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01 冤家路窄

重生之锦绣嫡女 101 冤家路窄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耿佑臣看到那边的时候,亭子里的人也看到了他,为首一个面黄眼浮的男子先是一笑,然后高声招呼:“哟,这不是耿大人吗?怎么这时间有空来登山,没有在户部处理事情啊?”

    他的话听起来热情,实则含着浓浓的讽刺,眉梢高挑,里面都是恶意的打趣。

    耿佑臣的眼中划过一抹厌恶,秋水感觉到他抱着自己的手,在用力收紧,带着一股强烈的怒意,脸上却不得不带上笑容,亲切道:“是啊,原来黎驸马,方小侯爷,瑾王世子也在这里啊,真是好巧。”

    说话的男子正是黎驸马,而坐在他对面的两个男子,就是御凤檀和方小侯爷了,远远的朝着耿佑臣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黎驸马喝了一口酒,又抬头望着耿佑臣,继续羞辱道:“耿大人啊,既然有空,那就过来坐坐呗,刚好我也带了女人,一起呗,一起呗!”

    黎驸马身边坐着胸口袒露,一脸艳媚的女子,瞧举止神情,就知道是青楼女子,耿佑臣眼底的厌恶带上了憎恨,他虽然带着秋水,可到底是以礼娶进来的贵妾,将他的妾比作青楼女子,这不是赤果果打他的脸嘛!

    这个黎驸马,若不是看在他是驸马的份上,他现在就想去踩他两脚了,一事无成,世无寸用,看到他失势就来踩他!

    “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三位的雅兴了!”心情不好,耿佑臣的口气尽量温和,也掩饰不住里面的恼意,说完之后,便带了秋水转身往另外一条道上走去。

    黎驸马这人可不懂什么叫见好就收,看到耿佑臣气得转身而走的样子,更是摇手大喊,“耿大人,别走撒,来喝酒啊……”

    御凤檀狭长的眸子望着耿佑臣身旁小巧的秋水,想到某人狡黠的凤眸,朱唇抿了抿,莹然跃上一股笑意,美玉一般的容颜如一缕春风挂上,顿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修长如玉的手指转动着手中的白玉杯,甘醇的酒液随着动作轻轻晃起一圈圈淡淡的涟漪,酒光杯影里,双眸如霞如虹。

    方小侯爷侧睨御凤檀,用手肘戳了他一下,目光转落到秋水的背影上,打趣道:“檀檀,你该不是喜欢那种类型的吧,啧啧,你这口味得多重啊,竟然看上别人的小妾……”

    御凤檀斜乜方小侯爷那贱兮兮的笑,无视他那腻歪的让人受不了的称呼,抓住他的手肘一拍,宽大的长袖在山间清风中荡漾,宛若一抹雪色云彩随风飘逸,他站起来,“这风吹的头晕,我下山了。”

    “诶,诶,怎么就下山了啊,不是你说要来这喝酒的吗?”黎驸马意犹未尽,看御凤檀要走,赶紧留道。

    “开始想,但现在不了。”御凤檀狭眸微眯,微微歪着头,身姿秀挺,面上的表情无赖又带着一种‘我就不喝了,怎么办’的意思,让人颇觉无措。

    他要走,方小侯爷自然也站了起来,跟上御凤檀的脚步,一边走,一边转身对黎驸马挥手,“下次,下次再喝啊!”

    而耿佑臣上山之前廖落的心情此时变得更加差,脑子里想的都是黎驸马刚才那充满讽刺和嘲笑的语调,脸上满满都是愤意。

    秋水被他带在怀中,却不得不配合他又快又大的脚步,一时脚酸不已,暗里看了看耿佑臣的脸色,试探般的问道:“八少爷,你怎么了?”

    被秋水这么一问,耿佑臣内心里对黎驸马的愤意便有了出口,遥望着前方下山的路,哼道:“那个黎志他凭什么取笑我,他才华平平,智慧平平,根本就是个庸才,仗着七公主的势,才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他有什么资格这样讽刺我!”

