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72

重生之锦绣嫡女 172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瑾王府喜宴的花园今日作为摆设喜宴的地点,红绸裹树,朱灯点缀。众人纷纷一脸喜气洋洋的举杯恭贺新郎御凤檀。

    不少心怀莫测的人以为瑾王到了京城之后,会对这个商女出身的儿媳妇保佑其他的看法,可是看今日瑾王脸色红润,眉目飞扬,丝毫没有因为媳妇出身太低而有半点不悦。这代表了瑾王的一个态度,也代表着沈云卿被陛下赐婚的时候,没有被排斥,至少没有明目张胆的被排斥。

    吹打之乐在喜宴的周围传来,宾客之间相互恭喜,御凤檀左右逢源,一身大红喜袍穿在他身上,端的是玉面风流,玉树临风,一脸温和喜悦的笑意,使得宴席上的气氛十分之好。

    瑾王虽然常年不在京中,然而他毕竟是明帝的亲弟弟,又是御封的王爷,谁也不能否认他所带有的皇族血脉。所以今日来的宾客非常之多,而且京中权贵大多数都来到了,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各个党派的人虽然心中不和,表面上也不会在人家的婚宴上不懂事的争吵起来。

    “堂弟,祝你新婚快乐,百年好合啊。”三皇子白净的面容给人感觉十分柔和,但是在朝中的人都知道,这位皇子可不是看起来这般的柔和,他微胖的身子有着一种与人为善的和气,但是做起事来,打击起其他党派的人,可是毫不手软。只要仔细的观察,便可以从这对笑弯了的眉眼之中,看出和魏贵妃一般的神态,绝不是没有野心之人。

    御凤檀自进京之后,与这些皇子都保持着相同的距离,他不偏袒哪一边,也不疏远哪一边,保持着皇族堂兄弟之间刚刚好的亲密和距离,谁都看得出他是不打算牵涉到储君之争去的。而这些年来,他抱着这样的念头也一直过的很好,主要的原因是,他那时候手上并没有什么实力,他们不必要为了一个没有实力的堂弟去让父皇起疑。

    但是如今情况改变了,御凤檀手中有了实权,再看他进出皇宫的频率,显然明帝对御凤檀有了重用的念头。

    这样一来,一些人的心里就有了态度的改变。三皇子是其中做的最为明显的人,之前有古晨思和云卿刻意的拉拢,但是被四皇子设计陷害了。现今借着婚宴,理所当然的机会,三皇子自然是要前来说上几句的。

    御凤檀不理他究竟有什么想法,今日是婚宴,他喜欢听到三皇子这样祝愿的话,百年好合,是个不错的词语,他举起酒杯,道:“谢谢三堂兄的祝词,凤檀也敬你一杯。”说罢,便饮空一杯酒。

    “好。”三皇子扬声一喊,旁边的其他宾客自然是不会放过御凤檀的,少不得也要一同灌他,御凤檀也不推辞,一一喝下来,不知道喝了多少杯。方宝玉从另一桌绕了回来,看御凤檀被一群人围着,完全没办法脱困的样子。

    这么灌下去,只怕今天晚上都没办法自己走回洞房了。要知道,御凤檀为了这桩亲事,前前后后有多么的高兴,洞房之夜要就这么睡下去,可不就浪费了。方宝玉连忙上前,他身子弱,文才也不见得多突出,又习不得武,最会的就是玩乐的东西,喝酒对他来说不是难事,帮御凤檀拦了不少酒。

    御凤檀见他来,也知道自己今晚不能一直这么喝下去,便寻了理由从人群的包围圈里,走到了相对人较少的地方通通气。

    此时宴会已经达到了**的时候,满园都是酒香飘荡,在场的人或多或少都喝了几杯,脸上有着酒红,有那性子活泼的,喝多了几杯的,还大声的喊了起来。若是寻常王府公卿之家,也许会不喜,然而瑾王生性豪放,只觉得热闹便是喜庆,也不说。

    他这么静静的看着,眼底有着酒意的淡淡微醺,狭眸却是亮闪闪的,这是他和卿卿的婚礼啊,从此以后,卿卿就是他的了,就算是在众人面前抱一抱她,摸了一摸小手,再也不用被人看到了会对卿卿的名声不好了。

