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62

重生之锦绣嫡女 162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紫禁城,未央宫中,浮云漫卷。浪客中文网

    两名女子正站在宫中的一处杏花树下,袅袅婷婷的身姿如同浮扁夺目,比起背后的杏花更要多上一份动人的光彩。然而两人的神色,却是不似春光那般灿烂,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悲伤气息,在她们之间萦绕着。

    一名侍女捧着一朱红玉盘走了过来,站在其中一人面前,低下头恭谨的问道:“珍妃娘娘,陛下让奴婢来问,这些簪子的样式中,你喜欢哪一款?”

    女子在听到‘珍妃娘娘’四个字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有一丝陌生,还有一丝淡淡的厌恶。章滢还是有些不习惯这个称呼,尽避这个称呼给她带来的是荣华富贵,是别人想都想不到的宠爱。

    未央宫是离明帝最近的一处宫殿,自开朝之后,便没有哪个妃嫔入住进去过。蜿蜒的檐,琉璃的屋顶,精致的装饰,华贵的摆设,每一处都是选用宫中上好的物品所制。因为工部和内务部都知道明帝对这位珍妃的格外看重,所以每一样东西都是极为用心的。

    而这几,在妃子行典大礼时所需的东西,每一样明帝都是让人备了数种,让章滢挑选出最喜欢的,再命工匠立即赶造,这样的宠爱红了宫中许多妃嫔的眼,几乎要让人嫉妒的得了红眼病。

    可惜,在人家眼中的富贵荣华,章滢只是略微的看了一眼,扫过那上面累丝凤形烧蓝点翠钗,镂空牡丹形红珊瑚镶嵌水晶步摇,扭珠洒金蝶形玉夹金缀南珠头冠……每一样都手工精致,都是世间难以看到的新款,单单那头冠上的南珠,颗颗圆润饱满,大小一致,随便拿出一颗都可以让中等家庭三口之家好好的生活数年,这些东西章滢喜欢吗?她喜欢。

    只要是女人,对于这些漂亮精致,独一无二的东西总是有一种格外的爱好,然而此时摆在她的面前,她也不过是觉得名贵,眼中没有露出一丝惊喜,轻缓的开口道:“就要这个吧。”

    宫女欣喜的道:“珍妃娘娘好眼光,这个可是陛下让添上去的,果然还是陛下最懂娘娘呢。”宫女大概是想讨了喜头,嘴巴惯常的说上两句讨喜的话。平日里在宫中的女人,谁不就喜欢听这种陛下对谁独一无二之类的话。

    可惜章滢并没有露出什么格外的欣喜来,只是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摆了摆手,让宫女下去了。宫女以为自己哄得新晋的珍妃开心,连忙喜滋滋的退下。

    而站在一旁的云卿却看出来,章滢那一抹弧度,与其说是开心,还不如说有着淡淡的讥讽。她奉了陛下的命,到宫中来陪章滢直到封典完成,而这些,明帝也没有来未央宫,看起来颇有几分新婚前不见面的架势,让云卿暗暗觉得奇怪,明帝对章滢似乎是有些太好了,超出了对其他妃嫔的好,但是这也不能就将章滢的喜怒给淹没了,她看得出章滢眉目里的情绪。

    待周边的宫女都退下了之后,云卿想了想,眸子淡淡的流转,黑曜石一般散发出浅浅的光泽,望着章滢的瞳眸散发着清润睿敏的光芒,柔声地道:“章滢,你真的愿意以后就在宫中生活了吗?”

