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32 莹妃腹痛

重生之锦绣嫡女 132 莹妃腹痛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云卿扶着莹妃一路从灵堂往后院里准备好的房间里去。因为莹妃身份尊贵,加上她肚子里又有了龙种,两个宫女彩华和蕊华一路都很紧张,生怕莹妃出了什么意外,连带她们两人出了什么事。

    云卿看着莹妃一脸苍白,只细心的扶着她,以免她跌倒了又算到了自己的身上,旁边行走的人看到她们都避的远远的行礼。

    到了房间里,蕊华将莹妃身上披着的斗篷取了下来,彩华这才扶着莹妃半坐在床榻前,莹妃这时比刚才要好了些,没有一动便痛苦的呻一吟。

    云卿望着靠在床头大迎枕上的莹妃,转头对着彩华道:“莹妃身子不舒服,有没有御医随行,让他赶紧过来看看。”

    彩华点头应了,却没有立即出去,先是拿着被子给莹妃盖上,就听的莹妃低声道:“没事了,刚才估摸是站久了,加上心有伤痛,休息一会也就好了,蕊华,去给本宫倒盆水过来,再帮本宫那防止头晕的药膏拿过来。”

    蕊华应了退出去,云卿微微一笑,“莹妃若是觉得歇息了就好,那我也就不留在这里了。”

    “你走了,可就我一个人留在这了。”莹妃看着云卿,一双水眸在云卿面上一刮,“郡主不如在这坐一会,等会再和我一同过去吧。”

    云卿看了她一眼,似乎眼底还有些微的笑意,“莹妃怎么今日很想同我说话?”

    莹妃未料到云卿是这个态度,根本就没掩饰什么,直接认为两人不能交谈,不由一手抚着肚子,动了一下,彩华立即给她调整了大迎枕的位置,让她靠起来更舒服一些,接着又站到了一旁。

    莹妃此时脸上的表情没了开始那般痛苦,眉眼都舒展开来,望着云卿轻笑了一声,“沈云卿,你现在倒是不假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玉莹被陷害,舅舅被人杀死,我母亲现在躺在床上呕血不止,这一切都是你一手策划的。”

    云卿闻言微微蹙眉,“莹妃所言,云卿实在是不明白。薛大人的死陛下不是已经给了定论吗?若是莹妃有其他的想法,不如和陛下沟通,我只是一个闺中女子,对这一切完全不懂的。”

    莹妃举着手在床沿上一划,长长的护甲在上好的床单上勾出一条深深的痕迹,轻轻冷笑,“沈云卿,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自己做过的事情,还想要否认吗?”

    宫装映衬下,莹妃的面容透出几分凌厉,根本看不出有半点不适的样子,刚才那脆弱的几乎随时会晕过去的模样,也不过是装出来的而已。今天的主要难道就是要在这里将以前的事情算一下总账吗?

    云卿转身,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按品级,她郡主是一品,妃位不过是二品,她比莹妃还要高一级,就算坐下来也没有任何逾越。莹妃眸子凝了凝,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眼中冷意流淌的越发盛寒。

    “安玉莹的事情,是陛下亲眼看到的,应了慧空大师的语言,宁国公夫人爱女心切,一心揽下所有的罪名,保住了女儿,云卿很钦佩。”在母爱这一点来说,薛氏的确是值得尊重的,至于其他,不提也罢。

    莹妃看着她淡淡的样子,手指越发的用力抠在床单上,几乎要勾出那华丽的毛毯上勾出的图形,“若一切只有这么简单也就好,只是你以为这做的这一切就没有人知道,陛下不知道,就没有其他人知道吗?沈云卿,你对我娘,我舅舅所做的一切,不会就这样过去的!”

