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47 薛家灭亡

重生之锦绣嫡女 147 薛家灭亡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流翠坐到之前丹搬来的小凳上,压低了声音道:“西太后昏了。||”

    云卿眼中带着一抹淡淡的惊讶,蹙眉道:“怎么回事?”

    “奴婢刚才出去一趟,听人说的。”流翠的声音越发的低了,丹和问儿知道肯定是有事要说,便寻了借口出去。青莲则坐到原地没有动。云卿望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毕竟青莲是她准备培养着做一等丫鬟的,这些事也不必要瞒着她。

    流翠看了看青莲,见云卿没有开口让青莲出去,便没有出声,而是接下去说道:“贵顺郡主在关外被马贼活活拖死的消息,陛下是一直瞒着西太后。谁知道西太后宫里的一个小爆女送东西到内殿的时候,刚好西太后身边的嬷嬷没在,就想找机会讨了西太后的喜欢,安慰西太后不要太伤心。结果她这么一说,西太后反而起了疑心,顺着一路问下来,才知道原来贵顺郡主已经死了。据传出来的消息,西太后就这么直直的栽倒在地上,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和瑾王世子去赏梅那的傍晚。”流翠看到青莲在,到底没有将那日发生的事情说出来。而是用的云卿和她两人都知道方法将时间说出来。这等谨慎的性子,也是长期跟在云卿身边,慢慢雕琢出来的。

    云卿听着流翠的话,手握着杯盖轻轻的在官窑梅花纹的瓷杯上刮着,脑子里却快的在转动。明帝是知道西太后对贵顺郡主的情意,当初贵顺郡主要被送去和亲,西太后都想了几次法子,能不能将人换了,然而最后还是没有成功。

    自贵顺郡主的车鸾出了大雍后,西太后就病卧在床,一直在慈宁宫中没有出来。想必明帝考虑到西太后的身子,和她左右上下的伺候的宫人内侍,以及其他人都下了警告,不许提贵顺郡主的死讯以及西戎人再次回到了大雍的事。

    可偏偏就是这么巧,就在她设计赫连安元和赫连安素之间的矛盾而让明帝出宫的时候,就有一个小爆女这么凑巧的接近了病中的西太后,刚好西太后身边没有人,这个小爆女又没眼识的将贵顺郡主的死因说了出来。西太后早年在宫中的日子过的并不好,是明帝登基以后,才成为后宫之主的太后。上回云卿去宫里就看到了西太后有哮喘,除却这些,西太后还有一些其他的病症,加上年纪一大,被这么一刺激,昏倒真的没什么难度。

    可若说这一切是巧合,云卿还真的不相信。人生的巧合要是真的能有这么多,她也不用次次都精心去躲过那些算计了。

    只是这幕后的人,挑的时间真真是好。明帝出了宫,皇后又没多大的权利管着六宫,也无暇顾及西太后那边。刚好给人钻了漏洞,安排了小爆女进去。

    云卿目光望着流翠,眼底透出一抹敏慧的光泽,嘴唇浅浅开合,缓缓道:“那名小爆女如何处置了?”

    流翠替云卿拉了拉盖在膝盖上的毯子,皱眉道:“陛下一知道西太后昏了,直接让人拖了小爆女出去打了二十大板,再拖进来的时候,人已经断了气。”

    人死了,幕后的真凶可不好找了。偌大的宫中,一个小爆女说错几句话,又是西太后自己宫里的人,就算明帝有气也没地方使,只能将西太后身边伺候的人都处罚了。

    云卿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品着清美的茶叶,淡淡道:“西太后如今醒不过来,最忙最怕的大概是御医院了。”

    “可不是,听说御医院的好几个太医都被陛下发落了一顿板子,连院判大人都没有办法了。已经下旨,让汶老太爷,速速回京了。”流翠语气里藏不住的唏嘘,心里为那些御医觉得可怜,人一生那么多病,总有人手无力回的时候,一旦治不好,打板子还是轻的,杀头是随时都可能的。

    就在流翠叹气的同时,云卿却感觉,京城最近似乎有一股暗地的力量在不断的涌动了。西太后之事,绝对不会是皇后和莹妃她们做的。西太后虽然好面子,好虚荣,然而却不大插手后宫的事,这样的太后,是不会碍到皇后她们什么的。

    这让她想到,上次抢在御凤檀前面,给薛东谷送信的人还不知道是谁,宫中又出现了暗暗的黑手构害西太后?这两件事究竟是一人所为,还是有两股力量在同时动手呢?

