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55 流言四起(二更)

重生之锦绣嫡女 155 流言四起(二更)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古晨思一张清秀的面容一下涨红,忍住心里的羞耻,对着云卿道:“我大不了就是一时糊涂,用了首诗总比不得有些人,订了婚却不守妇道,跟地痞厮混,最后被人退了婚,逃到了京城来!”

    谢氏一听这话,脸顿时就沉了下来,虽然事情过了两年,她可是知道古晨思说的什么,顿时怒道:“古小姐说话可是要注意点,不要指桑骂槐折了阴德!”谢氏平日是极为温和的人,然而是没有涉及儿女的事情,此时听到古晨思这话,顿时怒得扬声问道。

    古晨思看到谢氏生气,心里却觉得舒坦了,越发的得意道:“明人不说暗话,什么指桑骂槐?这场中的各位谁不知道‘有些人’指的是谁,莫以为来到京城,就可以把以前在扬州做过的一切抹掉了。沈云卿,我做的事情和你做的与地痞厮混比起来,简直是不值得一谈。”古晨思说着,走到了韩雅之的旁边,眼波却在御凤松的脸上流转了一圈,声音顿时温柔了些许,道:“雅之,沈云卿是要嫁给你家大哥的,你可是要小心一点,娶了个这样的妻子,只怕以后你的婚事也成问题了。还是早点跟王妃说清楚吧。”

    她本意是讨好韩雅之,可是云卿看到在古晨思说‘你家大哥’的时候,韩雅之的眼底明显带着一丝暗沉,但是很快就掩饰下去,换上一脸讶异的表情,目光在云卿身上停留,口中却道:“不会是真的吧,这也不过是流言而已……”

    “什么流言,全京城都知道了。难道别人说的还有假,沈云卿当初就是被齐家退婚了的,好好的人家要退什么婚……”古晨思望着云卿不断的笑,眉眼里的得意简直是上了,眼眸中的挑衅直接又赤一luo的表达着她心中的快意。

    御凤松看了一眼沈云卿,这样的时候她要怎么应对呢,要是御凤檀娶了个这样的老婆,那可真是精彩,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流言,他可得感谢那个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云卿身上,对于一个正准备大婚的女子来说,传出这样的流言,很可能将会对这门婚事造成阻拦,若是男方家硬气的,很可能直接就要退婚,就算是陛下也不能逼臣子娶一个声明狼藉的女子。

    沈云卿的好运气,是不是也该到头了。

    然而,她们却发现云卿没有一丝慌乱,她保持着面上的微笑,默默的看着古晨思,眼神那般的专注,认真的倾听着她所说的话语,就在众人以为她是不是听到谣言气傻了的时候,云卿却向前走到了古晨思的面前,笑着问道:“古晨思,为什么其他小姐一直都没有附和你的话呢?”

    古晨思看了一眼其他六个小姐,包括韩雅之在内,也并没有直接开口说云卿的不是。她惊讶云卿竟然不反驳她说的话,以为云卿是心虚怕了,想要转移话题,于是嗤笑了一声,不屑道:“她们当然不敢说,因为你是郡主,就算你做了这么难堪的事情,也不会当面说你。”她可不同,她是古次辅的孙女,在朝中官员官位仅仅次于张阁老。

    望着她到现在还带着骄傲的眼眸,云卿淡淡的一笑,这一笑极为温柔,却也让人感觉像是三月里的春风夹含了冬日的寒冽,她微微启唇,一字一句道:“你说的很对,因为她们都知道我是郡主。”说完,云卿就扬起手来,啪啪两个巴掌扇在了古晨思的脸上,直将她那一脸碍眼的骄傲表情扇的干干净净,换上的是惊愕和惊怒。

    “你敢打我?!”古晨思反应过来,厉声道。

    云卿甩了甩手掌,这种事没做习惯,打一下手掌还真有点疼。她注视着古晨思极度惊怒的眼睛,微笑道:“侮辱朝中郡主,打你两巴掌已经是小惩以诫了,若是古小姐你不服气,尽避可以告到京兆府,说我沈云卿打了你”

    “你若是没做那种事情,为什么有人会传你流言,就偏偏不传其他人的!”古晨思低声吼道,长这么大,沈云卿还是第一个敢打她的人,就是爷爷都没有打过她。

    “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云卿拂了拂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语气轻飘飘的,甚至连目光都不看一眼古晨思,但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出她根本就没有将古晨思放在心上。

    古晨思此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也顾不得还手。沈云卿在众人面前一直保持着温婉大方的形象,只有那些私底下想设计她的人,才知道她的手段绝对不是和表面一样温柔。

    但是很明显,云卿到了今日,已经不想保持这种温婉大方的形象。因为这样,太多的人以为她良善可欺,却又不会适而可止的闭嘴,那她就让人看看,沈云卿究竟是怎样的人。

    诗会上古晨思就已经认为云卿得罪了她,此时就算是再加一层又如何。

    韩雅之在一旁也呆了,她来京城对于沈云卿听到的也是大方,美丽,温柔等等的赞美词,就算是不好的,大多是针对云卿的出身,其他的甚少听到。她自己也是这样的人,知道这种人最要的就是面子,表面上有礼,就算要动手脚也是私下里的。所以她才敢在这里公然的挑衅云卿。

