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45 感情升华

重生之锦绣嫡女 145 感情升华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扣人心弦的悦耳笑声却让赫连安元面色一沉,他的确没有告诉过赫连安素,他绑架云卿的事情会在今日今时,在这个宅院里面进行而西戎在大雍拥有的庄子,还有另外好几处。

    赫连安素在接收到赫连安元的阴沉的目光时,心中便咯噔一声,目光移到云卿的面上,只见她面色浅淡,半垂着凤眸,长睫在灯光下打出了青色的阴影,看起来恭顺而温婉。但是赫连安素知道这只是一个假象。

    依照沈云卿和赫连安元相邻的位置,刚才两人一定聊了什么,才让赫连安元会这么没头没脑的对着御凤檀问出这么一句话的。而赫连安元问话时御凤檀的否认,让赫连安元心中肯定生了巨大的疑问。

    但是此时,绝对不是解释的好时机,他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气定神闲的云卿,掠过她平静无波的面容,然后转身与刑部尚书吕双木和礼部尚书林新道:“今日的事情不知两位大人已经记录清楚了吗?”

    “谢谢太子和安素王的配合,已经记录了。等从院子里出去,本官会和林大人一起将笔录和事情的处理协商与陛下呈上。”吕双木的声音和外边的风雪差不多,都是冷飕飕,**的。他们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呆得太久,办事之后就使人送赫连安素和赫连安元回去。而云卿则由御凤檀护送回家。

    此时色已晚,御凤檀早就吩咐了人备好了一辆马车,流翠将云卿扶上马车后,自己上了沈家的那辆,而云卿自然是上了御凤檀上的那辆更加宽敞,而里面早就布置的暖融融的马车。

    车厢内烧了小炭炉,一下将外边的寒冷驱散了开来。浅紫色的锦缎钉在马车的四壁上,淡淡的花纹流光的色泽,一流的缎料和制造车厢中所用物具的材料,都显示出车厢主人高贵的身份和独特的品味。

    云卿坐在软塌上,望着御凤檀正笑眯眯的望着自己,神情那般的专注,专注到她都略有点紧张,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的发髻,略为羞赧道:“是不是冷的脸色很难看了?”

    女子在心爱的人面前总是很在乎自己的衣帽容饰的,刚才在西戎人面前,云卿是挺直了腰背半分不见瑟缩,如今到了车厢内,和御凤檀这么两人相对,就想起自己冻了一个下午,脸色说不定白得发青了。然而一问出来,又觉得自己有点太过在意了,不禁咬了咬唇。

    御凤檀见云卿秀致的眉头轻轻的颦起,眉间带着一抹似羞还恼,唇角扬着一抹浅淡的笑意将云卿这不多见的小女人羞态落到心底,只觉得喜欢的不行,他轻轻的拉着云卿的手,让她坐到自己的身边。

    他的手滚烫而温暖,包裹着云卿冰凉的手心,连挣扎都不舍得。

    “现在没那么冷了吧。”御凤檀用自己的手心温暖着云卿冰冷的小手,面上带着深深的笑意,凝视着云卿的面容。

    他觉得自己似乎怎么都看不够云卿,一时不见,就会想念起她,如今只能不定时的见见面,待到成亲之后,就可以日日夜夜的两个人在一起了。

    “你让人添了手炉之后好些了。”云卿将手蜷缩在御凤檀的掌心,大大的手掌包裹着自己的,除却温暖之外,还让人觉得有一种安全感,她朝车帘外看了一眼,问道:“这次的事情,陛下有没有起疑?”

    御凤檀道:“没有。西戎绑架了你,让陛下知道,只有好处,如此一来,西戎以后也不能再压制着大雍了。而且事情我都是按照正常的态度处理的,没有留下破绽。”

    云卿点点头,既然如此就好。今日的事情当然不是像赫连安元所想,是他绑架了云卿,而是云卿等着他这条鱼儿上钩。否则的话,以御凤檀安排在云卿身边的暗卫,赫连安元想要这样的绑走云卿,实在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那些暗卫曾经击退了薛家和四皇子派来的暗卫,实力可见一斑。

