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27 面君申诉

重生之锦绣嫡女 127 面君申诉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薛东含当即就咬牙道:“高升,你刚才什么都没看到,最好是不要乱说话!带着你的这班差役立即出去!”

    此时薛东含的气焰十足,薛国公府在朝中权势滔,薛东含自然是被人捧着长大的,虽然如今也有三十余岁,但是心性甚高,见高升对他毫无尊重,说话的语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97小说网||中文||

    可高升既然是下定了决心,不打算隐藏此事,再被他大呼小叫,顿时也来了三分气,“什么没看到?本官带着这么多差役,每个人进来的时候都看的清清楚楚,薛大公子这是准备以权压人吗?”

    “薛东含,你难道不知道此事的重要性吗?我怎么会和贵顺郡主在此,你还是莫要闹大了好,否则你也讨不了好!”薛东含紧咬牙关,此时他还看不出高升的想法,只怕是在官场白混了,但也如高升所言,方才进来的差役只怕都看到了发生的一切,若是不压下来,届时不好处理。

    薛东含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就算有事私底下解决,可他没有料到贵顺郡主在其他人心中的威力,高升最怕的不是他,反而是贵顺郡主。

    而此时,这位郡主正一脸冷意的看着薛东含,睁眼都不瞧高升,继续问道:“为什么到这里的人是你?”

    这个疑问,同样是薛东含想要问的,他的信是送到沈云卿的手里,下人也看到沈云卿出门,可来的竟然是贵顺郡主。

    当然,他也不会傻到直接在这里说,我当初是要韵宁郡主来的,怎么来的是贵顺郡主,此话说出来,一没有证据,二没有证人,不过是胡言乱语,让人更加怀疑而已。

    于是他压了压胸口的闷意,冷静的对着贵顺郡主道:“我也不知道为何来的是郡主,只怕这其中是有误会,郡主还是先和高大人解释清楚,以免惹出什么以外来。”

    若是贵顺郡主和他一起施压,也许高升会将此时压下来不定。岂料贵顺郡主动也不动,一双杏眸只是直直的看着他,“为什么是你在这里?”

    薛东含眉心一皱,从屋中蜡烛点亮那一瞬开始,如果他没有记错,这是贵顺郡主第四次问相同的问题,此时看她脸色平常,双眸中却有一种异常的神色,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到了一种偏执的地步,让人看着有写发虚。

    他觉得有些头痛,怎么会招惹到这位郡主,这样蛮不讲理,又不能随便对待的女子最是让人厌恶了,反复被追问,他的声音也泛上了冷意,“我还想问,为何郡主会半夜三更出现在府中的别院!”

    “我再问你一次,为什么是你在这里!”贵顺郡主脸色很平静,声音中却带着阴森之意,死死的盯住薛东含。

    高升站在一边,听着这两人对话,心内简直是莫名其妙,两个人说来说去,没有一句话到重点,这要怎么处理,还是说他们两人故意在这里拖延时间?到时候还有其他的手段来对付自己?想到这里,高升对着两人一挥手,“薛大人,你明知道贵顺郡主是将要和亲之人,为何半夜与其在此处见面?究竟是为何?”

    高升虽然是京兆府府尹,平日里做人素来油滑,但也是堂堂正正的正三品官,比起薛东含的官位不低,再者,此时他占了理,眼看两人争执没有边际,便声音朗朗,拿出平日审案的气势来,一时也令屋中对峙的两人转过头来。

    他这次直接将问题直指薛东含,就是审问的一个技巧,若是让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打着太极,谁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

    薛东含被高升点名,知道今日事不会这么容易完毕了,索性也坐了下来,冷声道:“高大人,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莫要随便乱议,你怎知是我与贵顺郡主在此处见面?而不是受了其他人的蒙害?”

    高升一看他坐下来,自己反而站着,这架势十足的藐视,也生了气性,“蒙害?若是蒙害,为何本官进来,便看到郡主坐在你怀里,薛大人似乎也没有什么要反抗的意思?!”本是不想说出这句的,但如今薛东含一副反问的模样,他自然也不会客气!

    就是这个最麻烦了,当初他以为是沈云卿,谁知道是这个瘟神!薛东含心内暗道,不过面上丝毫没有露怯,“此处是本官府中的别院,本官今日约了位风月客人,想必高大人你也明白,风月之客,投怀送抱不是奇事,但是不知道何等小人暗算,竟然来的是贵顺郡主,这让本官心内一惊,还来不及反应,大人你就进来了!”