    而就在十二月初,家家户户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新年做准备的时候,薛东谷在明帝派出的大内侍卫和军队下,到达了京都。

    十二月初八,明帝,刑部尚书吕双木,礼部尚书林新,瑾王世子御凤檀,薛国公连同西戎太子赫连安元,赫连安素,西戎使者一同审问此案。

    经历了半日的严密审问,在可靠的人证物证,以及大内侍卫在幽裕关打听收集到的证据和时间证物,薛东谷蓄意杀害贵顺郡主,私自调兵,破坏两国和平的罪名定下。在西戎使者的强烈要求下,明帝应下,在西戎使者动身回国的前三,十二月十五日将薛东谷斩立决。

    罪名一成立,薛国公老泪纵横,跪在养心殿外冰冷的石阶上,求明帝看在他大儿子薛东含已为国而死,二儿子若如此而去,后继无人的份上,饶薛东谷不死,改为流放西南苦地。

    十二月的雪只要在外面站上半个时辰,就会将人染成雪人,而薛国公足足跪了五个时辰,而皇后在知道了薛国公跪在此地的时,也过来一同跪在风雪中,苦苦哀求陛下放过她的父亲。

    就这样,直到皇后和薛国公全身覆雪,膝盖都冻得直不起来的时候,明帝才吩咐人打开了养心殿的门。然而便是如此,明帝也没有饶过薛东谷,只是说了一番安慰的话语后,让薛国公养好身子,不要担心,他还有孙女孙子。并且还告诉薛国公,为了安慰西戎的太子,看在薛家这么多年的苦劳,将薛莲封为明珠郡主,嫁给西戎太子。

    只是这个指婚,在薛国公和皇后看来,无疑又是雪上加霜,然而到了这样的地步,两人亦是明白没有办法,明帝是绝对不会松口,只能从长计议了。刚失长子,接着失次女,紧接着又迎来了次子的斩立决。薛国公凭着当年带兵的一股气走到家中的时候,迎来的却是更大的打击。

    薛东谷回来之后,海氏和花氏为了保住家中的男眷,带着薛荇和幼孙女一同上庙求菩萨保佑。在回来的时候,不甚马匹被掉下的冰柱砸下,惊惶失措拉着车厢撒蹄乱奔,最后一行人全部掉下了山下的深湖之中。

    薛一楠得知此事后,立即派人前去营救。花了一个时辰才将海氏,花氏和两个孙子孙女打捞了上来。

    当摆到薛国公面前的时候,是四具冷的脸面发青,四肢僵硬,毫无生气的尸体。十二月的湖水寒冰一样的冷,就算手指往里面一放,都要哆嗦的赶紧收回,何况是在里面呆了一个小时。

    就算是曾经驰骋沙场的薛国公,一张老脸此时再也顶不住了,苦苦的哀嚎了起来,据说当时整个薛国公府周围,都可以听到薛国公痛彻心扉的哭声。

    十二月十五日,薛东谷在刑场,由西戎使者监斩,执行斩立决,同一,薛国公上书告老还乡。

    十二月十八日,西戎使者再次离开越,带着全身重孝的薛莲,离开了京都。同日,明帝召薛国公进宫,再三挽留后,薛国公表示自己年老体迈,当年带兵打战的旧伤复发,宜回乡静养,明帝见此,毫无办法,只能答应。

