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13 渣女丢脸(求月票)

重生之锦绣嫡女 113 渣女丢脸(求月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一场寿宴俨然变成了审判会,在场的人初来时那种兴致几乎是没有了,明帝的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拂袖而去。

    明帝一走,其他的客人当然是接二连三的告辞了,安老太君好好一场寿宴弄成了这样,一身暗红色的寿字福纹衣穿在身上,反而更显得面容哀戚,对着各位客人带着歉意道:“劳烦各位来参加老身的寿宴,却不料出了这等事情,淑芬,瀚儿,你代我将各位送回去吧。”

    安尚书和安夫人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恰当的笑容,既不显得一脸悲哀,也不会过分开心而让人觉得他们在对宁国公夫人发生的事情幸灾乐祸,分别送女客男宾离去。

    “云卿。”安雪莹见父亲母亲都去送客,心有余悸的走到云卿身边,眼中还带着刚才一幕留下来的震惊。

    云卿望着她微微一笑,目光里带着平缓,“怎么,吓到了?”

    “有一点吧。”安雪莹轻轻的叹了口气,目光在刚被人扶起的安玉莹身上怜惜的停了下来,“三姐姐吓得很惨,哭的都和泪人差不多了,大伯母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欺君之罪如何严重,一旦被陛下发现,哪能轻饶呢,若是大伯母刚才不说出真相的话,只怕三姐姐现在已经没了生路了。”

    她说完后,便收回视线,却迎上云卿的眼神,那双凤眸里透着一股古怪的视线,正灼灼的望着她,幽黑的瞳仁金阳下点缀了碎碎的星光,让安雪莹莫名的有些不自在,不由反问道:“云卿,你怎么了,为何这样看我?”

    安雪莹的眼睛清澈如湖面毫无杂质,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疑问,云卿看着她,脑中却回想着刚才她所说的话,淡淡的开口道:“雪莹,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怎么?”安雪莹疑惑的望着她,不知道云卿为何会开口说出这样的话来,“刚才的事,难道还有别的……?”

    “你大伯母是薛国公的嫡女,从小什么没见过,现在又是宁国公夫人,她是那种为了女儿婚事就会去犯下这等错误的人吗?她想害的不是安玉莹,而是我。”云卿不管安雪莹此时的脸色是如何变化,既然安雪莹是她的好友,云卿也不想将这件事隐瞒下来,这样一来,以后两人交流的时候,或多或少会出现许多尴尬的情况,就像刚才安雪莹的那一番说法,在同情安玉莹,在可怜安玉莹。

    这一切,安玉莹不值得,雪莹心内的纯洁和善良不应该为这种恶毒的人而存在,所以她要将事情说出来,即便是安雪莹会觉得很意外,很震惊,但是云卿相信,这比一直隐瞒安雪莹要好的多。

    “你是说大伯母要害你?她开始想要……”安雪莹语气微带惊慌,睁大眼望着云卿,可是脑中却很快的将当时出现那苍鹰的情况联想了起来。若是云卿不说,她不会想到这点,可是既然云卿说出了这一句,那她便想到当初两人坐在那牡丹花型之中,“你是说那苍鹰抓的蛇,本来是要朝着你丢下的?”

    云卿淡淡一笑,“你说呢,这园子里突然出现苍鹰是怎么来的,有哪个鹰又会抓了蛇往京城的府邸上面飞的呢?而且知道慧空大师批语的又有几人呢?”

    反问一个接一个的问出来,安雪莹仔细的将前后联想起来,由于云卿的刻意避讳,她没有想到慧空大师也有问题,只是以为其实那佛签薛氏她们也早就知道,当即道:“大伯母她们是想要害你,想要让你成为那妖女!云卿你怎么猜到的,天啦,若不是你先发现了,那现在妖女的罪名就会挂在你身上了,那三姐姐她的裙子……”

    云卿目光流转,黑珍珠似的眼眸里带着笑意,并不否认,也不承认,这样的事情大家知道的就好,“你三姐姐上次在七夕夜里没将我推死在黑衣人的手中,这一次她又如何能放过我,既然她非得这样,我也只有反击了。”

    安雪莹想着方才的一切,将安玉莹的位置换成云卿,小手就不由的抓紧,若是云卿被抓起来,又有多少能为云卿求情呢,云卿不像安玉莹,有那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庇护,她眼底就有泪痕,“云卿,你,你刚才为什么不将这一切都说出来,她们这样做实在是太过分了!”