    风月客人,就是指青楼女子,青楼里的女子不仅仅是在青楼内做生意,她们还会根据客人的需求,到一些地方假装巧遇,猎艳之类的情趣玩法,薛东含说的就是这种。可以很好的解释他的屋中为何蜡烛熄灭,而看不清来人,因为他以为来的是一个妓女而已。

    当然,作为官员来说,男人去青楼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平日里是不会摆出来说的,到底对于官誉有损,可是此时,比起与贵顺郡主幽会,实在是不值一提。

    薛东含到底也是官场老手,很快就想到这个方法来应对,因为他至少可以肯定一点,贵顺郡主来这里绝对不是他相邀的,只要不是他做的,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强加在他的身上。

    “是吗?”高升发出一声冷哼,随后挥挥手,后面的差役就押着一个人上来,薛东含定睛一看,正是开始在院子门前守着的那小厮,此时一把被人摁着跪到地上,满脸不安的望了薛东含一眼,连忙低下头。

    “这个人薛大人可认识?”高升的官腔一旦开始,还真是抑扬顿挫,非常有架势。

    薛东含也冷哼了一声,“这是别院的小厮,大人押他想做什么?”

    高升也不回答他,转过头对着那小厮面容严肃,声音冷厉道:“快说,你刚才做门口的时候做了什么?若是不说清楚,现在就拉着你去牢里,看你还说不说?”

    他不能将薛东含直接拉去牢中,但是这个小厮就没有任何难度了。

    不管是哪个朝代,衙门在一般人心中那都不是个好地方,这小厮也就是个守别院的,听到要去京兆府,首先就怕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直接就抖了,“大人,小的什么都没做就是守在门口等大公子所说的长得好看穿得也好的郡主来了以后开门引进来其他的什么都不晓得……”

    小厮显然是吓到了,一句话说完停顿都没有,但是肯定能让人听明白是什么意思。

    薛东含一听就知道倒霉了,这个小厮是别院里的,他当初为了不让人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故意误导这个小厮,说傍晚的时候会有个女子过来,到时候见面的时候称呼郡主,没反应就对了。这样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小厮做证人,到时候好证明沈云卿是自己前来的,而不是被人强迫。

    眼下这三个特征混合到了一起,长得好看,穿的华丽,又是郡主,贵顺郡主和沈云卿两人都可以笼统的归于这一类里面。任何人听了只会产生本来就是他约的贵顺郡主的错觉。

    高升看着脸色发青的薛东含,不屑的冷笑,“薛大人,这名小厮是我的下属在你院子里找到的,可不是其他人吧?他说的人不是郡主,还有谁?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都是亲眼看到你和贵顺郡主一起,眼下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薛东含望着那全身发抖的小厮,咬碎一口钢牙,怎么事情就走到了这一步?!

    “薛东含,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这院子里的人是你!”贵顺郡主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白色的绣裙如她脸色一般,双眸里含着愤怒之色,方才薛东含一再强调是误会,如今这小厮作证,当初她进来的时候,小厮看到是她,没有任何犹疑的开门,口中称呼为郡主,若不是一开始就吩咐好了的,如何会有这种偏差?!

    薛东含狂怒道:“我怎么知道你会来这里!郡主你半夜三更来我国公府的院子,不是更奇怪吗?”薛东含被高升的态度本来就窝了怒火,贵顺郡主再一次质问,惹得他的火气全部冒了上来。

    贵顺郡主又如何,到底不就是个女流之辈,再过数便要送去和亲,若不是她一直不配合自己,此时也不会被高升逼得步步紧迫。

    “我到你的院子来?”贵顺郡主显然心情也不好,柳眉倒竖,透出几分冷意,“这越城谁人不知道我喜欢的是御凤檀,为什么我要偷偷摸摸来你的院子,难不成你以为我会对你有意?哼……”

    贵顺郡主说完,对着高升丢出一封信,“今日我就是收到这封信,才会来此处的!你最好查清楚,这信是谁人写的!”

