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56

重生之锦绣嫡女 156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威武将军府上。/中文/

    这两日白布白灯笼挂满了整条长街,不时有人将礼物送进府中,脸上面无表情,沉重的向人们宣示着是来参加葬礼的。

    府前所设的灵堂里,韦凝紫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由于连续两夜不眠不休,就算是哭,她的声音也显得气短,只有干涩的哽咽之声,每一个进来的客人都看到她红肿的双眼和弱不禁风的身躯,口里都劝着“节哀顺变……”心里都觉得韦凝紫是个可怜的人,当初好好的嫁给了耿佑臣做了正妻,却被强悍跋扈的二公主给抢了丈夫,最后不得不退居妾室一位,还被二公主整的不见日。现在唯一的亲人娘又死了,真是可怜到了极点。

    韦凝紫面色苍白,弱的就像是春风里的柳絮一般,莹莹弱弱的答谢着客人。她这般的样子,就是韦夫人都有些看不下去,虽然曾经听过是韦凝紫对谢素玲下手的,然而此时看韦凝紫的伤心倒也不似作伪。也在旁边劝道:“凝紫,你已经两没睡觉了,今日客人少,你先去休息一会,明日下葬的时候,才有精神。”

    韦凝紫披着白色的麻服,显得她因劳累而憔悴的脸更加的白,两只眼睛凹下去,跪在地上,面色悲恸道:“伯母,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就是母亲了,她如今去了,以后凝紫没有爹也没有娘,就算……就算日子过的再苦,也不会有人疼我了……”

    韦夫人心里听的又有些愧疚,当初她接了韦凝紫到自己府中来,是想将她当女儿的,但到底韦凝紫不是亲生的,年纪也大了,两人之间虽然近但是不够亲,想想韦凝紫如今的处境也确实可怜,整日里被关在二公主府中不能出门半步。这一次还是她母亲去逝,然后二公主才不得不让她出来参加葬礼的。韦夫人叹了口气,眼眸里含着些微的惆怅,“凝紫,你母亲就你一个女儿,心里肯定是疼爱你的,若她在九泉之下看到你为了她这样,肯定会心中不安,你就让她安心的去吧。”说到动情处,韦夫人眼底也含了泪水。

    韦凝紫听完韦夫人的话,情绪没有平静下来,反而对着棺材撞了过去,面色悲痛到了极点,“娘……娘,你带着凝紫一起去了吧……”

    她陡然的举动将周围的丫鬟吓了一大跳,连忙拉着她,不让她寻死。谁知韦凝紫情绪波动太大,没有撞到棺材上,反而一下子就晕了过去,软软的倒了下来。

    “夫人,这……”丫鬟扶着韦凝紫,满目惊慌的望着她,寻问要怎么办。

    韦夫人看晕倒的韦凝紫,一张小脸几乎要和麻衣同色,眼窝深陷,这两几乎饭也没吃,水也没喝,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就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了,“你们扶着进去休息一会,就让她好好睡一觉吧。”等到明日出殡的时候再喊醒韦凝紫也不迟,否则的话谢素玲刚去,韦凝紫也会垮下来的。

    丫鬟听了吩咐,两人将韦凝紫扶到了一间卧房里,盖好了被子之后,才小心的退了出去,“韦小姐真可怜,就这么晕过去了,可见很孝顺呢……”

    “是啊,我还从来看到过哭的这么伤心的,眼泪都哭干了……”

    两个小丫鬟的议论声越来越远,一直到听不到的地方,原本晕倒的韦凝紫在床上陡然睁开了眼睛,苍白的面上一双眼睛亮的惊人,根本就没有刚才在人前那般孱弱的样子,从床上坐起来,略白的嘴唇带着一抹讽刺的笑容,一把将头上的白色孝帽扯了下来,“孝顺?谁要孝顺谢素玲这么个没良心的人!哼,为她哭,她配吗?”

