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30 心猿意马

重生之锦绣嫡女 130 心猿意马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大少爷在回来的路上,遇害了!”

    此言一出,海氏本就微白的脸霎那间如雪霜覆盖,眼前发黑,就这么晕倒了过去。[中文]丫鬟和嬷嬷们赶紧扶住她。

    薛国公面色铁青,两眼里迸射出来的光芒像是暗夜里被风刮得狂摆的树梢,强自忍下暴动,“大少爷现在人在哪里?”

    管家低声道:“车夫送回来……的时候已经迟了,奴才已经让人送到院子里去了。”他身旁的车夫脸色难看,像是受了惊吓,整个人犹如风中的落叶般发抖,站在管家的身边,低着头一言不发。

    这无疑是告诉薛国公,薛东含已经死了!花氏低呼了一声,忍住满眼的惊讶,开始低低的哭了起来。

    薛国公强自忍着一股恼意,神色冰冷:“带我去看看。”

    到了院子屋中,一进门便能闻到空气中一股血腥味,屋内站着小厮,正满脸惊恐和泪水的在给薛东含换下衣物,看到薛国公进来,连忙避开。

    薛国公双眸沉黑,阔步向前,只见床上躺着的薛东含脸色扭曲,带着一种刻骨的痛苦,脸上的痕迹已经被小厮擦干净,可是面上仍可以看到刀剑伤口,显然是和一番打斗之后才丧命的。

    “这是怎么回事?”薛国公看了一眼,目光中流露出深深的悲痛,今夜本是一个庆祝的日子,如今竟然是这样的结果,这是他怎么也没料到的,转头看着在一旁发抖的车夫,等着他的回答。

    车夫看到床上人的脸孔后,像是看到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眼底透出惊恐,他本来就是颤抖着的,此时竟然一直往后退,直到扳倒了一个矮凳,哐的一下坐到地上。

    管家皱眉斥道:“老爷在问你话!”他才猛然回过神来,粗糙的手指抓着衣角,改成跪姿,颤声道:“回……老爷的话,今夜从宫中回来的时候,路过丛茵道时,突然出现了一批黑衣人……他们武功高强,府中的侍卫不是对手,大少爷反抗不胜,被他们抓着,抓着……”

    车夫说到这里,又说不下去了,眼睛只往着床上薛东含的尸体上看,双唇颤抖着,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薛国公眉头紧锁,便要上前将被子拉开,管家一步上前,拦着道:“老爷,您还是莫要再看了,徒增悲伤而已。”

    薛国公情知不对,举手挥开管家,掀开被子。只见薛东含的下身赫然暴露在空气中,浓重的血气随着掀开的被子迎面扑来,那空洞洞的下半身,将男人的特征挖得一干二净,只有一个硕大的血坑留在那里,紧紧靠着皮肉连接上下半身。

    管家在薛国公掀开被子的时候,就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撇开了脸,这样的惨状,他不想再看一次。

    薛国公几乎是全身摇了几摇,手指紧紧攥紧,强迫忍住心神后,才将被子放了下来,整个人宛若冬日里的冻棱一般,散发出千年冰雪巍然不倒的气息。

    他的眼圈发红,苍老的面孔上透出一股决然,还有一股狠辣,双眸血红,望着车夫,一个字一个字的从胸腔里挤出来往外蹦,“是谁干的?”这一瞬间的薛国公,他胸腔里有一团火在燃烧只是在等待着车夫说出那个名字,然后立即手刃仇人。

    他看的出来,薛东含身上的伤是人活着的时候下手的,也就是说,薛东含是被生擒了,然后被人将下半身生生割下,在这种剧痛之下,活活流血而死。他的脸上那种狰狞的表情,都无一不在诉说着当时的惨状。

    车夫使劲的吞了一口空气,“奴才不知道,奴才只知道突然出现的黑衣人,他们抓着大少爷,抓着他……直接就将他割……杀了……”

