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02 七夕争斗

重生之锦绣嫡女 102 七夕争斗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云卿转眸过去,凤眸微微一凝,啧,还真是冤家路窄!

    安雪莹眼睁睁望着自己猜出的灯谜被人取走,也转头侧望,便看到安玉莹手中拿着灯谜,正对着云卿轻晃,“真是好巧,原来郡君你也在这里。”

    “是啊,真巧。”云卿望了眼她手上灯谜,微微一笑,视线却在她身后旁男子上停留。

    四皇子与安玉莹并列,一身紫色的常服将他高大挺拔的身形衬的越发多了一种冷峻和高贵,古铜色的面容散发着与人不好相处的浓烈气息,一双鹰隼似的双眸则在云卿身上落下,微深的唇色在夜空望去,越发的沉冷。

    “臣女见过四皇子。”云卿对着四皇子行礼,态度自然又淡定,一双凤眸里半点惊讶都没带上。

    而安雪莹则顿了顿,望见四皇子后,轻轻的福下身子,“臣女见过四皇子。”

    四皇子一如既往的冷漠,在云卿身上落下的视线,却带着几分深沉的探究,启唇,“免礼。”

    云卿,安雪莹低头谢礼,站起来后,安雪莹对着安玉莹一笑,唤道:“玉莹堂姐。”

    安玉莹望了一眼安雪莹,颇为不满她今天早早的出来,竟然不和自己一起,如今还是和沈云卿在一块,看来就是为了等她了,嘴里不冷不淡的应了一声。

    她这般冷淡,让安雪莹脸上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有些难堪,毕竟两人的父亲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血缘是相当亲近的,这样的态度有些过分了。

    安玉莹哪里有这种认识,她是堂堂宁国公的嫡出女儿,对于她来说,就算是堂妹安雪莹,在她面前也算不得什么,如今安雪莹还住在宁国公府,她更觉得自己是施予者,而安雪莹是寄人篱下,其实大家族里,长辈还在世的时候,是不会分家的,一个家族人员众多,枝繁叶茂,代表着家族越昌盛,而分家,则是代表家族衰落。

    安老太君还活着,自然是不会让小儿子安尚书就住出去,并不是安尚书买不起房子要住在宁国公府,安玉莹并不是不懂得这个道理,但是还是有着这种优越感。

    特别是看到安雪莹和云卿在一起,便觉得这个堂妹是故意和自己做对,帮着自己的情敌。

    “刚才看郡君好似要这个灯谜,真不好意思,我刚好也猜出来了,比郡君你猜得快那么一点,所以说,人和人之间还是有差距的,莫要以为伸手就能取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些东西对于你来说,只是痴心妄想罢了。”安玉莹嘴角带着笑,话里话外无不是在警告和威胁云卿,不要和她抢御凤檀,凭她的身份,是没资格抢御凤檀的。

    云卿睨了一眼色厉内荏的安玉莹,三番两次的来警告她,喜欢一个男人,不是应该抓住男人的心才对,怎么老针对她,她心里不管怎么想,脸上依旧是客气的笑,“这个灯谜是雪莹猜出来的,我是帮忙取而已,安小姐你抢得比较快,雪莹这个做妹妹的肯定也不会和你计较,这里还有许多灯谜,雪莹还可以继续猜,那灯谜是你的了。”

    她这番话说的是好听,实则是在说安玉莹抢妹妹的东西,如今还要强词夺理,旁边的那些小姐公子目光里立即带上了指责,看着安玉莹,心里对她的行为实在不耻。

    安玉莹被那目光和议论弄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手中本来拿着那灯谜的得意也变成了暗怒,“你自己猜得慢也就罢了,还要赖在雪莹身上,你以为这样就显得你很聪明了吗?”

