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10 破空长啸(求票)

重生之锦绣嫡女 110 破空长啸(求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既然心里觉得不对的话,云卿便谨慎了许多,她看流翠去取衣裳,想了会,道:“我们就在偏厅前等流翠一起过去。”以免路上遇见什么意外,将流翠手中的裙子刮烂或者损坏,此处人多,一般要再下手,也不会选在这个地方。

    安雪莹虽然微微思忖了一会,虽然心里明白,可觉得云卿此举实在太过谨慎了一点,只是安玉莹那性格,也着实让人放不下心来,之前被宁国公夫人训斥的时候,眼底可都是不甘,于是也陪着云卿站在门前候着。

    流翠手脚麻利,一路快快的走出府去,到马车上将衣服取了下来,包在一块布中才又提了进来,到偏厅门前时,便看到了云卿,连忙疾步走了过去,语气里还有着因为急走的微喘,音色明快道:“小姐,衣裳取来了。”

    安雪莹见她提了包裹来,便转头对着云卿笑道:“走吧,云卿,先到我院子里去把衣裳换了,等会差不多也要开始寿宴了呢。”

    她当然不希望参加自己祖母寿宴还迟到,这般心思云卿自然也明白,含笑点点,和安雪莹并行往着后院而去,流翠和青莲在后头紧紧的跟随着,小心的护着手上的包裹,生怕旁边又出现什么人来将包裹里的衣服弄脏。

    外面的锣鼓欢敲,随着初秋的风送到了后院人的耳中,隐隐听到有旦角唱戏的咿咿呀呀声音,光听着就觉得好不热闹。

    “这里都听得到外面的声音,今儿个节目肯定不少吧。”云卿望了一眼外头,凤眸中带着幽幽的清光,不经意的问道。

    安雪莹点点头,如水的眸中露出一点兴奋,“可不是,除了请了京城最有名的福庆戏班子外,慧空大师也到府上来了呢。”

    “哦,那可真够热闹的。”云卿似乎很感兴趣的一笑,目光望着外院,凤眸幽深中点缀了几点金阳在跳跃。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穿过九曲回廊,又过了一片竹林,才到了一间精致小巧的院子里,这里正是安雪莹居住的院子。

    安雪莹带着云卿走进内屋,让她换下身上那袭被茶水印湿的衣裳。

    “真真可惜了,你今儿个穿着这条裙子,我就觉得格外的漂亮,没想到寿宴还没开始,就将裙子弄脏了。”安雪莹手里拿着那条双层的襦裙,目光中带着一点惋惜的光彩,在裙子那茶印上看了几眼,这条裙子无论是做工,质地和绣工上都是一等一的,弄了块茶印,今天就不能再穿了。

    安雪莹抬头望着云卿,“云卿,三姐姐她七夕那晚推了你,今日又害得你要换衣裳,真是对不起。”

    云卿在流翠和青莲的服侍下,正将一袭象牙色的齐胸襦裙换上,看着安雪莹一脸歉意的模样,笑道:“她做的事,要你说对不起做什么,再说了,我觉得如今这身衣裳也好看,这也是今年新做的,这宴会上的小姐,只怕还羡慕我呢,一天换了两身,这在外头可是少有的。”

    安雪莹知道云卿这是在宽慰她,哪家小姐出门不都是事先装扮的最好看的样子来的,此时换了一套,怎么说都是备用的,虽然样式,剪裁和绣工都好,但是哪里比得上方才的那一套得体大方,不过,安雪莹仔细的看了两圈,“认真看看这一套,倒也别有一番风韵,将你整个人带出一点慵懒来,显得很是妩媚动人呢。”

    “还妩媚动人呢,你这词语倒是挺多的。”云卿在安雪莹的脸颊刮了一下,嬉笑道。

    青莲换好了外披的短衫后,又拿了一支牡丹头的羊脂白玉簪将头上的那个卐子钗换了下来,又拿了一个宝蓝点翠的插梳插到了发髻尾部,将耳朵上素净的银杏叶子耳环换成同样的玉珠耳环,这才对着安雪莹恭敬有礼的开口道:“安小姐,可否借镜子一用?”

