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78

重生之锦绣嫡女 178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待李斯看到沈茂,谢氏,云卿也都眼带恳切地望着他,便不再推辞,微笑着点头道:“有一句话叫做恭敬不如从命,既然如此,我今日也斗胆和世子与世子妃一起共桌了。”

    商人的特长便是和各类人打交道,在开始的踌躇之后,李斯便显出了良好的交际能力,又加上御凤檀也一直试图使气氛轻松,一桌人有说有笑的吃完了这顿早膳。

    吃完了早膳之后,谢氏和沈茂便带着御凤檀和云卿到沈老夫人那去拜见了。

    老人家现在身体虽然不大好,眼睛也生了层白膜,不大看得清人,耳中听力也大不如前,但是听到云卿结婚的消息还是很高兴。此刻云卿和御凤檀喜气洋洋的给她拜了礼,她笑得合不拢嘴,还特意封了两个大红包说是给云卿和御凤檀的,这下便让让云卿一下感到哭笑不得,又有点尴尬的望着御凤檀,生怕他会心中介怀,毕竟这样一来反倒显得好像是他入赘了沈府一般。

    御凤檀却面上没露出一丝不喜,只是咧嘴笑着接过了,还讨好的大声说谢谢奶奶,惹得沈老夫人开心的拍掌,对着周围的人连声唤好好好,欢喜的不得了。

    云卿两人一从老夫人的房里出来,便回到了主院,还没进去便听到两个小孩子的声音在里面吵吵嚷嚷,云卿迫不及待的加快了脚步走进去,就一眼瞧见墨哥儿和轩哥儿两人正在屋内不亦乐乎的玩你追我赶的游戏,满屋子散欢的跑。

    云卿不由得看着这两个孩子欢喜的很,弯下腰,张开双手,满脸笑意冲着两个皮猴喊道:“墨哥儿,轩哥儿,有没有想姐姐啊?”

    “想!”墨哥儿一见着云卿,嘴角立马咧得老开,拉着小脖子喊了一声,那双深棕色的大眼睛闪过一道调皮的光芒,朝着云卿就飞快的迈开小腿儿冲了过去,轩哥儿看墨哥儿跑来,有样学样的一齐冲过来,两人一起猛地扑到云卿的身上,像两个小石墩一样把云卿撞的往后一退,跌坐到了地上。

    他们却浑然不觉,只使劲的往云卿的怀里钻,小嘴巴吧嗒吧嗒的,迫不及待的向云卿炫耀,“姐姐,姐姐,我告诉你哦,我会写字了哦!”

    “你们两个小胖墩,把姐姐撞到地上了,还不快去扶姐姐起来!”谢氏无可奈何的对着两个调皮的小家伙喊道,一面对着去扶云卿的御凤檀道:“现在可调皮了,一天到晚使不完的力气,到处蹦啊跳啊,根本就不要奶娘抱。”

    御凤檀替云卿整了整头上的钗子,俊美的面庞之上是满满的笑意,他毫不介意道:“男孩就要活泼一点才好,这样又健康,看到的新鲜东西又多,脑子才能更灵活。”

    谢氏听了这话,心里头舒坦,越发的打心眼里喜欢自己这个女婿,她点点头道:“他们和云卿关系一直好,昨天去父亲的书房拿了笔在书房鬼画符到处画的都是,自己觉得自己会写字了,迫不及待的跟云卿炫耀呢。”

    云卿正捏着两个顽皮鬼胖嘟嘟的脸蛋玩,伸出手指在两人的鼻尖上点着,故作一脸严肃道:“下次可不许这么用力的扑过去,把别人撞倒啊。”

    轩哥儿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点点头,墨哥儿则调皮伸出肥短的手指,学着云卿的样子,点点她的鼻子,包子一样的小圆脸,一板一眼道:“那我下次就轻一点点,不把姐姐撞倒了。”

