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59

重生之锦绣嫡女 159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云卿没有再问,她只是站在一旁,陪着章滢,等待着她说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概过了两刻钟的时间,章滢的泪水渐渐的止了,然而她这种停止,并不像是已经哭过了,心内的委屈得到了宣泄,更像是眼泪流得已经没有办法再流,两只眼睛呈现着一种干涸感,那一直呆滞般的眼眸终于转向了在一旁的云卿,嘴唇蠕动,像是要说什么。浪客中文网[中文]

    云卿见她止了哭声,才拿了帕子给她拭干脸上的泪水,拉着她坐到了软榻上,让章滢的心情稍许放轻松一点,才再一次开口问道:“现在你可不可以说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章滢此时已经没有再哭,然而她的双眸中流露出来的悲伤和绝望并没有减少一点。那双漂亮的丹凤眼就这么望着云卿,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和云卿说,却说不出来。

    她很想说,很想告诉云卿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章滢又觉得很难开口,她实在没办法把心里的事情说出来让云卿知道,这样的事情真的是让她羞于启齿。

    就这样,云卿也不再问,只是在等待着。她知道章滢在犹豫,这件事或许关系重大,重大到章滢实在是不能就这么说出来。

    难道是在宫中被人欺负了吗?云卿心中暗忖,可这也只是她的猜测,而且被人欺负了,应该不是这么难以开口的事。

    “刚才不好意思了。一时情绪失控了。”过了半晌,章滢终于开口说话,然而此时的她依旧没有说出来是什么事情,脸上换上了一种刻意的坦然,像是要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在这么一句下掩饰了过去。

    感觉到云卿探视般的视线,章滢不自在的移开了眼,站了起来,避免与云卿那清澈睿智的眼眸对视,匆匆道:“我突然记得还有事,先回去了。”

    她的语气是那样的急切,好像要从云卿这里逃开一般。

    “等等。”云卿站了起来,淡然的开口,却让章滢慌忙的往前走了两步,好似害怕云卿问她一般,脸上的神色十分的复杂。

    云卿走出内室,到外面喊了流翠端了一盆温水进来,对着章滢道:“你把脸擦擦吧,这样回去,你舅妈看到,定然会问你发生了什么的。”

    章滢有一瞬间的愕然,随即眼底又浮出了一抹水珠似的波光,咬着红唇,轻轻的点头。云卿是一个很细心的人,虽然不是在嘴巴上说这对人如何如何好,然而细节处却一直都是很体贴人。比如爱喝什么茶,爱吃什么点心,每一次到云卿这里来做客,都必然能吃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便是现在,章滢也能感受到云卿那一种弥漫在举止之间的关心。

    她扑着温水,将脸上的泪水洗去,却越发坚定的刚才的想法,她不能把昨发生的事情告诉云卿,要是云卿都看不起她的话,她以后就会少了一个极好的朋友。

    接过流翠递来的毛巾,章滢慢慢的将脸上的水珠抹干,又接了帕子擦手,虽然眼睛还是微肿,脸上却因为浸过水,而透出几分柔软来,看起来面色没有那么差。

    云卿递了一管面脂给她,淡淡道:“你若是不想说就罢了。别让别人看出来了。这是青莲新作的桃花面脂,凃一点脸色会好很多的。”

    章滢接过面脂,却没有凃在面上,只是深深的看了云卿一眼,抿着唇几次想要开合,还是走了出去。留下一抹显得孤寂又挺直纤细的墨绿色背影。

    “章小姐很奇怪,她看起来很伤心呢。”流翠唤了小丫鬟将水和用过的帕子收拾了出去,眼底充满了疑惑的问道。

    云卿语气轻轻道:“是啊,很伤心的样子。”然而,是为了什么呢?

