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29 薛家出事

重生之锦绣嫡女 129 薛家出事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昨天的结尾修改了添加了内容,和今天的两千字互换,不是章节重复。亲们请回头看一下昨天章节的末尾,必须要看,否则影响阅读!】

    告别了薛东含,云卿走到马车前,除却一个车夫,还有一道白色的光影斜靠在马车旁。他的目光在夜色摇晃下,如同两颗耀眼的星子,让她准确无误的能看到他,从而被那星空一样的双眸吸引。

    御凤檀看云卿终于和薛东含说完,朝着自己走来,她的身姿窈窕,系着的披风在风中如同柳枝飘逸,额头的刘海吹的稍微凌乱,让他忍不住的想伸手将刘海弄整齐。

    见到御凤檀在马车旁等她,云卿并未有多意外,转头看了车夫一眼,御凤檀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转过身来,衣带当风,飘逸秀挺的站直了身子,示意她不用担心,车夫是他的人,就算看到两人在一起也没有关系。

    “高大人要急着赶回去处理差役的事情,说天色已黑,请我亲自护送你回去。”

    云卿倒没想到高升还有这等关心,虽然短短的一句关心,让她却觉得很舒服,而御凤檀显然是乐于做这等差事,她点点头,上了马车,御凤檀则翻身上马,两人并排着同行。

    此时的路上很安静,周围没有任何声音,于是马蹄落地的声音便格外响亮,落入云卿耳中的,是马车侧边传来的笃笃蹄声,一下一下的,很有节奏,仿佛敲在她的心头,让她有一种安全感。

    她不由的掀开窗帘,透过帘子的缝隙望了出去。

    棕色的大马上,坐着的白衣男子,身子秀挺,出类拔萃的容貌如同幽暗之中生出的花,每看一次,便更绝倾城,像是一副颜色越来越美丽的画像,有一种难以描述的美,长长的衣摆在晚风中悠悠清摆,宛若清风自来。

    散淡的月华洒下来,照在他纯白的衣袂,不沾片尘。

    那一身的气质,那一眼的风华,惊心动魄。

    云卿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眼前的这人仿佛就像是一片极美的剪影,存在于她的梦境之中。那时初见,他还曾以为她是攀龙附凤的人,对她的态度显然十分不好,然而转眼年华,他却成了自己的护花之人,在这寂静的夜里,伴随着她在路上,一步一行。

    御凤檀突然转头,望到那缝隙里透出来的两道凝视的目光,先是一怔,然后接着就笑起来,狭长的眼眸不自觉的就带上了宠溺和温柔,像是密密麻麻绕出来的丝,要将人包裹在其中。

    “怎么,坐在里面闷吗?”

    没有丫鬟,没有侍卫,除却一个赶车的车夫,两人其实除了在屋中,极少这样安宁不顾忌的近距离单独相处。

    御凤檀此时的心情也很愉悦,那呼呼刮来,使得他发丝飘舞的冷风也宛若三月暖意扑面,朱红的唇益发的上扬。

    “有一点吧。”云卿索性将窗帘勾在小贝上,大大方方的露出半张脸来。

    月色幽淡,却不妨碍美人露颜。

    云卿皮肤白皙,带着牛奶般的细腻,比起京城的女子,更为白腻,像是一触就会陷下去,一松就会弹上来的奶豆腐,淡淡的光只会让她更好的呈现美丽,一双眼眸清清明明,像是黑色的琉璃珠子,永远是透澈到底。

    御凤檀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大多数的话,他不愿意让车夫听到,那是只属于云卿的小情话,于是在马上缓缓的摇晃着身子,转头问道:“你有没有去过肃北?”