    然而,似乎和想象的不同,沈云卿好像除了那些优点之外,并不是那么看重面子……

    古晨思此时已经气怒不停,她虽然是古次辅的孙女,可是除了这一点外,却是没有半点实权,云卿则不同,她是陛下实实在在封赐的郡主,也是赐婚的未来瑾王世子妃,虽然未曾大婚,然而这身份其实是订下了的。别说赏她两个巴掌,就是再给五个,十个,今日这事情闹起来,吃亏的也只会是她。

    毕竟是她说沈云卿的坏话在前头,而古次辅也不可能为了这一点小事闹到陛下面前去求定夺。

    可是在场这么多人看着,尤其还有御凤松也在一旁,古晨思心里的羞辱和憋屈一起涌上来,眼泪都止不住的掉了下来,看了一眼御凤松后,捂着脸就跑了。

    望着在场小姐们眼中流露出来的害怕,鄙视,还有惊讶,云卿眼中连一丝情绪都没有变过,那一抹笑容依旧挂在唇边,华贵的凤眸在在场的人身上一一扫过,淡淡道:“古小姐好像哭了呢。”

    当然哭了,就是被你打哭的。然而没有一个人敢说出这话来,因为沈云卿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好惹的。这也是当初她们为什么没有直接附和古晨思的话。流言这东西,私下里散播了就好。当着人家的面,她们还是有点说不出来的。当然有些人例外。

    谢氏也被女儿刚才的举动吓到了,然而又觉得好像不错,刚才她都有了想法,想上去捂住那个古晨思的嘴巴,免得胡言乱语。

    此时此刻,再好的景色也变得无趣,这几日府里忙着准备云卿的嫁妆和出嫁事宜,倒是很少和外界交流,而别人肯定也是避着沈家来说,一时半会未曾得知。谢氏带着云卿往山下走去。

    而亭子里的小姐经过这一遭,也觉得索然无味,韩雅之得体知趣的让她们各自散去。

    到了瑾王府,御凤松一进了玉漱院,便朝着瑾王妃的屋内走过去,一脸依赖道:“母妃,你猜我今日和雅之到护国寺瞧见了谁?”

    瑾王妃正坐在屋子里提笔练字,一身暗蓝色的立领绣裙,越发衬得她气质端方。听到御凤松轻快的声音,抬起头来,将笔递给身边的谷妈妈,接了抹布擦干净手,脸上露出微笑,长方形的眼中带着十足的慈爱,望着御凤松道:“怎么这般的有兴致,你在京中的熟人不多,是遇见谁还要母妃来猜?”

    韩雅之进来后,却没有御凤松那般的随意,先是对着瑾王妃行礼后,才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一脸兴趣的听着御凤松说话。

    御凤松走到瑾王妃身边挨着她坐下,满脸笑容道:“我看到御凤檀的未婚妻了。”

    瑾王妃侧头望着一脸兴奋的御凤松,嘴角微扬,目光从韩雅之的面上滑过,轻声道:“京城只有这么大的地方。护国寺香火旺盛,初春游人众多,看到了也没什么奇怪的,是不是有什么要对母妃说的?”

    韩雅之笑道:“知子莫若母了。松哥哥今儿个可是看到新奇事了,便想着回来说给王妃听呢。”

    御凤松点头道:“可不是,我听说那个商女温婉大方,又妍丽出众,今儿个到护国寺正遇见她。谁知道就看到她与古次辅的孙女在对骂,古次辅的孙女说她不守妇道,沈云卿一语不发的就冲上去给了她两巴掌,打得古小姐哭着跑了。”

    “打人了?”瑾王妃一直静静的听着,直到这个时候才抬起头来问道,眸中划过一抹暗芒,声音一如既往的沉静。

    “是啊,狠狠两巴掌。打完以后还让古小姐尽避去告。不愧是商家出身,真粗鲁啊。”御凤松满脸的兴奋,间杂着一点鄙夷。他从小生活在瑾王府,所见到的女子,无不都是一言一行谨遵着教诲来的,就算是泼辣的,也不会在他面前表现出来。哪里看过直接就扇嘴巴的,顿时觉得云卿实在是礼仪粗鲁。完全忽略了当时古晨思口中说的话是多么的不堪了。

    “倒是不太像。”瑾王妃记起那日看到的沈云卿来,雾蒙蒙的凤眸,总是有一层若有若无的云烟,让人看不到她的神态,笑起来的时候永远是恰到好处的弧度,一颦一笑皆可看出良好的教养,若说她动手打人,还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母妃你是没瞧见。雅之让她弹筝,她也不会。问她什么,她都说不会。这样子的人,也只有御凤檀才能瞧得上了。”御凤松说完之后,瑾王妃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御凤松,御凤松看着坐在下方一语不发的韩雅之,连忙添上一句道:“也不知道御凤檀到底是怎么想的,比那商女好的人多的是,他偏偏就不选。”