    就在章滢哭后的第三日,云卿到谢氏处请安,看到了正在府上的秦氏。秦氏在京中认识的人少,因为是罪人之后,又是做过丫鬟的,京中的贵妇大多数是人出身背景来交结的,虽然耿沉渊如今是京中新上任的官员里炙手可热的,然而还是很多人不愿意与秦氏来往,以免降低了她们高贵的身份。再加上她一直都是深居简出,认识的人也少,经常来往的就只有谢氏了。

    这一次云卿进去,却听到了一则令她深思的消息。

    秦氏与谢氏分别坐在罗汉床上,两人正端着茶聊,秦氏微挑着眉,笑着道:“说起来,这两,宫中倒是出了一件稀奇事儿。”她说完,便瞧到云卿走进来,望着姿容越发出色的云卿,秦氏心里又遗憾的很,若是自己儿子能娶到这样懂事又漂亮的媳妇才好,可惜,如今给瑾王世子得了去了。

    云卿分别给秦氏和谢氏行了礼,然后才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好奇笑容道:“刚才进来听到秦姨说宫里出了件稀奇事,是什么趣事?”她心中对章滢来大哭后又只言不谈的事一直记着,想着章滢一之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宫中陪伴十公主,也许发生的事情也是在宫里。

    秦氏见她好奇,略微踌躇了一下,在想究竟能不能当着云卿的面说出来,后来想到她到时候要嫁给瑾王世子,免不了要和皇室打交道,这才道:“这事,说稀奇倒也不算是很稀奇。皇上前几日回到养心殿后,就让魏总管去寻大前夜里经过了弄风阁的宫女,听说,是陛下那晚遇见了心仪的宫女,想要纳为妃嫔呢。”

    原来是这样的事情,难怪秦氏犹豫着不说出来。然而谢氏并不觉得云卿这时候还应该事事都不懂,还有一个月就要嫁人的女子,特别是嫁到王府,与宫中的事情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是避无可避的。

    谢氏拨了拨茶盖,目光望向云卿,见她双眸流露出思忖的神色,却因为未婚到底没有开口询问,于是自己徐徐的开口道:“皇帝看上宫中的宫女封为妃嫔的事,也不是没有的。先祖皇帝的淑德贵妃,也是由宫女晋升上去的。只是这都第三了,想来那宫女还没有找到吧?”

    秦氏点头:“听说消息一出去,前来冒认的宫女最少都有三四十个,若不是说要经过了弄风阁的才能被承认,只怕远远不止这个数。”

    宫里面的人整日浸在这世上最荣华锦绣的地方,每日看着那些妃嫔锦衣玉食,珠光宝气,身边一团的人伺候,自然会有很多人对这样的日子心生了向往,此时明帝要找他心仪之人,来这么多人冒认,也不是不可能的。

    只是,明帝都年近五旬的人了,就算身体再强健,到底也是人到中年迟暮时,那些人为了荣华富贵,当真是视其他为无物了。

    谢氏她们只当是一则宫中的新闻,听了也就算了,然而云卿心内却掀起了数尺高的波浪,实在不是她多想。

    明帝要寻人的时间,和章滢来她这里哭泣的时间,有一种惊人的巧合。难道这仅仅只是巧合吗?云卿不相信。

    而且章滢那几次欲言又止,绝望的样子,不正是像没有办法挣脱的模样吗?

    云卿忍着心中的疑虑,又陪着谢氏和秦氏坐了一会,才出了院子,然而她没有直接回归雁阁,而是吩咐丹让府里的马车准备一下,她要出门去一趟孟府

    章滢的舅舅官做的不大,府邸也不如那些世家贵胄的府邸来的壮观精美,然而进去之后,却能感受到一种布置的十分温馨的感觉,不管是花圃还是假山,都让人觉得不仅仅是用来欣赏,还有一种实用的功能。

    也只有能设计居住这样院子的人,才能将章滢接过来,当作自己的女儿对待吧。

    云卿一路想着,由着孟府的丫鬟在前面引路,首先她还是先去拜访了孟夫人。孟夫人容貌并不出色,但是有着十分亲切的面容,眼角的鱼尾纹也和那些在家养尊处优的夫人们不同,有着让人心头生暖的刻度,起身出来迎接道:“韵宁郡主来了。”

    她的态度很随和,但又不失尊重,云卿笑道:“是啊,突然到来,不知道打扰夫人了吗?”

