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93 御赐美妾

重生之锦绣嫡女 093 御赐美妾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下朝之后,耿佑臣将口中的方法讲与四皇子听后,四皇子略为沉吟了一会,便带着耿佑臣到了皇后的储秀宫中去了。

    储秀宫。

    精致的檐角飞翘,上面蹲坐着九子神兽,威严素正。房檐上的镶金赤蓝金匾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有些刺眼,但如同本宫的主人一样,这个匾额所代表的是后宫女子最至高无上的权利。

    一早,各宫的妃嫔都到储秀宫中给皇后请安,每日的例询问话过后,众妃嫔请过安后也都回各自的宫殿中。

    皇后端了一碗茶,正润着刚才说话导致口干的喉咙,便听到宫人说四皇子和耿大人过来,略微顿了顿,便放下茶盅,雍容的摆了摆手,吩咐宫人让他们进来。

    四皇子和耿佑臣对着皇后分别行礼,“儿臣见过母后。”

    “微臣参见皇后娘娘。”

    “都起来吧。”皇后绾着牡丹发髻,中间插上镶金的凤头钗,右边佩金花步摇,左边同样簪了三支红宝石点翠簪,一袭只有皇后才能穿着的大红色的雪锦凤服将整个人衬得格外的雍容华贵,她对着四皇子和耿佑臣含笑的点头,侧头朝着米嬷嬷看了一眼,米嬷嬷立即会意,旋即对着那些宫人吩咐道:“你们都去外面候着吧。”

    方才进来时,殿内两旁站立的宫人,规矩整齐的向后退了一步,脚步轻轻的退出储秀宫,带上了大门,只留了米嬷嬷和两个大宫女在华丽的宫殿中。

    铜铸鎏金的雕花香鼎里正烧着奇楠香木片,恬美华贵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大殿,这千金一片的香片,也只有一国之母,才能有这个资本,可以日日烧千金。

    皇后美眸里带着精明,在四皇子和耿佑臣两人的面上一扫,看见耿佑臣眼底的兴奋,便猜到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四皇子带他来这里,肯定不是坐坐这么简单的。

    四皇子也不是喜欢磨蹭的人,行礼之后,便将话题带到了主要点,转过头来,对着耿佑臣道:“你将方法再重复一遍吧。”

    若是其他人听到四皇子这般干脆利落的话语,一时还会摸不清头脑,但是耿佑臣和皇后两人心里是明白的,特别是耿佑臣。

    闻言,他微躬了身子,应了四皇子的话,然后站起来道:“昨日殿下与微臣讨论关于如何拉拢抚安伯府的事情,微臣思索了一晚,终于想到了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皇后端庄的坐在凤椅上,面色如水,看起来丝毫没有变化,只是双眸微亮,显示出她对耿佑臣所说的方法有着兴趣。

    她也知道,四皇子派出去的密探一去不返,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个好兆头,这证明朝中已经有人盯上了沈家,而这人,究竟是谁,他们也不清楚,是敌人,还是朋友,更是完全不明了,那么以前暗里派人去寻的方法,暂时不能用了,然,那样东西也不能不找,所以她很想知道,耿佑臣究竟想出了什么办法。

    这个办法,也应该是和四皇子说过,得到他的认可,四皇子才带着耿佑臣到储秀宫来的,更可能的是,这个方法,还需要她的插手。

    在后宫浸yin权斗数十年的皇后,也并非什么都不懂的妇人,她的猜测还是没有错。

    只听耿佑臣道:“微臣内人曾在沈府居住饼一段时间,她说沈府如今并不会让任何人进府,便是一般的丫鬟仆人,也很难接近沈府的重要位置,但是有一点,可以利用,以前抚安伯还是商人的时候,家中曾有三名姨娘数名通房,而如今,府中通房没有,姨娘也只有一位,由此,内人觉得,若是皇后娘娘给抚安伯赐下两名美妾,碍于皇后娘娘的面子,他不能不接。”

    竟是这个办法,皇后面上的笑容越发的大,眸底的趣味也越浓,说真的,这个法子倒不是多高明,皇帝皇后给臣子赐下美妾,是很平常的事情,谕旨一下,不管臣子自己愿意不愿意,都必须接下来。