    肃北?云卿摇了摇头,却知道御凤檀接下来还有话说。瑾王府便是在肃北一块,那儿属于相对贫瘠之地,土地不算肥沃,人员也不算众多,接邻落日国,也算的上一个关口。自四王之乱,明帝登基后,就将肃北封为瑾王属地,让他守住落日关。

    落日国比起大雍来,只是一个小柄,居民不算好战,军备也并没有大雍好,而且一直和大雍是友好的关系,数十年未曾动兵,守关只是一个好听的说法,明帝还是不敢让兄弟留在京都,即便当时的瑾王是平定四王之乱的最大功臣。功臣,很多时候和死亡是挂上等号的。

    “我猜你没有去过。”御凤檀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转头看着前方,声音磁性又低沉,扬声说道:“肃北和扬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那里水少树稀,大多数的地方看过去,都是一片黄色,吹起风来的时候,往往是风沙连同着一起而来,若是站在风里吹上一整天,全身上下就如同进了泥土里一般……”

    “那里的人吃东西,和扬州也不同,没有那么精细,但是味道也很好……”御凤檀为了加强云卿的感官,多数时候,都是将肃北和扬州做对比。

    云卿听他说着肃北的事,却没有听到他提起半句瑾王府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她想的太多,御凤檀似乎不想说瑾王府,而他在说话的时候,侧抬了头望去,眸中似乎有着一些淡淡的落寞。

    这样的神情出现在一直活得光风霁月般的御凤檀脸上,让云卿的心有一瞬间的紧缩,然后容不得她多想,马车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异响。

    此时马车驶到了一处小路中,从皇宫到抚安伯府的路程需要半个时辰,车夫见天色不早,走的是一条较近的捷径,但并不属于非常偏僻的地方,只是两边有着种植的笔直树木,将幽淡的月光遮蔽的更加黯淡。

    “快停车!”御凤檀皱眉厉喝,车夫反射性的停下马车。他一跃跳下马,疾步上前,一把将云卿从渐渐停下来的马车里拉了出来,仅仅一瞬间,笃笃笃笃,接连数十只铁头长箭从侧面射了过来,将车厢钉成了一个刺猬,来不及跳下的车夫已经被两只长箭扎透,滚落到了地上。不少长箭从雕花的窗口射了进去。

    云卿大骇,方才若不是御凤檀发现端倪,将她拉了出来,此时被箭扎透的一定还有她。

    御凤檀将云卿拉着往怀中护去,手指在腰间一动,一柄软剑赫然出现在他的手中,与此同时,从两边的树丛中跳出的黑影已经到了他们的周围。足有二十余人,穿着标志性的夜行衣,行动整齐,兵器统一,全身散发着杀意,很显然是有目的出现的。

    御凤檀狭眸一扫眼前之人,眸光里掠过血色的红光,一手执剑,一手搂着云卿,风过衣袂,飘而不乱。

    他声音高扬,清淡中带着一抹冷意,玉般的容颜在这时仿若蒙了一层血色,“你们是谁派来的?”

    这群黑衣人显然素质很高,在御凤檀问话之后,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做了一个手势,立即呈圆形将两人包围在了中间,显然是打算两人都不放过了。

    一人难敌多手,更何况御凤檀还要保护没有武功的云卿,黑衣人显然没有将他放在眼底,再次挥手之下。

    黑衣人齐齐冲了过来,御凤檀却是一声冷笑,手中软剑一抖,宛若一道月光,又如一道匹练,与黑衣人的长剑相接,发出金鸣之声,络绎不绝,但见御凤檀一手护着云卿,步履丝毫不乱,手中招式如同莲花绽放,剑影重重,顷刻之间,已有黑衣人负伤退下。黑衣人见御凤檀不如想象中那般好对付,立即将剑锋转向云卿,云卿只觉得耳边一阵寒意袭来,身子本能的往御凤檀肩膀一靠,在她没有看到的角度,御凤檀面色一沉,眸中雪光更甚,一剑反挑而下,生生用软剑将对方的兵刃斩断,再破咽喉!