    高升一直觉得贵顺郡主出现在这里就有几分蹊跷,此时见她丢出了一封信,连忙接了过来,将那书信打开,只看上面写的内容,大概意思是:在水榭里,看到你差点受伤,心里很疼,知晓你要去和亲,更是让我睡不着吃不下,本来你我才是生一对,希望能和你诉说心愿,以免错失良缘。

    “这封信是谁给郡主的?”高升拧眉看完,抬头问道。

    贵顺郡主冷哼道:“御凤檀写的。”她一看这信就觉得是御凤檀所书,和她生一对的人还能是谁,只能是瑾王世子了,而且这上面所写的一切,都和那日发生的事情相切,御凤檀对她有意,如今舍不得她和亲,指不定还想要抗旨,她了解了这份心意,才直接坐到他身上的,谁知道竟然是薛东含!

    贵顺郡主斩钉截铁的回答让高升一愣,不由的展开信再看了一遍,确认没有找到署名,再问道:“郡主,这封信是瑾王世子亲手交给你的吗?”

    “没有,我在桌子上看到的。”

    贵顺郡主说这句话的时候,高升在心内腹诽,得,就这么一封信,没署名,也不是瑾王世子差人送去的,可贵顺郡主就这么笃定是瑾王世子送去的,这让他说什么好呢。

    薛东含一看高升的问话,就知道怎么回事,到了此时,若是薛东含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也真是傻子了。他被沈云卿下了个大的套子,他以安雪莹的名义送信到抚安伯府,引沈云卿来到此处,岂料人家早就看穿了他的计划,弄了一封这样模糊不清,却很能误导贵顺郡主的信神出鬼没的送到了宫中。

    若是换了其他人,看到这样的信不一定有反应,可贵顺郡主,自幼骄横,又一心痴恋御凤檀,看到话语里那明示暗示的话,一心就认为是御凤檀相邀。也许贵顺郡主不是十分确定,但是对于一个痴心的女子来说,有一半的可能都会去赴约,而贵顺郡主素来胆大,根本就不在乎被人发现,连试探的人都没要,就这么直直的自己走了进来。

    他不禁又怒又气,更是将火撒到贵顺郡主的身上,道:“郡主,你也得看看署名吧,无缘无故出现在你桌上的信,你也能认准是瑾王世子的,风高夜黑的到这里!”身为大雍国的和亲郡主,西戎未来的太子妃,一点自觉都没有!

    贵顺郡主刷的一下转头,两只杏眸瞪着薛东含,“你给我闭嘴!”

    高升没有心情理会两人对话,手指捏着那封信,在贵顺郡主和薛东含两张冷冰冰的脸上扫来扫去,掂量了一下时间,这可不好处理。

    现在不仅是薛东含,还有贵顺郡主,甚至还加上了瑾王世子,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不知道他刚才悄悄吩咐人去京中传递的消息,现在有没有到,正在高升思索的时候,外面穿来了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就有四名宫中的侍卫进来。

    “高大人,陛下吩咐,即刻宣贵顺郡主和薛大人进宫!”

    直到这时,薛东含才知道,高升为什么如此硬气的敢和他顶撞,也不怕任何后果,原来高升早就派人去宫中将此事禀报了明帝,事关贵顺郡主,明帝一定会急速召见的。

    御书房内,灯火通明,照亮一室的布置,灯烛是新点燃的,光线犹有些摇晃。

    由于明帝吩咐将此事保密,所以连皇后和薛家人都没有惊动,此时殿内只有高升,贵顺郡主,薛东含,以及后来被唤过来的御凤檀。

    二十名差役已经被人控制在别院里,连同那个小厮,都关在了一起,由禁卫军看守,不准他们走漏了风声。

    御凤檀一身雪色的长袍,外面披着一层银白色的披风,一脸倦意的望着面前个个脸色肃穆的人,嘴角似笑非笑的勾起。

    明帝望着高升,深眸暗沉如夜,沉声道:“高升!你刚才和朕说的事情是否属实?”明帝今夜正准备早点休憩,谁料外头送来了急事牌子,说事关贵顺郡主,一提到贵顺,明帝自然在意,再加上她如今是西戎的未来太子妃,为了两国的友好盟约,明帝也不得不在意。

    岂料听了报道后,更是觉得乱七八糟,贵顺郡主什么时候和薛东含弄到了一起,这简直就是荒谬!但高升若不是亲眼看到,也绝不是十万火急的让人连夜送到宫中。

    虽然事情高升已经简单说过,但是后面所发生的一切,明帝还是不知道的,于是他便道:“臣所言句句属实。”

