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34 云卿及笄

重生之锦绣嫡女 134 云卿及笄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当薛国公看到回府的人中依旧有着沈云卿在的时候,眼神里有着一种奇异的光芒。手指竟不自觉的抖了一抖,脸上露出一种怪异的神色,胸腔里有一股蓬发的怒意,使得他拼命压抑而无法开口。

    花氏进来后,便看到薛国公的表情,那是一种两次三番失败后露出来的不甘,还有一种不敢置信,她向着薛国公走去,低声道:“爹。”

    “事情如何?”薛国公的声音很冷静。

    花氏半垂着头,低声道:“事先准备的香包没用上,反而在皇后的宫里身边搜出与药膏相克的药材,陛下命令将宫女杖毙了,莹妃……流产了。”

    薛国公由于过分克制而导致全身已一种冰凉的温度发抖,他努力克制自己,转身朝着室内走去,花氏吩咐人扶好薛氏,然后也跟着进了另外一间偏房。

    一进屋子,薛国公再也忍耐不住,撩手将架上的古董花瓶摔碎,“不是计划的好好的吗?怎么最后在皇后身边的宫女身上搜出来了!怎么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你难道不想替大哥报仇吗?!”

    薛国公一口气的怒斥了出来,话语里除了对云卿的愤恨之外,竟然疑指了花氏没有尽心安排今日之事!

    薛莲在外面看着花氏跟了薛国公进去,也跟着走到了门口,便听到里头的碎裂声。虽然花氏和海氏妯娌之间少不了要扯皮,花氏出身也是名门,却没嫁给嫡长子,心里自然有些不舒服,但是绝对不是这种轻重不分,为了一己私欲而不顾全府大局的人。尤其是在对付沈云卿这一点上,绝对不会生出其他的心思来,这完全没有必要!

    薛国公是太气了!

    她立即掀开帘子从外头走进来,莲花一般清清袅袅的身姿带着一抹清风进来,眼中含着解释道:“祖父,今日进宫,莲儿也跟在身边,二婶婶一直将疑点往沈云卿身上带,便是皇后和莹妃也是同样指向云卿,只是沈云卿她心狠手辣,手段刁巧,让陛下搜了所有人的身,不知道怎么就在皇后指给莹妃的宫女蕊华身上搜出九丹皮这样的药来,御医看了后,说是和药膏里面的一味琉璃花相冲,对孕妇极为有害。”

    薛莲的声音也如同的她的名字,轻轻渺渺,像是高山留下来的水,清澈婉约,薛国公听着薛莲的话,胸口依旧因为怒意而剧烈起伏,但是刚才的气怒之色分明淡了许多,他冷笑一声,“沈云卿真是好手段,这样都会给她逃脱!”

    他顿了一下,叹了口气,像是要嘘尽心中压抑的情绪,“皇后如何了?”毕竟事情还是刚刚发生,就算宫里面有他的人,也没有这么快就传到,听完薛莲的话,薛国公首先担心的还是薛氏的处境。

    薛莲看了一眼花氏,见她垂着眼,显然不想开口再说此事,以免被薛国公再迁怒,于是还是由她来说:“陛下没有说其他的,但是脸色不大好。”

    薛国公的脸色便更沉了一分,薛皇后刚因为莹妃在陛下面前说了不少好话,照顾莹妃的身子得了陛下的原谅,现在又惹出这样的事来,陛下心里自然是对她又存了介意。

    花氏见薛国公如此,自己若是一句话也不说,又会被他认为是无情,想了想,道:“爹也不要过分担心了。蕊华今日到死都没有说出来是谁做的,陛下也只是处置了蕊华,只要避过了这阵风头,就会好了。”

    薛国公转头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花氏,本来冲出口的训斥又吞了下去,叹了口气,转过身找了椅子坐了下来。

    避过了风头?如今宫中新进的妃嫔不少,明帝是夜夜做新郎,若是连初一十五这两天的惯例都不去皇后那里,再久的感情也会淡了。感情感情,见面才有情,又何况是帝王家,三宫六院,嫔妃无数,皇后也四十了,哪里还能和那些二八年华的年轻妃子争宠。

    虽然是一宫之主,如今分了管理六宫的权利,皇后又有多少实权在手中呢!再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明帝怀疑,心存芥蒂,再三冷落。那储秀宫即使不是冷宫,也形同冷宫了!

    他想着自己女儿在宫中的境地,手指握拳狠狠的在桌面一锤,沈云卿,你这个祸害,他不相信就除不了!