    谢氏看着儿女三人,面上的表情温和又慈爱,回过头对着御凤檀接着道:“云卿小时候也很活泼的,我记得她一岁多的时候经常要我带着她去花园里,看那些漂亮的花儿呢,不去她就要哭鼻子呢。”

    “娘,我和这两个小调皮鬼才不一样呢。”云卿听到谢氏在御凤檀面上说自己小时候的事,羞着脸不依的嗔道。

    御凤檀晓得谢氏和他说这样的话,是从心底将他当作自家人看待了,他心中也是欢喜,转头对着云卿一笑,狭长的眸子微眯,嘴边挂起了一丝不易擦觉的坏笑,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低又暧昧的道:“别的一样不一样我不晓得,但是抱起来都是一样软软的,香香的。”

    云卿没想到御凤檀在这里,当着自己的母亲还有两个半大的小孩子会说出如此亲密的闺房之话来,一张俏脸轰的一下烧的火红,她羞嗔了他一眼,不再理他只低下头和墨哥儿说话,遮掩自己脸上的红云和咚咚直跳的心。

    御凤檀却笑眯眯的收了云卿的娇嗔,回头对着谢氏一本正经,变脸的速度可是叫一个快,他还带着严肃的神情对着谢氏道:“多亏娘将云卿生的这样的漂亮,又如此的聪明。能娶到云卿是我的福气。”

    谢氏也是新婚过来人,自然晓得两人刚结婚,少不得有些甜言蜜语,刚才那一点小动作就当没看到,自豪的道:“也不是我自夸,云卿就没让我操过什么心,她性子坚毅,从小就能为我分担很多事情。但毕竟是做新妇,若是有什么不好的就请姑爷多担待一点。”

    “她很好,我很喜欢。”御凤檀用短短七个字表达出自己的感受,没有花俏的语言,却是字字情真意切,足以让谢氏感受到这个御凤檀是一个可以给女儿幸福的好丈夫,作为母亲已经十分的欣慰了,因为她深深的懂得一个好丈夫就是一个女子一生的福气。

    沈茂在旁边坐了一会,对着御凤檀这个女婿慈爱的道:“和我去前面与李斯小饮两杯吧。”他在心底也是十分欣赏这个女婿,有才华,有地位,当然,最难得的是那份对自己女儿爱护的心意。

    岳丈邀请他去,御凤檀哪里不答应,便和云卿和谢氏道别,便跟着沈茂去了前院。

    谢氏瞧四周只剩下她们母女两人,便将云卿拉到自己的身边,细细的问着云卿王府的情况:“在瑾王妃后如何,瑾王和王妃好不好相处?”她生怕云卿在王府会受到委屈,这回一定要好好问问,她才能放下心来。

    一旁本来在和云卿玩的墨哥儿轩哥儿见姐姐被拉走,不高兴的撅着嘴追着过来,墨哥儿蹬蹬的爬上罗汉床,咬着牙使出劲儿,终于好不容易才坐到云卿的腿上,而轩哥儿左右看了一眼,也不甘落后的往上爬。

    墨哥儿见他爬上来,便用小手推搡他,一边阻拦他上来,一边还撅着嘴一脸的不悦的冲着他道:“不要跟我抢姐姐,你到娘那边去坐着,我们一人一个。”

    轩哥儿丝毫不理,依旧往上面爬,墨哥儿嘟嘴小嘴一推,力气不比墨哥儿大的轩哥儿,就被他这么一推,人就没站稳,小**一墩坐到了地上,小家伙先是一呆,然后看到谢氏在旁边,瘪着嘴,看样子马上就要哭起来。

    谢氏又好笑又好气的赶紧站起来,抱轩哥儿起来,轻言安慰了几句,又转过头抓着墨哥儿的小手轻轻的打了一下,面上佯怒道:“你又推的哥哥摔地上了。”显然这以小欺打还已经不是头第一次了。