    云卿眼眸在台上的香上一扫,便拉着她的手,对安玉莹和四皇子一笑,声音清冷微寒,“安小姐若是没事,还是多猜灯谜吧,看你手上的灯谜,要进入前三,可是有点难的。”

    说着,目光在安玉莹手中的灯谜上转了一圈,目光里讽刺欲浓,可是笑容就越发的温和完美,转身朝着其他的灯谜走去。

    见她一副把自己不放在眼底的样子,安玉莹低头看了一下手中的灯谜,抬步就要跟上去,四皇子却站在原地,冷冷道:“你若是要那个灯,就赶紧猜谜。”

    安玉莹往了一眼云卿的背影,见她又在取灯谜,转头往台上的‘冰蝶蓝玉灯’望去,好,你要那个灯是吧,我就偏偏让你得不到,到时候我拿了那个灯,看还不气死你。

    安雪莹走在云卿的旁边,心思却有些飘忽,小手捏着象牙柄的美人纱扇,不安的往安玉莹那边瞟去,“云卿,堂姐好像生气了。”

    “她有什么好生气的,抢了你的东西,该生气的不是她,是你才对!”云卿又扯了一个灯谜到手中,继续看下一个。

    “也许她也猜到了那个谜底,碰巧呢。”安雪莹咬了咬下唇,也解出一个灯谜,取了下来。

    云卿哭笑不得的望着安雪莹,“她生气是她的事,是不是碰巧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是碰巧,明明看到我伸手了,还要去抢,这种行为也不怎样。你就好好猜谜吧,小心等会那灯是别人的,你就只有羡慕的份了。”

    安雪莹转头看了下台上灯,眼底露出羡慕喜欢,便也不管安玉莹究竟怎么了,紧跟着云卿,一起猜谜。

    一炷香的时间并不算长,眼看就剩下最后一截了,许多人已经拿着手中的灯谜去统计和对答案了,毕竟选的是又快又多的六个人,所以快也是其中一个比较的项目。

    云卿看自己手中的灯谜比起大多数人来,绝对要厚一点,而安玉莹手中的也差不多了,便拉着她去答案处登记。

    登记处的案台周围,围满了公子和小姐,他们等待看结果是谁最厉害,云卿将手中灯谜递了过去,统计的人一个个的对着答案,直到对完之后,眼底露出赞叹的神色,喊道:“小姐,你一共是拿了三十一个灯谜,答对,三十一个,女子里面你是拿得最多,答对的也最多的,真的很厉害。”

    安雪莹听到,高兴道:“云卿,你真厉害,我拿了二十二个灯谜,才答对二十个呢。”

    云卿拍拍她的手,“你也很厉害啊,要不是刚才你想这个想那个浪费了时间,说不定还比我多呢。”

    “可是全对也很不容易呢。”旁边一个身子纤瘦,眉清目秀的小姐笑着插了一句话,她是梅太傅的孙女梅妤,一共拿了二十八个灯谜,猜对二十七个,是目前唯一一个比云卿少的。

    云卿望着她的眼睛,但见她眉目清澈,一双带着淡淡书卷气息的圆脸透出宁静娴雅,看的出她的话语里的钦佩是真心的,云卿也笑着道:“梅小姐夸奖了,云卿只不过是运气好了一点。”

    其他千金小姐的比起她们的都要少上一点,如果没有意外,就是她们三个人进入第二轮比赛了,而就在这时,安玉莹也将她的灯谜递了上来,看着云卿一笑,对着登记处的人道:“帮我统计一下。”

    统计处的人接过那一沓灯谜,一个个对完后,略微遗憾道:“小姐,你拿来的灯谜一共是三十个,答对的为二十个,虽然你答对的数目与前面这位小姐相同,但是由于你错误的太多,而且时间比较迟,所以你只能算作第四名。”

    三十个里面错了十个,这个错误率实在是太大了,作为素有才女之名的安玉莹来说,这样的成绩的确是难看了一些,其实她不至于会这样,主要是遇见云卿后,心态浮躁,看到云卿一个接一个的拿下灯谜,越发的着急,结果就越发的有错误。

    安玉莹不能接受这个结果,眉梢一挑,对着统计处的人道:“你们看错了,再对一遍。”

    七夕节是大雍开国以来,就有的节日,在这一天,所有人都可以自由游玩,身份是可以抛在脑后的,特别是举办这些活动的人,受到官方的保护,否则的话,这些平日骄纵惯了的千金公子哥,还不凭着自家的身份来作弊。

    所以,当安玉莹这样说的时候,统计处的人脸上的笑就没了下去,换上一副鄙夷的神情,“我们对数,是在大家面前对的,绝没有半点作假!七夕节,每个小姐都是凭真本事来夺彩头,小姐你失误了,总不能让我们把其他小姐弄下来,让你上去吧。”

    一番话说的其他人是连连点头,你上不去,就要人家重看,重看了结果还不是一样,这里来玩的,谁不是家门显赫,背后有背景的,哪个都不买你的账。

    一时每个人都瞪向安玉莹,到底懂不懂规矩啊,宁国公的女儿了不起啊,我也是某某爵的女儿,某某公的孙女呢!

