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94 皇后急怒

重生之锦绣嫡女 094 皇后急怒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谢氏回来之后,心底便多有些怪异的感觉,送走了御凤檀后,更是一脸心事的样子,云卿在一旁望着她,假装不知道的轻声问道:“娘,刚才皇后传的什么口谕?”

    女儿呼唤之下,有些出神的谢氏才回过神来,面上略有些不安,“皇后娘娘让我后天进宫,说是想要见见我。”来京城也快三个月,皇后若是为以前扬州的事,不必这么大费周章的邀她进宫,可是最近也没听到什么事,需要她去的,总之,谢氏心里有些不踏实。

    看出谢氏眼底的犹豫和猜疑,云卿走过去,声音柔软的安慰道:“娘不用担心,皇后娘娘召见你,也许只是想和你说说话,当初她到荔园的时候,不也让你过去了吗,毕竟我们家来京这么久,又是因为那样的原因才封了爵,她是一国之母嘛,显得对我们亲近一点,也许陛下会比较喜欢些。”

    云卿最后两句话声音很小,只有谢氏才能听清楚,皇后虽然是一国之母,但也是皇帝的妻子,想讨皇帝的欢心也正常,这么一说,谢氏心底稍觉合理,点头道:“也许是娘多虑了,这可是第一次进宫见皇后,娘难免有些忐忑。”

    虽然出身谢家,到底这么多年,都在沈家,做多了商人妇,恍然之间,和上流贵族圈子似乎还有那么一层疏离感。

    这种感觉,当初云卿嫁给耿佑臣的时候,也有过,她走到谢氏的身后,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弯下腰贴心的对谢氏道:“娘,不用担心的,礼仪到位也就可以,你可是外公的骄傲,这等场合,应付起来绝对不会失仪的啦。”

    谢氏拍拍女儿放在肩膀上的小手,“好了,知道你最会哄娘了,娘也是怕哪里没做得到好嘛。”

    “在云卿心中呢,娘就是最好的。”云卿靠在谢氏的肩膀上,如玉的小脸上绽放着纯真的笑容,语气娇娇软软的,带着一点撒娇,惹得谢氏又说她长不大。

    闹了一会,云卿对谢氏道:“娘,等会我要出去一趟,有点事情要找韦沉渊。”

    谢氏听到云卿要去找韦沉渊,侧过头来,握住云卿的手将她拉到面前来,两只眼睛在女儿渐渐盛放的面容上打量,似乎要在她脸上看出什么来。

    云卿瞠大了眼睛,歪了歪头道:“娘,你在看什么?”

    “这里也没其他人,你告诉娘,你觉得韦公子怎样?”谢氏小心翼翼的说着,目光在云卿脸上,半寸不离。

    看着谢氏的表情,还有话里那作为母亲猜测儿女心思的那种试探,眉头便带上了一股春风,笑了出来,谢氏这哪里是在问韦沉渊人怎样,是以为她对韦沉渊有意思吧。

    “韦沉渊这人挺不错,生的俊朗,才学也出色。”云卿一字一句的说着,看着谢氏渐渐变得了然的眉眼,顿了顿,接着道:“我觉得韦沉渊很像兄长。”

    本来听着云卿前面的一段话,谢氏心里渐渐有了打算,韦沉渊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品行,才貌都有一定的了解,秦氏这个人性格也不错,对云卿也很好,以前一起聊天的时候,秦氏话里话外也很欣赏云卿,若是云卿和韦沉渊真的是情投意合,她倒是觉得韦沉渊不错。

    撇开他那复杂的身世不说,如今在翰林院任职的韦沉渊也不差,女儿嫁给他的确是良配。

    但是听完云卿后面这句话,谢氏明白自己大概是误会了,之前看他们两人聊得颇来,还有点这个心思,如今看女儿说起韦沉渊来,眉目里都是一片明媚,虽然有着欣赏,但是很明显和男女感情之间的那种感觉完全不同。

    然,就算如此,谢氏还是提醒道:“以前在扬州,你们年岁不大,相互之间来往有外人在也没多大关系,如今到了京城,你再过几个月就要及笄了,而韦沉渊,如今也是风口浪尖,全城瞩目的人,让人看到你们这样,虽然有着之前的情谊在,始终都不大好。”

    谢氏说的一番话,也的确是有道理的,云卿心底也明白,她眉眼一弯,“刚才我说了,韦沉渊很有女儿兄长的感觉,上回去找秦大娘的时候,她就说可以结为兄妹,现在刚好有机会,女儿问问你,答应不答应罗?”