    韦凝紫一边说,一边将身上的白色孝服也脱了下来,换上一身藕荷色的平常衣服。

    若不是二公主将她关在院子里,她想尽了办法都不能逃出来,不得不装做这个孝顺的样子,好抓紧机会逃出去,不要再回二公主府那个牢笼里,她用得着对着谢素玲的灵柩哭吗?那个人一直都对她不好,这次死也算得上用得上一点作用,不至于死的毫无价值了。

    韦凝紫衣服换好之后,觉得口中的确有些干,又喝了一壶水,拈着桌上的点心吃了两个,这才打开门,往外面看了一眼。根据这两她的表现,韦夫人估计也不会再让人来打扰她,她只要把门锁好,至少在明早上之前,是不会有人来敲门的。她就刚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偷偷的跑了。

    她再也不要过那种被人看着,没有吃的,没有穿的,连一点自由都没有的日子。

    韦凝紫在威武将军府住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对于其中的布局和路径都很清楚,加上今日又在办丧事,所以下人们都集聚在了灵堂附近接待客人和等候差遣,韦凝紫一路行到了后院的小门时,都没有人发现她。

    趁着后院守门小厮一时疏忽的间隙,韦凝紫偷偷的跑了出去,外面有一辆马车正停在威武将军府的外侧,上面挂着一个银色的风铃,她顿时眼前一亮。左右看了两眼之后,朝着马车走去。

    只要上了马车,等下就可以出了京城的门。从此以后她改名换姓,离得京城远远的,再也不用受人威胁和胁迫了。韦凝紫喜滋滋的想着,却被两个男人拦在了前面。

    韦凝紫心下一慌,本以为是威武将军府的人发现了她,一抬头,却看到是两个衙役,穿着衙门官差服,都是陌生的面孔,绝不是威武将军府上的人,不由的定下心来,稳住脸色的神色,换上了柔和的笑容。等待着两人走开。她又没惹什么案子,这两个衙役自然不是来找她的。韦凝紫心中如是想着。

    可两个衙役半点也没有移开意思,面无表情的望着面前的女子,似乎在确认着韦凝紫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其中一个稍高一点的公式化的问道:“你是不是二驸马的妾室韦氏?”

    “我就是,不知道两位有何事?”二驸马的妾室,多么讨厌的名称。韦凝紫听后微蹙了眉心,面色却依旧带着笑,这个时候她可不想惹恼了公门里的人,徒增事端。

    “有人在衙门状告你,请你跟我们走一趟。”两位衙役听到她承认了之后,便直接将来意说清楚。而韦凝紫却被这一句话吓的脸色一变,难道她对谢素玲做的事情已经被人发现了?不可能啊,怎么会这么快就有人发现了?

    韦凝紫的惊慌脸色两名衙役并没有多在意。他们每日做的就是逮捕犯人,请被告上庭,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反应,而韦凝紫的这一种反应,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异类的。

    韦凝紫看了一眼对面的马车,眼底露出了一丝犹豫,她现在就是要赶时间出京城,怎么偏偏就有人这个时候请她去衙门,心内着急,不由的强笑道:“两位官差大哥,我乃一届妇人,怎么可能犯事?我还有事,那边马车在等我,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那人给她安排的马车就在对面,她还不抓紧时间走,怎么能走得远远的,让人发现不了呢。

    本来两名衙役从她出来后就发现她是冲着那辆马车去的,如今看她眼底露出了焦急之色,便大手一挥,“是不是犯错,自由府尹大人定夺,你若是无罪,自跟着我们去衙门,自会还你一个清白。”那衙役看韦凝紫还要争辩,脸色微露不耐之色,对着另外一人道:“府尹大人让你我快点将人宣去,她要等那马车,就将马车一起请到衙门去了。”

    说着,衙役直接从怀中掏出一份文书放在韦凝紫面前一扬,“这是京兆府的传书,传你上公堂听审,若是你不去的话,我们也只好不客气了。”

    韦凝紫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正好把自己堵在这里,然而那衙役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对韦凝紫充满了不屑。京兆府尹高升高大人让他们去请韦凝紫,他们先是去了二公主府里,说韦凝紫在威武将军府奔丧,又到了威武将军府来,然而拦门的小厮看到他们两人前来,自然觉得不太好,好说歹说,让他们从后门进来。

    这一番折腾,衙役本来就没了耐心,又看到本来奔丧的韦凝紫从后门出来,心中定然是不爽,知道这人肯定没做什么好事。再听她推脱之语,已经烦了,连客气都懒得客气了。再说,就韦凝紫如今这样的身份,衙役自然也对她客气不来的。

