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95 诡异名单

重生之锦绣嫡女 095 诡异名单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耿佑臣满心都是自己的前途,如今做着户部郎中,以前见到他要行礼的人,如今换做他对别人行礼,本来是炙手可热的户部侍郎,掉做了满地打滚的户部郎中,这种落差真不是一时能习惯的。

    这次本想凭借赐妾这个主意,在皇后和四皇子面前立功,不说马上升迁,便是调到有实权的部门也的确是不错,可是预期中的效果明显没达到,听说皇后在储秀宫里点名骂他,四皇子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选什么选,现在我哪边都落不了好,如今做个闲职,看着韦沉渊那个家伙就要回来跟我抢爵位了,我拿什么跟他争!”

    耿佑臣一连串的抱怨,也让韦凝紫的心思更加活络了起来,她走到耿佑臣的身边,柔荑搭在他肩膀上,轻轻的捏着肩膀,笑道:“夫君,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说不定你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听韦凝紫连说了两次很好,耿佑臣虽然不太相信,拧着眉头,随口问道:“什么是福?”

    听到耿佑臣让她说话了,韦凝紫手下越发的轻柔,水眸里闪着与娇柔面上完全不符合的算计光芒,一边揉着肩膀,一边道:“夫君,你想想看,其实这事本来是不关你事的,只不过碰巧被张阁老拿来做了筏子提议了,皇后娘娘,也不过是生气罢了,四皇子不是不明理的人,他当然知道此事和夫君无关,但是,如今选秀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那么夫君也该为四皇子和自己好好的谋划一番。”

    “你的意思是?”耿佑臣听着她的话,原本脸上的怒色渐渐的被一种思索的神色所代替,似乎有些明白韦凝紫要说什么了。

    “既然陛下要选秀,到时候后宫里新人众多,皇后娘娘不可能一个人做那么多事,也需要培养心腹,咱们府中也是要送人待选的,到时候送上一个伶俐的,不是也可以帮助皇后娘娘和四皇子吗?”

    韦凝紫话轻轻柔柔的,听到耿佑臣耳中,便让他眼中放出亮光来,脑中飞快的转着。

    大雍朝选秀,按照规矩在新帝登基后,三年一选,选秀的标准为,朝中四品官员,伯爵以上勋贵人家中,年已及笄,无婚约的嫡女,皆都属于候选秀女。

    但是进宫并不是强求的,若是已经及笄,又不愿意参加选秀的人家,可以在礼部登记,经过礼部登记之后,在选秀之前的三个月订好人家,礼部便可以消除名字,不把她纳入选秀的名单之中。

    而每家人,最多也只能一个女儿报名,若是宫中已经有了女儿如宫,一般情况下是不再允许参选的。

    耿佑臣揣摩着韦凝紫的话,永毅侯府并没有分家,他也算是府中一员,而自己的妹妹耿心如,年方十八,又生得娇美如花,性格伶俐,从小便养在李老太君的身边,早在族谱上记在李老太君的名下,这种嫡庶女,虽然不能算完全的嫡女,但是上了族谱,朝廷也是承认的。

    自己是四皇子的心腹,若是妹妹选秀进宫,再成为皇后的心腹,能获得陛下的宠爱,有皇后和陛下两个人的看中,他这个永毅侯府的爵位,不说十成机会,七八成总是有的了。

    想到这里,耿佑臣心里有了定数,这事还得去和李老太君商议一番,最后得她点头才行,但是问题不大,毕竟每个府上都是要选人去参加的。

    这么想的,耿佑臣真觉得自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面上带着笑道:“人都说娶妻娶贤,看来我娶的妻子不仅贤惠,还聪慧。”

    他拉着韦凝紫的手在掌中摩挲中,韦凝紫娇笑的虚应了几声,除了和耿佑臣一样,觉得耿心如去宫中帮助到夫君升官夺爵外,脑中却还在想着另外一件事,若是让沈云卿进宫去做老皇帝的妃子,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那又会怎样呢。

    可惜啊,可惜,沈云卿如今还没有及笄,就算家里是伯爵了,始终还是进不了名册中,她的能力有限,耿佑臣现在又只是五品官,手伸不了那么长,不能决定这种事情的。

    紧接着,整个天越城就得到了这个消息,一大早上朝,张阁老递了折子,请求陛下为国家社稷考虑,在全国选秀,明帝准了张阁老的折子,一时所有人讨论的话题,又全部转到了这个选秀上面。