    这个想法的确不错,只要云卿和韦沉渊结为义兄义妹,这样一来,也没有什么好说了,再者,其实在扬州的时候,秦氏和谢氏两人就有这个想法,不过,秦氏拒绝了,大概是觉得欠了沈家的恩情没办法还,若是又结兄妹,会让人以为她故意攀高枝。

    “也好,韦沉渊是不错。”谢氏微笑着应了,私下里也觉得,若是韦沉渊真的回到永毅侯府,能承了爵位,对女儿,儿子以后也是大的助力。

    两天后。

    谢氏一早便起来梳妆,带上命妇的朝冠,长长的垂石青绦垂在脑后,再换上石青色的命妇服,打扮的工工整整,带着李嬷嬷和翡翠两人去了往宫中而去。

    进了宫,有内侍已经候着,低头弓腰的对着谢氏道:“夫人来了,奴才带您去储秀宫。”

    谢氏点点头,笑的大方又亲切,“劳烦公公了。”翡翠在后面知趣的打点了一封银票,内侍的笑便越发的大,举手道:“夫人,请。”

    一路跟着内侍穿过长长幽静的长廊,谢氏发现自己被带到的地方并不是储秀宫,而是御花园中。

    上午的春风还有着一丝淡淡的凉意,御花园内许多花儿在花匠的摆弄下,已经提前开放,一朵朵的沾着露水,在阳光下折射出醉人的光芒。

    迷人的花园之中,八角亭子里皇后正端坐在其中,一手执着茶杯,正在赏景听风,好不惬意。

    明兰色的凤服上一只飞天的凤凰栩栩如生,凤眼镶嵌的两颗黑珍珠,宛若活了一般,随着人的动作,流淌着幽黑的光泽,透出一股锐利的锋芒。

    谢氏忙整理了一下衣裙,规规矩矩的走到皇后面前行了个大理,“臣妇参见皇后娘娘。”

    “起来吧。”皇后并没有表现多热络或者多冷淡的样子,让谢氏起来后,便让人赐座。

    谢氏连忙谢恩,等待着这位皇后娘娘说话。

    皇后从谢氏行礼起,就在打量这位抚安伯夫人,当初入住扬州的时候,她就知道谢氏的出身,但是那时众多贵妇环绕,她也不会太留意这位商人之妇,如今身份变了,她倒是起了三分心思观察。

    虽然已经三十余岁,谢氏的皮肤依旧白皙细腻,是江南女子特有的瓷器般的肌肤,杏眼红唇,即便是现在看,那也是一个温婉娴秀的美妇人。

    听说沈茂对这位夫人是情深意切,倒也不奇怪,毕竟谢氏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不过,再有姿色,也敌不过二八年华的女子那等鲜嫩可口了。

    到时候将两名美妾送到沈府,用尽浑身解数将沈茂拉拢,谢氏这个妻子,又如何有妾室妖娆呢。

    皇后高贵的一笑,尽力摆出一种亲和的姿态,骨子里却愈发的透出那种高高在上的意味,“沈夫人到京城已经有几个月了,不知对京城的生活是否还习惯?”

    谢氏一直在等待着皇后开口,此时听到她问话,自然是有礼的回答,声音轻柔,带着恰当到处的恭敬,“回皇后娘娘的话,臣妇一切都好,让娘娘担忧了。”

    “哪里,你夫君为陛下解决了如此大的难题,你女儿又救了陛下一命,倒是你有福气了,能有如此好的夫君女儿。”皇后微笑着,态度很亲近,仿佛真的是和谢氏在拉家常一般。

    她越是这样,谢氏就越不敢放松,上位者高高在上,若是突然有一天,放低身子来施恩,那么必然是有所求,或者说是有所取,于是谢氏愈发的恭敬,带着标准的笑容,“为陛下和皇后效力,乃大雍每一个臣民心内的愿望。”

    “噢。”皇后望着谢氏半垂的脸,这妇人,倒答的滴水不露,不过不露又如何,“抚安伯如此为君操心,如今又做了皇商,每日在外操劳,陛下和本宫都心感欣慰。”

    谢氏听皇后谈话的趋势,似乎一直围绕着沈茂在开展,似乎今日皇后想要说的事情,是和沈茂有关,但是话里话外都是夸赞,却偏偏又对着来说,难道……

    谢氏心里想到一个念头,手指微微缩紧,便听到皇后的声音继续那般的和气,“男子在外辛苦奔波,女子在内便要管理好后宅,听闻,抚安伯府中几位姨娘都先后出事,身边只怕温柔解意的人都未有了吧……”

    一阵和熹的春风刮过来,伴随着内侍的高声呼唤,“陛下驾到!”