    喷薄而出的血液溅出了三尺高的血花,染到了剑身,却丝毫不沾染,御凤檀眉间带着厌恶抽回软剑,再出手,又是一人亡魂剑下。

    云卿看着黑衣人不断受损,不断倒下,眼色诧异,她知道御凤檀的武功极好,但不知道能好到这个地步。

    七夕夜时,他真真假假的出手,并未有如此利落嗜杀,此时看他手法,便知他才是真正露出了身手。

    剑起剑落,一定会有人受伤。

    空气中弥漫起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黑衣人看到御凤檀的手法,眼中也浮现出惊慌,下手却更为快狠,每一剑都往云卿身上袭去!

    他们的目标是她!云卿立即分析出来,双眸微沉,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就在这群黑衣人不断受伤的时候,幽幽的夜色之中,瞬间又出现十余名黑衣人。

    接着淡色光影,可以看到他们的装束虽然和前面这一批差不多,但是手中的武器却决然不同,头上也未包着蒙头巾,突然看到前方已经有一群黑衣人包围了御凤檀和沈云卿的时候,眼中露出惊讶的神色,显然没有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其中一名黑衣人颇为犹豫,压低了嗓子问道:“怎么还有一批刺客,瑾王世子也在里面,我们究竟是助他们,还是先护着瑾王世子?”

    为首的黑衣人眉头紧皱,显然也很为难,定了定神,挥手道:“上去,将瑾王世子他们分开,然后杀了沈云卿!”

    命令一下,后来的这十余名黑衣人也一拥而上,好在小道宽度有限,黑衣人不能全部一齐而上,只能分而寻之。

    头一批黑衣人看到突然出来的黑衣人,也是一愣,兵刃停顿之间,又有两个被御凤檀刺伤,但是刺客的反应显然也很快,看到新来的黑衣人刀刃并没有向自己亮起,转瞬便知道这些人也是为了被包围的两人而来,于是站到了相同的位置。

    御凤檀看到两批黑衣人全部到来,手臂一挥,一只小巧的翠羽鸟儿从他的袖中展翅飞去,爪中抓着一块荧块,在高空飞舞了一圈。

    暗色之中,云卿没有看到那鸟儿,只看空中出现一个光影,知道是御凤檀用一种方法在召唤自己的人,看着黑衣人的眼眸中也浸出了黑色的光芒。

    片刻之后,从道路的旁边涌出来书名浑身上下都浸润在黑夜中的人,他们手中的兵器不一,出现之后就以疾快的速度迅速的融入了黑衣人之中,很快的就将黑衣人的注意力分散了过去,只留下几名与御凤檀对击。

    “你的人来了。”云卿看第三批出现的人正和前面两批出现的黑衣人纠缠在一起,低声提醒道。

    “很快就好!”御凤檀点头,那些刺客发现最后出现的黑衣人十分难缠,干脆放弃,直接过来拼死来击杀云卿。

    他们的目标都是云卿。

    就算不能回去,也要将任务完成。

    数只剑锋齐齐朝着云卿袭来,而其他人纠缠着御凤檀的持剑的左手,摆明了是不让御凤檀去营救云卿!

    “没那么简单!”御凤檀一笑,稀疏的树木透过来的月光照在他嘴角的笑意诡异得难以捉摸。

    他反手一起,软剑突然如同一条蛇般,将袭向他左手的剑齐齐一卷,震力一拉,与右边的剑锋撞出铿锵之声,夜色里火花溅起,双方的内力在瞬间比拼。

    然而,云卿却听着后方有异响,就似开始她在车厢中听到的那般,破空之声呼呼而近,她拉住御凤檀,几乎死本能的,转身便要过去挡住!

    然御凤檀反应更快,他真气一涌,将数只长箭震开,回手一把拉过云卿……

    叮,砰……

    一声是短箭断开的声音,一声则是箭头入肉的声音。

    “凤檀!”云卿几乎是慌了神的喊起,一手往他的背后摸起,在右箭处,摸到一根箭羽。刚才那群黑衣人是故意将两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前方,而后面的黑衣人则躲着去放冷箭。

    依御凤檀的武功,若是要避开的话,肯定没有问题,但是他没有避开,因为若是他避开的话,那么这箭有可能就会射到她的身上!