    “新郎官怎么不去敬酒呢?!”一阵冰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让人非常不喜欢语调。

    御凤檀缓缓回头,望见四皇子从身侧走到他的对面,古铜色的面容上一对清冷冰寒的双眸紧紧的盯着自己,全身散发着一种与宴会完全不同的阴郁气息。

    那气息是如此之浓,浓到御凤檀狭长绝丽的凤眸微微的眯起,透出明显的不悦,然而脸上却依旧是带着浅浅的笑意,嗓音里含着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冷寒之意,“四皇子来参加我的宴会,是嫌我没有给你敬酒吗?若是如此,那倒是凤檀招待不周了,既然来参加婚宴,酒水自然是不可缺少的。”

    说罢,他顺手拎起身边酒桌上的玉壶,将琥珀色的美酒倒入手中的琉璃杯盏之中,唇角的笑意更是欢悦,似是十分诚恳的邀请道:“四皇子能亲自来道贺,凤檀自然是要先饮一杯为谢了。”

    他非常优雅的喝下杯中的酒,将手中的酒杯口往下一翻,表示自己滴酒不剩。

    御凤檀的态度一直翩翩有礼。心中却是明白四皇子此时来找他,并不是想要恭贺他的。拜堂之时,四皇子那种充满了黑暗阴鸷的目光早就将他的内心出卖了,他也早就知道了四皇子对云卿虎视眈眈,但是却因为明帝的不允而屡屡受挫。

    只是自己对云卿的志在必得,和这两年来的苦心经营,一步步夺得了佳人的芳心,四皇子再怨再恨,也只能说他没有这个福气。再说四皇子的所作所为,又何尝能得到云卿的青睐呢。

    今日婚礼已成,众多宾客见证了他和云卿拜堂和大婚,四皇子就算再不甘又怎样呢?彼时他争取不到云卿,难道他现在还能用什么方法夺了云卿去吗?

    所以御凤檀的云淡风轻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因为内心的笃定,他丝毫不惧怕四皇子的挑衅。

    御凤檀的表情越淡定,落到四皇子的眼中就越发的刺眼,尤其是那大红色的喜袍映衬着御凤檀那褶褶生辉的双眸,像是一种无声的威胁。尤其是那双眼眸中的开心和愉悦如同一汪海水朝他涌来,顿时像是要将他淹没在水中,胸口有一种巨大的压力。

    “世子敬酒倒是痛快,难道是怕饮了今天就再也没有机会有这样愉悦的心情喝酒了吗?”冷酷的面容上没有一丝的笑意,便是连装出来的平和都没有,黑眸里透着冷寒的光芒,紧紧的望着面带浅淡笑容的御凤檀,任谁此时看过来,都能看到两人之间那完全不同的气流。

    一人冷酷阴森,一人浅笑愉悦,不同的表情下才又有着同样强大的压力,像两股巨大的潮涌在深处相互撞击,引起一阵阵激烈的碰撞。

    然而御凤檀的云淡风轻,终究是比四皇子的怒火不甘胜上一筹,而此时此地此景,他本就是站于上风和正理者,但是他的好心情不代表别人就可以随意来破坏和诅咒,他双眸如同点了寒霜,声音宛若春寒料峭,淡淡道:“四皇子不愧是皇家之后,关心的事情也十分之多,今日是我和云卿的新婚之日,我甚为欢喜,多与宾客饮上几杯,怎么落在四皇子你的眼中,却成了怕日后没有机会再饮了?再说,这大婚之酒,我也只愿意,只想喝一次,难道四皇子你希望日日办婚宴,夜夜做新郎吗!”

