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37 赐婚风波

重生之锦绣嫡女 137 赐婚风波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魏贵妃余光打量了一下明帝,不动声色的笑起来,对着明帝道:“世子本人即是俊朗儿郎,又是陛下的亲侄子,这等地位才貌,一般女儿家进不了眼也是有的。/中文/”

    魏贵妃不是个多话的人,在明帝心中虽然算不得十分得宠,但也是从潜邸里上来的老人了,此时她插上这么一句话,明帝便侧头,露出一弧淡淡的疑笑,目光却是望着御凤檀:“贵妃这话可是说到凤檀的心底了吧。”

    御凤檀也是挑眉,转头对着魏贵妃,声音慵懒中带着一丝愉悦,“贵妃看的起凤檀,只不过虽然是选妃,小侄也希望能选蚌看着赏心悦目,地位不低的,怎么说也是做世子妃,不能有损皇家威严。”

    “此话不错。”明帝点头,脸上泛着一点笑意。

    魏贵妃从座位上站起来,此时殿内气氛不错,炭火烧出来的暖融之中仿若带上了一点真心的温情,她环视了被内侍们举起打开的画卷,在上面一个个的望过去,头上点翠珊瑚松石的发钿在烛火中闪闪发光,将魏贵妃一双平和的双眸带上了朦胧的锐利,她看了一圈后,举步停到了一副画卷前,细细的看了一番,从内侍手中接过,举到了御凤檀和明帝两人都能看到的角度,面上带着一抹淡淡的惊喜道:“世子,你瞧这个闺秀如何?”

    画上少女迎风伫立,白色的画卷上她穿着一袭香妃色的长裙,宫绦随风,轻荡飘摆,她举目眺望,面容上的浅笑化作那繁丽的花枝,层层叠叠的绽放在身后的红花紫瓣之上。

    旁边赫然写着:韵宁郡主,沈云卿。

    “姿容不俗,不错。”御凤檀奢靡慵懒的声音并没有任何起伏,不过是淡淡的看了两眼后,便给出了评价。

    沈云卿的容貌是完全没有质疑的,放眼京都,也拿不出几人能和她的耀眼妍丽相比,对于御凤檀给出的评价,明帝付诸于一笑,目光在画中女子上掠过之时,没有任何的异样,只挑眉望着魏贵妃,“怎的贵妃会突然想起韵宁郡主?”

    魏贵妃温柔的笑意仍旧不改,带着些微的惊喜,转而对着明帝道:“陛下,臣妾愚钝,但听刚才世子所提的要求,世子要求世子妃容貌出众,家世不俗,臣妾便想来看看这一圈之中是不是有世子漏看之人,只这么看下来,一眼便瞧到了韵宁郡主。臣妾在宴会上曾看过郡主,姿色当得上清绝二字,仪态也是端方有度,再看她身份,也是陛下钦赐的郡主,满朝也是屈指可数,如此思量之下,臣妾便想韵宁郡主倒是不错,则取了画像让世子查看。”

    这一番话说下来倒是头头是道,然而魏贵妃最深藏的原因还是因为御凤檀的地位,瑾王和明帝之间的关系很微妙,这样的微妙,是既防备又珍贵,防备是因为皇家兄弟之间,永远没有零距离的贴心,珍贵是这难得的兄弟之情,正因为这样,拉拢御凤檀是哪派都想要做的事情,却偏偏不能做得过分明显的事情。

    眼下明帝虽将近五旬,但身体强健,调理得当,再活二十余年也不是难题,所以皇子们的争夺虽然是人人明白的事情,但还没有堂而皇之的拿到明面上来。

    方才魏贵妃看到御凤檀停到了四皇子一派的官员嫡女面前,那位嫡女也是容姿出色的,可见这男子都是看外貌的。

    既然拉不到自己这边,魏贵妃自然也不希望御凤檀到别人那边,如此,还不如送给哪边都不是,刚来京城,有名无实的人来的好。而这堆闺秀之中,最合适的莫抚安伯府的沈云卿最为合适了。

    当时皇后看到沈云卿的画轴时,是想要放到不合适那堆去的,魏贵妃当时便考虑到了这一点,技巧性的将画卷留了下来,也是为了防备这一手,她不相信,以沈云卿的姿色和身份,被她郑重提出来的时候,明帝还不要考虑一番?

