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66

重生之锦绣嫡女 166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还有另外一个人,此人能证明,臣女当时除了自己,还有其他人在,并且从来未曾吩咐过宫女去送茶给古小姐重生之锦绣嫡女。”

    四皇子浑身一颤,双眸中带着意气风发,到了这个时候,她终于肯服软承认和自己在一起幽会了吗?果然人都是逼出来的,也好,这样也可以让她认识到,人有时候是不得不认命的。再顽强的抵抗,最后不是一样要做他的女人!

    “既然有证人,就请他出来吧。”明帝淡淡的道。

    云卿恭谨的行礼道:“那一位不在殿中,方才她有事离开一会。臣女让人去请她进来。”

    四皇子本是等着云卿迫于无奈说出自己的名字,却不料云卿说人不在殿中,那就不是他。眼眸一顿之后,面色一沉。当时就是他和沈云卿在殿中,并没有其他人,沈云卿又从哪里找一个人来给她作证呢?要知道这个人,若是一般的人,也说服不了眼前的皇后,莹妃以及明帝,必须是一个站出来十分具有说服力的人!

    很快的,流翠就从外面带了一个人进来,而众人看到那个人的时候,面色都闪过一丝诧异。

    只见安玉莹从门外走了进来,身着碧蓝色的长裙,巴掌大的小脸下巴尖尖,对着明帝,皇后行礼后,仪态大方的站到了一边。

    四皇子,皇后,莹妃在看到安玉莹的一霎那,都有着震惊,莹妃最先开口道:“玉莹,你这个时候进来做什么?”

    安玉莹抬眸从莹妃的面容上扫过,含笑道:“陛下宣召我来替韵宁郡主做证人的。”

    “你做证人?你做什么证人!”莹妃陡然转过身来,也不再跪在明帝的腿边,面含厉色,她根本就没有想到,云卿所说的证人会是安玉莹。这个妹妹最喜欢的就是御凤檀,最讨厌的就是沈云卿,得知了云卿要嫁给御凤檀后,还和她发了一大通的牢骚。如今怎么还站到了沈云卿那一边去了?!

    云卿冷眼望着莹妃,道:“她做的是什么证人,莹妃心中自然清楚。”从一开始,云卿就觉得莹妃叫她到晶心宫中有异常。这两日,因为皇后身体不适,安玉莹进宫探望皇后,四皇子自然也是一同进来的。想到这里,云卿使了流翠先是让章滢将未央宫全部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可疑的物品放到了里面。然后让流翠带着安玉莹到晶心宫来……

    当然,云卿也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四皇子会在这里等着她的,她只是隐约猜着以莹妃的智商,是做不出邀请古晨思的事情的,毕竟当时两人在未央宫的时候,眼神并不对盘。

    在来的路上,流翠已经将殿中的事情讲与安玉莹听,此时只听她目光不凝于殿中任何一人身上,只徐徐道:“臣妇本是要来探一探莹妃的,为了给莹妃一个惊喜,臣妇是从殿中花圃处穿过走进来,却在赏景小殿中看到了韵宁郡主,与她一起坐了一阵子。见莹妃此处有客人,又听前殿内传来了呼喊声,臣妇不便打扰,便又原路退了出去,那时候便看到了莹妃过来。中间未曾见到韵宁郡主吩咐其他宫女做任何事情。”

    四皇子勃然大怒,沉声道:“侧妃,你此时站出来作证,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他一字字的从薄唇中迸出,每一个字都像薄薄的钢片朝着安玉莹的脸颊上削去,安玉莹肩膀一缩,整个人颤抖了一下,突然转头望着云卿,看到她那抹带着自信昂扬的眼神,又挺直了背,强自镇定道:“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只要四皇子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是的了!”

    莹妃的晶心殿后的小花园与外面一处大花园是相互连接的,刚才她的确是到了赏景小殿的外面,但是不是像她说的那样,是为了看莹妃。而是流翠跟她说,四皇子在那里。

    当她急急忙忙赶到的时候,便听到殿内传来的男女对话声。四皇子竟然在晶心宫中设下了局,目的是为了娶了沈云卿做正妃!

