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46 发生大事

重生之锦绣嫡女 146 发生大事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走到谢氏的院子里,便看到谢氏的屋子里还亮着灯,里面不时的还传来一阵笑声,云卿心下有些奇怪,谢氏的声音中夹杂了一股少见的欢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娘这么开心呢?

    云卿掀了门帘进去,正看到谢氏和李嬷嬷说着话儿,脸上还挂着愉悦的笑容,见到云卿进来,将手中拿着的一封信放了下来,“云卿,你回来了,可有用过晚膳了?”

    “娘放心好了,”云卿坐到谢氏的身边,挽着她的胳膊道:“女儿当然用过了”

    谢氏见她脸色尚好,手也不是冰凉的,这才放心,视线落在女儿玉似容颜上的笑意上,目光中隐约有些其他的意思,“怎么今日和瑾王世子一同出去赏雪了?”

    云卿甜甜的对着谢氏一笑,“上午参加完雪莹的及笄礼,回来的时候女儿想去荣华苑赏梅,路上遇见了便一同去了。”理由她可是早就想好了。

    谢氏看着女儿眉眼里笑容,虽然还是与平日里一般,然而她却捕捉到其中一丝不同的地方,女儿的水眸中蕴了一层光彩,这样的光彩,可不是随便能拥有的,她握着云卿的手,含笑道:“世子送了你回来吧。”

    “嗯。”想到御凤檀,云卿就记起马车里发生的那一幕,嘴角的弧度亦发的染上了甜意,眉梢眼角舒展的好似杏花上的蜜,整张面容散发出不一般的光华。

    谢氏一看女儿这样的神色,眸中划过了一抹浓浓的笑意,想必瑾王世子今儿个哄的女儿挺开心的。大雍朝对于男女之间订婚后的关系防的比较松,一起出去走走相处,也是便于将来要生活在一起的男女增进感情,就算给人看到了,只要没有逾越,是无妨的。所以谢氏未曾就这点有何担心。

    若是瑾王世子在赐婚后,又和云卿一起去游园,这证明心中还是将云卿看的很重。若是这样,云卿嫁到瑾王府,凭着自己的聪明和努力,还有世子的疼爱,应该能过的很不错。

    云卿见谢氏眼里透露出来的欣喜,猜测到她的想法。如此也好,虽然和御凤檀两人之间早就熟稔了,但是毕竟是不能公之于众的,母亲能这么想,也免得她操心劳累了。她浅浅而笑,目光移到桌上的的信上,眸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讶异,问道:“娘,女儿刚才走进来的时候,便听到你的笑声,可是有什么好事情?”

    她起初还以为是墨哥儿,轩哥儿在这里,但是转念一想,这个时辰,墨哥儿,轩哥儿早就由奶娘带着睡下了,后来看到谢氏手边的信,猜测十有**是因为这个的缘由了。

    谢氏先是一愣,目光转到那封信上,便明白女儿说的是什么了。保养得宜的手拿起桌上的信,视线在云卿面上停留,慢慢的说道:“这是你柳家表姨寄过来的信。”

    柳家。就是当初在扬州的时候,谢氏姑姥姥所嫁去的府中。自柳启东被督察出受贿,渎职,草菅人命等等事项之后,不但革职查办了,而且还被关入了牢中,而柳启华一家因为柳启东的事,考察上一再出问题,发放到偏远的小山区里去了。而其他的小辈,柳易青同样进了牢中,柳易月被柳启东踢到热水毁容之后,不久就悬环自尽了。柳易阳更不用说,虐杀奴婢,处以了死刑。

    当年在扬州赫赫幽冥的长乐伯柳府,一下子就倾倒下来,除却偌大的空房之外,人迹寥寥。而唯一没有被连累的则是嫁给了成武伯做填房的柳华蓉,也正是因为她嫁到了其他府去了,避免了与柳家其他人一起构陷沈府,所以沈家并没有和她翻脸。

    但是谢氏觉得女儿似乎很不喜欢柳家人,当初就一再跟她提醒不要和柳家人来往。后来,事实也证明了柳家人的确是不是真正值得帮助和来往的亲戚。

    然而,人就是这样奇怪的生物。若是其他人,做过一件坏事之后,也许就可以恨得老死不相往来,最好是相见装作不认识,情愿当作没认识过。然而,若是换做了自家的亲人,这个忍耐度就会变得很大,一件两件,三件四件,都可以在心中找到借口为亲人维护,有些甚至被亲戚活活的坑死,到最后还是心软的。

