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21 宴会开始

重生之锦绣嫡女 121 宴会开始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盛筵开典,作为大雍类似国庆日的大典,这一日,可以说是除了春节以外,最重要的日子。帝王在宫中设宴,邀请官员及妻女到宫中一同庆宴。

    前两日刚下过细细秋雨的天气,今日也格外的洁净,碧蓝的苍穹,像一颗巨大的宝石,一丝云儿都没有,明耀耀的照在大地上。

    宴会还未开始,御花园里很热闹,有宫人准备好了的宴前点心和茶水,供人先行垫肚。众人在御花园内,等待宴会的开始,在被允许的范围,吟诗做对,舞文弄墨,玩些游戏,这些都是被年轻人所喜欢的。

    云卿这些游戏已经是没了什么兴趣,到京城之后,也接了几张诗会画社的帖子,她都推辞了,若不是必要去的宴会,云卿是不去参加的,她所要面对的比别人要麻烦许多,有时间都用来研究和学习可用的东西了。

    可是安雪莹却是很喜欢这些东西,她身子不好,稍许活泼点的节目便不能参加,在家能做的事情,就只剩下这等只需精心的东西了。可要她一个人去,她认识的人不多,丢下云卿在一旁也做不到,眼巴巴的看着人家玩闹的样子,让云卿觉得不忍,只好陪着她来到女眷们集中的地方。

    夫人和小姐们在一番介绍寒嘘了之后,就各自分开了,小姐们三三两两的呆在不同的亭子里,或聊天拉话的,但是最热闹的还是属靠近太极池的泓月水榭,里面已经聚集了十五六来个小姐,各人身后都站着几个伺候她们的丫鬟嬷嬷,水榭也显得不是那么宽阔了。

    林真也坐在里头,一眼便看到云卿和安雪莹,旋即站起来招手道:“韵宁郡主,安小姐,你们过来玩啊。”

    安雪莹本来就想去看看的,此时听到了,眼底带着一分兴奋,抓着云卿的手,往里面走去。

    里面的小姐身份比云卿高的是绝对没有了,所以她一进去,小姐们都纷纷站起来,行了个礼,云卿对这些并不是属于十分介意的,只要人家不是故意来挑她的规矩,她也不会如同刺猬一般,看谁都要刺两下,与小姐们点了点头,找了个避风的位置与安雪莹坐下。

    今日虽然有阳光,但是十月寒秋绝对不是一句话而已,特别是在太极池上,伴随着袅袅水气,所以小姐们都是披了披风,坐在此处的。

    梅太傅的孙女梅妤和云卿在七夕宴会上算是有过一面之缘,笑道:“我们方才正玩行酒令,你们一起来了,便更热闹了。”接着便转头望着前方一个看起来主持的少女道:“晨思,刚才你又赢了一回,这次我们可不会轻易认输哦。”

    “那可难说哦,虽然多了个郡主,可不一定就能赢了。大家在这儿玩的可是文采,又不是斗富,梅妤你这话我不敢赞同呢。”被喊做晨思的少女笑着回答,一听这话,云卿便知道是冲着自己来的。怎么这些人老耿耿于怀的拿着人的出身做筏子,一回两回也就罢了,多了真是有点烦。

    古晨思是内阁古次辅的孙女,年纪与云卿相仿,中上之姿,穿着一袭清雅的长裙,上面绣着梅兰竹菊,浑身上下一看就知道透着一股书香门第的神采,眉宇里带着一股子清傲,一看便知是平日里被人称为才女之人。

    云卿对着古晨思一笑,“古小姐说的没错,这是玩文采,也不是斗嘴皮子,不知道接下来怎么玩呢?”

