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36 殿内选妃

重生之锦绣嫡女 136 殿内选妃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养心殿内,地龙烧的很旺,明帝坐在殿中主位上,皇后坐在一旁,魏贵妃坐在一把搬来的大椅上,三人旁边小太监手中捧着二十来卷画轴。

    皇后用戴着鎏金镂空护甲的手接过一副来,展开在面前,唇带浅笑,道:“陛下,你看这位小姐如何?”

    明帝手中端着一杯永安瓜片,侧头看了一眼,目光在画中女子的相貌上转了一圈,淡声问道:“这看起来面生,哪家的小姐?”

    皇后端详了画上女子的容貌,圆脸大眼,清秀可爱,米嬷嬷将名册捧到皇后的面前,她看了看,笑道:“这是通政使章大人家的二小姐,今年十五岁。”

    “嗯。”明帝轻轻的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声音,皇后听出其中没有反对的意思,随即让人把这卷画轴放在合适的人选那一列去。

    御凤檀年将二十,身边连个通房丫鬟都没听说有,妾室,侧室也是一个都没有,虽然在贵顺郡主没和亲之前,御凤檀的正室位置是被预定的。明帝以前也旁敲侧击的让御凤檀先纳个妾在身边,但是御凤檀每次都是嘻嘻哈哈的笑过去,压根没放在心上。

    说了两回,明帝也不能总去管着侄子的房中事,看他没什么压抑的倾向,也就不再提了。谁知贵顺郡主及笄后不久,今年本准备给两人寻了时间赐婚的,又出了和亲的事。瑾王那边也写了信来,大概意思也是说他没在身边,御凤檀的亲事就要明帝照看着点。

    这意思就是要明帝赐婚了,男子到了这个年岁也的确该娶妻,明帝刚好就应承了下来,这段时间命了礼部将朝中正五品以上官员的嫡女生辰八字和画像都报了上来,打算给御凤檀指门合适的婚事。

    皇后作为明帝的正妻,这等事肯定也会参与的,如今就是在挑选一个明帝觉得合适的妻子,虽然皇后不说多么的聪慧达人,可对明帝的心思还是了解一些的,她一面看着卷轴,一面和明帝交流着,对于一些重要官位,关键职位官员的嫡女,她一概让明帝看看之后再说。

    “这个,是……”明帝看到其中一副画像,顿时问道,米嬷嬷连忙将名册翻开,“这个是孔老太师的曾嫡孙女,孔慈。”

    听到米嬷嬷的话,皇后的脸色略微一变,望着明帝的眼眸里暗暗自责,刚才看到这个画轴的时候就已经直接放出去才好,还让明帝看到了,如何是好。

    孔老太师是当今陛下的帝师,也是天下书生心中的孔大儒家,今年已经八十余岁,虽然有太师之名,但已经没有参与朝政,他的儿子现在在翰林院任清职,孙子只是在外任学堂夫子,未曾参与朝政。此原因并不是孔家后辈学识不精造成,而是因为久居深宫的东太后。

    东太后是当年先帝的皇后,也是先帝的结发妻子,与先帝的感情极深,虽然后宫佳丽无数,但东太后的位置一直无人能撼动,而东太后生下的二皇子也一直被先帝宠爱,如不是前头有个大皇子,先帝也许早就封为太子了。然,差一点,始终都不是,二皇子在众人的期望之中,一直是做未来太子来娇养的,只可惜到了最后,先帝竟然封了一直默默无闻的三皇子,也就是现在的明帝为太子。二皇子性子好强,哪里能忍得,竟然连同其他三人先一步集兵逼宫,先帝差点就要兵败,最后是九皇子,也就是当今的瑾王力战胜出,而二皇子兵败被活捉,便贬为庶人,囚禁在宗人府内。

    因为二皇子的事,东太后的状况变得非常尴尬,她所教养的儿子竟然要杀害先帝,群臣纷纷上奏请旨要求废除东太后。但是先帝和东太后情深意重,一直将奏折扣而不发。岂料,东太后于众人先一步,以教子不善,母亲无能的说法,自请废后。先帝一听,哪里肯准,顶着众人的压力,无论如何也不肯将东太后废除,依旧和以往一样尊重东太后,爱及东太后。

    东太后感恩之余,同时要求去看废掉的二皇子,在牢中不知道说了什么,劝说二皇子喝下了毒酒自尽。然后回宫再和陛下陈言错误,说如此不顾孝悌的儿子,绝不能存。二皇子本就已经让先帝失望,先帝自然并没有多在乎。紧接着,东太后以自身的力量支持三皇子登基,利用孔家在读书人中的名望,把三皇子一步步的变得众望所归。

    而在明帝登基之后,因为身为庶子被立为储君,其中的困难重重,明帝心知东太后的帮助,将她也奉养了起来,不过这样的奉养,到底是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所以东太后日日夜夜都是居在深宫之中,礼佛吃斋,若无大事,绝不会出宫门半步。