    韦凝紫一看面前这两名衙役身高马大的,若是她想来硬的也没有办法。万一闹得里头的人听到了,出来看到她这个晕倒的人站在后门,到时候更是说不清楚了,便只好道:“两位大哥自然是奉命行事,小女子一定配合,只是不知道是何人状告我呢?”现在没有办法反抗了,那也只有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好有个应对的。

    哪知道两名衙役对她完全没好脸色,根本就不回答她的话,“你到了自然会知道。”

    虽然急着要逃跑,然而韦凝紫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前来。

    本来若是衙役请韦凝紫到衙门来,是在威武将军府中的话,韦夫人这个时候看到,一定会让韦刚城一起前来的,韦刚城如今是京中指挥使,掌握了城内的禁军,怎么说高升也要给他几分面子。偏偏今日韦凝紫是偷偷出来,只能老老实实的跟着衙役走到了京兆府尹的大堂之前。

    她这两日进了韦府后,就一直在为逃脱而计划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外面的事情。而此时被衙役押着到了京兆府的大堂后,当看到里面所坐的人之后,全身不由的紧绷起来。

    高升坐在堂内,一身墨青色的官服在头顶匾额之下,显得格外的严肃和肃穆。而在他的身边,一张红木的大椅上,坐着的是一位女子,玉白的面容如兰花一般带着清浅的笑容,散发着浅浅的光芒,正与高升说着什么,眉目里有着亲和,却又不**份的高贵在举止之中。

    “沈云卿,我就知道是你!”当看到端坐上大椅上,一身香妃色的长裙逶迤拖地,脸上的笑容无比得体的云卿时,韦凝紫一瞬间就爆发了,她站在堂中,双眸如火,似乎要将云卿燃烧在她的双眸之中。

    她就说什么人会状告她,想来想去,这京城里和她相熟的人也不多,如今看到云卿,瞬间就明白了。

    然而韦凝紫此话一出,高升便收回了笑容,望着她猛的一拍惊堂木,喝道:“堂下是何人,如何一进堂便大声喧哗,直呼韵宁郡主的名号!”

    那惊心动魄的一声,终于将韦凝紫拍醒,她不甘的将目光从云卿身上收回,虽然心里不知道云卿到底是告了她什么,但是眼前她却没有做什么事情值得沈云卿上公堂的吧。于是她收敛了怒气,转而又成了一位楚楚可怜的妇人,恭恭敬敬的给高升行礼道:“民妇韦凝紫见过府尹大人。”

    本来韦凝紫是最会装柔弱的,配合她此时的脸色,倒真心让人觉得有点心疼,然而她刚才进来对着云卿那一声,为她减分不少。只让人觉得她变脸的速度实在是常人难及。

    高升冷眼看着她,脸色未变,双眸炯炯有神,却是振声问道:“韦氏,韵宁郡主状告你乱放谣言,毁坏她的声誉,你可有做过此事?”

    韦凝紫站在堂中,四周全部围着的都是人高马大的衙役,他们个个手执刑棍,面目威严,便是站在其中,人都有些胆虚。然而韦凝紫觉得屈辱的不单单是自己被传召到了衙门这种地方,更气愤的是,云卿被好好的供起来,安坐在一旁,姿态高贵的好似众星捧月一般,而她却不得不站在这里,忍受着周围各种各样的眼光和审问。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她的出身比沈云卿要好,到头来,万事都比沈云卿差一头,不,是差了地之远!还好,有了那个人,沈云卿以后的日子定然是不会好过的。想到这里,韦凝紫心里又掠过一道暗暗的快意。

    但是听了高升的问话之后,韦凝紫已经知道云卿所告的是什么,只觉得陡然松了一口气。却又有些意外,关于京中所传的,云卿因为与地痞流氓私通而被齐家退婚的事,的确是她传出的,可流言这样的东西,哪里没有,只能说是时时刻刻都有人在传播,她说了又怎样。那个人一定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得妥妥当当的,难道沈云卿还能找到证明吗?她不相信。

    想到这里,韦凝紫的心便定了下来,她一脸诚恳的望着高升,柔声道:“大人,民妇一直都在二公主府中未曾出门,这两日因为家母过世,才到威武将军府中替亡母守陵,不知道大人说民妇传了是什么谣言,又如何毁了……韵宁郡主的声誉!还请大人明察!”