    墨哥儿被打了一下手,鼻子一酸,嘴巴也瘪起来,一脸不服气道:“娘打我,娘打我,娘偏心,只对哥哥好……”

    有了两个小宝贝的哭声,这屋子里变得热闹的不得了,谢氏一听墨哥儿这话,赶紧把墨哥儿搂怀里哄着,倒是轩哥儿看到墨哥儿哭起来,反而不哭了。墨哥儿原不是个爱哭的,被谢氏哄了一会儿也不哭了,只是那小脸还挂着泪珠儿,大眼睛还湿润润的犹如黑葡萄,瞧着就让人心生爱怜。

    谢氏还要和云卿说话的,知道这两小表在,也是什么都说不成,便让奶娘带他们出去玩,两个小家伙哭了哭了,转眼脸上还挂着眼泪,又笑着牵起小手跑了出去,一副小孩子心性。

    谢氏笑着望着两个小儿子出去了,转过头来,却看到女儿脸上的表情带着深思,正定定的望着自己,不由的摸了下自己的脸,疑道:“云卿,怎么了?娘脸上被墨哥儿画了什么吗?”

    云卿皱了皱眉,神色有点奇怪,她出言问道:“娘脸上并没有东西,不过你怎么只说是墨哥儿画的,不是轩哥儿呢?”

    她的语气有一点微微的急迫,令谢氏浮上了一丝疑虑,她走到罗汉床前又重新坐下,端详着女儿的神色,慢慢的解释道:“因为墨哥儿比较调皮,上回就趁我睡着的时候拿了眉黛在我脸上画了几笔呢。”她顿了一顿,看云卿的眉头微蹙,不由问道:“云卿,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娘说?”

    女儿是身上掉下来的骨肉,一举一动都牵动她的心,刚才云卿话里的不对劲,谢氏岂非听不出来。

    云卿摇了摇头,低垂了长睫,方才看到谢氏对墨哥儿打小手的动作,不知道她怎么就想起瑾王妃对御凤檀和御凤松的区别来了,同样的两兄弟,为何一个和另一个的对待会相差这么多?她不解的回道:“女儿只是觉得娘对轩哥儿比墨哥儿好而已。”

    谢氏微微一笑,不由有些好笑“原来是这个,轩哥儿自幼性格就比墨哥儿内向一点,身子也文弱些,墨哥儿调皮捣蛋,娘自然是会护着轩哥儿一点,在娘的心中,对墨哥儿和轩哥儿都是一样的,都是娘的孩子,怎么又会有区别呢。”

    这一切云卿自然是看得出来的,她只是有句话想要问谢氏,寻了一个开头罢了,眨了眨凤眸,云卿喝了一口柚蜜花水,缓缓地道:“娘,我知道你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可是有一句话不是说,一样米养百样人吗?你说,这天底下有没有母亲偏心家中的孩子,偏心到极度过分,想把所有的好的都给自己喜欢的那个,让不喜欢的那个承受所有苦难,甚至想要杀死另外一个的?”

    “不可能啊!”谢氏睁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了什么极为不合理的事情,“这世界上偏心的父母的确是有的,比如喜欢小儿子,是因为小的需要照顾多了一点,或者是因为哪一个孩子弱一点,就想要其他的多帮衬一点,这样的情况是最多的。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是不是王府里有什么事?”

    母亲的敏锐让谢氏准确的发现了不对的地方,但是云卿不愿意让谢氏知道瑾王妃的事情,至少现在还是知道的时候,她缓缓的摇头,道:“女儿是听人说,以前王府里有个嬷嬷对大儿子很偏心,什么好的都要给大儿子,对小儿子则是打骂交加,还让小儿子出去做工养活大儿子,最后让小儿子就这么被折磨身亡的事儿了,心里有些感触,所以问一问娘。”

    谢氏蹙着眉,有些不悦“怎么刚新婚就让你听到这样的事儿,那王府里的嬷嬷也太狠心了,都是自己的儿子怎么忍得下心来,我真怀疑她的小儿子是不是抱养的或者捡来的,没有办法想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偏心也是有限度的啊!”

