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88 不会手软(二更,求月票)

重生之锦绣嫡女 088 不会手软(二更,求月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而四皇子知道这件事后,却没有训斥耿佑臣,对着他,反而和颜悦色了几分,因为威武将军韦刚城如今受明帝的重视,而韦凝紫是他收养的义女,娶了韦凝紫,就等于和韦刚城沾上了关系。

    耿佑臣在听到这样的话后,心内想着韦凝紫那温柔娇媚的样子,也觉得虽然这个妻子,是婚前发生了关系才娶回来的,但是好在貌如娇花,性格也对他颇为体贴,四皇子再这么说,就舒坦了许多了。

    只是不知道怎么,对于没娶到云卿,他心中总有几分怪异的感觉,好似她就应该是他的妻子一般。

    他当然不知道,这是上一世里所发生的事情,这一世改变了,依旧在他心底有些怪异的感觉。

    不过感觉也只能是感觉了,耿佑臣回去之后,又被李老太君数落了一顿,然后就开始准备了婚事,虽然一个月是急了点,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有些手续简化可以,省略就不行。

    而韦凝紫回到威武将军府后,韦夫人脸色更加不好,到了韦凝紫居住的小院里,视线停在她的脸上,声音里有着隐隐的怒意,“凝紫,你义父派人从扬州将你接回来后,你义父是你亲大伯,自然不必说,就说我,也是将你当亲生女儿一般,你说在扬州的时候,是因为沈家不喜欢你,才故意找茬将你赶出来的,还说沈云卿刻薄小气,对你很是苛待,可是今日我到宫中听到当日的事情,还有沈云卿,都不是和你所说的一般,你这样,让我很失望。”

    韦夫人和韦将军是在战场上认识的,韦夫人是一个千户的女儿,因为性情耿直,听到韦凝紫被沈云卿欺负的话,所以到了宫中的时候,说话也不好听,但是宴会上,她却听别的夫人说起当初韦凝紫被赶出来的事,完全和韦凝紫所说不同,这让她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她一直是将韦凝紫当作自己女儿看待的,因为韦将军当初离家的时候,只有这个韦凝紫的父亲,偷偷的去塞了一包银子给韦将军,才没让他流浪街头,而到了军中。

    这份恩情,韦将军记得,韦夫人和韦将军感情颇好,自然也感激。

    除了本身的亲戚关系外,这也是她为什么将韦凝紫当成亲生女儿来看的原因之一。

    韦凝紫从进门起,就察觉到这个义母的脸色不好,她心里冷笑,水眸里却是带着黯然,柔婉的抬起头来,眼底蓄了泪水,“义母,外人又如何得知事情的真相,她们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当日明明是沈家故意陷害于我的,目的就是不喜欢我和我娘住在她家……”

    韦夫人眉毛紧锁,细小的眼睛里带着几抹打量的光,看着眼前这个眉眼柔和秀丽的义女,听着她说的话,心内很是犹豫。

    若是说真的,眼前这个义女,举止得仪,外表也出众,她自己没有女儿,有了这个义女后,心里也很开心,可是这一次进了宫后,她却是不怎么相信韦凝紫说的话了。

    韦夫人虽说是武将之女,但是粗中有细,方才在宫中,她来不及细想,出来后到了马车上,她却渐渐发现,自家这位义女,从被抓到与耿佑臣苟且之后,所有的话,都是指向沈云卿,似要将所有污水都往沈云卿身上泼,而当罪名到了安玉莹身上的时候,她就一言不发了。

    按理来说,一般人在发现了真正的下毒陷害之人后,不是应该更加激怒,更加伤神的吗?

    可韦凝紫不,她很冷静,她在发现安玉莹的罪名没办法洗脱了之后,就不说话了,就意味着什么,这意味她从一开始就知道真正下手的人是安玉莹,而她自己,是被嫁祸的。

    韦夫人其实心里很不愿意这样想,毕竟这几个月的相处,她对这位乖巧的义女还是很喜欢的,也不愿意往这方面猜测,也许是自己想多了,那个时候凝紫吓傻了呢。

    于是缓和了口气,道:“以前的事也就算了,以后你不要再去针对韵宁郡君了,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莫要自己再吃亏了。”