    血脉是一个捉摸不透,又很神奇的东西。

    就像此时的谢氏,她虽然对柳家上上下下的所为都觉得十分的不耻,然而当看到有着柳家血脉的柳华蓉写来的信时,还是透着一股喜悦,而不是首先想到她是柳家人。当然,这也和谢氏为人善良有关系。

    云卿看得到谢氏在说这封信时,眼底的犹豫和挣扎,因为当年柳家的人要卖掉她最亲的女儿,害她最爱的丈夫,她也是恨过的,然而这种恨随着时间,随着柳家的倾倒慢慢的消逝在了心中,最后偶尔回想的时候,谢氏想的最多的还是——他们是我的亲人,为何要这样对我?

    其实云卿很能理解这样的心情,谢氏的亲人在世上的已经不多了。外祖父外祖母早早去世,谢姨妈瘫痪不起,如同死人。韦凝紫形同陌路。只有柳华蓉是有着表亲血脉,又没有害过谢氏家人的亲人了。

    而她自己其实对这位表姨,也谈不上讨厌,前世里她对柳华蓉的印象就很薄弱,重生以后更是见都没有见过。只是会想到是柳家人,第一反应便会是难道又要使什么幺蛾子?实在是柳家人给她留下诸般如此的印象实在太多。

    但是在情况未明的现状下,云卿定然是不会让母亲不开心的,她展颜笑了起来,眉目舒展,淡淡的像是屋中的清香一样,没有丝毫介意的地方,带着点好奇道:“是嫁给了成武伯的那个表姨吗?”

    听到女儿平和的语调,谢氏的心中松了一口气,毕竟当初柳家做的事情太过分了,她怕提起柳家又让女儿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此时见女儿带着笑意,并没有含着其他的意思,有些紧绷的额头也松了下来,点头道:“是啊,她在信中问我们如今在京中过得如何,还使了人送了两套给墨哥儿,轩哥儿的衣物来呢。另外,也有你的礼物。”

    谢氏一边说着,李嬷嬷从旁边的桌上捧了一个盒子过来放在了桌上,一面观察着云卿的脸色,打开了盒子道:“夫人前头就是看了这对玉佩在笑呢。”

    一对白脂玉的玉坠系着浅紫色的方络摆在盒子里。玉是上等的玉,然而对于沈家人来说,好东西还是见过不少的,玉质并不能使谢氏笑起来。妙就妙在这玉坠是一对鸳鸯型的。而且两只鸳鸯雕琢得栩栩如生,就连头上的羽毛都显得清晰可辨,而且两只鸳鸯玉坠合在一起还是一个圆形的图案,远远望去,拼在一起还有百合花的轮廓。

    眼下云卿被明帝赐婚了,这鸳鸯,百合,圆形都是象征着美好幸福的意思,谢氏看到可不是开心。

    “你瞧,你表姨这东西送来的时候,她还不知道陛下给你赐婚了。可是个好意头呢。”谢氏摸了摸温润的玉佩,眼眸里带着笑意。

    云卿浅浅的笑了,笑意却没有多少流到眼中。谢氏开心,是因为她作为母亲,收到这样的东西,一心盼望着女儿嫁人以后可以活的开开心心的,意图好,自然觉得好。

    可那玉佩落到了云卿眼中,就变得意义不一般了。这位表姨虽然已经远嫁成武伯多年,但是早期还是和沈府有着联络的,对于云卿的年龄自然清楚。

    而大雍的女子,自及笄后十五岁便开始议婚。按照沈家的家世和如今的爵位来看,云卿定然不会是无人问津的,只怕若不是明帝早早下了赐婚的圣旨,上门提亲的人数也不会太少。在十五岁及笄礼之后让人订做一对这样的玉佩,再送过来,十有**都会成为一个极好的意头。

    眼下可不是正好就让谢氏觉得这份礼物送的是极好的。若这份礼物是表姨送出来的,那么她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

    只是当初并没有看到她给谢氏写信,如今抚安伯府在京城也算站稳了脚跟,云卿更是从郡君成为了郡主,未来的世子妃后。这位表姨的信也随后到了,真是让人不多想也不行。

    云卿目光扫了一眼信,淡笑道:“玉佩挺漂亮的,做扇坠,压裙的坠子都不错。”她并不想让谢氏觉得她很抵触柳家人,这是母亲的亲戚,她若是爱理不理,母亲会觉得难堪,也会觉得伤心的。

