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22 和亲郡主

重生之锦绣嫡女 122 和亲郡主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重生之锦绣嫡女,122和亲郡主

    待她转过头看向水榭内的时候,所有人的诗词都已经写好了,交给古晨思,古晨思再让身边的丫鬟将每位小姐的诗歌抄写下来。唛鎷灞癹晓因为到底是女眷,要是亲手所写诗词笔墨流落到外男的手中,惹出什么麻烦就不好了。

    诗歌送过去后,小姐们又开始说着话儿,但每个人脸上都有些心不在焉,目光时不时的往对面的水榭望去,不知道自己写的诗又没有露出一两分的才华。

    没过多久,就见对面的公子们大都站了起来,在身形微胖,穿着深蓝色团龙锦袍的三皇子带领下走了过来。

    三皇子年纪比四皇子大上两岁,眉宇间比较偏向明帝,微胖的身子没有让人生出猥琐之感,反而显得有几分气度来,只是他眉眼间深藏的厉色,显示了绝对不是看起来这么和气的人。朝中支持这位皇长子的也不少,所以他也是储君待选之一。

    而随他而来的,还有徐国公的嫡子徐砚奇,新科状元耿沉渊,新科榜眼资培石,安初阳,池郡王次子池曜以及其他几名年轻男子,看装束大多是世家公子。

    大雍盛产俊男美女,此时站出来的这些个个都是一表人才。这些年轻男子走出来,顿时就惹得众多小姐满面娇羞,俱都往一旁退开,以免失礼于人前。

    云卿看到站在安初阳身边的池曜,眉目俊朗,气质疏和,长得一表人才,便转头看了一眼安雪莹,果见她满脸娇羞的睨了一眼池曜后,稍稍的低下了头,却忍不住的多看两眼。

    三皇子手中拿着一首诗,走进来道:“晨思,你不愧是京都才女啊,今日这诗歌拿出来,竟让新科状元都夸赞了,真正是不简单。”

    耿沉渊近日才从扬州回来,还未与云卿一叙,两人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此时听三皇子说他夸赞此诗,作揖浅笑道:“此诗岂止臣一人夸奖,便是其他人也多有赞誉,资兄便说要对古小姐你来求教。”

    古晨思这首诗的确写的不错,但是刚才拿过去的时候,不止他一人夸赞,而三皇子却偏偏在众人面前点出他的面前,不免有了暗示和拉拢之意。他自问对这位古晨思小姐并没有其他意思,看对方眼露傲气,还是早点表达出自己的意思才好。

    而方才看资培石话语里一直捧着三皇子,见到古晨思的诗词后,更是不绝赞词,想来他有巴结之意,就不如顺水推舟,做个人情。

    云卿在一旁听着,心内暗笑,不得不说,耿沉渊除了才学过人外,在做人处事上,也是很圆滑的,此时资培石感激的看了耿沉渊一眼,然后便向前站了一步,脸色微红的朝着古晨思躬身行礼道:“古小姐诗中意境超凡,这样”入情入理“的好诗,岂是一个”风流别致“就能概括得了,小生佩服不已。”

    云卿听到资培石的话挑了挑眉,眼底的光芒意味不明的对着古晨思望过去,看她一脸受之坦然,难道这位古小姐写的诗也是和她一个风格的吗?没想到两人之间还有同样的默契啊。

    见新进的状元和榜眼都如此说话了,林真倒是有点好奇,不知道是怎样的才情,才会如此呢,“这样好的诗,我们倒是想听一听呢。”

    三皇子听耿沉渊的话,便知道这位状元是有意回避了,虽然说耿沉渊是张阁老的外孙,但是毕竟是隔了一层的,三皇子看的出明帝对这位状元的看重,不说完全拉拢,至少也让关系和睦,如今知道了他的意思,眼底闪过一抹暗光,转头对着资培石道:“既然榜眼郎如此说了,那你就在大家面前吟诵一遍吧。”没有状元郎,有一个榜眼也不差,只要能捧着古晨思就好了。

    古晨思自公子们如此说后,脸上便带上一份谦虚,却也没开口阻止资培石,只见资培石上前一步,微微有些腼腆,望着古晨思,朗诵道:“诗名《咏菊》,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毫端蕴秀临霜写,口角噙香对月吟。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他一念出来后,便听的从远处走来传来一声赞叹:“的确是好诗。”