    安玉莹被这般望着,窘态毕现,望着在一旁和安雪莹,梅妤说笑的云卿,眼底透出嫉恨的光来,她就不相信,她今天非要上台抢了那盏灯不可。

    而男子的统计台那边,结果也已经出来,四皇子,五皇子,薛一澜依次是男子这边灯谜数量最多的三位。

    眼看那香越来越少,只剩下非常小的一截,马上就要决定,进入第二关的人是谁了。

    只见两道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有一道声音传来,大喊:“等一等……”

    御凤檀秀雅修长的身影进入了所有人的眼帘,一身极为飘逸的白色长袍,让他宛若一道光亮顿时流泻到了人群之中,将光亮集中到一人之身,华丽的锦袍流水一般的飘荡,一双霞光艳丽的细长双眸微微挑起。

    五彩的光芒印在他如雪长袍上,云卿只觉得御凤檀那邪魅倾城的容颜被镀上一层淡淡的光华,修长挺立的身子照在着滟滟光华之中,几乎夺走了周围所有的光彩。

    他远远的朝着云卿一笑,笑的那般的笃定又温和,云卿心头一跳,几乎是反射性的转头去望着那台上的香。

    大概还有十个呼吸的时间,那香就会烧尽,御凤檀这时才出现,他怎么得胜?

    几乎在场所有人都被那光彩夺去,也同样是在想着这个问题,时间马上就到了,他喊等一等,又有什么用呢?

    但见男子红唇微勾,转头对着身边的男子,“你那边,我这边,将剩下所有灯谜,全部扯下来!”

    宛若一道月光划过,只见他速度突然加快,手指在细着灯谜的绳索上,一路扯了下去,最后停到了统计处的案前,另一只手接过另外一人扯下来的灯谜,放在了桌前,轻轻一笑,“时间刚刚好。”

    随着他慵懒奢靡的嗓音,台上的香燃尽最后一点,彻底熄灭。

    统计处的人有些呆呆的看着手中厚厚的一沓灯谜,望着面前狭眸流转,红唇微勾的男子,不知是被这男颜美色所惊愕,还是被那一系列的举动所镇住,或者准确来说,其实两者都有。

    “喂,你别看我家檀檀看呆了啊,快点统计啊!”一张巴掌大精致的小脸突然一下出现在统计处人的面前,长到不可思议的睫毛差点要触到人的面上,让统计处的人瞬间惊醒,猛然往后倾去,脸顿时涨得通红。

    “哈哈,你看,又一个看到我脸红的男的。”那精致小脸的主人忽然直起了腰,转头对着御凤檀大声笑了起来。

    “嗯,谁让你长得那么娘呢。”御凤檀斜睨了一眼他,伸手对着案上敲了敲,“别脸红了,他是个男的。我是在香灭之前给你的灯谜,没破坏规矩,快点统计吧。”

    云卿望着那个笑得十分开心的男子望去,但见他一张芙蓉面,水眸流转,眉如柳叶,细且黛青,两颊微微带红,肌肤剔透如雪,虽然因为笑而显得潮红,但是更显一种别样的诱人,胭脂色的红唇晶莹如膏,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娇美,可是,顺着这张脸看下去,便能看到那纤细的脖子上一点点凸起的喉结,以及穿着蓝色花锻,平板无起伏的身材。

    此时他已经收了笑意,对着御凤檀瞪着一双水水的双眸,哼道:“你说谁娘,你才娘呢!”

