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90 公主挑衅(二更,求票)

重生之锦绣嫡女 090 公主挑衅(二更,求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远远看到永毅侯府门前,就是一片喜气洋洋,门口挂着大红的绸缎,左右房檐下挑着两只巨大的红灯笼,红彤彤的烛光白日里就已经点了起来,散发着喜庆的光芒。

    沈茂一家下了马车后,由门口候着的婆子带着往里头去,一路不少熟人在里面,场面显得非常热闹。

    人人都知道,今日除了宁国公等都会来贺喜之外,连皇后,四皇子都会到场,这样一来,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所以来的人特别的多。

    沈茂属于男眷,自然是在前院,而谢氏和云卿则到了后院与女眷一起,此时新娘子还没有到,云卿便寻了一处坐下,等待着婚宴开始。

    大概三炷香的时间,从外面来了一群的夫人小姐,有几个和云卿差不多年纪的少女,看到坐在一旁似在静静出神的云卿,其中一个便跑了过来,“诶,你怎么坐在这里,没有去给韦小姐添妆吗?”

    云卿远远就看到她们这一群,欢声笑语的很似活泼,这个过来拉住她手的活泼少女,是礼部尚书夫人的女儿,在状元宴上两人也算是认识。

    望着她清且圆的眸子,云卿笑了笑,女孩家成亲,有人添妆就代表了吉利,人越多,就越好,所以来参加婚宴的夫人小姐,大多都会给新娘子添妆的。

    只是云卿没那个兴趣,若请帖是韦凝紫和耿佑臣发来的,只怕这个婚宴她都不会来参加,还说什么添妆,添妆那都是给面子才做的事情。

    她不想给韦凝紫这个面子。

    想来,韦凝紫也不需要。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热闹的敲鼓吹锣的声音隐隐的从前院传来,新娘子已经从威武将军府接了过来,接下来便是过门,拜天地,这一连串的程序,云卿也没有跟着小姐们去凑这个热闹。

    等这一切弄完之后,那些小姐便围到了一起,开始议论婚礼拜天地的事情,云卿坐得地方离她们不远,隐隐听得到她们在说,四皇子好冷酷好有型,然后有小姐反驳说,韦状元也清隽儒雅……

    她淡淡一笑,去宴会上过了一席后,便往着花园里面去。

    “云卿。”清俊的声音从花园里传出来,云卿转过头,“你怎么在这里?”

    韦沉渊从湖边的石凳上站起来,目光朝着前院看了一眼,“他们都在闹新郎官,我不太习惯那样的场合,干脆出来走走。你呢?”

    “一样,没事出来走走罢了。”

    两人相互一笑,都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一样的神色,他们都是属于隐藏自己情绪,但是也有自己内心坚持的人。

    “这段时间都没看到你,是不是很忙?”云卿站在湖边,享受浓春带来的和熹微风,微眯了眼。

    韦沉渊点头,“是有点忙。很多东西都是第一次接触,需要时间去熟悉。”

    “嗯,秦伯母知道你要认祖归宗了,肯定很开心。”云卿去看过秦氏两次,显然秦氏对于韦沉渊中了状元,可以风风光光的回到永毅侯府很开心。

    韦沉渊低头看了下路上的鹅卵石,圆润的石头表面因为靠近湖边,而有一层水气,圆滑里透着一点犀利的光,他抬起头,望着湖面道:“李老太君让我入族谱,但是我没答应她。”

    “怎么?”她以为韦沉渊一定会马上答应的,上一世,由于秦氏过世,韦沉渊身世的秘密也随着她的过世埋在了土里,再无人知晓,这一世的改变,她想,韦沉渊能认祖,应该是对他有好处的。

    “我跟李老太君说了,只喊我娘为母亲,其他的人,我不会认的。”韦沉渊淡淡的一笑,云淡风轻中又带着坚韧,如同竹子在风中屹立,有一种决然的傲骨。

    秦氏从肚子里怀着他开始,便含辛茹苦的拉扯他,即便改嫁,也是为了他有一个合适的身份在世上生存,这个社会,对于私生子还是有芥蒂的。

    如今,韦沉渊如果认祖,势必是要记在永毅侯的名下,秦氏作为一个外室,按照规矩,韦沉渊是不能喊她母亲,只能尊称嫡母为母亲,这是每个大家族里面的规矩。

    韦沉渊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只有一种解决方法,那就是韦沉渊的母亲,秦氏,一定要以正室之名,同样进入族谱中,否则,韦沉渊宁愿不认祖,也不回去。