    听到韦夫人说不要针对韵宁郡君,韦凝紫手指在袖子下握紧,为什么义母才见沈云卿一面,就帮着她说话了,是她想对付沈云卿吗,明明是沈云卿想对付她,故意将这药给她喝了,才让她如此倒霉,明明如今有三品的义父做后盾,她有可能嫁入皇家的,可如今……

    心内如同一只手在使劲的扭着,扭得胸口发闷,闷得发疼……

    不过她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没有一丝儿的黯然和怨恨,眉目中都带着小女儿的娇俏和愁闷,望着韦夫人道:“义母,你对我真好,总是想着不让凝紫吃亏,只可惜,这次在宫中,让你丢脸了,是凝紫太笨了,丢了你的脸……”

    韦夫人看她那模样,笑道:“这事怪不了你,陛下也知道是宁国公府做的手脚,不许人说这件事情,说起来,你今年也及笄了,刚好要寻亲事,耿佑臣这个人,义母觉得外表,才貌也都还不错,你觉得呢?”

    韦夫人说完,视线就落在韦凝紫的脸上,要看清楚她每一个表情。

    而韦凝紫则娇羞的低下头,露出纤细的脖子,眸中一闪而过的狰狞,她想嫁的不是耿佑臣,若是以前还好说,如今耿佑臣又只是个五品户部郎中,比义父的官位低了不少。

    然,她也明白,在众人之前发生了那等事情,虽然明帝让人缄口不提,但是哪个夫人心底不是明镜似的,若是不嫁给耿佑臣,她以后只会成为一个笑话。

    “凝紫听义母安排就是。”

    娇细的声音露出女儿家的羞涩,韦夫人看到她两颊羞红了,满意的点点头,“那就这样了,义母一定会办的风风光光的,不会让你丢脸的。”

    虽然耿佑臣这次在殿上被陛下降了级,但是到底还是在户部,也胜在年轻,朝中二十出头能做到正五品的年轻人也是屈指可数的,以后路还长。

    韦夫人在心中想着,倒觉得这门亲事还真不错的,而且耿佑臣也没什么经常逛青楼花巷的不好传闻,大抵还算是个好对象。

    “嗯。”韦凝紫继续低着头,心里却很清楚,她以后也只有靠义父义母了,自己的娘就是个‘活死人’,什么也管不了,此时也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

    韦夫人见此,微微一笑,便让她赶紧绣上两条枕帕,毕竟婚事太快,要绣嫁衣的话,已经来不及,但也得要有出嫁女亲自绣出来的东西,在嫁妆里,才说得过去。

    待出了韦凝紫的住的阁楼后,韦夫人去找丈夫,将今日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韦将军是个高壮的人,长相很平凡,只能说五官端正,听完夫人说的话后,沉吟了一会,道:“你之前说的那话,也确实不妥。”

    韦夫人点点头,“是,我在想,凝紫到底和沈家是亲戚,闹得这么僵,要是传出去也不大好,我想趁着这时,去抚安伯府见见韵宁郡君,一来去道个歉,二来就是让凝紫和沈家和好,毕竟都是亲戚,在京城闹翻了也不好。”

    自己夫人的想法和自己不谋而合,韦将军点头,“也好,那这事就给你去办吧。”他虽是书香门第人,但是不喜读书,更不懂后院之事,都是交给韦夫人办理的。

    于是,云卿隔天便收到了韦夫人的拜帖,她倒是有点意外,这个韦夫人怎么会突然给她拜帖,微微沉吟后,便让流翠给她换了衣服,去见了韦夫人。

    韦夫人见到云卿后,并没有太多的客套话,而是直接道:“韵宁郡君,上次在宫中,由于对你有一些误解,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还请你谅解。”

    云卿望着她细小的双眸,但是那双眸里闪着是真诚的光芒,倒不似作伪,上一世,韦凝紫可没有这么个叔叔出现,她直到死也没有听到过韦刚城的名字,但是这一世,很明显很多事都在变化,也许细小的改变,也导致了其他人命运的改变。

    但是云卿却不得不说,韦凝紫的运气,也不算太差,山穷水尽之时,还能有韦将军夫妇支持她。

    人家既然是来客气道歉的,云卿也不会咄咄逼人,而且背后说两句不痛不痒的,对她来说,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她也没那个空闲时间去追究这些。