    “没有,我正好在府中也没有事。”孟夫人吩咐了丫鬟端了点心和茶水上来,让云卿坐下后,才询问道:“你可是来找章滢的?”

    云卿眸光微转,却是轻笑着点头,“孟夫人真是心细如发啊,一下将云卿的心思看透。”孟夫人是章滢的长辈,所以云卿在她面前,并不拿摆郡主的架子。

    谁知孟夫人不客气的摆了下手,面上露出一份淡淡的忧愁,“哪里是看透的,章滢都病在床上两日了。你这个时候来,定然是知道她病倒了才来的。”

    云卿心中一愕,她确实不知道章滢病了,因为婚期将近,她如今日日都是在准备婚嫁的事情,不可能方方面面都去顾到,今日若不是她听到了宫中的消息,也不会冒然来孟府的。

    但是面上仍旧是不动声色,微微一笑,问道:“不知道她如今好了些许吗?”

    “一直都不好,又不肯吃药。小女孩赌气似的,还不许人进去看,我是担心得不得了。今你刚好来了,帮我进去看看,到底小女孩在一起,也好说话些。”孟氏心里着急,章滢这两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人越来越憔悴,大夫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她这个做舅妈的又担心又心疼。若是章滢在她这儿出事,相公还不说死她才怪呢。

    云卿也正是有这个意思,有些话自然要当面问章滢的。于是便点头应承了。

    因为孟府不大,从孟氏居住的院落到章滢的小绑楼走路也不过是半柱香的距离,不一会就到了。一进院子,便闻到空气里有淡淡的药味,孟氏走到门前的时候,站住了脚,望着云卿道:“你进去吧。我这两日进去,她也不说话,等会你出来的时候,再告诉我,章滢是怎么了。”

    “好的。”云卿乐得和章滢私下相处,掀帘顺着梯子上了二楼的闺房。水红色缀着白色茉莉花瓣的的窗帘一动不动的在禁闭的窗前,映射出微红的光线,屋子里窗子关的紧紧的,显得有些暗沉。

    章滢的贴身丫鬟米儿引着云卿往内屋走去,双眉间带着焦急,“沈小姐,你看看我家小姐吧,她不吃不喝的,这么下去,是铁打的人也撑不住的。”她是章滢从颍川侯府带来的贴身丫鬟,如今改了名字叫米儿,是真心为章滢着想。

    云卿闻言,只跟着她走进去,心里越发的肯定宫中所发生的事情一定和章滢有关系。

    床上靠坐着的章滢穿着淡蓝色的中衣,在昏暗的光线下,脸色比起前几日在云卿府中的时候更加黯淡,透着一股阴沉沉的气息,听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后,她也只是转过头默默的看了一眼,目光在米儿脸上扫过,落到跟随着走进来的云卿身上时,陡然露出了一点亮光。

    略微干涩的唇微微起合道:“云卿,你来了。”语气里有些觉得意外,又有些淡淡的开心。

    “嗯。听说你生病了。我便来了。”刚才在外面孟氏是这么说的,云卿当着米儿的面自然也只能这么说。

    章滢看到她来,从床上往外挪了挪,抬眸望着米儿道:“你先下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米儿看了一眼云卿,点头退了下去,而流翠和青莲,云卿在上阁楼之前,便让她们两人留在了楼下。

    屋内只剩下她们两人,云卿才望着一脸憔悴的章滢,直接的问道:“告诉我,那一,你是不是在宫中遇见了陛下?”

    章滢料不到云卿第一句开口就直接问了当日的事情,憔悴的面上神情陡然一变,因为消瘦而使在面上显得越发明亮的双眸里露出了一丝怯意,声音一颤道:“你怎么知道的?”

    她的表情惊愕中含着害怕,任谁一看,都知道章滢就是当日陛下在弄风阁中遇到的那个‘宫女’,还不待云卿说什么,章滢突然坐直了身子,一手抓着云卿,瞳眸一下子放大,失声道:“云卿,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她们都知道是我了?”