    御凤檀的视线落在云卿白似冻玉的脸颊,那昏黄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在美丽之中加上了一层梦幻般的仙意,只是在这层朦胧的仙意里,御凤檀的眸子里却延伸上了点点寒意,手掌微微用力的握住掌中的玉手,语气中责备道:“这次你实在是太大胆了,拿着自己去冒险,若是暗卫没有及时通知我,或者是万一赫连安元一时做出其他的事情,或者……”

    一根食指竖在了御凤檀带着担忧和抱怨的话语的唇上,微凉的触觉让他停下了话语,看向手指主人那双眼波流转烟波浩荡的凤眸。

    “现在我安然无恙的在你面前,不是吗?”云卿望着御凤檀的狭眸,那墨玉般漂亮的长眸让她心中生出一股醉然,柔声的劝慰自口中流出,“你的暗卫一直跟随着我的,若是有事,他们肯定会出现。再者,赫连安元的性格你最清楚了,他虽然暴躁,但却不是一个蠢到极点的人,他在乎的是西戎的王位,只要针对他这一点下手,他便不会贸然的对我动手。”

    御凤檀看着她充满了自信和睿智的清澈双眸,这种她独特的气质使得云卿在群芳之中吸引了他的视线,然而这样的自信也让他不得不为云卿的一些想法而充满了担心。他一手拉着点在唇上的手指,轻轻的一吻,目光深情而专注,“傻瓜,就算十成十的有把握,我依然会担心的。”

    云卿微抿着唇,目光里浸着暖意,她反手握住御凤檀的手,解释道:“你知道赫连安素是个不简单的人,这几他私下有动作,想要和薛国公取得联系,将此事反咬到赫连安元的身上。若是这样的话,那薛东谷一旦被放出来,薛家依旧和以前一样。所以,必须要让赫连安素没有这样的机会。”

    御凤檀看着云卿分析的模样,她所想的事情总是考虑得极远,而且思维非常缜密,在不经意之间就将人的心性和动作记下来,细细研究。这一切看起来非常简单,其实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分析和计算的。

    就像刚才,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话,赫连安元却因此对赫连安素产生了怀疑,只要赫连安元不再像以前那般全心全意的相信着他这个王弟,赫连安素的动作就会处在被人监视之下。

    赫连安元是定然不会和杀害了贵顺郡主的薛家合作,他的倨傲和自大不允许他这样做,但是赫连安素不同,只要能将赫连安元扳倒,赫连安素肯定会从中得到很大的益处。而这次薛东谷的事情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云卿此次被绑架,看起来是她受损,但是为了两国的邦交,明帝一定会将此事压下来,根本就不会传出去。而真正受益的则是明帝自己,一场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的绑架案,使大雍的外交不处于下风。

    当然了,最后的赢家,自然是云卿,她这次是一定要让薛家受到惩罚,赫连安素休想替薛东谷洗脱这个罪名。

    想到这里,云卿嘴角浮上了一抹笑容,清浅之中带着一股浓浓的狡黠,“相信回去之后,赫连安元必然会好好的看着赫连安素,也会好好的看着那名人证的。”

    想到赫连安元绑架云卿的目的,御凤檀眼底的寒意冒了出来,轻哼道:“若不是看着他还有点用处,真想直接将他打成残废!”

    想起御凤檀和赫连安元对打时候的情景,云卿当时也有些后怕,好在御凤檀的武功不错,没有让赫连安元占到半点便宜,她目光中含着点点担忧道:“亏得你当时想好了应对的法子,否则的话这样的事情少不得被西戎人拿来说嘴。/中文/”

    御凤檀眨了眨长眸,脸上露出一丝孩子般的笑容,“当时就是想揍他,事后才想到了说法。”

    云卿听到御凤檀这番话后,唇角的弧度挑的越发的高,当初看到御凤檀打赫连安元的时候,她就觉得无比的有安全感。

    虽然赫连安元是西戎的太子,是大雍的贵客,可是御凤檀并不因为他的身份,看到他绑架自己,就不动手,反而是狠狠的教训了他,就算明帝在面前,他也毫不留情的揍了赫连安元一顿。

    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心爱的男子为自己将坏人狠狠的收拾一顿,还是就在眼前将坏人收拾的惨兮兮的,顿时就能让任何女子倾心不已了。

