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11 祸国妖女(求票)

重生之锦绣嫡女 111 祸国妖女(求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从前方送来的目光透着森冷的气息,让云卿极为敏锐的捕捉到,心内猛然的一紧,而随着众人高声拜见完明帝之后,花园里出现了极静的氛围,与此同时,天空上忽然传来一声破空长啸……

    那啸声长且清,从半空之中传来,如同一道锋利的刀芒刮进每个人的耳中,明帝一抬头,便看到天空之上,一只苍鹰正扑翅从长空翔来,明帝深幽的双眸微微一凝,望着那突然出现的苍鹰。

    这个时节,怎么会在京城里出现苍鹰这种野生鸟类,众人看明帝望去,也都抬头去看,纷纷在心内感叹。

    就在这时,御凤檀突然从跪拜的姿势站了起来,从腰间抽出一张弓来,对着那苍鹰便射了过去,箭势疾快,动作迅速,几乎是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就已经将苍鹰射了下来。

    这一个动作惹得周围的人都震惊不已,他们震惊的不是御凤檀高超的箭术,而是在御前,御凤檀竟然就直接拔箭,这在御前随意亮出武器,是非常不敬的行为。

    而四皇子和莹妃两人此时的眼眸里,写满了震撼,她们策划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最后的一步,竟然到了这里被御凤檀一箭射了下来,这如何能甘心,若是如此,那刚才的签语又如何作数,那前面辛苦所布局的一切都白费了吗?

    就在人们都觉得御凤檀会受到谴责的时候,只见他从容的将箭收起,然后走上去,将那只苍鹰捡起,然后走到明帝的面前,大呼:“皇伯伯,真是恭喜啊!”

    明帝自然看到了御凤檀拉弓射箭的行为,在他面前亮出武器,还是在内院中,不由脸色冷沉,道:“你射死了苍鹰,这有何喜?”

    御凤檀面色如玉,分毫不变,嘴角的弧度却是越发的高,一双凤眸里露出点点的欢喜,“皇伯伯,你看,这鹰爪上可是抓的什么?”

    明帝见他说的那般笃定,将目光移到了死鹰的身上,却意外的发现,在那只死鹰的爪上,还有一条食指大小的金黄色蛇啊,便是这鹰死了之后,还没有松开爪,那小蛇还在挣扎着想要逃开。

    “这不就是条蛇吗?”莹妃看到那苍鹰脚上的蛇,不甘心计划就这么被打败,反问道。明帝倒是知道这蛇的名字,可到底还没看出这蛇和恭喜有什么关系。

    “皇伯伯,黄金蛇还有一个名字叫龙蛇,在民间的传说之中,也就是说是有仙气的蛇,经过修炼和上天的考验之后,活过千年会长出角来,变成真正的龙,今日这苍鹰突然出现,抓了龙蛇,是邪气太盛,而眼下一箭将这苍鹰射下,龙蛇得以获救,正是我皇龙气鼎盛,邪不压正的象征。”御凤檀捧着那只死鹰,侃侃而谈,面色如春风刮过,华丽璀璨,若不听他所说的内容,还以为他正在讨论山河美景。

    “噢,还有这么一说吗?”明帝轻轻的一问,目光则是转向他身侧的慧空大师身上,询问他的意思。

    听到御凤檀的说法,慧空大师眼底露出一点高深莫测的意味,目光与望过来的莹妃对视了一眼,微微摇了摇头,双手合十道:“陛下,瑾王世子所说的龙蛇一事,在民间的确有此说法,龙蛇经天劫后,可以化去蛇身,变成真龙,据说乃是上天让有罪的龙子下凡历劫锻炼的。”

    听他这么一说,明帝脸上的阴沉褪去了不少,御凤檀的说法得到了慧空大师的承认,那他在御前射箭的行为也是为了陛下,就没有了关系。

    薛国公却不甘心自己的计划就这么破掉,抬起头来,望着明帝道:“便是有苍鹰出现,陛下身边还有侍卫,瑾王世子明知道今日陛下会出现,身带弓箭,心怀莫测。”

    他这么说,就是怀疑御凤檀带着弓箭来的用心了,暗地里就是想说御凤檀带着弓箭有行刺的嫌疑了。

    岂料御凤檀听了他这话后,含笑的狭眸里露出一丝讥讽,望着薛国公道:“既然国公你知道陛下身边有侍卫,那又何必如此怀疑侍卫的能力呢,你这是对新上任的韦统领不满吗?”