    瑾王妃看韩雅之一直未露出其他的神色来,这才缓缓的开口道:“不要商女商女的叫,沈云卿是陛下亲封的韵宁郡主。陛下都认可了她,她必然有出色之处。而且这桩婚事,是陛下赐婚的,就算是再不好,你大哥也只有接下,就算有其他的,也没有办法选择了。”

    韩雅之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白了,眼底浮上一层哀愁。袖子下的手指却是拼命的捏着帕子绞动着,似少女的心思一般,揉的皱皱巴巴,乱成一团。

    ……

    谢氏到了空翠峰下,上了自家的马车,开始来寺庙里的喜色是半点都无,低声含怒道:“这到底是谁传出来的话?这样的话也能随便乱说,就不怕烂了嘴巴。”

    云卿则望着谢氏两眉紧皱,不由心下微暖,为人父母者,从儿女出生那一刻起就不断的操心,直到嫁人这一刻还是不能放松。谢氏这般温柔的人,也骂那传话的人烂嘴巴,可想心中的愤怒,她望着谢氏,眼底却露出了深思,“能传出这话的定然是知晓当初齐家与沈家订亲一事之人。”

    齐家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多了,突然在这个时候被人翻出来。其目的倒是十分的明显,就是想坏了云卿的名声,让她嫁不成瑾王世子。

    谢氏想着能知道齐家事情的人,必然当时是在扬州的人,然而她一个个想过去,都觉得安夫人,秦氏,不像是做这种事情的人,最后她想到了一个人,叹道:“娘想来想去,若是韦凝紫她做的,这件事她根本就没有好处,而且她被关在了二公主府中,连个婢女都不能出去,怎么去传这些流言?”

    说实话,让云卿来想的话,首先她也会想到韦凝紫,毕竟其他知根知底的人和云卿的关系都算不上过分。但是她也并不排除人来人往,有人到了扬州听了闲言闲语,最后将此事传到了京城。

    如果是这样的话,范围就实在大了一些,但是云卿倒不觉得难查,毕竟京城只有这么大,从扬州回来的人员总是有名单的。而且流言传出来的时间不长,若是要追查,应该还是比较容易的。

    到了家中之后,谢氏便寻了人去问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云卿则也回到院子里,唤了桑青出来。

    桑青是御凤檀给云卿安排暗卫中间的领队,他每次出现的时候,形象都有所不同,云卿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模样,但是大多数的时候,桑青都是以一个中等个子的年青人出现的。

    “你帮我去查查,京城里这两传出来,我与人私通的流言是从哪里发源起来的?”云卿喝了一口茶,吩咐道。

    自御凤檀接下了京营卫指挥使的位置之后,已经出了京城好几日了。新官上任的前面三把火自然是要烧的足,烧的旺,才能让人信服。

    云卿也不打算让他现在知道这件事,她从不觉得万事都要倚靠御凤檀,夫妻两人是要相互扶持,相互帮助的,若是谁一味的靠着谁,就会失去自我了。

    只是今日她刚好觉得要让人在她温婉端庄的形象上再添一笔,流言这件事,她就不会轻易了了,也让这些人看看,她沈云卿到底是不是那么好欺的。

    想起白日在空翠峰遇见的韩雅之,云卿的眉头拧了起来,看她和御凤松的样子,关系似乎不错。但是御凤松对她,就没有什么了。除了审视外,眼底还有着打量,轻视,但是却没有一点弟弟看到哥哥妻子的应该有的一点尊敬。

    不过也是,御凤松和御凤檀两人相差两岁,就算是算起小时候来,御凤松也只是七岁之前见过御凤檀而已。如果是这样的话,两人之间的感情,只怕还比不过御凤檀和方宝玉之间来的多些。看来御凤檀和这个弟弟之间,基本也是没什么感情的。否则的话,和她说过那么久的话,却从来没认真说过御凤松的事情,证明之间的感情十分的薄弱。不仅是御凤檀如此,御凤松也同样如此。

    这一切,都是因为明帝让御凤檀分开造成的吧。亲人亲人,要时常亲近才能亲。看来她嫁到瑾王府去,必定也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日落西沉之时,晚霞浸染,桑青的身影也披着橘红到了屋子里,将手中的一份名单交给了云卿。

    “这就是传出流言的人员名单?”云卿望着上面的名字,瞳眸里有着一瞬间的凝视,问道。

    “上面的可查出来的。此次流言扩散十分之快,属下是根据各处的密探回报过来的,追迹可寻的正是其中这几人。”桑青低声道,声音在阴影之中,若是不去眼睛去看,很容易误以为他根本就不存在。

    “嗯,谢谢你了。”云卿将名单看了一遍,心中将最近所发生的事情前后联系在一起,心中已经有数。

    “不用谢。”桑青还是有点不习惯云卿每次都会道谢,然而也没有什么反感,他只是按照少主的吩咐好好的保护未来的少主夫人便是。

    待桑青如一抹影子消失在屋内的时候,云卿却站了起来,手指在纸上的一个名字划着,嘴角露出冷笑,既然如此,就拿你开刀吧。

    ------题外话------

    第二更,补昨的,昨发烧吃了感冒药实在是太困了,回来后趴在电脑前睡着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