    只看五皇子正含笑收口,四皇子,御凤檀,并着两名脸面陌生的男子一同走到公子们的中间,三皇子在见到五皇子,四皇子和身后的两名陌生男子,眼底微闪,对着御凤檀道:“原来世子没有与我等一起过来,是因为要和四弟五弟一起招待两位西戎来的贵客啊。”

    明帝将招待两位西戎皇子的任务给了御凤檀,本来就惹得三皇子不满,通常这样的事情,应该是皇子来担任的,而且有资格招待外宾的,大多数具有储君资格的皇子,可是

    大家可以到

    重生之锦绣嫡女,122和亲郡主,第2页

    明帝三个成年的儿子都没有指,反而让了御凤檀接下这件事,也不知道他心内究竟是怎么想的。

    但是有一点无疑,三皇子明显有了针对他的意思。

    “只怪三堂兄你步伐如雷,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这首诗的主人,我一时半会的跟不上,只能和四皇子,五皇子一同巧遇,偕同前来了。”御凤檀很显然也不是随便能言语相对的人,他不动声色之间已经讽刺三皇子为了让自己的表亲古晨思出风头,急急的走了过来,根本就没把西戎的两位贵客放在眼底。

    让在场的无不对三皇子有了想法,气的三皇子脸色巨变,白圆的脸上露出几分红涨来。御凤檀见他如此,朱红的唇微微一勾,不再说他,而是转头对着身后两位陌生的男子道:“太子,安素王,眼下我们大雍的小姐正在进行诗会,你们也一道品评一下。”

    被称作太子的男子正是赫连安元,他脸庞稍方,身材好大,浑身上下有着一股上位者的霸道狂妄之气,抬头往亭中的女子们一扫,声音高扬道:“诗歌这等东西,不过是玩来丧志的,没事聚集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哪有骑马驰骋的痛快!”

    这话可是极为狂妄,没有一点儿礼节的。话一出口,水榭里的小姐们个个都蹙了眉尖,西戎太子虽然是位高权重,但是身为客人,一点儿都不尊重别国的礼仪,实在让人没法喜欢起来。

    云卿却是知道这位赫连安元太子,他是西戎王和王后的儿子,母亲一族家世不俗,出声正统,赫连安元十岁就被封为了西戎太子,一直在众人拥戴之下,风光无限的活着。这样的人,性格狂妄也没什么奇怪的。谁让人家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呢?

    就在众人脸色都不好看的时候,站在赫连安元身边的一个男子开口说话了,“王兄你是男子,当然骑马驰骋列为第一痛快事,然女儿家温柔端秀,自不能和男儿一般,若是人人都去驰骋疆场,岂不是导致后勤空无,粮衣不接吗?”

    既然是两国要订友好盟约,自然是不希望闹的太僵的,有人出来打圆场,众人都觉得松了一口气,纷纷望向这位说话的男子——赫连安素。

    西戎国和大雍不一样,他们的皇子一旦成年后,便会封王,而这次陪同太子一起出使大雍的,便是这位安素王,他的长相比起赫连安元来,没有那么凌厉霸道,站在赫连安元身边的时候,会不经意的被忽视,但是当他一开口说话时,人们就会注意到他,他其实也很俊美,只是不是气质格外外露的那种。

    赫连安元听到赫连安素的话后,眼睛一睨,带着两分轻视的望着台上,目光落到云卿身上的时候,一下子便亮了起来。

    他自问是见惯了美人的,当日在马车里,远远的看了云卿一眼,只觉得姿色不错,此时就近一看,顿时觉得如同繁花在眼前不断的盛开,那长裙如水,披风如云,端坐在云端之上的,是一名花中仙子,虽然看起来柔弱了些,但是这等容貌绝对可以补充柔弱这个缺点,娶回去做个太子妃,不说身份,单这样貌在其他兄弟收罗的女子里,都是难得一见的,带到西戎的皇宫里,只怕父王的妃嫔都没这样的美色。倒也不枉他辛辛苦苦跑这一趟,来签这劳什子的友好盟约了。