    她看着云卿的眼神里含着无限的愤恨,云卿可以清楚看到那双好看的眸中的神情,只是就算不看,听她的声音,也知道此时莹妃一定是恨极了她,说不定那护甲划过的床单,在莹妃的心中,正是云卿的脸面。

    云卿丝毫不已为意,目光在她气怒的面容上望着,嘴角凝着一缕平和的笑意,目光中升起一股奇异的眸色,“莹妃还是好好保重自己的身子,你肚子里的孩子听说陛下极其喜欢,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动怒而伤了孩子,到时候反而得不偿失呢。”

    莹妃反射性的捂着肚子,怒目道:“你威胁我?”

    “不,我只是提醒你。”云卿望着那被勾住的毛毯丝线,视线移到莹妃的眸中,仿佛在思考着其他事情,“毕竟怀孕的人动气伤身,今日薛府里又是办的白事,莹妃如今是千金之躯,当然要步步小心,云卿只是一番好意。”

    莹妃似乎听到云卿的话,觉得有理,努力遏制住自己的脾气,斜眼看着她,“你有这样的好心?”

    云卿不过一笑,也不说话,由着莹妃眼带怀疑的打量。蕊华从外面进来,行礼道:“莹妃,膏药已经拿了过来。”

    莹妃正不悦,冷道:“去拿个药膏要这么长的时间!”

    云卿见药膏到了,微笑道:“既然药膏已经拿来了,莹妃刚才说话也中气十足,想必已经好多了。”

    见她似乎准备提前走了的模样,莹妃忽然道:“你要是真好心,就替我将那药膏拿来擦了,不然的话,谁相信你刚才的话是不是有别的意思!”

    云卿视线在那药膏上转了一圈,没有要动的意思,蕊华已经将那药膏塞到了云卿手中,颇带为难道:“韵宁郡主,你去吧,莹妃怀孕后身体就不大好,脾气也有些变化,此时她让你拿药膏过去,你便拿过去,她心情好,肚子自然不疼了。”

    手中是冰凉的淡黄色瓷瓶,上面有着兰花的图案,入手便有一股淡淡的清凉香味,云卿皱了皱眉,这里头的药物的确都是性温的药物,适合孕妇的。

    云卿面无表情的看着莹妃,但见她蹙着眉头,眼底带着一丝压迫,就等着云卿将那瓷瓶拿过来。

    蕊华又轻轻的推了一下云卿,“郡主,你就拿去给莹妃吧,左不过是几步路的距离。”

    “谁拿过去不都一样,难道本郡主的手就格外的具有药效吗?!”云卿转身对着蕊华,眉头耸起,眼底含着一分厉色,“你推推搡搡的难道当本郡主和你一样是个奴才在闹着玩!”

    她这么厉声一喝,倒将蕊华吓的往后退了一步,低头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方才你不是推了本郡主!想将人当奴才一样的用,还得看自己够不够格!”云卿语气凛冽,将手中的淡黄色瓷瓶往桌上一顿,脸色沉郁的直接朝着门口走去。

    “好大的架子!竟然在本宫面前摆身份了!”莹妃眼看云卿突然发怒,先是一塞,转而更怒,在床上一拍,斥道。

    云卿走出了院子,不意听到莹妃突然发怒的声音,朝着灵堂那边走去,沈茂和谢氏还在那处,她也得过去和爹娘汇合。

    走到路中,便听到人说莹妃身体不适,吩咐人收拾回皇宫了,云卿蹙了蹙眉,难道莹妃是被她气的回宫中了,到了路中却遇到四皇子。说是巧遇,其实是四皇子从灵堂出来,路过花园,看到斜径中素衣少女娉婷而来,那不施脂粉却依旧夺目的容颜,让她在这肃冷的初冬,依旧是一道极为亮丽的风景。只看一阵冷风吹来,将颊边的一缕发丝吹乱,少女抬起手,将调皮的发丝轻轻的弄到鬓边,动作轻柔悠缓,行如流水,举止如画。

    他的目光落到了她如葱管般的手指上,就是这么一双漂亮的手,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就将薛国公和他逼得不得不对她下杀手。

