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96 背后之人

重生之锦绣嫡女 096 背后之人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储秀宫中。

    今日皇后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坐在最上首,因为殿里除了她,西太后也在,作为皇后,虽然母仪天下,但是‘孝’字当先,她在西太后面前,还是儿媳。

    四皇子和礼部尚书先后进到殿中,分别对西太后和皇后行礼,然后将册子递上给宫女,呈交皇后过目。

    皇后看着这本代表了日后将有哪些女人进宫和她争宠的册子,眼底透着无限的妒恨之意,但面上依旧要维持一国之母的形象,笑容端方的将册子接过来。

    按照规矩,先得皇后将秀女的名字看过一遍,滤掉一些不合适的人选,然后再给太后过目,这也不过是走走形式,大部分的问题,礼部已经会考虑进去。

    但是今日太后在场,所以皇后接过册子,还是抬头望着西太后,声音恭谦道:“母后,这秀女的名单如今礼部送上来了,儿臣还没看过,您是否先看看今次的秀女是否合适?”

    西太后是明帝的生母,出生非常卑微,当初只是尚宫局的一名宫女,但是因为容姿非常出色,被先帝偶然看到,临幸了几回,而她的肚皮也非常争气,第一次被先帝临幸就生下了明帝这个儿子,从宫女升为了贵人,后来又被先帝临幸了一次,又生了个女儿,又升了嫔位。

    可到底因为出生卑微,身后没有家族靠山,在先帝那美女如云的后宫里,嫔位算不得什么,很快就被先帝忘在了脑后,好在明帝争气,最后在一片混乱的夺嫡中,拿下了皇位,将她封为了太后。

    可这些年在宫中,因为身份低微,被人冷落歧视,西太后内心的自卑非常严重,直到儿子坐上了帝位,她成为万人追捧的太后,在这些奉承里面,她渐渐掩盖住了内心的自卑。

    然,就是如此,西太后的穿着都是以大富大贵,金银环绕,一团喜庆为主,正好弥补当初过穷困日子的遗憾,此时的西太后,头上带着赤金镶嵌红蓝宝石顶冠,身上穿着大红色金线绣满万字福的的衣裳,胸前挂着两串长长的碧玉珠,左右手分别戴了两个硕大的宝石戒指,早年显得有些黄瘦的脸因为二十年来的保养,略有富态,整个人远看还是很雍容华贵的。

    此时,她望着皇后一笑,双手交叠在腿上道:“按规矩,这名单得皇后你先看,本宫虽然坐在这里,也不是要和你抢这个先,还是你先看完后,再给本宫稍作过目就好了。”

    因为自己没做过皇后,西太后对皇后这个由贵妃升上来的皇后,有一种同命相怜的心里,对她是比较喜爱的。

    闻言,皇后很是温顺的点头,便拿起册子,一双含着嫉恨的眸子,一页页的翻过上面的名字,查看那些秀女的年龄,家世,出身已经其他状况。

    基本上会入选的人,她心里还是有数的,直到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望到那端正的毛笔字写着的一行字:

    抚安伯府,嫡长女,沈氏云卿,年方十五……

    看到这个名字,皇后手指不由自主的缩紧,选秀的圣旨一下,她便让人去查了沈云卿的年龄,明明还有几个月,她才及笄的,怎么名册上会无端端的有她的名字出现。

    想起沈云卿的容貌,皇后心里便生出一股怒意,手指在纸上轻划,抬起头望着礼部尚书,眸中有点点压迫阴冷的气息,红唇微勾,“林大人,本宫觉得这名单有些不妥。”

    礼部尚书昨天已经将名单看了一遍,确认无误才收起来的,今天便直接拿出来呈给皇后,脸上带着疑惑,问道:“名单下官曾确认过,不知其中哪方面未曾考虑到,还请娘娘指示?”

    皇后看他的样子,似乎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心头便来了三分的火气,将名册一举,厉声道:“这最后一页上写着抚安伯的嫡长女的名字,据本宫所知,韵宁郡君似乎还未及笄!”

    韵宁郡君?

    礼部尚书此时更觉茫然了,他昨日查看的时候,没有这个名字,年纪未到的人他肯定是不会写上去的,但是这个名字是怎么加上去的呢。

    他赶紧向前一步,接过皇后让人递过来的册子,一页页的翻了过去,最后视线停在最后一页上,心中已经知道端倪,立即躬身道:“皇后娘娘,韵宁郡君的名字一开始绝对不在名单上的,您看,这名单上的一切,都是按照先勋贵后重臣的秩序排列好,而韵宁郡君乃抚安伯之女,应该是排在靠前的位置,绝不可能会留在最后一页,礼部虽不敢说万事周全,但此等事务也绝不会弄错。”

    “那你的意思是,有人将韵宁郡君的名字加上去的?”皇后听完礼部尚书的讲解,也记得刚才自己翻看的时候,也确实是按照他所说的顺序来排列的。

    “虽还未查明,但户部档案里有记录,微臣绝不会做出这等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礼部尚书连忙撇清自己,要知道,乱添秀女名字,就等同于欺君之罪,是可大可小的,他不敢随便应下这个罪名。