    正如魏贵妃所言,明帝此时便在心头思考着这等行为,沈云卿本来的出身是商人之女,就算其父沈茂如今任了抚安伯,也不过是闲职而已,别的皇商在朝中是上赶着巴结送礼拉上势力,沈茂也算是个不同的,基本是安安分分的做生意,除却伯爵这层光环,本质上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个不涉其他的商人。

    这点,明帝早就让人查看了,所以对沈茂这个人心里感觉还是不错的,毕竟哪个皇帝都不希望自己的臣子和有钱的富商走的太近了,近到危险的时候就代表了有猫腻。

    而沈云卿本人嘛,明帝的目光里有奇异的光芒流过,转头望了一眼御凤檀,见他面色淡淡,眉宇间却带着方才被拒绝的不满,看样子对沈云卿的出身,貌似有些不满意啊。

    就在此时,外头的内侍又有来传话的,“陛下,皇后,魏贵妃,四皇子求见。”

    皇后一听四皇子此时来,也不知他所为何事,不禁心中一阵揣测,明帝看了一眼皇后,随后点头,“宣。”

    四皇子进来,立体十足的五官似乎被冷风吹的更加冰酷,带着一种紧绷感,深紫色的皇子服卷起一阵寒风从脚面袭来,遇见殿内的热气,仿若蒸腾出白色的水雾。[中文]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魏贵妃。”

    四皇子见礼过后,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御凤檀,“世子也在这里。”

    “是啊,四皇子也来了,真巧。”御凤檀一笑,就好似在路上遇到个故人一般的,轻轻巧巧的打了招呼。

    然,四皇子的目光落到了周围内侍手中的画轴时,本来冷到不动的面色就更加不好,透出一股阴冷之色,双目里含着冰剑一般,从画轴移到御凤檀的身上,“父皇这是在替世子选妃么?”

    明帝看到四皇子进来后,目光就在魏贵妃手中所持的画卷上看了一眼,在听到四皇子的话后,笑道:“瑾王托朕好好的给凤檀找一个合适的世子妃,现在正在挑选呢。”他的目光在说挑选的时候,视线落到了四皇子的面上,见他脸色森冷,嘴角的笑意便更加莫测。

    四皇子则双眸微眯,锐利的眸中带着一股凌厉之意,唇角却像是有一抹笑意,“可真是巧得很,儿臣也是来找父皇赐婚的。”

    御凤檀闻言勾唇一笑,刚才眉目里的不愉快仿佛一下便消失了,此时的面容带着一抹清风般的悠然,“不知道四皇子是想要求娶哪位千金呢?”

    魏贵妃的眉眼里也透出一丝好奇,不知道这位冷面冷心的四皇子想要求娶谁,又是谁家的闺秀被他看上了。之前除了明帝赐婚的侧妃安玉莹外,可没听四皇子对谁上了心。

    “儿臣的心意父皇已知。”四皇子的声音冰冷中带着一种不容置疑,让皇后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上一次四皇子向明帝求娶沈云卿做侧妃之事她已经知道,好在沈云卿是被陛下默认为西戎的和亲对象,她便也没放在心上,岂知,自己这个儿子竟然对沈云卿有这么执着,在西戎的使者走后,再次来向明帝求亲。

    四皇子的正妃和侧妃的位置是十分宝贵的,在皇后看来,这里可是要留着娶那些对皇位有帮助的女子,沈云卿虽然是郡主,也改不了出身卑贱的事实,更何况她和薛家还有着血仇,也正是因为沈云卿,她如今在宫中过的不甚如意,事事都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这样的人,凭什么能做她儿子的侧妃!

    明帝此时的表情有些淡淡的微妙,他没有立即应下四皇子的话,而是侧头看着魏贵妃手中的画卷,随即抬眸望着御凤檀道:“刚才魏贵妃的提议,你觉得如何?”