    云卿只听韦凝紫一句话将一切都撇的干干净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过云卿也不觉得意外,韦凝紫心思一向狠毒细腻,在没有明确的证据之前,她肯定是什么都不会说的。不过她若是没把握,也不会坐在这里状告韦凝紫了。

    云卿缓缓的一笑,望着韦凝紫身上的藕荷色长裙,眸光中掠过一道浅浅的清光,流转间波光潋滟,比起韦凝紫的故作可怜,云卿的高贵气质则更令人欣赏。她声音淡淡如流水,问道:“听韦氏这么说,你倒是一心在家为妾了。”

    话语里的讽刺,韦凝紫不难听得出来,她双眸里有着怨恨,但还是忍着气回答道:“当然,二公主府门禁森严,不得公主批准不可以擅自出府。民妇自然是要谨遵主母之言,况且民妇嫁为人妇,自然不会随意抛头露面。如果大人不相信的话,尽可以上公主府询问。”

    韦凝紫此时也顾不得自己本来是想要借着机会逃出二公主府了,如今人都到了衙门,她自然要先证明自己的清白,然后才谋划,只要今辩驳清楚了,大不了明日下葬的时候再谋划一番,这两日还是有机会的。

    二公主如何治理其驸马的两位小妾,简直是全京城有名了。关在院子里面不许出门,不许见亲人,简直就是和坐牢没有区别。这个要审问也可以,但是审问的意义不大,韦凝紫既然敢如此说,那么在二公主府就不要想再审问出什么东西来了,而且云卿的目标本来也不在于二公主府。

    “有时候传流言,并不需要自己去传的,只要是有心,韦氏你可以传给身边的下人,丫鬟,谁都知道下人是传话最快的,她们只要愿意,保准比韦氏出马,还要来的快。”云卿淡淡的一笑,眼眸流转如波光,却没有掉入韦凝紫的陷阱里面,若是将时间都拉去了二公主府,到时候将二公主牵入进来,势必要多很多事情。

    “既然抓不到证据,郡主还是莫要随意上堂告状,以免让人觉得你以势压人。”韦凝紫得意的一笑,虽然不知道云卿为什么会将这件事告上京兆府,但是看得出这谣言肯定对云卿造成了困扰,所以她不得不急着要来告状,要澄清自己。至于云卿为什么会想到是她,这在京中,知道云卿的事,和云卿仇恨最大的人就是她韦凝紫了,自然第一个会想到她。在两人的对立程度上,韦凝紫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周围有百姓围观,甚至还有了其他的公子少爷也围观上来了,毕竟这官司打起来,还是堂堂郡主状告她的韦氏,告的又是京城里传的沸沸扬扬的私通导致退婚之事,这位韦氏又是二驸马的小妾,骨子里有着八卦因子和爱凑热闹的人都巴巴的往京兆尹此处赶来,想要看一看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本郡主被人乱语诬陷,自然是要求一个公道的。”云卿既然能坐在这里,就不怕人说她以势压人,势这个东西,有的时候当然就要好好的用,不然要了郡主的头衔来做什么。就像此时,韦凝紫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下面,而她可以坐在一旁,享受着势的权利。她端起手边的一杯热茶,轻轻的吹了吹,转头对着高升道:“高大人,刚才看到韦氏,我倒觉得有一事奇怪,按理来说,韦氏应该是正在守孝的,为何我看她身上的衣服,却像是平日所穿呢?”

    高升这时才注意到,当时两名衙役回报时,便说了韦凝紫在威武将军府替她母亲守孝,只他一时没有注意到,现在看,她身上的藕荷色裙子虽然素净,但绝对不是守孝的时候所穿的。于是高升视线落到了两名衙役身上,沉声问道:“你们是从何处带来的韦氏?”

    “回大人,卑职到了威武将军府后门处,便看到了被告韦凝紫,她正站在一辆马车前,看样子是要去其他地方。”衙役回道。

    云卿面上带上一抹惊讶,挑眉道:“今日韦氏不应该是在守孝的吗?为何从后门出来,要到什么地方去呢?”