    彼时,谢氏正坐在家中,由于她在御花园里,早听到张阁老的话,比起其他人来,震惊是少了许多,但是想起那天,她还是心有余悸,当时皇后的意思,就是打算给沈茂送上妾室的。

    若是皇后真的开口,她还不知道怎么拒绝才好,但是要她带着两个妾室给沈茂,她真心是不想带的,还好遇见了明帝和世子,张阁老几人,将话题说到了选秀的上面,又替她不着痕迹的挡了皇后的为难。

    想到当时皇后的表情,谢氏有点忍俊不禁,真真是惊讶到惊惶了。

    李嬷嬷坐在一旁给翡翠绕线,看到谢氏一个人笑的表情,咬了个线头,开口道:“夫人,你一个人乐什么,也让老奴听听。”

    李嬷嬷是谢氏的奶娘,从小看着谢氏长大,这份情意比起做母亲来的,也没多大区别,她这么说,谢氏不见怪,只是刚才暗里笑皇后的事,可不能说出来,那是大逆不道的,于是喝了一口茶,转过来望着李嬷嬷道:“我是笑,云卿出生的日子好,偏偏就迟了那么几个月,否则就得去参加选秀了。”

    关于选秀的事,李嬷嬷也知道的,她和别的奴才不一样,当年是在帝师府中的人,知道那朱红宫墙里不是什么好呆的地方,就是上次跟着谢氏进宫去看,那皇后也不是个心胸宽广,能容得了后宫三千的人。

    像小姐那样样貌出众,又聪慧过人的女子,进了宫,倒也不怕陛下不喜欢,就是总和那么多人抢陛下,能不难受吗?

    李嬷嬷看着谢氏以前为了沈茂那些姨娘,暗地里神伤落泪,心里感触颇深,就是三四个姨娘,夫人都难过伤心成那样,皇帝的女人多的认都认不全,小姐还不心难过成碎片啊。

    她对云卿的感情,比起谢氏来,虽然没有母亲那么骨肉相连,也同样是当作孙女辈来看的,赞同的点头道:“是啊,要是去了宫里,夫人就难得看到小姐一回了。所以老奴以前就说过,小姐是有福之人,以后肯定会嫁个好姑爷的。”

    谢氏听了李嬷嬷的话,微微轻叹了一声,“是啊,好像她还是粉粉一团的时候,还是昨天,一眨眼,现在都这么大了。”而且还聪明懂事得让她这个做母亲的都自愧不如啊。

    “娘,你在想谁呢,还一眨眼就这么大了?”只听门外传来轻俏的女子声音,靓蓝色福字门帘被小丫鬟打起,云卿走了进来,流翠和青莲两人跟在后头。

    “还能说谁,娘就你这么一个粉团子已经长大了,另外那两个还是小肉团呢。”谢氏笑眯了眼,看着女儿,发觉她今日心情似乎也十分不错,小脸上闪着耀耀的光泽,整个人有一种来京之后,从没有过的焕发。

    待云卿坐下之后,便问道:“怎么,看你今天这个时候来找娘,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云卿知道自己在谢氏面前喜怒没有在别人面前那般的隐瞒,但是此时眉梢里也是藏不住的开心,她接过翡翠递来的蜂蜜柚子茶,没有先喝,而且转头对着谢氏,道:“娘,女儿刚收到雪莹的信,说是全家要来京城了。”

    谢氏听到眼底也露出一点惊讶,微挑了眉峰道:“他们全家怎么要来京城?”