    御凤檀看了一眼四皇子,望着明帝的表情,狭长的眸中掠过一抹恍然明了的神色,轻笑道:“陛下,本来小侄觉得不大好,但是如今看来,应该是极好的。”

    听到御凤檀的话,坐在明帝身边的皇后则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一双眸子望着脸色绷紧的四皇子,听这个话的意思,陛下是打算将沈云卿指给御凤檀了。本来她想剔除沈云卿,便是不想沈云卿被瑾王世子看中,赐婚为世子妃,有了瑾王为后盾,对付起来更加不容易了。所以刚才她是有几分怨愤魏贵妃的。

    但是此时,她心里又存着一分侥幸,幸好魏贵妃早早的提议出来,否则的话,四皇子提了建议,岂不是要娶了沈云卿做侧妃,对于皇后心中那是万分不情愿。

    一庆幸一担忧之余,此时的皇后心中,又想着赐婚后,沈云卿的身份又多了一份保障了。

    而四皇子虽然没有听到前面的对话,此时心中却隐约觉得有不好的预感,明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又将话题带到了御凤檀的婚事上去,他阴鸷的双眸中带着探寻的神色看着御凤檀。

    但听明帝问道:“皇后,你觉得如何?”

    皇后此时心情很矛盾,容不得她细思说法,魏贵妃和明帝都是支持这样的决定,便讪笑道:“给世子选妃,他觉得好便是大好了。”这话虽然太极,意思也是同意了。

    明帝缓缓一笑,朗声道:“皇后的意见也是如此,那便好了,凤檀,朕就将韵宁郡主赐婚于你,择日完婚。”

    耳边闻得这一句,四皇子只觉得心中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宛若油盐酱醋全部搅合在一起,在胸腔里不断的搅拌,各种复杂难以言喻的感觉就从心脏蔓延到了四肢。难受,很难受,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心脏,让他的脸色泛出一种青色,甚至有一股戾气从心头窜了上来。

    明明是他先跟父皇说要娶沈云卿做侧妃的不是,那时说沈云卿要做和亲郡主,他为国事便放了下来,到后来沈云卿没嫁,他再来求娶,父皇就将沈云卿指给了御凤檀。

    他脑中浮现女子宛如开在冰上的牡丹之颜,人已经抢先一步开口道:“父皇,儿臣认为应先问过韵宁郡主意见。”

    虽然四皇子被沈云卿拒绝了,但是沈云卿和御凤檀也见不得多亲近,两人平日里见面的时候,也不过是点头情分,她那样的性子,也不是个随便答应赐婚的人。

    在这一点上,四皇子倒是看的很准,若是云卿不喜欢,看不上的人,她自然不会答应。

    皇后看到四皇子的举动,脸色是恍然大变,几乎是遏制着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欲一望,低声喝道:“君王赐婚,便是大的荣幸。你父皇将韵宁郡主赐婚给瑾王世子,是进过再三挑选才得出这么一个合适的人。帝王旨意,岂有容人商量讨价之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生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婚姻。

    皇后的话四皇子不是不明白,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可是那时候心里就是只有一个念头,能让明帝将旨意收回才好。皇后的声音如同一声棒喝敲在他的头上。

    四皇子看明帝那似笑非笑的眼眸,顿时请罪道:“母后教训的是。父皇,儿臣刚才一时失礼,请父皇降罪。”

    御凤檀在一旁,始终不急不缓,嘴角噙着一抹淡笑,整个人如同一抹清淡的月光落在此处,不参与到其中的争执之中,只是那霞光旖旎的眸光深处,却含着一抹冷而凉的寒意。

    今日这赐婚,若是没有四皇子的到来,只怕还没这么顺利。加上今日这一次,四皇子已经连续两次在明帝面前求娶沈云卿,可见沈云卿在他心中的地位,绝不是一般的女子。不管四皇子自己怎么想,但是明帝的心中,已经烙下了如此印迹。

    前三日,是薛东含的丧礼,所以四皇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在这样的时候向明帝提出要赐婚的,毕竟薛东含还是四皇子的舅舅,而今日,四皇子收到了宫人的提示,说皇后,魏贵妃都被陛下叫到了养心殿,并且通知了御凤檀到来。

    四皇子肯定会猜到这是要赐婚,在朝中的适龄女子之中,沈云卿是拔尖的,不看身份背景,男人最先考虑的自然是美色,所以四皇子赶紧来到了殿中。

    四皇子的开口,让明帝觉得,他对沈云卿格外的看重,这样的看中,究竟是人,还是其他的东西,会让帝王深思。

    帝王之家,父子之间的感情少于君臣之情,眼下四皇子成年,青春焕发,壮志蓬勃,这个阶段是明帝也经历过的,皇子们在想的东西,明帝也想过,对于皇家人来说,娶妻娶的不是女人,而是她的背景。