    “这册子你必须严加保管,怎么会有人随便去更改?”皇后显然对他的话还是有些怀疑。

    四皇子坐在一旁,在皇后发现最后一页上有云卿的名字时,幽黑的眸底蕴上了一层淡淡的寒意,沉着脸,听着皇后和礼部尚书的对话,他当时便觉得奇怪了,不过……也许是母后授意添上去的,也就没有开口,现在看来,皇后根本就不知晓这件事,还很忌惮云卿进宫,这其中,有其他人做手脚。

    礼部尚书暗暗的在回想,从这份名单锁在抽屉后,自己再进到屋里,都没有其他人进过的迹象,唯一的就是户部郎中耿佑臣,当时他进来之后,自己出去了一会,他就坐在里面,说是要看一下名单。

    想起自己和耿佑臣说名单上有他妹妹的时候,耿佑臣那种格外开心的样子,礼部尚书越发的觉得,他那时的开心,不是那么简单的。

    其实当时耿佑臣只是想随意看看,自己妹妹以后进宫后,会有哪些对手,也好让她入宫后小心点,但是落在礼部尚书的眼底,加上此时此刻所发生的事情,容不得他不多想。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将此事说出来的时候,一直坐在上面当旁听者的西太后也发话了,“礼部尚书,选秀女一事,关系了国君社稷大事,你岂可如此马虎,这名单该不是你弄错了,故意说是有其他人修改的吧?”

    礼部尚书知道西太后是明帝的亲娘,若是明帝去请安的时候,西太后对明帝说了什么,可能陛下一个不高兴,给他治个什么罪,于是也不顾那么多了,毕竟自己的官职比较重要,他立即开口澄清道:“西太后,皇后,两位娘娘明鉴啊,微臣一直任职礼部,从来都按照规矩办事,此次名单一事实在蹊跷,自昨日臣下班后,便将名册放在屉中锁好,直至今日早晨才取出来,途中除了耿郎中过来对名单时,曾翻阅了一回,再无其他人碰过名册。”

    “耿佑臣?”皇后一听到他的名字,眼眉里就带着一丝恼怒,还想着那次若不是他去说什么选妾的事情,怎么会引来这次选秀,“又是他做的好事?!”

    沈云卿长得那样绝色,又和那个狐媚子长得有五分相似,若是进了宫,还不知道陛下的心会不会全部跑到她身上去,这个耿佑臣,把自己亲妹妹送进来还不够,还要把沈云卿送进来,是想把她弄倒台吗?!

    倒是四皇子听到礼部尚书的话,眼底划过一道冷冷的光彩,从赐妾到选秀,再到今日名单,这一切,的确是有些巧合了。当日赐妾一事,除了耿佑臣夫妇,就是他和皇后,以及皇后的三个心腹知道此事,根据御花园里所发生的一切来看,显然是有人将风声走漏了出去。

    皇后有时候是急躁了些,但是不会蠢到把这件事乱爆,那么能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耿佑臣夫妇了。

    虽然这些年,耿佑臣一直帮他做事,但是四皇子也知道,耿佑臣依附他的原因,是想要那个爵位,若是有其他人可以倚靠,说不定也会投奔过去。

    这样的忠心,是有代价交换的。

    但是此时,朝中人都知道耿佑臣是四皇子的人,四皇子不会在众人面前落了他的面子,掀起眼皮,阴冷的双眸望着户部尚书,冷淡的声音从深红色的薄唇里漏出,“此事还未清楚,并不一定就是耿郎中所为。”

    冷飕飕的话语如刀一样扎向礼部尚书,顿时让他知道,这位四皇子不高兴有人说他的人,全身透着一股寒意,不敢抬头,可也没有替耿佑臣解释。

    皇后听到儿子的话,也略微沉吟了一会,既然儿子这么说,应该还是有些道理的,但此时她需要一个台阶,便转头望着西太后,眼底带着询问,道:“不知母后对此事如何看待?”

    西太后在上面听了好一会,总算是明白就是多了个名字,搞错了一个女子,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她也有些疲倦了,便摆手道:“这么多人,礼部尚书忙于朝中事务,少不了会有点纰漏的,既然皇后你发现了,就把她去了吧。”

    西太后这个性格,皇后是知道的,听到答案后,并不觉得奇怪,便笑着点头,“儿臣听从母后的意见。”然后转头对着礼部尚书吩咐他重新抄写一册上来,去掉沈云卿的名字,然后……

    皇后略顿了一下,“把耿心如的名字,也去掉吧。”既然耿佑臣想攀龙附凤,她就让他一点机会也没有,送个妹妹来,说的好听是给她助力,说不定哪天又在后面给她使绊子。

    礼部尚书听到西太后的发话,知道韵宁郡君名次突然出现到秀女名单一事算是了了,哪里还去追问耿心如为何要划掉名字,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说生辰八字不适合,年龄大了之类的都可以拒绝,连忙应了。

    而四皇子在听到西太后和皇后说将是沈云卿的名字划掉时,心底微微呼了一口气,就像有一根弦在悄然之间绷紧,如今总算是松了下来。

    当秀女名单通过皇后,太后最后到明帝手中批准了之后,颁发下来,耿佑臣不敢相信的拿起朝中发下来的名单翻来覆去的找了几遍,都没有看到自家妹妹的名字。

    他急冲冲的走到礼部,找到礼部尚书后,面带急切的问道:“林大人,为何家妹的名字未在秀女名单上,我记得上报的名单里,有她的啊!”