    若说云卿与古晨思有什么不对盘,倒是真没有,但是人与人之间无形的存在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暗流。从大局上来说,古阁老和张阁老是明着就不对盘的两人,一个是当朝次辅,一个当朝首辅,想想也知道不对盘从哪里来的。资历,出身相差不远,却偏偏被压着一级,明里暗里斗争不少,张阁老却依旧稳稳的坐在首辅的位置上,以此类推,张阁老的外孙是耿沉渊,耿沉渊的义妹是沈云卿,自然而然就拉上了关系。

    从个人来说,古晨思因为七夕晚的前一天得了重病,没能去成,好了之后听人家说当晚有个台上弄了比试,第一名竟然就是个低贱的商贾之女,她是没法相信,问了好几个人才真正确定了。她觉得之所以云卿能得了第一,这都是因为古晨思没有去参加比试的原因。

    今日看到云卿,自然而然的就带了一分的刺,说话也不好听了。

    在场的小姐大部分都见过云卿,但是说过话的不多,对于这个来京城半年,异军突起,一下从郡君到郡主的原商贾现抚安伯嫡女的沈云卿也是有些好奇的,如今坐的这样的近,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

    古晨思也带着同样的心情一看,古家位高权重,她随着母亲进宫见过不少的美人,可说句实话,几乎没一人可以和沈云卿能相比,不过古晨思对于美人是没有太多的好感,特别是一个有才的美人,更是心中不喜,只想压了云卿一头来。

    沈云卿的父亲不过是一介商贾,就算外祖父曾经是连中三元的才子,可到底隔了一代,又英年早逝,哪里有机会教导外孙女,再看云卿一身盛装打扮,真正是艳冠天下。美人多无才,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这沈云卿不过是凭着救了陛下,又好运气的懂得一点方法,救了太后,才得到今日的位置的,真才实学只怕是没有。

    心中下了一番定论之后,古晨思就直接走到自己的主座上坐了下来,“既然有人新进来的,不如就先做个热身游戏,以免一时半会的还没熟悉玩法,郡主,先来个接字游戏如何?”

    她这话是讽刺,若是一开局就来了高级的,怕云卿说没准备好就人数,如今说接字游戏,若是云卿说不来,就等同于说这么简单的游戏也不会参加了。

    其他人没有古晨思想的那么多,来玩游戏就是为了热闹,人多就行了,林真赞同道:“这么多人一起的话,接字游戏其实也不容易的呢。”有了她开头,众人也纷纷赞同,云卿自是不会反对。

    古晨思见大家都同意了,便将接字游戏的规矩简单的说了一遍,大概意思是,由主持者先说第一个成语,从左往右,一人接着前一个人所说成语的最后一个字接龙,必须是同字同音,思考的时间不能过长,不许重复说过的成语,若是接不上的,必须自己罚喝一杯。

    水榭中间的圆桌上摆了瓜果,点心,还有淡淡的果香酒,专门用来招待女眷的,并不会醉人。

    游戏规则很简单,也不需要说第二遍,大家都很明白,只要是念过书的人,就不会难倒。

    古晨思先说了一个“荣华富贵”,梅妤坐在她下首,接了一个“贵在知心”,接下来的小姐道:“心比天高。”

    “高高在上”

    “上智下愚”

    “愚昧不堪”

    到了云卿的时候,便是这个‘堪’字,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小姐有心试她功底,还是如何,每个人接的成语皆不是最常用的,而是选的比较生僻的字来用。

    安雪莹坐在云卿的下首,听到‘堪’字便有些着急,这个成语并不好接。倒不说安雪莹,就是其他的小姐也有些觉得不好接,就这么望着云卿。

    只见她盈盈一笑,望着身边的安顺侯家的小姐,笑道:“若说这个堪字还真不好接……”云卿说了这句一顿,然后目光转到古晨思的面上,“还好我想起一个成语来了——堪以告慰,不知道有没有说错?”

    ‘堪’字看头的成语不多,那些不知道的小姐纷纷对云卿刮目相看,而安雪莹心内也知道这个成语的,早就做好了准备接道:“慰情胜无。”

    林真看了一眼古晨思透着一点不悦的眼,故意大声道:“无地自容!”弄的古晨思脸色又难看了一点,玩了两圈之后,发现根本就难不倒云卿,于是转头往了一眼对面金日水榭里的,对着众人道;“各位看看,你瞧各位世家公子也在对岸,不如我们写了诗歌后,邀他们过来品评一番,如此也显得公平,最后再评出谁的最好。”