    他一句话偷换概念,便将事情的发生的一端拉到了韦刚城身上,之前京城七夕之夜发生的黑衣人案件,明帝不可能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目的,只是他不会将这一切摆到明面来,暗地里却还是用了在京城里面人际关系不够复杂的韦刚城,这说明明帝对一切都很清楚,他也不会把负责京城安危的这一职位,交到哪一派的人手里。

    如此一来,薛国公今日又来说禁卫军统领的不是,这必定会让明帝不悦,加上皇后如今被软禁在储秀宫,这个多疑的帝王会以为薛国公是在对他的所为不满。

    果然,明帝的眼眸虽然平静,但是看着薛国公的眼神冰冷了一些,语气冷漠道:“凤檀射下苍鹰这等邪物,是为我朝着想,若是让那苍鹰抓蛇丢到众人之中,岂不是坏了安老太君的寿宴,不过……”明帝秉着各打五十大板的语气,又望向御凤檀,“以后切莫带这种东西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很好了,薛国公手握雄兵,明帝不可能太过责罚他,所以也要说一说御凤檀,御凤檀嬉笑着应下,毫不在乎的把苍鹰和蛇递给了旁边的侍卫。

    而薛国公则是气得暗里咬牙,表面上还不得不说明帝说的是。

    看到薛国公应了下来,明帝的脸色才重新挂满了笑意,望着一直跪在前面的安老太君,亲切道:“老太君请起。”

    从明帝进来后,一直到现在,起码去了两柱香的时间,众人无不是跪的膝盖发疼,安老太君年纪偏大,更是差点站不起来,还是宁国公夫人薛氏和安夫人两人赶紧上去搀扶着她,其他人才赶忙的站了起来,按照各自安排的位置坐了下来。

    云卿冷眼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刚才那苍鹰和蛇绝对不是突然出现的,而且看御凤檀当时将苍鹰第一时间射下来后莹妃和四皇子眼底迅速闪过的暴怒,只怕这里面藏着什么夺命的危机。

    连莹妃都一起出手了,这一次安玉莹是想要彻底整死她,到底他们用的什么手法,为什么刚才会出现鹰和蛇呢,云卿端着手中的茶杯,迅速的分析着一切可能,细细的回想着从开始在偏厅里发生的一切,再到刚才的一幕,将所有的一切都连接起来。

    随着明帝的到来,宴会正式开始,明帝自然是坐在了最高的位置上,而他的左边和右边,分别是莹妃和安老太君,而慧空大师,则坐在明帝的侧后方,因为他乃出家人,所以安老太君特意让人给他准备了素彩,并且为了表示尊重,没有和其他客人安排在一起。

    随着一阵音乐流水般的叮咚响起,场上的舞女全部撤去,露出了巨大的场地,两旁的乐人所拨的曲子比起刚才的也要高上几许。

    “这是表演什么节目?”莹妃一见这样的阵势,便恰如其分的对着安老太君问道。

    安老太君呵呵一笑,对着明帝道:“是玉莹这丫头,说是今儿个乃老身的大寿,她这个做孙女的,要送一个与众不同的礼物给老身。”

    “不错,莹妃,朕记得你这妹妹在京中一直都颇具才名啊。”明帝点头一笑,转头望着莹妃问道。

    “连陛下都知道,玉莹也算的上有一二才华。”莹妃妩媚的一笑,举杯与明帝共饮,眼底却是说不尽的不甘,只想今日这布局被破坏,等下要如何才能让那沈云卿倒霉,陛下可不是时常都会出宫的。