    安雪莹看她和流翠手脚麻利,面面俱到,连和备用的衣裙一套的头饰耳环都准备好了,不得不佩服两个丫鬟的伶俐,到底是云卿身边的人,就是丫鬟都是格外的聪明。

    她转身唤了大寒去取自己的圆形面镜过来,自己接了给云卿照,边道:“你的妆也要重弄一下,刚才换衣服的时候弄到脸上了吧。”

    云卿望了镜子里的自己,本来出来的时候上的就是薄妆,稍微铺了层淡淡的粉,换衣裳的时候也没有碰到多少,基本没有问题,便摇头道:“没事,等会到寿宴上,那是太阳底下,若是铺多了粉,出一点汗就会成糊了,可比不凃还难看。”

    “云卿,被你这么一说,这涂粉就跟刷墙一样了。”安雪莹想着云卿说的那样子,捂着嘴也笑了起来。

    看着她笑的极为开心的模样,云卿轻笑着对着流翠,道:“这换下的衣裳,你拿去放到马车上。”

    “不用了,流翠走来走去多麻烦,还不如放在这里,等会寿宴散了,你再使人进来拿。”安雪莹看离寿宴开宴的时间也不久了,如此来去,要耽搁不少时间。

    云卿则淡淡一笑,流翠已经走过去从云卿手中将衣物接了过去,对着安雪莹,两只圆圆的眼睛笑眯眯道:“安小姐,奴婢不怕麻烦,这脏衣服放在你这里多不好,等会要是寿宴上太热闹,奴婢一时不记得,岂不是要在你这放上一天,那可相当不礼貌,奴婢可不想被小姐说,所以还是现在就放马车上去最好了。”

    她小嘴噼里啪啦的一大堆,直将安雪莹说的眼睛都睁大了,又觉得好笑,“就是放个衣裳,都有这么多道理,你赶紧去吧,莫说到时候是我让你给云卿骂的。”

    屋中只有她们两人,还有各自的贴身丫鬟,气氛很欢乐,所以安雪莹也会出言打趣流翠。

    流翠性子活泼,被打趣也没什么,只脆声应了,然后对云卿道:“那奴婢就先去了。”

    “去吧,等会直接到往寿宴的花园去寻我们便是。”云卿交代了等会的去向,免得流翠还往这后院来,到时候找不到她们,又白走了一趟。

    待流翠疾步出了院子,安雪莹又将云卿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并无不妥之处,方开口道:“如今应该人都应该往花园去了,咱们也去吧。”

    云卿也有这个意思,若是去的晚了,到时候人家都已经坐定了位置,反倒引人瞩目,而且显得不合规矩,更何况今日明帝和莹妃都要到席,若是比他们都到的晚,那可真是让人没得说嘴,架子比陛下都要大,徒惹麻烦。

    所以两人便带着自己的丫鬟,往宁国公府的花园走去,宁国公府占地颇广,花园也是费尽了心力建造而成,每一代的宁国公都会花费一些心思将花园改造的更美,不仅是宁国公府,其他的贵胄府邸都是如此,只要在没有超出规制的基础上,都尽量弄的美轮美奂,各具特色。

    当云卿到了花园的时候,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此次寿宴,男宾和女宾并没有刻意的划分为前院和后院就席,而是一左一右,以作区分。

    此时花园里平广的空地上,已经摆好坐席,坐席的头顶上方,是拉着的厚厚毡布遮阳,如此一来,便是秋阳高照,坐在下面的人的也不会被太阳照得浑身高温,炙热不已。

    在席面的前方,有一袭空地,用红色的毛毯铺得平而工整,此时正有戏子在上面表演开场的节目,锵锵锵的锣鼓声便是由此处发出。

    这样的热闹,年纪大些的老夫人和命妇们是比较喜欢的,她们便坐在一旁欣赏着那花花绿绿,热热闹闹的戏曲节目。

    而对年轻的青年男女来说,园中的景色比戏曲要来的有吸引多了,而且因为今日可以光明正大的在此处欣赏那些小姐闺秀的风采,才子公子的才华,所以花园里的花圃中几群,几群的伫立着男男女女,虽然没有直接站在一起,但是都在相互打量,寻求自己中意的那一位。

    云卿和安雪莹同样不喜欢那种热闹非凡的戏曲,两人便朝着旁边的花圃走去,此时花圃歇凉的地方大多数都有人了,安雪莹寻了几个地方,才看到一处有个空位,便拉着云卿走了过去。