    皇子正妃啊,这个位置连她都不曾坐上去,四皇子却要给沈云卿!就连沈云卿已经被陛下赐婚给了御凤檀,四皇子还要费尽心力去争取!

    自从嫁给了四皇子之后,她也有一些认命了。虽然痴痴的喜欢了御凤檀这么多年,到底以后要倚靠的还是四皇子。而且四皇子面目英朗,外形条件本来就不错,安玉莹也打算一心帮助四皇子,得了他的欢心后,坐上四皇子妃的位置,日后还可以坐上皇后一位。

    然而新婚的第一晚,四皇子就将她晾了一晚,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进了婚房,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躺在床上睡下了。

    她以为,这是陛下赐下来的婚事,四皇子本来对她无意,又知道她一心喜欢御凤檀。作为男人的话,心中会有排斥,于是在婚后,收敛了自己的小性子,尽力的去讨好四皇子,因为四皇子才是她以后的立身根本。

    接着她发现,不管她做什么,如何奉承,如何蓄意讨好,四皇子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莫说笑容,就是一个好脸色也不会给她。但是今天在赏景小殿中,她却听到了这个男人对沈云卿和颜悦色的说话,尽避声音里是一贯的冷酷,却含着一股喜悦,甚至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云卿要做正妃的要求。

    他是个极有原则的男人,决定的事情就很难改变。可对沈云卿,真的不一样。

    安玉莹讨厌云卿,她十分乐意云卿被人设计,嫁不了御凤檀,死在她的面前重生之锦绣嫡女。但是她还清楚一件事情,沈云卿今日不是死,就是选择做四皇子妃,到时候她不仅要被沈云卿骑在头上,还要天天月月年年的对着她请安,伺奉她为主母。

    这样的日子简直是生不如死,她不愿意。

    所以她答应了云卿的要求,证明刚才云卿是和她在一起。因为皇子是不可以随意在后宫走动,更不能进妃嫔的殿内的,四皇子绝对不会说他刚才在殿中和沈云卿相遇的。否则的话,今日针对云卿的目的,就会被淡化了。

    她不甘心,但是也不能不做。

    云卿见此,慢慢的笑了,凤眸里含着一丝嘲讽,道:“现在有了四皇子侧妃的证词,各位可以相信我的清白了吧,既然我没有吩咐宫女送茶,更不能给古小姐下毒了。古小姐毒发的时候,我可是在赏景小殿中的。”

    莹妃望着安玉莹的眸中不禁闪过一丝怒色,道:“谁知道你有没有收买了人给你作证!为什么一开始你不说出来有证人,偏偏要等到如今才说出来?”

    云卿微微一笑道:“之前我一直都有说并不是我下毒的,只是莹妃你步步紧逼,非要证明。皇后娘娘既然都在此,那我也只能任凭皇后娘娘做主,相信她是后宫之主,一定能帮我证明清白的。”她顿了顿,又道:“四皇子侧妃可是莹妃你的亲妹妹,如果不是她和我在一起是事实,怎么可能会站出来为我作证呢?”

    莹妃的脸色变得惨白,她没有想到最后站出来作证的是安玉莹。其实为云卿作证的是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会被莹妃以收买做假证的借口来说,唯独安玉莹,她没有办法以这条理由去辩驳为云卿作证之人的真假。

    四皇子手握成拳,额上青筋突突,双眸阴沉的望着安玉莹,若是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安玉莹此时只怕是死过千百次了。

    安玉莹虽然害怕,然而四皇子对她本来就冷淡,半月不去一次房中,使得全府人都对她窃笑不已。既然已经如此之坏了,再坏一点又何妨,她就是不想被云卿压在头上,被一个他如此在乎的女人压在前面!永远没有翻身之地!

    在这一点上,安玉莹已经有一种本能的直觉,她知道,若是在四皇子的府内和云卿斗,自己十有都不能斗过她!当初她的母亲都败在了云卿的手下!