    当时黑衣人出现之后,一语不发的就将他踢到了旁边,他撞得心肺差点从口中吐出,完全没有力气再动,可是眼睛还是可以看到一切……

    黑衣人的数量太多,薛府的侍卫不多,因为没有人想到,在京城里竟然有人敢动薛国公府的人,并且还是这种虐杀的方式。

    车夫只记得当时薛府的侍卫都被毫不留情的杀死,然后薛东含被人捂着嘴,将裤子脱下来,活活受宫刑的时候,那样闷而不出的凄厉呜呜声,还有那被刀剑削的肉跌到他面前时,那种胆颤到呕吐的感觉……

    在车夫颤抖的讲述中,薛国公的怒火渐渐的控制下来,他牙根紧咬,“在回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跟我重新说一遍。”

    车夫并不是十分清楚晚上的事情,他只将自己知道的部分告诉了薛国公,将薛东含到了别院后不久就有一个女子也进了别怨念,后来京兆府尹出现后,里面传来了吵闹声,接着薛东含就被传召入了宫中的事情说给薛国公听。

    这些都是薛国公知道的部分,可他隐隐的听出事情有不对之处,“你是说,出来的时候,大少爷进宫后不久,陛下才传召韵宁郡主进宫的?”

    “是的,奴才在那候着马车,亲眼看到宫中的马车接的韵宁郡主进宫,奴才还和那车夫聊了几句,确定没错。”车夫非常肯定的说道,韵宁郡主可是绝色美人,等闲之人绝对不会记错的。

    “那回来的时候呢?”薛国公立即察觉了这其中不对劲的地方在哪,按照计划,薛东含和沈云卿应该是同时进宫的,这代表当时的那个女子就不是沈云卿,同样能惊动陛下,并将此事保密的人,薛国公能想到的不多。

    “回来的时候,奴才看到有高大人,韵宁郡主,还有瑾王世子。”不说薛东含被害的事,车夫的心头也没有那么恐惧了,能非常清楚的回答问题。

    薛国公知道今晚的事情砸了!而且砸的太狠了!

    那个来别院的女子一定不是沈云卿,而是贵顺郡主,其中十有**是因为牵扯到了御凤檀,才会导致贵顺郡主夜晚到别院中来的!而沈云卿根本就没有上当,那封用安雪莹的名义送过去的信早就被她识破了,她不仅是识破了信,而且还看破了阴谋,她根本就是借着这个机会,要让薛东含倒霉!

    花氏站在门前,用绢丝帕子捂着鼻子,两只眼睛红红的,似乎很悲伤的样子,但是眼底却没有一点痕迹,轻轻的开口道:“爹,这么说,是沈云卿让人下的手吗?”

    “不。/中文/不是。”薛国公虽然很愤怒,但是此时的他还没有怒不可遏,丧失了该有的理智,随着花氏掀开的门帘外吹来的一股冷风,将他的乱成一团横火的思绪吹出一丝清醒来,让他在极度的怒火中,依旧在分析,分析凶手究竟是谁。

    他摆了摆手,让车夫下去,目光停留在薛东含的面容上,仿佛欣赏一副画一般就这么看着。

    “那还能是谁?若是按照车夫的话来分析,是沈云卿知道了这件事,然后进而复仇。”花氏没有移动位置,屋中的血腥味让她并不觉得好受,但是她依旧站在那里,和薛国公说话。

    此时海氏已经晕倒了过去,在另外的屋中休息,二儿子远在边塞,家中的孙女孙子又太小,没有一个能说话的人。

    花氏算是此时唯一一个能够交谈的成年人了,薛国公转头看着花氏姣美的容颜,“不是她。每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风格。下这样重手的不会是她。”虽然薛国公心内很不喜欢沈云卿,但是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他还是对沈云卿的行事有了一定的了解。沈云卿出手,不会用这样直接而狠辣的手段,就像她的外表一样,看起来非常柔弱,手段也是看起来十分阴柔,但是效果是一样狠辣。

    只是这样直接让人来下杀手的方式,薛国公不说百分之百,至少一大半的肯定,不会是沈云卿出手的。

    花氏微微蹙了眉尖,“那会是谁?”