    随着音乐的渐渐改变,从舞台的一角上来了一群粉衣丽人,她们莲步如水,袅袅娜娜的走到了场中央,舞步翩跹,如众星拱月一般,渐渐的弯下腰来,露出中间一个穿着大红舞裙的少女来。

    乐声就在此时一停,然后少女盈盈一拜,音色如黄莺,“玉莹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祖母福寿延年,岁岁有今朝。今天,孙女特意给祖母献上一曲舞蹈,希望祖母能希望。”

    随着她的话音一落,乐起,安玉莹的水袖随着音乐的节奏,缓缓的动起,水袖如同一波流水一般,在金色的阳光下抖动,随后其他的舞女开始往着旁边站去,而将中间的场地全数留给安玉莹表演。

    而乐声也在此时变得更过复杂,一阵风吹起,无数的花瓣宛如一场花瓣雨一般,朝着她飘来,落在那秀美的云鬓上,踏着花瓣缓缓而舞,整个人如同仙子一般,飘逸灵秀。

    云卿浅浅的一笑,似乎很有趣味的欣赏着面前的舞蹈,现在安玉莹的舞姿比起两年前又要进步了不少,腰如软柳,面如芙蓉,身子如同风中柳叶一般,轻盈飘飞,可是这还没到最精彩的时候,安玉莹的舞蹈一般都要到最后之时,才会看到精髓。

    因为她贵为宁国公的嫡女,很少会在人前表演,一旦表演出来,便是拿手的‘掌上花开’,如今她所表现的,正是花瓣缓缓绽放的时候。

    在场的人都被她的舞蹈渐渐的吸引了过去,就是安老太君,也甚少看到安玉莹如此慎重的表演舞蹈,目光里也有着浅浅的骄傲,而宁国公夫人更是满脸的得意,不时在场上那些夫人和小姐脸上望去,欣赏着她们的陶醉和羡慕。

    当然,安玉莹今次在人前特意表演这个舞蹈,不仅仅是为了给安老太君贺寿的,主要是这段时间,安玉莹在京中的风评已经渐渐走下坡路,甚至已经成为了京中闺秀的反面教材,这让宁国公夫人不能够接受,所以趁着今日达官贵族全部都在场,让安玉莹表演最拿手的舞蹈,从而将那些不好的评论都去掉。

    毕竟,安玉莹的舞姿还是京中少能看到的。

    当乐声再次拔向高一潮的时候,安玉莹裙衣翻飞,乌黑的秀发开始缓缓的旋转,那为了掌上花开特意制作的多层的裙摆,开始随着她踮起的足尖而慢慢的展开。

    舞蹈中最美丽的时刻到来了。

    在无数的花儿映衬下,安玉莹飞快的转动了起来,她整个人化作了一根不断旋转的轴心,纤细窈窕的身姿如同定在了地面,所有人都看不到她的动作,只有那飘起的舞衣,让她整个人呈现了花开的极致美景,如同真正的花儿在人们面前绽放,翩然美丽,艳丽夺目,不断的摇曳出婀娜的身姿。

    众人都开始赞叹,甚至有小姐开始在下面数着安玉莹转动的圈数,而明帝显然也被这样的舞姿吸引,双眸里流出钦赞。

    随着她转的圈数越来越多,已经超过了平日里所转的二十六圈,连谢氏都低声赞美,“安小姐的掌上花开,让人觉得如蝶如蜂,轻盈若飞。”

    而男宾那边,已经有人鼓掌了起来,礼部尚书林新的小儿子甚至站起来,喊道:“好看,好看,那裙子上面有龙诶!”