    莹妃看着一脸豁出去的安玉莹,又怒又怕,恨不得上前两下捶在安玉莹的脸上,她强自抑住了自己的冲动,眼泪哗哗的掉了下来,“陛下,臣妾也是听宫女所说,以为是韵宁郡主下毒的,如今有了臣妾的妹妹作证,只怕这其中有小人在故意挑拨臣妾和郡主的关系……”

    云卿挑高了唇角,莹妃的眼泪真的是说来就来,也太不值钱了,她缓缓道:“莹妃,刚才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给古小姐下的毒,并且你宫中的宫女都看到了我给古小姐茶包了。如今证实了茶包不是我给的,那这茶包,你们又是从哪里看到的,从哪里得到的呢?”

    莹妃浑身一抖,惊惶的摇头道:“我都是听宫女说的……”

    “不对!莹妃你之前说的,可是亲眼所见!”云卿扬声打断了她的话语,“你亲眼看到古小姐和我起了争执,直到你进来之后,才掩饰的装作和好!”

    “我没有,我没有……”莹妃全身发冷,额头上有汗水沿着两颊流了下来,拼命的否认。她似乎明白了云卿为什么答应了她的邀约,前来她晶心宫的原因了。

    皇后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她对于莹妃受宠已经不满已久,此时见莹妃受到逼迫,丝毫没有开口说话帮她的样子。

    云卿毫不理会她,斩钉截铁地道:“你有!莹妃娘娘,你从一开始邀请了古小姐来宫中就是设计好了的,你想要毒死她,然后将罪推到我的身上。从刚才四皇子侧妃的话来看,我身上不可能有茶包,但是下毒的又是晶心宫的宫女,说明茶是来自于晶心宫,魏总管之前也从晶心宫寝殿内搜出了剩下的鹤顶红。既然毒不是我下的,为什么那些宫女都口口声声说亲眼看到我和古小姐起争执呢。因为晶心宫内都是莹妃的人,她们一定都是听你这位主子的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如今陛下就在这里,你让她们再对着陛下发誓,若是所言有假,就当欺君之罪,罪连九族,绝不反悔!”

    莹妃被她一句一句的说出事情的真相,心中焦躁到了极点,不由站起来冲到云卿的面前,扬掌扇下。流翠早就盯着莹妃的一举一动,见莹妃冲上去,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十分护主的站定在云卿的面前,目光怒瞪着莹妃。

    安玉莹见莹妃趴在地上,眸光里掠过一丝不忍,想到她和四皇子合作,就是为了扶持沈云卿做四皇子妃,又将目光冷漠的移开。

    四皇子面色沉如深渊,带着一种可怖的阴戾。自从在宫中遇到莹妃,发现她非常不愿意珍妃进封,便和莹妃一起策划了这一场阴谋,一并拉下珍妃和云卿!他这个计划滴水不露,每一处都承接的非常巧妙,环环相扣,任沈云卿再聪慧,也无力狡辩。可看眼下的形势,和意想中的完全不同。

    只听明帝声如沉石,慢慢地道:“此案已经有了定论,古晨思之死,乃莹妃蓄意而为。”

    皇后望了一眼明帝,也接着道:“在后宫谋害臣子之女,的确是罪大恶极,不可姑息。臣妾请陛下主持公道。”

    “皇后娘娘,这事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做的。”莹妃此时已经顾不得在明帝面前保持仪态,急忙的走到皇后的身边,一把拉住她的手,哭喊道:“皇后娘娘,我根本就没有必要害死古小姐啊!”

    她是没有必要害死古晨思,因为古晨思和她无冤无仇。但是为了能让陛下重视这个死者,从而将云卿打入地狱,有没有冤和仇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死的又不是她。

    米嬷嬷生硬的将莹妃的手拉开,“莹妃娘娘,你可知道,古小姐是古次辅的孙女,你在宫中设下毒宴将古小姐害死,让陛下如何对臣子交代重生之锦绣嫡女。皇后娘娘身为后宫之主,自然是要主持大局,不能偏颇,莹妃娘娘做出此事的时候,可有为宁国公想过!”