    这话听起来十分的客气,但是四皇子可以看到御凤檀那狭长的眸子里却是冷寒一片,透出的目光带着不容忽视的凌厉,嘴角的笑容也不再是客气温和的,反而有一种犀利,以一种静静的姿态,逼人的气势回敬了四皇子的挑剔。

    四皇子一把握紧了手中的杯子,他一直都未曾正面与御凤檀对上,此时才明白御凤檀的口才和反应之快绝非等闲之辈。自己的冷嘲没能对御凤檀造成任何的打击,这都是因为御凤檀他今日是新郎。

    他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冰裂开的痕迹,声音如同从冷山上吹来,“我的正妃之位一直没有人,就是为了我未来的王妃所留住的。那是我看中的女人,对她我势在必得,不管她现在在何方,嫁给了谁做妻子,我这个位置一直会留给她的!”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又等同于明说了。

    御凤檀怎么会听不出四皇子所说的这个女人是谁,他话语里所指的‘嫁给了谁做妻子’,又在婚宴上对着自己这位新娘说出来,明摆了就是说的云卿!

    他倒是想的好,御凤檀嘴角一样,狭眸在四皇子绷紧的冷脸上一扫,唇角噙着一抹冷意道:“没有想到高贵如斯的四皇子也会想到去夺人之妇。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但是作为堂兄弟,今日又是我的新婚之日,我还是要奉劝四皇子你一句,那位你势在必得的女子,她未婚的时候你就没有娶到她,她嫁给了别人之后,你就更不要想了,因为她的丈夫定然会好好的守护着她,让其他觊觎她的男人没有一丝半毫的机会!”

    最后一句话音重重的落下,御凤檀的话音微扬,直接明了的告诉了四皇子,云卿以前就不喜欢你,不愿意嫁给你,从今天开始嫁给我做妻子之后,就更不会选择你了,有我在,想都不要想!

    四皇子本来极怒的脸色,突然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就像是开始那种剑弩拔张的姿态从未出现过一般,微微深色的嘴唇勾起了一抹十分勉强的弧度,目光如刀片一般,“既然世子说的如此肯定,那就拭目以待!”

    他的姿态一下子就变化了过来,然而御凤檀并不意外,因为三皇子和五皇子被一群人簇拥着走过来。

    显然刚才两人虽然站在不被人注意的角度,但是由于两人身份的特殊,还是被人发现了对峙的姿态,心中充满了好奇的走过来。

    五皇子在看到四皇子的时候,温和的表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眼角微弯,对着御凤檀敬酒道:“今日堂弟大婚,是个好日子,怎么不与我们一起,单单与四哥一起对饮呢?”

    五皇子是三个成年皇子中相貌最不起眼的一人,但是身姿挺拔,面相五官给人感觉温和,是三位皇子中实力最弱,也最低调的一个。

    元后贾漪兰出身于大族贾氏,然而在当初辅助明帝登基的时候,在四王之乱中,贾家一门失败,被当时得势的二皇子生擒,暴虐的二皇子将上下千余口人全部诛杀,贾氏一族除却元后以外,全部覆灭,这百年家族就在残酷的夺嫡战争之中消失了。而元后也是因为那一战中得了重病,刚生下五皇子便逝世。

    所以没有了元后,又没了母族支持的五皇子,与三皇子,四皇子的实力相比较,是比较弱的。支持他的多是对于当年贾家灭门的惨案心怀纪念,以及遵守嫡为尊的一些朝中的老臣,虽然他们在朝中的实力相对比较弱,但大多数都在百姓和朝廷上拥有一定的影响力,这也使得五皇子虽然摇摇晃晃,但是一直没有被三皇子和四皇子压迫的无法翻身。

    此时他出声,无疑让御凤檀和四皇子之间紧张的气氛注入了一丝和缓的风,御凤檀首先笑了几声,清越的笑声中只听得出高兴,再无之前的冷寒和对立,“刚才被你们灌得受不了,到此处歇息一下,你们这些眼尖的,就不能装作没看到我吗?”

    因为五皇子的实力不够强,再者没有撕破脸面,三皇子对五皇子还是客客气气的,但是看到四皇子,就没有那么好说话,语气尖锐道:“四皇子倒是比我们眼尖,一早就抓到凤檀到这里了,我就说怎么席面上都没有看到过你呢!”

