食指摇了摇道:“不,你猜错了,若是丢了,那就浪费了,这雪玉膏对扭伤可是最有效果了。”

    明明方才她还感受到御凤檀对药膏的不喜欢,接下来御凤檀的举动更让云卿瞠目结舌,他直接撩袍坐在榻边,将云卿的右脚拉到他的双腿上。

    “世子,你要做什么?”

    “帮你擦药!”御凤檀轻轻的笑道,手指飞快的将云卿的布袜拉下,露出一只莹白小巧的玉脚,小而纤细,好似玉雕琢而成一般,只是,御凤檀的眼眸微微一深,看到脚踝上那尚未完全消去的淤青,目光里弥漫上了冷意。

    云卿脚上的袜子被脱,一股冷意便对着她袭来,她下意识的将脚一缩,却被一直温暖的大手一把握住,温热的气息接触到脚底的肌肤,本能的让云卿放松了一点。

    “不要乱动,否则,我等会脱的可不一定就是袜子了。”御凤檀浅浅的笑语在屋内显得很好听,声音微微带着慵懒,又有着磁性,从云卿所在的角度看去,可以看到他散落在颊边的几丝长发,凌乱中带着迷惑人心的邪魅,还有狭眸中细碎绵长的笑意,明璀耀人。

    她似乎被蛊惑了一般,任他将药膏放在手中揉开,然后力道均匀适中的在脚踝处推拿。

    空气中渐渐浮上了药膏里的青草香味,脚踝处一下下的被按摩,热力和药力好似从脚部的肌肤,蔓延到了四肢,云卿目光微微带着迷茫的神色。

    她的脚被他握在手中,其实心内应该是很生气的,可是不知怎么,看着他认真,又仔细为自己推拿的样子,莫名的就有一种温暖的感觉,脚踝处的温度好似也传到了心中,心头有什么东西,如同被推开的药膏,一点点的融化。

    “他送的药膏,原本我是不想给你用的,转念一想,丢了吧,也浪费,雪玉膏是皇后特制的,除了四皇子,只怕其他人也没有,对这种扭伤效果最好。”御凤檀手上的动作很轻柔,口中的语气更让人心跳失去频率。

    云卿听他这么一说,微微一惊,原以为雪玉膏很珍贵,没想到还是皇后专用的,所以只有四皇子这个亲生儿子,皇后才会给他,挑眉道:“那我岂不是要很感谢四皇子了?”

    御凤檀却是抬头望着她,语气微冷,“若不是为了让你的伤尽快好,我才懒得用他的药膏,你要是感谢他,我就把药膏擦掉,然后再去买一瓶,重新给你凃我带来的!”

    男子的脸上带着迷蒙的色彩,薄唇微微扬起,两颊因为笑而显得有着鼓,看起来像是在赌气,而他的确也是有着赌气的成分。

    他定定的看着云卿,似乎在等她的回答,只要她说谢谢四皇子,他就准备撩起衣袍,将刚才凃上的药膏擦掉。

    他的眼神戏谑里又带着认真,让云卿心头微颤,不知不觉有些心软,这个男子看起来明明很随意,为什么有的时候,又这么霸道和孩子气呢。

    她微微叹了一声,像是哄孩子一般,“应该感谢你,因为你没有丢掉四皇子的药膏,又替我凃了药膏,对不对?”

    “这才对,我这么劳心劳力,总算让卿卿你记住我的功劳了。”御凤檀凃好药膏,帮云卿将袜子穿上后,依旧将她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

    云卿假装没有听到他那亲密的称呼,试着抽回右腿,却被他一拉,反而将两人的距离拉的更近,身子由于力量关系而向前倾倒,差点撞上御凤檀的手臂,而御凤檀则干脆长臂一伸,竟然将云卿身子也提带到了他的腿上。

    这一下,两人的距离是避无可避的亲近了,她的臀坐在他劲瘦的腿上,隔着衣料依旧能感觉出来腿上肌肉的力量,云卿的身子不由的绷紧,转头想要让御凤檀放自己下去,谁知,却正好对上他那张无限放大的俊颜,那双琉璃灿灿的眸子正好对上她微愠的眸子,一时到了喉咙就要说出的话,卡在了那里,不上不下,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滞,不由的想要逃开这让人心头发慌的距离。

    御凤檀望着离自己只有一寸距离的丽颜,闻着咫尺之间散发出来的馨香,看着那双瞪大的,里面带着茫然,带着无措,带着惊讶,还有星星点点他看不明白的水润双眸,整个人仿若被一种隐形的魔力所吸引。视线往下移动,从绝丽的凤眸,到秀挺的鼻梁,最后停到了微微张开的水润红唇上,只觉得这一刻心跳都失去了往日的频率,飞快的在胸腔里蹦跳,高喊:“亲她啊……亲她啊……”

    于是御凤檀双手一动,将云卿抱在怀里,对着那曾在无数个夜晚里,让他魂牵梦绕的菱唇吻了下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