    至此,在京城遮盖住半边空的薛国公府门可罗雀。如同一锅煮沸的水,一直都是以高不可碰的姿态在众人面前,短短半年不到,平静的如同从来都没有沸腾过。

    即便是在见多了各种变化的京城高门世家里,在新年到年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薛家的事情都会经常被人拿出来说一说,评一评,叹息有,唏嘘有,幸灾乐祸的也有。

    而云卿在知道这件事后,同样有着相当复杂的感情,薛东谷的事情在她的预料之中,当初设计绑架事件,就是要让赫连安素无法和薛家联手,而赫连安元为了这件事,自然更会对付薛家,所以薛东谷一定会死。

    然而对付薛家这件事,在云卿布局的同时,似乎有另外一人用极其狠辣的方式,将薛家处理了。海氏和花氏以及薛家的小孙子孙女,云卿并没有想过要将她们浸死在水中,她向来是有仇报仇,绝不会没事去残害一条无辜的生命。

    也正是因为这样,让云卿笃定,这辆马车的马肯定是被人动了手脚,只可惜马车沉入了湖中,能在这样的气潜入深湖将人捞出来还是因为薛家的权利和财力,马车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等到了春日的时候,只怕证据也找不到了。

    但是从薛国公此时要求告老还乡的态度,依然能看得出他的算计和计谋。如今他儿孙皆无,唯一剩下的就是远远嫁到了西戎做了太子妃的薛莲,这个他是管不到也没有办法管了,薛家的兵权已经被陛下收了回去,他也不能再上疆场,明帝也不会在让他上。而皇后和四皇子面临的情况和变化才是最大的。

    原本的皇后有薛家撑腰,就算犯了大错,明帝也要考虑到薛家的权势斟酌处理。如今薛家一下倒台,她便失去了最有力的臂膀。然而薛国公却说他旧伤复发,需要回乡养老,他的伤都是早年厮杀得来的,薛家在当初明帝夺嫡的时候出得力量仅仅次于元后贾漪兰一家。这会让明帝以后在看到皇后的时候,记得当初薛家的所为。

    而薛家此时身退,其实并不一定是坏事。明帝一直未曾立太子,对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三个儿子都是比较平衡的对待和处理,就算失去了亲生母亲的五皇子,比起其他两位皇子也并不会弱势多少。

    现在四皇子失去了外公府上的支持,明帝自然会对他多多关注,扶持他,不让他被其他两个兄弟压制了下去。但是失去了薛国公的四皇子,就如同失去了最有力的臂膀,明帝的扶持并不能全部补回他的损失。

    而至于这个对薛家对手的人,究竟是明帝,还是其他和薛家有仇,亦或是另外有其他目的,暂时还没有浮上水面。

    但是有一个新的人物,开始在后宫登台。西太后病不能起,而皇后因为父兄一事,也是忧伤过度,魏贵妃此时当然是一枝独秀于后宫之中,经常打压其他派别的妃嫔。这些妃嫔在侍寝的时候,少不得在明帝耳边吹着枕头风,抱怨宫中无凤,感觉阴气袭袭。明帝思忖了许久之后,请久居慈宁宫,不管后宫事务已久的东太后坐镇后宫。

    听到这些后宫里的事情,云卿并不是多感兴趣,面色淡淡的听着这些事情,双眸里不起半点涟漪。薛家的事情基本是结束了,不管是谁人插手处理的,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云卿不会再花费心思在这上面,因为过年之后,她要面对的事情,比起薛家来,可是要重要的多了。

    远处处处都是爆竹声声,虽然发生了薛家这么凄惨的事情,京城里的人们该有的喜悦半点也不见少,毕竟那是别人的事情,年还是要照过的。

    云卿和祖父,沈茂,谢氏,墨哥儿,轩哥儿一起渡过了到京城里的第一个年,遥望着窗外白茫茫的山,玉树堆雪,整个地都是一片雪白的。

    年后便是走亲访友的日子,沈家在京城没有亲人,算的上好友的有上几家。

    当马车停下的时候,传来车夫的声音,“小姐,宁国公府到了。”