    在宫里的许多妃嫔,甚至都从没有见过东太后,更有甚的,以为宫中只有西太后,并且以为西是西太后的姓氏称呼,不知原来太后有东西两宫之分。

    皇后在潜邸就嫁给了明帝做侧妃,自然是明白这段恩怨的,一时没想到礼部会将孔家女的画像也放了进来,也不知道明帝此时看到孔家人的画像会如何想,这些年明帝虽然没有直说,但是对孔家人进宫的事情一直都若有若无的在意着,否则的话,以孔家的名称,再做帝师也没有何难。

    她打量着明帝的脸色,却见他神色淡淡的,并没有什么不悦,使了个眼色,让米嬷嬷将画轴放到淘汰的那一圈里边去了。

    接下来的查看,皇后是格外留心,她先看名册,后看画轴,见到不合适的也会拿给魏贵妃看,毕竟在明帝面前,还是要做出恭顺的模样来。

    魏贵妃如今同皇后协理六宫,头上梳着高高的牡丹髻,簪着的翡翠金步摇,将她平和的面容也生生带出几分雍容华贵来,虽然如此,但是面容没有趾高气扬的模样,皇后将想要淘汰的人放到她面前,她大多数都是微笑着道:“姐姐是六宫之主,合适不合适姐姐做主就可以了。”

    皇后本来是想要她做这等子黑脸人,谁知魏贵妃也是成了精的泥鳅,哪里能随意上当,睨眼道:“陛下让妹妹帮本宫协理六宫,就证明了妹妹的才德出众,妹妹又何必谦虚。”

    见两人说话,明帝掀了眼皮望过来,魏贵妃柔和的一笑,心里暗自咬牙,皇后是不甘心自己分了她的权利,如今故意在陛下面前找她的茬呢,若是她表现的再是半点不通,毫无主见的样子,岂不是证明了无才。

    皇后缓缓笑着,笑容如同春天柳叶上的水滴,轻飘飘的浮在上面,她从内侍手中拿起下一幅画卷展开了手中,目光凝在画卷之上,却是微微一滞,脸部不自觉地动了动,便合了起来,想要将画卷放在不合格的一圈。

    魏贵妃见她神色略微不对,便凑过去一看,但见画中女子明眉皓齿,艳姿丽容,好不动人,眼里闪过一道暗光,面色却依旧柔和,在米嬷嬷前接过那画卷,巧笑道:“这个不错呢,姐姐果然好眼力。”顺手便让宫人放到了合格的那圈去。

    直到外面有宫人传来到御凤檀到来的时候,皇后和魏贵妃也将人选定了,交给明帝看过后,点头应下。

    御凤檀从门前进来,银白色的大氅带起一阵风雪的寒气,为色调凝重的大殿中带进了一抹轻鲜的气息,他随手将大氅交给一旁的宫人,上前笑道:“大冷天的风雪呼呼,外头雨雪交夹,陛下召臣来,不知为何事?”

    他本就是明帝看着长大的,在明帝面前的时候,举动也随意,除却瑾王那点,对这个侄子,相对来说,是亲切的。当初先帝众多儿子,因为一场叛乱,死的死,贬的贬,最后留下的也就那么两个,都发配到了边远的地区,唯独御凤檀做为质子留在身边,是质子,也是侄子。

    明帝望着站到了厅中的御凤檀,眼神中带着一丝少见的温和,“今儿个让你来,可是你父亲让朕给你看的大事呢!”

    御凤檀面容浮着一抹笑意,如同平日里一般,没有任何变化,拍了一下雪化变成了水珠的衣襟,道:“陛下说的大事,就是要给臣娶亲吧。”

    瑾王这几年写信给御凤檀,也提过几回,只是御凤檀一直没放在心上,那时云卿才十三,又是在扬州,他还在思虑一个圆满的法子,等着云卿及笄了好提亲,而明帝这边因为贵顺郡主的原因,也没有过多的催促他。

    眼下贵顺郡主一走,他的婚事也就被提了上来,今日明帝唤他来,看皇后和魏贵妃都在的这阵仗,十有*是因为此事。

    “看来你自己也知道到了该娶妻的时候了。”明帝看御凤檀猜到,并没有多大的惊奇,指着桌上的画轴道:“这是朝中的闺秀画像,你瞧着,看哪个合适的,朕就给你指婚。”

    御凤檀望着两边桌上放着的画轴,瞥见桌上一块空余的地方,心中暗笑,只怕有些不方便的人,明帝已经都取了出来,不让他选了吧。

    “那臣便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御凤檀点头,候着的内侍便将画轴一幅幅的打开在他的面前,任他仔细的看着。御凤檀站在中间,随意的浏览了一遍,长眉随着看阅的画卷而越皱越紧,“这些……皇伯父你随意指一个吧。”

    他说完,就不再看画像,那神态分明是很不满意的样子,使得明帝都有些惊讶的放下手中温热的茶杯。而皇后见此,眉毛微挑,看着那些画像道:“世子,这些闺秀中,你没有一个看中的吗?”虽然淘汰了一部分,但是剩下来的的闺秀中,也有不少容姿不凡,家世高等的,御凤檀竟然有这么挑剔,一个都看不上?