    下药谋害莹妃的人已经被查到,自然被命令在此等候的众人也可以回去了。离开薛国公府,云卿和谢氏,沈茂一同出来,谢氏和沈茂先将宫中的事情问了一遍,云卿省略了自己被花氏指认的部分,直接说搜查的地方,听到查出来的人竟然是皇后身边的宫女时,谢氏感叹道:“唉,真是下得了手,好端端的一个孩子没了。”

    云卿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即笑道:“能找到凶手就好了,外面风大,娘你还是先上马车吧。”

    谢氏点头,由着朱砂搀扶了上去,沈茂这才对着云卿道:“爹知道今天的事情没那么简单,你娘是不知道来龙去脉,她心地善良,发一声感叹而已,你莫要放在心上。”这是他和云卿之间的共识,有些事情莫要让谢氏知道,以免她整天担忧。而云卿刚才那一瞬的表情变化,也没有逃脱这个父亲的双眼。

    “我知道的。”云卿微微一笑。

    沈茂点头道:“这世上很多事情,不是人想不做就不做的,有时候逼上门来,就不得不做。这是生存之道,不管是商场,还是朝堂都不可避免,爹明白今日的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我相信我的女儿。”

    云卿一愣,眼眶却不由的有些湿了,含笑的点点头,待沈茂上了马车,才由流翠搀扶着上了另外一辆。

    “流翠,东西处理了吗?”云卿进了马车里坐好后,便问道。

    流翠从车厢里拿出一个手炉放在云卿的手中,“已经处理了,小姐放心好了,没人看见,也不会找到了。”

    云卿点点头,将有些发凉的手指捂在石榴图样的鎏银手炉上,吸收着热量,京城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外面天色阴沉沉的,开始那雨已经停了起来,可空气里面却更添了一份寒意,让人恨不得将脖子脸都埋到衣服里面去。

    “小姐,奴婢有一点疑问……”流翠好奇的问道。

    “什么疑问?”云卿挑眉问道。

    “为什么莹妃设计你,你反而将东西放到皇后身边的人身上去,这不是绕过了莹妃吗?”流翠性格有些嫉恶如仇,不是那种烂好人,所以她想到今天莹妃让人放了带麝香的香包到云卿身上,不免有些不忿。

    云卿若有似无的笑了笑,垂头看着自己被捂的有些发红的手指,“若是没有皇后的参与,薛二夫人会指证我吗?她和莹妃是串通好了的,薛二夫人也是知情的,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想陷害我。”

    宣召的时候,凡是接触过莹妃的人才能进宫,流翠并未如此,所以留在薛国公府内,对于宫里发生的事,也是听了云卿说才知道,不免有些疑惑。

    “若是今天我单单把那麝香丢了,明帝既然是动了这么大的动静,不找出一个人来肯定是不会罢休的,皇后和莹妃会将一切的证据都往我身上引,既然她们是这样齐心合力,那就分了她们的力量。”云卿想到宫中的那幕,面上带着笑道:“当时我那样发了一通脾气,她们自然是以为我不会注意到这个香包,而会将注意力放到药瓶上去。”

    “而小姐却借着拿药瓶的机会,闻出了药瓶里面的成分,让奴婢偷偷的找来了九丹皮,放在新的香包里,在进宫的时候找个机会,换到了那个什么蕊华身上。对不对?”流翠毕竟看了太多的事情,此时也想到了。云卿赞赏的点头,流翠的分析能力有明显的提高了,“那个蕊华是皇后派来的宫女,在她身上搜到东西,再配合皇后送的药膏,自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皇后身上去,就是莹妃也以为皇后是嫉妒她有身孕,丝毫不会想到是我,毕竟我学医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而九丹皮和琉璃花的搭配使用,不精通医理的人是不会想到这点的,陛下自然会想到皇后。薛国公和宁国公家是姻亲,所以在宫中皇后和莹妃也是两人一派的,常年气焰十足,如今皇后的六宫之权被魏贵妃分去一半,又和莹妃彻底翻脸,让明帝不悦。接下来她自然是不会再随意再有举动,否则的话,一定在宫中生存的越来越困难。”

    云卿说着,用暖了的手捧了捧脸颊,温热的手心贴着冰冷的脸,肌肤一下变得很熨贴,“而莹妃好不容易怀上一胎,如今却又掉了,对于进宫数年,一直没有身孕的她来说,打击不可谓不大,从此以后,她只会憎恨皇后,想尽办法针对皇后,就算要对付我,也要等养好了身子再说。”

    “而且也让宁国公府和薛国公府的关系更加不好,这样四皇子在朝中等于又少了一条臂膀。”流翠兴奋道。

    “也不一定。”云卿微微一笑,“你莫要忘记了,安玉莹是四皇子的侧妃呢。”不过娶的这侧妃做的是福是祸,以后还不知道呢。

    流翠似懂非懂的点头,总觉得小姐笑的十分平和,却让她觉得有一种必有后招的感觉,她左右想了一会,“莹妃倒也真舍得,麝香那么危险的东西,她也愿意闻,若是真的掉了胎怎么办?”

