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86 抓到苟且

重生之锦绣嫡女 086 抓到苟且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云卿喝了果汁之后,又和韦凝紫,安玉莹说了一会话,不多一会,便抬起手撑着头,蹙起秀丽的眉尖,微微的摇了摇头。

    安玉莹见此,关切的问道:“怎么,是不是头疼?”

    云卿面带难过之色,摆了摆手道:“还好,大概是出来吹风吹的有些凉了,坐一下就好了。”

    听她这么说,安玉莹脸上满是责怪,“若是风吹了,那必定是受了寒,你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会,我让母亲叫太医过来给你看看。”

    “这如何使得,一点风寒而已,我休息一会就好了。”云卿表示不用这么麻烦,但是安玉莹却非常肯定的道:“你可别小看风寒,若是得起来,也难受的紧了,还是先到外边休息间里休息着,让人过来看看。”

    她一再强调,韦凝紫看安玉莹一眼,收回目光,转头对着流翠道:“还不扶着你小姐下去休息,小心伤了身子。”

    流翠看云卿已经是头疼的说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连忙和扶着云卿起来,韦凝紫扶着云卿的另外一侧,安玉莹在前方带路。

    皇宫的大殿外,有供人休憩的休息间,里面备有床,主要用途是防止老臣和那些年纪大的命妇,在宫中不适时,用来稍作休息的地方,由于是供特殊情况休息的,所以离大殿并不是很远,走过一段长廊,便可以看到三间并排而立的小院似的休息间,旁边树木郁郁葱葱,将屋子掩映在其中。

    安玉莹将云卿带到最左侧的那间休息,让流翠和青罗把床铺平整,扶着云卿歇息进去,然后便让流翠出去等着,别影响云卿休息。

    流翠点头,随着安玉莹和韦凝紫出来,把门关好之后,便站在了门口,而安玉莹意味深长的看了流翠一眼,便与韦凝紫分开,她要去请御医来给云卿看病。

    韦凝紫听到后,自然是让安玉莹早去早回,而她,也要到厅中去,等到这边有一点的动静,就将所有人带着来这边看热闹,届时,她不用耗费一点力气,就可以看到云卿身败名裂的样子。

    流翠站在门口守了一会,便看到一个小内侍跑了过来,对着她行礼道:“请问是韵宁郡君身边的流翠姑娘吗?”

    流翠点头,“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安小姐请了御医过来,但是半路上有事要回宴席上,让你过去带御医过来。”小内侍流利的说道。

    流翠为难的看了一眼屋子里,皱眉道:“我家小姐还在里面,要是我离开了,可没有人伺候了。”

    小内侍想了想,抬起头道:“要是姑娘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帮你守一会,你带御医来了之后,我再走。”

    流翠左右看了一下,比较难为的,还是点头,“那你要好好看着,别让人打搅我家小姐了。”

    “姑娘放心,绝对没问题的。”小内侍应承着,流翠这才朝着他指得方向去了。

    流翠的身影消失在花圃以后,另外一道人影扛着一个东西出现在云卿房间门前。

    “快点,人走了,你们快点进去。”方才那小内侍口中急促的催着,打开门让那人将背着的东西放在床上。

    “这药下的够猛啊,这么折腾都不醒的。”人影一边放人,一边还开口调侃。

    只见躺在床上的少女,盖着被子,两眼紧闭,睡的格外的沉,就是有人在她旁边晃来晃去,放东西在床上她都没有反应。

    “好了,等会发作了,你就知道错了,赶紧的吧,小心人来了,看到就完蛋了。”小内侍点点头,看云卿没醒,他倒不担心云卿,只怕外面会有人突然看到,拼命的催促那人影,一边朝着外头看。

    那人加快速度一番捣弄,最后两手一拍,叹道:“好了,都可以了。”

    “走,我们赶紧走。被给人发现了。”两人转头便要往外走去,突然颈部一记重击,将两人全部打晕。

    云卿从床上坐起来,警惕的望着房子里突然出现的人,竟然是御凤檀,只看他身后跟着一个墨衣侍卫,肋下还夹着一个人。

    “你怎么来了?”在云卿的计划里,是没有御凤檀出现的,此时他却出现在屋中,后头还跟着一个人,这怎能让她不惊奇。

    御凤檀狭眸里流光璀璨,却是夹着点点寒冰,大步走到云卿面前,一把将躺在云卿身边半luo的男子扯了起来,“我当然得来,不来,这抓奸就抓的不那么精彩了。”他说完,转头对着身后的墨衣侍卫道:“易劲苍,把那女的和这男的丢到一起去吧。”