    秋水当然能听出他话里的不甘,顺着话意讨好道:“那当然,虽然婢妾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个黎驸马,但是从他的外表,言谈来看,连八少爷你一半都比不上,他若不是攀了七公主这门亲事,只怕现在还只是京城一个无所事事的纨绔,哪能像八少爷你,一切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争取到的。”

    一番娇言软语,让耿佑臣的心情稍许好了些,眉头却更紧了些。

    黎驸马自身才华寥寥,德行皆缺,却坐在肥缺上,每日里花天酒地,在青楼留下他的虚浮的身影,更不提家中美妾数人,这一切因为尚了七公主。

    耿佑臣不由想到二公主,这段时间,他都不小心‘巧遇’了二公主,二公主对他的感觉,说的上是痴迷,被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爱慕,追求,极其能满足男人的自大心理。

    若是他能尚了二公主,那么他的人生也会和黎驸马一样,不,一定会比黎驸马更出彩,因为他比起黎驸马来,自身的能力称得上不错的,而二公主的母亲还是皇后,比起七公主那个早死的娘,绝对要有利的多。

    耿佑臣欣喜若狂,只觉得光明顶这个名字确实是名副其实,在他人生灰暗的时候,给他指了一盏明灯,让他通向更辉煌的未来。

    “秋水,你真是爷的福星啊!”耿佑臣猛然转头,面带喜色对着秋水道,他一把搂住还不知怎么回事的秋水,搂在怀中,“走,我们下山去。”

    秋水虽然不知道耿佑臣在欢喜什么,但是听到耿佑臣夸她是福星,也喜的眉毛直飞,更加娇羞的依偎在耿佑臣的怀里,“爷,你又打趣秋水。”

    “没有,这可不是打趣。”耿佑臣哈哈大笑,朝着山下走去,上山时那种满脸的郁闷和郁结,都随风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风光和得意。

    他就知道,他耿佑臣的人生是不会就此停下的。

    韦凝紫到了永毅侯府后,先去李老太君那请了安,然后就回到院子里,一直等着耿佑臣和秋水的消息,一直到碧空染橘,天色微暗之时,才听到外面的小丫鬟来报。

    “八少夫人,秋姨娘回来了。”

    韦凝紫闻言,眉头微微皱起,“八少爷呢?”

    “听前院的小厮说,八少爷回来之后,便去了书房,好似有要紧事。”小丫鬟低头回道。

    韦凝紫点点头,“那你去将秋姨娘请过来。”

    小丫鬟得了话,退了出去,到了秋水住的小院里,这里是李老太君给秋水安排的院子,虽然不大,但是由于耿佑臣只有她这一个妾室,加之园中景色雅致,秋水非常满意。

    “秋姨娘,八少夫人请你过去一趟。”

    秋水刚换了衣服,回屋也晓得韦凝紫已经被接回来了,她还以为韦凝紫能在威武将军府多呆一阵子的,没想到还是等不及回来了。

    自己前脚一进屋,她后脚就让人来请,只怕是等了一天,心里又妒又恨吧,秋水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想起耿佑臣今天下午对她的种种温柔缠绵,若是韦凝紫要骂她,她倒不介意打击一下她。

    到了韦凝紫的院子里,秋水没有如意想中看到韦凝紫气得满脸发怒,双眸喷火的样子,反而只见她穿了一袭正红色的长褙子,下身着了水红色的绣荷叶碧连天图案的马面裙,面上的笑容端方又和气。

    这个和自己在客栈动过手的人,一下变得如此沉稳,秋水暗暗得意,看来韦凝紫也知道她在耿佑臣面前得宠,不敢嚣张了。

    秋水便走到前方,给韦凝紫行了个礼,“婢妾见过夫人。”

    韦凝紫看她脸颊红润,双眼亮亮,看起来今日出去玩得倒是十分开心,那高抬的下巴显然是没有将她这个正室放在眼底,一口银牙几乎咬碎,没想到她竟然落的被一个妾室欺负的份上,不过心里气急,韦凝紫也没有表现出来,她刚回来,可不能再做出什么事让李老太君拿了小辫子,放在袖中的手死死的攥着,表面上笑容可亲,“起来吧。”

    “谢夫人。”秋水没有诚意的站起来,很大胆的直视着韦凝紫,看她脸色还有青色的淤痕,嘴角露出几分得意的笑容。

    韦凝紫当作没有看到那挑衅一般的笑,只一脸大义的道:“你进门的时候,我有事回了娘家,没来得及喝你敬茶,这也就罢了,听说你家以前是扬州镇上的,一些规矩你可能不懂,但如今既然你进了永毅侯府,代表的就是侯府的脸面,有些规矩,还是要立的。妾室每日要到主母面前来伺候着,主母吃饭你站着,主母喝茶你端着,主母说话你听着,这些,想来你姐姐是知道的,前几天耽搁了也就罢了,从现在开始,你就在我这伺候着吧。”