    沈云卿有的是什么?财。薛国公有的是什么?兵马。

    兵马钱财连在一起,会让人想到一个非常不好的词语。

    所以明帝绝对不会让四皇子娶了沈云卿,只是老谋深算的帝王,面上仍然是一派淡淡的模样,只是笑意敛了几分,“无妨,你所言也并非没有道理。只朕的旨意已下,不可更改了。”

    魏贵妃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将画轴递到了一旁的内侍手中,笑道:“世子如此好人才,韵宁郡主定然不会推却的,俗话说:男才女貌,他们二人皆有了。可见陛下的旨意是作之合呢。”

    “看来贵妃是很好看他们二人了。”明帝眉目稍松,举眉笑道,“凤檀,朕听沐岚说,今日是沈云卿的及笄之礼,不如朕直接就替你们下旨赐婚了吧。”

    御凤檀面色不变,声音轻和道:“谢陛下赐婚。”

    此时的抚安伯府中。

    屏风后的丝竹声响悠扬,如流水一般,带着清新的庆祝之气,配合着少女成年及笄之礼,宛若一道道温暖的气流,冲散了寒冬里沁人骨子的冷意。

    丹将云卿披散的秀发挽上发髻,沈茂执了簪子走到跪坐的女儿面前,手指微微颤抖的将簪子插在女儿柔亮乌黑的发间,“我的卿卿,长大了。”

    云卿的心中也有着颤抖之意,上一世的及笄礼,因为她的名声,祖母不喜,母亲伤心,无人与她相交,只有雪莹托人偷偷送来了礼物,就是自己在院子里自己给自己安排了一个短短的及笄礼,冷清孤寂到了极点。那时候的她,灰头土脸,胆小卑弱,连表达自己想要风光的办及笄礼的心愿都不成,哪里敢想象,有一日能如此风光。

    女人都是虚荣的,特别是对意味着从少女迈入女子行列的这么一个及笄礼,更是希望有更多的人来观礼,来为自己庆贺,表示着自己的重要。

    如今,她做到了。

    只要够用心,够努力,每一件事都能做到的。

    突然,这般美好的氛围被打破,门外有小厮一路跑了进来,颤抖着声音喊道:“小姐,宫里来人了,说是让小姐出去接旨。”

    沈茂的簪子刚刚插好在女儿发鬓上,便听到这么一句话,令他不由的蹙起眉来。今日宫中还有什么旨意?西戎的使者已经走了,不会再将云卿拉去和亲了,难道是陛下要给云卿赏赐礼物?

    虽然心里有着疑惑,可没有人敢怠慢,沈茂立即整了衣冠,带着云卿,谢氏往门前而去。其他宾客此时也不能呆在这里,既然已经知道陛下的圣旨到了,自然要一起去迎接。

    谢氏也不知道为何会突然有圣旨要来,她的心头倒是隐隐约约有一种预感,不过还有一份紧张,千万不要是不好的内容啊。

    前院里管家已经将宣旨的李元请到了位置上,端了上好的茶水招待着,丝毫不敢怠慢半分,而李元的脸上也是一片和和睦睦的笑意,比起往日里来,更多了一分殷勤之色。

    沈茂进来后便在打量李元的神色,不过这些宫中内侍能走到李元这个位置的,一个个都和人精似的,脸上的表情不会完全喜怒于色。只是能让李元这个大内副总管亲自来宣读的圣旨,内容只怕也不一般。

    李元看着青色莲花杯中的茶叶,飘着淡淡的清香,心内暗道,这沈家果然是有钱,‘雪顶毛尖’这样的茶也可以拿来待客。当然了,李元也知道,雪顶毛尖这样的茶沈家也不是看到谁都上的,他是宫里来的,管家自然是选了上好的来。

    待他喝了半盅茶之后,便看到门口走了一大群人来,为首的便是沈茂,便将杯子放了下来,以往他看到沈茂这个闲伯爵也许不会这么有礼,可今时不同往日啊,抚安伯的女儿就要成为了瑾王世子,若是没什么意外,这以后就是瑾王妃了。他当然是不能有半点摆谱,立即撩着袍子站起来,捧着桌上的圣旨站了起来。