    灿灿的阳光之下,随着安玉莹的脚步,她的裙子上开始显露出一种金光灿灿的颜色来,众人以为她只是在群上加洒了金粉,以添加舞蹈炫丽的效果,并没有太加留意,直接听到这句话后,再去看时,便见那一条金粉在阳光下由于不断旋转中,显露出一条腾飞的巨龙景象。

    这等奇特的心意,让众人在心里暗暗羡慕,只道宁国公府今日可谓是费劲了心思,便是连舞蹈也能想到如此别出心裁的地方,用不断的旋转表现出腾飞的巨龙来。

    而与其他人那带着羡慕,惊讶,嫉妒的眼神完全不同,此时薛国公,宁国公夫人,莹妃她们的眼中皆流露出一种惊惧的神色。

    明帝握着酒杯的手陡然握紧,一双深幽的双眸里透着浓浓的古怪,望着安玉莹不断旋转的身影,“魏宁,把刚才大师所批的签语拿出来。”

    魏宁恭敬的应了,从袖子里掏出那张签语,递给明帝。

    莹妃强忍了心中的害怕,勉强笑着道:“陛下,这签语大师说要天降旨意后才能看的,若是冒然打开,岂非不灵。”

    明帝看了她一眼,却是未曾开口说话,从魏宁手中将一张佛签接了过来,认真的将纸张打开,仔仔细细的看了上面的一句话后,脸色从刚才的面无表情,直接变成了锅底一般的黑色,手指紧紧的捏在佛签的边缘,几乎是在控制那即将暴怒的神情。

    魏宁站在明帝的身边,目光在佛签上一瞟,纵使修养已经到家,还是经不住的一变,眼睛在安玉莹身上停留,从开始的惊艳变成了现在的怜悯。

    方才慧空大师在替明帝测今年的运程时,给出了一句——凤穿牡丹龙飞天。

    这句签,从表面上看,是很好的一句签,明帝问慧空大师,它的实际含义,慧空大师说上天将会给与解释,慧空大师接着又给了明帝一个佛签,叮嘱,当解释的这一幕出来之后,再打开佛签,里面则会显示出这一句运程的解释。

    刚才安玉莹所跳的那个舞,她便如同一朵绽放的牡丹,在不断的旋转,随着转动的舞姿,金粉在阳光之下,呈现出一条巨龙腾飞的景象,正是应了——凤穿牡丹龙飞天这句话。

    而令魏宁吃惊的是,在那张佛签上所写的四个字,每一个拆开来,都是极为普通的字,便是笔法也是非常平和的佛家字体,但是合在一起,却能让一个帝王绝对震怒!

    因为那上面写着:女代御兴。

    御是大雍朝的国姓,女代御兴的意思便是会有一个女子取代御家成为新的皇帝。

    莹妃望着明帝脸皮都是隐忍的跳动,全身都吓的颤抖起来,她很清楚明帝此时是什么心情,可她现在又不能求情,若是求情的话,则代表她早就知道佛签里所说的一切了,到时候罪名只会转移到她的身上。

    所以,她和宁国公夫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安玉莹一曲完毕,笑意盈盈的对着众人一拜。

    安老太君没有察觉到旁边这般诡异的气氛,对着安玉莹招手道:“好孩子,跳的真好看,到祖母这里来。”

    安玉莹巧笑嫣然的走上来,眼眸在坐在一旁的御凤檀身上一扫,看他墨玉一般的双眸也正望着自己,眸中奇光转动,似是为她的舞姿而赞叹的模样,心内如小兔碰碰乱跳,含羞的垂头拜在安老太君的前面。

    就在安老太君要拉起安玉莹的时候,只看明帝忽然站起,对着两旁的人喊道:“给我把这个妖女抓起来!”

    明帝一声令下,顿时场上的人纷纷手上一顿,侍卫不管知道不知道原因,只要明帝发了命令,立即上去将安玉莹扣了起来。

    安玉莹还陶醉在刚才御凤檀注目她的兴奋之中,未曾想到下一秒就会成为妖女,惊惶的望着明帝,“陛下,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明帝手中紧紧的握着那张佛签,望着安玉莹那张美貌的脸庞,心里越发的相信佛签上的话语,当初六国战乱时,南平国便是有华皇后欲要取代君主而代之的,如今安玉莹若是真有这个野心,也不是没有可能,他指着安玉莹道:“你的意思,是朕错怪你了!罢才你跳舞的时候,正好应了大师的佛签,你这个谋国篡位的妖女!”