    云卿一看,易劲苍的肋下夹着的人正是韦凝紫,此时她脸色已经开始有些泛红,整个人开始不安的动着,口中若有若无的有着几声轻吟,正是刚才在殿中,安玉莹所下的那种药物所有的反应。

    当时流翠故意先将鞋塞到凳子底下,是不想她喝安玉莹敬上来的果汁,所以故意先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然后假装跌倒将桌上的果汁打翻,而她趁着那个时候,将自己滚翻的杯子和韦凝紫的交换了过来。

    安玉莹对自己的恨意,云卿自然是清楚,她假惺惺的要过来喝果汁,而且在打翻之后还如此坚持,一定有企图,而果汁是在三个人面前倒进去的,并没有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杯子了。

    云卿听他说话,便知道刚才在殿中发生的一切御凤檀都知道了,韦凝紫喝了那加料的果汁,药物的作用已经发挥了出来,被御凤檀让人截了过来。

    “你准备怎么做?”

    “当然是越爆炸越好了!”御凤檀双眸里透出冷光,嘴角的笑容不怀好意,云卿一看便知道,他接下来要做的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御凤檀将韦凝紫和耿佑臣一起放在床上,韦凝紫一挨到床,便伸手去摸旁边的东西,一挨到耿佑臣的手臂,便如同饥渴的人见到水源一般,马上贴了过去。

    这一番动作做出来,云卿只不过是斜乜过去,心中冷笑,而御凤檀狭长的眸子里,在这一瞬间却是溢满了杀气,若不是云卿聪明,没有陷入这等手段之中,如今这般贴着耿佑臣的就是另一人了。

    易劲苍将两人丢在一起后,很快的避入了阴影之中,好似无影无踪了一般,难以发现他的行踪。

    而御凤檀却是对着云卿道:“这两个人,你都很讨厌吧?”

    云卿微微挑眉,眸光清澈灿亮,“的确是不喜欢。”

    对于耿佑臣,这一世,似乎是因为什么原因,他并没有故意接近她,陷害她,但是这种本能的不喜,还是存在云卿的骨子里,而韦凝紫,做过各种陷害她,以及沈家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她就算想喜欢也喜欢不起来。

    “来,发泄一下。”御凤檀拉着云卿的手腕,走到床前,看着韦凝紫贴着耿佑臣不断磨蹭的样子,眼底说不出厌烦,但是他更讨厌的是耿佑臣。

    “怎么发泄?”云卿其实并不羞涩,但是她毕竟如今是未婚女子,目光微微移开,不直视床上的两人,转而望着双眸晶亮的御凤檀,“你难道要我扇韦凝紫的耳光?不太好,让人看到她脸上有耳光,一定会起疑的。”

    “扇什么耳光,我告诉你,这样打!”御凤檀对着耿佑臣踢了一脚,示范给云卿看,“踢到不显眼的地方就行了。”

    云卿望着床上那两人,说实话,她早就想给韦凝紫踢上几脚了,想了想,抬起腿也在她大腿上猛踢两脚,在心中暗骂,让你害墨哥儿,轩哥儿!有什么对着她来就是,竟然还想害墨哥儿和轩哥儿,这人心实在太狠毒了!

    御凤檀看云卿踢了两脚之后,暗道,卿卿太秀气了,这么踢实在没啥效果啊,不过踢了就好,“是不是感觉出了气了?”

    云卿点头,直接揍两下的效果比嘴巴上来还要直接,心头爽多了,她刚要说话,御凤檀狭眸一眯,却忽然一动,握住她手腕,带她站到了屏风后的重重幔布之后,接着就听见门口传来敲门声。

    另一边,流翠根据小内侍所指的方向,到了路中,的确看到了御医,但是除了御医之外,还有其他几位夫人,都是半路上听到了云卿不舒服,要一起跟过来看看的。

    流翠先行了个礼,然后道:“安小姐,奴婢已经过来了。”

    安玉莹含笑道:“我已经没事了,麻烦你跑了一趟,你赶紧在前面带路,让我们去找你小姐吧。”

    流翠看了看她,眉头紧皱,开始让她过来带路,现在又没事了,真是会瞎折腾。

    待到了小屋子门口的时候,流翠立即上前,看到那小内侍已经没在门口,眸中带着一股笑意,面上却是十分急切的去推门,“小姐,小姐,大夫来了!”