    高升一听,便也觉得有所不对,这个时辰,就算是休息,也不该换了衣服乘马车要去别的地方,顿时双眸如电一般射向韦凝紫,要从她的面上看出个究竟来。

    韦凝紫哪里知道事情突然一下子就从谣言变化到了这一点上,那可是她准备出逃的装备,当然不能给人知道,然而高升久在公堂,被他这么看着,又在这样的环境之下,韦凝紫的心里顿时有些惊慌,面色就不如刚才那般的沉稳,强按着嗓音,不让人听出她的害怕来,道:“大人,民妇只是抽空出去买东西而已。难道出去买东西也有罪吗?”

    从她刚才的面部表情,高升已经知道事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随即大手一挥,道:“马车你们有带来吗?”

    “有的,大人。”

    “去搜查一下马车,看看上面是否有证物!”高升不愧是审案已久的,他去搜马车,是怀疑韦凝紫突然出来有别的原因,然而他只说是搜查证物,并不说其他,如此一来,韦凝紫也没有办法反驳了。

    “你们不是说谣言吗?你们不就是要证明谣言是我传的吗?我承认了!”韦凝紫一想到马车里的东西,要是被搜查出来的话,她不仅走不成了,回去之后不知道要被二公主收拾成什么样子。而这谣言就算是承认了,大不了也是被打几十下,说不定还可以趁机逃离出来,再不要回二公主,反正那个人说了会帮她的。

    站在外围的人看刚才还死不承认的韦凝紫一下子就将罪名担了,不由的睁大了眼睛,看这其中的变化。

    而高升目光一顿,看了一眼云卿,见她抿唇喝茶,全身散发着淡淡的清华之气,然而眉间却带着睿智之气,仅仅用了一句话就让韦凝紫自动招供了,莫非那马车里还有更大的案子?不过高升先是按捺住自己的想法,随即问道:“你刚才还说不是你传了谣言,如今又承认了?你快点如实招来,为何会乱传谣言,毁坏韵宁郡主的名声?!”

    于是韦凝紫脸上便露出了悔恨之色,小脸上挂着一抹凄凄惨惨,“谣言是我传播出去的,我和韵宁郡主一直都不和,如今我成为了二驸马的妾室,她却可以嫁给瑾王世子为妃。我和她原本是表姐妹,她是一个商人之女,却不仅做到了郡主之位,还要成为世子妃。我心里不舒服,很难过,嫉妒的很,当然不能看她就这么顺利的嫁给瑾王世子。”

    她这么一说完,外头的人都唏嘘了起来,这个韦氏真正是恶毒,传出这般的流言,便是要害人家韵宁郡主不能嫁得好。当初就是因为得罪了沈家,被断绝了两家的亲戚关系。如今井水不犯河水也就罢了,这韦氏还要去中伤别人,女人的嫉妒心真是可怕。

    高升对于这一点,心里是早就有了定论的,于是皱眉又问道:“那既然你说是谣言,那事情的真正事实是如何的?”

    云卿来告状的时候,目的首先就是要洗清楚自己身上这谣言。高升当时接到案子的时候,还觉得云卿有些小题大做,可是云卿说:“谣言从不止于智者,这世界上大多数的人都是以讹传讹,只有在真正的事实摆在面前的时候,他们才会接受真相。若是不能证明清楚,于她以后的一生都有害处。若是高升不肯受理,就将此事告去刑部,总之一定要个结果。”

    他记得当时云卿说话的语气,是那样的坚定,做了这么久的京兆府尹,高升知道谣言是能告但不好查,就算查出来,你也没办法指证。然而云卿却笃定可以查出,只要高升将谣言在堂上让人澄清便好,而且到时候,还会送他一份大礼。

    眼下高升便是要让韦凝紫亲口说出真正的事实,而韦凝紫气的满面通红,若不是为了让她以后还有余地,她真的就像让沈云卿被谣言浸死才好,然而形势不比人,即便心里恨的要死,双眸里的怨毒可以杀死人,韦凝紫还是不得不说:“当年是齐家少爷与柳家的千金已经暗结珠胎,想要毁约退婚,在参加沈家宴会的时候,被众人发现,沈家才退婚的……”

    她将事实说出来,一下子大家就知道了,原来事实是这样的,人群里不时有人说,就是嘛,像韵宁郡主那样的美人,绝对不必要做出那样的事情。

    高升听着堂外众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心内暗道,人的嘴是最快最利的,今日这些人在此处听到了真相,定然就会相互传播,到时候前些日子传播的流言,就会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云卿欣赏韦凝紫一脸不甘却不得不将将真相说出来的苦痛表情后,十分惬意的再饮了一口茶,笑道:“既然韦氏承认了,高大人,按照律法,乱传谣言者,该如何惩治呢?”这些时日,京中到处都传播着她得流言,好几个夫人都神秘兮兮的上门来问这件事,还让谢氏早点做好准备。意思就是可能瑾王府会退婚,可见这件事的影响之大。