    若是换成了当初的耿佑臣,就算妻子被绑架了,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前程,揍人就不要想了,不会将妻子亲自送上门去当作官途的铺垫就已经是很对得起人了。看看现在韦凝紫就知道,当初他娶了韦凝紫,还没几个月就能为了前途和二公主勾搭上,将正妻贬为妾室,在二公主进门之后,心狠手辣的对付韦凝紫,耿佑臣一点儿护着的举动都没有。

    看看韦凝紫过的那凄惨得日子就知道了,现在韦凝紫和秋水被锁在一个小院子里,身边就跟着两个丫鬟,除了每送水送饭的人,她们两个活动范围就是那么个小院子,缺食少衣更是预料中的事,而且任何人都不得求见,完全将两人与世隔绝了起来。秋姨娘去公主府想见妹妹,回来之后,暗暗的哭了好几回,还求过谢氏帮忙将秋水救出来。

    云卿自然不会同情秋水,路是她自己选的,当初秋姨娘劝了多少话,让秋水不要为妾,她却偏偏要去做。但是更可笑的是耿佑臣这个男人,对前任妻子韦凝紫,他害怕二公主的权势,虽然心里想着对不起,然而实际上却没有做出任何举动,起不到保护的作用,对现任妻子二公主又是没有情意,当达不到自己想要的利益之时,就避之不及。女人嫁人如果嫁给这么个狼心狗肺,无情无义的男人,一生可谓是毁了一大半。

    正因为如此,御凤檀的此举让她感觉十分熨贴,心里是又软又酸又甜又暖,好像要化成水了一般。

    当粉红的唇瓣在御凤檀的脸颊轻轻印下一个吻时,云卿才意识到自己做出了什么,快的退了回来。

    “卿卿,让它留得久一点,就好了。”在一瞬间的忪怔之后,御凤檀的心底像是一霎那绽放了无数的烟花,兴奋的眼底都绽放了亮光。虽然不知道卿卿为什么突然吻了自己,虽然有点遗憾只是亲的脸颊,但这是云卿主动亲的他啊,意义完全不同。

    云卿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就凑上去吻了,然而那一下,是真的很想亲一下御凤檀,也许是车厢里只有两个人,温度暖和而气氛太过美好,让人不禁的醺醺然……然而,云卿知道,自己感动的是御凤檀的心,这个男人的的确确是值得她依靠的。

    她低着头,长发自肩上流下,似一朵静静伫立的莲花,有着不动而妖的芳华。

    御凤檀脑中立刻出现一句话——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面前的女子便是这世上最好看的风景,她的面上浮着一抹粉粉的红色,她的眉是两片黛青色的柳叶,微微动起之间,带着江南春雨的朦胧,她的眼是牡丹上最起的一片花瓣,仿若能在一个眨眼之中就将人的心神勾动;她的唇,是那花瓣上最娇嫩的蕊一心,丰润的让人觉得柔嫩,车厢内充斥的都是云卿身上特有的花香味,甜甜香香的顺着人的鼻子钻进去,钻到了心底化作一只小手,又是软,又是痒。

    再看此时的云卿,已然不是前两年见到时候那般青青涩涩的模样,她的眉目舒展如画,她的身体更是犹如雨后蓬勃生长的青竹,修长窈窕,而去掉披风,着了袄裙的身躯,仍然不可掩藏的透出出玲珑的曲线。

    目光成了画笔,沿着她的肩膀到高耸的曲线,再到窄细的腰身,御凤檀的目光里带上了温度。

    华丽的车厢中,小炭炉偶尔发出两声细细的驳剥声,室内呈现出一丝极静的氛围,云卿觉得脸颊比起刚才吻了御凤檀的时候还要热了,不自在的抬头望过去,恰巧望见近在咫尺的,绝丽男子炙一热的眼眸。

    他狭长幽丽的双眸和云卿的带着羞涩眼眸撞上,一时目光似乎胶着,云卿很想移开自己的目光,但是御凤檀的眼眸里好似有了一种魔力,让她贪恋的不能移走,深深的凝视着那炙一热的温柔。