    平日里安玉莹对她指手划脚,欺负她的丫鬟,这些安雪莹性子和气,只当是姐姐也就忍了,可是想起前两次安玉莹的做法,加上这一次,安雪莹都生了怒意。

    “怎么说,说出来不是让事情变得更复杂吗?到时候牵扯的人和事越来越多,这件事就变得越来越复杂,反而不如这样干净利落,还让宁国公夫人主动站出来承认了罪名不是更好吗?”而且安玉莹有了个欺君之罪的母亲,在京城的名声只会变得更差。这一句,云卿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内想着,脸上至始至终都是挂着淡淡的笑意。

    “没想到她们竟然这样坏,你以后可要多小心点。”安雪莹拉着云卿的手,满心的担忧道。

    感受到她话里的关心,云卿眼中却划过一道极为复杂的情绪,“雪莹,你自己也多加小心。”

    听了云卿的话,安雪莹浑身一颤,垂下了长卷的睫毛,遮住了眼神里受伤的神色,低低的垂下了头,“我,我知道的。”

    今日宁国公夫人看着安雪莹陪云卿去换的衣裙,可是从开始到最后,她都没有开口或者让一个人将安雪莹支使开来,她不是不知道安雪莹和云卿的关系好,也不是不知道安雪莹一路都和云卿站一起,但是在宁国公夫人,安玉莹,莹妃,薛国公这些人眼中,从来就不在乎安雪莹在还是没在,若是安雪莹在龙蛇丢下来的时候,还和云卿一个位置的话,今日这祸国妖女四个字,安雪莹同样逃不脱关系,因为她也站在牡丹花型里。

    明帝是一个怎样的人,薛国公她们不可谓不清楚,一旦发现了这样的场景出现,明帝绝对不会错放一个,他宁愿将两人都当成这句签语的人,‘女代御兴’从没说过是只是一个,这就是帝王的理解。

    以安雪莹的聪明来说,她不可能没想到这点,她只是不愿意这么想,然而事实在面前,再欺骗不如面对,这也是云卿今日真正动怒的原因。

    安玉莹和薛国公与云卿已经是结仇了,无论对方做出什么手段来,她都觉得正常,因为大家是敌对的,可安雪莹,是安玉莹的堂妹,是安老太君的孙女,他们将这样一个纯善少女的生命都不放在心底,这样的人,心灵上是极度自私的,任何人在她们的眼中,要么就是和他们一路,否则就是活该去死。

    云卿很愤怒,她觉得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还有心内有善念,有感情,而这些人,只为了自己,其他人都不管,这样的行为连牲畜都不如!

    “雪莹,善良代表的不是被欺负,而是凭着本心做人,我不想说那些人的不是,因为她们算的上是你的亲人,可她们所做的一切,既然有了今日开头,后来的也许会更残忍。”云卿低声的和安雪莹说着,望着她雪白的脖子,带出脆弱的弧度,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前世的她也是觉得善良就是容忍对方的过错,在用生命做出一次代价之后,她彻底明白,善良是用来对待那些值得的人,而其他的,以牙还牙才是真理!一旦你退后,她们就会认为你软弱可欺,步步逼近,直至让你死亡,方才罢休!

    安雪莹依旧低着头,轻轻的点头,一股浓烈的忧伤在她秀美的眉宇间凝结,云卿知道这一时半会让她接受那么多不同的想法,也不能强求,且今日她也累了,便让小寒扶着安雪莹先进去休息。

    大部分的人家已经走了,谢氏和安夫人还在前头,不知道说着什么,云卿看了看在场的人不多,便打算寻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会,就在这时,薛一楠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唇带轻笑,“韵宁郡君还打算在这继续看下去吗?”

    薛家人,云卿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个反应便是如此,她掩饰住眉宇里的不耐,清浅开口道:“如今人走席散,还有什么可看的,不过是一地狼狈而已。”她微微抬头,目光里透着一点笑意,从长长的睫毛下投射过来,“倒是薛四公子,怎么不去看看的你的堂姐,她现在在享受钉刑,只怕撑不住呢。”

    薛一楠的表情很玩味,没有像薛国公那样的愤怒,也没有如同宁国公那样的悲痛,若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便是置身事外,他仿若也和云卿一样,目光里带着一丝探寻,“我怎么觉得,今日这事情,都是你一手安排的呢?”