    “云卿,祖母很喜欢牡丹,所以你看这一边的花圃,虽然不是全部种的牡丹,但是摆放的却是牡丹花型呢。”安雪莹指着座位周围环形的花型给云卿介绍着。

    云卿顺着她所说望去,她周围的花品种很多,大红的,深红,浅红,水红,各种不一,乍看一眼,的确颜色似摆的有些杂乱无章,看不出特色,但是细心看去,便可以看到,各种花品的颜色错落有致的叠在一起,摆出来的形状,便是一朵盛放的牡丹,而且根据颜色的摆置,连花瓣的颜色从深到浅,花蕊的白,都表现了出来。

    若是远远看去,绝对会认为是一朵巨型的牡丹。

    “这个花匠倒真的很有心,初看是一景,再看又是一景。”云卿欣赏着这种摆设,淡淡的夸赞着。

    而自云卿进了场中之后,便有数双带着不同意味的目光开始有意无意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安初阳站在一处假山石下,目光从云卿踏入花园之后,便落在了她的身上,虽然从他的角度,所看到的便只是她的半身侧面,她的青丝云堆盛雪一般的在头顶,如墨的青丝在羊脂玉的衬托下,如锦缎一般发亮,远远看去,将她的侧脸显得更白,就好似白色的珍珠一般,透着淡淡的光华。

    那双流转之间不经意就会将人的魂魄带走的凤眸,染上淡淡的金辉,长长的睫毛如同一层迷雾,在她的眼眸上洒下一层让人看不懂的迷雾。

    那简单到扑通的象牙白襦裙,胸口绣着翠绿色的花枝,透着清新自然的气息,整个人就如同花中的仙子一般,娇嫩美艳,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去和她说话,却又怕惹得这位高贵优雅的仙子随风飘走。

    比起年前见到她的时候,如今的云卿更多了一分举手投足间的淡定自若,更似一朵正在绽放,又将要绽放到靡艳时节的牡丹。

    他抬手摸了摸手腕,冷冰冰的面色上出现一份称得上是柔和的表情,黑的如夜的眸中也有着淡淡的涟漪在轻轻荡漾。

    “安初阳,你一个人站在这做什么?”御凤檀静悄悄的从后面出现,将安初阳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收回在云卿面上驻留的视线,然后侧头道:“等宴会开场。”

    御凤檀岂会不知道他方才在注视的是哪里,不过是没有说穿而已,倒是跟在后头的方宝玉,凑过头来往安初阳刚才看的地方去,然后夸张的大啊了一声,“原来是在看美女啊,我看看,两个美女呢,安初阳你在看哪一个,是穿蓝裙子的,还是白裙子的,我猜一下啊,一定是那个蓝裙子的,对不对,我一定猜对了吧,因为那个穿蓝裙子的是你妹妹,你不可能要躲在这里偷偷的看自家的妹妹吧!”

    方宝玉一连串的话说出来,换来了御凤檀一手啪的拍在他的头上,“你少说一句不会死吧,世上就你聪明啊。”

    方宝玉摸着头,看安初阳的脸色越来越冷,瘪了瘪水润润的嘴唇,“好了,我不说了。”一面朝着云卿所在的方向看去,那个,他记得好像上次檀檀在七夕的晚上救走的就是那个少女吧,难道是……

    他转过头刚要开口,就迎上了御凤檀警告的狭眸,你再罗里吧嗦的,现在就把你抓回去关起来。

    方宝玉立即捂上自己的嘴,有武功什么的真可怕,但是……他狡黠的一笑,根据他对檀檀的了解,这个韵宁郡君,肯定不简单哦。

    御凤檀自一出现,就引来无数小姐的目光争相望去,他身份高贵,容貌绝丽,又没有什么风流的传闻,种种加起来,自然是让众多小姐倾心的对象。

    而这些小姐爱慕的目光,自然也让云卿注意到了,她侧头往那边一看,却刚巧望见安初阳正抬眸往这里看来。

    今日的安初阳着深蓝色的圆领锦缎长袍,腰间束着玄色腰带,整个人似乎比去年看到又要挺拔了许多,有一种如风中松树刚劲的感觉。

    她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朝着安初阳点头,两人算的上是熟人,看到了也该有所表示,所以云卿用这样的方式来打招呼。

    安初阳未曾料到云卿会突然侧头望向这边,望着那双含着笑意的凤眸,他心里微微一突,略微有些慌乱的回以一个点头,只是动作显得有点僵硬,嘴角似乎要笑,又没有笑出来,便显得脸色很冷,很不自然。