    对于三皇子暗指说自己冷酷不近人,不合群,在众多世家公子面前冷潮暗讽这些,四皇子脸色依旧是那副冷酷如冰的模样,就像是在冰窟冻住了面部表情,唯一活络的就是那一双噙满了黑雾的眸子,看向三皇子也是同样的不以为意。对于三皇子这样的挑衅,素来冷漠的四皇子根本就不放在眼底,这样的言语又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呢?

    但是四皇子刚才却明显介意御凤檀所说的话,也只能说,三皇子现在所说的话,是他不在乎的,所以四皇子不予回答。若是在朝政上的打击,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众人也已经习惯,但是三皇子和四皇子他们谁都不好得罪,只在心里想着这些皇子到的地方真的是不得安宁,就算有争斗也不知道到朝堂上去吗?心中都有些不喜。

    还是喝的满脸霞红的方宝玉眨着一双宝石一样璀璨的漂亮眸子,半醉半醒一般的冲上前指着御凤檀道:“你站在这个……想……呃……要我们看不到你,那是不可能的……你,你就是怕喝多了,等会没力气洞房吧……”

    男人们在一起就爱说些荤话,特别是新郎,是这样的日子最会被人取笑的日子,其他人也见机的插上几句黄话,“宝玉啊,你可不能说世子不行啊……对于男人来说,不什么都不能不行哦!懊罚,该罚!”

    随着这些乱七八糟的话语,气氛一下子就缓和了起来,到了此时,大部分的人都是喝得半醉,仅存的理智用来克制不插入皇族之事,剩下来的就是闹新郎了。

    顿时刚才又是一群人挤着御凤檀往酒桌上走去,你一杯我一杯,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四皇子站立在人群之外,他的性格本来就不愿意与人共处,有一种冰冷的孤傲,此时那些人又是为了庆贺云卿和御凤檀的,他怎么可能与其他人一样清楚呢?!他冷冷的哼了一声,甩袖离开了喜宴。

    而在不远处的一双眼睛,却将四皇子方才的举动和神情都一一收到了眼底。

    在花园这种热闹纷纷之中,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

    御凤檀好不容易挣脱了他们的围困,站到一旁倒了两杯茶水饮下,就看到御凤松端着一壶美酒,手指夹着两个杯子而来,“大哥,今日来客太多,二弟我还未曾和大哥一起饮酒的。”

    御凤檀眸光在他所拿的酒壶上淡淡一掠,凤眸里透出浓浓的醉意,在渐渐暗下的天色之中,像是两颗黑玉雕琢而成的眸子,失去了清明时有的潋滟光泽,他一手夺过御凤松手中的杯子,玉面含笑,道:“二弟,二弟,来,来喝,喝……”

    那声音里也含着一丝浑浊,咕噜咕噜的似喉咙里喷出来的,带着一股相当浓郁的酒味,可以闻的出御凤檀的确是喝了不少的酒。

    当新郎的,哪里能不被人灌酒的呢?

    御凤松的长方形的眸子里浮现了一丝狂喜,他等了好久,才等到这个时辰的,眼下御凤檀看样子说话都说不清楚了,真正是十分之好的时候,他举起手中造型格外精致的酒壶,在御凤檀手中的杯盏之中倒入醇香的酒液,一边笑道:“大哥真是好酒量,二弟这还是第一回和大哥喝酒呢,来,我们兄弟干杯!”

    “来,来,干杯!”用手拍了拍御凤松的手掌,醉意中带着满足的笑意,“我们兄弟多喝点,多喝点!”御凤檀不等御凤松喝下,自己又喝了一杯,四处张望道:“青柏呢,他怎么不来陪我喝酒啊!”

    御凤松望着他喝酒如此痛快,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笑意亲切,“青柏被人围着灌酒去了,大哥,来,我们不醉不归!”