    再看当日沈云卿的表现,她的确算的上是聪慧的女子,蚂蚁穿洞的结果,她也是第二个想出来的。若是她肯好好的辅助他,到时候坐上王位,他也不介意给她一个位置留在自己的身边。赫连安元在心内想着,每一个想法都充满了狂妄,只当和亲之人是一个附属品,根本没有当作真正的妻子来看。

    而四皇子紧紧的盯着云卿,想到那夜自己对她说的话,自己是那般笃定会娶了她做侧妃,慢慢的折磨她,可最终都变成了笑话。等会宴会上,西戎便会要求娶她,她就要去和亲,要变成别人的女人。

    这么多年,他唯一一个想要得到的女子,到头来还要送给外疆之人,简直让他难以接受到了极点。可在大事面前,他只有割舍,一个女人而已,不能让他放弃多年经营的一切。他记得当时明帝那探寻的眼神和试探的话语,他绝对不能犯那等错误。

    御凤檀夏光潋滟的眸子一下覆了一层寒冰,目光在赫连安元的身上停留,雪色长袍让他的笑如同雕刻在冰山上的动作,一点温暖也没有。五皇子则余光瞟见御凤檀的动作,眼底暗芒微微一动,在赫连安元和云卿之间扫过,陷入了深思。

    安初阳看到赫连安元的眼神,心里生出一股十足的不悦来,冷冰冰的开口道:“刚才还不是要品诗的吗?古小姐的诗是不是今日的头筹?”

    这样一说

    大家可以到

    重生之锦绣嫡女,122和亲郡主,第3页

    ,倒让其他人的思绪终于是回复了过来,资培石首先道:“这等诗歌,在今日里绝对是一等一的出色。”

    云卿本来听到念出来的诗歌后,便觉得有些无语,此时资培石又赞美一声,她就觉得好笑了起来。倒是安雪莹皱着眉头,望着古晨思道:“这首诗应该是云卿写的,她和我一同交上去的,是不是搞错了?”她这话是说的客气了,自经历过安玉莹的事情之后,安夫人觉得有必要让安雪莹面对人情世故了,于是一直在教导女儿,虽然不说一时半会全部就懂,但是安雪莹看事情不再那样单纯。谁都不是傻子,交上去的诗歌上都题有做诗人的名字,弄错了只怕是难得。

    古晨思在听到安雪莹说出来的话后,脸色一下从骄傲变得难看,一时水榭里面的人都有些难堪的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但是没有人开口插话,虽然沈云卿的出身不如何,可到底如今是郡主,太后还让她留宿宫中,显然是很喜欢她。没有古晨思那般的家世,是不能轻易去惹的。

    三皇子本来是想让自己的表妹在众人前露脸,好择上门好亲事,到时候替他也加上一个好帮手的,而现在这样的情况,显然是在他的意料之外。他一直对这如异类加入京城上流圈内的抚安伯府持有一种鄙视的态度,基本是属于无视的,直到现在,才将目光转移到云卿脸上,眼中先是闪过一丝惊艳,不觉暗暗的称赞。

    古晨思被众人望着脸色涨红,觉得在这么多人面前下不了台,转头对这安雪莹道:“安小姐可不要乱说,你不能因为韵宁郡主位高就将所有的好诗词都算作是她的。你不可以为了讨好人,就随便诬陷于我,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过无耻了!”

    安雪莹本来说的很客气,若是古晨思聪明一点,顺着安雪莹的话,说是丫鬟抄错了,写错了名字,其实大家也好下台了,可她现在反过来指责安雪莹为了巴结云卿,做出无耻的行为,这绝对是安雪莹不可以接受的,她双手抓紧,剪水双眸望着古晨思,站起来道:“古小姐,这诗是韵宁郡主写出来然后交给我一起呈上去的,难道我还会不记得,你说我无耻,那剽窃人家诗词的人又是什么!”