    “贵顺郡主。”薛国公幽幽的从口中说出四个字,看着儿子的面孔,这样毒辣的手段,是贵顺郡主,也只有她,才有这种瑕疵必报的性格,也只有她,有这种胆子,就在皇城脚下,敢让侍卫用这种手段报复薛东含。虽然薛东含不是一手策划她今晚上到别院的人,但是她一样会迁怒薛东含。

    花氏睁大了漂亮的眼睛,疑道:“怎么会是她?”

    薛国公仔细的想着,目光阴森,“就是她,贵顺郡主去云南府的时候,陛下为了保护她,特意调了三十名精英暗卫给她。”正是这些一等一的暗卫,才能将薛府的侍卫杀掉后,没有半点质疑的残虐薛东含。

    “那爹,现在就让人告上京兆府吗?”花氏道。

    女人的思维和男人的思维在很大程度上有着区别的,就像这个时候,花氏会觉得贵顺郡主派人做出这样的事情,薛国公痛失爱子,一定是要告上京中,让陛下惩罚贵顺郡主,给薛东含赔命,这才能解除薛国公心中的痛怒。

    而薛国公此时的想法则完全不一样,他冷冷的朝着屋中墙上挂着的水墨画上望去,目光仿若穿过了山水,穿过了墙壁,一直看到了紫禁城内的养心殿中去。

    贵顺郡主今夜和薛东含‘私会’,被高升亲眼看到抓住后,明帝没有对两人处之任何惩罚,而是息事宁人,将事情全部掩盖了下来。这证明了贵顺郡主和西戎的和亲在明帝心中有着极大的分量,这样的份量比起薛东含的死来,还是没有确切证据,没有证人,不能证明凶手是贵顺郡主派来,简直是泰山和鸿毛的区别。

    就算折子告了上去,明帝也一定会压下来。若是薛家一味的将此事闹大,反而会让明帝觉得薛国公心胸狭窄,在没有确切证据之时,便要将贵顺郡主这个西戎太子钦点的未来太子妃置于死地。

    与其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为何不聪明点自己处理了呢!

    “这事情不用你操心了,好好看着你大嫂。”薛国公摆摆手,对着花氏道。毕竟是女人,聊了几句话后,薛国公便觉得有些索然无味,思考的层面上完全不同。

    花氏看他神态虽坚毅,眉宇间却含着深深的悲伤,也不多说,退出了房外,正巧遇见前来的薛一楠。

    “大伯。”薛一楠进来后,目光在床上的薛东含上溜了一圈,显然他已经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薛国公坐到了屋中的椅子上,似乎没有要离开这充满了浑浊血腥味的屋子,望着走进来,一身简单的衣袍的薛一楠,疲倦的点点头。

    薛一楠安慰道:“大伯,你不要太过伤心了。刚才进门的时候,我已经听二堂嫂说了,这件事既然是贵顺郡主做的,等她出嫁到西戎,我们再让人找机会,除掉她替大堂哥报仇便是!”

    薛一楠自回京后就住在薛国公府,薛国公对他也是相当青睐,近来许多事都让他一起参与,也将他真正的当作薛家人看待,关于薛东含今夜出去的事情,于他也没有隐瞒,此时听他的话,看到那年轻的面容,心中不知道涌上的是什么滋味,声音不大却相当坚定,“贵顺郡主不以为惧,她只不过是个要嫁出去的丫头,就算陛下再护着她,等出了大雍,她就是西戎的人,到时候发生什么,也不在陛下的控制范围内了!”

    他说着,牙齿磨了磨,身子不由的往前倾,“杀了她!不算是给东含报仇!”若是没有沈云卿的设计,贵顺郡主如何会到了别院里?沈云卿今夜的设计,不是想要薛东含在陛下面前受疑,也不单单是想要陛下将贵顺郡主关起来,她想要的是薛东含的性命!这是她早就设计好了的!斌顺郡主不过是一匹吃人的兽,在沈云卿的驾驭下咬死了薛东含!

    薛一楠眉头紧皱,“大伯,你是说,真正的凶手是沈云卿?”