    “没事!”第一次听到云卿这样叫他的名字,御凤檀觉得背后的箭伤也不痛了,反手劈开一个借机偷袭的黑衣人,安慰着面前的女子。

    云卿却不会听他的话,现在的状况是刺客都被御凤檀的人杀的差不多了,仅剩下的几人已经成不了气候,她赶紧转到御凤檀的身后,看那箭只。

    还好,伤口的血是鲜红色的,并没有毒。

    很显然,刺客是对着她来的,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用剑就已经够了,犯不着用毒。

    而此时,御凤檀的人已经将两批刺客都解决了,并活抓了其中两名,押到了他的面前。

    “主子,这两个人怎么处置?”暗卫问道。御凤檀看了那两人一眼,狭眸里带着一丝寒光,仿若一眼就能将人的心脏冻结,让那两名刺客全身打了一个寒颤,只觉得那绝丽的容颜在此时看起来,犹如修罗一般,齐声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不用说了,一个是贵顺郡主派来的,一个是薛东含派来的。”云卿扶着御凤檀,目光落在两名脸上写满了忠心的刺客脸上。

    “你怎么知道?”其中一个显然嘴快,飞快的反问。

    御凤檀的耐心显然不大好,他的手扶在云卿的肩膀上,但是脸色却看不出受伤的痕迹,面无表情道:“杀了吧。”

    音落之时,两名刺客也旋即停止了生命的气息,直直的倒下。

    暗卫道:“不用留着做证明吗?”一般来说,这样刺杀的黑衣人,最好是作为人证来用的。

    云卿看着站在面前,姿态恭敬,但全身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暗卫。自从御凤檀和她说过,安排了暗卫保护她之后,她就知道有这样的存在,那封信也是她写好之后,用御凤檀告诉她的,和暗卫的联络方法,让他们送到贵顺郡主居住的宫殿里。

    这些人,都是御凤檀的手下,对他忠心耿耿,所以也因为御凤檀的原因,对她忠心。

    她的眼眸扫过地上的黑衣刺客,这些京城的高门难道家中都有这样的高手吗?看来京城果真不是个太平地方。

    御凤檀靠着云卿,不想说话的样子,云卿想到他受伤,便替他道:“不用了。这些刺客证明不了什么。”

    薛东含最后说的那句话,就是因为今日他除了施行毁坏名誉的计划外,他还准备了第二手,如果第一个计划失败,那么云卿在回来的路上,就会遇到埋伏的刺客,总之就是不能让她好好的存在这个世界上。薛东含能派出刺客埋伏在这里,自然想好了办法辩解的,绝对不会因为刺客被抓,而坐实了他的罪名。

    而贵顺郡主,云卿冷笑,就算告到明帝那去也没有用。如今贵顺郡主和亲的身份,成为了她最大的护身符,因为她是西戎太子赫连安元点名要的太子妃,明帝一定会保着她,直到出嫁为止。

    这也是贵顺郡主为何敢这么有恃无恐,在刚被明帝训斥过后,就派人来追杀她。除了她心中那扭曲的恨意之外,有的就是这份不会被怪罪的把握。

    暗卫听完云卿的话,精光四溢的双眸望着眼前的女子。

    刚才遇刺的时候,她从头到尾都未露出惊慌失措的模样,甚至一直都很平静,这样的平静若是出现在久经风浪的人身上,实属正常。可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面对这些的时候,竟然那么的……无动于衷,就像是一尊玉般的雕像,平静从容,不得不让人觉得诡异,在诡异之外,又觉得有些佩服。

    “咳。”御凤檀轻咳了一声,警告暗卫的目光,看什么看,总盯着我家卿卿看什么。

    暗卫一对上他的眸光,心头立即一震,连忙低下头来,主子这醋吃的真没明堂,虽然未来的主子夫人好看,他也没别的想法。

    可云卿听到御凤檀一咳,立即想到那箭伤,眉间微微蹙起,带着担忧的问道:“是不是伤很疼?”

    伤疼?