    “既然是误解,解除了就好了。”云卿清浅的一笑,凤眸微微一弯,很是豁达的模样。

    韦夫人看着云卿脸上一丝端倪都不露,暗叹这个少女,在知道她是韦凝紫的义母之后,还能表情自然的回话,心里觉得有些惊讶外,更有微微的恐惧。

    她顿了顿,见云卿没有再开口说话的样子,才接话道:“是这样的,凝紫跟我说,以前你和她在扬州有些不愉快,但是那些事都过去了,所以,我希望韵宁郡君可以和她化解这些事情,她毕竟是你表姐。”

    云卿瞳眸微微一紧,红唇勾起的弧度越发的冷冽,看着韦夫人的的双眸里透着无尽的犀利和冷漠,原来韦夫人今日来,是要跟她说这些的,是来替韦凝紫求和?

    “韦夫人,这些话,不是韦小姐说的,是你的意思吧。”云卿手指交错在一起,摸了摸有些冰凉的手背,心也如同这手背一般的凉,她不相信韦凝紫会来求和,因为韦凝紫十分清楚,那天的药,是她换的。

    韦夫人一时结舌,没想到面前的少女如此准确的说出她的心思,的确韦凝紫从来没说过这等的话,她知道面前的少女虽然看起来年岁不大,可是双眸里的光芒却让人不能忽视,便是自己在她面前,也好似透明了一般,心知说假话反而不好,微叹了一口气,“韵宁郡君是个通透人,凝紫的确没和我说过,但是,我想两家都是亲戚,不要闹的如此僵……”

    “韦夫人,你不用说了。”虽然知道打断韦夫人的话,是有些不礼貌,但是云卿不想听这些和韦凝紫和好的话,如果可以,其实她连韦凝紫三个字都不想听到。

    “你可能不知道当初韦凝紫母女在沈家所做的那些陷害我母亲,甚至杀害我祖母的事情,但是我心里明白的很,韦夫人你是一片好心,我也明白,但是亲戚亲戚,重在一个亲上,若是狼心狗肺,害人全家的事情都做得出的人,我们抚安伯府是不会认作亲戚的,引狼入室,一次也就够了,再来一次,我就只怕抚安伯府没这好运气能避得开了。”

    云卿话说出来,也让韦夫人心内一惊,她所说的一些事,韦夫人是不知道的,特别是关于杀害祖母的一事,“那祖母一事,可以与我说说吗?”

    “韦夫人若有兴趣,可以回去问问韦凝紫,这样的事情,云卿没有兴趣再说。”

    韦夫人看她显然对韦凝紫是相当的厌恶,那双极致瑰丽的凤眸里透露出来的厌恶,是毫不遮掩,心知此事是没有回旋的余地,在感觉云卿心地坚硬的同时,对杀害祖母一事,更是心有余悸,也不再多留,“如此,那就不打扰韵宁郡君了。”

    “韦夫人慢走。”云卿扬唇一笑,挥手让青莲出去送客。

    她和韦凝紫两人之间是绝对没有化解的可能了,和沈家都没有化解的可能,现在府中不管是沈茂,还是谢氏,老夫人,对这两母女都是深恶痛绝。

    更何况韦凝紫会想要和好吗?她想的是如何让沈家死无葬身之地才对。

    过了一会,云卿便起身到谢氏那去看看,正巧秋姨娘也坐在那里,秋水站在她身后,眼珠子不安分的到处乱看。

    “大小姐来了。”秋姨娘看到云卿后,便站了起来,手似不经意的放在腹部,被云卿目光看到之后,微微一僵,然后又放了开来,捏住帕子。

    “嗯。”云卿对她淡淡一笑,过去坐到谢氏的身边,问道:“好几天没看到墨哥儿,轩哥儿了呢。”

    谢氏看到女儿,一笑:“你每次来这里,就是要看墨哥儿,轩哥儿,如今有了弟弟,把娘都忘了。”

    云卿捂着嘴,对着李嬷嬷道:“李嬷嬷,这可真是新奇了,没看到娘为了女儿,吃儿子的醋的。”

    李嬷嬷知道云卿这是故意的,也凑趣道:“是啊,老奴这也是头一回瞧见呢。”

    “好啊,你们都来笑话我,云卿,你还取笑娘了。”谢氏故意斜觑着云卿,假作生气的样子,其实嘴角是挡不住的笑意。

    说了一会子笑话后,外头小丫鬟打起帘子,喊道:“老爷回来了。”