    云卿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望着韦沉渊如星子的眼眸,这个人,真正是十足的孝子,为了母亲可以放弃一个爵位,虽然说,目前这个爵位他只有一半的机会,但是一半的机会也足够使许多人疯狂了。

    但是韦沉渊没有,他依然有他的坚持,这一点,让云卿心里有一种深深的共鸣。

    也许,正是因为他们同样都在乎家人,所以两人能成为如今这种亲密的好友关系,这在男女之间,实则是很难存在的,因为难,所以云卿更加珍惜。

    “我相信李老太君会明白你的孝心的。”

    从状元宴上发生的事情来看,云卿就知道李老太君是一个极为精明的之人,她想扶起耿佑臣的原因,就是耿佑臣在府中所有的庶子里是最为出色的,这样的人承了爵位,才能将永毅侯府的地位提高。

    但是同样,状元宴上耿佑臣的降职,也让李老太君明白一件事,就是单靠一个人撑起全府,一旦这个人发生了什么,势必会将整个侯府更加拉入低迷的困境。

    如今有了韦沉渊这个名正言顺侯爷的庶子,又是状元郎,单凭这一点,就足够永毅侯府在京城的贵族里面骄傲了。

    敢问哪个贵族府上,有个状元郎呢,再加上侯府的力量,韦沉渊的官路也不会太多艰难。

    所以韦沉渊这句话,看起来要求很苛刻,其实不算什么,只要以继室之礼,将秦氏娶回来,韦沉渊便可以名正言顺喊她做母亲,等到做上了四品官位后,还可以给秦氏请封诰命,比起原配来,绝对不差。

    这一点,云卿知道,韦沉渊也知道,所以他才会如此笃定的提出这个要求。

    韦沉渊从云卿的眸中看到她的明了,薄唇带笑,“你啊,真是聪慧无双,什么都瞒不了你。”

    他说完这句,云卿刚想打趣一下,便看韦沉渊嘴角的笑淡在了唇角,方才对着她的真心,转变为了客套的笑容,对着她的侧后方,行礼道:“四皇子。”

    云卿闻言转过身去,便看到身材高大,双眸冷峻,稍深嘴唇抿紧的四皇子,裣衽行礼道:“臣女见过四皇子。”

    四皇子一双锐利的眼眸在云卿和韦沉渊之间看了几眼,目光在云卿面上停了一阵,眸底射出两道冰冷的视线,转到了韦沉渊身上,用他惯有的冰冷声音道:“韦翰林怎么在这里,没有去前院替耿大人祝贺?”

    这句话其实很平常,但是从四皇子的口中说出来,就有一种让人被人俯视的感觉,让云卿感觉很不舒服。

    韦沉渊的感觉也不会好到哪里去,面前这个人是尊贵的皇子,却也是在殿上安排人想将他拉下来的人,但是他的礼仪还是很到位,“回四皇子,微臣已经祝贺过耿大人了,前院客多,微臣将位置留给其他要庆贺的人了。”

    他的回答四皇子仿佛没有听,面无表情的点头,“李老太君让你去前院一趟。”

    四皇子给李老太君做传话人?这可是奇怪的很了,韦沉渊心中有着疑惑,却知道四皇子为人冷峻,不是会将这种事拿来开玩笑的,见四皇子没有要走的迹象,他也顿住脚步,担忧的望了云卿一眼。

    云卿也看出四皇子好似这一趟,不是专门来找韦沉渊,更似来找她的,不过,在这里,她也不怕四皇子会做出什么事来,虽然花园里此时人不多,但是来去忙碌的下人时不时的会穿过这里,也因为这样,她和韦沉渊站在此处说话,才不会被人传出什么闲话来。

    韦沉渊也想到了这点,在看到云卿微微点头之后,便举手对着四皇子告辞,朝着前院走去。

    云卿望着四皇子那张虽然俊美无匹,但是看着就让人心底生出一股冷意来的脸庞,脑中对于这位皇子,记忆实在是不多,但是却太深刻了。

    谁对下令抄了自己家的人印象能不深刻呢?