    好在云卿已经习惯他这般样子,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示意了之后便收回了目光。

    这将旁边等着云卿望向自己的御凤檀气的吐血,怎么云卿就看这个死冰块,不看自己呢,难道他比我还有魅力?他微微眯起一双狭长的眸子,在安初阳的身子扫了扫,简单一个动作,还没等他打量出来什么,那些一直注视着御凤檀一举一动的小姐们,顺着他视线转移,也发现了安初阳的存在。

    虽然安尚书家来京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安初阳极少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今日算是第一回在人前露面,虽然比不得御凤檀那般的耀眼夺目,但他的外表五官也不输其他人,自有一份男人的冰酷,但是一双眸子,虽然墨一样的幽黑,却很清澈,与四皇子那种冷厉的气息完全相反,让人看了之后,不会觉得无法亲近,一时也有不少少女开始私下嘀咕,打听这位陌生的俊男是谁。

    随着寿宴的时间越来越近,三皇子也到场了,他是袁贵妃的儿子,也是明帝最长的儿子。袁贵妃原本是明帝还是皇子时,府中的一个良媛,出身算不得最高,但是在她嫁人之后,其父在边境就屡立战功,一直到得封北昌侯。

    而她也同样争气,在众多妃妾里面首先产下了皇子,凭着这个儿子,升为了侧妃,在明帝夺得了帝位之后,就被册封为了贵妃,位居四妃之首。

    虽然三皇子只是一个妃嫔所生,既比不得元后所生的五皇子来的名正言顺,又比不得四皇子如今皇后之子的身后,但是他也有自己的优势,就是身为庶长子。历来储君都有立嫡立长一说,但是这也不过是写入规条中的罢了,纵观历史上,又有几位帝皇是长子或者是嫡子,但是怎么说,至少在礼仪上,长子和嫡子是具有一定优势的。

    三皇子身边还跟着两位盛装美人,一位是他的正妃,一个是他的侧妃,正妃出身很高,是徐国公的女儿,但是生的最多只能称之为清秀,圆圆的脸庞上一双狭窄的眼睛,乍看上去像是眯起来打瞌睡一般,而脸颊的肉又有点多,更显得整个脸部像一个白白的包子,倒是老人家喜欢的那种福气样,而侧妃则是他的表妹,也就是北昌侯次女的女儿,这位侧妃深得三皇子的宠爱,她生的也不算是十分美丽,最多算的上是个中等的美人,但是和三皇子从小一块儿长大,两人是青梅竹马,所以在三皇子的心中格外不一样,不管什么场合,都要带着这位情投意合的表妹一起。

    至于真的是因为情投意合,还是因为这位表妹是出自北昌侯的外孙,为了更好的拉拢关系,自然是不言而喻了,皇家的感情,在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以利益为上的。

    而在云卿上一世的记忆里,所有人都很少提及这个三皇子,她嫁给耿佑臣后,也没有看到过这个三皇子。所以她对三皇子的一切,都是今生到了京城之后,慢慢搜集到的资料中才得知的。

    但根据眼下的情况下,显然三皇子和四皇子,五皇子一样都是夺嫡的热门人选,并不如上一世的那样萧条。

    云卿抿着唇,眼波流转中已经思忖了不少东西,这一切究竟是因为她重生的效应,将许多人的人生都改变,还是这一世其实和上一世本身就有不同,否则的话,她两年前重生,所做的一切,已经无限扩大影响到了京城的局势吗?

    云卿正思忖之间,便见五皇子也满脸笑意的走了进来,一路与相识的人打着招呼,一点也没有架子的样子,笑容明朗的好似阳光一般,一直走到御凤檀的身边,才停了下来。

    “怎么,今儿个怎么来这么找呢?”五皇子望着御凤檀略蹙起来的眉尖,笑着问道。

    “哪里是我们来的早,明显是你来的太迟了。”御凤檀挑挑眉,目光不时的从天上掠过,狭长的凤眸中不时流过一道旖旎的光芒,映在蓝天白云之下,分外清明。

    “父皇刚才在前院那边与慧空大师算今年的运程,我和三哥才能先一步过来。”五皇子说的慧空大师,是大雍的一名云游高僧。

    他不固定在哪家寺庙修行,也从不告诉众人他的行踪,曾经说他的法号“慧空”的意思,便是人的智慧看起来无限,其实只是一种空无,比起浩瀚的佛海来,连沧海一粟都谈不上,正因为如此,他觉得在寺庙里修行,是一种狭隘的修行,只有感受到众生的苦乐悲伤,才能真正的成为一个具有佛一般心胸的人。