    御凤檀一愣,旋即点点头,脸上带着一点痛苦道:“不,不疼……”接连着又咳了两声。

    云卿一想到那箭穿到肉中,疼痛的滋味肯定不好,他还要故作坚强,肯定是不想让自己担心,小手轻轻的抚摸着他伤口附近,安慰道:“那让他们先送你去府中,然后让御医去看伤吧。”

    御凤檀一听要送到京中瑾王府邸里去,狭眸微眯,低哼道:“府中就只有我一个人……”

    他的声音软和,带着一种撒娇的意味,明摆了就是想耍赖,若是平日里,云卿也许会反驳,但是今晚,也许看到当时他在马上,说到肃北的时候,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少见的落寞。

    自九岁来京城做质子后,御凤檀很少回肃北,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个人住在京中的府邸,瑾王,瑾王妃都不在身边,有的只是下人,就算再亲密,也代替不了父母的爱。

    云卿想着自己得病的时候,是人最脆弱的关头,会希望要人陪在身边,不由自主道:“若是你觉得可以的话,我陪你去医馆,先去看伤,到时候再回去。”

    这答案听的御凤檀比较舒服,但是不是他想要的,他于是更加脆弱的皱着眉,精致的面容因为这一个动作,更让人起怜意,“我受伤的消息若是传出去,陛下少不得要责问,还是莫要麻烦的好。”

    也是,御凤檀送自己回来的,若是他受伤了,难免陛下会问起原因,经过,到时候又会惹出什么事来,云卿想了想,“我那也有药,可以替你拔箭包扎,只是你这样,不能从大门进来……”她以前还帮银面人包扎过伤痕呢,箭伤也不难。只是以前御凤檀都是自己从墙外飞进来的,现在受伤了,站着的时候都靠在她身上,不知道等会翻墙能行吗?

    御凤檀狭眸中带着一抹深深的欢喜,眉头却皱着,“虽然我受伤很重,桑绿可以助我一把,飞进去不难的。”

    桑绿便是安排给云卿的暗卫头领,他站在一旁看着主子造作的表演,压下沸腾翻滚的胃部,一支短箭而已,还没有毒,主子你比这重的伤都受到好多回了,怎么没看到你如此虚弱过。

    你这样靠在未来主子夫人的身上是占便宜吧,绝对是占便宜,靠的那么紧,还说什么飞不动,就是想要未来主子夫人替你包扎伤口,顺便占占便宜什么的吧……

    主子,你真是太狡猾了……

    但是桑绿全身包着黑布,云卿看不到他的表情,只看到他闪烁的眸子,听到从布下发出的声音,“是的,属下可以扶着主子,不会被任何发现。”

    不错,御凤檀给桑绿一个赞赏的眼神,给你记一功了。

    如此,暗卫们追上了并没有跑出多远的马车,然后扶着‘受伤很重’的御凤檀和云卿一起上了马车,桑绿化身车夫,留下一批暗卫处理尸体。

    到了抚安伯府门前,待云卿下了车后,桑绿就赶着马车绕着路到了抚安伯的侧墙,停下来之后,道:“主子,到了。”此时云卿不在,御凤檀也不装病了,其实箭射到身上不会不疼的,只是这对于他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想当初小时候……

    御凤檀的眸子突然一顿,转瞬恢复清明,看着面前熟悉的高墙,转过头来对着桑绿道:“你确定还有一批从宫中的杀手是往另外一条路上去的吗?”

    “是的,和第二批出现的黑衣人是一起的,到了岔路口才分道而行。”桑绿回道。

    “明日又有好戏看了。”御凤檀眸子一亮,似乎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扬起唇角一笑,语气里带着淡淡的戏弄,随后道:“我先进去了,你把马车送回宫中,处理好,不要让人看出端倪来了。”

    “是。”桑绿应道。

    御凤檀随之提气一跃,白袍清摆之间,如同一片梨花瓣清逸翻了过去,留下插着一支短箭的背影给桑绿。

    “唉,苦肉计啊苦肉计。”桑绿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回马车上,双手抓着缰绳,主子哟,那箭你哪里躲不开了,明摆了从一开始,你今晚就是不想渡过一个寂寞的长夜,赖到未来主子夫人这里吧。