    那神态,真是千娇百媚不能形容。

    这位名人,云卿是早有耳闻,而甚少见到,顺安候府的方小侯爷,方老侯爷当初随着先帝征讨,救了先帝两命,得封侯爷,但受伤过重,留下一子后,便逝世,方侯爷继承父志,年幼上沙场,又曾救过当今明帝一命,却将命运再次上演,留下一个遗腹子后,逝世。

    这个遗腹子,就是顺安侯府上上下下最宝贝的方小侯爷,方宝玉,因为家里一根小肚苗,又是在方侯爷逝世的时候怀上的,侯爷夫人一天到晚的沉痛悲伤,导致方小侯爷生下来就体弱多病,方老夫人就这么一个孙子,生怕这小苗夭折,听人说男孩当女孩养,可以避开灾难,自幼就当女孩子养着,直到十一岁才在侯爷夫人的强烈请求下,让方小侯爷恢复了男儿身,据传,当初方小侯爷很奇怪自己怎么和其他女孩的生理构造不同,被传为京城的一大笑话。

    而别的男孩子,十岁的时候若是还扮女孩,很容易被人看穿,而他,却偏偏有一张女儿家都难以比拟的芙蓉面。

    御凤檀虽然绝色,可看到他,只会觉得是男人的美,可是看到方宝玉,真正是雌雄莫辨。

    据说当初七八岁的时候,方宝玉看到御凤檀,还说要给御凤檀做媳妇,天天跟在御凤檀身后,后来在知道自己是男儿身后,倒是没要做媳妇了,就是特别喜欢粘着御凤檀。

    所以上一世里,云卿听到御凤檀名字的时候,少不得听到这个绝色美人方小侯爷,京城里屡屡有他们两人的断袖传闻,但是在上层圈子里,却很少有人会真信,否则的话,安玉莹,六公主她们就不会对御凤檀那般的穷追猛打了。宁国公和皇后,西太后那是怎样的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去追一个断袖。

    统计处的人好不容易确定了方宝玉发出的声音是男人的后,这才稍稍沉下心来,拿着手中的灯谜,“这上面没答案。”

    “时间来不及,我一个个的说出来,你一个个的对吧。”御凤檀拿起那一把灯谜,看一眼,答一个。

    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停到了他的身上,四皇子双眸望着御凤檀一个个的将灯谜说出来,从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一直到最后一个,御凤檀没有答错一个,数量上也远远超过其他人。

    统计处的人几乎都要惊呆了,这是边看边答,比起其他人来,要厉害的多,当即就宣布男子前三名为御凤檀,四皇子,五皇子。

    御凤檀朝着云卿一笑,眼眸里有着轻松,幸好他看到了,不然云卿来参加了的游戏,他怎么可以不来呢。

    方才那一刻,云卿心情如同被吊起来一般,本来没有任何期待的,在他出现后,却有些害怕,害怕他不能进入前三,为了他而有些着急,这样的心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她心里了。

    她微微一笑,对着御凤檀轻轻点头,如今的她,不会去避讳了,有些东西,不是避开就能躲开的。

    而五皇子则在统计处宣布了前三名的名字后,刚强的面上露出了笑容,上前拍了拍御凤檀的手臂,“好啊,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没想到你出场是这么惊人啊。”

    “这还不多得亏我。”方宝玉站在旁边,弯着水眸满脸得意,“若不是我帮他扯了十个灯谜下来,他还不能进入前三呢。”

    御凤檀狭眸微眯,声音清朗中带着一点嫌弃,“那你怎么不说,是哪个没用的翻墙都翻不出来,让我去求方老夫人带你出来的。”

    方老夫人将方宝玉看的紧,就怕风把孙子吹走了,太阳把孙子晒化了,今天七夕,又怕人太多,把孙子拐走了,总不让方宝玉出来,在翻墙逃出府的计划失败后,方宝玉只能让御凤檀来求方老夫人带他出来玩,这才导致两人到场的时间慢了一步。

    方宝玉嘿嘿一笑,讨好的一笑,“那就扯平了,好吧。”方老夫人不知怎么,特别喜欢御凤檀,别人去劝说带他出来,她不一定会答应,可是御凤檀去,十有**都会同意,为了以后着想,方宝玉的笑容真是谄媚之极。