    皇后便收了声,抬头望去,明帝身着明黄色的圆领长服,一只手放在上腹部,一只手负在身后,正笑眯眯的看着园中,中气十足道:“凤檀,这园中的景色的确是好,春风微微的吹着,阳光照在花叶之间,让人耳目一新啊。”

    走在明帝略后侧方的御凤檀一笑,秀挺的身子因为一身宽大的白袍而显得有几分清风飘逸之感,站在花园里,特别的清新夺目,“臣也是看陛下为国事日日操劳,虽帮不了什么忙,总能让陛下出来放松,闻闻早春纯净的空气,对人身体也大为有好处。”

    明帝深呼吸一口,觉得鼻尖的空气的确比御书房的要清新的多,连日来为国事操劳的而绷紧的面皮微微放松,紧锁的眉头也舒展了一些,侧头道:“张阁老,以后到这儿来议事,其实也挺不错的,有景有风,大概人也不会这么郁卒了。”

    “这倒是个新鲜主意。”张阁老微显老意的身躯,浅笑应着。

    “臣妾参见陛下。”皇后看到明帝之后,便由米嬷嬷扶着从亭子里走过来,对着明帝行礼,心里有些意外明帝竟然会一大早出现在御花园中。

    “哦,原来梓潼你也在。”明帝看起来心情不错,笑着让皇后起身,深邃的目光却落到了随着皇后一起走来,蹲在后头行大礼的谢氏身上,他对谢氏印象还是有的,淡笑了一声,“抚安伯夫人也在。”

    “臣妇见过陛下。”谢氏先行了礼,然后才起身道:“回陛下的话,今日是皇后娘娘召见臣妇。”

    明帝闻言,眸子便从皇后雍容的面上扫过,幽深的双眸中带着一丝探究,意味深长的望着皇后。

    皇后被这双透着锐利的双眸望着,心里微微紧张,“臣妾见抚安伯夫人来京许久,便想问问是否习惯京城一切。”

    “看来皇后很是关心抚安伯,刚才过来的时候,臣也听到皇后说后院空虚之类的。”御凤檀笑着道。

    谢氏抬眸望了一眼御凤檀,但见他唇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初看觉得无意,但听着刚才说的话,总觉得这抹笑容里,却含着无限意味深长。

    “后院空虚?”明帝面色上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双眸在皇后和谢氏身上分明望了几眼。

    张阁老却突然向前一步,站了出来,拱手对着皇后道:“皇后娘娘果然是贵为一国之母,端庄有仪,大方涵秀。”

    张阁老突然对着皇后这么一番赞叹,惹得皇后面上微露疑色,不知这位老臣怎么会突然这样对她大说赞词,眼底有着探究。

    而明帝深邃的目光里有着一丝精光划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将目光转到了张阁老身上,微微挑眉,含笑启唇,道:“张阁老,你这般赞赏梓潼,是为何事?”

    张阁老微微转身,对着明帝垂首道:“陛下,方才皇后所说之话,臣也正有此想法,如今陛下正值壮年,正是我朝兴旺昌盛之际,陛下已有五年没有选秀,如皇后所言,后宫空虚,嫔妃之位尚且未满,臣想请陛下,今年为圣上选秀。”

    听着张阁老的话,皇后简直要傻了眼,她刚才说的明明是沈府的姨娘少了,她要给送上两个,怎么突然峰回路转,张阁老竟然说到陛下的后宫了,当即便想要张口反对。

    可惜张阁老久经朝堂,何事不是早有打算,做事圆满,岂会给皇后这个机会,在对明帝说完此番话后,立即将话头掉转,对着皇后满脸愧疚,道:“一直一来,臣都以为是皇后娘娘心胸不够宽广,不为大雍的江山社稷着想,所以导致陛下后宫空虚,今日想来,原来皇后娘娘早以有了此等的想法,臣实在是惭愧,还请皇后娘娘降罪!”