    她抬起头来,一张光鲜如玉的脸庞,便盛放了开来,四皇子有留意到,自他见过沈云卿开始,她一直都是以低调素淡的颜色做打扮,今日或许是要来参加婚宴,裙子的颜色用了稍微喜庆一点的水红,便是如此一点鲜艳的色泽,便将她衬得好似一朵开在春日里,夺目的牡丹,雍容间又有点淡然。

    他不禁就想起上次在宫中看到她和韦凝紫对峙的样子,因为那样东西可能存在沈府中,所以他对沈家一直很关注,韦凝紫和沈府之间发生的一切,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艳丽的女子,在保卫家府的时候,又像是生在荆棘里面强韧的蔷薇,看起来美丽,实则满身都是刺,而且大胆,聪慧,极有想法。

    他不得不承认,虽然见面的次数不多,她吸引了他。

    望着站在面前,一直不说话,也没有动作的四皇子,云卿心头生出一种无聊感,她没有太多的兴趣和这位尊贵的皇子玩视线对对碰的游戏,转身便打算离去。

    显然她这个动作,太过突然,让四皇子眼眸里露出一丝惊愕来,跨步挡在她的面前,“你要去哪里?”

    她什么都不说,就当着他的面走开,这行为,大胆到简直有点无礼了。

    因为四皇子的身高比云卿要高上一个头,所以说话的时候,她必须抬起头来,面上绽放着最完美优雅的笑容,“四皇子要在这里赏景,臣女打算走开,不要挡住你的风景。”

    她的尖牙利嘴,他在所听到的事情中已经有所领悟,此时真正面对的时候,才知道真的是很厉害,明明是她觉得被他看着不耐了,却说是怕挡了风景,变成为他着想。

    但是他不想这么放过他,脸色依旧冷酷,声音中带着责问,双眸如鹰隼紧紧盯着云卿,“郡君不要胡乱猜本皇子的意思,本皇子并未欣赏风景。”

    “那就当臣女说错了,四皇子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吗?”

    本以为这次她又会说出什么尖利的言辞,谁知道,她竟是如此轻松的带过,如此变化,让人很难猜测她下一步究竟要做什么。

    这样的女子,他应该是要斥责她的,可是话出了口,却又是另外一个意思,“那日宫中的事,你不应该要解释一下吗?”

    云卿睁大一双凤眸,媚然天成之间还带着纯真,很是茫然的问道:“四皇子说的是哪日?最近臣女并没去过宫中。”

    但见她如此神色,如此说话,四皇子知道她的意思是指宫中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月余,此时再问,似乎多余,可他并不想就这么放过这次和她说话的机会,声音依旧冷寒,“郡君不觉得,应该说说,那日是谁把韦小姐弄到屋子里去的吗?”

    果真是四皇子,云卿眼底含着冷意,心底暗道,当日这件事,其实有一个漏洞,就是韦凝紫为什么会到屋中,当然这个漏洞,也必须是熟知事实的人才能想到的,既然一开始要弄倒的是云卿,那么内侍就不会搞错人,将韦凝紫抬到了屋子里。

    而云卿就算发现了事实,也没有力气将这个与自己一般重的韦凝紫不留下任何痕迹的抬进屋中,更何况她对宫中还不熟悉,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发现。

    这个人当然有,就是御凤檀。

    但是云卿也不打算对四皇子解释,她微抬眼眸,长长的睫毛映着墨一样的瞳孔,像是蝴蝶飞起来时,最美丽的一瞬间,透出晶亮的光辉,“四皇子原来说的是这件事,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是安小姐的丫鬟买通内侍,将韦小姐抬进去的,难道四皇子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若是如此,臣女只是闺中女子,不懂这些事情,不如向陛下呈请,下药这件事,还查的不够清楚,再将此事查个明明白白可好?”