    听完她一通话,秋水恼极了,大户人家正室和妾室之间的区别很大,韦凝紫刚才摆的那样子,就不是真心大度,而是换了法子来折腾她。

    可是姐姐有说过,在她没站稳脚跟之前,别给人挑了错去。

    于是,秋水忍下满心的恨怒,对着韦凝紫应道:“是,夫人。”

    这个回答,倒让韦凝紫有些意外,她还以为秋水一听到这话,肯定又要闹起来,妾室到正室面前立规矩,这是应该的,必须的,闹到哪,韦凝紫都是占理,没想到秋水竟然应了,不过韦凝紫岂是那等简单的人,既然秋水答应了,她刚好可以名正言顺的来磨她。

    “好,果然是个懂事的。”韦凝紫一笑,转头对着粉蓝道:“上晚膳吧。”

    早就准备好的晚膳立即端了上来,满满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散发着浓郁的香味,秋水刚从光明顶上下来,还没来得及吃东西,肚子里早就饿了,可偏生不能坐下,还要给韦凝紫布菜,一心的郁闷就不要说了。

    她夹清蒸鱼,韦凝紫嫌腥。

    她夹百合片,韦凝紫嫌淡。

    她夹烘火腿,韦凝紫嫌腻。

    一顿饭下来,秋水是满肚子的火已经蓄的满满的,韦凝紫吃饱后,让人将东西收拾下去,坐在罗汉床上,看着秋水的脸色发青,一张小脸拉的老长,心里极为开心。

    “夫人,喝茶。”粉玉端了一杯饭后消食的茶过来,韦凝紫接了过去,眼底划过一道利光,含了半口,便望着秋水。

    秋水站那一动不动,粉玉便喝道:“还不给夫人端了痰盂过来?”

    秋水鼓着眼瞪了一眼粉玉,暗道这小蹄子也敢命令她,脑中一转,便走到小偏房里去端了一个铜铸花形的痰盂出来,站在韦凝紫面前。

    韦凝紫睨了一眼秋水,对着痰盂的边缘就吐了下去,一口茶水刚好吐得秋水满手都是,嘴角抿着笑:“秋水端痰盂还是要多训练下,这都端不好位置。”

    虽然秋水不是大富大贵人家出来的,可是家里人都宠着,哪里受得了这个,看到自己手上湿漉漉,是韦凝紫吐出来的水,里面还沾着残茶,胃里一股恶心,直想吐。韦凝紫还要讥讽,顿时劲头直冲上脑,举起痰盂,对着韦凝紫就罩了下去。

    “端你去死!”

    痰盂一下打在韦凝紫的头上,铜制的痰盂就算力道不重,砸下来还是让她身子一歪,腹部刚好撞到了小几的桌角上。

    秋水丢了痰盂,正拿着帕子擦着自己的手,帕子擦了以后,还觉得恶心的很,正要再找个帕子来擦擦,便听到粉玉尖叫声,“夫人,夫人,血,血……”

    只见韦凝紫水红色的马面裙上慢慢的沁出一块块大红的血迹,她一脸惊惧的捂着肚子,嘶声喊道:“快叫大夫!”她什么时候怀孕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啊……

    抚安伯府。

    夏日一来,百花齐放,姹紫嫣红,谢氏的院子里色泽鲜艳的花儿迎着阳光静静的绽放,虽然比不得扬州沈府的精致巧丽,也有另外一种风味。

    谢氏欣慰的叹了口气,“秋水总算是如愿所偿的做了耿佑臣的妾室了,没想到,她竟那般的执着。”

    云卿低头一笑,拿帕子擦了擦手,“是啊,还做了韦凝紫的姐妹,这真真是让人没办法想到呢。”

    谢氏望了云卿一眼,看出她眼底的揶揄,知道女儿对韦凝紫对秋水都是没甚好感,“也不知道怎么说,两人从进门前就打的人尽皆知,进门后,更是夸张,秋水竟然用痰盂砸了韦凝紫,还弄得孩子差点小产,现在被李老太君关了禁闭,何必呢。”本来关系就僵,还加上这么一遭,以后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模样。

    也怪秋水命不好,韦凝紫在客栈和她对打的时候没事,被耿佑臣打了两巴掌还是没事,结果被她这么一砸,就出血了……

    比起谢氏话语里微微的无奈,云卿很淡然,韦凝紫要是不去那么整秋水,秋水能被挑得那么大火气而动手吗?