    谢氏望着这突然发生的一切,连忙握住女儿的手,确定女儿还在身边,然后才轻声道:“这怎么好好的安小姐会变成了妖女?”

    云卿眼底掠过一道暗光,刚才她沉思了许久,为什么宁国公夫人故意要让她去换衣服,然后露出那般失望的神情,以她的段数来说,绝对不会在衣服上动手脚,因为如果换上的是宁国公府的衣物,犯了什么忌讳,到时候宁国公府也一样脱不了关系,所以当时她只不过故意麻痹云卿的思维而已。

    接下来便是借着云卿去换衣服的时间,将花园中的位置全部占满,唯独留着牡丹花型上的一个位置,要知道,牡丹是女子最爱的花景,如果没有特殊原因,应该被先占到就是这个位置,而且当时云卿有注意到,刑部尚书的夫人则是站在花圃的一面,没有去坐,刑部尚书戚夫人可是京城闻名的爱牡丹,不可能弃之而不去,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缘故。

    作为主人的宁国公夫人对于控制一个位置的空与坐,难度绝对不大,当云卿坐下来之后,然后宁国公夫人再让人去放苍鹰,这只苍鹰其实是早训练好了的,在后台有人用鹰笛控制,到云卿所在的位置之后,便将抓住的黄金蛇从半空丢下来,便如同金龙从天而降。如此时间配合,则刚好应了慧空大师所说的——凤穿牡丹龙飞天。

    只可惜,她们不会想到,在开始云卿让流翠出去送衣服回马车的时候,便让她去找御凤檀,要他留意下四皇子和莹妃的举动,所以当时御凤檀才会那么迟到场,因为他早就查探消息了。

    而后这一切……不过是将莹妃她们安排的这一切,变得更加热闹而已!

    云卿飞快的抬眸望了一眼对面的御凤檀,但见那人斜靠在花梨木圈椅上,朱红的唇微微勾起,嘴角噙着那抹漫不经心的笑容,正望着那热闹的一处,风姿卓然间,根本就看不出他方才做了什么。

    御凤檀本来就一直在关注云卿的一举一动,此时见她目光终于转向自己,狭眸潋滟,极快又极淡的收回视线,与她的交织在一起,如玉的容颜在金辉下如蒙上了一层璀璨的光芒,笑意在眸中蔓延开来。

    这家伙,笑得那么好看做什么,不怕周围的人看到吗?云卿一面觉得那笑容动人,一面却又担心他那模样显得太幸灾乐祸一点,被人见到总不太好,毕竟明帝还在上头发怒呢。却不知自己的那般模样惹得御凤檀心头一动,恨不得现在过去就将她搂在怀里,狠狠的抱一抱,闻闻那清花香味才甘心。

    他的目光变得有些炙热起来,云卿觉得有几分不好意思,匆匆将视线收回,握着谢氏的手,淡淡的一笑,嘴角换上一种摄心的冷漠,“陛下这么说,肯定是有他的道理了,我们坐在这儿看着就是。”

    御凤檀瞧见她害羞了,狭眸里的柔意和笑意更浓,直到袖角被拉了拉,才回过头,正好看到方宝玉那八卦的美人脸,透着一股和其本人外貌完全不符合的贼兮兮的味道,低低的以一种发现了巨大秘密的语气,道:“你刚才在看对面的韵宁郡君对不对?你喜欢她对不对?我没看错,这次你不要想否认了,嘿嘿嘿嘿……”

    御凤檀先低头望了一眼他贱兮兮的手,见他老实的收回去,又往云卿那望了一眼,狭眸里重新换上了温柔的神色,似回想起什么,低头淡笑道:“知道就好了,别大嘴巴的到处乱说。”