    她的手指很用力,握着云卿的手甚至有一点疼,然而云卿只是任她握着,然后声音轻柔又细微的,像是安抚道:“没有,她们都不知道。只是我猜到了。”

    章滢望着云卿的眼睛,想要看看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当望进那碧波一样坦然而宽阔的眸子中,她身子一松,刚才绷紧的身子好似一条突然失力的线,靠在了床头,目光空泛的望着床上的轻纱帐道:“你是猜到的对不对?”

    “嗯。陛下在宫女中查找着那个与她在弄风阁遇见的人。很碰巧,在那一日你到了府中找我,我想可能是你。”云卿轻声的说,看着章滢的神色,她觉得,事情也许比她开始预想的还要严重,否则单单是遇见的话,章滢不至于露出这般绝望的神色来,她不想将事情往最坏的地方想,然而事实却让她不得不朝着那个方向走。

    她不喜欢挖掘这样的事情,然而有些事也不是逃避就有用的。

    如今的章滢就是一味的在逃避,云卿望着她,容色平和的问道:“陛下不仅仅的是遇见了你。”她没有用问句,因为这一点,她有足够的洞悉能力。

    章滢没有看云卿,目光一直盯着一点没动,这次她的声音仿佛平静了下去,平静到有一种异常,静静的道:“是,不仅仅是遇见了。”她说完之后,嘴角露出了一点笑容,那笑容却像是要哭了。

    不用她在说出来,云卿知道,章滢能哭的那样的伤心,定然是失去了一个女子最宝贵的东西。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明帝不惜在宫中大肆找那个宫女。

    只是,若只是不巧春风一度又喜欢上了的话,明帝为何不直接让人画出画来寻找呢?

    这个时候,章滢的心里憋着许久的话,找了一个出口。她一直都不想让云卿知道这件事,然而敏锐的云卿却是发现了两者的关联,甚至已经猜到了事实究竟是什么样子,那她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她需要一个人倾述,尽避这件事情,她还是觉得难以启齿。但是更难受的是一个人憋在心底。

    她的嗓音在屋内幽幽的响起,“那一日,是十公主九岁的生辰,她的母亲安嫔在宫内给十公主庆贺生辰。十公主虽然顽皮,然而对我却还是不错的,她叫上我一起与她过生辰。而安嫔在得知我要和十公主一起庆祝,怕出来晚了,宫门已关,特意将时间提前了一个时辰。我在宫里陪着十公主吃了晚膳后,看夕阳落下了,便告辞了走出来,然后,后来,我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整个人是晕晕乎乎的……”

    “我心里想,大约是陪着安嫔喝了两杯酒的缘故,只想着能快点出宫去好好睡上一觉,然后……我遇见了一个男人……就在弄风阁里发生了……我醒来的时候,看到身边躺着一个人,我从小夜视能力不错,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躺着的是陛下……我惊慌失措的跑了出来,然而宫门已经锁了,我就呆在了一个角落里,等到第二,才走了出来,我不知道去哪里,就只好去找你,可见到你,我又说不出来,我怕你认为我不洁……”

    章滢的声音随着述说越来越低,在低沉中带着一种喉咙里呜呜的哽咽,她一直保持着仰着头的姿势,像是要让泪水就这么留在了眼里,不落下来。

    章滢比云卿大上一岁,去年宫中选秀的时候,因为在替母亲守孝,便逃过了这一次。她这次进京,去做十公主的伴读,便是想找一户好人家嫁了。然而那一日发生的事情,却将她的梦无情的撕碎。

    每一个少女都期待着自己的新婚之夜,因为神圣而贞洁。而章滢的,却在昏昏沉沉之间,给了底下最尊贵,却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男人。

    她的心情,该是怎样的难过。云卿心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而她却还是有着疑惑的。明帝要这样大批量的找人,明显是也不清楚那夜的人是什么模样,这段时间的夜晚,的确是黑漆漆的,那么明帝又是靠什么来辨认那晚的人究竟是谁的。

    “你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让陛下发现的?”看章滢一直躲避在家中的样子,很明显是不想去攀这个子皇龙,那么辨认的东西就变得尤为重要。