    薛国公点了点头,“若是没有她的设计,贵顺郡主为何会无缘无故的来到别院!她从一开始就是报着让薛东含死的目的,实在是太阴毒了!”现在他已经想明白了,沈云卿不会不知道贵顺郡主的和亲身份,也不是不明白明帝对贵顺郡主的设计,她针对的人,一开始就不是贵顺郡主,而是薛东含!

    薛一楠眼中划过一道奇异的光,面色却相当沉重,“沈云卿如今是韵宁郡主,既然这次她识破了我们的计划,日后还要对付她,就更加难了。”

    薛国公摇了摇头,一个女子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从商人这样卑贱的身份,一步步走到郡主这步,实在是他们之前太小看她了,这样的女子,心机之深,已不是一句两句可以形容。不过,在薛国公的眼底,还是带着一丝冷哼,“不单是聪明就够了!在京城生存,势力才是关键,她如今不过是一个空头郡主,趁着现在,对付她就要一击必死!”

    薛一楠面色一顿,望着薛国公脸上那深可刻骨的恨意,忍不住问道:“大伯,我总觉得,沈云卿还有后招。”

    “不管她有没有后招!只要她死了,再多的招数也没有用了!”薛国公摇了摇手,对薛一楠这句话显然不赞同。

    薛一楠知他失了大儿子,心情十分不好,便也不再开口说话,闻着一室的血腥味,眼神闪烁不定。

    云卿一大早起来,穿好衣服走出了内室,看到屋中的美人榻,低头一笑,笑意宛若春意流转,掉落了一地。

    昨晚御凤檀借口伤口会发炎,一个人在府邸中万一高烧死了都没有人发现,赖在她这里不走了。虽然知道他说的有些严重,但是御凤檀背上的箭伤是实实在在的,他死活赖着不肯走,云卿又不能打他,但若要此时就共眠,她也做不到,便陪着御凤檀说话,熬到了半夜,结果御凤檀看她实在是困了,自己乖乖的穿好衣服,动作麻利的出了屋子。

    云卿先是一愣,后又觉得好笑,这家伙是一直装的痛兮兮的让她哄呢。

    她用了早膳,到谢氏那坐了一会,便回来去书房练字,刚一进去,就看到书房里,昨夜那个受伤颇重的白衣男子,正坐在她的座椅上,拿着一本书阅读。

    “你回来了?”看到云卿进来,御凤檀放下书本,站起来迎上去,衣袂飘飘,动作之自然,几乎能让人认为这书房是他府上的,而云卿才是来做客的那一位。

    “怎么一大早就来了,伤口发炎了?发烧了?”云卿故意睁大了眼睛问道。

    御凤檀知道她是取笑自己昨晚的动作,丝毫没有任何不好意思,“嗯,发烧了,还好我身体强健,熬过来了。有个身体这么好的相公,不错吧。”

    看他挑眉的促狭样子,云卿不由的笑起来,嗔道:“我才不知道以后有这福气的人是谁呢,只看到昨晚有个人被箭射了,伤得都要站不稳呢。”

    御凤檀一笑,狭眸里掠过一抹微微的挫败,转头在桌上拎了一盒点心出来,“早上去给你买的,你不是爱吃甜的么?梨花阁做的蜜糕,刚出炉还带着热气呢。”

    流翠接下盒子,拿了个青色的荷叶形碟子出来,将点心摆在上头,然后又自己进了茶房,冲了杯浓郁的红茶放下,便识趣的退了下去。

    云卿这才坐了下来,“伤还没好,不多休息一下,一大早的就去买糕点。”

    语气里虽是责怪,却满满都是关心,御凤檀觉得心头好像被墨哥儿的小胖手拂过一般,软软的,拈了一块糕点到云卿面前,语调温柔,“我自己想吃,所以起早去买的,顺便给你买一盒。”

    这梨花阁的糕点,每出十种,每种二十盒,去晚了就没有了,非得一大早的就去排队才行,价格也比其他家的要贵。但是口味却是真真的好,所以达官贵人家的都喜欢去买这家的糕点。