    他的目光隐隐发光,就像是一头狼盯住了自己的猎物,让云卿有一种被窥视的错觉,不过云卿一点也不惊慌,从薛一楠的这句话里,她可以品出,今日的一切事情,薛国公并没有告诉薛一楠,于是她淡淡的一笑,华美的容颜如同月华初开,“薛四公子说的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薛一楠看着她带着无辜的表情,和红唇里那带着略微歉意的话语,轻轻的笑了几声,笑声如同金石撞击,“虽然我拿不出什么证据,但是我知道是你做的,而且,我觉得你做的非常好噢!”

    他说完这句话,手中的扇子迅速的一打,江山水墨图的扇面大气浑然,一看便知道是名家出手,配合他那一身风流气质,显得几分格外的潇洒来。

    听着他最后一句话,再看他行止如风,翩然而去,云卿的眼底露出了一点探寻,这个薛一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让她感觉这个人,很奇怪,奇怪的很难摸清楚,难道在江湖上行走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云卿不明白,活了两世,她从没和江湖人打过交道,不知道真正的江湖人到底应该是怎样,倒是听说是爽朗,豪气,讲义气的,可是这三点,怎么和薛一楠也联系不上。可是薛一楠回京之后,又积极的靠近薛国公,这样的举动应该是想踏入官场,享受一下权势的感觉,但是刚才他语气里的幸灾乐祸,却不像是假的。

    云卿低头思忖,手指在裙摆上的绣纹上轻轻的画着。

    安玉莹被明帝吓的一顿,接着又哭了一回,半天才缓过气来,眼看花园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她坐在椅子上,眼睛慢慢有了聚焦,看场中人的情形。

    安夫人在一边,还在和谢氏说着话,安老太君已经由下人扶着去歇息了,大部分的客人已经离去,剩下的还有三两个宁国公的旁支,也在一旁帮着忙送客。而离席面不远处的一处椅子上,沈云卿正盈盈含笑的望着她,笑容那样的自然,那样的美,那样的艳,落在安玉莹眼底,却是那样的刺眼,仿佛在讽刺她今天所获到的一切。

    她不知从哪就来了一股气力,发软的腿脚也有劲了,几步走到云卿的面前,唇角的笑讥讽又冰冷,“沈云卿,你真是深藏不露!”

    云卿的笑越发的平和,眼底的讽刺却也格外的浓,站起来,面对面的朝着安玉莹道:“安小姐说的这话,让云卿都不知道如何说了,今日安小姐的确是露了一把,在御前献舞,技惊四座,真是让云卿好好的开了一回眼呢,改天还想跟你请教请教的。”

    “沈云卿!”安玉莹瞳仁一下放大,想起今日的侮辱,今日所受的一切,面色狰狞,顿时朝着云卿就扑了过去。

    云卿一手抓着她的手腕,以疾快的速度刺入她的麻穴,让她整个人酸麻的全身无力,然后抬起另外一只手,将安玉莹头上的一根枯枝捏了下来,放在手心,目光如浮冰,冷笑道:“你知道吗?安玉莹,我很不喜欢你,从扬州开始,你理所当然的让其他人替你做陪衬的时候,我就对你没有好感,结果进了京城,你又对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虽然每一次的手段是越来越高,可是每一次都只是让你自己败得更惨,今天你娘为了救你,正在外面接受大刑,你还到我面前来大呼小叫,难道你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男人吗?”

    虽然薛氏不值得同情,但是当安玉莹听到薛氏为自己开罪时,立刻责问薛氏为什么要害她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是有一瞬间的怔愣的,作为母亲,被女儿如此自然的反口,如何能不寒心。

    而听到云卿最后一句话,安玉莹的眼睛瞪得更大,显然更加愤怒,“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就凭刚才被抓的人是你,不是我!”云卿凤眸一弯,面上的表情天真又温和,用小孩子玩玩具的手法,将枯枝靠近安玉莹的眼眸一寸,“你再瞪一下,我就将这树枝戳到你的眼里去!”