    两个娇美可人的妾室到了抚安伯府,到时候用尽浑身解数,将抚安伯哄住,再多吹吹耳边风,抚安伯便会被慢慢的拉拢了。

    听说沈茂的正室已经是三十有余了,男人嘛,谁不是喜新厌旧,家中老妻,哪有年方二八的媚人女子来的好呢。

    这样的话,她当然也不会说出来,太不符合一国之母的高贵气质了,皇后在心内想着,眼眸看着耿佑臣,笑着点头,“也是,抚安伯为陛下解决了北方旱灾这么大的难题,本宫也要好好的犒劳一下他,韦氏这个注意的确不错,看来你娶了个聪慧的媳妇。”韦凝紫已经嫁做耿佑臣的妻子,所以皇后称她为韦氏。

    得到皇后的嘉赏,耿佑臣心内满是喜悦,他现在是个五品官员,以后要升任,还是要皇后和四皇子多多携提的,面上一副忠心耿耿,不敢受夸的模样,赶紧垂首道:“为皇后娘娘和四皇子殿下分忧,是微臣的责任,内人不过一个愚妇,岂敢受皇后这等赞誉。”

    他们这等谈话,自以为机密的无人知晓,没有人发现,在牡丹雕棱的六扇紫檀木窗台上,停着一直肉眼难以发觉的小小鸟儿,一双芝麻大的黑眼,正一瞬不瞬的看着里面交谈的几人。

    外面传来宫人的敲门声,鸟儿被惊,震震翅膀,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化作一道黑线消失。

    里面三人的说话声立即中断,皇后微蹙了眉头,声音平和的问道:“何事?”

    “回皇后娘娘,五皇子和瑾王世子求见。”宫人恭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在这空旷又奢华的殿内,格外的清晰。

    皇后扬眸望向四皇子,眼底有着深深的探寻,五皇子什么时候回来的,她怎么没接到消息。

    四皇子冰冽的双眸没有任何的变化,幽深的如同一口深潭,视线在与皇后撞上的时候,依旧如常,心内却不是如此平静。

    他的人一直都有打听五皇子的去向,但是却没有人来通知他,五皇子今日就会到京,密探的信息肯定是出了问题。

    之前派出的密探无故失踪,如今密探的信息不及时,让他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究竟是谁在背后,是父皇,还是五弟,还是,其他人?

    皇后见四皇子没有任何的反应,收回探寻的目光,对米嬷嬷使了个眼色,米嬷嬷会意,对着外面道:“请五皇子殿下和瑾王世子进来。”

    随着米嬷嬷高昂的嗓音落下,朱红色的门被推开,一袭白袍如同月光般侵袭到满是深色,华丽色调布置的储秀宫内,瞬间点亮了所有人的眼眸。

    但见御凤檀狭眸微弯,在四皇子和耿佑臣的身上扫过,跨过高高的门槛,宽大的云锦袖袍蔓延如云彩,伴随着他慵懒散漫的嗓音,透出一股与殿内气氛完全不合的气息。

    “原来四皇子,耿大人也都在这里。”

    与御凤檀一道走进来的,是穿着藏青色,五官并不十分出色,但是看起来很明朗的年轻男子,他袖口绣着的龙纹图案,顶上戴着的是皇子玉冠,一看便知道,他便是元后所出的五皇子御南弦,虽然没有四皇子那般的俊美出色,但是也称得上是英挺。

    他脸上带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眼下虽带着赶路的劳累,两眼里精神却十分之好,进来之后,便对着皇后行礼道:“儿臣拜见母后。”

    御凤檀也一起行礼道:“臣见过皇后。”

    皇后看到五皇子,脸上的笑容便有些微妙,若是说有什么变化,也实在找不出来,但是看起来,就是与刚才不同,她动了动戴着长长护甲的右手,声音里充满了慈爱,对着五皇子和御凤檀道:“快起来吧。”

    “儿臣谢母后。”五皇子闻言站起了身子,然后对着四皇子道:“四哥。”

    “嗯。”四皇子点点头,从喉咙中发出一点声音,整个人显得很淡漠。

    倒是皇后显得热络多了,她对着五皇子道:“你不是要两日后才回来吗?怎么今日就到了,本宫刚才听到,还以为听错了。”

    这话显然是在试探五皇子了,他既然说了要两日后才到,怎么提前就到了,难道是别有居心?