    车轮滚动的声音传进来,霞光纱糊的窗户,月光流水一般从那边洒了进来,浸出一层淡淡的绯色,两人似就这么打算荒地老的对视下去。

    忽然,马车猛的一跳,正专心对视的御凤檀身形顿时一歪,正正的倒在了云卿的胸口。

    御凤檀顿时撞到了富有弹力的两块绵软之上,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扶着东西想要起来,却一抬头刚巧看到云卿低垂的小脸。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撞到的是什么地方了。

    而云卿更是一霎那石化,整个人完全不能动了一般,胸口处就像压了一块千斤的大石,全身却有一种绷紧的无力。不同于身上其他地方的温度,这里有一股不属于自己的温度,正在隔着衣袄传递过来。

    外面车夫的声音随着厚厚的车帘传过来,“郡主,刚才路中有一块大石头,奴才没注意到,您没事吧?”

    车夫的声音带着一种老一哑,还有风灌到口中的停滞,然而这不好听的音色此时到了车厢中,却像是一锤打在冰封的水晶玻璃上,霎那碎了车厢内格外暧一昧的气氛。

    “没……”云卿开口,便觉得声音有点干涩,轻咳了一声,才接着道:“没事。”

    “那就好。”车夫知道御凤檀在里面,但他肯定是不会问御凤檀的事的,这点保密的头脑还是有的。

    云卿回答了车夫的话,目光却不知道该往哪放的好,只能微抬了头去欣赏车顶的华贵锦缎上的富丽花纹。胸口那重量不消失,她是不敢和御凤檀对视的……

    不过,有哪里不对……御凤檀为什么还不移开呢,这是她的胸一口……

    刹那间,云卿脸面胀的通红,急忙低头用手去拨御凤檀的头,“你……你还不……走开……”待到抬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都被御凤檀抓得紧紧的,抽也抽不出来,急得眼睛都红了,“凤檀,放手……”

    这声音里带着一股急促,又含着一股软一糯的哀一求,女子恬美的嗓音里有着一股淡淡的颤抖和不知所措,这本是焦急的喊声,此时却带着一股让人听了不由自主的想要搂住的冲一动。

    御凤檀其实也是呆怔了,这一撞撞到了如此美好的地方,他简直是不敢想象,抬起头来要和云卿解释的时候,却看到她羞红了的脸蛋,更觉这是世间最美好的景色,眼睛都舍不得错开,待到云卿开口只是,下颌传来的绵软混着车厢内甜一颤的嗓音,他一把拉着云卿反入了自己的怀中。

    云卿只觉得这一霎那自己面前旋地转,还未等她看清楚面前的状况,男子温热的唇一瓣就压了下来,将她的含一在了唇齿之中。

    那股淡淡的檀香味一直是若有若无的存在,此时则如同最霸道的气息,将她整个人包一裹了起来,他的舌灵一活而霸道,冲一入了贝色城堡之间,肆无忌惮的占一有着每一寸的芳香,使得云卿脑中昏沉沉的,连思考的能力都变得缓慢了起来。

    御凤檀的车厢内空间极大,布置的也很舒适,厚厚的锦垫铺满了整个车厢内,最适合慵懒而随意的他随时躺下。而此时则更让御凤檀喜欢这种宽大的结构。

    云卿本是被御凤檀搂在怀中,将呼吸都夺了去的,眼前一片白一光,有些透一不过气来,方才接吻时候就被御凤檀松开的双手推了推御凤檀的手臂。他那看起来颀长的身躯,实则蕴含了无数的力量,云卿锤到手臂上,如同蚊子叮一口般,更何况现下这样的情况,御凤檀哪里舍得放手。

    云卿手指乱抓,滑溜溜的丝绸一般的夹在指缝中,也不知道抓到什么,只管是御凤檀身上的拼命扯。头皮上的刺痛终于将御凤檀拉得松了开来,却顺势将云卿压倒在了厢内的锦褥上。

    他的双眸透着一股浓浓的黯一色,绝丽的面容因为绯红浸染,而变得更加的妖一娆,云卿被他压在身下,尽情的呼吸着空气,还是被眼前的美色所吸引了。

    殊不知,她在看风景,看风景的人亦在看着她。

    蒙着水汽的双眸因为缺氧而变得有些发红,眼神显得朦胧而无辜,正这般诱一惑的看着自己,饱满柔软的唇因为呼吸而微微张开,像是在做着无声的邀一请。御凤檀再次压了上来,这一次身子完全覆了下来,右手环在她柔一软的腰背,腿从两边夹一住了云卿的睁着,左手扣住了云卿的后脑勺,禁一锢了她的所有动作。

