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77

重生之锦绣嫡女 177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瑾王妃,是不是你的亲生母亲?”

    御凤檀手指轻卷着云卿的发丝,面色丝毫不意外,狭眸里露出一种若有所思的神色,淡淡的道:“我猜你问的便是这个。舒残颚疈”

    他云淡风轻的态度倒让云卿愣了,她未曾想到自己问出这样的问题,御凤檀还是一脸冷静的样子,然而她又发现,自己这一愣实在是不应该,连自己一个刚入府的人都察觉到这种明显区别的对待,御凤檀这么多年还会没有疑惑吗?

    “你问的这个问题,我曾经也问过父王。”御凤檀瞧见云卿的面色有些微愣,缓缓的道。

    云卿瞧见他狭长的眸子里有一种淡到几乎看不见的伤心,不是那种没有感觉的伤心,是在重复的冲击下变得对伤痛已经麻木的淡漠,偶尔说起来的时候,便浮现在了眼前,她眼底露出一丝好奇,道:“那你父王的答案呢?”

    看她如此急迫的想要知道答案,御凤檀嘴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仿佛藏着无尽的情意。他知道云卿为什么要这么问。瑾王妃是不是他的亲生母亲,将会决定了云卿还击时候的力度。可是,他不得不让云卿失望了,“父王说,她是。”

    这话轻悠悠的飘在空气里,或许御凤檀自己对于这个答案是有一种复杂心情的,瑾王妃所做的事情,让孩子感受不到一点温情和母爱,仿佛是仇人一般的,要毁人名声和前途才甘心。

    “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对你?”云卿想起谢氏,她是最典型的母亲,对她,对墨哥儿,轩哥儿都是一视同仁,三个都是她最宠爱,最看中的孩子,尽一切能力为自己的孩子好。退一步说,其他的父母虽然可能会偏爱其中的一个,但是对于其他的也是同样的珍爱,不会去特意陷害。瑾王妃的态度,让人实在是没有办法理解。

    御凤檀垂下头一笑,狭眸里露出一抹自嘲似的笑意,“也许说出来你不会相信,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开始,她对我便是冷漠的。父王在的时候,还会对我笑一下,若是父王不在,完全就是冷冰冰的像是一块寒冰,那时候我还很年幼,她不肯抱,就是乳娘天天抱着我,府中没有其他的孩子,我也以为其他的孩子都是由乳娘抱的。直到后来,御凤松出生了,母妃每天都很高兴,坐完月子后就给御凤松缝制小衣裳,做小鞋子,没事的时候就抱在怀里哄着逗着,我眼巴巴的站在旁边,很羡慕,便过去拉她的手,想要和御凤松一样,让她哄哄,亲亲,她却一下子甩开了手,让乳娘将我带走。那次,我一下子就哭了起来,但是以后就再也不敢接近她了,因为害怕看到她嫌弃的脸。”

    “直到再大一点,听到人家说只有捡来的孩子,或者继母才会对孩子不好,我便跑去问父王,问我是不是母妃捡回来的孩子,问母妃是不是我的后娘。当时父王就惊呆了,问我为什么会这样说,他告诉我,我是他和母妃的孩子,绝对不是捡来的,母妃也是他的原配夫人,不是什么继母,让我以后不要乱想。”

    他想起什么,手指摩挲着云卿的发丝,隐了笑容,继续道:“我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父王说的话,我也不太相信,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父王带着我,我还是不相信,就跑出去找府里的管家,老嬷嬷问,问我是不是捡回来的,那时候父王的奶娘戚嬷嬷还在的时候,她跟我说,我确实是王妃生的。我还是不相信,她便带着我跪在观音菩萨前说,她亲眼看着王妃从产房里生下了我,说王妃生我的时候因为难产,还导致血崩,生命很危险的时候,都坚持把我生下来了,那一天,全府上下都看到了的。”

    云卿认真听着他述说,适时的问道:“是不是从这以后你就不再怀疑了吗?”