    “是这样的,雪莹父亲被陛下升职为户部尚书,如今交接事宜已经完毕,举家都迁过来了。”安知府在扬州任知府六年,提刑按察使司考察的成绩一直都很突出,扬州府年年丰收,百姓丰衣足食,再加上陛下今年南巡,虽然在临江楼上有遇刺这么一个插曲,但是有云卿挡着,也算不上大错,而沈茂联合扬州商人为北方旱灾捐款,也是记在安知府的业绩下的,这样一来,他便有资格调京升迁了。

    如今,看到他,不能喊安知府了,得叫安尚书了。

    之前耿佑臣任户部侍郎,却一直受到其他的尊敬,除了知道他后台有四皇子外,另一个原因便是户部尚书一职空着,侍郎是户部最大的官职,自然威风,这次耿佑臣在殿上状告状元,直指如今的左都御史,让明帝似乎察觉到了这一点弊端,升任雪莹的父亲安君照为户部尚书。

    而除了这点外,还有便是雪莹是安尚书唯一的嫡女,安夫人并不希望自己女儿入宫,所以安尚书交接这么快,也是为了避开选秀,尽快到京城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给安雪莹订下来,不去争后宫那如镜花水月一般的锦绣前程,以免女儿要去深宫里面,数月半年的见不到面。

    “难怪你这么开心,原来是好友要来了。”谢氏微微一笑,眼底有些了然,来到京城之后,女儿也没有太熟识的朋友,那些泛泛之交在一起,说的不过是些客套话,应酬话,哪里能比得上与好友在一起那般的惬意自然呢。

    当然,她不会知道,云卿这么高兴的原因,还有一个,那便是皇后自己搬起石头砸到脚,如今圣上选秀,到时候起码有数十个年轻的女子送进去,让她也尝尝被人争宠的味道。

    不过她没想到,这件事进行的实在是太顺利了,据韦沉渊事后跟她说,当时他跟张阁老说出她这个提议的时候,张阁老心里也有这个意思,有了御凤檀的配合之后,便显得自然容易多了,就是不知道明帝心底有没有起疑,毕竟当时的事情的确是太巧了一点。

    但是明帝始终是不会想到云卿身上去的,这件事拐了好多个弯,出面的又都是朝中分量十足的人,怎么也和刚来京城,根基薄弱的闺阁女子扯得上关系。

    明帝虽然不知道,但是有一个人还是怀疑到云卿了,四皇子让人查抚安伯府这几天的举动,发现在在皇后口谕到了沈家之后,沈云卿曾经出门,去找了韦沉渊,而韦沉渊第二天上朝之后,和张阁老一起下朝走的。

    这一切的举动连起来,便让四皇子确定,选秀这个主意的确是云卿的意思。

    当思路到了这里的时候,四皇子发现自己第一个想法,不是去查沈云卿如何知道皇后传这个口谕,是为了何事,而是想到,这个女人,他很感兴趣,这种明明艳丽得让人看到她第一眼,就会被外貌吸引的女子,不像其他女子一样,空有其表,她的内秀,甚至比外表还要让一个位高权重的男人觉得吸引。

    而此时耿佑臣正与礼部尚书两人将这次选秀的名单整理,准备呈给皇后查看。

    “耿郎中,这次选秀名单上,你妹妹的名字也在啊。”礼部尚书是一个身材胖胖的,看起来很和气的中年人,但是那白软的面上一对眼睛,可以看得出绝对不是和他外表一样和气的人,带着一点点的硬气在其中。

    “是啊,这次选秀,她也刚好在其中,就看有没有那种福气,能伺候陛下了。”耿佑臣眉梢里显然是很得意,耿心如的条件,方方面面综合起来,在此次名单里,也算的上是中等偏上,被明帝看上并不难,加上皇后的有意提携,必然能在后宫挣下一席之地。

    他眼眸里的得意并没有被礼部尚书漏过,暗里冷笑一下,便拿起早就封好的名单,客气道:“我先去将名单交给太后娘娘和皇后过目了。”

    “大人慢走。”耿佑臣心情很不错,拱手相送后,自己也迈着步子往宫门外走去。

    汉白玉铺就的宫殿显得格外的白广,二公主带着两个宫人,从宫里溜了出来,心里抱怨着这些天皇后一直让人守着她,不许她出殿门,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机会,让她出来放放风。

    刚抬头看下前方,却见一个身穿深蓝色朝服,面目英挺温和的男子正抬头阔步的走过来。

    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整个人看起来仿佛如玉一般的温润,穿了朝服的身躯是那么的高大……

    二公主只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的在胸腔里跳跃,眼底的怨恨一下子都被痴迷所替代,在她眼底的耿佑臣,简直是玉树临风,俊美得无人能敌,她提起裙子,就往前面跑,追着耿佑臣跑了上去。

    两名宫女一看她开始跑,也顾不得宫中不能随意喧哗,奔跑的规矩,连忙追了上去,毕竟上次没看好二公主的两名宫女已经被皇后杖毙了,这次要是又没看好,她们两个只怕要跟了那两名宫女的后脚去了。

    耿佑臣正满脑子想着如何将官位升上去的时候,就看到前面奔来一个穿着粉红镶珠片的亮闪闪的女子,还没待他看清楚究竟是谁,那女子就跳到他面前,眼睛睁得老大,脸上带着一点晕染,说起话来却与脸色不附和的骄纵,声音比起一般少女,有些尖,“你是耿佑臣?”