    古晨思没有想到平日里温良软和的安雪莹竟然如此硬气,她当然也不会明了安雪莹虽然性子弱,但是护起好友来,绝对不是那种只会躲在后面避风的人。而且诗作做的好不好在她看来没有关系,关键是一个人的人品很重要。

    云卿一直都坐着没有开口,余光却是在池曜所处的地方望去,但见池曜眼眸停在安雪莹身上,却是平静中夹杂着一点不悦,看了一眼后就转开了眼眸,似乎丝毫对这个未婚妻不感兴趣的样子。

    难道池曜不喜欢安雪莹?可是听说当初池郡王妃是很满意安雪莹的。

    古晨思被指责了之后,便是狠下心来将这首诗认做是自己的,刚才除了安雪莹看到了诗词外,也没有其他人可以看到了,沈云卿一个商贾之女,若说有什么才华,其他人也不会相信,她才是京都才女,难道胜出一首诗,不是最正常的吗?

    林真在一旁听着两人说话,眸子在云卿和古晨思这转动,说实话,古晨思在京中名声响亮,而云卿一直都推掉各种附庸风雅的茶会,京中早就有传言说商贾之女没才没华。此时看安雪莹一副气怒的样子,她也觉得是古晨思说的那般,便小声道:“安小姐,这诗真的是郡主做的吗?看起来有点不像。”

    当然,林真说这话并不是有什么恶意,她只是处于一般人的心情说出来而已,可这让古晨思的气焰就飞了起来,方才还有的一点心虚一下飞到了九霄云外了,面色带着得意道:“韵宁郡主,就算你的外祖父是先帝的帝师,名满天下,可你到底不是在书香门第中长大的,我可以理解你这种急于在打入名媛圈子的心情,可是这诗词佳作必须要靠真实的本领才行,冒然的做出一些不耻的行为,只能让人觉得龌蹉。”

    云卿看着她两片薄唇上下翻飞,一串溜的话往外蹦,真是演绎了始上最无耻的一幕,她冷冷一笑,将安雪莹拉着到身后,望着古晨思道:“今日我本来不想揭穿你的,既然你做了龌蹉事,还要在这咄咄逼人,巴不得我将真相说出来,那我就说了,这首《咏菊》是我写的。”

    三皇子在下面双眸眯起,透出十分冷厉的光落到云卿的身上,古晨思是他的表妹,他当然不能让这个剽窃的罪名落到古晨思身上,所以他不会开口阻止两人的对峙。

    而四皇子,五皇子更是不会开口,他们希望古晨思丢脸,然后连带着三皇子也一起在西戎的贵客面前丢脸,这样才可以对三皇子有打击。

    赫连安元倒是笑着坐到一旁,眼底都是讽刺的望着眼前的一幕,眼眸往御

    大家可以到

    重生之锦绣嫡女,122和亲郡主,第4页

    凤檀处看了一眼,双眸深处全然是敌意。

    御凤檀明显知道他在讽刺什么,却不开口阻止眼前的状况下去。甚至对他的眼神都视若无睹,眼眸只停在亭中人的身上。西戎当初打败于他的手下,西戎太子对他有敌意,那是正常得不得了的事情。

    事情到了这一步,人人心中都觉得很疑惑,古晨思素来在京中有才名,诗会时候也时常夺得头筹,说她去剽窃别人的诗,的确有点奇怪。

    但是韵宁郡主能讨得陛下和西太后的欢心,也不会是个傻子,她没事在这乱认那首诗词是自己的,实在是有些过于急功近利了,而且在场有这么多人,一旦揭穿,那可是真正的身败名裂。

    “你说是你写的,那为什么最后抄上去的又是我的名字呢?那我写的诗词又在哪呢?”古晨思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绝对是不会承认自己剽窃了,一旦如此,日后是真的不要出去见人才是。

    云卿望着她笑了笑,“你写的诗词,当然只有你知道在哪了,收诗词的是古小姐,我如何知道。不过,我想问的是,若这一首诗是古小姐你的,那我写的诗词在哪呢?”

    “谁知道你的呢,也许你没有写,才故意让安小姐和你的一起交上来,当时我看到的只有安小姐的稿子。”古晨思说起谎话是越来越流利,引得安雪莹反驳道:“我交上去的时候,明明有两份稿子,你找出云卿的诗词来看看,究竟是不是她的?!”

    就在众人对峙的时候,贵顺郡主走了过来,她今日依旧是一身白色的长裙,绣着紫色的小花纹,杏眸画着一点眉黛,直接从众人中间,走到御凤檀的身上,脸上表情天真娇俏的问道:“什么诗词,我错过了什么?”