    御凤檀和御凤松你一杯,我一杯,喝的好不惬意,双方的心情都非常之好,让人只感觉到十分的惬意。

    云卿床上端坐着,她知道御凤檀出去款待宾客,肯定是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好在流翠在房间里,知道云卿只早晨吃了些东西填饱肚子,肚子肯定是饿了,拿了点心给她吃。

    这屋中的除了她们两人,也没有其他人,所以云卿也不用避讳什么,接了点心就慢条斯理的坐在房中吃着,也让流翠多少吃一些,不要饿了肚子。

    云卿用雪白的帕子包着,一小口一小口的咬着莲蓉酥,因为唇上是凃了红色的口脂,云卿不敢吃的太急,以免毁了妆容。只是就这么慢慢细细的吃,便觉得今日吃这莲蓉酥,和平日里的感觉格外的不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境的不同,所以导致了口味也有变化。

    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开门的声音,然后就听的流翠道:“世子来了。”云卿听到后,心中一跳,微微的深呼吸一口气,端正了一下坐姿,手指捏在了一块。

    流翠行礼后便退了出去,虽然看不到面前的人,但是云卿还是有一种感觉,御凤檀走到了她的面前,站定到了她的前方,她微微垂着头,小手掩在新娘嫁衣下紧紧的交握在一起,感觉心跳有点失衡。就在她紧张之际,眼前一亮,头上的真丝绣凤喜帕就被御凤檀拿着秤杆挑起了。

    御凤檀望着眼前的女子,眼睛不由的眨了一眨,露出惊艳的色泽。

    云卿坐在床上,洁白的肌肤透着红润的色泽,宛若珍珠一般散发出淡淡的光泽,又有两抹淡淡的红晕。不厚不薄,小巧可爱的唇瓣上凃了一层大红色,让她整个人的眉眼顿时妩媚了起来。那双凤眸流转之间带着一股媚意,让人望之神魂俱失。

    云卿甚少化妆,一般也是薄施粉黛,透出一股淡淡的艳丽和高贵的清华气质,然而今日这一个稍微浓厚的妆容则将她五官显现出一种妩媚浓丽,长长的睫毛像及了一把小扇子,在半抬半垂之间透出的眸光,就像飞来之眼,使得人心跳加速,无法控制。

    “云卿!”御凤檀脸上露出来的又惊又喜的神色,坐下来拉着云卿的手儿,视线半点不错的在她脸上停留,“云卿,我感觉自己像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美丽,让我心动,让我心悸。”

    云卿听着他直白的话语,头垂的更低了一些,凤冠垂落之时,发出簌簌的响声。御凤檀眼眸带着一抹笑意,将云卿头上的赤金点翠凤冠放了下来,手指在她脖子上轻轻的捏了捏,“戴了这么久,怎么就不晓得自己取下来。”

    他的语气里有着淡淡的责怪,而云卿则享受着那修长的手指在脖颈处力道适中的按揉,如云烟般的凤眸淡淡的一合,“我想等你回来揭开盖头。”

    御凤檀手指顿时停了下来,望着那含羞带怯的侧脸,他只觉得浑身上下一股火焰烧了起来,坐到了云卿的身侧,手指贪恋的在她的雪一般晶亮的肌肤上划过,享受那如玉如丝绸一般滑腻到了极点的触感。

    天知道他有多喜欢她,他朝思暮想的卿卿,终于成了她的妻子。

    云卿闻到御凤檀身上散发出来的酒气,可见他刚才是喝了不少,半侧着头望了御凤檀一眼,眼底却是一怔,此时御凤檀穿着的并不是新郎的喜袍,而是另外一身衣服,不由的忘了羞涩,而是微微有疑虑的问道:“你怎么换了一身衣服了?”

    御凤檀本来有些尴尬,喊了云卿的名字后,就不知该如何接下去了,如今云卿开口问话,他也从善如流的接了下去,**挪了一挪,很自然的将云卿搂在了怀中,“敬酒的时候弄湿了,就换了下来。”说完,他又有点不满,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云卿还在关注他的衣服呢,这个时候要关注的应该是他这个新郎的本身吧。

    这个时候的男人也有些幼稚,云卿若是不关注他,怎么会发现他的衣服换了呢。

    但是显然御凤檀找了一个很好的进一步的理由,他搂着云卿,重重的在她的唇上吸一允了一下,方才移开了些许,望着眼前潋滟生波,盈着淡淡的水汽的凤眸,郑重道:“今晚你可不许想别的东西,要做的事情就是看我,看我,想着我。”