    云卿口味是偏甜的,这也是扬州人吃东西的一个特点,偏好清淡带甜味的东西。京城里的糕点,她就喜欢这家的,但又不喜欢老是让下人跑腿,便很少去吃。不过是偶尔跟御凤檀提过一次,他就记得了。

    她接过糕点,递到口中咬了一小口,果真是入口就化,甜而不腻,“你也吃吧。”

    御凤檀看她吃的眉目舒展,自己也拈了一块放入口中,竟也觉得平日里太甜的糕点格外的好吃,吞下后,方轻声道:“薛东含出事了。”

    云卿又咬了一口糕点,品着细腻的甜味,没有半点惊讶道:“薛国公有没有报给陛下?”

    “报了。”御凤檀顿了一下,见云卿望着他了,才接着说下去,“不过没有提及你和贵顺郡主。想必他也是清楚,就算报上去也没有什么作用。”

    “薛国公老奸巨猾,肯定会想到昨夜发生的事情真相是怎样的,加上贵顺郡主那般疯狂的样子,七七八八的也能猜到是贵顺郡主指使人作为,但也知道陛下不会就因为一个无凭无据的事情处置要去和亲的贵顺郡主,所以只会忍下来。”云卿觉得口中都是甜味,抿了一口茶,冲淡唇齿间太过浓的味道,“可惜薛国公是个能忍的人,贵顺郡主不能忍,所以吃这个闷亏,暂时也只能忍着。”

    御凤檀想到昨夜的事,墨染的凤眸中流过一丝嗜血的光芒,“这也是他们自找的。不过贵顺郡主杀了薛东含,薛国公也不会一直忍下去的。”

    云卿微微一笑,“他当然不会忍,现在动不了贵顺郡主,并不代表以后不能动。但是比起贵顺郡主,他此时更恨的应该是我。”

    御凤檀眼眸微凝,“嗯,只怕现在又在打什么主意,要陷害你了。”

    “想吧,如今他们对我的仇恨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有了之前的薛氏一事,薛国公早就容不得我,如今再加上薛东含,也不过是再添上一笔,让他更加想我死。”云卿轻轻的笑着,眼底却很平静,接下来的必然又有许多阴谋接二连三的迎来,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而且此时的薛国公已经发怒,他这一次定然是比上一次还要狠,也许还会想要自己死得更惨,才甘心情愿。

    “说到底,还是他们自食其果,若不是想要冒充安雪莹引你去赴约,又怎么会牵扯出这样的事情来。”御凤檀唇角似笑非笑的勾起。

    云卿看着他,“倒是让你牵扯进来了,如今四皇子他们肯定也视你为眼中钉。”

    “随他们怎么看,在这里活着,什么时候有置身事外的时候。”御凤檀低头一笑,“其实也是为了我自己。”他才不要被人逼着娶贵顺郡主,什么事情都被人控制的感觉,很明显他也不喜欢。

    云卿了然的笑起来,“这么说咱们还是同路人了。”

    “当然,以后一辈子都要同路的。”御凤檀轻轻的说道,仿佛顺口就将这句话说出来,没有特别的意思,拈了一块糕点放在云卿的唇边,“再吃一块。”

    云卿还在想他那句一辈子,看到面前的糕点,自然的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御凤檀接着就将咬过一口的糕点放到自己的口中,眉目微眯,说不尽的享受,“果然很好吃。”

    虽然两人相处时,这样的小动作很多了,但是吃过的东西被御凤檀吃了,这样的感觉还是让云卿的脸颊有些发烧,不自在的移开视线,不去看对面俊美的男子那风流不尽的样子,只觉得心头跳动的厉害。

    御凤檀其实也并不是故意要调戏云卿,他本也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看到云卿吃得很甜的样子,忍不住的就想要尝尝,此时他的心也噗通的跳的厉害,总觉得自己像是中邪了一样,望着云卿就容易心猿意马的做出一些看着有些轻佻的举止。

    虽然平日里他便是很随意随性,但是对着女子还是很自重的,绝不会有其他举动。

    这大概是因为心里一个女子的缘故吧,御凤檀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继而平复了心情,看到云卿有些发红的巧耳,只觉得可爱的不行,很想伸手去摸了一摸才好,又大大的喝了一口茶,却因为过猛而呛到,立即大咳了起来……