    林真看到贵顺郡主,就开始不由自主的往后缩,好在她坐在水榭里,贵顺郡主在水榭外,她还没有满脸冒冷汗,只是脸色稍微变得雪白。

    而古晨思看到贵顺郡主,神色也不会太好,只是她心属之人不是御凤檀,自然还好。

    御凤檀眸光扫了一眼望过来的赫连安元,轻轻一笑,转过头对着贵顺郡主道:“在说韵宁郡主和古小姐,究竟是谁剽窃谁的诗。”

    没想到御凤檀会搭理自己,贵顺郡主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转过头望了一眼站在水榭里的云卿。她今天心情不错,但对云卿的厌恶可绝不会因为心情好而消失,若不是云卿要送去和亲,早就想让人杀了她了。

    此时听到剽窃诗歌,贵顺郡主十分不屑道:“古小姐在京城有名这么久了,还需要剽窃别人的诗吗?只有没有名气的人,才需要窃诗吧!”

    她的声音娇娇柔柔的,其实很相貌是十分相配的,惹得赫连安元也看了几眼,单说容貌的话,贵顺郡主是比不过云卿的,但是赫连安元有兴趣的是,贵顺郡主好似和御凤檀关系很好的样子。

    那边三皇子已经拿出手中的诗词稿子一个个的翻看,“本皇子手中并没有沈小姐的稿子。”

    他一开始还是称我,如今已经是改口‘本皇子’,可见是在对云卿施加压力了。

    古晨思当然知道三皇子这是在帮她,就算有三皇子手中有稿子也会将那稿子变成没有,更何况古晨思一早就将云卿所写的稿子让身边的嬷嬷撕碎丢了,自然更加找不到了,如今连贵顺郡主也站在她这边,就更加有底气,开口道:“这就奇怪了,韵宁郡主若是交了诗词上来,怎么会没有,你若是自己写的,为什么又不自己交上来,特意说给了安小姐,你们虽然是好朋友,但朋友也不可以狼狈为奸的。”

    “你……”狼狈为奸已经是难听至极了,安雪莹忍不住的往前跨了一步,却被云卿伸手拦住了,只见她忽然一下笑了起来,双眸里透着一股凉意,对着众人道:“其实这首诗,还真的不是我做的。”

    她这么一说,落在众人耳中,便成了她已经没有凭据说明诗歌是自己做的了,原来韵宁郡君真的是草包一个,看盗用诗词不成,便承认了。

    当然,还有很多人不会这样觉得,御凤檀,四皇子,耿沉渊,安初阳都知道云卿是什么性格,她要想出风头,完全不需要偷诗这样,只需要浓重的打扮一番,便是才女再有才,都敌不过绝世美人回眸一笑。

    古晨思也一脸的洋洋得意,虽然是个郡主,还不是刚来京城的菜鸟,比起她来又算的了什么,还不是只有乖乖的承认。她的得意还没完全展开在面上,就听云卿说了下一句话出来,几乎气得当场吐血。

    “我对诗词不是

    大家可以到

    重生之锦绣嫡女,122和亲郡主,第5页

    十分精通,这首《咏菊》是在外祖父的手札里面寻到的,据记载,是外祖父和祖母两人对月吟诗时写下来的,方才一时没想到好的诗词,我便拿出一首来凑个数。这首《咏菊》之后,还有另外两首,既然看刚才榜眼郎对诗歌如此感兴趣,我便把另外两首也一起吟诵给大家吧。”

    云卿这么一说,资培石的脸色就有些诺诺的,他方才那般高昂的赞美,就是抱着巴结三皇子的心思,此时再听到云卿说这诗词是当年大儒谢书盛和妻子对诗,要知道谢书盛的妻子,就是云卿的外祖母,也是出身名门的才女。

    可是云卿根本就懒得管他的心情,她一字一句清晰的吟道:“第二首《问菊》: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圃露庭霜何寂寞,雁归蛩病可相思?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

    行家一出口,便知有没有,在场的要么是世家的公子,要么就是朝中的官员,不说个个都有才华,但是欣赏的能力还是有着一二的。

    这一首,明显是延续了《咏菊》一诗的风格,但是比起上一首,对菊花的感情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个个都是赞叹不已,一脸惊叹。

    接着又听:“《菊梦》篱畔秋酣一觉清,和云伴月不分明。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睡去依依随雁断,惊回故故恼蛩鸣。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

    只听两首吟完后,五皇子的眼底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赞道:“三首诗,层层递进,最后一首,更是超凡脱俗,意境绝佳!这等好作,早就应该流传出来了!”