    她们两人站着说话,其他人是看不到表情的,只有安夫人所站的位置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云卿的动作,只见她目光在云卿的手中一停,随后抬起手弄了一下鬓角,将目光收回,带着谢氏站到另外一边。

    “你敢!你要是做了,外公绝对饶不了你!”云卿的语气陡然变得阴沉,配合着那无比柔和的面色,透着一股地狱般的森冷,让安玉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她看着那距离自己瞳仁不到一厘米的尖利枯枝,色厉内荏的喊道。

    “好啊,那就试试,看是你变成瞎子比较难看,还是我比较怕你外公!”云卿轻轻的一叹,似乎十分想要试一试后果,将银针一收,捏着枯枝的手也往前一送。

    “不要啊,不要!”安玉莹立即本能的往后面退开,一下又跌倒在了地上,生怕云卿真的将树枝戳到她的眼珠力,甩头大喊。

    若是平日里,安玉莹肯定不会这么不惊吓,可是今天,她差一点就进了天牢,心脏是七上八下,空空的还没有落到实地,随便再被人刺激一下,便变得无法控制起来。

    她的叫声尖利且惊恐,顿时将剩下的几位夫人小姐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她们看到安玉莹坐在地上,连连后退,而韵宁郡君脸上带着无辜的害怕,十分不解的望着安玉莹。

    安夫人望着坐在地上的安玉莹,美眸微眯,脸上却带着无比关心的对着四周的人吩咐道:“还不快带三小姐回房去,可怜的孩子,哪里经得起这些风浪啊。”

    云卿一听这话就笑了,笑的很开心,安夫人果然也猜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看来已经对宁国公夫人她们记恨了起来,最后这句话加的很妙,不高不低的声音等于在告诉其他人,安家三小姐,今日因为寿宴上发生的事情受了惊吓,只怕神志都有些有点疯疯癫癫了。

    “安夫人,我也先回去了,你这里还有事情要处理,不便打扰过久。”谢氏看安玉莹被下人提走,知礼的收回目光,带着合宜的笑容道。

    安夫人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也不会强留,笑着送她们到了门口。

    本来寿宴是不会这么早结束的,结果如今尚未过午时,谢氏和云卿就回来了,李嬷嬷先是惊讶,后听琥珀将事情说了以后,便让厨房去准备饭菜,云卿与谢氏一起用餐,因为取得了初步的胜利,又为了迎接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云卿吃了一碗饭,还喝了一碗粥,才放下了碗筷,惹得谢氏挑起眉头道:“今儿个可是累了?”

    平日里云卿很少有这样好的食欲,虽说那寿宴没吃到宴席,中间点心谢氏瞧着女儿也吃了不少的,如今还能吃下一碗饭,怎么不惊奇下。

    云卿眯眼一笑,“是有点累,站也站了挺久的了。”

    谢氏想起今儿个一上午的事,真是心有余悸,叹了口气,琥珀趁机让小丫鬟将桌上的东西都收拾了,然后又泡了一壶红茶上来,分别斟给两人,谢氏端着荷叶白瓷茶杯,喝了一口,才道:“到了京城后,就觉得处处都不太平,本来老爷封了爵位,我还挺开心的,现在想来,不如在扬州的好。”

    实乃到京城半年时间,谢氏就看了大大小小的事情一连串,总觉得风雨不平。

    倒是云卿一笑,“娘,那都是别人的事,咱们家过好自己的就好了,其实到哪都一样,难道扬州就没有这些了么,我看其实是娘想扬州了吧。”

    云卿这句话说中了谢氏的心事,她手握着茶杯,眼底似乎有着情丝,“你说的也没错,到哪都有不平静的事。”只是这京城,谢氏未曾来过,她就算是谢书盛的嫡女,可是谢家已经败落了,而她如今又嫁给了商人,京城里的贵妇虽然表面上和她客客气气,大多数还是不亲近的。一个人要想立即打入京中贵妇的圈子,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这些,其实云卿也知道,谢氏那时在扬州,虽然是商人,可也有十几年交情的夫人,不管是官家还是商家,也都有能来往的,因为沈家在扬州的地位并不同于普通的商人。自来京城后,能打交道的人少了,谢氏便极少出门。

    似乎想到了其他,谢氏的表情又活了一些,“今儿个看到安夫人,只觉得她比以前更不一样,身上的贵气优雅更浓。”

    谢氏和安夫人聊的来,这是在扬州就有的事,如今两人能在京中重逢,比起其他人自然又要亲近一些,夸奖起安夫人来都是真心实意。

    “安夫人是个聪明的人。”云卿抿了口茶,眼中的神色在红茶的雾气里蒸腾,正因为安夫人的聪明和能干,所以安雪莹才能被保护的很好,前世的自己,也是一直在谢氏的保护下活着,这一世,换成了她来保护家人了。

    关于沈家藏着某样东西的事情,云卿经过数次打探,确定谢氏也不知道之后,便不打算告诉她,与其让谢氏担心,不如她自己筹谋还比较妥当。

    母女两又说了几句话,云卿便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路过一处假山时,忽然一个人走了出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