    自问过章滢当日所发生的一切后,云卿知道,这一切肯定是东太后设计的。虽然这次是章滢稍微着急了一点,但是这不是章滢的错。是东太后心思太阴险,又太慎密。她早就将目光瞄上了章滢,以快速的手段将章滢引到了坑中。

    东太后历经自己的亲生儿子叛变,都能依旧在明帝的后宫占有一个太后的名分,可见她的手段绝不一般。这样的设计对于历经风雨根本就不够多的章滢来说,实在是太过有效。

    但是纵使现在被封了妃子,如果章滢不想在宫中生活的话,云卿还是能有办法让章滢不用在宫中的。[中文]但是这几,章滢始终都未曾说过要离开宫中的话,云卿也摸不准章滢现在的心态。

    要知道,人心是这世界上最难摸准的东西,章滢一直藏着掖着,眼神里有很矛盾的情绪出现,这一切都是云卿没有在进宫当日就将这个问题问出来的原因。

    此时,章滢听到云卿的话后,慢慢的将放空的视线收了回来,丹凤眼里如同含着一层淡淡的薄雾,那种眼神,已经不复之前的勇敢无畏却清澈无底,多了一种云卿熟悉的东西。那是云卿在照镜子的时候,无数次在自己的眼眸里曾经看到过的眼神。

    “我还能有别的选择吗?”章滢的声音没有平日的高扬和明媚,低沉的就像是杏花瓣上要坠下的水滴。

    自她成为了珍妃之后,明帝让刑部去查了孟祈佑之事,有了明帝的旨意,刑部自然是不敢放松,从孟夫人那里了解了是在哪家制衣坊里所为,到了制衣坊之后,自然和桑青所见到的情况是一样的,制衣坊里只有一片浓浓的血腥味和横尸。一门全部被杀,刑部丝毫不敢隐瞒,上报了陛下,着手调查发现这些人都是被专业的杀手所杀,时间在孟祈佑上朝的前一晚上。

    如此,倒是洗清了孟祈佑部分的嫌疑,但也不能完全证明他的清白。因为这件案子,是专业人士所为,一时半载的查不出头绪。而另外一边,孟祈佑的上峰吏部尚书和耿沉渊以及朝中一些官员一起上书,证明孟祈佑平时为人,联名保证其人品质,如此,陛下以一个待查的名称,先让孟祈佑出了牢中,依旧任吏部侍郎一职。

    然而得知了自己的外甥女为了救自己而进宫做了妃子的孟祈佑,当即就惊呆了,气大性躁的他差点就要再进牢中去,也要换外甥女出来。是耿沉渊好说歹说,加上章滢说自己也是愿意留在宫中的,才安抚了孟祈佑。

    谁都知道,孟祈佑在触了这么大的霉头,却安然无恙的从牢中出来,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章滢。明帝要宠一个女人,自然是要照顾一些她的家人。否则的话,自古为何那么多人都想要送自家的女儿进宫去搏一搏呢。以前有一句古话就是说这种现象的——遂令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本诗出自《长恨歌》,说的是杨贵妃令杨家黄腾达)所以,人人都说孟祈佑有远见,有福气,接来一个好外甥女,才躲过了这一劫。

    云卿却是知道事情始末的,她听了章滢的话后,眸子里带着淡淡的笃定,慢且坚定道:“若你不想要在宫中的话,我可以让你不用呆在宫中。但是要换一个身份,以后也不能呆在京城附近。”这是她在得知章滢要封妃后,一直考虑了许久,想到了一个十全的计划。如果章滢不愿意的话,她可以让她出宫。而付出的代价,云卿也和章滢说清楚,脱离宫中之后,自然不能再做‘章滢’了。

    和缓的声音传入了耳中,章滢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眸中带着诧异,她现在还不知道云卿在那一日其实是为她做了策划的,如今听到云卿可以让她出了皇宫,不知怎么,她的心中有一种很微妙的心情,她的心底的确是对皇宫没有多少向往的,然而此时,却也说不出立刻赞同的话来。

    她听的出云卿的意思,换一个身份,应该就是要假死遁走,然后开始另一个身份的新生活。那以后她就不是章滢了,也不能再见舅舅舅妈,还有其他的好友了,她害怕这样的生活。

    如果……

    章滢的眼底闪过一道淡淡的光华,抿了抿淡红的唇,丹凤眼里带着一种执着,“云卿,我想见一见安初阳。”