    “世子你这么一出来,我可就被你挤下去。”薛一楠着了一身冰蓝色的长袍,俊朗的面上带着笑,对着御凤檀说笑道。

    云卿如今已经知道他的身份,薛国公有个嫡亲的弟弟,从小便不喜欢世家生活,在哥哥承爵之后,便带着儿子游山玩水,很少回京,去年因为不甚摔伤致死后,唯一的儿子就回到了京城,这个人就是薛一楠。

    “意外杀出来的黑马,才更有意思,不是么,薛兄。”御凤檀朝着薛一楠拱手,笑容里不掩得意,话语里的意味却让人深思。

    他们一群世家子弟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有些话看起来没什么,其实则饱含深意。

    就在此时,只听人群中传出一声女子惊呼,梅妤不知怎么,啪的一下摔到了地上,手掌磨破了皮,身上那上好的薄绸裙子,也磨了一个洞出来,露出了里面的白色内衬。

    梅妤的丫鬟西琴赶紧上来扶起她,挡在众人的前面,不让他们看到裙上的破洞,小声道:“小姐,咱们回去吧。”

    梅妤望了一眼台上的“冰蝶蓝玉灯”,显然是很喜爱那灯,可是手心里的刺痛可以忍受,裙子上的破洞却是不可以讲究的,书香门第的小姐更注重这些礼仪规矩,让她这般衣冠不整的在众人面前夺巧,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多少有些不开心,她已经进入了前三,有六分之一的希望夺到那个灯,不知怎么,刚才脚下一滑,就跌倒了,只怪自己运气不好,眼底带着不舍,非常遗憾的对着云卿和安雪莹道:“不好意思,我现在这样,不便参加比赛了,先回去了。”

    云卿点点头,避开身子,让梅妤往东大街另一面走去。

    安雪莹眼底带着些许忧虑,“真可惜,梅小姐本来是可以和我们一起参加比赛的,怎么会摔一跤呢。”

    云卿看了一眼安雪莹,想了想,还是开口道:“有人绊倒她的。”

    “谁?”安雪莹心底良善,对一切事情都往好的方面看,不像云卿,目光心思每时每刻都在注意周围的一切。

    刚才安玉莹的丫鬟青纱伸出一脚来,本来是绊安雪莹的,结果云卿看到了,拉着安雪莹避了过去,安玉莹便自己出手将梅妤弄倒。

    云卿并没有回答安雪莹的问题,而是看向游戏台,那个女台主此时又走了出来,高声道:“由于女子三人中的一名小姐受伤,刚才第四名的那位小姐替补上来,请六位过了第一关的男女走上游戏台。”

    云卿和安雪莹对视一笑,往台上走去,安玉莹则满脸开心,同样上了游戏台,若是开始她只是想和云卿争斗,那么后来看到御凤檀,她就一定要胜出了,她不能错过每一个在他眼前表现自己的机会。

    上了台后,安玉莹一双美眸有意无意的瞟向御凤檀,却见他双眸很少望向她,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看着站在她身边的云卿,脸色更加难看,青红交错,好似过了水的五花肉一般。

    台主等六人上台之后,便宣布:“第二局比赛开始,台上有三组划分出来的长列,每一列,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做路障,参加的人员,以一男一女为搭配,需要答出所有问题的答案,才能到达顶端,而达到顶端的人,并不是就算第一名了。完成第二局后,第一个到达的小组,可以获得一两银子的活动金,第二个到达的小组,可以获得一百铜钱的活动金,而第三个到达的,则只有五十铜钱的活动金,接下来的就是第三局,每个小组拿到活动金后,需用手头的银钱,买下最多的东西,买的东西占据的地方越大,那一组,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这种玩法,很新鲜,也很能挑起人的斗志,因为这不仅仅是回答问题,而且还是需要智力,如何用最少的钱,买最多的东西。

    台主说完以后,然后对着六人问道:“你们明白玩法了吗?”