    御凤檀小声的笑了一下,“我还是很不相信,就问戚嬷嬷,为什么母妃不喜欢我,只喜欢弟弟,我也是她的孩子啊。戚嬷嬷当时的表情——现在想起来,是有点为难的,但是她还是回答了我,母妃其实是喜欢我的,只是因为我是长子,所以对我期望很高,对我严格要求,不想把我养的娇滴滴的,像个女孩子。”

    小男孩最是崇拜英雄,御凤檀小时候也不例外,总认为自己是小小男子汉,要保护好全王府和所有人,便将这种善意的谎言当了真。

    然而看御凤檀此时的模样,云卿心道:只怕后来再大一些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原来事情不是这样的。

    果然,御凤檀道:“我听了戚嬷嬷的话,尽一切努力学习所有的东西,每一样都争取做到最好,每次得了好的成绩,我都会拿给她看,她都是淡而无所谓的点点头,她生辰的时候,我会亲手制作觉得最好的礼物送给她,到最后只不过是让人丢出去,不管我怎么做,她对我依旧是那副冰冷的模样。但是御凤松从学会走路开始,写第一字,拉第一次弓,都会得到她含笑的夸奖,与对我完全不同。”

    “虽然这样,我也一直只当作是她在要求我进步,直到八岁那年,父王上书申请请封我为世子的时候,我看到了母妃和父王在书房里争吵,母妃说不愿意让我当世子,要让御凤松做,那时候我虽然知道世子是未来的王位继承人,但是也不觉得有多重要,就推门进去说我愿意把世子之位让给弟弟,但是父亲依旧不肯,说我是嫡子是长子,非立我不可。那一瞬间,我发现母妃看到我的时候,眼神是十分嫌恶的,我明白母妃不是对我要求高,而是真正的不喜欢我,后来……”

    御凤檀说到这里,目光中透出了几分痛苦,云卿忙道:“若是不好的回忆,便不要想了。”

    御凤檀顿了顿,两手将云卿环在胸前,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视线落到她肤若凝脂的手上,微微的握紧,像是有些痛苦就这么流露出来,

    “后来,她开始让人在我饭菜里下毒,让人在我骑的马儿上动手脚,但是那时候我身边已经有侍卫了,他们都很精悍,让她屡屡没有得手。待到九岁的时候,京中来宣旨,说瑾王世子必须进京,熟悉京中的一切,所有人都知道,其实就是要去京城做质子,那个时候开始,她对我的敌意似乎就少了……”

    他讽刺的一笑,“其实那时候我还是挺开心的,上京城的那天,她也来送了我,难得和我和蔼的说了两句话。我知道她是很高兴我到京城来,最好是能一直做质子,不要让御凤松来。然而,陛下让我去战场与西戎对战,如今又封了我做京卫营指挥使,这一切,让她更加的厌恶我……”

    御凤檀垂头望着云卿美丽的眼睛,狭眸里流出一丝脆弱和伤感,平日里慵懒的嗓音里更是多了一层不解和暗嘲,“我知道你会问我的,连我自己都怀疑的问题,旁人定然觉得更奇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喜欢我,不喜欢到了这样的地步。”

    听到这里,云卿的心中有一股伤痛,就像是胸口被棉花堵住了,干干的,胀胀的,难怪御凤檀会与瑾王说出那样的话——“若是再有下一次,别怪他不顾手足之情。”。御凤檀性格虽然不羁,行事也不是个守规矩的人,但绝对谈不上无情无义。

    瑾王妃和御凤松是他的弟弟,仅仅一次陷害,御凤檀应该还不会能在瑾王面前说下如此的狠话。原来比今天更过分,更凶险,更让人寒心的事情早已经发生在了御凤檀的身上。

    那时候御凤檀还是一个八岁的孩子,瑾王妃就对他下毒,这样的女人!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毒的母亲!让云卿觉得难以接受,也难以想象!不是都说母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吗?

    御凤松是瑾王妃的儿子,难道御凤檀就不是了吗?何以至偏心到了这样的地步!

    透进来的深金阳光里,细小的尘灰在不断的起舞,屋内静静的,御凤檀闭着眼睛,狭长的眸子如同一道墨线清隽斜飞,眉头有一道浅浅的皱起,带着一种多年积郁的难受。

    云卿紧紧的握着他的手,“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现在你身边有我,想要抱的时候,我抱你,想要哄的时候,我哄你,想要人陪你的时候,我陪你,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御凤檀神色一怔,望着她笃定而又认真的雪颜花貌,那双凤眸里有一种让人心安的光,被那样的眸光所注视,整个人心中都有被重视被在乎的感觉。

    溢在胸口的那一种难受顿时就散去了,以后他的身边都会有云卿陪伴,她是他的伴侣,他的妻子,他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唯一。