    章滢轻轻的摇头,“没有,我检查过的。”她那时虽然惊慌,但是还是比较冷静的,偷偷的穿好了衣服,收拾了东西,才走出来的。

    “那,你有没有说什么话?”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明帝可能没拿到什么东西,但是也许从声音里可以判断出来……

    章滢先是摇了摇头。

    云卿不慌不忙道:“陛下已经打死了两名冒认的宫女了,他一定是有办法辨认出你的。”虽然她不想说,然而这一点不能忽视,假如章滢想要避开这一点,就必须要想起来。

    闻言,章滢顿了顿,虽然心里难过,然而云卿的话的确都是针对了她的心理。她不想进宫,不想去做皇帝的妃子。她一直都避免去想那晚的事情,可现在章滢必须去想。忍着屈辱,章滢回想着那日的事情,突然一下却将仰起的头低下,望着云卿的眼眸里有着愕然,说出来的话,显得十分的艰难,唇瓣开合之间,字字如石砸在人的心头发痛,“我……可能……喊了……明郎……”

    “明郎?”云卿初听这个名字,却是吓了一跳,明可是明帝的名讳。虽然人人都知道是明帝,然而口中称呼的时候都称‘皇帝’和‘陛下’,以示尊敬。

    章滢若是不知道当时发生关系的男人是明帝,为何会叫出“明郎”来?云卿的心底充满了疑惑,她那双贵气的凤眸在流转之间,将这份疑惑传递给了章滢。

    章滢在自己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憔悴的脸色又是白了一白,小脸上透出一份苦涩,她望着云卿,苦笑了一下,摇头道:“你也觉得很奇怪是不是?可是我叫的不是他,我喊的是安初阳!”她最后一声,是鼓足了勇气说出来的,说的很快,很急。

    “安初阳?”云卿重复了一遍。

    “是的。”章滢像是费劲了所有的力气,才将这段话说了出来,“在安初阳的母亲没死之前,他的名字是叫安初明的。后来说是阳字不和,才改了叫初阳。”

    原来,章滢到宫中做了陪读之后,不仅仅是会挨打,有时候还会受太监和宫女的欺负。安初阳虽然不喜欢章滢以前的举止,然而章滢如今的变化也看在了眼底,几次都在一旁出手帮了章滢。

    还有一次,章滢被人取笑了名字像是‘苍蝇’的时候,气的和另外一个公主的陪读打了起来,被夫子狠狠的打了五十下手板的时候躲在大树后喊‘娘,我想你’的时候,刚好被安初阳听见了。

    两人在一起聊了很久的,章滢说自己的名字是母亲当时亲自取的,‘滢’是清澈的意思,颍川侯夫人希望她能清清澈澈的,成为水一般的女儿家。打架的原因便是因为那些人不仅仅笑她的名字像‘苍蝇’,还取笑取这个名字的人是个傻瓜……

    安初阳听后,便安慰她。当时他的名字是叫安初明,后来安尚书觉得不好,就改为了安初阳。他同样也不高兴,因为安初阳是安尚书的原配,也就是安初阳的亲生母亲所取。

    因为这件事,两人便熟识了起来,安初阳在宫中任侍卫,和章滢见面的机会也多。渐渐的,章滢发现这个以前认为冷面冷脸的安初阳,其实是个很纯粹的人,他为人不错,渐渐就有些倾心了。

    “云卿,我不知道怎么搞的,那我喝了酒,眼前产生了幻觉,我以为是安初阳,我以为是他的,然后人不知道怎么了,又有点不受控制……我喜欢他,想着他如果喜欢我,可以让舅舅去和安夫人说的,可是……”章滢在说着安初阳的时候,眼底有着淡淡的光彩,然而后面就渐渐的灰暗了下来,“我没有想到是他……”

    章滢遽然之间承受这样的变故,再回忆起,浓浓的悲伤又再次浮现在了心头。

    而云卿却在她的叙述中,抓到了一个疑点,这让她觉得有些奇怪。章滢并不是一个酒量很好的人,而那一日她也记得要赶着出宫门,不可能贪杯喝下很多酒。就算她喝多了几杯,是易醉的体质,可是能把明帝看成安初阳,那完全只能说是幻觉了。