    四皇子看她神色虽温婉,但是眼底却有一股冷凝之气,言辞客气之中又饱含锋芒,几句话就将这件事的判断交给了明帝。

    当日发生的事情,明帝已经下了定论,是宁国公府的丫鬟做坏,韦凝紫和耿佑臣是受害者,也由此才有了今日的姻缘,不可能再去翻案了。

    然,他的心中竟没有生气的感觉,反而觉得更有意思,甚至还想与她在多说几句交锋几次才好。

    但是云卿不想再说这件事情,说完以后,目光便转到远处一群朝着花园过来的人,好似是闹新郎的人闹到了花园之中,隐约可以看到被人群包围在中间穿着红色新郎服装的耿佑臣。

    她眸中平静无波,心头也没有任何涟漪。

    本以为看到他这样子,心里会有什么感触,真正看到,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也许,心中没有这个人,他便再也入不了眼了,也引不起什么爱恨情仇。

    云卿唇角韵了淡淡的笑意,透着明锐光亮的眼眸掠过耿佑臣,在人群中扫了一圈,似乎没看到那席月光似的白袍,这等热闹的场合,他竟然不在,好似有点不符合他的风格。

    云卿正在想着御凤檀怎么没参加耿佑臣的婚礼之时,一个尖利的女声插了进来,“你一个商人之女,我四弟和你说话,已经是了不起了,你那是什么态度!”

    园子里出去那边传来的热闹声音,突兀的插入这么个尖利到刺耳的声音,云卿的眉头皱了起来,微微转头去看,这等带着颐指气使的倨傲,尖利的嗓音究竟是谁传出来的。

    四皇子那冰山一般凝冻的眉头,也微微的皱了起来,眸中闪过一丝阴冷的暗光,转头望着来人。

    来人穿着相当华丽的服饰,一眼看去,只觉色彩鲜艳,亮蓝色的长裙上绣着金丝海棠,还用珠片做了花蕊,只要在光亮处行走,便如同踩在了钻石上一般,璀璨耀眼,如繁星拱月一般,云卿首先便是有一种感觉,这是个相当喜欢在众人间出风头的人。

    避开那闪耀的光芒,看到的便是女子的容颜,容长脸上五官端正,说起来也算的是秀丽,但是额头稍短了一些,显得人有一种呆笨的感觉。

    她的身后,站着两名侍女,看身上的穿着,都是上等衣料的鹅黄宫服,她差不多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二姐。”四皇子淡漠的开口,对着这位二公主,显然并不是十分的热络,若不是云卿知道这是四皇子同父同母的姐姐,她还真看不出来。

    这么一对比,她突然觉得墨哥儿,轩哥儿实在是太可爱了,对她这个姐姐可是很亲密。

    显然二公主也觉得四皇子这个弟弟有些冷漠,但是她已经习惯了,除了脸上有点不高兴以外,也没有其他举动,而且,她的主要目的,似乎不是四皇子,而是云卿。

    她走到云卿面前,以一种非常居高临下,实则比云卿没有高的姿势,盯着云卿道:“你就是那个商人之女?”

    云卿半垂着眼眸,微微含笑,姿态从容,不卑不亢道:“臣女乃抚安伯之女,陛下御封的韵宁郡主,若是二公主你问的是以前的身份,臣女父亲,的确是商人,如今,也兼任皇商。”

    四皇子站在一旁,看着云卿优雅的动作,和风度翩翩的回答,目光里的兴趣更浓。

    云卿的一番回答,将如今的身份点出,是陛下亲封的,二公主若是怀疑,那就是对陛下的怀疑,但是她也丝毫不为自己曾经是商人之女而自卑,很好的介绍了以前的身份。

    在这样的衬托下,二公主倨傲的姿态,显得做作而带着刻意,也低级了许多,若是让毫不认识她们两人的人来看,气质,风度,哪一方面,云卿更像真正的公主。

    她这番姿态,让二公主也很不舒服,今日她随着皇后到永毅侯府参加婚礼,也是因为听到皇后和米嬷嬷在宫中说起状元宴上的事情的真相,她自认为和安玉莹是好友,当然觉得自己应该为安玉莹出上一口气。

    其实说是出一口气,实则是她认为自己是公主,对于皇族贵胄的高贵血脉中突然加入了一个用金钱铜臭而受封的贵爵,而有一种不耻。

    刚好找到这个机会,便要来出出她这口高贵的气。

    而她到花园里,正巧看到云卿和四皇子对峙的一幕,心里更是不屑,一个商人之女,凭什么对高贵的皇子这般不讨好呢。

    于是,她以一种非常傲慢的姿态,乜着云卿,嘲讽道:“你骨子里是商人之女,就永远流着商人下贱的血液,就算现在被封做了郡君,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二公主的声音很尖,高声的时候带着一种鼓破的刺耳感,让云卿觉得很不适,但是更不喜欢的是她说的话。