    云卿前世是成过亲的人,也和人同房过,但是此时面对御凤檀还是有些紧张。但是听到御凤檀像带着些醉意的话时,又不禁的抬起头来,那一点羞涩化在了笑意之中。

    在满室的烛光映衬下,出现在云卿眸子里的是一张眉目如画的面容,他薄薄的唇带着浅浅的笑意,五官精致的像是最好的工笔匠描绘出来的一般,斜飞的浓眉如墨,将这张绝丽的面容添上一分男人的俊朗,那双狭长的眼眸像是浸在酒液里的黑曜石,清澈纯粹,闪耀动人,被这样的眼眸望着,几乎都要沉醉在里面。再下面便是绯红的唇,不是太薄也不是太厚,散发着红润的色泽,呼吸之间那带着微醺的酒气,扫过她的脸颊。

    这酒气没有那种恶心的味道,仿佛带着一种淡淡的香味,她突然就有一种醉的感觉,望着那红唇,鬼使神差一般的将自己的樱唇覆了上去。

    这个动作在此时此刻此地,无疑是对御凤檀最好的鼓励。

    他望着云卿绯红的脸颊,立即化被动为主动,一下将云卿压到了身下,两人拥一吻在一起,像是在对方的口中争夺着什么好吃的东西一般,那样的热烈。

    御凤檀睁开眼睛,望着云卿紧闭着眼睛,面上的红晕似晚霞一般红艳,身体上的变化就愈发的明显。

    他一边吻着云卿的唇,两只手从云卿宽阔的裙摆钻了进去,像是带着温度的灵活的蛇,掀开一层层的阻拦,直到手掌贴上凝脂一般的雪肤时,再一寸一寸的往上摸索中,待移动到了高一峰迭一起之处,像是有一股强大的电流传来,让他再也忍不住的将两只手全部都钻了进去。

    云卿两只手搂着御凤檀的脖子,闭起双眼,柔顺的躺在床一上,她只觉得一**一酥一麻的感觉像是河流冲进了溪流,传遍了全身,御凤檀手指,唇瓣所到之处,都点燃了一簇簇火焰,全身像是在热水中浸泡,在火上烘烤,软的几乎要化成了一滩水。

    身上人紧绷而火热的身体,渐渐加粗的呼吸,都在提醒着云卿,那一刻就要来了,不知道怎么,她突然想起上一世和耿佑臣一起,他急急忙忙在她这儿完成了洞房之后,就去了韦凝紫的那里,那一次对于她来说,完全没有美好的体验。她紧紧的抓住身下的床单,身体又开始紧绷了起来,准备迎接等下要来的那一阵痛意。

    御凤檀自然是知道女人第一次是有些痛的,他也察觉到了云卿的变化,但是眸子里的火焰却没有丝毫的减慢,但他知道此时云卿的心情肯定比他更怕,缓缓的道:“卿卿,别怕,会有一点点痛,不过很快就会过去的。”

    听着这带着温柔,含着爱意的声音,云卿稍微放松了一些,御凤檀她搂的紧紧的,像哄小孩子一样哄道:“没事的,没事的,卿卿不要怕……”

    他的声音有着催眠的效果,云卿渐渐的放松了一点,趁着这一下,御凤檀立即将自己的腿塞到了中间,防止云卿再打退堂鼓,一面温柔的爱一抚着云卿。

    云卿只觉得空气很闷热,闷热到她喘不过气来,她舌尖传来的浓浓酒味以及鼻尖所有的熟悉的檀香味,让她不由的放松了些许,随着御凤檀的探索,御凤檀的温柔,御凤檀的热情,她的手指开始不由自主的插一入了他的青丝之间,那长长的发丝流落下到她的脸颊上,她很想去看一看此时他的模样,却又害怕睁开眼睛,便在脑海里想象着此时御凤檀该是怎样动人的模样……

    御凤檀搂着云卿的腰,见她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迎一向自己,看着她嘴唇微微的掀开,露出洁白的贝齿和小巧的舌尖,三千青丝铺在大红的锦被之上,绝美的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此时,所有的一切都不再存在了,他的眼底心底都只有床一上的这个女子,他要和她结一合,给她最好的一切,最深的快乐。他低低的喊着,“卿卿,卿卿,我的卿卿……”