    谢氏听女儿赞了这对玉佩,笑容亦发的愉悦,“亏得她是此时送来的,这鸳鸯玉佩也得你嫁后才能使用。到时候娘便同嫁妆放在一起给你了。”现在她是不会将这样的玉佩交给女儿的。

    鸳鸯象征着男女感情,若是未婚的女子大刺刺的挂在身上给人看到了,会让人觉得每日思春,挂着这般的东西在外头,就连男子看了也会觉得大胆非常。一般来说,只有已婚的妇人,才会用这样的图案和玉佩,到了这个时候,象征的就是夫妻圆满,幸福一世的意思了。

    云卿明白谢氏的思量,放在谢氏这里是最好的,若是一个女子的闺房里放着这等玉佩,又不是为了婚嫁准备的,多少有点不妥。她淡淡的一笑,眸中带着一抹思忖,问道:“娘,表姨的信,我可不可以看一下呢?”

    “当然可以啊。”谢氏说完,朱砂就将信递了过去给云卿。

    展开信纸,云卿一行行的望了过去,信上的内容并没有太稀奇的,大部分都是在叙旧情,提起旧日和谢氏在闺中的时候一起玩耍的日子,又说两人现在隔的太远,很少相聚,最后又说了几句想念。但是云卿有注意到,柳华蓉的这封信里,有意无意的提起几句,说云卿的好运势自来京城之后就源源不断,她觉得京城是个不错的地方。说她府上的女儿很是羡慕云卿之类的。

    当然,若不是带了其他心思看这几句话,其实也可以当初一般妇人家的闲聊,然而久不来联系的人忽然一下来联系,若是没一点企图,那还真是让人觉得奇怪了。

    云卿觉得这信中隐隐约约透露出一股其他的气息,柳华蓉半句也没有提起她在成武伯府中的日子过的如何,就像她关注的一直是别人的生活,自己的生活存在于另外的空间。

    看这封信,语气很平常,亲人之间的信便是如此。但是一般人写信的时候,大多会说几句自己的情况,然后也问问对方的情况,一来一往,才能相互了解对方的境况。难道是柳华蓉不愿意让谢氏知道自己如今生活的模样?或者是她觉得如今的生活不如不提?

    云卿缓缓折了信,细细的叠好,放回信封中。

    “你表姨的字写的不错吧,当初姑爹就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虽然是庶出的,但是也让她上了白鹿书院。当时她的一手字连先生都夸的。”谢氏眼中浮上了回忆的神色,那时候父母新丧,她居于柳府的时候,和这个表妹也一起玩耍过一段日子,那段时间,也是这个表妹陪伴着她,直到她嫁入了沈府之后,表妹也被嫁给了成武伯做填房,路途遥远,又都是外嫁女,自然再见十分之难了。

    听谢氏的语气,云卿原以为她和柳华蓉的关系也就一般,如今听来,反倒是不错了,可能仅次于柳老夫人之下了。如此的话,她倒是要问问了。

    云卿思忖了一下开口的方式,水眸望着谢氏,慢慢的道:“表姨的字的确漂亮,如今也不见丝毫的退步呢。不过女儿倒是许多年没见过表姨了呢,也不知道她如今是什么样子了。”

    谢氏想到柳华蓉,顿了顿,望着女儿日益长开的眉眼,叹了口气道:“你自然是没太多的印象了。她自嫁过去做了填房,只你幼时的时候回来了一次,打那以后,就再没到府上来过了。偶尔听到消息,也是在你姑姥姥那知道的。你如今这么大了,娘也不避讳你说了。嫁给人做填房,本就算不得什么十分好的事。成武伯比你表姨要大上十岁有余,原配生了孩子,府中的妾室也生了孩子,她一嫁过去就是做的人家的母亲。”

    谢氏说道这里,目光幽深了起来,语气由原来的忧郁中又带上了一抹庆幸,手指在盒子上抚摸,正在云卿奇怪她为何会有这样转变的时刻,谢氏又接着道:“也亏得是做了继室,大约是嫁过去一年多,她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后来使了人来看,说是她的身子是生无孕的。”

    云卿顿时明白了为何谢氏会带着点庆幸了。此时的谢氏一定是想起了她自己的遭遇,当初她还生了云卿,只后来没有再生出儿子,就被祖母一而再的打压,连父亲也因为这个原因纳了好几房的妾室。