    莫说皇子,就是耿沉渊,资培石两人,眼底都是惊奇,暗暗将三首诗在心内反复的读者,越读越觉得首首相连,句句出彩,韵味无穷。有这样的好诗,韵宁郡主根本就不需要说古晨思的那首《咏菊》是她的,她完全可以将后两首写出来,绝对不会输上半点。

    古晨思的脸变化简直就如同色板,强撑着一口气道:“郡主,你不要欺人太甚,这既然是各人创作诗句,拿了你外祖母的来充作什么数!”

    “是啊,我已经说过了,才疏学浅,一时想不到好诗,便拿来凑数了,可是不知道古小姐,你怎么就刚好知道我外祖母的诗了呢!”云卿微微一笑,一双眼却是冰凌凌的好似从冰水里拿出来的一般。

    这时,大家都已经明白了,刚才古晨思的确是偷了云卿的诗,虽然说不是她的作品,但是比起这位剽窃人家作品,还要鄙视当事人的行为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人人的眼底都露出了轻视和轻鄙,古晨思方想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脸色火热冰凉交替之际,难堪到了极点,走到水榭面前,最后两眼一翻,装晕了事。

    就在这时,突然水榭的一角上硕大的琉璃风铃突然断裂了开来,那风铃是特意为了配合水榭制作,每一个都大而沉,直直的就朝着下面坠来。

    古晨思假装晕倒之后,丫鬟就扶着她往外走,可怜她正装晕,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哐的一下被碎裂的琉璃风铃碎片砸到了头上,当场头破血流,尖叫一声后,再也不用装,直接晕了过去。

    而赫连安元和赫连安素的位置是最靠近亭子边的,只见赫连安素眼眸稍微一顿,接着就伸出手来,将赫连安元扯了出来,喊道:“皇兄小心!”

    那碎裂的琉璃风铃片片利而沉,又不是单单对着一个地方掉落下来,吓的亭外的公子赶紧往后急退,安初阳一把扯过池曜,退出几步。

    贵顺郡主站在御凤檀的身边,正好也是离琉璃风铃近的地方,也不知道琉璃风铃为何突然碎裂,惊吓之余一瞬间呆住了,侍卫们立即冲了过去,想要救她。

    就在这时,却看御凤檀竟然一手将贵顺公主拉了出来,惊险万分的避过了一块巨大的琉璃利角。

    贵顺郡主开始是真的被吓到了,然后发现御凤檀抓住她的手臂,救了她出来,一瞬间的惊吓变成了惊喜,满脸如绽开的花朵,眼睛紧紧的盯着御凤檀,“你救了我!”

    御凤檀本来是满脸惊喜激动的表情,狭长的细眸在往一边瞟过之后,面色立即变得冷静了起来,严肃道:“我不过是顺手相救而已。”

    他说完,就转头正好迎上赫连安元探寻的眼神,语气中带上几分嘲笑,“太子殿下,刚才你的反应可真够慢的,一点也看不出驰骋疆场的英勇来啊。”

    赫连安元刚才那下也确实是反应慢了,若不是赫连安

    大家可以到

    重生之锦绣嫡女,122和亲郡主,第6页

    素拉了他出来,只怕已经被风铃砸到了头,再被御凤檀这么一讽刺,本来敌对的情绪就冒出来,“世子倒是好心情,千钧一发还去救人,也不怕自己受伤。”

    被他这么一说,御凤檀脸色一僵,随即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她是我朝的郡主嘛,我这么做当然是理所当然的。”

    赫连安元望着贵顺郡主满脸的春意,眼底带着一抹深深的疑问,“我记得她本来是公主的,怎么一下又成了郡主了?”