    这般霸道的姿态让云卿来不及惊呼就被他吞进了口中,然而看起来来势凶猛的动作中却含在温柔,这一次御凤檀在做着引导者的姿态,引诱着云卿与他一起享受这种沉沦的感觉。

    他的动作谈不上多熟练,但是却很有耐心,云卿能从那细致的动作中,感受到他的用心,他的热情,他的情绪,每一寸都通过接一触的肌一肤传递过来。云卿是有两世经历的人了,当然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是熟手,御凤檀虽然在此事上有着于平日里完全不同的霸道,然而却不是老手。

    但是……

    云卿在他或轻或重的动作下,心跳却渐渐失衡了。

    但是,他是个相当聪明的学习者。

    车厢内的气氛变得十分的火热,御凤檀感受到云卿的手臂,由开始扒拉着他移开,到软软的放下,到现在已经环在了他的背上,他的唇移大了粉色的耳一垂上,轻轻一个呼吸喷上,云卿就收紧了手臂,浑身不自在的颤一抖了一下。

    御凤檀唇角含着邪魅的浅笑,自前几次亲密的接触,他就发现了,耳垂是云卿的敏一感处,一碰就会让云卿不自在的轻一喘。他的舌尖卷起小软的耳一垂,听着云卿从喉咙里传出的,克制的喘一声,心内不再满足于这点肌一肤的接触,右手本一能的寻着半身的小袄衣缝边缘摸索而进。

    当微凉的手指接触到腻白软滑的肌肤时,御凤檀只觉得有一股火焰从自己的手指尖通往了全身的四肢筋脉,啥时头中也出现了一片空白,全身的血液涌向了另外一处,直让人难受不已。

    而云卿则不由的动了动身子,避开比起衣物来,要凉上许多的手指,却正好碰到了两一腿之间的高处。那种熟悉又陌生的,火一热的触一感让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怔怔的望着男子的脸。

    云卿明亮又带着烟雨的双眸在烛光的映衬下,此时有一种水光的亮滑,让御凤檀一时觉得羞了起来,只觉得对着这一双美丽的凤眸,自己刚才的举动实在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然而视线的移动,让他看到了云卿因为喘息而起伏的玲珑山,眼神又不自主的黯了一黯,喉结处吞咽了几许。而脑中出现的是刚才撞上时那般柔软的感受。

    实在是云卿太过于美丽了,饶他这十九年来控制力惊人,也有些不能自制。像是刚刚见到女人的青头小伙子一般,忍不住想要拥有这份夜夜在梦中出现的美好。

    他的眼神很专注,也因为太过专注,让云卿一时语结,就像是野兽出手之前,对猎物的虎视眈眈,似乎只要猎物一动,他就会扑过来,狂性大发无可克制的享受在嘴边的美餐。

    御凤檀不是一个十分守规矩的人,他向来是随性而为,在让人抓不到把柄的同时,游走在他自己不羁的范围里。就算此时他扑过来,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动作。

    但是在两人相处的时候,御凤檀并不强迫于她,就像今日这次,她若是真心要推开他,不是不可以的。因为自己的心底,也是喜欢他的。相爱的人渴望和对方在一起,渴望肌肤拥抱和接触,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他们两人还不是夫妻。

    虽有赐婚,但是没有正式拜堂,就不是真正的夫妻。

    云卿思维从情感蔓延到了理智,而御凤檀也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遐想和躁动,云卿对于他,就像是瘾君子看到了罂粟,那是一种无法克制的萌动。从他见到她第一眼开始就如此了。像是老注定让他遇见她一般。

    此时的她就在自己的身下,一寸一寸都可以任由自己摆布,身子是软一绵一绵的,气氛是香一甜甜的。可是她还没正式成为自己的妻子呢,想当初在扬州遇到她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年了,再等个明年,云卿就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到了那时候,再做什么……

    御凤檀停止了脑中跃然而上的想象,深深吸了一口气,狭长的眸中带着一种狠意,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右手一撑,翻到了另外一边,眨了眨眼,似乎要将刚才所有的一切都眨着藏起来,对着云卿道:“你还没吃饭吧,我让人准备了吃食。”