    “今日小女及笄礼,李总管前来,未能亲自迎接,莫要见怪。”沈茂客气道。

    “哪里,倒是打断了韵宁郡主的及笄礼,咱家过意不去。”李元极为客气的施了一礼,目光看到跟在沈茂身后艳姿瑰色的少女,饶他这样见惯了丽色妃嫔的人眼前都觉得一亮,便晓得这就是那色若春晓之花的韵宁郡主了。

    云卿自进来后,便看到李元的神色,他带着笑容和沈茂说话,眸中有一种小心翼翼的讨好,做的并不明显,但是若是仔细发觉,也不难见到。

    “云卿,这是李总管。”沈茂侧头对着云卿道。

    因为要来接旨,云卿还换了一身衣裳,淡色的衣裙外披着是绯色的大氅,将整个身子都包裹在其中,她莲步款款的走到前面,淡笑道:“劳烦李总管了。”

    因她是郡主,李元就算不看圣旨也是要向云卿行礼的,一脸客气道:“郡主,准备好了,就接旨吧。”

    云卿稍稍颔首,站在最前面,带着沈茂和谢氏,与其他众人,一并跪拜下来听旨。

    只听厅内李元的尖细的声音带着一种宫人特有的抑扬顿挫,将圣旨上的内容一字一句,极为清晰的宣读到了众人的耳中。

    “奉承运,皇帝诏曰:兹闻抚安伯之女沈云卿娴淑端庄、温良敦厚、品貌出众,朕躬闻之甚悦。今瑾王世子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沈云卿待宇闺中,与皇三子堪称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许配瑾王世子为正妃。择良辰完婚。”

    圣旨一宣读完毕,众人皆是一片心惊,虽然沈云卿如今是郡主之位,可陛下亲自赐婚给瑾王世子,这就是等于沈云卿是未来的瑾王妃啊。

    李元宣读以后,目光在众人的面上掠过,含笑道:“韵宁郡主,请接旨。”

    “谢陛下隆恩。”云卿举止得仪的接下圣旨,面色带着浅浅的笑容,在李元不动声色的打量目光下,没有一丝儿的狂喜,激动,反感或者其他的情绪,有的只是凤眸里两汪清清的水波,就像是春日里的湖泊,只有那种让人如沐春风的舒服和惬意。如果不是对这桩婚事真的毫无感觉,那么面前的少女真真就是个顶顶沉得住气的,面对这样的隆恩,也只是淡然优雅的接旨,一丝欣喜也让人看不出来。

    沈茂直到听完宣旨之后,才知道自个儿的女儿是被明帝这么不声不响的就许给了别人,顿时心底就有些不是滋味,好好的女儿养大,他这个做父亲的还没为婚事插上一句嘴,倒是被明帝就这么一张圣旨宣布了以后的归属,不过心里不舒服不不舒服,沈茂面上是带着喜色,连忙吩咐人给李元送了一荷包金稞子,“真是辛苦公公过来一趟了。”

    谢氏也是一脸惊讶,在朱砂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望着李元。

    “不谢,这是陛下的圣旨,能来是咱家的福气。”李元接过那重量颇丰的金稞子也没推辞,放到了自己的袖子中,虽然沈云卿是以后的世子妃,但该收的还是得收,不过收了钱财,就得办事,李元知道沈茂和谢氏是想知道事情的经过,便笑道:“今儿个陛下特意召了世子进宫,让世子选蚌大家闺秀做世子妃,最后几番挑选,定了韵宁郡主。陛下记得今日是郡主的及笄礼,便说要喜上添喜,给郡主送一番大礼来。”

    沈茂这么一听,“如此,真是微臣的福气。”

    “哪里,也是抚安伯生的出如此合陛下和世子意的郡主来才行。咱家的旨意已经宣了,也要回宫复旨了。”李元动作轻飘飘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落在云卿的身上,眸光中带着一种深深的探究,目光里的注视比起平常人要多了许多。

    云卿只当未曾察觉到李元的动作,和说着恭喜话儿的夫人,小姐们应酬着。

    ------题外话------

    求个票啊,又掉到十四名了,末日已经过去,新的一醉醉以多么好的章节开头啊,各位亲别藏着掖着了啊……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