    毕竟明帝虽然保养的不错,看起来也有四十余岁了,而安初阳年轻俊朗,眉目冰冷,与明帝的不怒自威,有很明显的区别。

    她觉得有些奇怪,章滢的状态不像是喝醉了,她所说的幻觉和不受控制,更像是一种高级的迷药,使人迷幻之后,还不会有任何的后遗症。

    并且弄风阁在宫中并不是个十分明显的地方,为何明帝也恰恰去了那里,刚好撞见了章滢呢?这一切都显得有些不合常理,但是表面上看又是衣无缝的。

    应该是有人故意设计章滢。

    云卿想了想,清澈的眸子里流转着淡淡的智慧光芒,提声问道:“章滢,你那一日,从安嫔的宫中出来后,有没有遇见什么奇怪的事,或者哪里痛一下之类的?”

    十公主的生辰是不可能改变的,安嫔在宫中素来是低调柔和的,她没有必要害章滢,更没必要让章滢和明帝发生什么关系。这对于安嫔来说,意味着后宫又多一个人来争宠,并不是好事。而且章滢一旦和陛下在一起,十公主身边的陪读就要换人。虽然做伴读章滢的年纪稍许大一点,但是她外向的性格,并没有让十公主觉得闷,安嫔更觉得年纪稍大一点的少女照顾十公主更安全。安嫔和十公主都是很喜欢章滢的。

    本来垂着头的章滢在听到云卿的话后,抬起头来,有些不理解她所说的话。云卿的面色和煦,然而她的凤眸里却是一片的冷静,像是山崩于面前而不乱的那种静谧,这也是章滢觉得云卿最吸引人的地方,她想是柔弱的风,却又隐藏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章滢总觉得云卿在身边,自己就会莫名的安定。

    因为这一种信任,章滢在不知道为什么云卿会这么问的情况下,还是认真的回想了起来。

    她在安嫔宫中用膳,用膳之后,十公主因为贪喝了两杯酒,已经醉了下去。安嫔吩咐人扶十公主回殿内休息。而章滢也在此时告辞,安嫔使了人出来送她,她在宫中这么久,也熟悉了,便推脱了。然后,她按照每日经过的路,在经过一片柳叶垂低的树时,忍不住用手拂着柳叶,那个时候她的手背好像痛了一下。她以为是什么小虫子蜇的,但是看了又没红没肿,就没放心上。后来发生了更大的事情,就更加没不记得这件事了。

    当章滢说出来的时候,云卿就知道,这一定是宫中有人故意设计的。那手背的刺痛,不是什么小虫子,是从远处射来的针,上面凃了一种迷药。这才是导致章滢和明帝在弄风阁之事发生的主要原因。

    “为什么?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设计我?”章滢在听到云卿的分析后,满脸的诧异,她根本就没想过要当明帝的妃嫔,为什么别人会瞄准她……

    云卿也想知道是谁,若是第一日章滢就告诉她了,也许她还可以从章滢身上的残留中找出那种迷药的名字,根据迷药查出来源,再找出是谁下手的。然而过了三四了,迷药在身上的残留也没有了。根据章滢形容的药效,云卿暂时还判断不出。

    事情的来龙去脉目前已经清楚,这药云卿可以回去查查医书,汶老太爷也写信回来,还有四五的样子就会到了京城,到时候云卿可以去问汶老太爷,他对这些药物定然清楚。

    这些时间,接踵而来的事情实在太多,京城里处处透着一股蠢蠢欲动的气息,让人觉得很不平静。

    想到这里,云卿按下心中的疑惑,眸子望着章滢,非常平静的问道:“你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若是明帝找不到,将范围扩大,你这几休假的时间就会变得很突兀,很快会让人将注意力移到你身上来的。”