    云卿看着从前方走来的男子,一身轻裘华服,宝冠玉带将他棱角分明的五官衬得更加贵气,深冷的黑眸映出自己渺小的身影。

    云卿抿了抿唇,稍微往旁边避开了一些,但见四皇子偏转了方向,停在她的面前。

    “沈云卿。”四皇子突然出声喊道,仿佛第一次喊这个名字,一个字一个字的从薄削的唇往外跑。

    云卿面色平静的看着他,等待着他下面的话。这位四皇子,前世里最后坐上了君王职位的男子,此时正站在她的面前,双眸里透着一股很复杂的神情,幽黑的双眸像是风雨欲来前格外平静的海面,里面飓风暗转,仔细的打量着他的目标,像要找出什么让他觉得有意思或者感兴趣的地方来。

    “你胆子真的很大。”四皇子看够了般收回视线,转而移开目光,望向云卿身后一树常青叶。他发现越看着她,就越有一种将她拥有的*,她那般淡淡的模样,却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吸引人的艳丽来,甚至能牵动他的心跳。

    “殿下想要说什么?”云卿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雪玉般的脸上一双凤眸在冬日阴沉的天气下,格外冰亮。

    四皇子平静的心跳,嗓音里带着一股很莫名的情绪,“若不是真的看过,实在很难想象,这一切竟然是你做的,贵顺郡主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做了别人的刀。你真是颠覆了本皇子对女人的认识。”

    颠覆了对女人的认识?

    云卿这次是真的笑了,笑的十分疏朗,“殿下是怎么看女人的?肤浅,愚蠢,争风吃醋,花枝招展?殿下是不是想起女人的时候,只会想到这些词语呢。”

    四皇子没有出声。

    云卿接着道:“想必四皇子忘记了一件事,开国坤帝,可也是女人。”她的声音就像夹杂在春风里的冰渣,让人在暖意中夹杂了一股凌寒,莫名的就有些不舒服。

    “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于你有什么好处?”四皇子的眼眸深了深,面色依旧冷酷,浓黑的眉浅浅的皱起,仿若没有听到云卿讥讽的话语。

    “殿下,有话还是直说的好。”云卿忽然敛了笑意,同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四皇子。

    四皇子被她的样子弄的皱了皱眉,沉声道:“你做这些事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要站到别人无法站到的地方去,还是想引起别人的注意,或者说你觉得自己聪明到根本就没有人对付得了你,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四皇子一直在想,云卿做这些事的原因是什么,她根本没有理由去得罪薛家,得罪他,将他们惹怒后会带来怎样的效果,他相信云卿一定知道。

    看着四皇子眼中的质疑,云卿望着他的双眸,瞳仁里的光亮益发的惑人,“那四皇子准备怎么劝我呢?”

    四皇子的话中没有报复,也没有愤恨,他试图在用一个一个的反问来劝说云卿,云卿很想知道,四皇子此时是怎么想的,或者说他的目的是什么。

    看着她灼亮的凤眸,四皇子的眼底带着一丝深藏的悸动,他敛了敛唇角,带着一点点的弧度,笑道:“你是个聪明人,我能和你说话,自然是有事要讲。若是你对付薛家,若你想走到更高的位置上,得到更好的前程,那么你也做到了,如今你已经引起我的注意,我会请求父皇,将你赐婚做我的侧妃。”

    一个如此美丽又聪慧的女子,纵使家中没有实权,但是她的聪慧和家中的财势,依旧能成为他成为储君的大力支持。四皇子身在深宫多年,明白女子对于男人争斗中的力量,后院中若是有女子能够出谋划策,又能愉悦床第之间,男人当然愿意的。

    他的思维模式是站在要夺嫡的角度上来看,每娶进来的一个人,都是带着一定的目的,特别是两个侧妃和正妃的位置,没有实力的人想要坐上去根本就不可能,他的心在天下,谁对他争夺皇位有利,他就将她留在身边,最大的那个就能成为正妃。