    啧啧,太腹黑了,简直太腹黑了。

    桑绿一边摇头,整个人宛若真正的马夫,赶着马车转出了巷子,朝着皇宫驶去。

    云卿回来后,便差了人给一直在等消息的沈茂和谢氏回话,因为惦记着给御凤檀换药,她借口很累,将丫鬟都差了出去,便去将窗子打开,好方便御凤檀进来的时候方便些。

    一推开窗子,又觉得自己这样的举止太奇怪了,这简直就是小说话本子里面,千金小姐半夜三更,女子闺中偷偷约会情郎的画面,不由的脸颊有些发热,将两只手放到脸颊冰了冰,阻止自己胡思乱想。

    虽然重生一回,到底骨子里还是受着大家教育的,虽然对御凤檀时不时摸进屋中的举动不反感,也不代表她支持的。

    “怎么了?”御凤檀从窗口进来,便看到云卿捧着脸的模样,一双凤眸里盈着水光,脸颊红扑扑的,看起来可爱的要命。

    听到他的声音,云卿将手放下来,先是过去将窗子关上,然后扶着他往屋内走去,她才不会告诉御凤檀刚才自己胡思乱想的东西呢,“先趴下来,我帮你把箭拔出来。”

    让御凤檀趴卧到她早就铺好了的美人榻上,云卿道:“你要不要找个东西咬着?”拔箭的时候肯定会疼,万一御凤檀叫出来了,惹来丫鬟们围观,那可不好,虽然御凤檀说了会娶她,但毕竟两人之间没有媒妁之言,也没有赐婚,传出去对她绝对不是一桩好事。

    御凤檀狭长的眼眸里含着清浅的笑意,“不用了,这点伤我还是挨得住的。”

    “嗯,别逞强。”云卿理解男人骨子里的傲气,没有多说,一面准备好拔箭后需要用的止血药粉和绷带等物品,用盘子装好,坐到了他身边。

    屋子里弥漫着云卿的香味,御凤檀趴在美人榻上,唇角一直含着轻轻的笑容,感觉十分美好,以至于云卿拔出箭时,他也只是闷哼了一声,好似真的感觉不怎么疼。

    云卿将短箭放在盘中,飞快的拧开药粉撒上去,一面用眼角余光观察御凤檀的表情,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表情并没有很痛苦,终于放下心来。

    “我给你包扎伤口吧。”短箭虽然射的不深,但是箭头长扁,伤口比较宽,包扎一下对伤口止血有效,也避免药粉沾染到衣服上。

    御凤檀挑眉,非常配合的翻过身来,手指在衣襟处一拉,那宽大的雪色锦袍便从他身上落了下来。而云卿正转过头,低头将止血生肌的药粉比例配好,放在纱布上。

    这让御凤檀一时觉得非常沮丧,云卿根本就不在乎他脱衣服嘛,那么平静,没有一点点的期待吗?他往下弯了弯唇,极快的将中衣也脱下,转身重又趴到美人榻上。

    ——

    薛国公府。

    薛国公料想今晚会发生一桩让他高兴的事情,晚膳过后,便让府中厨房摆了一桌精致小食,糕点,在府中避风的花园内带着大儿媳妇海氏,二儿媳妇花氏,以及薛东含所出的孙女薛莲,小孙子薛荇和二儿子薛东谷所出的小孙女薛芊一起玩耍。

    看着面前三个孙子辈的,薛莲人如其名,犹如一朵空谷幽莲,清新脱俗,她甚少出现在交际场合,可以说养在深闺中,很少见面,却是薛家最美丽的孙女,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一举一动,莫不带着大家闺秀之风。