    然后众人只看流翠进去之后,接着便传出一声震动屋顶的尖叫,满脸带着羞红的跑了出来,口中大喊:“我什么都没看到啊!”

    安玉莹面带一丝喜色,却是赶紧拉着流翠,惊讶的问道:“怎么,你们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流翠一个劲的摇头,面红耳赤的不肯说话,她这样的模样,更让安玉莹笃定了里面肯定按照她的计划,发生了见不得光的事情。

    而身后的几个夫人此时已经听到了里面有着让人浮想翩翩的声音传来,顿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眼底充满了好奇的先走了进去。

    然后推开门之后,眼前的一幕,让她们都惊呆了,最为呆愣的便是站在其中的威武将军夫人,她睁大一双细小的眼睛,看着床上正趴在一个男人身上,露出的肩膀和大腿全部半luo,小脸正一脸满足的在胸膛上磨蹭,而那个男人也是全身**,搂着她纤细的腰,两个人正交缠在一起不能分开……

    这就是活生生的一副春宫图啊,还是女上男下式的。

    韦夫人呆过一瞬之后,顾不得面对这种满室**气息的羞耻,立即冲上前去,直接拖开韦凝紫,对着她狠狠的扇了几耳光,响亮的巴掌将韦凝紫从昏昏沉沉中扇得半醒。

    韦凝紫被耳光扇的头一偏,口中发出一声婴宁,似对突然腾空的欲一望不满,先是睁开一双水眸,迷迷蒙蒙的望着眼前的韦夫人,本能的开口唤道:“义母。”

    韦夫人只觉得脸都要给这个义女丢尽了,第一次带着她出席宫里的宴会,就迫不及待的跟人苟且,还闹得人尽皆知,这让她以后还怎么出来见人,又急又怒,羞恼道:“你!你还不给我把衣服穿上!”

    这样一吼,韦凝紫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对,紧紧的眨了一下眼,看到韦夫人脸上恍若酸甜苦辣咸一起涌上,变化莫测到扭曲的表情,再加上胳膊上一凉,低头一看,自己和一个男人睡在一起,下半身传来隐隐的痛意,心内明白发生了什么,低低的叫了起来,扯着被子拼命的往身上遮掩。

    她望着韦夫人,双眸中马上有水珠凝结,哭泣道:“义母,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开始我是和安小姐一起送了沈小姐到这里休息,然后就回去了,不知道怎么会到这里来的,你知道我不是这种人,再怎么也不可能到皇宫里乱来,这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韦凝紫一边哭,一边解释着,韦夫人实在是觉得大丢脸面,她能感受到外面站着衣裳鲜丽的夫人们,她们的眼中都是鄙夷,赤果果的写着低贱两个字。

    虽然觉得此事是有些奇怪,这个义女为人聪慧,不是做这种糊涂事的人,但是此时首先也不是调查事情的时候,韦夫人道:“你先将衣服穿好再说。”

    就在这时,那些听到尖叫声被吸引来的其他夫人小姐,也聚拢了过来,只看李老太君被丫鬟扶着,从人群后方走了过来,一看床上还睡的正酣的男子,果然与别人说的一样,是耿佑臣,气的脚步都比往常快了几步,面皮发抖,抡起手中的拐杖对着床上的男子就打了过去,直接将一身酒味,在酒精里浸泡的耿佑臣打得直接坐了起来,两眼如鱼泡,无神的望着前方。

    “谁打我?”

    他懒洋洋的问出一句话来,结果换来李老太君又一棍子抡到了腰上,将所有酒意都打得一干二净,一看面前围着的众人,再低头看自己什么都没穿,就下半身遮盖了点毯子,惊得抓起衣服就往自己身上盖,大呼:“祖母,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

    他明明是在喝酒的,身后的内侍一直在给他倒酒,他喝的迷迷糊糊,后来发生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李老太君想起今日在殿上耿佑臣发生的事情,如今又看到他躺在这里,在皇宫内院里做出这等丑事,胸口里的气一下接着一下,几乎就要吊不上来,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厉声道:“快点将衣服给我穿上!”