    五皇子一点其他的神色都没有,豁然一笑,“其实本来是两日后的,那是启程之时计算的日子,后来父皇派了凤檀来接儿臣,一路上他都催的紧,不让儿臣多休息一会,后面七天的路程,也就给他折腾成了四天半。”

    “噢,凤檀怎么如此急切的要回京,不是最爱游山玩水的了吗?”皇后似乎被五皇子说的多了几分好奇,视线移到了坐在椅子上,正端茶品茗的御凤檀身上。

    五皇子从北方回京,明帝还特意让御凤檀去接他,也不知道是看重这个儿子,还是对他放不下心。

    御凤檀揭开茶盅,喝了一口茶后,才眯着一双如霞光动人的眸子,回味似的抿了一下唇,“跟五皇子一起赶路,谈不上游山玩水,只要一想到皇后这里的茶,臣也就更加快马加鞭,日夜不停的赶回来了。”

    皇后捂着嘴一笑,眼角的细小皱纹也显露了一些,显然这次的笑带着点真心,“凤檀,你真是每次到本宫这里,都要拐弯抹角的弄点茶回去才甘心。”

    “哪里,自然是皇后这里的茶好,臣才会来要。”御凤檀嘴角的笑也愈发的动人,整个人因为这一笑,有一种惊心动魄的俊美,只是眼底深处,却没有一丝的笑意,余光若有若无的在四皇子和耿佑臣的身上掠过,“看四皇子和耿大人,也是和我一样,来这里喝喝皇后的顶尖雪芽。”

    他话锋一转,就到了四皇子和耿佑臣的身上,四皇子倒是无事,皇后是他母亲,他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耿佑臣作为一个外臣,来储秀宫,的确不是十分妥当的,正因为如此,在御凤檀说完这句话后,四皇子面色微微一凛,气息变得更冷,而耿佑臣脸上却带上了一丝淡淡的慌乱,站起来道:“世子说笑了,微臣来此,则是有事要商议,内宫后院,岂是微臣能为一杯茶水,能随便出入的。”

    “耿大人太紧张了,本世子不过是开个玩笑,你是四皇子的得力助手,谁都知道你出现,那必然是有大事,怎么单单是为一杯茶呢。”御凤檀狭眸斜睨着他,语调淡淡的又带着一丝漫不经心,让人看过去,只觉得他随口说说,偏偏落到其他人耳中,便觉得这话的意思深了去了。

    耿佑臣在大殿上攻击韦沉渊,便是为四皇子出手的,结果却惨不忍睹,反而连累了自己,所以御凤檀的话,让耿佑臣脸上有着微微的怒意,还有一些难堪,脸色的笑容也变得不那么自然,“世子莫要取笑微臣了。”

    四皇子望着御凤檀,冷冽的双眸里透出一丝寒意,最近他总有一种感觉,御凤檀似乎有意无意的在和他做对,但是摊开来看,御凤檀也没有做出什么实际的行为,他本来就是这样散漫肆意,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这些无意的动作,还是损害了他的利益。

    看来,还是要想个办法,让御凤檀偏向他这边才好。

    这些年,他这边的人,一直都想拉拢御凤檀,而拉拢的方法,联姻是最好的一种,不少官家想将女儿嫁给御凤檀,可是不管是为妾还是为妃,御凤檀都没有兴趣,而且御凤檀的婚事,皇后也做不了主,明帝也一直没有开口发话,所以若不是他自己开口去求,没人逼迫得了他。

    殿内的气氛有些怪异,一下子没有人说话,空旷旷的坐着五个人,各自有着心事,实在不是聊天聚会的料,不多一会,皇后便寻了个理由,让人各自散了。

    五皇子和御凤檀肩并肩的走在宫中,眉眼里明媚带笑,“怎么,看你刚才说话,好似挺不喜欢那个耿佑臣似的?”

    “看他有点不顺眼。”御凤檀走在春光中,满脸的惬意,不以为然道。

    五皇子听到他的话,侧过头,望着流光下御凤檀完美如玉雕的侧脸,眸中暗光微闪,惊讶道:“你不会不知道他是四哥的人吧,四哥刚才好似也不开心。”

    御凤檀听了五皇子的话,也转过头来,望着他,挑起眉稍,笑道:“怎么,你很在乎御宸轩开心不开心?”他的语调拖长了一些,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嘲弄。

    五皇子低头暗笑了一下,无奈似的摇了摇头,“四哥开心不开心,都是那么冷,我在乎,他也不会笑啊。”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其实都没说到什么重点,彼此的眼底在金阳下,同样是一望无垠望不到边际的深渊,走到了宫门处,御凤檀却摆了摆手,“我还有事,先走了。”

    五皇子微皱了眉头,“你奔波了几天,不回府先休息,还要去哪?”