    便看到沈茂穿着一身深灰色的暗纹常服,显然是刚从外面回来,换了衣服,而他后头,就跟着墨哥儿和轩哥儿的奶娘。

    “今儿个,一家人全部都在这啊。”沈茂看屋子里云卿,秋姨娘都在,眼底带着笑意道。

    云卿先给沈茂行了礼,便直接过去,看墨哥儿和轩哥儿了,他们两个如今都满了周岁,前不久办了抓周,墨哥儿抓了只小金稞子,轩哥儿则抓了个小毛笔,把沈茂乐得不行,说一是一文一商,以后家业有人继承,又有人读书,是最好不过了。

    墨哥儿性子活泼,看到屋子里这么多人,小腿儿在奶娘怀里一蹬一蹬的,就要下来走路。

    云卿站在前面不远处,双眸发亮,对着墨哥儿道:“来,来,到姐姐这里来。”

    墨哥儿穿着大红福字的薄衫和**,两只小脚上套着虎头鞋,头上带着虎头帽,小胖脸咧着笑,朝着云卿迈开小短腿,小孩儿骨头软,脚上没劲,走了两步就跌倒了,奶娘要上来抱,云卿摆摆手,阻止她上来的动作,谢氏虽然心里担心,也知道小孩儿就要自己多走走,一屋人就都看着墨哥儿。

    只见他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手摆了两下,不哭不闹,小**一摆,从地上摇摇摆摆的爬起来,又笑呵呵的朝着云卿那摇摇摆摆的走去,口齿不清的喊着,“姐……姐……”

    那小胖模样,看的云卿心都软了,恨不得直接将他抱起来,在脸上啃上几口。

    到云卿面前的时候,一把扑到她裙子上,手指急牢牢拽着她裙子,呵呵呵的笑个不停。

    云卿弯下腰,将墨哥儿抱在怀中,在他胖脸上亲了一个,“墨哥儿真棒!”小孩子的奶香味让她觉得心都是甜的,整个人都要软成一团。

    墨哥儿被两只手在云卿脸上摸着,嘴里吐着口水泡泡,似是很骄傲的对着轩哥儿摆了摆手,两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对着轩哥儿眨了又眨,好像在向轩哥儿炫耀自己被姐姐抱了,轩哥儿一直好奇的睁大眼睛看着哥哥走路,深棕色的眼睛眨了眨,也学着他摇摆,“姐姐……”

    谢氏看着儿子和女儿,眼底都柔软成了一滩水,沈茂一把将轩哥儿抱在怀中,坐到她身边,一边逗着轩哥儿站在他腿上,一边对着谢氏道:“我现在可是满足了,儿子也有了,女儿也有了,其他的我什么都不在乎了。”

    旁边秋姨娘一手抚着腹部,正看着轩哥儿可爱的小胖脸,暗道老爷如此喜欢小孩,自己的孩子生下来,也会有这么可爱,到时候老爷肯定也会喜欢的时候,听到沈茂这句话,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

    老爷已经有了墨哥儿,轩哥儿,无所谓有没有孩子了,她肚子里这个,是不受期待的。

    再抬眼去看这满室的温情,只觉得自己仿若置身事外,和她没有一点儿的关系,这种感觉让秋姨娘很难受,也越发的想起秋水说过的话,若是没有墨哥儿,轩哥儿,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就会是宝贝了……

    她突然觉得有些坐不下去了,站起身来,对着谢氏和沈茂道:“老爷,夫人,婢妾突然有点不舒服,先退下了。”

    沈茂看了她一眼,点点了头,谢氏望了她一眼,眼底划过一道光,白皙的容颜温和带笑,关切了问了句,“要不要紧,要请大夫来看看吗?”

    秋姨娘听着谢氏关切的问话,心底苦笑,每次她有什么想法,但是看到谢氏对她真的很好,总有一种不忍感,她摇了摇头,“只是有点头晕,回去休息下就好了。”

    谢氏也没有强求,让她回去好生休息。

    云卿抱着墨哥儿,余光却落到了秋姨娘显得落寞和羡慕的眼眸里,甚至隐隐可以看到,羡慕中含着一抹嫉妒,她眼中划过一道冷光,将墨哥儿递给奶娘,也跟着走了出去。

    “秋姨娘。”云卿在后面唤了一句,秋姨娘停下脚步,面上有一点苍白,“大小姐。”

    “自从扬州来,还没和姨娘好好聊过天的,去姨娘院子里坐下,姨娘介意吗?”云卿笑道,很客气。

    她是府中的大小姐,要去自己的院子,秋姨娘哪里能拒绝,心里知道这个大小姐不是一般的大家小姐,心里忐忑,难道自己怀孕的事情她难道知道了?