    她字字句句是苦心劝慰,然而听到莹妃的耳中,带着十足的警告。一味的死搅蛮缠,并得不到什么好。但是这件事明明是四皇子和她一起策划的,她不相信皇后一点都不知道,一点都看不出来,现在这意思是要她一个人顶罪吗?

    “这都是你说的,你没有证据!”莹妃还在死死挣扎着,望着明帝,希望他能顾念着多年的情分,饶过自己。

    云卿冷眼看着莹妃,声色俱厉道:“证据,证据实在是太多了!在珍妃被陛下封妃的当日,你曾经大闹了晶心宫,对珍妃口出怨言,到今日,你还想要嫁祸珍妃,今日上午去珍妃的殿中,便是要将鹤顶红藏到她的宫中去!幸好珍妃宫中之人守护的紧,看到有可疑之物时候打扫了出去!”

    明帝一直冷眼旁观,直到此时,才侧头望着章滢。

    “莹妃到了章滢宫中的时候,的确有在桌上按了一个小荷包。臣妾的宫女米儿收拾的时候见到了,以为是莹妃掉落下来的。刚才随陛下来的时候,就带在了身上。”章滢从腰间掏出一个荷包,御医上前接住,打开略微一看,即刻点头称是鹤顶红。

    明帝不由大怒,一把夺过荷包,对着莹妃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你是对朕封妃不满吗?竟然在宫中陷害其他妃嫔,朕看是平日里对你太过宠爱了!”

    此时这位帝王的眼底毫无感情,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望着莹妃,莹妃被那荷包迎面砸了过来,满脸铺着散开的药粉,脸面灰败。

    今日的事情再没有回转的地步了,就因为沈云卿说她想要陷害珍妃,陛下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实实在在的打了她的脸面。这么多年在宫中,陛下何曾对她如此。想到这里,莹妃的泪水就这么生生止住,换上一抹冷厉的笑容,眼神望着章滢道:“是,我就是下毒害死了古晨思,谁让她这么傻的跑到我的宫中来呢。若是她不来,我的计划也没办法实施。我就是讨厌章滢,讨厌这个什么珍妃,我就是有怨气!”

    “你好大的胆子!”明帝见平日里娇媚的莹妃口吐狂言,勃然大怒。

    “陛下,臣妾跟了你这么多年,在你身边如此之久,你到今日还没有给臣妾一个封号!”莹妃已经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古晨思的死只有以命相抵才能平息古次辅的愤怒,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她恶狠狠的盯着章滢,戴着护甲的手指指着章滢,恨不得能戳到章滢的脸上去,“她,她不过是刚刚进宫,和陛下你才见过一次,陛下就封她为珍妃!难道臣妾出身没有她高吗?生的没有她美吗?对陛下的心意不够深吗?为什么陛下对一个见一次的女人念念不忘,还在宫中寻找她,她一个未嫁的女子和陛下先私通,这等**的女子怎么可以进入后宫……”

    她越说越流畅,越说越激动,周围的人面色大变,她这是在指责明帝纳妃,后宫的嫔妃,怎么能对陛下纳妃存有这样的心思,这是善妒啊。皇后心中闪过一丝笑意,看着明帝越来越黑的面色,知道安玉莹必死无疑,才对着两边喝斥道:“都死了吗?任她在这里出言诋毁,还不将她的嘴巴堵住!”

    “你们堵得住我的嘴,堵不住人的心,这宫中可有一进宫就被封妃的先例,没有,珍妃,哈哈,不知道多少人恨死了你……”她挣扎的尖叫,被臂粗膀圆的嬷嬷按在地上,在口中塞上了帕子。

    章滢被她吓的一呆,身子颤抖了一下,不自主的靠向明帝的怀中,明帝一手护住她,望着莹妃的眼中是浓浓的厌恶,冰冷的声音在晶心宫中没有一丝温度,“安氏心怀狠毒,废去妃位。杖刑六十之后打入冷宫,永世不予再出冷宫。”

    永世不出冷宫,便是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莹妃,不,现在是安氏,她口中堵了帕子,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双目狠狠的瞪向云卿,手臂在地上拼命的挠着,长长的护甲刮在汉白玉上,发出哧哧的垂死挣扎声,最后断裂开来,侍卫拖着她出去,就像是拖着一条疯狗一般,在地上留下两条血迹