    四皇子面无表情,五皇子笑着点头,御凤檀轻点下巴,安玉莹则目光停在御凤檀身上,从喉咙里应了一声。安雪莹则对着台主柔柔的一笑,“我们明白了。”

    得到肯定后,台主便抬手,“请女子分别站到三列的前面。”

    安玉莹走到第一列前,云卿陪着安雪莹走到第二列,自己站定到了最后一列前。

    “下面,请男子选择和哪位小姐一组。”台主爽朗的一笑,对着三个气质各异,却同样出色的男子举起手一横。

    台下看热闹的人,顿时都沸腾起来了,看过玩游戏的,倒是没看过这样玩,而且台上的三个少女,安玉莹气质高傲,安雪莹气质温婉,沈云卿则淡艳优雅,每一个都是夺目的,那些公子哥便凑着趣,说自己要是上台,便要选哪个。

    而千金小姐们不能像世家公子们大声说出来,眼底同样流露出钦慕,想着自己若是才华突出一些,能站上去和瑾王世子,四皇子,五皇子一起玩这个游戏便好了。

    台上的三个女子,在听到台主这样的话后,安雪莹则有些羞涩的低下头来,这场面确实有些大胆,只不过七夕晚上,倒没有人责怪,就是自己有些害羞,而安玉莹则一脸期盼的望着御凤檀,那双眸里的光彩几乎要化作一只手,将御凤檀直接拉到她的身边。

    她看着御凤檀的眼眸掠过她的身上……然后,迈着步伐,白色的衣摆冉冉流动,停到了云卿的面前,与此同时,一道深紫色的身影,也同样驻足到了云卿的这一列前。

    台下立即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四皇子和瑾王世子全部站在了韵宁郡君的面前了。

    云卿望着面前的两个男子,一冷峻,一邪魅,听着下面爆发出来的呼声,突然产生了一种违和感,这怎么搞的有点像相亲啊……

    五皇子望着两人,眼眸里却闪过一道奇异的光线,脸上带着笑容,非常镇定道:“看来,我有两位美人可选了。”

    五皇子是元后所生,虽然是一干皇子里,算不得光彩夺目的,但是在前生的时候,最后明帝还是封了他做太子,只可惜不知什么原因,他突然起兵造反,直逼皇宫,造反失败之后,被明帝处死,四皇子由此在皇子中脱颖而出。

    此时的他,比起四皇子的冷冽来,显得明媚阳光,为人和长相一般,都不属于十分尖锐突出,反而有一种中庸的感觉。

    安玉莹本盼着御凤檀走到她面前的,谁知道御凤檀竟然直走到云卿那,听到五皇子的话,顿时不满的朝着云卿道:“韵宁郡君倒是生的好一张魅惑人的脸,让人看了就不由自主的走过去呢。”

    这是讽刺云卿是狐狸精了,台下的人看着安玉莹突然出言讥讽,想起平日里听到安玉莹对御凤檀的爱慕,便等着看这位新晋为郡君的少女,会怎么回击这话。

    毕竟你说自己不是魅惑人,可四皇子和瑾王世子的确是直接走到了她面前,说是吧,就等于承认了自己是狐狸精。

    安雪莹想起云卿方才说梅妤不是自己摔倒的,又听到梅妤不能参加之后,是安玉莹顶上,心里隐隐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此时,更是左右看了一眼,不知如何开口帮云卿说话才好。

    四皇子一双冷厉的眼眸望着云卿,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何在听到说自由选择的时候,会直接走到云卿的面前,但是他却有一种直觉,和沈云卿一组,他今日一定会赢到这个头彩。

    此时,他更有兴趣看她,是如何回击安玉莹的挑衅。

    数十双眼眸下,少女月白色的衣裙在夜风中飞舞,好似踏在水浪上的仙子,优雅万分的勾唇浅笑,唇畔的笑意让人为之夺目,声音在夜色之中,带着一种江南女子特有的软糯和少女独有的清悦,缓缓开口道:“多谢安小姐夸奖。”

    看云卿还这么风度翩翩,还满脸笑容的模样,安玉莹暗道傻瓜,她骂人都听不出来,故意冷笑道:“我夸你什么了?”

    而台下的人则摇头,这个韵宁郡君果真是商人出身,这等话都听不出来,被人暗中讽刺为狐狸精都欣然接受,果然只是运气好点而已,只有御凤檀细长的凤眸里光华潋滟,眼底是全然信任,等着面前这张淡艳的脸庞上,朱唇里说出的下一句,将安玉莹气死。

    果然,云卿眉梢微挑,白玉般的脸上一双如冰凤眸里含着淡淡的雾气,唇角翘起道:“安小姐不是说我容貌生得好吗?我记得,妇德中,对女子的要求‘德容言功’皆要做好,你刚才不是夸我,难道你连《女诫》都忘记了吗?”