    御凤檀一笑,并不答话,朝着另外一条大街迈去,五皇子拧眉望着他的背影站了一会,转身望着自己的府邸而去。

    次日,抚安伯府。

    春天的阳光不炙不热,晒在人身上十分舒服。

    院子里花儿渐渐的冒出了头,有一两朵已经抢在其他的花蕾前,绽放出妖娆的身姿,放眼过去,点点嫣红绽放在绿叶之中,将府中的景色也点缀得生动活泼了出来。

    云卿今日无事,正陪着谢氏在绣东西,两母女说着话,坐在院子里面晒着太阳,老夫人本来也在,她的身体没以前好,如今比较嗜睡,待了一会,便有些疲了,谢氏让人送她回去歇息。

    没了老夫人在,院子里其他的丫鬟也让打发她们休息,除了李嬷嬷,翡翠,琥珀,流翠,青莲外,没有别的人,谢氏和云卿也觉得自在许多,母女俩一直说笑着,享受着温情流动的时光。

    过了一会,来了婆子传话,说是瑾王世子上门了,谢氏想了想,让人请了御凤檀进来,就在花厅里,和云卿两人一起接待他。

    御凤檀明里来了抚安伯一次,暗里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对于抚安伯府的地形,只怕比瑾王府京中的府邸还要熟,装模作样的在婆子的带领下,到了正厅里。

    “沈夫人,当日居住在沈府,一直都想要来感谢,无奈琐事缠身,今日才到,切莫责怪。”御凤檀倒是翩翩有礼,十分礼貌的对着谢氏拱手。

    云卿抬头望着御凤檀,他美如流霞的容颜,如玉一般细腻明润,神色间微微带着一丝憔悴之色,俊挺的身形较之上次见到没有变化,只是觉得他好似又长高了一点,更显得宽肩宽腰窄,秀挺如松竹。

    谢氏却有些不敢当,她虽然被封为三品的淑人,但是世子却是等同县主之封,为二品,她受不得这样的礼,便娴淑的站了起来,回了半礼,她一面说着,一面让御凤檀坐下,自己方坐了下来。

    “世子莫要行此大礼,在扬州时,你是随着陛下一同住入荔园,这是沈府的荣耀,岂能说叨扰的。”

    云卿看着御凤檀那扬起的朱红唇角,心里暗自腹诽道,都不知道来过几次府上了,今日却说是来感谢的,也太迟了一点,这人可不是随便来拜访的,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

    她眸子里带着些许打量,落到了御凤檀眼底,御凤檀便狭眸带笑,将视线转到坐在谢氏身旁位置的云卿身上,眉眼如画,温柔含笑的看着她,道:“韵宁郡君也是好久不见了。”

    “世子身份尊贵,臣女能得见岂是易事。”云卿扬起明媚鲜艳的小脸,盈盈凤眸对上御凤檀狭长的眸子,缓缓道。

    谢氏在一旁望着御凤檀,目光在他面上打量,她对御凤檀的印象极好,上次见他的时候,便是看到他抱着墨哥儿,眼底都是善意,一个对孩子温柔的男人,对妻子应该是不错。

    而且御凤檀的家世极为显赫,若是没有意外,他以后肯定是要继承瑾王的位置,这一点,是优点,也是缺点。

    作为一个母亲来说,谢氏希望女儿能嫁个好男人,真心疼爱女儿,将女儿当作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御凤檀外表出众,家世显赫,性格看来,也还不错,但是……

    瑾王府如今在朝中的地位,是有些尴尬的,谢氏虽然是个妇人,可也是先帝帝师的嫡女,对政治还是有一点触觉的,当年夺嫡的情状她也知道一些,很明显,陛下对瑾王一直是极力防备的,这种防备是时时刻刻,也许有一天,陛下还会为了去掉这个心防,而做出什么。

    想到这里,谢氏在心内叹了口气,觉得世事两难全,好在女儿今年才及笄,还有时间慢慢物色合适的女婿人选。

    就在这时,门口又有婆子传话,“夫人,前院有宫里来的人在等着,说要见你。”

    “什么人?”谢氏心里奇怪,不知这时怎么会有人来找她,难道是老爷出了事,便带着急切的问道。

    婆子道:“不是,她说是皇后有口谕要传给夫人。”

    原来是皇后,那就应该和老爷没关系了,谢氏心下稍安,转头对着御凤檀道:“世子,你先在此处坐一会,我到前院去。”

    “沈夫人不必客气,你先去前院,皇后传来口谕,定然是有要事。”御凤檀笑道。

    谢氏点头,对他的有礼又喜欢了一分,转头望着云卿道:“切莫怠慢了世子。”