    但谢氏不怀孕的原因主要是当初族人给沈茂下了药,而柳华蓉的这个情况,显然是完全不同,她连怀上子嗣的希望都没有,幸亏是做了继室,前面的妻妾们已经替成武伯生下了孩子,不会有人因为这个原因而被人闹着要休妻。

    只是,云卿站在自己的立场和女人的立场来说,柳家倒塌,柳华蓉已然没有娘家可依靠,因为不能怀孕,又没有子嗣在身边,她在成武伯的日子过的会是什么样呢?对于一个没了倚靠,也没了子嗣的女子来说,在大宅门的里面的生存比起其他的人来,要更难,除非成武伯是一心重视着她的?

    但是看那封信,云卿并没有感受到柳华蓉的任何甜蜜和欣慰,虽然极力避开对自身生活的描述,云卿也发现了那种对谢氏如今生活的向往和羡慕。

    难怪一开始她觉得有些奇怪,如今听谢氏这么一说,云卿倒是想的明白了。

    柳家倒台之后,柳华蓉的靠山就没有了,她在成武伯中生活的自然不会太舒服,而随后沈家被封抚安伯,虽然是表亲,但到底还是亲戚,所以沈家在京城站稳了脚跟之后,柳华蓉便与谢氏开始通信,虽然可能还有其他的目的,但是最重要的一条,大概是柳华蓉和谢氏的通信,能让成武伯府的人知道,柳华蓉如今还有这个靠山。

    如此推论,柳华蓉的确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心思细腻其实对于女子来说,是件好事。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生活挣扎,柳华蓉和谢氏通信,只是为了取得抚安伯府这个靠山,云卿其实并不反对。

    就像她一开始说的,血缘关系在这里。而且,柳华蓉并没有对沈府做出伤害性的行为。云卿虽然对坏人心狠手辣,然而对自家人,她是绝对护着的。只要柳华蓉没有其他的心思,她当然愿意让自家的表姨过的舒服。更何况这位表姨曾经和谢氏有着不错的情意呢。

    浅浅一笑,云卿的凤眸里潋滟波光泛着温和的涟漪,“是啊,表姨也是万幸中的不幸了。她这礼物有心了,女儿觉得不错,就请娘替女儿选一份回礼送给表姨吧。”

    得到女儿这句话,谢氏很贴心,她相信以女儿的聪慧,从刚才她说的话中,已经知道了柳华蓉的处境,含笑道:“娘会的,你就放心吧。”

    云卿点点头,又说了几句话后,见时辰不早了,便告辞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冬的夜特别的长,然而躺在温暖的被窝中,也觉得一晃就过去了,云卿恋恋不舍的从被子里出来,又捧着手炉煨在了火盆边,觉得眼皮有点重,估摸昨日还是浸了寒气,又让青莲去厨房煮了碗驱寒聚气的汤来喝了,才靠在厚厚的塌上,拿着绣篮里绣了一小半的枕巾开始专注的绣起来。

    如今和御凤檀的婚事定了下来,她也要开始动手准备嫁妆了。当然了,以沈家专做布匹绣品的家底来说,家中和坊里一流的绣娘自然少不得的,所以云卿也不用绣了所有的衣物,然而床上用的枕巾,还有御凤檀的两套贴身中衣,是不能假人之手的,必须要新娘子自己动手。

    就算没这个规矩,云卿自然也不喜欢御凤檀新婚之日穿的是别人制的中衣。

    屋内烧的暖融融的,青莲,问儿,丹见云卿绣了东西,给她拿了一床小被子盖在腿上,搬了小锦凳坐在她旁边,偶尔说上几句俏皮话。

    问儿性子活泼,不爱绣东西,便替青莲和丹分线。丹让她拿个水红,她递错个色过去,立即换来丹一个白眼,“问儿,你瞧瞧,这可是水红?火苗也没这么红呢。”

    丹以前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因为犯了错,差点被打发了出去,被云卿救下贬为了三等丫鬟,如今是云卿院子里的二等丫鬟了。然,到底是做过大丫鬟的,说话做事透着一股子灵泛,虽然有时候说话会冲了一点,但是心地是不错的。

    问儿被她数落一点的不怕,一把抢了大红的线过来,寻了水红递过去,望着丹瞪着的眼,一面吃吃的笑道:“丹姐,你可别瞪我,我又不是张大娘家的二虎,被你一瞪眼就怕得低下头。”

    云卿正抽出长针,听到问儿说张大娘什么的,抬起头,望着面前的三个丫鬟,面带讶异道:“谁?”