    说这话的时候,韦夫人也望着李老太君,显然双方都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一个,就是不相信自己的义女和庶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们在心底都怀疑今日的事情有其他人推波助澜。

    那些围观的夫人见李老太君看了过来,也往后退出了门口,耿佑臣胡乱的把衣服套好,也赶紧出来,让韦凝紫在里面穿好衣服。

    “真是好好的状元宴,竟然出了这等事情!”有夫人叹了口气,而李老太君紧紧的握着拐杖,等待着里面的人将衣服穿好。

    过了一会,韦夫人从里面把门打开,韦凝紫身上的衣服已经工整,发髻也重新挽起,只是脸上的脂粉都没了,脸色越发显得暗淡,透出一股苍白。

    李老太君气的浑身发抖,站都站不稳,在丫鬟扶着下坐到了屋中的椅子上,看着耿佑臣和韦凝紫的目光冰冷,冷声道:“你们两人把事情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都知道,李老太君此举是要在这件事还没闹到明帝皇后耳中的时候,自己先处理好了,而在场的人都看到这件事,强自避开,反而会引得动乱,不如一起在这听着,反而有可能能洗刷耿佑臣和韦凝紫两人的清白。

    虽然韦凝紫的闺誉已经是没有了,但是这件事是他们自己主动做的,还是被人陷害的,有着本质的区别。

    耿佑臣一身虽然经过整理,但是官袍上却有着凌乱的褶皱,看起来还是很狼狈,他望着韦凝紫,看她低头坐在一旁,身姿纤弱,脑中带着疑惑,努力的回忆道:“母亲,儿子坐在殿中喝酒,喝着喝着便喝得有些多了,脑中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怎么到这里来的……”

    他喝闷酒的原因,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一下被连降四级,对于正春风得意的耿佑臣来,当然是打击,更何况又出来一个强力的争夺爵位的对手。

    李老太君目光冰冷的看着他,这个庶子是众多儿子里面最出色的,今日却在殿上状告状元,结果状告不成,还害的自己降了官,哪知道他就这么沉不住气,竟然一个人去喝闷酒,这不是存心给人下手的机会吗?

    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而望着韦凝紫,她坐在另外一张锦杌上正低头似在羞涩和哭泣的韦凝紫,目光里带着疑虑,问道:“韦小姐,那你可否能说说来这屋子前发生的事?”

    韦凝紫低着头,心里反复回忆之前发生的一切,总觉得其中有哪里不对,眼底都是阴鸷,左思右想,要怎么说,才对自己最有利。

    韦夫人见她没有抬头说话,以为她一个姑娘家,遇到这样的事情,要再面对这么多人说出事情的经过,也实在是为难了,关切的站到她身边,将她搂住,“凝紫,告诉义母,之前发生了什么?你说出来,义母才好找出害你的人!”

    而安玉莹站在门外看到这一幕,则是满目惊讶,她明明是让人把耿佑臣灌醉了,然后搬来和沈云卿放在一起,到时候进去的时候,让人抓到他们两人的奸。

    今日大殿上,韦沉渊和耿佑臣两人必定是敌人了,而云卿又和韦沉渊关系匪浅,只要沈云卿和耿佑臣搭在一起,就不得不嫁给耿佑臣,这样一来,既可以去除瑾王世子对云卿的好感,又可以让云卿以后生活在耿佑臣和韦沉渊两人的夹缝里,水深火热之中,可是,刚才她看到的,却是韦凝紫和耿佑臣。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环节出错了。

    而韦凝紫的思绪比安玉莹要快,她不仅想到了自己来这里之前,头脑昏昏沉沉的,而且也记起当时安玉莹给果汁时,对着她打了一个手势,让她避开其中一杯果汁,而后来,便发生流翠脚被凳子压到的事,那个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流翠身上,杯子,很可能已经被换了。

    顿时韦凝紫明白了,什么压脚,头晕,那都是沈云卿的诡计,这个女人心思深不可测,哪里是随便喝安玉莹递过去的果汁,更何况在场的还有自己!

    韦凝紫下半身还在发痛,想着自己第一次就这样没了,心口百感交集,苦不堪言,恨得咬碎一口银牙,只恨自己反应太慢,如今才想通这一切,只是……

    她抬起头看到站在宁国公夫人旁边的安玉莹,眸底的光芒闪烁不定,如今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的清白就算抓出了幕后的人也已经毁了,安玉莹,她以后有机会报复,现在,正是好一力将沈云卿拉下水的时候!