    她是不怕流言传播,可是她却不想顶着这么个难听的名号到瑾王府去,到时候她嫁过去之后,以什么服众?瑾王府可不像是沈家,是她从小生长的地方,对她的人品和性格都有所了解。

    带着与人私通的名号嫁进去,只怕王府里的上上下下都要看不起她,从而看不起御凤檀。这对于御凤檀的影响是十分之大的。他如今才被明帝重用,妻子就背着这样的名声,难免不被人当面背后嘲笑。

    为自己,也为御凤檀,这件事必须要这么处理,才能让被韦凝紫传播出来的谣言消失在众人的口中和心理。

    “按照律法,要当众掌嘴二十下,以示众人不可随意乱传谣言,扰乱民心,扰人清誉!”高升对着堂下一喝,便有衙役从后堂里取来了手臂长的竹板,约人一个手掌宽,两边光溜溜的。

    韦凝紫一看这块掌嘴的竹板人就慌了,当年云卿让人打她八十大板的痛楚还刻在心上,如今又要用这竹板打脸,平日里就是二公主用手扇脸,那都让人疼的受不了了。不由的喊道:“大人,民妇已经招了,为何还要行刑?!”

    她也是这两日为了竖立自己孝女的形象,是扎扎实实的不吃不喝,没有休眠的守了两夜。虽然开始打起了精神,然而没有睡眠的头脑却远不如平日里灵活。她既然承认了罪,当然是要被刑罚的。云卿可不是没事陪在京兆尹里面听她认几句罪的。

    高升根本就懒得看她,先打了韦凝紫再说,那边的衙役也不是讲客气的人,今日来状告的人是未来的瑾王世子妃,韵宁郡主,比起这个没用驸马的妾室来,身份不止高上几百倍,立即就有人抓起韦凝紫,见她要开口再喊,抡起竹板对着她的嘴巴,就是一下打了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在堂内响起,竹板一挨到韦凝紫的嘴,她根本就再也不想着去恨云卿去想其他的什么,满脑子里面都是痛,那种从嘴唇上最薄的地方打下去火辣辣的痛楚,一下将韦凝紫的眼泪逼了出来,她想要叫,迎来的却是第二板,血水立即从她的嘴唇上流了出来。

    原来苍白的小脸上两道红肿的印迹分外鲜明,紧接着,啪啪啪啪的的声音一下下的打下来,韦凝紫连跪下的力量都没有了,直接就趴在了地上,打完之后刚才还显得瘦削的脸,嘴唇肿裂充血,此时已经肿得像一颗特大号的新疆紫葡萄。

    这样的刑罚看起来可怕,可是在衙役面前,根本算不得什么。他们打完后就收手,像高升禀报,而高升则是看了一眼云卿,心内暗道:这个郡主平日里看起来挺大方的,今次看来也绝对不是一个好惹之辈,日后若是有人再想在她背后说什么,只怕要好好的想一想,毕竟女子被人告上衙门就已经是抬不起头的事了。

    韦凝紫之所以来的时候没有太过挣扎,是因为她在京城本就没什么脸面而言,再者她是抱了马上离开京城的想法,就算丢脸也就这么一回了。

    “嗯。”高升视线从韦凝紫脸上扫过,转头与云卿对视一眼,见她凤眸朝着外面置放马车的地方停留,心中一凛,明白云卿所说的大礼,便是在其中。随即对着衙役挥手道:“你们去马车上看看,可有其他物品做证物的。”

    趴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韦凝紫,在听到高升在判案之后,还要让人搜查她的马车,挣扎的站起来,着急的喊道:“大人,民妇已经招供,你为什么还要搜查民妇的马车?”那马车上的东西可千万不能搜查出来。

    因为嘴唇被打的开裂,韦凝紫发音模模糊糊的从唇缝里出来,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出她说的什么东西。而高升见她一直都拦着人去查马车,越发觉得马车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只使了衙役去搜。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