    而小孙子薛荇才七岁,正拿着一个竹蜻蜓,逗着三岁的薛芊团团转,花氏正看着孩子,生怕她跌倒了。

    海氏则有些心不在焉,今夜丈夫出去,便是要设计一个美妾回来,虽然知道这个妾室在家里也不过是呆上一小段时间,可她心里怎么想也不舒服。一杯茶端起来好久,都没送到唇边。

    “娘。”薛莲清幽出尘的容颜看到海氏后,轻柔的唤了一声。

    海氏这才看到薛国公的在看着自己,对着女儿笑了一声后,端起茶杯放在桌上,一不小心,茶杯磕在汉白玉的石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竟然直接碎掉了。

    “嘶……”受伤传来刺痛,海氏飞快的收回手,食指上俨然一条细细的血痕,虽然不深,但殷红的血液凝结成一团,在保养的白皙的手指上,显得很刺目。

    薛国公皱了皱眉,旁边的丫鬟立即将桌上的碎片收走,薛莲拿了帕子给海氏把手指包好,吩咐人去取药膏。

    好好的杯子,怎么会一碰就碎了呢,俗话说杯碗碎裂,绝不是好兆头的,海氏此时看到那裂开的玉杯,心里头有些七上八下的不放心,抬头问道:“爹,东含是不是出去的时间太长了?”

    按照他们的计划,傍晚的时候沈云卿应该就要赴约了,可是此时已经离傍晚的时候有好几个时辰了,就算高升当场抓住,然后闹上皇宫,也应该有人送信来通知这件事的进展。

    可是到了现在,还没有人送信过来。薛国公现在其实也觉得有些不对,按照进度,应该早就闹起来了,进宫的话也早进了。为何到现在薛东含也没让人送信回来,宫里面也没有人传消息来,实在是太过蹊跷了。就在这时,花园一条径道上出现了两个急急忙忙的身影,其中一个是府中内院的管家,还有一个,看着眼生,但是他身上的衣裳,是薛国公府中下人所穿,此时衣衫狼狈,踉跄慌乱的跟在管家的背后,脸色苍白如纸。就在这时,花园一条径道上出现了两个急急忙忙的身影,其中一个是府中内院的管家,还有一个,看着眼生,但是他身上的衣裳,是薛国公府中下人所穿,此时衣衫狼狈,踉跄慌乱的跟在管家的背后,脸色苍白如纸。

    海氏却记得这个下人,是薛东含出去的时候,便是这个车夫赶车,她联想起刚才那一瞬突如其来的预感,推开薛莲的手,站起来走下亭子,问道:“大少爷人呢?没和你一起回来吗?”潜意识里,她还是希望薛东含是因为有事,而没有回来。

    管家的脸色此时也十分苍白,但他还是坚持着行礼,再对薛国公道:“老爷,大少爷出事了。”

    出事两个字如同巨石砸在胸口,薛国公皱着眉,沉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那车夫的脸色落到薛国公眼中,心头已是有了准备,然他沉稳,和海氏那样不同,但是眼中的凝重说明着担忧。管家在府中多年,多年见惯大小事,从不会如此慌张,并带着车夫来到内院,定然是有大事发生。

    管家抬眼望着脸色已经微变的海氏,又在后面扑闹的薛荇和薛芊身上看了一眼。

    薛莲在旁边瞧见,便知道事情定然是不简单,否则管家不会一再犹豫,便吩咐奶娘将弟弟妹妹抱下去,自己也跟在后头去了。

    刚才还热闹的花园亭子,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剩下的除了薛国公,海氏,花氏,就只有贴身的丫鬟和嬷嬷以及那名车夫了。

    管家这才道:“老爷,夫人,二夫人,大少爷遇害了!”

    海氏乍闻此言,眼睛睁大,几乎是反射性的问道:“你说什么!”

    “大少爷在回来的路上,遇害了!”

    ------题外话------

    昨天的结尾修改了添加了内容,和今天的两千字互换,不是章节重复。亲们请回头看一下昨天章节的末尾,必须要看,否则影响阅读!

    醉在月票榜十三名了,大家再争取一下,让醉挤上月票榜前十二好吗?让更多的人能看到醉这个文,谢谢。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