    《女诫》是每个大家千金必须熟读的书,大家千金每一个都能倒背如流,若是有谁说不知晓里面的内容,那才真正是丢脸。

    原来韵宁郡君不是听不出,而是有后招在这里。

    安玉莹被云卿如此一说,话都接不上来,她是说云卿长得魅惑,被云卿理解成生得好,那也没错,魅惑同样是容貌出色的一种。

    但是她又不甘心在众人,在御凤檀面前就这么丢了面子,眼底含愤,咬碎一口银牙,手指紧紧捏住,继续道:“若说魅惑就是符合《女诫》的话,那些青楼头牌个个都艳丽多姿,魅惑动人,岂不是个个都是大家闺秀了?”

    她一说完,云卿立即就抬起手,用绣花鸟双面绣的团扇遮住了嘴,眼眸睨了安玉莹一眼,似笑非笑道:“原来安小姐懂这么多,我远不如安小姐博闻啊。”

    安玉莹见她突然一下转了话锋,还以为这次自己占了上风,但见下方那些千金眼底都露出几许鄙夷来,方宝玉站在最前排,弯弯水眸里透着揶揄,那笑阴阴的带着嘲讽,才想起自己又被云卿耍了!

    青楼那种地方,只有男子才会去,大家千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的,就说到那,都觉得羞耻,安玉莹说了也就罢了,她还知道青楼女子生的很魅惑,那就是她曾见过了,一个千金小姐见过青楼女子,那可真是太没规矩了。

    安玉莹脸色的血色一下就褪尽,今天到这里来的,不少都是熟人,各家的公子小姐都有不少,她上一回宴会里就被这些世家当作笑话在讲,还被安老太君训斥了一顿,关了一个多月的禁闭,这次再丢人,只怕安老太君不会轻易饶恕她。

    四皇子看着简单几句话,云卿就将局势完全扭转,暗道这女子,有心计,有口才,灵活机变,比起安玉莹来,两人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远,他越发的想要今日和她一组,来得到这个巧。

    御凤檀狭眸往安玉莹那一看,但见那涂脂抹粉的脸上只有粉的颜色,一抹可惜可叹从瞳仁中掠过,没事总要和卿卿来斗嘴,这不是自取其辱吗?他勾唇一笑,对着四皇子指了指安玉莹,“堂哥,你还不去陪陪你表妹吗?”

    因为刚才那个小插曲,五皇子已经走到了安雪莹的旁边,两人组成了一组,而安玉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显得格外的可怜,也让不少没能上台的小姐暗自爽快。

    皇后是薛国公的女儿,而安玉莹的娘,也是薛国公的女儿,所以他们其实是表兄妹。

    四皇子一双含着冷意的双眸望着安玉莹一方,眼底闪过一抹寒意,没那本事动手脚上来也就罢了,上来后还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他冷哼了一声,音色冷漠道:“堂弟,你也可以去陪安小姐的,我想,安小姐也希望过去的人是你。”

    御凤檀仿若没有听懂他话里的意思,若有所思,似在思考四皇子的话,略顿了一下,“我觉得,沈小姐应该不会拒绝我和她一组的?你说是吧?”

    最后一个问句,是问向云卿的,由女子来决定,谁做自己的搭档,是最公平的了。

    御凤檀狭眸里光彩灿灿,深藏着一抹笃定,温柔的注视着云卿,等待着她的答案。

    云卿对于四皇子,有一种莫名的抗拒,甚至云卿很不希望四皇子将来坐上宝殿,这一点,御凤檀早就知道了。

    虽然他不敢说云卿已经喜欢他,可是和四皇子比起来,云卿一定更愿意选他做搭档。

    御凤檀的推测没有错,相比之下,云卿当然愿意和他一组,于是点头称是。

    御凤檀像是得了宝石一般,狭眸里光芒大放,潋滟波光如浪袭来,对着四皇子非常大方的一笑,言语里有一种豁达,“堂兄,我们两人都确定了对方,你就过去陪你表妹吧。”

    我们?确定了对方?这说法实在是容易让人想歪,云卿皱了皱眉毛,斜睨着御凤檀,御凤檀对她眨了眨眼,笑的更加开心。

    四皇子的眼眸在云卿身上望了半晌后,最终还是提步走到了安玉莹的身边,他并不是单单为了云卿的一句话,正如御凤檀所说,安玉莹是他表妹,若是让安玉莹在台上一直被晾着,作为亲戚的他,脸上同样的难看。

    “等会你不要给我丢脸!”