    “对了,那个和秋水说亲的掌柜,现在如何了?”云卿看谢氏颇为感叹,便将话题转开。

    说到这件事,谢氏白皙的面容一下便带了笑,侧头道:“这可要问翡翠才知道了。”

    云卿露出一抹惊讶的表情,望了一眼翡翠,见她脸一下就变得通红,低下头去,小声道:“夫人,你就莫要笑我了。”

    李嬷嬷在一旁给云卿解释道:“那日掌柜过来等秋水姑娘见面,没等到,结果刚好夫人回来,不知怎么,就看上了咱们翡翠,昨日已经上门跟夫人提亲了来了。”

    大户人家身边的丫鬟,一般留到十**岁就要安置了,要么就是嫁给府中的管事,以后做管事妈妈,要么就外放嫁出去。

    翡翠今年已经十八岁,也是该要说亲的时候了,只不过云卿记得上一世,翡翠好像是嫁了一个管事的。如此看来,她这一世改变的,不止是自己的命运,还间接改变了其他人的。

    “原是这样,我倒不知道这一遭的,那就要恭喜翡翠姐姐了。”云卿笑着打趣,惹得翡翠脸更红,干脆脚一剁,嗔道:“夫人,大小姐,李嬷嬷,你们都拿着婢子说笑。”然后就冲了出去,那样子,惹得一屋子人更是好笑了起来。

    笑过后,谢氏喝了口花茶,润了润唇,望着自己女儿,及笄后,也到了说亲的年纪了,上回问她对韦沉渊感觉如何,她说是兄妹,也不知道女儿心中有没有自己属意的,虽说儿女姻缘,父母做主,可谢氏觉得还是要女儿喜欢。

    自家女儿基本就没让她操过什么心,她这个做娘的,也只有在这门事上操点心了。

    不过,谢氏微蹙了眉头道:“韦沉渊,哦,不,耿沉渊听说带着秦氏回了扬州?”

    自李老太君将韦沉渊认祖归宗后,韦沉渊就改为耿姓,按照族谱上的辈分,同样改了名字,如今叫做‘耿沉渊’。认祖归宗之后,耿沉渊便说要回扬州,去韦家的祠堂内消名,然后找一名子嗣过继到养父的名下,以免养父在九泉之下,成为无子嗣的孤魂。

    谢氏听云卿说完后,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赞道:“这孩子不错,富贵也不忘本啊。”

    云卿点头,韦沉渊这个举动,的确是做的很好,一时外面对他的赞誉声不绝,直夸心孝性直,比起耿佑臣那些乌烟瘴气的传言,好过千百倍不止。

    耿佑臣和耿沉渊两人,实力和心计上的区别,已经开始逐渐明朗的划分开来。

    在谢氏处用了晚膳,云卿便回到自己的院子里,一进门,就看到小丫鬟们趴在院子里的墙角,细缝,那样子,好似在寻找什么东西。

    流翠进来看到这幅情景,微微一咳,小丫鬟们赶紧站了起来,拍了拍裙子上的灰,一脸忐忑的望着云卿。

    “你们在找什么?”相比起她们脸上那种忐忑,云卿更有兴趣知道,什么东西会在墙角细缝里去,还让她们这样细致的找,难道是很贵重的东西?

    小丫鬟们你看我,我看你,抿着嘴不敢说,倒是流翠望了她们一眼,暗道这些不争气的,大白天就急哄哄的了,于是自己跟云卿道:“小姐,明儿个是七夕了,她们是在墙角找蜘蛛。”

    云卿这才恍然大悟,她一直都忙着其他事情,倒是忘了七夕就来了,七月初七,大雍也称为女儿节,在这一天,女子会用小盒将蜘蛛装进去,到了第二天早晨的时候,再看盒子里的蜘蛛网,若是蜘蛛网结得越密,就代表这个女子越巧,算的上是一个好彩头。

    这些小丫鬟年纪不大,自然对这些活动热衷,只怕私底下都希望自己抓的蜘蛛织的网最好,专往那些蜘蛛密集的地方去找。

    她莞尔一笑,摆手道:“原是如此,你们把手头的事情做完了,就可以去找蜘蛛,明天给我看看,谁的蜘蛛结的网最密,小姐我这还有重赏。”