    他抱着她温软的身体,紧紧的搂在怀中,似乎所有的不悦就在这一抱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朱红的唇在她的颈部蹭着,留恋肌肤的触感和温热的气息,“卿卿,她在这里的时间也不会太长,父王处理了事情后,便会带着他们回肃北的,到时候这里只会有我们两人。”

    云卿被他蹭的有点痒,忍住笑道:“嗯。”然而眸光深处却还是有着一抹冷意,瑾王妃若是不犯她,她自然是不会有什么的,再怎么说,她也是御凤檀的亲生母亲,今日的事,她就当过去了。

    但如果还会再有什么幺蛾子的事情来,她必然不会坐在那挨打了。

    御凤檀蹭了一会,渐渐的动作就有些不同了,他的手开始望着衣襟里钻去,云卿脸色一红,想要去推开他的手,“大白天的,给丫鬟们看到就不好了。”

    御凤檀的力气哪里是云卿能敌得过的,他反而借着云卿的阻拦,将云卿两手手腕一起握了起来,在云卿耳边低低道:“放心,流翠这个丫头,可是很识趣的。”

    云卿转头去瞧外面,看到门刚被合上,显然就与御凤檀所说的一样,流翠将两人的房门关了起来,她不禁又羞又急,小手握成拳在御凤檀胸口捶了一下,“你真是,流翠刚才看到的,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御凤檀看她一副鸵鸟样子,雪一般的肌肤上有樱花色的红晕,凤眸里雾气腾腾,如云烟一般有着梦幻般的美丽,哪里还许她逃,一把抱起云卿就朝着内室里走去……

    尽避发生了这么多不愉悦的事情,回门之事,云卿和御凤檀两人一点也没有忘记,次日一早,云卿便早早起来,整理清点回门要带出去的东西。大约是在回门礼物上动手脚显得太没水平,又或者是瑾王和瑾王妃说了什么,总之回门礼倒是准备的很齐全,没有什么问题。

    待点好回门礼之后,云卿便和御凤檀一起去了王妃那禀告一声,虽然昨天是闹的不愉快了,可是该做的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到了荷心院里,云卿和御凤檀使了人去通传,过了一会,瑾王妃身边的碧钥过来说是瑾王妃不大舒服,还没起身,晓得今日两人要回门,莫要耽误了回门的时辰。

    云卿和御凤檀对视一笑,双双应了便走了。瑾王妃是不是真不舒服,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怕是不想见到他们,免得看了双方都觉得不舒服。

    走到垂花门前,早就有两辆马车在候着,其中一辆都是装着回门的礼物,而云卿和御凤檀则上了另外一辆深蓝缎色的马车。

    好在抚安伯府和瑾王府距离并不算远,一个时辰的路程便到了抚安伯府,御凤檀首先跳下了马车,在流翠的前面将云卿扶着下来。

    谢氏和沈茂早就站在垂花门前等着,一见到云卿,便拉了她过来瞧,见云卿穿着海棠红的齐胸儒裙,裙边用了银线绣着淡雅又不失色的四合如意纹,整个人显得气色极好,又带着几分新妇的羞意,便知晓女儿这婚结的定然是满意的。

    在谢氏的心里,女儿满意就是她满意,御凤檀别的不说,对云卿好这一条能做到的,便比其他的都要好。

    “爹,娘,你们在这等我们做什么,快进去吧。”云卿拉着谢氏望里边走。

    御凤檀十分从善如流道:“是啊,爹,娘。”

    谢氏听御凤檀跟着云卿叫的顺口,一个王府的世子没一点架子,又对女儿好,她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和熹的面容笑盈盈道:“好,好,进去。”

    沈茂则瞧着自己那生的不是一般俊美的女婿,想起那一日他救了自己后,提出要求,让他将府中所有玉片拿出来供他寻找的样子。御凤檀似乎一直在寻找一样东西,而且那东西有可能在沈家。沈府虽然是富商,但却不会像一些人,爱收集绝世罕见的宝贝放在家中做收藏或者炫耀用。