    皇后见莹妃被拖出去,面上没有半毫表情,淡漠的眼眸从云卿身上划过,最后在安玉莹的身上停了下来,略微一顿。眼看沈云卿就要获罪,安玉莹却跑出来巴巴的作证,功亏一篑。

    不过她在今天的这场争斗中没有输。斗不倒沈云卿,废了一个莹妃,也算是有所成绩。要知道,皇后可没有费过丝毫之力呢。

    就在这个时候,云卿一转头,目光直射到皇后的面上,“皇后娘娘,莹妃被打入冷宫,你似乎十分开心呢。”

    皇后一愣,未想到云卿在扳倒莹妃之后,还会有话要说,嘴角的微笑还浮在脸上,一僵之后,喝道:“韵宁郡主,你被人冤枉洗清罪名自然是开心的,本宫开心,是因为替陛下挖出了宫中的害人之马。难道你还有别的意思?”

    云卿缓缓的摇了摇头,碧玉珠攒成的翠蝶在她浓密的发髻轻轻扑翅,“皇后娘娘,你太过激动了,我只是问一问你而已。但是云卿的确有一事不解,为何我到莹妃赏景小殿之中出来后,第一个看到的人不是莹妃,而是四皇子殿下,当时殿下可是扬手立刻吩咐让人将我关押起来?难道莹妃将这件事不是第一个告诉了皇后,而是先通知了四皇子殿下?”

    皇后闻言,全身一冷,四皇子出现在殿中的目的本意是等云卿在退无可退之时,会选择做他的妃子,但是他没有想到章滢会将明帝带了过来,避无可避,索性就站在了殿内不动。

    四皇子紧抿双唇,眼中散发了浓烈的戾气,却不得不在明帝的眼前掩饰着,面色一变,立即上前道:“父皇,儿臣今日是从母后宫中经过,在路上看到了前去请御医的宫女才得知此事。古次辅是我朝的重臣,父皇教导儿臣要善待臣民,儿臣不敢怠慢,才敢过来看的。”

    云卿冷笑,“四皇子来的可真巧,比御医的速度还要来的快重生之锦绣嫡女。进来之后马上就要关押我,莹妃也毫不反对,对于郡主的案件追查连审查都不需要,立刻就要判刑。这果断决绝真是让云卿佩服。”

    四皇子一惊,立刻跪下道:“父皇,儿臣绝没有这样的心思,敢越俎代庖,只是此案严重,儿臣怕有疏漏,不让人员到处行走罢了。”

    云卿言语间不时漏出四皇子和莹妃之间有不诡之态,然而四皇子虽然惊惶,头脑还是十分冷静,此时的他不能去解释,越解释反而越有说不清楚的迹象。

    沈云卿,你真是好狠的心。我愿意将四皇子妃的位置给你,你还要故意在语言里陷害于我。他此时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滋味,平常的那些小姐哪里有这样的胆量和见识,可偏偏不同的这一个,对他又不屑一顾。心中是又酸又涩,恨不得云卿死在他面前,又怨恨她不肯做自己的面容。

    皇后急急道:“陛下,四皇子绝不是那样的人,他知道此案之后,率先让人通知了臣妾,陛下赶来之时,也看到了臣妾正在此处审问。”

    明帝望着四皇子寒肃的面容半晌,眼眸微微一眯,让人看不清他眸中的神色,“莹妃毒害古晨思一事已过,不必再说了。”

    皇后在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面色带着欣喜道:“陛下明鉴。”

    四皇子面色却没有丝毫的好转,恭敬道:“谢父皇。”

    安玉莹看着嘴角似笑非笑的云卿,看这样子,明帝根本就没有将四皇子的事放在心上,沈云卿这不是自讨苦吃,惹得四皇子对她更恨吗?如此愚蠢的行为,倒是也好。

    云卿眼眸中带着一抹讽刺,目光中宛若有冰意在凝结。在场的只有四皇子察觉出来了,明帝刚才说的是“莹妃毒害古晨思一事”已过,而不是四皇子突然出现在莹妃的宫中一事过了。这就代表了明帝其实将刚才的话放到了心底,只是儿子和自己妃嫔可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明帝就算再怀疑,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出来,丢自己帝王的颜面。