    这个时候,耿佑臣已经看清楚面前站的这个人是二公主,赶紧退后一步,行礼道:“微臣见过二公主。”

    “嗯。”二公主点点头,很满意他恭敬的举动,这让她觉得耿佑臣的确是一个很斯文很有礼貌的男子,殊不知看到她的模样,谁都会避开,一个未婚女子哪能和成年站的这样近,何况对方还是公主,耿佑臣当然会后退。

    “那天你救了我,谢谢你。”二公主满脸的痴迷,望着耿佑臣,然而,口中说着道歉的话,语气却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好似耿佑臣救了她,是天大的赏赐一般。

    耿佑臣虽然官不大,但是对于二公主开口的语气还是不喜欢,他觉得女人,都应该是温柔的,就像韦凝紫一样,说话做事,什么都是为男人考虑,就算有了主意也是怯怯怕怕的不敢说出来。

    然,对方是公主,身份地位摆在这里,耿佑臣就算心头不舒服,也只有忍耐。

    那日喝醉酒后,将落水的二公主救上来的事他在醒来后,也听人说了,但是他没有想到什么,最多觉得自己是在四皇子面前表现了一回罢了。

    但是现在,他毕竟不是青涩的少年,风月之事可以称得上老手,家中除了有妻子外,还有两个通房,哪里会看不懂二公主眼底那般明显外露的神色。

    二公主不是因为他救了她,然后就喜欢他了吧,这……也不奇怪,女人不就是喜欢这种英雄么?

    但是理智告诉他,四皇子和皇后始终都没有动过念头,要将公主许配给他,二公主应该是在其他的计划之中的。这一点政治敏感度,耿佑臣还是有的。

    于是,他微弓了身子,“不敢当公主‘谢谢’两字,微臣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原以为看到自己,耿佑臣会显露出倾慕的神色,谁知道他竟然是这般的生疏,二公主不甘心咬了咬唇,脸色有些不快,“你救了我,我们有了肌肤之亲,你就应该娶我,为什么你不向母后提亲,说要娶我!”

    若说耿佑臣刚才还是在心内不舒服,此时脸色都有些变了,他左右看了一圈,见没人在近处,才稍松了口气,这位公主言行实在是大胆了,他早听说过骄纵跋扈的名称,但是这样主动的上来,说自己和男人有肌肤之亲,要去提亲的,他有点吃不消啊。

    耿佑臣面上的笑容微微有些阻滞,不着痕迹的又退了一步,声音微微带着苦色道:“二公主殿下,那日在场有数十人,微臣只是喝了酒,速度稍快的救了公主,实在不敢担‘肌肤之亲’这个罪名。”

    他顿了顿,又继续道:“更何况微臣已经娶妻,公主是万金之躯,岂能和微臣一个已有妻室的人再有牵扯,还望公主莫要再开玩笑。”

    这个时候的耿佑臣,是真心的想要拒绝二公主,刚才那番话若是传到别人耳中,二公主反正是皇家贵胄也就罢了,他还想在官途上走的更远,更高,不想就此默默无闻,惹得皇后生气。

    二公主听完耿佑臣的话,倨傲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点受伤的神色,但是更多的是不满,她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他只不过是一个五品小辟,还是庶出,她喜欢他,是看得起他,他怎么还敢拒绝!

    虽然她心里这样想着,可到底是受伤了,少女第一次动心,还表白就被拒绝,大多数人应该是转身就要跑了的。

    可这位二公主的反应就是和其他人不同,她眼底含着眼泪,短短的额头在高梳华丽的发髻掩饰下,也不那么明显,脸上带着倔强,对着耿佑臣如受伤的野兽一样低吼道:“我就是喜欢你,不管你娶妻了没,我心里就只想嫁你一个人,为什么那次在婚礼上,别的人都没救我,偏偏是你救了我,这证明是上天让我们相遇的,你有妻子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你喜欢我,我立即请母后下旨,将她休了,我也可以做你的妻子!而且我的身份比她更高贵,更能帮助你!”