    礼部尚书望着他满脸焦急的模样,非常公式化的笑了笑,让他坐下来,“耿郎中,耿小姐的名字本来是在秀女名单中的,但是后来钦天监一看,发现耿小姐的生辰八字,和皇后娘娘的相冲,为了皇后娘娘凤体安康,便把耿小姐撤销下来了。”

    礼部尚书这番话,耿佑臣才不会相信,什么八字相冲,要是相冲,早就排除了,还要等录到册子里的时候,才发现吗?但是礼部尚书这番话也同样告诉了他,将耿心如名字划掉的人,是皇后娘娘。

    如全身脱力一般,耿佑臣想着自己的前途,爵位,那些规划好的美好的前程,都一下烟消云散,人有点不受控制的冲到桌前,睁大眼眸问道,“林大人,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皇后娘娘划掉家妹的名字?”

    礼部尚书望着他有些扭曲的脸上里带着疑问的双眸,完全是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想到那日的事情,若真不是耿佑臣做的,那的确他是受了无辜连累,便将事情简要的叙述了一遍。

    礼部衙门的人在半个时辰后,便看到开始一脸急切进来的耿郎中,出来的时候像是奄了的茄子,双目无关,两眼焦距有点涣散,脚步甚至都有点漂浮,气息变得很颓丧。

    怎么不颓丧,如何不颓丧。

    跟随了四皇子这么多年,耿佑臣很清楚四皇子对他起了疑心了,而皇后显然对他也心生芥蒂,若不是如此,不会在去掉沈云卿的名字之后,还划掉耿心如的秀女资格。

    在此时的耿佑臣眼底,透着一股绝望,还有一股怒火。

    究竟是谁,是谁将沈云卿的名字加上去的?

    这个人要陷害沈云卿,为什么要害得他无端端的被连累……

    若是让他知道,他一定要好好的揍他一顿,让他知道这个愚蠢的行为,连累他的大好前程!

    耿佑臣回到家中,立即就病了,韦凝紫从他絮絮叨叨的话语中知道了耿心如被划掉名字的事,心内一紧,脸色微微发白,嘴唇不自在的抿了几下。

    幸亏耿佑臣病在床上没有发现她的异常,若是让他知道,这一切的源头,都是自己身边这个女人导致的,估计他会气到吐血不止。

    让沈云卿的名字上秀女名单,是韦凝紫的想法,但是凭借她的力量,她办不到,于是韦凝紫想到借助其他的力量,这个力量便是一个人,安玉莹。

    安玉莹和她一样,也恨透了沈云卿,只要让沈云卿变成皇帝的女人,那就不可能再和御凤檀在一起了,她让人偷偷的联系了安玉莹,传了个话给她,安玉莹果然是立即答应了。

    只是,这事办得却不漂亮,怎么加就加在了最后一页,这不是让人抓到吗?还害的耿佑臣被连累,韦凝紫想到自己以后若是只能做个五品官员的夫人,心里就有一股冲动将事实说出来,让夫君去告诉皇后,可是说到底,这件事和她都脱不了关系,就算拉上了安玉莹,最后自己还要倒霉。

    衡量一番之后,韦凝紫放弃了这个想法,如同往常一样,咒骂沈云卿那个贱人的运气为什么就那么好。

    与此同时,宁国公府内,安玉莹也同样在心内咒骂,一手将桌上的茶杯都扫了下去。

    沈云卿那个贱人,怎么一上名单就被人发现了,按理来说,这相差几个月的,若是家中愿意,也是勉强可以被选进宫去,往年也有这样的事情,皇后也没有如此果断的拒绝。

    而皇后在后宫,很少出来,如何去得知每一个人的生辰年月日,但是沈云卿的,却是了解的清清楚楚,一看便知,这实在是有些蹊跷。

    难道皇后不喜欢沈云卿?不过也是,那样艳美的狐狸精,皇后当然不想放在后宫了,她不是凭着一张脸还把御凤檀也给迷住了吗?真真是可恨!

    这一次事情她做的悄悄的,很难查出来是她做的,自从上次被关在家中禁闭了一个月,宁国公夫人又教了她许多东西,此时安玉莹虽然心里难平,却不打算再像以前一样,冒然出手,她要出手,就要做到万无一失。

    被安玉莹和韦凝紫深深记恨着的某人,此时正坐在家中,逗着宝贝弟弟一脸口水的玩玩具,突然听到外面有丫鬟跑进来,连礼都没有行,满脸焦急的喊道:“大小姐,出事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