    她的犹豫云卿看在眼底,说实话,当初章滢便对**的事不能释怀,如今真正和明帝相认,对于章滢来说,既是一种痛苦,也是一种解脱。然而在这样的解脱里,还有对初恋有一种难忘的憧憬,云卿能明白章滢的犹豫,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放弃身边的一切重新开始的,她点点头,不管章滢是要重新开始,还是要留在宫中,都需要对这份感情做出一个了断才可以。于是云卿点点头,道:“好。”

    花园里的一处假山后。

    将所有宫女都差遣走了的云卿站在一棵树下,站在恰到好处的地方,望着背靠一片假山的一男一女。

    章滢今日特地换了一身黛绿色暗花蝶文的雨丝锦,下身系着碧色绣水云边的百褶裙,飘逸动人,略显苍白的容颜也稍微凃了胭脂,本来就艳丽的面容更显得千娇百媚,娉婷如一株海棠花,身后的花儿为她更添上一抹秀色。

    而她的对面,则站着身着宫中禁卫军所穿的玄黑色软甲服的安初阳,腰间系着三寸宽的墨带,左边配着金刀,正肃的装容让他本来就冰冷的面色显得越发的英挺,下巴坚毅,眼眸乌黑望着章滢,目光往站在右侧方不远处的云卿身上一撇。

    他在宫中执勤,正好碰到一个小爆女,说是韵宁郡主有事找他,让他在落霞间等她。待他来了之后,云卿只是带他站定在此处就走开了,接着章滢就从假山后走了出来。

    他浓黑的眉毛皱了皱,小麦色的肌肤有着一种勃然的生机,章滢的目光在这张冰冷的俊颜上流连,她知道安初阳看起来冰冷的容颜下,心却不是这样的,否则也不会对她伸出援手,还将自己幼时的事情说出来安慰她。章滢深深一呼吸,将放在心底一直想要说的话,说了出来,“安初阳,我喜欢你,你愿意与我一起吗?”

    虽然章滢平日里胆子不小,但是遇到这样的事情,骨子里仍然有着女性的羞涩,她知道自己今若是不说,以后就更没有机会说了。于是抑制住了眸中的怯意和羞涩,睁大眼望着安初阳,等待着他的回答。

    “你是陛下的珍妃。”安初阳眉头略微一皱,眼底闪过一抹惊异,他是知道章滢的事情,每日在宫中巡逻的时候,听的最多的就是这位听进的珍妃的各种事迹。然而在他听来,事不关己,他便不会去关心。当然,若是和另外一个人有关,那又不同了。虽然和章滢有过几次见面,也一起说过话,但是现在听到章滢的话,他心中十分吃惊。

    章滢何时喜欢上他的?不得不说,安初阳的性格并不是多细腻,他安慰章滢,是因为章滢来自于扬州,又是云卿的好友,秉着爱屋及乌的心情,他才过去安慰一下章滢。或许还因为发现章滢和他能聊得上来,算得上是同乡也是朋友。

    然而他的心里,喜欢的都一直是云卿,并没有其他人。

    这一句话虽然简短,却让章滢的小脸白了一白,嘴唇微微的颤抖,鼓足了勇气将心中的话说出来,换来的却是安初阳的再一次提醒,她努力去分辨着安初阳的表情,却看不出安初阳有半点遗憾,难过的样子。章滢觉得不甘心,她急切的接着问道:“若我不是珍妃,你喜欢我吗?”