    御凤檀似乎很不愿意和赫连安元讨论这个问题,岔到另外一个问题,“太子殿下,你可要小心一点,韵宁……不,等会你还要和亲的,要是砸出个问题来,怎么娶我朝的贵女呢。”

    “这个不用你担心!”见御凤檀接二连三的讽刺自己,赫连安元的脸色发黑,厉声喝道。

    “其实我也不愿意担心的,可事实摆在眼前,太子还是注意点吧。”御凤檀狭长的凤眸里的光芒有漫天金辉都比不过的绝丽,潋滟波光,顾盼间横波流转的眉目里夹杂着一抹淡嘲,分明是看不起赫连安元的意思。

    当初在战场上,赫连安元便被御凤檀带兵突袭了两回,每次都是在众人拼命围救之后,才能侥幸逃回!当日种种狼狈和今日又发生混在一起,赫连安元只觉得御凤檀眼底的嘲笑铺天盖地的袭来,包裹在他的身边,每一个眼神,每一句都是对他的轻谩,气得几乎是两眼欲突。

    赫连安素看赫连安元几乎是要爆发了,方慢慢开口道:“世子,皇兄的安全我等自会注意,你还是去看看那琉璃风铃为何会无缘无故的掉落,大雍的亭子就造的这么不结实,随意就会开裂!”

    御凤檀眼眸幽幽,华艳波光在其中轻泛,如同秋天的湖泊,深处有点无尽的寒意,华美的面容上勾着一丝笑意,脸上神采奕奕,带着诧异道:“也是,你说这琉璃风铃怎么早不掉,晚不掉,偏偏今日掉,也许是在上面呆不住,想下来凑凑热闹吧!”

    凑什么热闹,当然是想砸死下面站着的人了!

    赫连安素望着御凤檀,他早知道御凤檀的名声了,一场战役让他响彻西戎,让西戎死伤一大半的精兵,良将数名,此等智睿岂是凡俗,如今见他神色懒散之中却不见怔忪,绝不是好相缠之辈。却听赫连安元怒道:“你这等态度,是不想和西戎结盟吗?”

    御凤檀望着赫连安元气怒的脸,仿佛心情很好一般,悠悠的叹了口气,“太子可别这么说,我不过是说让你小心一些,你就扯到了两国结盟,到底是不是你不想与我大雍结盟,故意找了借口来说呢?”他说道这里,语气突然一肃,“国与国之间的事情,还请太子殿下不要扯到私人恩怨,既然已经出使到大雍,还是当以大事为重。”

    赫连安元方才的怒意冲脑,此时才意识到,他现在是在大雍,父王派他来签订友好盟约,他要做的便是将这件事做的漂漂亮亮的,虽然他是太子,但是西戎王子嗣众多,虎视眈眈之辈不乏少数,一旦这次做的不完美,立即会被人拿了做筏子来攻击他。

    他收了怒意,但话语仍旧**,“我自然知道知道以大事为重。”

    御凤檀见他收敛了脾气,这太子也不是白当的,还以为真的只有脾气,没有脑子呢。不过也不可能,否则的话,他的计划怎么实施呢。

    “我去亭子那边看看情况,两位先在此处歇息一会,宴会马上就开始了。”

    此时,已经有人过来处理这边的事情了,琉璃风铃各个都是检查过的,今日宴会前发生这样的意外,砸到了古晨思倒没什么,幸好没砸到西戎的太子。

    很快的就有御医过来救治古晨思,另外有人来清理现场,在亭子里的小姐个个都被古晨思那一头血吓到了,在护卫下,才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水榭,一个个走到自己的亲人身边,还心有余悸。

    赫连安元看着御凤檀飘然的背影,强压着怒意问道:“安素,赏菊的时候,那个第一名的女子不是公主吗?怎么突然就成为了郡主?”

    虽然公主只比郡主高一级,但是这是有极大的区别,公主代表着高贵的皇室血统,是极高的尊容,若不是特殊情况,不会随意降级。

    而短短几天,就见贵顺公主变成了贵顺郡主,赫连安元当然有疑心。

    赫连安素站在赫连安元的身后,一双墨眸蕴含了无尽的幽暗,在正被御医检查的贵顺郡主与御凤檀之间回转,“皇兄,大雍新出了一个条例,公主尚驸马后,驸马不许任官职,

    大家可以到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