    耿佑臣一开始被她那吼声吓到了,望着那双眼泪盈盈的眼,里面写满了对他爱而不得的恨,还有少女自尊被伤害后的脆弱,心里微微一动。

    二公主虽然额头稍短,但是御家的基因一直优良,她还是算的上美人的。

    美人含泪,楚楚可怜。

    正是耿佑臣最喜欢的调调,高贵的公主对着自己哭诉爱恋,跟更让耿佑臣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满足感,他有些愧疚,也有些遗憾。

    怎么二公主落水那一段,早点发生就好了,若是早一点发生,也许二公主和他配合起来,皇后为了巩固臣子的心,也会将二公主嫁给他。

    娶了皇家的公主,那就是皇家的亲戚,就算再出现什么韦沉渊,李沉渊,他也不用担心爵位会落到别人的手里了。

    直到听完二公主全部的话后,耿佑臣心里的可惜感叹,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两只眼眸里的取而代之的比阳光还要亮的光芒。

    “二公主,天下男子何其多,你又何苦如此偏激。”耿佑臣的心思千转百回,本来想开口说的话,在看到二公主身边的宫女时,收了回来。

    “天下男的那么多,可我就只喜欢你!就算死,我也要嫁给你!”二公主脑中已经是被怒火和恼怒烧成了一片,顾不得什么羞耻,什么礼仪,大声的喊道。

    耿佑臣眼底闪过一抹欢喜的深色,好似为了安抚二公主一般,面上却带着苦闷,摇头道:“二公主如此厚爱,微臣实在不敢当,微臣家中已有娇妻!”

    他说完之后,看那两名宫女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知道再说下去,这宫里人来人往的,看到了也确实不好,再者,有些事不能太快,反而太露痕迹,欲擒故纵这招,对二公主这种女子,肯定有效,便翩翩然行礼告辞。

    留下二公主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手指紧紧的握紧,眼底只有那一袭蓝色的身影,心内道:耿佑臣真是世界上难以找到的好男子,她刚才说了那么多,他都丝毫不为所动,一再说家中已有妻子,他这样的温柔,这样的斯文,做他的妻子一定很幸福。

    她不管,她一定要做他的妻子,一定。

    另一边,礼部尚书拿着这次参加选秀少女的名单,往着储秀宫而去,路上正好遇见了四皇子给皇后请安,虽然这位皇子平时散发着无尽的阴戾冷酷之色,无事时,礼部尚书是最不喜欢和他打交道的,但是此时已经遇上了,他总不能再去找条路来走,也只有忍住满身的紧张,与四皇子一起走。

    四皇子目光淡淡的移动,落在了他手上的册子,礼部尚书垂眸一看,立即知意的将名单递过去,带笑道:“四皇子,这秀女的名单,你先过目看看?”

    这位四皇子,是目前几位皇子中,储位竞争力最强的人选,礼部尚书虽然不打算参加哪一派,但是对于可能是未来皇帝的四皇子,他功夫一样会做好的。

    四皇子本来是随意的看一眼那青色云纹封面的册子,见礼部尚书就已经递过来,想来看看也无妨,也好知道这次进宫入选的每家都送了何人,又有哪家送了人来。

    他冷峻的面上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将那册子接过来,随手翻了翻,深邃幽黑的目光在落到其中一页的时候,眸光瞬间凝结,古铜色的肌肤因为扭结的眉头,而透出一种浓浓的阴郁气息。

    礼部尚书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四皇子的表情就出现了这么大的变化,可他比四皇子要矮上大半个头,总不能伸长脖子去看,究竟是哪个名字,惹得四皇子不开心了,只好在心里猜测着。

    只是一瞬间,四皇子将册子便合了起来,还给了礼部尚书,眉头也如同平时一般,没有任何举动,只有那墨黑的眸子中带着一点点的寒气,显示刚才他并不是那么的平静和无动于衷。

    因为,他刚才顺手打开的时候,看到里面有一个不在他预料中的名字——

    沈云卿!

    -----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