    到了院子里,秋姨娘让秋水去倒茶,她不耐的翻了下眼,对着一旁的枫儿道:“还不快去倒茶过来。”

    刚才明明姨娘喊的是她,她还让自己去,枫儿抿了抿唇,走出去,吩咐小丫鬟烧水倒茶。

    云卿将这一幕收到眼底,没有发话,等着小丫鬟将茶水端上来之后,秋姨娘知道她肯定是有话要说,便遣了秋水和枫儿出去。

    “大小姐,有什么话要对婢妾说?”秋姨娘知道在云卿面前,说那些虚假的话,不如直接,免得引起她反感,这个年岁差不多她一般大小的少女,实在不是好相与的人。

    云卿喜欢秋姨娘,便是她懂得看脸色这一点,见她此刻识趣,也不拐弯抹角,微抿了一口茶,笑道:“这是好茶,是雪山毛尖吧,这茶家中不多呢,看来老爷夫人对秋姨娘还是很好的。”

    她边说,边将茶杯放下,“秋姨娘,你是个聪明人,若是为了一些不必要肖想的东西,害了自己,落得和苏眉,水姨娘她们一样的后果,恐怕不值得。”

    秋姨娘脸上的血色一寸寸的褪尽,少女那双闪着幽幽光芒的凤眸很明显写着她什么都明白,她的手又不由自主的停在了腹部,语气很轻,“大小姐,婢妾不敢。”

    “是,你是不敢,但不代表你没想过,你也得庆幸你不敢,否则今日,你没有机会坐在这里。”云卿唇上带着一点讽笑。

    秋姨娘闻言却是一惊,原来大小姐早就暗地留意她的举动了,她此时除了心惊外,又多一点庆幸,庆幸自己没做什么动作。

    云卿将她的表情收于眼底,接着道:“屋里的姨娘,只剩下你,是因为秋姨娘一直都知道自己的位置是什么,所以就算你有些坏心思,我都视而不见,人都是自私,有些想法是正常的,但是若要以我家人来成全你的利益,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最后一句话,云卿声音带着冷意,掷地有声,秋姨娘心跳加速,手却更是紧紧捂住自己的腹部,摇头道:“大小姐,婢妾不会,不会对墨少爷,轩少爷有什么想法的,婢妾只求能生下自己的孩子,老来也有个伴……”

    后院的女子,最靠得住不是男人,而是子嗣,秋姨娘急切的眼神,没有一点掺假,云卿看着她小心翼翼护住肮部的模样,想来对这个孩子是真正倾注了母爱,想了想,终于道:“你并没有怀孕。”

    “怎么可能!”前面那些话,秋姨娘都没有太大的惊愕,这一句,却让她差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美眸里都是紧张,似要等云卿说这句话的真假。

    “秋水在外面认识了韦凝紫的丫鬟,那盒茶饼有问题,你还是早点将这个妹妹弄出去。”云卿笑了笑,又端着茶喝了一口,“不要等到我出手,那时候就会太迟了。”

    被云卿如此直接的将话说透,秋姨娘有些狼狈,也有些难堪,她此时已经想到了,自己有了身孕,正是吃了那盒茶饼,而后那天枫儿请大夫来的时候,又太快了一点。

    不过,她还是决定要请大夫来再确认下,才敢全部相信,毕竟这么多天,寄托都在肚子上了,哪里能被云卿一句话就全否定。

    云卿也不再多说,从容的走出屋子,留下一屋惊愕的秋姨娘。

    秋姨娘自然请了大夫,这次请来的,是在医馆请过来的大夫,经过确诊,大夫摇头,表示她肚子里并没有孩子,但是喝了极为寒凉的东西,将小日子推迟了。

    闻言,秋姨娘如同雷击,送走大夫之后,一个人坐在屋子里面,想了很久很久。

    次日,她便整理好妆容,去了谢氏的院子里。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