    “那你就给我好好审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明帝心内不愿意将此事闹大,让外人知晓,可也不能让人乱来,这种事一旦传出去,引发的问题不是一个两个。

    高升看明帝面无表情,但眉间有一股戾气,想必心情十分的不好,他揣摩着帝王的心思,虽然已经在别院问过一次,可此时明帝开口了,也不由的提起神来,再次相问,不过这次问的比较技巧便是。

    “薛大人,贵顺郡主,你们两人为何会一同出现在别院中?”明帝对贵顺郡主的疼爱大家有目共睹,高升也不会在明帝面前说出私会,搂抱这样的话来。

    薛东含听出了其中的区别,一双眸子冷冷的盯住斑升,这个该死的油条,偏偏要将这件事弄到明帝的面前,虽然恼恨,但还是回道:“臣本是在别院等另外的人,不知为何贵顺郡主会到此处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差错。”他咬死不能承认自己私会郡主,沈云卿的事更不能说出来。

    贵顺郡主自进了书房,脸上的表情便已经变了,此时双眉紧皱,一副委屈到了极点的样子,一下跪到了明帝的面前,哭诉道:“皇舅舅,烟彩收到一封信,是瑾王世子约烟彩到别院里相聚的,谁知道去了别院里,来人是薛大人,烟彩吓了一大跳,就看到高大人进来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请皇舅舅给烟彩做主,这肯定是有人要蓄意陷害烟彩!”

    那封信由人呈了上去,摆到了明帝的面前,他望着跪在桌脚的贵顺郡主,心里是恨铁不成钢,他都已经给她赐婚给西戎太子,就算是收到御凤檀的信,就不该前去!

    听贵顺郡主的话,御凤檀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郡主,我可从来没有写过信给你,不要乱扯上我!”

    明帝看了一眼御凤檀,手一拉从桌上扯过那封信来,上上下下看了两遍,接着就将纸揉做一团,猛地掷了出去,“胡来!”这纸上的字迹不是御凤檀的,署名也不是御凤檀,贵顺郡主怎么就这么蠢跑出去了!

    作为一个拥有后宫无数的帝王,他不会理解贵顺郡主的心里,苦苦喜欢了数年的男子,简直可以说爱到已经痴狂了,眼看就要为了和亲出嫁,哪个女子没有一点幻想,幻想自己爱的那个人,能带着自己离开这里,逃出要另嫁的可能!

    就算贵顺郡主再狠厉,再霸道,在这一点上,她和平常的女子没有不同,甚至更加疯狂!她都不要掂量,考虑,就直接去别院私会!

    御凤檀看那纸团丢了出来,弯腰捡起来一扫,狭眸里暗光微闪,这个……呵呵,字迹是最规矩不过的楷书,笔迹平淡,连男女都分别不出来,简直就是按照学堂里的楷书模本写出来的,要查,还真查不到。

    他揉了揉,将纸团抓在手心,没有丢掉,只是挑眉望着贵顺郡主,“这纸上也没有写是我邀请而去的。”

    他的声音慵懒中带着一种磁性,在书房内如同上好的箫声,十分悦耳,可是落到了贵顺郡主的耳中,便如同魔音一般,惊愕的抬起头望着御凤檀。

    高升一看明帝将那信都随手丢了,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言语里对贵顺郡主的偏袒不言而喻,见机道:“陛下,关于两人的事,其中还有一个证人曾经出过证词。”

    薛东含立即望着高升,眼眸里的恨意几乎要杀了高升,“高升,你休要胡说八道!”

    到了明帝的面前,高升也没什么害怕的,而是淡淡一笑,“是不是胡说八道,陛下自有定论,还望薛大人先沉住气,听我说完。”他话里带刺,薛东含若是再说就是藐视明帝,只得愤愤住口。

    高升这才道:“陛下,当时在院子里,差役抓到一名小厮,小厮招认,根据薛大人的吩咐,让他今日傍晚的时候,在门前等待一貌美的华衣女子,并称呼其为‘郡主’,而贵顺郡主到来之时,也正是因为小厮的称呼,让她确定信的确是有人相约。”