    “女儿省的。”云卿点头应了,谢氏才放下心,带着李嬷嬷往前院去,心底想着究竟是什么事,皇后派人来传口谕。

    待谢氏走了出去,云卿瞳眸睨着御凤檀,看他坐在位置上,规规矩矩,并没有平日里在她闺房时那般的随意,到底是皇家子嗣,若是做出一番姿态来,礼仪风度半点不差,不过,比起这点来,云卿更加注意到,在听到皇后到沈府来传口谕的时候,御凤檀朱红的唇翘起来,扬起的弧度俊美且意味深长,显然他心中并不觉得好奇。

    “怎么,韵宁郡君这么思念我吗?一直望着我做什么呢?”御凤檀眸光莹亮,俊美的面容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目光深处温柔流淌,声音却如同春风从羽毛上刮过,轻轻的,很是蛊惑。

    云卿看到他那带着深深笑容的狭眸,便知道这人今日所来,必然是和皇后传来的口谕有关,目光中带着一丝狐疑的光芒,“皇后传的是什么口谕?”

    流翠如今对御凤檀和云卿的对话是充耳不闻,自上次到东大街上发生的事后,她隐隐觉得御凤檀是喜欢自家小姐的,而自家小姐嘛,对世子也不排斥。

    她一个奴婢,在小姐需要的时候开口,不需要的时候就做个木头桩子好了。

    御凤檀一笑,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声音,如同箫声低沉悦耳,让人悄然沉迷,他轻叹般的摇头,“我什么都不说,你就知道我来的目的了,看来云卿和我的确是心有灵犀啊。”

    比起他在屋中对她的举动,这般的言语已经是很平常了,云卿并没有理会这些,而是抬眸静静的看着他,双眸里写着等待。

    御凤檀一笑过后,也没再说其他,而是说起了今日来的主要目的,“皇后感激你父亲为陛下解忧,打算给他送两个娇妾。”

    云卿听了,眼底划过一道微微的讶异,秀美的眉梢蹙起,暗里沉吟,皇后无缘无故的要给父亲塞娇妾,一定是有目的的,这个目的……

    她很快便想到了四皇子在找的那样东西,现在抚安伯府到了京城,是在明帝的眼皮底下,四皇子大概是不方便动手,将手段移到了明处,只要将妾室送进府来,从内部下手,比从外面寻找,的确是要简单的多了。

    其实一两个女人塞到后院来,以如今她的地位,就算是皇后给的女人,她也不怕,但是皇后赐的妾,父亲不会一直冷落,就算没事去应付下,母亲必然也会伤心的,到时候只会徒增很多麻烦。

    想起以前苏眉,白姨娘,水姨娘她们在府中闹得那个局面,云卿心里就有了定论,绝不能让皇后把手伸到沈家里面来,她侧过头来,艳美的小脸上带着一种坚定的神色,“皇后这次下口谕,应该是邀我娘去宫里吧。”

    “嗯。”御凤檀赞赏的点头,云卿的政治敏感度越来越高了,“她是邀请你娘去宫中,虽然是皇后,但是也不能直接强迫塞人,是打算先礼后兵吧。”

    云卿明白御凤檀的意思,皇后是打算先将谢氏请到宫里,旁敲侧击一番,若是谢氏懂事,就直接将两名美妾接回家供着,若是谢氏不接,那皇后就让人抬到抚安伯府来。

    反正最后的目的都是要将人送进来,区别不大。

    云卿侧头望着御凤檀,却想起另外一个问题,御凤檀今日是来这里通知她皇后有这个打算的,那么御凤檀有没有怀疑过皇后为什么要塞人进沈家呢,按照他的性格,不像是闷头只会做死事的人,既然知道了,不会不追寻源头。

    还是说御凤檀其实一开始就知道,四皇子和皇后针对沈府的原因?

    不知不觉之中,云卿对御凤檀刚刚开放的心,又蒙上了一层阴影,这些皇家人,一个个心如海深,说不定御凤檀对她这样的接触纠缠,也是为了找到那样东西。

    不知怎地,想到御凤檀接近自己,原来是这个原因,她心口便如棉花堵住了一般,似喘不过气来,不由的抿紧了樱红的唇。

    御凤檀看着她眸光从睿智犀利最后慢慢的竟然一黯,眉间笼上一层淡淡的阴云,云卿那么聪明,在扬州那次,他躲进她家时,应该就知道四皇子对沈家有什么目的。

    而今日自己所说的话,一定会让她联想到他是不是和四皇子也是一个目的,为了那样神秘的东西接近她的,所以她的眸光才在看向他的时候黯淡了下来。

    他心里一动,眸中有种让人心悸的东西,牢牢的看着云卿,定定的开口,嗓音里的散漫和漫不经心消失的无影无踪,有的只是一片真挚和深情掩藏在其中,缓缓的,坚定有力的,道:“不要胡思乱想,我对你没有其他目的。”唯一的目的,就是娶你。