    要说皇后听了前面一段话,有反驳之心,现在心里简直是千万只蜘蛛在爬,却偏偏不能开口。

    她能说什么,她只要一开口反对,便可以坐实了那句心胸不够宽广,不为大雍的江山社稷着想的罪名了。

    明帝五年都没有选秀,按照老祖宗的规矩,三年选秀一次,明帝自六年前选了次秀后,三年前的那次有人提起,但明帝没理,皇后也就不再提了。

    如今六年前进来的新人好不容易变成了旧人,该收服的她也收服了,刚过了几天舒坦日子,眼下又要给明帝招新秀,这让皇后心里能舒服吗?

    她使劲的忍着胸口这口蓬勃欲出的怒气,保持着笑容,尽量让自己显得娴德大方,两只美眸里却无法压抑的透露出恨恨的怒火。

    明帝听了张阁老的建议,微微挑了下两道浓眉,脸上的表情和双眸中,透出深深的赞同之意。

    张阁老很明了的一笑,明日正式上个折子,给明帝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就好了,后宫充实说起来是选女人,其实不过是明帝在选这些女人背后的家世。

    这些年,皇子渐渐长大,背后的势力也渐渐拉拢,作为一个身体还康健的皇帝来说,这是一种威胁,这次选秀,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他提出来的,但是明帝很显然也有这个意思,一是警告这些有动作的皇子,别以为就只有你们,皇帝还可以让别的女人再生,二来,也是分化那些世家的力量,毕竟若是自家的女儿能进宫生下皇子了,就不用去巴结别人的儿子了。

    御凤檀一手横在胸前,另一只修长的手轻轻的摸了摸脸颊,欣赏着皇后各种憋屈各种憋闷各种难看各种难受结合在一起,导致面容有点扭曲的表情,努力的让笑意掩下,实在是很想大声的笑出来。

    但是此时笑的太过分了,也太让人觉得幸灾乐祸了点,他只能微微笑着,憋着笑意,任胸腔里的小人笑的满地打滚。

    云卿这招实在是狠,皇后有空给别人内院塞女人,那就是自己后宫太闲了,既然如此,那就给皇后添点事情做,以免太闲,心思全在怎么扰乱别人的家。

    如今皇后只想着这次选秀之后,又有多少年轻的女子争宠,其实一般来说,做了皇后位置的女人,只要不犯错就不会被拉下位置,纵使再多新人,皇后始终是皇后。

    但是薛惟芳很明显不单单是要皇后这个位置的人,她想要的,还有明帝的宠爱,明帝的心。

    所以,她不喜欢选秀,也讨厌有新的美人再进宫。

    此时此刻的皇后,哪里还有心思给人送什么娇妻美妾,打发了谢氏回去之后,便怒火冲冲回到储秀宫,让人将四皇子找过来。

    当四皇子到储秀宫的时候,便看到皇后一张脸黑的几乎比凤服上的黑珍珠还要深,一双美眸里怒焰焚烧,整个人远远的便透出一股压抑的神色,只等着爆发的那一刻。

    来储秀宫的路上,他就听人说了上午在御花园里面发生的这件事,当时皇后为什么会和谢氏在御花园,他当然知道原因,但是明帝的到来,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特别是来御花园轻松一下,还是御凤檀的提议,而后来事情的发展,是张阁老提出选秀一事,但是很明显,没有御凤檀的推波助澜,也不会有张阁老恰到好处的提议。

    这件事的背后,似乎有人在策划,一切都太巧了一点。

    但是,能让一个是瑾王世子,一个是两朝老臣的御凤檀和张阁老联合起来的人,却不多。

    他将思绪一点点的剥清,发现谢氏的出现,正是今天遇见明帝的一个重要契机,也就是说这件事,和抚安伯府也脱不了干系。

    抚安伯府,韦沉渊……

    四皇子犀利的眼里透出一股深幽的光芒,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件事,很可能和沈云卿脱不了干系。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这个主意是沈茂出的,或者是韦沉渊想的,但是他的第一个直觉,却是想着那个有着一双如烟如雾的凤眸,每一刻都在变化的少女。

    一边想,一边走,就踏入了储秀宫的宫门,一进宫,就看到皇后撑着头靠在椅子上气喘吁吁的,面上有着潮红,很明显是气的狠了。

    当望到四皇子的时候,皇后推开给她按头的宫女,站起来,双眸怒张,道:“你看看,这就是耿佑臣出的好主意,他让本宫给抚安伯送两个小妾,这下好了,小妾没送出去,反而给陛下听到,张阁老还以为本宫要给陛下选秀,大帽子一顶顶的往头上戴,拒都没办法拒绝!”