    “这么说,薛大人是早有准备了?”御凤檀露出了惊讶的神情,目光流转在薛东含的面上,以十分吃惊的语调问道。

    “根据当时小厮所言推断,薛大人的确是明白有‘郡主’要到来。”高升每个人都斟酌过,没有带上一点其他感情,却让明帝更能明白那种意思。

    “薛东含,你说,高大人刚才所言是不是真的?”明帝问道。

    薛东含额头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他最大的漏洞也就是在这里,最难圆的话也是这里,他要不要直接将原来的打算说出来,说今夜与他相约的本来是韵宁郡主沈云卿,谁知道为何来到的是贵顺郡主,可是沈云卿也没办法解释,他是以安雪莹的名义送去的帖子。

    一旦牵扯起来,会将抚安伯府,宁国公府,甚至薛国公府的人全部都拉了进来,到时候事情的发展状况,会愈发的不受控制。

    明帝显然不想将这件事情闹大,也不想要其他人知道这件事,看样子还是准备将贵顺郡主嫁到西戎,所以这件事算做一个丑闻,绝对不能传播出去的。否则西戎那边会引起什么反应,很难述说。

    再者明帝进来之后,并没有针对他发怒,显然这件事情明帝心里也有数,在看过那封信后,明帝更是只对着贵顺郡主训斥了一句,甚至都没有说过他一句话。这更代表了明帝脑中必然也在前后思量此事。

    薛东含并不是个傻瓜,薛国公能在朝中这么久,薛东含就算是个白痴,跟在身边这么多年也能学到不少东西,更何况薛国公的两个儿子都是十分出众之人,薛东含在朝中跟随薛国公学习弄权之术,而薛东谷在边疆手握兵权,一文一武,在朝中都是有名的才子。

    既然已经分析出明帝的心理,薛东含当即就跪下来,面上露出羞愧之意,道:“回陛下,臣今夜本是召了风月之人,因……对此方面有些古怪的喜好,便令人装扮成郡主前来私会,不料贵顺郡主收到一封恶作剧之信,鬼使神差正巧和臣相邀的方式撞上,臣已年过三十,与贵顺郡主年岁相差巨大,自幼看着她在陛下的爱护下长大,若说一句逾越的话,郡主和臣女薛莲年岁相近,在臣的眼底,郡主就与臣的女儿一样,绝不会有那等心思。请陛下相信臣,臣绝不敢妄想西戎的太子妃,做出破坏两国和平之事,一片忠心只望陛下知晓!”

    他说完,整个人的就匍匐在地,对着明帝叩首,此时薛东含的眼底神色痛苦,惊讶都不作伪,这的的确确就是他此时的心情,闹到这个地步,他能不痛苦吗?

    然,在他说话的时候,贵顺郡主却在思量一件事情,小厮所说的话,让她想起一件事情。安玉莹也是痴恋御凤檀的,对御凤檀的爱慕程度也只会比她稍低,当初若不是因为西太后屡次强调不要去动安玉莹,她才强忍住没有动手消灭这么一个情敌。回京这段时间,她也听到人议论七夕之事,以及当日在宁国公府发生的事情。

    女人的直觉有时候非常准,特别是在面对情敌的时候。贵顺郡主非常准确的判断出当日安玉莹要对付的就是沈云卿,不过也和她一样失手了,还连累了薛氏瘫倒在床。

    薛东含是薛氏的哥哥,他为了替妹妹报仇,今晚要约的这个郡主也许就是沈云卿!那她的信是怎么来的?

    想到这里,贵顺郡主眼底迸射出毒光,转头望着薛东含,静默了两秒后,眼光寒光一掠,立即膝行了两步,到了明帝的右侧,抬起泪光盈盈的小脸,“皇舅舅,烟彩觉得薛大人在说谎,他要邀的人,分明就是韵宁郡主沈云卿!”

    ------题外话------

    近期出版社一直在找醉谈锦绣出版的事情,众所周知,出版是每个作者的梦想,醉这几日一直在和出版社谈,一旦要出版,为了配合出版的节奏,网上的更新必然会放慢,每大概三千字的更新或者断更。这一点只要追过连载出版小说的亲一定会知道。

    综合了许多原因考虑,醉最后推了出版社,本书不出版,至少连载期是不会出版了。

    然而这样,一来丢了出版的荣誉,二来也损失了出版的费用,希望在看锦绣一文的读者,能多多支持下醉,给醉一些动力。

    醉每要上班,坚持更新,不跟那些专业的作者去比更新速度,但求能认真对待每一个情节。若有能力订阅的请来潇湘书院支持正版,谢谢。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