    所以他常年在江河山川之间行走,偶尔会现身在城镇之中,而每一次他的出现,都会带来一些警世的预言,这些预言每一个最后都成为了现实,所以在大雍国人,上至君王,下到百姓,都对他有一种崇高的尊敬。

    在三皇子,五皇子到来之后,前面道路上走来了一群人,正确来说的话,是一群人拥着前面一人。

    “安老太君,恭贺高寿啊!”薛国公满脸春风的走了进来,高声豪迈的对着安老太君庆贺,后面跟着的薛东含等人也同样对安老太君拜寿,场上的人注意力终于都被这一家吸引了过去。

    薛国公掌兵多年,举手投足之前看起来是十分的豪迈,有一种武将特有的霸道,他的身后跟着大儿子薛东含,以及侄子薛一楠。

    大儿子薛东含已经娶妻,身边跟着的正是嫡妻海氏,乃肃安伯的嫡出小姐,样貌是端庄贤淑。而在薛东含并排的则是薛一楠,这段时间,他在京城也是个备受瞩目的男子,薛国公进出之时,有许多次都带着这位侄子一起,俨然是对这位侄子非常看重的样子。

    “这是我的一份心意,安老太君不要嫌陋。”薛国公的话虽如此,可是语气却是带着十成十的信心,显然对他的礼物贵重有着十足的把握。

    音落之后,后方跟着的管家立即抱了一个盒子上来,里面是一根玉做的龙头拐杖,玉通体毫无接缝,翠绿的色泽将周围的明黄色锦缎都照的添了一份青光,可见是极品的好玉。

    要知道一块好玉,对于这些世家来说,算不得什么,可是足足有一米多长,而且通身没有杂质的极品美玉,是非常难得寻到的,就是有钱也不一定能拿到这样极品的预料,做成这等好东西。

    安老太君的目光在看到这根玉拐杖的时候,眼底并没有露出相当欣喜的神色,眸底深处反而有一丝反感,只不过藏在了最里面,任谁也难以发现,口中依旧是带笑道:“恭贺什么,你能来就是老太婆我天大的面子了。”

    她说着,身后已经有人将贺礼接了过去,安老太君与薛国公一起并行,请他上座。

    “这做一根玉拐杖干嘛,用又不能用,做艺术品也不能拿根拐杖来摆吧。”安雪莹眼底带着一点狐疑,小小声的抱怨着。

    云卿淡淡一笑,连安雪莹都看出来了,安老太君岂能看不出,一根极品翡翠拐杖,一来彰显了薛国公那独一无二的势力和钱财,二来便是有一种告诫的意味在其中,便是玉器虽好看,但是始终都是不实用,只能作为摆设私下把玩的意思。

    莹妃能在宫中迅速的升位,除了背后家族的努力,肯定是少不了薛家女,皇后的帮助,而今日莹妃陪着明帝一起到宁国公府,皇后却在储秀宫内闭门思过,薛国公这是在借机告诉安老太君,不要以为这样自己就得势了,宁国公如今这般风光,是有了薛国公府才得来的。

    根据今日在偏厅里看到宁国公夫人和安夫人的情况,只怕宁国公夫人和安玉莹也没少跟薛国公说安夫人和安雪莹的事,根据安玉莹那种恶人先告状的性质,指不定怎么编排安雪莹的。同时也借着这根拐杖在告诉安老太君,谁才是真正有实力的人。

    当真是好大的权势,今日来贺寿,比起三皇子和五皇子都要迟一点进来,薛国公真不愧是权倾朝野,手握重兵的武将。

    云卿略一转眸,便能看到三皇子脸色并不太好,目光望着薛国公的时候,藏在袖中的手指略微的弯曲,只怕是在狠狠的掩饰自己的怒意吧,而五皇子,云卿淡淡一笑,除了与刚才一般明朗的笑意,倒是看不出什么,只是眼神还是泄露了他不满的情绪。