    云卿手指摩挲着光滑的手炉,笑容淡的好似一丝青烟,眸中更是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思绪,“她能用,自然是有把握不会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就凭我和她说话的时间,一般来说是不可能的……”停了停,云卿抬头望着前方厚厚的缠枝锦绣车帘道:“谁知道就真的掉了呢……”

    到底是天意还是人为,云卿已经无从知道了,但是她是借着蕊华解香包的时候,才将香包换到蕊华的身上,九丹皮和琉璃花的作用不会见效那样快。也许宫中其他的妃嫔还有人对付莹妃,只是刚好就凑的这样巧了。

    但若是没有今日的麝香,胎儿也不会这么快的流下来,只能说自作孽不可活了。

    回到府中不久,云卿刚换了衣裳,就有人来说,瑾王世子过来府中了。云卿想起今日丧礼上也没看到他,倒是有两分奇怪,又看他这次是不穿堂直接翻窗见自己,也觉得新鲜,便让人引他到厅中候着,使了青莲给她换了一身见外客的衣裳。

    进了厅里,便看到御凤檀站在厅前的一个花瓶前,修长的手指在择下来的花枝上拨了拨,身姿秀雅风流,如芝兰玉树明耀。

    云卿笑道:“让世子久等了。”

    “不过一会,无妨。”御凤檀听到门口的脚步声,转过头来勾唇一笑,容姿亦发耀眼。

    桌上有丫鬟早就端上来的茶水和点心,流翠进来后,便站在门口,状似等待着吩咐,实则是拦住随时可能进来的丫鬟下人,流翠知道,御凤檀来找云卿,不是普通的聊天。

    “我今日在接待西戎太子和安素王,回宫的时候看到陛下心情不好,一脸沉郁,莹妃的事,你也被召进宫中了?”御凤檀撩起衣袍,坐了下来,狭长的双眸中带着一点笑意。

    云卿抬头看他双眸中的神色,明白他其实已经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微微一笑:“配合查出陷害莹妃的人,去了一趟宫中。”

    “薛国公肺都要气炸了吧。”御凤檀像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嗤的一笑,端起桌上的茶,轻轻的拨开上面的茶叶,动作行云流水,恰到好处的优雅,端起送到唇边时,微微一抿,然后便放了下来,“贵顺郡主后天送嫁。”

    自薛东含死后,贵顺郡主已经被明帝派人安守,不许出宫门一步,所派给她的侍卫一律换人,不再听从她的全部指挥,这才让她安分守已的住在宫中,再也没弄出其他事情。

    云卿端起茶喝了一口,长长的睫毛遮盖出重重的阴影,在茶水折腾的雾气之中,如同沾染了露水的蝶翅,她想了一会,抬起眼睛道:“既然薛国公他们今日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我,我自然也要给他的。那封信,你已经派人去安排了吗?”

    “已经派人去处理了,一定会在你所说的时间之前送到的。”御凤檀看着面容冷得剔透的少女,知道她根本没有将今日的事情放在心上,轻笑道:“就是不知道薛国公那时是什么表情。”

    云卿一怔,想起今日谢氏所说的话,不免有着愣愣的,薛国公能不能经受住打击,那又关她什么事呢?若是一味的考虑他们的心情,那她有该怎么办,她突然拧起了眉,望着御凤檀的狭眸,面上露出一丝疑惑,“你不觉得我很无情,很阴毒吗?”

    御凤檀没想到她突然会冒出这样一句话,笑容一下凝在了嘴角,眼神里带着几分打探,他看到云卿双眸深处的挣扎和犹豫,似乎还带了一点自我厌恶,像是憎恨着这样的自身,憎恨着这样的生活。

    御凤檀先行否认道,“你做的事情,都是因为她们先对付你,若不是她们几次三番的想要至你于死地,你也不会想办法对付她们。”

    云卿指腹在茶杯上轻轻的抚摸着,微侧头看御凤檀,见他狭眸中带着一丝紧张,虽然表情怡然,但是嘴角的笑容却不见了,可见内心是有些乱的。她不由的笑了起来,其实今日也是因为谢氏说孩子没了,莹妃肚子里的孩子的确是无辜的,她当时若是发现了麝香的香包,早点摘下来丢了,也许莹妃的孩子便不会掉。可是那样的话,她便会被坐实了陷害的罪名。

    这世界上很多东西,本就不能只以一个标准去衡量,她不过是突然有了感触,随口问上一句。这一世重生的目的是什么,她一直都看的很清楚,所做的每一件事,也都是在自保的情况下所为。