    于是韦凝紫换上柔弱无辜的神色,抬头望着李老太君,带着闺中女儿的彷徨和无措,泪花涟涟道:“义母,李老太君,凝紫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我只知道当时在殿中,和沈小姐喝了一杯果汁后,她便说头晕,我见她头晕,安小姐看到她头晕,便说让她先到这里休息,她去请御医,我便和沈小姐的丫鬟一块扶着沈小姐到了此处,后来……后来的事,我就记不得太清楚了……这一切,安小姐可以作证的?”

    她说着,泪眼朝着安玉莹望了一眼,安玉莹刚才七上八下的心,在听到这番说辞,和接收到韦凝紫的眼神后,安定了下来,看来,韦凝紫是要将这件事推到沈云卿的身上去,能让沈云卿身败名裂的事,她当然愿意做。

    安玉莹从宁国公夫人身后站出来,确认道:“是的,当时我和韦小姐带着沈小姐来这里以后,便与她们分道了,如今我请来的御医,还在外面候着呢。”

    她请御医过来的事情,是有几位夫人看到的,此时这么一对,倒是也对的上。

    而李老太君看了一眼周围,眉目紧缩,肃声道:“你们有谁看到了韵宁郡君吗?”

    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这才发现,从事出到现在,怎么一直都没看到这位郡君的影子,难道真的是她故意装晕,然后将韦凝紫引到这里来,和耿佑臣弄到一起?

    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毕竟韦凝紫之前在扬州与沈府发生的事,已经有人知道了,再加上耿佑臣刚才和韦沉渊的一番争执,这两个人明显都是和云卿不同路的。

    如今又没看到这位郡君的影子,难不成是害了人之后,躲了起来,不再出现了?

    安玉莹见人们都在寻找着云卿,知道她们心里肯定是怀疑了,便故意左右巡了一圈,发现云卿真的不知去了哪里,便指着站在一处的流翠喊道:“看,那是沈小姐的贴身丫鬟,她肯定知道自家小姐在哪里?”

    流翠只参与了前面一部分计划,后来御凤檀出现的部分,她是不知道,此时看到韦凝紫和耿佑臣滚到一起,心里有着惊讶,但跟在云卿身边,历练了两年后,现在的心理素质强多了,再听到安玉莹和韦凝紫的谎话之后,被安玉莹指到之前,她已经在想小姐究竟去哪了,等下她肯定会被抓出来问。

    所以,此时她非常镇定的对着众夫人行了个大礼道:“韵宁郡君头晕到此处休息了一会,便好了,先行到花园里散步去了。”

    “散步,她散步怎么没有带上你呢?”安玉莹冷笑说。

    流翠睁大了眼睛,十分不解道:“不是安小姐你让人传话,让奴婢去代替你接御医的吗?郡君不忍你一番好意,才让奴婢去了。”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安玉莹一咬牙,点头冷笑道:“那好,青罗,你和宫人一起去花园里找韵宁郡君,一定要把她找出来。”

    站在幔帘后面,云卿听着那些人的话语,心中冷笑不已,这个韦凝紫,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把她拖下水去,此时她躲在这里,一句话都不能说,更不能出去证明什么,只能等着她将罪名坐死了。

    御凤檀看着环在臂膀里的云卿双眸里透出冰冷的双瞳,狭眸里也是同样阴冷的光芒,手臂微微收紧。

    感受到左右两边的压力,云卿压下胸口的冷意,抬眸轻声道:“怎么出去?”她如今已经被扯到事情里面,再不能站在这里安然看戏。

    就在这时,一只毛绒绒的蜘蛛从幔帘上爬了下来,到了御凤檀的肩膀上,云卿自小最怕的就是这种八爪生物,眼睛顿时睁的老大,一声低呼从喉咙里溢出。

    御凤檀立即捂住她的嘴,将另外一只手伸出食指压在唇上,做了个“嘘!”的手势。

    云卿默默点头,她刚才是被一下吓的狠了,才会失声,若是让人发现他们在这里,那可真是坐上了下药嫁祸的罪名了!

    与此同时,有人喊道:“谁人躲在那里?”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