    被一个臣子如此,一般人都会有情绪的吧,这个五皇子,能掩饰到这样的地步,已经很不简单了。

    正在云卿思忖之间,却感觉到有刺眼的视线朝着她往来,她迅速的转头望去,顺着那个方向,却没有看到任何人的目光是看着她的,不过那里,坐着的,却是薛家人。

    如御凤檀所说,薛国公他们肯定已经恨上了她,今日这宴会,也绝不是什么简单的宴会,她面上的神情依旧沉稳,嘴角的弧度却在泄露出一丝丝的轻笑。

    而此时从前院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是穿着明黄色五爪龙服的明帝,他的左边站在一名袅娜的穿着宫装的美人,高高的云鬓如雪,面容端庄秀丽,明艳动人,看装束和制式属于妃子一级,正是宁国公的嫡长女安露莹,宫中的莹妃。

    莹妃今年不过二十有四,进宫数年就进阶到了后宫二品妃子一位,实在是圣恩隆宠,此次若不是她开口请求回来给安老太君祝寿,明帝也不会说起要亲临宁国公府。

    而今日看她一身的装束,便是头上簪着的血玉凤簪,便可看得出是千等好玉中难得寻见的一块,与她莹白的肌肤衬托在一起,更显得脸颊生晕,别有一番韵味,可见明帝对她的恩宠。

    在明帝的右边,则是身披红色袈裟,足踏僧鞋,面上有稀白胡须的僧人,正单手竖起放在胸前,跟随在明帝左右。

    “慧空大师,方才在沙盘之中显示之语,如何解释?”明帝面色严峻,双眸灼灼,然而问话的语气里显然很是尊重这位大师。

    “天意所出,自有其意,到了恰当的时候,陛下自然可以见到。”慧空大师微微颔首,声音带着一种辽阔空远,微垂了眼皮,对着明帝解释。

    明帝边走边思忖着其中的话语,眉头紧锁,似有愁意,莹妃用余光睨了一下明帝的面色,声音轻柔,徐徐道:“陛下,慧空大师既然说要顺天意而明警语,陛下乃真龙天子,那便自会在合适之时显露在陛下面前,今日若不是陛下给臣妾荣光,来为祖母祝寿,只怕慧空大师也不能这么巧,就恰好遇见陛下,能替陛下签解一二。”

    她这番话说的极好,本来是明帝来宁国公府才能遇见慧空大师的,在莹妃的语言艺术之中,就换成了慧空大师有缘能得见明帝,让明帝听了很顺耳。

    明帝点头,望向莹妃的眼神便柔和了一分,只是眉头依旧为那一句话不得解而深锁,“爱妃所言极是,朕今日来还是为给安老太君祝寿,时辰差不多了,也该开宴了。”

    随着明帝的一句话,莹妃极为温顺的一笑,眼眸里却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在其他人看不到的角度,对着后面的丫鬟撇了一个手势,然后恭顺的随着明帝的步伐,款款而行。

    随着内侍一声高扬的“陛下驾到!”所有人都蹲下来行礼,云卿也不例外的从休憩用的石凳上站了起来,屈膝行礼。

    而安雪莹作为主人家的孙女,急急的往前方行了几步,站到了前方,与安初阳等并排而立,行大礼候着明帝的大驾。

    待明帝的脚步一踏进花园,以安老太君,薛国公为首,与其他的在场的众人一起齐声道:“恭迎陛下圣驾,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而莹妃款款前行,步伐优雅迷人,嘴角噙着淡淡的笑,随着明帝一起进来,眸光在场上掠过,漂亮的眸中有一丝含着不怀好意的光芒在云卿身上略微顿了一顿。

    跟随在明帝之后的,还有四皇子的身影,他一双鹰隼般犀利的双眸在园中众人中飞快的发现了那一抹身影,目光里掠过一丝惊艳之后,浮上的便是深深的冷意。若是她是与自己一边的话,他可以考虑留下她的性命,但是此次她的作为,让身为皇后之子的他,承受了太大的压力,这段时间他疲于去应付各种各样的攻击,而这一切,仅仅是由一个商人之女促成的。

    这般的聪明睿智,若是帮助他多好,可偏偏要针对她,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说他心狠手辣了,任何一个阻拦他前往帝途的人都不可留。

    四皇子眸光带着一丝眷恋,还有一丝可惜,更多的却是阴戾之气,再好的女人,都不会有江山重要,沈云卿,只怪你站错了阵营,今日之后,九泉之下,莫要怪我。

    从前方送来的目光透着森冷的气息,让云卿极为敏锐的捕捉到,心内猛然的一紧,而随着众人高声拜见完明帝之后,花园里出现了极静的氛围,与此同时,天空上忽然传来一声破空长啸……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