    本以为会挨骂的,谁知道小姐不仅没骂,还给她们立了彩头,方才脸上的忐忑被笑容替代,对着云卿行礼,“谢谢大小姐。”

    云卿点头,进了屋子后,换了衣服,看见流翠望着屋外,眼底流露出钦羡的表情,摇了摇头道:“我在这看书,有事会叫你们的。”

    流翠哪里听不出云卿的意思,立即笑嘻嘻的应了,“小姐,奴婢和青莲不打扰你看书了。”说完,拉着青莲就往外头去,那模样,好似生怕蜘蛛给人抓完了一般。

    她拿了本医书出来,一页页的翻看着,来京城这么久,都没看到汶老太爷,问了御凤檀才知道,汶老太爷嫌在屋里闷的慌,又出去游玩了。

    她如今都是靠着医书来巩固,顺便好好琢磨汶老太爷教她的针灸,她觉得这个针灸,并不一定只能用来救人,在一定的时候,还可以用来自保。

    静谧的空气里,没有点香,院子里自然的花香漂浮在空气里,闻之心旷神怡,云卿不知看了多久,直到流翠进来,才放下书来望着她。

    “怎么,抓到蜘蛛了吗?”

    流翠手里拿了两个盒子,将其中一个递给云卿,“小姐,奴婢给你也抓了一只,是在东边院子的树上抓的,它结的网很不错,说不定明日得巧的是小姐呢。”

    望着桌上那小方盒,云卿想到里面那个八足的东西,胳膊上就透着一股凉意,赶紧道:“不用了,这个你们玩就行了,我可是要奖励你们彩头的,怎么可以自己夺了去,要是让小丫鬟知道,还说我这小姐哄人呢。”

    云卿虽然心里害怕,但是表面上没有露出任何害怕的神情来,流翠也未曾想到她是害怕才不要的,只是觉得有点可惜,她还挑了好几只,才帮云卿选了这只最好的呢。

    “那好吧,不过奴婢觉得,明天的彩头不会是别人的了。”流翠说着,还颇为得意的挑了挑眉毛,样子很天真。

    到了七夕这一日,天气也非常好,金辉爬上蓝天,将璀璨的光芒洒向大地。

    大早服侍云卿起床,穿好衣服,用了早膳后,流翠,青莲,飞丹,问儿,和院子里的小丫鬟,都将自己的蜘蛛盒子捧了出来,让云卿评定,谁的网结的最好。

    云卿端着蜂蜜茶的手微微一顿,目光淡然的从她们手中的盒子上掠过,微咳了下,问道:“你们自己都已经打开盒子看过了吗?”

    问儿甜甜的点头,清脆的声音在屋内十分悦耳,“小姐,一大早奴婢们都打开看了,但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最好,奴婢觉得小姐的评价是最公证的,所以请小姐看呢。”

    云卿一听,心里松了口气,早晨她们都打开看了的,那蜘蛛肯定不会再留在里面,她怕的是蜘蛛,蜘蛛网是不怕,于是笑容更加自然,吩咐道:“你们将盒子都打开,放在这里,我帮你们看看今年谁最巧。”

    丫鬟们忙不迭的将盒子一个个摆放整齐的在云卿面前,云卿为了以示公证,还避开了摆放的顺序,以表示自己不知道盒子是谁的,不会偏心。

    经过云卿细心的比较,指着其中三个盒子道:“蜘蛛网结得大,密,圆,是其中最好的。”

    “哈哈,奴婢就说,今天肯定会得巧吧。”流翠挑了挑眉头,一脸小得意。

    飞丹看着流翠挑起的小眉毛,笑道:“小姐,你看流翠手这么巧,就把奴婢这等拙人的活分给流翠做吧。”

    云卿知道飞丹是故意打趣的,认真的点头,“这个提议不错啊,能者多劳啊。”

    “小姐,你可不能这样……”流翠立即不依的反驳。

    既然选出了前三名,云卿分别给了她们一人一个苏银裹金的镯子。而其他的丫鬟,自然也不能让她们空手,云卿也给了相应的赏赐,每个人都不落空,丫鬟们都很开心,互相嬉闹,满院子都是喜气盈盈的。