    “嘘!”云卿几乎是跳起来去蒙住他的嘴,流翠是她的心腹,看到御凤檀没关系,可其他的丫鬟若是看到了,一时嘴碎传了出去就麻烦了。

    御凤檀被云卿捂住嘴,那咳嗽正卡到喉咙中间,上不上,下不下,脸都变红了,脑子里唯一一个想法就是:等贵顺郡主一走,赶紧把云卿预订了,名正言顺的来看她,否则日后心猿意马的时候太多,总有一会被憋咳死的啊……

    薛国公给明帝上了一封奏折,奏折里面的内容除了明帝,没有其他人知道,但是在看了这封奏折之后,明帝立即召见了高升,接着很快,就传来了薛东含去世的消息。

    薛东含在回府的途中,遇到了七夕时候突然出现的黑衣人,为了保卫京城的安宁,他与黑衣人奋力战斗,在最后,将黑衣人刺客首领擒住的时候,不幸失手导致受伤。当京兆尹带人到来之后,因为薛东含的苦战,黑衣人已经没有多少余力反抗,很快就被京兆尹抓住,而薛东含在送回府中之后,因为受伤过重,而无力回。

    薛国公痛失长子,明帝为了奖赏薛东含这种为了京都的安危,不顾自身生死而奋力搏斗的精神,特别让薛东含以国公之礼下葬,要求所有有品级的官员和夫人小姐全部要参加葬礼。

    云卿在听到传出来的消息后,连连冷笑。什么不顾自身生死,为了京都安危?都是狗屁!

    明明就是薛国公隐晦的说出来那晚的事情,明帝十有**想到了原因,但是表面上两人都是不说穿,为了安慰薛国公,明帝便发出这样的传召,以此给薛国公荣誉,薛东含死得也有面子,一个世子直接以国公之礼下葬,并要求官员命妇都参加,自然是莫大的荣誉。

    只是薛国公真的需要的是这份荣誉吗?还是想借着此事,另有所为。

    云卿坐在窗边,推开一条细细的口子,外面的冷风重重灌入,雪云几乎压到了头顶,初冬的第一场雪已然到了蓄势待发的时刻,院子里除了常青树外,许多春夏灼灼的花枝已经脱光了树叶,在酷寒到来之前,就已经完全颓废。

    “怎么对着风吹?也不怕受了风寒。”

    沈茂从外头走进来,惊得云卿一跳,看到他时,已然转为了笑容,“屋内有些闷,特意开了一线透气的。”

    流翠已经一脸歉意的去关窗子了,她其实已经劝过了,不过云卿说小风吹一吹,只要衣服穿的厚实,也没多大的事,流翠给她披了轻裘,才答应了她的。

    “到了京城后,很少和你说话了,今儿得空,来看看你。”沈茂比起前两年,又更见稳重,加上封了爵位,举手投足间更有风范,俊朗的面容皱纹也加深了些,不变的只有眼底的疼爱。

    “女儿也想和父亲说话,现在父亲应酬比起来更多,时间更少了。”云卿让问儿去泡了茶,与沈茂一起坐了下来。

    沈茂看着女儿越来越艳美的容颜,两眼间的神色却益发的睿智和坚毅,想起这些日子听到的一些风声,斟酌了下说法后,温和道:“云卿,你自小就懂事,看事情,想问题,有时候比爹还要远,还要透澈,爹一直为有你这样的女儿而骄傲。爹以前一直都觉得在扬州,将沈家祖祖辈辈的生意做的更大,更远就好了,很少想过要到官场上。也许是越不想要的东西,就有机会要到的,如今爹成了抚安伯,你也成了郡主,这在之前,爹是从来没有想过的。”虽然商人的地位不是以前那样的卑贱,商人可以参加科举,一样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为官,但是像沈茂这样的升上来,可以说是平步青云,直入云霄。

    但是从海上回来后,他这段时间所听到的消息,却让他心头有些担忧,女儿似乎变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