    章滢浑身一抖,“我不想进宫,我不想……”如果是以前,还没有遇见喜欢的人,也许进宫也算是一条路,然而这个时候的章滢心里已经有了安初阳,她怎么会想要到一个不喜欢的男人身边去,可是,章滢又接着道,“云卿,可我现在这样,以后怎么办……”她已经不是处子了,就算嫁给安初阳,也一定会被嫌弃的吧。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透出一股深深的茫然和无助,云卿其实也不希望章滢入宫。宫里面的斗争比起外面来,更加强烈更加诡谲,章滢进去之后,以后只能活在勾心斗角之中,而她嫁的男人,是底下最不可能给予安慰的男人。她握住章滢冰凉的手,一字一句道:“章滢,你不想入宫,就不要入。这底下,被休后,和离后再嫁的女子也不少,可见女子能不能得到男子的心,不在于她的身子是否完整,而在于男子的心在不在你身上。现在你要做的事,尽快好起来,然后若无其事的去宫里,不要让人发现你的异常,明白吗?”

    自古子多薄幸,像乾帝那样的男人,少之又少。明帝三宫六院,妃嫔虽说没有三千,也有一百。也许明帝就是贪个新鲜,在一个地方偶遇一个美貌宫女,心中有些不舍那种风流滋味。过一段时间没找到就过去了。

    还好章滢没有一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回来扯根绳子自尽了,如此一来,还真是不值得。

    云卿的声音带着一种安慰人,坚定人心的力量,章滢在凤眸里看到了真挚的劝慰,她默默的点点头。

    了解了章滢的事后,云卿让米儿去熬了粥上来端给章滢,米儿听到章滢肯吃东西了,连忙吩咐厨房去煮。

    而云卿一面和章滢说着其他的事情,分散她的注意力,看着她喝下了一碗小米粥,这才告辞了从府中出来。

    孟夫人听到章滢吃东西了之后,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神色,瞧着云卿道:“还是你来了好,不然这么下去,人可得瘦不少。”

    孟夫人自己长得比较丰满,也觉得女孩子丰满一点好看,章滢这几饿了,她很着急。

    “有夫人你这个舅妈照顾她,章滢肯定会好的。”云卿笑道。

    孟夫人点头,叹了口气,道:“章滢也是个苦命的孩子,这么大就没了娘。爹又是个不管事,只会听女人话的货。”孟夫人说了两句后,大概觉得在云卿面前说长辈的坏话有些不妥,便停了下来,问道:“章滢这是怎么了?”她是结婚生子的人,自然看的出章滢不仅仅是病了,主要还是有心病。

    云卿秀丽的眉头微微蹙起,轻声道:“孟夫人,章滢不让我跟您说,怕您担心。可我知道你肯定会担心。”

    孟夫人听前一句的时候,眼睛睁了睁,后一句的时候,就点头,暗道云卿是个体贴人的孩子。

    “是这样的,她在宫中做伴读,和别的伴读难免有点冲突。那人就数她说她没娘之类的,章滢生气,所以这几日,不想去宫中。”云卿低声道,脸上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孟夫人,你别让她知道我跟你说了,否则日后心事都不跟我说了。”

    章滢毕竟不是在自己家,云卿若是什么都不跟孟夫人说,反而显得章滢与舅母不亲,话儿只对着外人说。所以云卿干脆说了个亦真亦假的话儿给孟夫人。

    孟夫人知道自家这个外甥女和她母亲感情好,听到原来是这样,难怪章滢一直躺在床上奄奄的。忙点头道:“我知道了,不会提起的。也不知道宫里那人怎么这么缺德,说这戳章滢心窝子的话。”

    云卿微微一笑,并不多说。毕竟真相章滢说了,不要告诉孟夫人,免得舅舅知道了,那脾气上来,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

    本来章滢自身是没有什么病痛的,主要是心病,如此休息了一后,便又如常的去宫中陪着十公主,虽然听到别人议论这则消息的时候,章滢心里有些伤痛,然而想着云卿说的,时间一长也会过去了,也尽量避开这些讨论的地方。耳不听为净。

    然而,很多事情,都是瞬息万变的。紧接着,在朝堂上就出了一件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使得很多人的人生,因此而改变。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