    这话他放在心底,没有说出来,但是云卿已经早就知道。

    自己的心思被这个瑰姿艳逸的男子一眼看穿,云卿心里除了恼怒之外,还有一丝惊讶,御凤檀的观察力实在太敏锐了,这实在是不像一个在京城被捧养着的世子,反而像是在权力斗争,朝堂政海里混出来的权臣,有着洞悉人心的精准眼光。

    但是视线在对上他的眸光时,云卿却是一怔,那如流霞般璀璨动人的细长双眸里,是一片如同花海,真诚又痴迷的眸光,唯一锁定的,看到的,就只有她。

    那样的眸光,做不了伪。

    声音里的真挚,也做不了假。

    她低下头,将那眸光带来的心头颤抖奋力掩下去,方才与他视线对上的一霎那,她几乎可以感受到心脏加速的剧烈声响,那种砰然一动的感觉,让她措手不及,手指不由自主的蜷缩了起来,努力克制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好像有一种被电击过的感觉从心头到了四肢,麻麻的,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都没有过的感觉。

    深呼吸了口气,云卿克制了这种突来的悸动,想起自己所在的场合,所聊的事情,似乎不适合百感千触,抬起头来望着御凤檀,却不知什么时候,那股若有若无的檀香,已经近到可以闻得清清楚楚。

    如雪玉一般白的长袍就在面前,御凤檀看着云卿双眸在与他对视时,霎那之间变得灿亮,本来心头一喜,紧接着却见到云卿在与他视线接触后,飞快的低下了头,心内惊讶,不由自主的站起来,走到了她的面前。

    “云卿,你是不是不舒服?”御凤檀看到她抬起的头,面色有一种从未见过的淡红,将整张小脸渲染的更加艳媚,简简单单一个眼神,几乎要让他忍不住去摸摸她那柔滑瑰艳的肌肤。

    他的声音轻软,不高不低,带着一股毫不掩饰的关心,奢靡润耳,好似一阵清风刮来,悦耳之极。

    “没。”云卿极快的压下这一瞬的心里变化,有些不敢直视御凤檀,只觉心里那股陌生的感觉还盘旋在心尖,想着赶紧将话题转开才好,脱口问道:“世子有没有办法,不让皇后塞人到沈府?”

    话题一下就转到这个问题上,御凤檀眉头皱起,显然是很不喜欢,刚才云卿霎那的神色很奇怪,但是看起来又不像是病了,更不像是恼了他,那究竟是为何。

    但是对于云卿所提的问题,他也不会轻视,视线依旧停留在云卿面上,“我认为皇后是女人,你也是女子,女子对女子,应该会有更好的办法。”

    云卿听了心里一动,脑中有一个想法迅速的冒了出来,御凤檀的话看似无心,其实是在给她提示,女子对女子……

    她沉吟片刻,突然对着御凤檀笑了起来,声音带着喜悦,“谢谢你将此事提前告知我。”若不是御凤檀提前来告诉她,就算她有办法解决,也可能安排不到位呢。

    望着她如花的笑颜,御凤檀恨不得能马上将她搂在怀中,分享她的开心,只是现在实在是不是做出这般举动的时候,但是看到云卿那双贵丽的凤眸中除了聪慧以外,还闪过一丝狡黠的色彩,他很想知道,她究竟想到了什么方法,以至于笑的如此美丽,好似芙蓉出水一般让人忍不住为她神魂颠倒。

    “你有什么法子,说出来给我听听。”

    云卿含笑斜觑着他。

    御凤檀眉尾一扬,真是只谨慎的小狐狸啊,浅笑着举手保证,慵懒好听的嗓音里带着一股暗藏的宠溺,“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云卿其实并不怕御凤檀告诉别人,若是御凤檀要做这种事,便不会提早来通知他的,她点头,然后对着御凤檀无声的说了两个字。

    一霎那,御凤檀那双狭长的眸中光亮闪烁,瑰丽的容颜上,嘴角的笑是抑不住的往外冒,露出白如洁贝的整齐牙齿,抚掌道:“好,果然是好办法啊!”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