    流翠和青莲先从车中跳了下去,接过车夫递来的小凳,这才扶着云卿走下来,提醒着她小心脚下。虽然宁国公府门前时时都有人扫雪,但是过年后的雪更是下的频繁,此时地上又铺了薄薄的一层,一个不小心,很容易摔倒。

    而谢氏和沈茂也下了马车,在宁国公府早就出来迎接的下人带领下,一路走了进去。

    云卿先是给安老太君行了礼,得了安老太君的一个红包,又给安尚书和安夫人恭贺了新年,坐了听长辈们说了一会子话后。安夫人便说这两日雪莹受了点寒,正在屋中休息,让丫鬟带了云卿到安雪莹所在的听风院。

    安雪莹此时半靠在塌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面前的梅花,眼神里带着淡淡的愁容,听得小丫鬟传话后,立即坐了起来,侧头一看,正瞧见云卿掀开帘子走进来,一身胭脂色衬得她容色的越发的妍丽,连忙从塌上移下来。

    云卿连忙走上前止住她的动作,摇头道:“你就别动了,刚才听安夫人说你受了风寒,若是不小心加重了又怎么办?”

    安雪莹也不与她客气,拉了云卿一起上了塌上,又分了毯子与云卿一并盖了,这才道:“先恭贺你新春快乐。祝你今年和世子婚事顺利,和和美美啊。”

    云卿刚将毯子盖好,就听的安雪莹打趣自己,假作生气的拍了她一下,“哪有这样恭贺的,乍一听,可不让人以为我是新婚呢。”

    安雪莹觑着云卿,水眸里泛着笑意,拿着手刮云卿的脸皮,“本以为你会害羞的,如今看你这样子,倒是大方的很,难道我说错了什么了吗?”

    她的语气里带着调侃,惹得流翠抿嘴而笑,就连大寒小寒也掩着嘴看着两人打闹。

    云卿哪里肯被她这么说,斜睨了她一眼,脸上带着一股佯怒的样子,哼哼道:“你没错。我也在这里恭贺你,明年婚事顺利,和和美美哟。”

    听到云卿的话,安雪莹脸上的笑容却是一寸一寸的淡了下去,像是绽放的花儿隐没在青草间。她望了一眼大寒,大寒立即心领神会的和小寒一起,将丫鬟们都使了下去,又带着流翠一起到了隔壁房间说话去。

    房间里只剩下云卿和雪莹两人,而云卿也明白,安雪莹自然是有话要对他说。

    安雪莹眼神幽幽的望着桌上的梅花,手指在花瓣上轻轻的划过,一下又一下,好像抹不去的愁情,须臾之后才转过头来,望着云卿的双眸里带着烟云般的忧思,“云卿,你知道吗?池郡王妃跟我娘说,要将婚期提前。”

    看着安雪莹的表情,云卿两眼间带着探寻,红唇微启,缓缓的问道:“池郡王要求婚期提前到什么时候?”

    被云卿这么一问,安雪莹的神色便更添了一分愁色,手指一用力,一下扯下了一片梅花的花瓣,在手指间沾染上了梅香,“出了正月十五就嫁过去。”

    果然如此!

    云卿的眉间染上了一抹冷色,眼中似乎浮上了一层气怒之色,然而却有一种预料之中的神色,目光停到安雪莹手指间的花瓣上,面上的表情却仍旧是带着淡淡的浅笑,“那你对婚期提前有何看法?”

    自上次留心了池郡王妃的事后,她便让人查了关于池墨的事情。虽然已经知道了池郡王妃为何会将婚期提前,然而这门婚事是安雪莹的婚事,安雪莹的意见才是最重要的。

    ------题外话------

    前面的铺垫是为了写薛家的事,有的读者表示很不爱看,没兴趣看,我也就加快速度以大纲式的过了。虽然很简洁,大概的意思相信聪明的亲们也看得懂。总之,薛家被云卿和某些神秘人联手干掉了。

    关于池墨的事,绝不是大家猜测的他是个同性恋哟喂。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