    方宝玉虽然像女孩子,在御凤檀面前也有点八卦的样子,但是在其他人面前的时候,实则很安静,这也是御凤檀放心他的缘故。

    方宝玉倒没料到他能如此痛快的承认,以为他还要如以前一样否定,不过听了之后,更多的是睁大了一双水水的大眼,十分担忧道:“六公主就要回来了,韵宁郡君这如花似玉的,会不会……”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因为御凤檀根本就没兴趣听他说关于别的女人的事,他也只好闭上嘴巴,暗自对上天祈祷,希望对面这个美得动人的韵宁郡君不要被六公主欺负才好。

    云卿不知道在对面已经有这么一段对话,她则在望着前方脸色大变的宁国公夫人,见她尽失惊得失去了闺中夫人的仪态,直接绕过来桌案,跪在了安玉莹的身边,朝着明帝音带祈求道:“陛下,玉莹只是一个小小的闺中女子,怎么会和妖女有关系的!”

    她的眼眸深处除了害怕之外,还有的便是对整件事情突然会变成这样,而有一种巨大的惊恐,玉莹的裙子是她特意准备的,牡丹形状是有的,但是那金粉却不在预料范围,难道是有人故意所为?

    可是事到如今,也不是去想这些的时候,她清楚的知道那张佛签上所说的一切,会让安玉莹遭受到怎么样的灾难!

    “闺中女子?!她如果是闺中女子的话,为什么跳舞的时候,背后会有一条巨龙腾飞,这是在预示她以后要取朕而代之!”明帝想到刚才那华丽的舞蹈,明明安玉莹站着的时候没有出现的,是随着她跳舞的舞姿后,慢慢的浮现,阳光之下,那龙图简直是栩栩如生,像是要随时飞了出来,那不就是在告诉他,将会有龙飞起吗?

    难怪近两年来,西戎越来越强,边境战乱不堪,北方又多旱灾,这些其实都是预兆啊!

    安玉莹听着明帝的话,隐隐约约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她也知道宁国公夫人的计划,当时在偏厅里找云卿挑衅,也是故意假装的行为,因为她虽然很不喜欢云卿,但是绝不会在大庭广众之前对云卿动手,这是世家女子从小所教习下养成的礼仪,再怎么坏,也要掩藏在人后,留下一个温婉的好名声。

    此时她低头去看自己的裙子,却只看到一片层层叠叠用上好轻纱做的大红舞裙裙摆,哪里有半点龙的迹象,就是一笔画墨也没有。可是想着佛签上的话,她眼泪就开始流了出来,“陛下,陛下,臣女没有,臣女一届小小女子,怎么敢取陛下而代之,就是给臣女一千个胆子,臣女也不敢啊!”

    安玉莹此时所说的这些话倒是每一句都是实话,每一句都将自己的心声说了出来,所以显得特别的真诚。但是她内心却是不断的在问,这一切,这一切不应该是发生在沈云卿身上的吗?为什么自己的身上会出现龙的影子,为什么自己会应了这句佛签,怎么会这样!

    四皇子望着这突然而来的一幕,阴森的双眸从安玉莹身上移转过来,落到对面的云卿身上,但见她面色平和,凤眸沉沉的看着场中的一切,仿若一个局外人一般。

    就在这时候,云卿侧过头来,凤眸幽幽的投向他,与他的视线在半路中相逢,四皇子只觉得她的双眸一霎那如同有烟云在迅速的笼罩,然后霎那之间换上了冷淋淋的眸色,好似那两颗墨色的瞳仁浸在了冷水之中,迅速的结成了白色的冰雾,最后这层冰雾在半空之中化作了水汽,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水汽之中,唯一清晰印在他脑中的,便是凤眸里最后那抹淡淡的讽刺。

    她知道的,她一开始就知道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四皇子的心内浮上这么一句话,手指紧紧握主白玉莲花杯,有细细的裂玉声从指缝里透出,就像他控制不了的怒意。

    薛国公望着安玉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脑子里怒意是爆个不停,明明安排好的不是这样,这些蠢货,怎么会搞成如今这个场面!

    薛国公知道这次再陷害沈云卿是不成功了,若是他再不开口,只怕安玉莹会被陛下就这么直接拉下去,祸国之人,无论是哪个帝王都无法容忍的!