    云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待明白是他转移注意力嘴角便带了笑,慢慢的坐起来,低头垂睫将衣裳整理好。

    御凤檀也稍微不自在的整理了一下银白的长袍,再从小榜里面取了一直放在小炭炉上保温的食盒出来,扶好被他翻滚时一脚踢开的矮几,一样样小心的将里面备下的菜肴放在马车中的矮几上。

    食盒很用心的是用了有保温效果的外盒套起来,又放在炭炉上保温,即便经过了刚才那一遭,八个碟子装的的菜肴还冒着热腾腾的气息,随着菜肴摆好,整个车厢都弥漫起诱人的香气。

    云卿闻着车厢内浓浓的食物香味,肚子非常应时的咕了一下。好不容易退下的红云,又上了脸颊。余光看了一眼御凤檀,希望他没有听到这个声音,实在是太失礼了。

    谁知御凤檀想的和云卿完全不同,他听到这一声后,眉眼里立即有一股寒意涌上,呈了一碗饭摆在云卿的面前,“那个赫连安元,连饭都不知道替你准备!快吃饭吧,小心饿坏了胃。”

    方才还担忧的心情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御凤檀根本就不关心她会不会失礼,他在乎的是她这个人,她的身体健康,她想要做的事情。

    她觉得自己的担心其实是不必要的,御凤檀和耿佑臣完全不同,他喜欢她,仅仅因为她是沈云卿,而不是其他,这种感觉像是温泉里的水,沿着血脉前行,说不出来,但是不是其他人能给的。

    云卿接过碗筷,唇角勾着浅浅的笑意,“你也吃吧。”

    御凤檀给自己又盛了碗米饭,狭眸望着坐在身旁正夹着菜的云卿,只觉得这种感觉也很温馨美好。

    桌上的菜,都是云卿最喜欢吃的,她不禁有点奇怪,说起来,她还未曾和御凤檀同桌共食过,他如何知道自己吃的是这些菜。

    “你也喜欢吃糖醋鱼吗?”

    御凤檀挑了一块肚子上的鱼肉,递过去放在云卿的碗里,见她提问,摇摇头,“我不爱吃鱼,这都是你爱吃的,我想有备无患,就让在京城最大的扬州菜馆里给你做来的,怎么,难道不合口味?”

    云卿摇摇头,“挺好吃的。”她沉默了一会,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御凤檀狭眸里充满了得意,潋滟波光下生出了墨玉般的质感,慵懒的嗓音在此时带着一种暖暖的磁性,让人闻之悦耳。

    “有几回去你那,看到丫鬟收菜的时候,动的最多的就是这些菜,所以猜你喜欢吃了。”他说的去云卿那,自然说的不是正常途径进去的,而是悄悄翻窗进来的时候。

    云卿看着他非常自然的笑容,仿佛这一切都是流水般的自然,是御凤檀应该关注的一切。带着一种深深的宠溺和甜蜜的骄傲,让人不由自主的会沉醉在这样的笑意之中。

    此时的云卿已经说不出其他来了。也许她选择御凤檀,是因为他一再的纠缠,又因为他的身份,很多事情都能帮她处理解决,又或者因为他对她的好……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她对御凤檀心动的感觉。然而她一直觉得自己对御凤檀,是有一些夹杂在其中的比较复杂的感情存在。因为她知道前世的他在年青正茂的时候就会英魂早逝,和她有着相同之处。

    但是她从没有去留意过御凤檀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因为她的心里住了很多人,有爹,娘,墨哥儿,轩哥儿,雪莹……她带着强烈的目的重生,为了家人的安全,她分出很多精力在其他的事务上,因此需要去注意的人也太多,这些都将她的一切心分的零碎,最后剩给御凤檀的只有比较小的一个角落。

    但是御凤檀却是实实在在的将目光和心思都凝注在了她的身上,关心着她的所有,她的喜好,她的举动,他都会留心,都会在意。比起御凤檀来,她似乎为他做的实在太少了。

    她觉得喉咙有点梗塞,米饭含在口中吞咽不下去,这样的干涩就像是刚才那一股温泉水都想要从眼睛里冒出来一般。而御凤檀看到她垂了眼眸,似乎没看出她不同寻常的举动,唇角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细心的为云卿挑着鱼肉上的刺。