    不过御凤檀的紧张,让她觉得被重视,唇角浮上一抹笑容,眼神里也溢出了笑意,宛若春光盛开了无尽的眼波之中,柔声道:“我知道,人若犯我,我必不饶人,对吧。”

    御凤檀见她眼底的神色恢复了正常,心底松了一口气,自认识云卿后,他便觉得她一直有着深藏的秘密,虽然云卿没有说,他也没有提及,但是御凤檀觉得这个秘密是一定存在的,就像刚才云卿疾快的一丝情绪,绝对不是表面上说的那么简单。

    “没有谁要一直处在挨打的位置上。”御凤檀点头,狭长的眸中掠过一抹莫测的光芒,似黑蒙蒙的夜里无月无星的天空,远远望去,透着一抹深邃的色泽,他的表情像是想到了其他的事情,脸上有着一抹思绪。

    不止是御凤檀觉得云卿有秘密,其实云卿对于御凤檀也说不上十分的了解,除了他的身份,他这个人以外,瑾王如何,瑾王妃又是怎样的人,瑾王府里又是怎样的状况,她一概不知。上一世里她便不清楚,这一世关于瑾王府的消息也十分少,京中人并不大议论有关于瑾王的事情,能知道的很有限。

    所以当御凤檀说要娶她的时候,从一开始觉得身份差距大,到现在双方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时,云卿都有些感觉不真实。女子嫁人,并不单单是嫁给了这个男人,处于御凤檀这个位置的人,一嫁便等于嫁到了瑾王府中,要面对是除了御凤檀外的一府人。

    前世浑浑噩噩的在永毅侯府里的生活并没有给云卿留下太多的印象,新婚时的侧夫人同娶,新婚夜新郎的半夜离去,以至于新婚不久后便贬为妾室的生活,让她对于高门大宅,有一种骨子里的寒凉之意。

    侯门尚且如此,王府岂不是更为复杂?

    不知道是不是她眼中流露出来心中所想的东西,御凤檀的声音巧合的响起:“我绝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直到御凤檀走了,云卿还在想着他说这句话时的神情,她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瑾王府内的事情,但是确确实实就是想到了,也许是因为御凤檀时常在她耳边说嫁,娶的事情,让她潜意识里已经将自己和瑾王府挂上了关系。

    云卿慢慢的叹了一口气,在床上翻了个身,惊动了守在外面的青莲,她推开门,问道:“小姐,是不是脚炉不够暖了?奴婢去添点炭。”

    “不用,还暖着呢。”云卿摆摆手,可青莲没有动,想了下,问道:“奴婢见小姐翻来覆去的,是要喝水吗?”云卿这才意识到自己想了一会事了,点头道:“你倒杯清水来吧。”

    四日后,夜里下了一场小雪,清晨醒来的时候,云卿便只觉得一股凉意扑面而来。

    问儿先是绞了帕子捂在她的脸上,青莲将火上烘着衣服取下来,小丫鬟端了漱口水给云卿漱口,用盆子端了后,流翠端了热乎乎的清汤过来,给云卿喝了下去,擦干了嘴,将里外都弄的暖烘烘的,云卿这才坐起来,由着丫鬟伺候穿好了衣服,手里就塞上了放着红炭的手炉。

    云卿抬头望了一眼门外,流翠搭话道:“小姐,你可不知道,外头真冷啊,奴婢出去的时候是恨不得把人都缩到衣服里去,那风夹着雪,就像把小冰刀似的。”

    流翠也是扬州人,经不得冻,身上穿了好几层的衣服,整个人看着都胖圆了不少。

    “我在屋子里还没觉得,等会出去的时候,估计跟你也差不多。”云卿穿着厚锦狐毛裙,衣襟处一圈白绒绒的狐狸毛,将她一张小脸都包在里头,看起来脸更小了,不过云卿最爱的就是狐狸毛挡住了风,不会吹进脖子,免得全身都发凉。

    流翠又捧了一件郡主制式的斗篷,浅紫为底,上面绣着孔雀边的花纹,上面有着象征品级的暗刻云纹,问儿接了去烘热乎,一面娇俏的回头笑道:“小姐现在先捂着吃了早餐,等会及笄礼之前,可又要脱下来了呢!”

    “好你个问儿,现在也学会打趣小姐我了啊。”云卿嗔了问儿一眼,看似生气,眼底却都是笑意,问儿说的没错,等会的及笄礼,还有得弄呢。只是最近京城发生了这么多事,薛东含死了,莹妃又掉了孩子,贵顺郡主外嫁和亲……连同天空的乌云都带着一种挥散不去的阴翳之气。她的及笄礼会不会顺利的进行呢?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