    冷冷的一句话丢出来,四皇子嘴角抿的紧紧的,他和五皇子表面上还算过的去,但实则两人是站在对立的两面的,一个是元后所生的儿子,一个是现任皇后的儿子,都是有能力角逐皇位的人选,在天子皇族,这种身份,的确很难成为朋友,即便是和平相处,也是件难事。

    所以由于这两位的参加,不知不觉之中,这场七夕夺巧的比赛,似乎成了三人的角逐赛,由游玩而带上了一种政治色彩。

    安玉莹期期艾艾的希望御凤檀能和她成一组,结果丢了脸不说,如今身边站着的四皇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冷厉的气息,方才看她的那一眼,冰冷的双眸里射出两道寒光,让她心里不由自主的发抖,不由自主的想要离开四皇子的身边,却只能硬生生的僵直了背,站在那处。

    望着四皇子带着无限不甘,散发着幽幽冷意的背影,御凤檀打跑了情敌,觉得心情格外的好,施施然的站到了云卿的身边,与她并列而行。

    感觉很好,这还是他和卿卿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站成一对呢。

    云卿无视某人身上散发出来那种含着各种得意,各种开心的气息,静静的等待着台主宣布开始。

    薛一澜站在人群之中,看着台上刚才发生一幕,嘴角的笑容风流倜傥中又含着一抹诡秘,手中的折扇在手心里慢慢的敲打着,盘算着。

    台主倒是表现出非常高的素质,在台上几人发生争乱的时候,一丝也不急,而是站在一旁观看,直到他们各自确定了组别,这才站出来,敲了一下手中的铜锣,宣布:“开始。”

    云卿和御凤檀两人明面上相处的时间不多,暗地里的交往却很多,很是配合的转身朝着设置问题的行列中走去。

    安雪莹和五皇子,一个温柔,一个刚毅,也配合的不错,朝着里面开始翻看题目,回答问题。

    最诡异的便是四皇子和安玉莹一组,四皇子一人走在前方,浑身上下如同寒兵在环绕,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安玉莹则半垂着头,透着一股失望和害怕的气息,怎么看,不像是一起闯关的,倒像是已经失败了的组合。

    云卿拿出一个问题,递给御凤檀,却低声在分析,“五皇子,四皇子实力都不弱,安玉莹和安雪莹两人也不会差,虽然不知道她们是回答什么问题,但是难度应该和我们差不多。”

    “嗯,为了保证比赛的公平性,难度是一样的。”御凤檀拿着一道题,转头望着认真思索的云卿,抬头望台上的灯,“你很喜欢?”

    “喜欢。”在御凤檀面前,云卿似乎不再掩饰太多喜好,她是喜欢这盏灯,但最重要的,还是安雪莹喜欢,雪莹过生日的时候,她还没送礼的,这灯她从雪莹的眼眸中看得出她是真心喜欢,而且这盏灯也确确实实非常漂亮,云卿想要赢下来送给她。

    御凤檀发现云卿在说喜欢的时候,看了一眼安雪莹,心底已经有数,指了指手上的题目道:“其实解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第三关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云卿目光一沉,落在纸片上,微微沉吟,道:“你是说,重要的是,怎么用最少的钱,买到最多的东西?”

    “没错。”御凤檀压低了声音,目光落在云卿因为说话而靠的有些近的侧脸上,肌肤温润如玉,近看时,甚至有一种似瓷剔透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抚摸,看是不是和想象中的一样滑腻动人,他收了收旖旎心思,声音带着些微的哑沉,“四皇子和五皇子肯定也能想到这个,所以我们一旦到达那边,就要想好第三局,如何赢。”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