    他咻的一下站起来,几步站定到明帝的面前,低头弓腰,脸上都是责怪的意思,“陛下,玉莹她是臣看着长大的,除了每日在家学习女诫女训,便是跳舞一职,胸无点墨,目无寸光,就此等才能如同能当得起祸国之名,还请陛下不要被一句话而误导了!”

    而莹妃此时也是跪了下来,抬起满脸泪痕的脸蛋,对着明帝道:“陛下,妹妹她柔弱如柳,怎么也不是那等有野心的人,臣妾与妹妹从小一同长大,如何能不知道她的性情如何!”

    莹妃平日在明帝的心中是属于柔顺的,知理的,她说自己和安玉莹一起长大,也是在告诉明帝,自己和安玉莹是姐妹,性格相差不远,不会做祸国之事。

    而此时薛东含和海氏也走上来求情,外带还有肃安伯等,齐齐都跪了下来,都开口帮安玉莹求情。

    四皇子的神思从云卿身上收回来,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眼底露出两道幽深的光,手指紧紧的握成拳,来不及了,完了,完了,这下是真正的完了。

    而安老太君究竟年纪大了,一个寿宴瞬间变成抓人的宴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她并不是事件的参与者,不像莹妃她们早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此时才稍许缓过气,一望见下面跪的那一片,脸上露出一道恼意,暗道不好。

    若是只有薛氏求情也就罢了,毕竟薛氏是安玉莹的娘,她爱女心切,求情无可避免,可眼下这么多人,宁国公,薛国公,肃安伯等等都在这里,这些人在朝中,那都是有地位的人。

    小小一个安玉莹,一个闺中女子,竟然有这么多人帮她求情,有这么多的关系网,若是日后她真的有了其他心思,谁敢说她不能做到篡位呢!

    云卿先看了一眼安夫人,见她死死的拉住想要向前求情的安雪莹,没有让她去加入求情的队伍,便知道安夫人只怕也看出一点眉目来了,只要雪莹没事,她就放心了。

    她悠然自若的端起茶杯,垂头低低的抿下了清香的茶,只觉得茶味果然浓郁,是上等的好茶,不过此时……云卿凤眸里是藏不住的讥诮,应该没有人关注茶的味道好还是不好了。

    薛国公一句话,就能让这么多人求情,果然是不好对付呢。可若不是因为他这么大的影响力,也许今日安玉莹不会这么倒霉呢。

    明帝望着这些人跪在地上,似乎是他如果不饶恕安玉莹,他们就要这么一直跪下去的样子,眼底的冷意越来越浓,望着哭泣的安玉莹,也只是觉得那是一个善于伪装的女子,在此时的明帝脑中,他所想到的,便是安玉莹能动用到这么多人求情,不管这求情是因为宁国公还是薛国公,总之这些人都是帮她求情的!

    他语气冷佞,目光没有一丝感情的众人间一扫,最后落到安玉莹身上,此时那艳丽的红色舞裙就像是嗜人的血液铺满在明帝的眼中,他挥手道:“来人啊,将安玉莹拉入天牢!”

    天牢是直接由皇帝主管的牢狱,不同于大理寺,刑部,京兆府要通过审讯而调查,进入天牢的人绝对就是只有死在前方等着了,因为一国之君不会再放过他!

    “不要啊,我不要去天牢,爹,娘,外公,救我啊啊救我啊!娘,娘……”安玉莹几乎是惊声狂喊了起来,拼命挣扎想要逃开侍卫的禁锢,两只脚在地上蹬着,完全没有任何形象可言,与她之前跳舞时那种风光八面的情形来比,简直是一个是天,一个在地!

    “拉下去!”明帝根本就不管这些,大手一挥,语气更为冷厉,眼底的寒意几乎让众人一麻,若是有人再多说一句话,只怕明帝就会让侍卫拉着一同关入了天牢!

    安玉莹张了张嘴,似是要说什么,就在此时,宁国公夫人薛氏在一片寂静中,大声道:“陛下,臣妇有事要禀!”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