    沈茂并不觉得自己府中有什么东西是值得皇族人觊觎的,当时御凤檀没有寻到那件东西,不知道有没有死心。

    他那双与云卿一般的凤眸里透出商人特有的光芒打量着御凤檀,看他行走的时候,总是若有若无的将目光落到云卿的身上,眼神温柔而执著。

    一个人关心的举动或许是可以伪装出来的,然而无意中流露出来的小动作却不能作伪,沈茂在商场多年,论起看人还是有几分自信,这御凤檀对自己的女儿谈得上是真心。

    他本来是考虑要不要和云卿说一说玉片的事,如今看来,也没有必要了。女儿刚刚新婚,就与她说这样的事情,只怕引得这个心思细腻的女儿多想,反而惹得夫妻不合。

    一干人一路走到了大厅里,李嬷嬷在云卿和御凤檀进门的时候,便让厨房将早膳准备好端了上来。回门这一日是早早就要起来准备的,而谢氏和沈茂为了等女儿一起用膳,也是空着肚子的。

    云卿坐下来后,便瞧见了屋内的李总管,面上顿时露出了笑容,“李叔,你什么时候到的京城?”

    云卿口中的李叔便是当初在扬州时沈府生意的总管李斯,当初沈家搬到了京城来了之后,扬州的生意却不能跟着一起来,沈茂便留了李斯一家在扬州帮看沈家的院子和生意。因为沈茂出事时,李斯对沈家的帮助和忠心耿耿,所以云卿表示尊敬,称他为李叔。

    李斯比起上回见到的时候,没有太大变化,眉宇里因为赶路有些微微的疲惫,眼睛炯炯有神,他向着云卿和御凤檀行礼道:“见过世子和世子妃。本来是要赶着来庆贺大小姐你的婚礼,结果路上船出了事,耽搁了一天。”

    李斯作为生意上的沈茂的得力助手,自然是忙碌的,云卿知道他经常要到各个城市州府去看下面的店铺,就算正值壮年,车马劳顿也是很辛苦的,她微微一笑,连忙道:“李叔客气了,你能来这里,云卿已经很开心了。”

    沈茂点头感慨道:“是啊,若不是李斯你一直帮我,如今沈家的生意也做不了如此之大,毕竟如今在京城不比以前单纯做生意的时候,精力要分散得多。”

    “哪里,替老爷你做事,自然是要做好每一个细节的。”李斯笑道。

    沈茂摆手,道:“江南的桑树出了一种虫子,差点把桑叶都吃光了,害得蚕都没有东西吃。是你在布坊日日夜夜到处寻找桑叶,保证蚕丝的供应,又跟在作坊里天天追踪,才使日期没有丝毫的耽搁,这些别的人哪里能做的到,又做得这么好的。”

    沈茂说着,就摇了摇头,到了京城做皇商,又有了抚安伯的头衔,加上女儿做了郡主,嫁入了瑾王府,有些来往就越来越多,免不了要出去应酬,精力分散了,有些地方便只能靠着忠心的管事了。

    谢氏看他们扯着扯着话题走远了,又叹气,不免皱了眉头道:“来,来,还没吃早膳的吧,老李,刚好世子和云卿回门,你就与我们一道吃,也算是补了当天的喜宴。”

    云卿晓得谢氏是因为自己回门,不要听这些聊天,可云卿倒觉得听着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到了沈府,才有一种到家的感觉,她也跟着道:“是啊,李叔,你一年也难得来一次京城,便和我一起嘛。”以前云卿掌管府中事务的时候,经常和李斯两人草草的用餐。

    李斯微微有些踌躇,御凤檀看出他和沈家人都很熟悉,只怕同桌吃饭也不是第一次,今日大约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不好答应。

    关于李斯的事情,御凤檀是知道的。对于帮助过云卿的人,他一点也不吝啬自己的亲近,他嘴角漾起一抹令人亲近的笑意,道:“大婚前云卿还和我说过李总管你不能来有些惋惜,今日刚好可以将这份惋惜给弥补了。”

    当御凤檀有意要亲近人的时候,很少能拒绝此时的他,微微扬起的眼眸墨色的瞳仁清澈纯净,笑容有一种不近不远,恰到好处的和气,全身那种皇族才拥有的高贵之气里更令人欣赏的是上好的礼仪和修养,配合这张极美的容颜,真是让人无法推辞。

    “这……我实在是……”李斯也说不出拒绝的话,但御凤檀的身份实在是太高了,他虽然平日里和官员们少不了有些来往,但皇亲贵胄却是几乎没有交往过的。在想象中,皇族都是高贵而骄傲,不可亲近,当时听到云卿要嫁到王府,他就很惊讶,今日看到御凤檀和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实在是惊讶加诧异也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感受。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