    他说了一下,看云卿的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神情,以为她是被自己的直接吓到了,当日在宫中的时候,虽然言语里有这个意思,他却没有直接说出来,于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放柔了声音,“就像你说的,当初开国的坤帝也是女人,但是那是因为乾帝与她相知相惜,才允许两帝并立的。所以你要得到权势的话,就必须先要选择一个合适的男人,和他一起。”

    云卿看着他的表情,他说的不可谓没有吸引力,他冷酷的表情放柔了曲线,面部看上去俊朗中带着几分柔和,只是——她很想问问这位皇子,引起他的注意力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

    她拔掉耿佑臣,借贵顺郡主的手除掉薛东含,目的是要引起他的注意力,若是每一个人都要用这样的方法去引起注意,这实在是太夸张了。

    云卿冷冷一笑,望着面前自以为柔和其实根本就没有改变冷酷和看不起女人本质的四皇子,“殿下,就像你说的,我必须要选择一个合适的男人在一起……”

    四皇子扬眉,等着云卿被他说动了,这样也好,若是云卿能辅助他的话,薛东含的事他一定能说服薛国公他们暂不追究的,毕竟薛国公也是支持他登上皇位,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他的皇位。

    “但是很显然,四皇子你不是合适的那个!”云卿润泽的粉唇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在寒风中犹如一朵红梅绽放在唇边,“所以四皇子的侧妃之位还是留给适合你的人去做吧!”

    不知好歹!

    四皇子冷酷的眼中散发出一丝戾气,看着眼前虽然柔弱实则坚韧的少女,唇边露出一丝可以称为残忍的笑意,“沈云卿,你好自为之!”若不是看她聪慧无双,屡次引起他的注意,让他对她留心,交谈,他才不会和一个商人之女来谈条件!既然他给了她机会,她不珍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不关他的事了!聪慧的女子虽好,可若不是站在他这边的,那就该死!

    经过莹妃一事,又被四皇子拦住说了话,等云卿往灵堂去的时候,人已经都往厅中而去了,云卿自嘲的笑了笑,她还想试试薛东含会不会直接气得坐起来的,如今人都没去了,她也不会一个人挤到灵堂里去上香,于是跟着丫鬟引着往人员聚集的地方走去。

    大厅里,此时云集了所有人,所坐人员,到来的景象,比起安老太君做寿还要隆重。一眼望去,感觉十分肃穆,看起来不像是用膳,而像是在沉痛的悼念何事。

    云卿进来之后,便循着座位找到了沈茂和谢氏所在的地方,如今用膳,倒不需要按照品级一起了,安雪莹属于主人家的亲戚,不能和云卿一桌,远远的看到,两人便打了个招呼。

    云卿扫了一眼,发现并没有看到安玉莹,这等场合她都没出现,可见当初祸国妖女那四个字的威力有多大,安老太君在有薛氏顶了罪名后,都不让她出来,显然安玉莹要想再出府门,就只有等到成为四皇子侧妃这天以后才有可能了。

    这也是她自作孽,安上这么个名头在身上,简直就是累赘。四皇子肯定也不喜欢她嫁进府来,只是明帝赐婚没有办法拒绝而已。就在众人都在肃穆的大厅中,喝着茶水,吃的素食的时候,府外却突然来了人,为首的正是明帝身边的大内副总管李元,他一走进来,本来就安静的厅中,变得更为寂静,所有人都抬头朝着他那边望去。

    只见李元一进来,眉目肃厉,略微尖利的嗓音,对着所有人道:“陛下有令!所有人不得离开此地!”

    白事上突然得到这样的消息,立即有人开始低语交耳,而作为主人的薛国公眉目间掠过一道极快的得意之色,眸光在云卿所在的方向迅速的一扫,连忙穿过人群,站到前方,恭谨的问道:“李副总管,不知道陛下有何事?”

    李元点头,朝着薛国公施礼后,方扬声道:“莹妃从府中回到宫中后,腹痛不止!陛下命所有今日接触过莹妃一干人等!即刻入宫!”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