    “吃吧,多吃点。”御凤檀把挑好的鱼递到云卿的碗中,劝着她多吃些。云卿自冬日来越发的瘦了,她以前的时候,下巴还没有像现在一般,尖尖的像是瓜子一般。刚才抱着的时候,感觉卿卿若是再丰满一些,还会更舒服哩。

    云卿听着他的话,也夹了一块子菜放在御凤檀碗里,“你也吃吧。”

    御凤檀有些讶异,但是很快就变成了开心,墨瞳里蕴的笑意几乎是藏也藏不住,动作优雅但是极快的就吃完了一碗饭。

    他又盛了一碗,云卿在自己吃的时候,不时的给他夹上一筷子,两人之间的氛围已经透着一股自然和温情。若是有人此时掀开车帘看到此景,定然会觉得两人是一对恩爱夫妻。

    男子眼底的欣喜和宠溺,女子眼中的感动和爱恋,都是这轻轻滚动着车轮的马车厢内流转着。

    见云卿放下了碗筷,御凤檀关心的问道:“吃饱了吗?”

    云卿捏着帕子擦嘴,轻轻的点头,御凤檀看她吃了一碗饭,又喝了一小碗汤,知道她的饭量大约就是这么多,并不再催促,而是将碗筷收到了食盒中。

    “我来吧。”云卿见他又动手收拾碗筷,想御凤檀贵为世子,自己动手的时候也不多。他之前摆了碗筷,是因为她有些羞涩。如今又没有其他,自然要接过来自己做。

    御凤檀看着云卿伸过来玉白的小手,哪里舍得让她做事,这样漂亮的手只要给他握着一辈子就够了,眸中带着浓浓的不舍和拒绝,道:“不用了,在我的马车里,我做主。”

    听他如此说,云卿也不好在这里跟他推脱,便收回了手。望着男子线条分明的侧脸,墨玉似的长发顺着他银白的长袍流淌下来,像是雪峰上的黑河,蜿蜒出亮泽。

    老爷让她重生,是让她好好的活一次,所以赐给她这样的好男人吧。

    她怔怔的看着御凤檀不太熟练的将碗碟都塞到了食盒中,因为没有摆放好而盖不上盒盖而显得微恼皱起的眉头,嘴角浮起了朵朵笑意,似春风吹到了江南岸,带起了一地华艳。

    前一世的御凤檀还有三年可以活。

    这一世,就算与抗争,她也要留下他,与御凤檀一起过完这世得来不易的日子。

    因为她突然发现,老让她重生一世,也许不单单是要挽回沈家的悲剧,还有挽回前世与她擦身而过的御凤檀。这个值得她深爱的男人。

    马车终于行到了抚安伯府门前,停了下来。

    流翠从府里的马车上先下来了之后,再到世子的马车前,脆声唤道:“小姐到府了。”

    明明很久的路程,御凤檀只觉得一下就过去了,“色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云卿点头,“你也是。路上要小心。”

    路上小心——虽然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但是敏锐的御凤檀察觉出云卿对他态度的不同来了,这是一种放在了心口的关心,他的唇角漾起一抹弧度,伸手将云卿微斜的钗子扶了扶,点头道:“我会小心的。”

    云卿点头,伸手将车帘掀开,流翠立即伸手过来扶着她下来。

    直到走到了抚安伯府的大门前,云卿回头,还看到御凤檀的马车停在原处一动不动,她抿唇而笑,知道御凤檀要看到她进府才会安心,便再也没有停留的迈步从侧门而进。

    垂花门前有小丫鬟在候着,显然虽然御凤檀使人来告诉谢氏,云卿是和他一块出门赏雪了,然而这么晚还没回来,谢氏还是不放心。

    走到谢氏的院子里,便看到谢氏的屋子里还亮着灯,里面不时的还传来一阵笑声,云卿心下有些奇怪,谢氏的声音中夹杂了一股少见的欢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娘这么开心呢?

    ------题外话------

    今是2012年12月31日,醉醉祝愿大家元旦快乐。

    另外,大家能把2013年1月1日的醉醉捧上月票榜么?新的一年醉醉想要一个好的开始,望大家给添把劲哟……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