    这个提议一说出来,马上就得到了在座小姐的拥护,要知道,她们都是未成年的小姐,且年华正好,正是思慕男子的花季,平日里能在男子面前展露一下才华的机会并不多,如今古晨思这么提出来,刚巧可以展现一下。反正坐在这儿候着也是候着,与小姐千金们平时的茶会上也可以认识,今日这等好事当然是不会推却的。

    古晨思吩咐身边的嬷嬷去与对岸的人说,“那边就让三皇子殿下主持品评诗歌了。”

    她这么一说,在座的小姐脸色就有些微妙了起来。古次辅和魏贵妃所出的三皇子家是表亲,古晨思和三皇子的关系自然也亲近,三皇子作为明帝的长子,主持这样的诗歌比试也实在是正常。但是在场的有些小姐,却不是三皇子这边的,对于家中支持哪方,或多或少都有些了解,此刻让三皇子来主持,就让人觉得有些异样来了。

    当然,这样的感受也只是在心里,毕竟表面上各家与各家不会直接冲突了起来,该笑的时候还是笑,该说话的时候照说不误,更多的还是想着等会怎么表现一番,好吸引到出色的未婚公子注意。

    云卿丝毫没有她们那等心思,只想着坐在这里陪安雪莹就好了。

    那位传话的嬷嬷少顷后回来,回报对面的公子们已经答应,一起来个联谊式的诗会。

    古晨思点点头,在少女们的等待之中,出了今日的题目,“如今正是深秋之季,飞星池边菊花会也刚刚结束不久,今日就以”菊花“为题。每人赋诗一首,交予到我的手中。”

    菊花。

    云卿在心中料到这古晨思给出的题目就是如此,转头对着安雪莹道:“你想好了没?”

    比起云卿的随意来,安雪莹倒是认真多了,听到题目之后,便望着远方,回忆那日和云卿一起去赏菊花时,看见的景象。

    菊花并不算是个新鲜的诗歌,要做诗不难,关键是要怎么做出在众人之间别树一帜,精致美丽,能脱颖而出的诗歌来。梅妤眉间微微拧着,细细的雕琢着字句。

    林真则是一脸皱起,素来对诗词不感兴趣的她,一时半会灵感枯竭,使劲的想出一首好听点的诗歌来,不要太差劲就好了。

    有宫人早就送来水墨纸张,摆在各位小姐面前,云卿想了一会,看其他小姐也差不多都开始将诗歌交了上去,便也提腕开始书写,待墨吹干之后,便和安雪莹的一起,交了上去。

    古晨思看云卿速度也不快,提笔的时候,眉尖还微蹙,怎么看都像很为难的样子,随手将云卿交上来的诗歌一看,瞳仁猛然紧缩。

    《问菊》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

    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

    这首诗一出,她的诗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今日还想在这将自己才女的面子挽回,才出了这作诗的主意。如此一来,反而又捧高了沈云卿的地位,着实让人不舒服。

    她想了一会,便低头吩咐了身边嬷嬷几句话,然后又站了起来,看还有几位小姐没有将诗词做出来的。

    云卿端着一杯新冲出来的花蜜茶,微微抿了一口,假装没有看到古晨思的动作,目光朝着对面的水榭头去。

    太极池造的相当之大,两个水榭之间望去,刚巧能将人辨识得模糊,远远的便可以看到其中一个白色的身影,玉立如树,秀挺如松,如同明珠藏于玉石间,让人一眼便能辨出区别。

    但是云卿转头的原因,不是因为御凤檀。方才那一瞬间,她感觉到一道很陌生的视线停在了她的身上,自从重生后,她对视线变得很敏锐。那种被注视的感觉,既不像御凤檀的缠绵,也不似四皇子的冰冷,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可当她转头望过去的时候,那视线却一下就消失了不见,仿若从未存在过一般……

    ------题外话------

    这半个月来,每天加班到十点以上,还要熬夜码字。今日这章其实应该要一口气写到和亲赐婚那的,实在是熬不过了。最近一起床腰就发痛,直不起来,且让醉轻松一两天。

    不会断更。谢谢理解。

    请牢记本站域名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