    对着自己的儿子,皇后有些失控,她一想到宫里又要添新人,就觉得今天去御花园是个错误的行为,最后想到,若不是耿佑臣出这个鬼主意,她也不会去御花园,那就不会被听到什么后院空虚的话,也就不会引起张阁老选秀的话了……

    四皇子任她面色狂怒的低吼,面色如沉冰巍然不动,幽深的眼眸里含着利光,待皇后一口气说完之后,才冷淡的开口,“那两个小妾,你也没送过去了?”

    在这充满了怒意的宫殿里,四皇子全身散发着的阴寒之气,和周围一切都是那般的格格不入,此时他一开口,更是格外的不协调。

    但是,那冷冰冰的话语如同一盆凉水浇在了皇后的头上,让她从无尽的怒火里渐渐的清醒过来,虽然胸口依旧上下起伏,可脸色却比刚才缓和了一些,美眸阴冷,用同样冷冽的声音,道:“还送什么小妾,自陛下到了之后,根本就没我说话的余地,陛下一直在问沈夫人的事,到后来陛下离开的时候,发话没事就让沈夫人回去了,从始至终,我就没有插话的余地,如何赐妾!”

    皇后看起来是很冷静,可是从她说话却可以看出,她连‘本宫’两个字都没有称了,显然心口一样怒意难出,直让她头脑发疼。

    四皇子闻言后,越发的确定,此事和抚安伯府逃不了干系,如鹰隼一般的眼眸里透出一丝猎鹰巡猎的犀利光芒。

    沈云卿,这件事是不是你主导的?

    皇后这一番发怒,自然最后会传到耿佑臣的耳中,他心里忐忑,本以为是一番立功的事情,谁知道竟然变成了错误,气冲冲的回到家中。

    韦凝紫正坐在院中和小泵子耿心如在打络子,一看到耿佑臣回来,便笑着起身迎接,“夫君,怎么今日回来的这样早?”

    耿佑臣肚子里窝着火,进了院子看到韦凝紫便要质问,但是看到妹妹坐在那,忍了下来,也没答应韦凝紫的话,直接往里屋里冲去。

    这般模样落在韦凝紫的眼里,不觉有些奇怪,这两天,耿佑臣心情都不错,今日皇后将人送到抚安伯府后,他应该是更高兴的,如今怎么好像乌云密布一般,虽然心里疑虑,韦凝紫还是端着柔和宁静的笑意转过头对着眼底有着打量的小泵,轻声道:“妹妹,今日辛苦你陪了我一天,晚上便留在这里,和你哥哥一起吃饭吧。”

    耿心如早就看出耿佑臣脸色不对,哪里会留在这里,傻乎乎的让人心里不爽,刚才的一番相处,她对这个嫂子印象还不错,柔和可亲,也会说话。

    “不用了,晚上我和母亲说好了,一起用饭,嫂子这番心意妹妹知道了,还是嫂子和哥哥一起用餐吧。”她又往里屋看了一眼,这次声音小了些,略微靠近韦凝紫一点,“嫂子,我知道你们如今还是新婚期,可哥哥在朝中每日很劳累,若有什么,就请你多担待些了。”

    这是帮耿佑臣说好话了,韦凝紫哪有不明白,再说她除了担待还能怎样,便拉着耿心如的手,无比温柔的笑道:“嫂子省的。”

    耿心如便不再多说,带着丫鬟出了院子,韦凝紫这才让小丫鬟将针线络子收好,自己进了里屋。

    “夫君,怎么,看你脸色不大好?”掀开猩红色的帘子,韦凝紫望着耿佑臣,笑道。

    耿佑臣憋着一肚子气,此时屋里除了粉玉,粉蓝没有外人,哪里还憋得住,横眼望着韦凝紫,素日里温和的脸写满不满,斥责道:“你前天给我出的什么主意,说是给抚安伯送妾,送什么送,如今可好,娇妾被陛下挡住了送不出去,还让皇后逼着替陛下选秀!”

    这样的事,韦凝紫也是刚知道,她一个内宅妇人,对于外面的消息,自然没有男人知晓的快。

    皇后赐妾给抚安伯府是很正常的事情,怎么会生生变成选秀了,不过,韦凝紫的脑子转动的十分快,秀美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夫君,其实选秀也很好啊。”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