    云卿任她们闹着,自己进书房去练字,到了晚霞漫天的时候,流翠便进来书房催促云卿,“小姐,要准备了,今晚可是七夕夜呢。”

    听到流翠的话,云卿这才放下手中的书,进了内室,青莲拿着早就挑选好的月白色齐胸襦裙,让云卿换上,下面配了一条同色绣有兰花滚边的长裙,腰间束了一条手掌宽的丝质腰带,上面点缀了数颗小珍珠,好似一条玉带河,将云卿纤细的腰和修长的腿更加完美的展现出来。

    流翠又让飞丹给云卿梳了一个飞星逐月髻,从妆奁中挑了一只点翠蓝宝石簪子,和数朵狐狸白毛的小绒球插在发髻间,最后再在她身上披上一层雪色轻纱外衫,带上同色的宝石耳环,方才松手。

    流翠还站在前面换着角度观看,思忖哪里不足,云卿望着她笑道:“好了,别看了,该走了,要不然,雪莹可要等急了。”

    流翠其实还想说再画点妆就更完美了,可是转头一想,算了,小姐不化妆都这么漂亮了,若是再一画,今晚引得街上大乱,那可就不好了。

    府外的马车早就已经备好,云卿扶着流翠和青莲的手上了马车,车夫便御马前行,往东大街的方向而去。

    东大街的前方,有一个巨大的广场,今日的一切活动,便是在广场上设置,所以车夫不用吩咐,也知道将马车往哪里驾驶。

    马车走了一段路后,便停了下来,官府为了七夕夜晚的安全,已经设置障碍,前面是严禁马车通过,云卿便由流翠和青莲扶着,走了下来。

    因为今日这个特殊的节日,小贩们早早便摆起了摊贩,吆喝着自家的商品,里面以各种精致的小玩意为主,吸引过往的游人来观看。

    而路上,已经有不少人已经装扮一新出来,这一天,年轻的男女们可以自由的交谈,认识,玩耍,只要不失了分寸,没有人会拿规矩来压制,所以那些世家名门的公子们,自然是蜂拥到街上,看看那些平日里难以见到的小姐千金们,也许由此成就一段良缘佳话也说不定。

    云卿在青莲和流翠护着下,避免和其他人接触,本来初夏,夜风微凉,此时因为人群太多,倒生出几分蒸腾的热气。

    她和雪莹约定见面的地方,是东大街上的‘醉仙楼’,等穿过重重人群之后,云卿看到站在‘醉仙楼’二楼窗口的安雪莹。

    安雪莹着了一袭鹅黄色的长裙,上面穿着青蓝色的比甲,头发挽了个随云髻,插着六根白玉簪子,一双水一般温柔的双眸也望到了云卿,立即带着大寒,小寒下了楼。

    “云卿。”安雪莹一看到云卿,便迈着小碎步迎了上来,双手搭在云卿的手上,嘴角抿着笑意。

    “瞧你这么急切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三年没见面了呢。”云卿握着她微凉的手,双手合在她手上,用自己手心的温度替安雪莹暖着。

    雪莹自幼就有心疾,一直靠吃药养着,性格也因此温柔和缓,心灵也一样善良温柔。

    她来京城一个月,和云卿见过两次面,因为住在宁国公府内,比起以前在扬州出入自然没那么方便,每次见到云卿,都格外的开心,眉眼里总透着一股久别重逢的喜意。

    “有句古话说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可有八天没见到云卿你了,照这么算,可不止两年了。”安雪莹抬起手掩嘴而笑。

    云卿被她说的连连点头,打趣道:“好啊,雪莹,就这么几个月没见面,你的小嘴也越来越厉害了啊。”

    “再厉害也比不过你,我可没少听人说你的那些事,心底为你骄傲呢。”安雪莹挽着云卿,边走边聊,大寒小寒,流翠青莲跟在身后。

    “罢了,那些也不是什么好事。”想到来天越后发生的事情,云卿只是付之一笑,转而问雪莹道:“倒是你,刚来天越就遇到这么大的节日,今晚咱们可要好好玩玩。”

    大家千金就算是出门,一般也是参加宴会,拜访和买东西,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在街上游玩的机会,还是不多的。