    云卿看得到御凤檀额头成滴的汗水,也读得懂他眼底强一压的欲一望,知道他是为了给自己适应的时间,才如此忍耐,便将要推开他的动作换成紧一紧搂住他的肩膀,闭上眼睛配合着他的节一奏。

    渐渐的,疼一痛开始减少,同样在这种跌宕一起伏之中体会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愉悦,她觉得自己仿佛生在了**之外,整个人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甚至能听到唇瓣之间溢出来的低低声音,伴随着男子和悦的嗓音,成了一首欢悦的乐曲。

    在这一重又一重的起伏之间,云卿迷迷糊糊之间,之间那龙凤双烛都已经烧掉了一大半,这是她醒来时的最后一个画面。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因为云卿觉得身上压着十分重的东西,让她几乎都要喘不过气来,乍一睁开眼,便看到一个人埋头在胸前,她先是一愣,然后记起自己已经新婚,那在胸口的脑袋便是御凤檀了。

    她睡的迷迷糊糊的,此时被人弄的睡也睡不着,不由的推了推御凤檀的头,迷糊道:“什么时辰了,走开啦。”然后抬手擦了擦眼睛,转头朝着外面望去,只看外面天色有一点点的光线从天青色的窗纱透了进来,时辰应该还早。

    只是,云卿无奈的加重了力气,再次推了推,语气里带着一丝软软的哀求,道:“凤檀,别了,我身子还很痛……”

    听到云卿的哀求声,御凤檀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口中的美味,抬起那双如清波荡漾的双眸,不舍道:“真的还痛吗?”

    云卿坚定的点头,表情十分委屈,“很痛。”昨晚他都不知道多少回了,那么疯狂,那么沉醉,让她觉得都不像自己,虽然不是真的很痛,可是她的全身是真的酸,刚才抬了下胳膊,就觉得酸酸麻麻的,再来这么两次,估摸她今天真的起不来了。

    御凤檀虽然是食髓知味,但是想起昨晚云卿也是第一回,也舍不得她再累了,移开了身子,长臂一伸,将云卿搂在了怀里,让两人的肌肤紧贴着来慰劳慰劳自己了。

    云卿被他搂得紧紧的,却也没有挣扎,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一手搭在那结实的腰部,只觉得皮肤滑腻紧绷,比起女子的柔软细腻来,手感也半点不差,不由的摸了几摸,一只大手横过来抓住她调皮的手,御凤檀的声音悠悠的传来,“别点火了,卿卿,除非你今天不想起床了。”

    刚才自己还让他控制,怎么这一会自己还主动了起来,云卿抿唇一笑,停下了手指,略微有点惋惜,其实手感真的很不错。却听御凤檀又接着道:“别失望,今晚上我让你继续。”

    继续?云卿先是一愣,然后就明白御凤檀说的继续是指什么了,虽然两人已经是坦诚相对了,但是脸还是不争气的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将头埋在了御凤檀的肩窝处。

    御凤檀难得见到云卿如此小女儿情态,只觉得可爱得不得了,想起这个可爱的女人如今是自己的妻子,又得意的搂着她光滑的肩膀摸了摸,微翘了嘴角道:“卿卿,昨晚你感觉如何?”

    云卿本来就在羞赧之中,再被御凤檀这么一问,更是脸红红的不肯抬头,御凤檀却不打算让她混过去,而是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再问道:“卿卿,你感觉如何?”

    冷不防被他如此强硬的抬起下巴,云卿皱了皱眉,然而当看到御凤檀那抹故意带着云淡风轻的眸子底下藏着的一点忐忑不安后,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凤眸里带着些微的惊讶,“你以前没有别的女人吗?”