    问儿一看云卿关注了,更加起劲了,小脸红扑扑的,嘴巴吧吧道:“就是厨房管事张大娘啊,她家的二儿子,每次看到丹姐,就脸红了,被丹姐一瞪,立即就垂头,每次都那样……”

    “好你个问儿,小小年纪就说这起子事……”丹见问儿越说越起劲,将手中的东西往青莲怀中一扔,要去掐问儿,问儿个子小,年龄小,可不敢坐在位置上的等丹来收拾她,腿脚一蹬就往外边跑去,“小姐,你看丹姐,欺负奴婢呢……”

    云卿摇摇头,脸上带着笑意,却仔细的观察了丹的神色,发现她除了恼怒之外没有害羞的意思,想必对这个张二虎应该是没有意思的。算一算,丹年纪可不小了,在四个丫鬟里,她的年龄最长,已经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流翠,青莲,问儿,丹四个是肯定要随着她陪嫁到瑾王府去的,到时候在王府后,再替丹挑个了合适的。

    云卿望了一眼安静的青莲,她在四个人中是最稳重的,极少像问儿一样蹦蹦跳跳。这大概和她的身世有关系,当初青莲就是最懂事的,带着妹妹小花卖身到沈府做事,如今小花也在厨房里做了个小小的帮事,其中绝对不乏青莲的帮助的。

    “青莲,你日后想要嫁个什么样的人家?”

    青莲本来是在配线,一听云卿的话,眼中露出了一抹惊讶,随之立即摇头道:“小姐,青莲一辈子都要陪在你的身边,你可别打发青莲走。”

    云卿本意是想问问青莲对未来有没有想法,谁知道青莲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就是神情也带着一股害怕似的惊讶。难道青莲以为自己不要她了吗?她笑笑道:“哪里是打发你走了,不是看到她们在闹吗?你素来有想法,我就问问你了。”

    青莲知道刚才问儿和丹的事,这才松了口气,眼底带着感激道:“小姐,奴婢没想过未来,只求能一直伺候着小姐。”她顿了一下,又加了句,“妹妹能平平安安一辈子就好了。”

    云卿点点头,眼底泛着柔柔的笑意,看着青莲清秀的脸庞,赞道:“小花有你这样的姐姐,挺幸福的。”

    青莲见云卿没有再问,这才低头继续配线。而问儿和丹两人你追我赶的,眼见无路可逃,问儿便朝着门帘外跑去,只听哎哟一声,流翠穿着厚厚的棉袄,被问儿撞得一下没站稳,扶在门框上,骂道:“你们两个在这跑着也不注意点,要是外头来了别人,撞到了怎么办?!”

    流翠是云卿身边的贴身丫鬟,也是四人中最泼辣的一个,此时她又占了理,问儿伸了伸舌头,一脸歉意。而丹自是晓得流翠的意思,要是刚才来的是夫人,那麻烦就大了,自己刚才也太放松了,连忙道歉。

    流翠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何况是一块儿做丫鬟的,见她们知道事儿的重要,自己也没受伤,便没再说下去,伸手点了点问儿的额头,“瞧你跑的,一脑门的汗,还不去擦了。刚才还要跑出去,北风一吹,你铁定感冒。”

    “知道了。”问儿晓得流翠是不怪她,立即笑眯眯的巴了上来。

    云卿看着这一屋子的丫鬟,对于她们之间的打打闹闹是已经习惯了,也没有放在心上。低头继续绣着枕巾。

    流翠进来后,先是看了看屋中的炭火,见烧的正好,又给云卿端了杯热茶捧着,这才对着云卿道:“小姐,刚才奴婢出去了一趟,听前头的小厮说,宫里出事了。”

    云卿正有些口干,心中觉得流翠在身边真是可心,抿了一口白雾蒸腾的清茶,在听到流翠的话后,睫毛微微一眨。这让她想起,在赫连安元院子里的时候,那小内侍也是说宫中有事要禀报,当时明帝听完之后,便赶紧的回宫了。

    她润了润唇,抬起凤眸望向流翠,声音平缓如淙淙的流水,问道:“什么事?”

    ------题外话------

    大家新年快乐哟。渡过了世界末日的我们,又到了新的一年了,hoho。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都在渡过美好的元旦,而没投票给醉醉呢,哟哟,新的一个月来,求肉票哟…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