    下贱?云卿实在不懂,和这个公主一句话没见过,一次面也没碰过,她这样直冲过来,骂出如此难听的话,比起来,究竟是谁贱了。

    她抬起头来,向前走了一步,望着二公主,面上依旧是淡淡的笑着,一双凤眸紧紧的盯着二公主。

    云卿身高比起二公主本来就高,她如此上前一步,配着那笑得格外发冷的模样,让二公主有一种被鄙视的感觉,而且因为离得近,她清楚的可以看到云卿眼底对她的蔑视。

    “二公主,我是商人之女,可我的血不比你低贱,今日我能得封郡君,就是因为我这个流着你认为低贱血液的人,能救了陛下一命,而你这个血液高贵的人,又能为陛下做什么呢!是在宫中打罚内侍宫女高贵,还是在外面颐指气使高贵?你的这些高贵,在其他人的眼底,不过是蛮狠无礼,粗鄙难看!”

    云卿一字一句,字字清晰,赤果果的指责,就在二公主的面前说了出来,让她半天没能反应过来,只能狠狠的瞪着云卿,上气不接下气的直喘气。

    一个身居宫中,众星捧月的公主,又如何与一个曾经代父到商场中与人周旋的少女口齿伶俐呢!

    更何况这个二公主,云卿是有过耳闻的,横冲直撞,头脑简单,脾气暴躁,这样的人,若是说聪慧,肯定称不上。

    云卿说完,就往后面退了两步,这时,二公主也反应过来,只看她一张脸涨的通红,步子迈上前去,尖声叫道:“你说什么!”

    她抬着手,就对着云卿要挥下去,一只大掌闪电般的伸出,紧紧的扣住二公主的手腕,冷漠的嗓音里夹杂中寒色,“二姐,你要做什么!”

    本来二公主这一巴掌是要扇云卿刚才对她的一番评价,虽然这番评价十分的难听,但是说的都是事实,她一个高贵的公主,怎么能被一个商人之女这么说。

    可是却偏偏被人扣住了手腕,而这个人,还是她的亲弟弟,于是二公主眉毛一挑,短短的额头上露出了细细密密的抬头纹,怒吼道:“四弟,你要干什么,这个女人她竟然说我的坏话!你干嘛不让我教训她!”

    面对她的尖叫,四皇子眉梢微动,隐隐有戾气集结,声音比起方才更冷,“二姐,她说的都是事实,你看看如今你的样子,难道不是像她所形容的那般吗?”

    二公主怒上心头,哪里管的了什么形容不形容的,扣住自己手腕的是亲弟弟,竟然还帮着云卿说话,更是厉声叫道:“你松开,今天我一定要打她,才甘心,你快点松开!”

    四皇子手指收紧,脸上已经蕴了一层怒意,带着火光低吼道:“你看清楚,那边来了多少人!”

    四皇子为人冷酷,虽然看起来很冷,但是极少将怒意放在表面上,二公主被他这么一吼,转头望着花园入口那边,便可以看到刚才在闹新郎的人,有一半都停下来望到了这边。

    虽然天色渐暗,但是黄昏的光彩依旧能让人分清楚他们眼中带着的各种神情,在永毅侯府的婚宴上,二公主大吼大叫,像是要打韵宁郡君,这样的举动实在是让人没法赞同。

    和耿佑臣闹的人,大部分都是朝中的青年才俊,世家里的未婚男子,一下子这么多男子直视过来,二公主为人虽然骄横霸道,但到底还是女儿家心性,又是妙龄的未婚女子,被人看到这样狂骄的一面,顿时觉得难堪了起来,脸色一下青,一下白,几乎要哭了起来。

    而云卿看到这样的场景,眸中露出一丝犀利的笑意,真是此时不走,何时走,赶紧离开这两姐弟才好,便沿着湖边的一条小路,往前方要避开他们,谁知二公主难堪是难堪,在她心底,这般青年男子看到她如此暴怒的一面,那都是云卿惹来的,更是猛甩四皇子的手,怒不可遏的怒吼道:“沈云卿,你给本公主站住!”

    她朝着云卿冲来,速度之快,两名宫女一时没反应过来,就看她对着云卿直直的跑过去,那条路并不宽敞,而云卿在听到她的怒吼声后,便注意到背后的声音,当有脚步声接近时,她腾地转身避开那扑过来的的身躯。

    “啊啊啊啊……”

    接着众人便只听一连串的叫声……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