    也许是碍于她现在的身份,安初阳不能说什么。但是如果安初阳喜欢她的话,她可以换一个身份,至少还有一个人能陪伴在身边。

    可是安初阳却十分坚定的摇了摇头,“我们是同乡,是朋友。”唯独不是情人。

    如同遭受雷击一般,章滢往后退了一步,又一步,碧色的长裙在地上逶迤出一抹蜿蜒的弧度。安初阳从来都没喜欢过她,是她自己觉得他对自己好,以为他对她多少也是有点情意的,原来是她一厢错付。

    云卿看这边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章滢的身形颤抖,便走了过来,正迎上安初阳冷淡的面容和黝黑的眼眸,“你约我来,便是这个原因?”若不是云卿有约,他也不会在当值的时候到这边来。

    “嗯。”面对安初阳不似责问,却更甚责问的话,云卿心中略微有点过意不去的应了。看章滢这个样子,安初阳并没有给她要的答案。而安初阳以前是喜欢自己的,也许现在还喜欢着……

    安初阳望着云卿那白如凝脂的面容,心中有怒,但是更多的是一种重复的悲伤。云卿从来都没喜欢过他,就算他认识云卿的时间早,求婚的时间也比御凤檀早,她都没有把他放到心里。这些他也无所谓了,今日,云卿却特地约他出来,让他听另外一人的表白。

    可他也没有资格去责怪,毕竟他的心思,云卿不一定知道。如今云卿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妻,他也只有将这份感情藏在心底。但是面对这件事,他心里还有有点淡淡的难过。

    他望着云卿,尽量克制自己想要说些什么的冲动,目光从遭受了深深打击般的章滢面上划过,启唇道:“若是无事,我先走了。”对于章滢,他没有感情,也不可能说谎话欺骗她。

    “嗯。”云卿知道不能耽误他时间太久,便点了点头。

    挽着章滢一路走到了宫中,虽然这一次没有流泪,然而那苍白的脸色,和带着心伤的眼神,无不在述说着章滢心中的难过。

    感情这种事情,云卿知道安慰没有太大的作用。她可以去设计许多事情,但是感情的事情,不单单是靠设计就能成的。

    半晌之后,只听章滢的声音淡淡的飘在内殿之中,丝丝缕缕如同金鼎中出来的香线,“云卿,我要留在宫中。”既然喜欢的人不喜欢她,那么她留不留在宫中,又有什么不同呢。

    云卿一顿,却不是太惊讶,章滢之前的所为已经说明了她那时候心中有犹豫,是因为安初阳,只是云卿还是想问她,她扳过章滢的肩膀,让自己的目光与她对视,认真的问道:“章滢,你现在可以伤心,可以难过,但是你绝对不能用自己的未来来泄愤。如果你不是真心愿意留下,日后痛苦的不是别人,只是你自己。”

    章滢抬起艳丽的面容,眼底虽然还浸着悲伤,但是更多的却是肯定,她缓缓的摇了摇头,对着云卿拉出一抹笑容道:“我以为他对我多少都有些意思的,原来也不过是同乡之情。这样也好,如此一来,我也就断了心思,不再去想那些事情了。”她顿了顿,又道:“本来进来做公主伴读就是为了找一门好姻缘,以后可以帮衬舅舅,如今陛下对我这样宠爱,这下,还有谁比陛下的权利更大呢!”

    她的话固然是没有错,但是这样的选择也充满了一种无奈,章滢的决心已经在了她的眼底,云卿其实很想再说,但是又觉得说什么都没有用。

    “若你真是这样决定了,也不见得是件坏事。”云卿说完之后,抬眸望着面容充满了坚毅和不后悔的章滢。

    “我现在做了珍妃,待正式封妃之后,手中就有了权利!到时候,我一定会将当日陷害我的人抓出来的!”她本来是还有机会的,但是如今走到这一步,章滢在伤痛之余,还存在的就是恨意。若不是这个人,她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云卿和她说过,她的症状绝对不是醉酒。事后她细细的回想,也的确不像是醉酒。既然都走到了这一步,那她章滢起码要利用得到的东西,好好的报了这个仇!

    ------题外话------

    我知道写章滢入宫,会有亲感觉心疼。但是并不是有波折,就代表人生不幸福。女主也是一步步经过波折走过来的。相信醉的文,起伏波折是每一个人人生必备的东西。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