    御凤檀郑重的点头道:“臣有些意思的,都没在此列。”

    明帝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来,似笑非笑道:“你喜欢的女子未在此画轴之中,不若说出让皇伯伯听听?是哪家的闺秀让你念念不忘的?”被排除的女子,要么就是家世太一般,容貌一般,才华不突出,不能胜任世子妃这个位置的,要么就是在朝中任着重要职位的,此时御凤檀说话的意思,明帝不得不在心里推敲了一阵,最近在京中可是隐隐有风声,御凤檀放出话来,说要娶个名门贵女,绝不能比别人差上一点半点的。

    御凤檀看着明帝,眸中露出骄傲的神色,“念念不忘谈不上,只是觉得还不错,薛国公的嫡孙女,薛莲,安度将军的嫡女祁雅菊侄子都觉得容貌出众,才华也不错。”

    这一下,别说是皇后和魏贵妃的脸色变了,就是明帝脸色也露出一丝深有含义的笑来。

    薛国公的儿子薛东谷手握雄兵,而且又是皇后的娘家,虽然薛东含去世了,但是在朝中还是有着很深的影响力的。再说安度将军是镇守南门关的大将,虽然鲜少在京城,也是朝中影响力甚重的武将,并且他还只有一个嫡女。御凤檀提的这两名闺秀,虽然在京城甚少露脸,但是知情的人还是晓得,两个容姿都不俗,拿出来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只是御凤檀要求要娶她们两人,这其中的含义就耐人寻味了。

    明帝食指和拇指轻轻的摩挲着,眸光半合,唇角蕴着一抹淡而薄的笑意。皇后自御凤檀说出薛莲的名字后,心内便是一惊,虽然她一直都想拉拢御凤檀,但是绝不会是这种直接又醒目的方式,让薛莲嫁给御凤檀,不是更让明帝心中有疑心吗。最近薛家本来就不太平,明帝对四皇子的态度比起往日要差了了许多,此时若是再被明帝移心故意拉拢御凤檀,岂不是自找苦头。

    想到此处,皇后先开口道:“薛莲和祁雅菊两位小姐虽然不错,但是在此之前,已经让钦天监配过两人的生辰八字,与世子你的不合。”她微笑着指着内侍们书中展开的小姐图,“这里面也有许多将门闺秀,世子可以再仔细看看,莫要只将目光停在一两人身上。”她说话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的往明帝那边望去。

    明帝望着皇后,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神色,看着站在面前龙姿凤章的侄子,从御凤檀听到拒绝后露出不满的凤眸中望去,心情不知觉的好了起来,笑道:“凤檀,这一大堆闺秀中,莫非没有一个能如你意的么?你这眼光,可太高了,当初你父王选你母后的时候,可是一下便指中了呢!”

    若是御凤檀还挑剔,那就是比瑾王还要眼光高,瑾王已经是王爷了,御凤檀的眼光比王爷还要挑剔,这世上除了皇帝能随意选妃外,还能有谁。

    面对这暗藏针尖的话语,御凤檀仿若未觉得,脸上却露出一点不悦之色,清风般的视线轻飘飘的从那些画卷上飘过,没有露出一丝儿其他的情绪,语调平淡道:“她们两人的生辰八字果真不行?”

    “钦天监的人推算过的,世子还怀疑什么,本宫看瑾王对世子的婚事颇为看重,自然在这方面是小心慎重了。”皇后笑的格外端庄,一点儿也看出有半点撒谎的样子。

    魏贵妃在一旁暗自冷笑,方才那些画轴,都是经过钦天监推算以后才剩下来,不好的淘汰了,如今皇后不过是顺着明帝的意思拍马而已。虽如此想着,目光却在御凤檀开始流连画卷的身姿上停留。

    这些留下来的闺秀画卷中,自然有一些是三皇子的人,若是御凤檀能选中也不错,不说为自己所用,起码让御凤檀不站到其他的阵营中去。

    魏贵妃带着这种小心思,眼看御凤檀走到一个闺秀面前,这不看还好,一看,竟是四皇子派系的一个官员的女儿,她余光打量了一下明帝,不动声色的笑起来……

    ------题外话------

    本来这里是一口气要写完的,快下班的时候发现醉的《浴火王妃》被一字不差的抄袭,并且还上了人家的订阅榜,书院这边要配合投诉和写申诉,打电话的一系列手续。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