    御凤檀脸色一僵,随即又微微一笑,“没有,只有你。”

    所以他才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表现的好不好,云卿满意不满意?因为他不知道女子满意的时候应该是什么样的。

    是男人,总是在乎这些方面的,特别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

    她伸出白玉似的手臂,在他柔和的脸型上抚了一圈,眼神凝望着他的面容,微笑道:“你很好,非常好。”

    虽然心中有些羞赧,但是对于此刻的云卿来说,心情就像是吹开了漫天的泡泡一般。时下的男子婚前有通房,去青楼去红馆根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虽然她知道御凤檀身边并没有别的女子,但是他也会和朋友一起去喝酒,云卿早就做好了准备,婚前的事情她不会去追究,她要的只是他的以后。但是此刻,她所听到的则是一份大大的惊喜,她的凤檀超出了她原本的预料。

    然而在这份惊喜之中,云卿又有些奇怪,“你以前为什么都没有……”

    得到了夸奖的御凤檀凤眸里波光流转更盛,将云卿的手握着在唇边一吻,眼眸深深的凝望着她,道:“云卿,我以前没有女人,是没有找到我爱的那个。以后我除了你,也不会再有其他女人,因为已经有你在身边。”

    盛满了神情和专注的眸子就像是一个漩涡,将云卿的灵魂深深的吸引了,她的心就像是被他握在手心里一样,滚烫,炙热,那滚烫的液体蜂拥到了面容上最薄弱的一处,云卿紧紧的抿着唇角,脸上漾起了一抹最灿烂的笑容。

    她从来都是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因为上一世的经历,她知道男人的心不能与人分享,因为就算她曾经表示过有多大方,多接受韦凝紫作为耿佑臣的侧室,但是她在无人知道的夜里偷偷哭泣了无数回,那种落寞和心酸,不甘和嫉妒,没有知道隐藏在她温婉的笑容之中。

    若是深爱一个人,如何不嫉妒,如何能容忍别人来分享自己的爱人,这世界上没有女人可以做到。她也不能。

    但是御凤檀,在她还没有开口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就自己说了出来,给出了她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承诺,就在她新婚的第一天,让她从身到心都体会到了这种作为女人最深的快乐。

    “傻卿卿。”御凤檀将她搂在胸前,手掌温柔的抚摸着怀中人儿柔软的发丝,他的卿卿其实心还是很柔软的啊。

    新婚的夫妇相拥着说着一些有的没的,两人都觉得有些酸累,却又都不想睡觉,直到天际渐渐的明亮了起来,云卿才蹭了蹭他宽阔的胸膛,道:“我们要起床了,等会还要去给父王和母妃请安呢。”

    虽然恋恋不舍这样的时光,御凤檀也知道第一天拜见公婆是新妇一定要做的事,便放了云卿,自己快速的穿好了衣服之后,便出去唤了流翠和青莲进来伺候云卿。

    云卿方才躺在床上还不觉得,此时坐起身来,方才知道那抬手的一点酸痛根本就不算什么,全身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碾过一般,她忍着这种奇怪的感觉,由着流翠拿着衣裳伺候她穿起来。

    新娘子大婚前三天穿着的颜色都是以大红为主,所以云卿今日穿的也是一身大红色的裙子,只是比较昨日的喜服来,花纹要素净得多,在裙边和袖摆都绣着牡丹花纹,裙上是一大片的石榴花开,意喻着如同石榴一样多子多孙。

    穿好了衣裳,飞丹便吩咐小丫鬟端了洗面用的热水来,接着给云卿将所有的头发都梳了上去,盘了一个端庄又不失青春的飞仙髻,上面簪着金累丝鸾凤步摇,长长的珠链将云卿淡艳的容颜多了一份新为人妇的润美。

    御凤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了进来,站在身后望着云卿,流翠和飞丹两人都是识趣的人,弄好了之后便赶紧退了下去。

    就在这时,却看外面有个丫鬟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看到从门口出来的流翠和飞丹先是一讶,然后避开她们,走进来先是规矩的对着御凤檀和云卿行了个礼,然后道:“世子,世子妃,韩小姐不见了!”

    ------题外话------

    为了配合和谐的钳子,反复修改……

    1月多了,2月来了,在这里求明日的月票,拜托大家一人献出一张票,让锦绣再上月票榜吧!

    另:非常感谢一直以来打赏,花花,钻石,送月票和正版订阅的读者们!新的潇湘制度出来了,左上角有评价票,如果大家要评价,请点五分,非常感谢。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