    只是这根刺,已经扎到了明帝的心口了。

    明帝目光幽幽的在四皇子和皇后面上划过,握着章滢的手道:“怎么手这样的冷?说了你身子没好,还要到处乱走。”

    章滢的小脸莹白如玉,透出一股冷色,翠绿的衣裙将她的身姿裹出优美的弧线,秋水含烟的丹凤眼望着明帝道:“无事,御医也说休息两日就好了。”

    “珍妃可要好好保重身子。明日的封妃大典时间稍长,珍妃切莫要因此耽误了大好的日子。”皇后的眸光清冷如琉璃,然而不过一瞬间,又恢复了原来雍容的模样,“不过有陛下如此爱护,相信珍妃一定会马上好起来的。”

    章滢立即盈盈一笑,艳丽的面容如同一道明光点燃宫殿,“谢谢皇后娘娘的关心。”

    皇后的笑意十分欣慰,对着明帝道:“珍妃如此美貌年轻,娇弱一点也要让陛下担心了。”

    明帝毫不介意道:“她初初入宫,不习惯也是有的。今日之事,也给她添了一分恐惧。皇后为六宫之首,好好管理好这宫中的一切,莫要在让这宫中发生今日之事。”他眉头皱起,十分厌恶的瞄了一眼晶心宫,道:“此地不宜久留,珍妃还是与朕回到未央宫中罢。”

    章滢一直都被明帝拉在身边,点头柔声道:“臣妾跟陛下一道走。”

    明帝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异光,声音格外温柔,“好,一道,一道走。”

    云卿随着章滢身后到了未央宫,因为朝中有事,坐了一会儿便走了,殿内只有章滢和云卿两人。

    鎏金青鸟鼎中燃烧着淡淡的百合香味,使得明光浓艳的宫殿中虚虚幻幻,恍若人间仙境一般。

    章滢吩咐米儿将门合上,一下子将手覆盖到云卿的手上,云卿本能的一缩,问道:“怎么这样的冷?”原本以为明帝问她手冷,只是身子虚寒的凉,这下子触碰到,才知是真的冰凉,就像是一块在冰窖里放过的玉一般,寒意直入肌肤。

    “云卿,这宫中实在是太可怕了!”章滢肩膀开始微微的抖动,全身也随之颤抖,两眼望着云卿,“你知道吗?我一进殿中,看到古晨思躺在那里的时候,身上就一阵阵的冷意传来。他们怎么就那样的狠心,将古晨思说杀死就杀死了?”

    章滢和古晨思只有一面之缘,谈不上任何感情,却在上午的时候还看到对方是一个花季少女,鲜活水嫩的在自己面前,一个晌午之后,便成了冰冷的尸体,心中对这种剧烈的变化,一时未曾适应。

    云卿一手覆在她的手背上,看着章滢充满了后怕和惊恐的表情,心中的情绪如潮水横流,“虽然残酷,可这就是后宫,你今日看到的,只是其中的一个角落,以后你还会看到更多。”她将视线对上章滢的眸子,“你在殿中看清楚了吗?看到莹妃和皇后她们的表情吗?她们对古晨思的死,皇后对莹妃的死,有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

    章滢沉默了一会,摇头道:“我知道,若不是你让流翠回来通知我将宫中细细的检查一遍,被拉去冷宫的人,就会是我了。”她停了一停,美眸中又有一丝镇定,“我只是一下子不能接受罢了。在这宫中,不是你不想害人,就不被人害的。日后我还要对付的是东太后,她比起皇后来,只怕是丝毫不会差上半分。”

    望着她曾经明艳而张扬的眼眸慢慢的沉淀如一块冷玉,云卿在心中叹道:这后宫就如同一个战场,战场上的是红粉胭脂,武器是唇舌口剑,用的琉璃心计,却和真正的战场一样,经过猛烈的厮杀才能活下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