    “嗯。”安雪莹点点头,两人便看着哪里热闹,就往哪里走。

    夜晚的东大街比起白日里,更有一种显赫繁华的感觉,人影重重,灯影叠叠,到处都挂着招揽生意的灯笼,里面的光彩五彩斑斓,将街上照出几分仙境般的意境。

    耳边是人们的笑声,谈话声,混合在那些尽力招揽生意小二的吆喝里,产生一种热闹得不知时日几何超然。

    衣着华贵的公子,妆容美丽的千金,不时从身边穿梭过去,带起一阵阵的香风,一阵阵的青春笑意。

    强盛的大雍带给百姓的是安宁的日子,这般的安宁和幸福,其实这样的近。

    天空幽黑而宁静,新月如钩挂在黑色的帷幕上,一颗颗的星子如同水钻镶嵌点缀其上,天下,地上,皆是一片美好繁华。

    云卿和安雪莹穿梭在这样的环境中,也生出几分热闹的心来,渐渐的投入到人们这一份喜悦之中。

    “云卿,你看前面,好似在弄什么比赛。”安雪莹指着前方一个布置宽广的大红游戏台,对着云卿道。

    “那我们过去看看吧。”云卿对安雪莹一笑,两人便朝着那大红游戏台走去。

    此时台前已经聚集了许多人,比起别的地方来,显得地方都狭窄了起来,云卿抬头望去,只见台上最前方放着一张黑色的长案,案上摆了一盏琉璃制的八角走马灯,而八面上的人,分别画着八个美女,若是换一个角度再看,上面的八个美女就会变成另一种模样,因为制作材质的特殊,只要白天将这盏灯放在阳光下晒满六个时辰,夜晚的时候,它可以自动放出光亮来。

    因为沈茂每年都要出海,所以云卿看过的稀奇玩意不少,但是这样可以自动发光的走马灯,她倒是第一回看见,此时那灯便散发着淡淡的冰蓝色光泽,在众多五彩斑斓的灯光下,它的光线不被其他彩光融合,独自屹立着散发自己那份独特的美。

    云卿从内心里便生出一股喜爱来,宝物通常都有自己的灵魂,她虽然不知道这个走马灯有没有灵魂,但是很讨人喜欢。

    安雪莹眼底也是羡慕的,悄声对着云卿道:“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获得这个彩头,只怕是不简单呢。”

    这样的好东西拿出来,当然不会轻易的让人拿走,云卿也生出一些好胜心里,看看这台主会出什么样的难题来。

    台下的人已经越集越多,可以说是接踵摩肩的时候,台主终于站了出来,一个三十岁的飒爽妇人,穿着一袭与众人不同风格的利落红色窄袖装,一双眼睛看起来十分的灵活,首先对着众人拱手道:“各位好,今天是七夕节,我在这摆了台子,做一个智力赛,若是能第一个闯过我三关的人,就可以得到我这盏‘冰蝶蓝玉灯’。”

    台下的人早就等得迫不及待了,此时台主一说话,立即就有人问道:“哪三关啊?”

    “第一关,灯谜赛,单人参加,在游戏台两边,已经挂好了灯谜,在一炷香时间内,破解最快最多的前三个男子,三个女子,可以进入第二关。”

    “你这游戏规则倒是新鲜,还要分男女的?”一个人大声道,他也问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台主很是爽朗的一笑,“当然了,今天是七夕节,男女才成双!好了,各位的问题就回答到这里了,现在,猜谜开始。”

    她的话音一落,人群就开始涌动了起来,往周围的挂着灯谜的地方走去。

    安雪莹见到人都往那边去了,白皙的小脸上带着微微急切的神情,转头对着云卿道:“我们也快去吧。”

    “嗯。”这样的比赛云卿也是第一次看到,她很想知道,后面两关是什么,于是和安雪莹一起,朝着挂灯谜的地方走去。

    此处的灯谜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样,每个灯谜特别又难,很多人开始蜂拥而去,到了灯谜下后,却只能站在那望而不动。

    他们根本就猜不出来,谜底究竟是什么,换到另外一个,又发现比上一个更难,有些已经气馁,站在一边去给别人猜了。

    云卿和安雪莹两人因此也有了位置,跟随着人流,在灯谜下穿梭。

    “这个,谜底是‘波’字。”安雪莹猜出一个,对云卿小声道。

    “嗯,那就把灯谜取下来。”云卿点头,伸出欲去取那灯谜,旁边却横空出了另外一只手,将那个灯谜抢先取走了。

    云卿转眸过去,凤眸微微一凝,啧,还真是冤家路窄!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