    听着谢氏激动的话语,云卿的心情就越发的动摇,虽然御凤檀与她说,瑾王妃确实是他的母亲,就连王府当年的老嬷嬷也这么肯定,可当她回来之后,看到自己的母亲后,却越想越不对劲。

    谢姨妈可以说是所有母亲里很坏的那种了,对韦凝紫是带着利用的心情,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可到底也不会对韦凝紫下毒啊,而薛氏是个坏人了,可站在安玉莹,莹妃的角度看,薛氏依旧是个用心良苦的好母亲。

    瑾王妃所做的一切,不太像是正常的。若是在面临巨大的生死抉择前,做出杀害亲子的行为,还是自私自利,但是平常也能这么做,就超乎常理了,古云,虎毒不食子也是这个道理。

    也许云卿是存了私心,她也不否认。

    自重生之后,她就不是一个十足纯良的人,从扬州走到京城,从府中到皇宫,该出手打击人的时候也绝对不手软,甚至以牙还牙,更胜一筹,手中间接沾染的鲜血也不少。但是若瑾王妃是御凤檀的亲生母亲,日后她要还击的时候,总是会想起这一点,而变得犹豫和顾忌的,但她心中又明显的明白有时候犹豫和顾忌,会给她带来巨大的危险。

    但是御凤檀这些年也都查过,始终都没有查出任何证明来,她再让人查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查出些什么……

    谢氏见云卿沉默不语,以为她在考虑自己所说的话,伸手拍拍云卿的手,柔和慈爱地道:“你现在是不知道,等你做了娘亲就明白了,那种骨肉相连的感觉,至亲至爱的牵连,不会有母亲舍得做出这样狠毒的事情的。”

    云卿点点头,不愿谢氏担心自己,将心里的疑虑收了起来,亲亲热热的和谢氏说着话儿。

    到了下午的时候,云卿便和御凤檀辞行,坐上了回王府的马车里,云卿望着渐渐离开视线的抚安伯府,想起瑾王府里虽然比起自己家要贵气多了,然而云卿总觉得王府里的一切都显得那般的陌生,就像是心里有一块空白一般。御凤檀似察觉到她的心里,握了她的手一起放在膝盖上,无声的鼓励从手心传来。

    云卿对着他一笑,示意自己没问题。心中暗道:比起自己的家来,这富丽堂皇的瑾王府,还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

    王府内还是与两人离开的样子一般,瑾王不常在府中,据说是在京城的各个红颜知己处流连。瑾王妃还是有点不舒服,免了云卿每日的请安。而韩雅之躲在自己的院中不出来,御凤松也是那副倨傲的样子,见面时别说说话,一个冷哼就罢了,只有御青柏见到云卿的时候,会规规矩矩的行礼,叫她大嫂。

    整个瑾王妃充斥着一种怪异的气息,然而每个人又像是没有察觉到这种异常一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云卿不用请安,也不用管事,御凤檀又有新婚假期,两人每日在一起,时间过得飞快。

    四月二十八,是大雍开国乾帝的祭祀礼。

    这是皇家祭祀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京中所有有品级的官员以及命妇全部要到场参加,经钦天监司仪测算,今日的吉时乃辰时五刻,所有的人必须都要在这个时辰前赶到,不能迟到。

    云卿和御凤檀早早起来,换上了世子和世子妃的正装。命妇的正装是十分繁复厚重的,一层又一层的穿好了之后,再加上头上的装饰,云卿觉得自己的脖子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她望着御凤檀头上的唯独一个攒珠金冠,不由羡慕道:“真想和你换一换,让你也试试我头上的珠冠。”

    御凤檀望了一眼,云卿穿着红地平金绣麒麟鸾凤纹圆领袍,团花霞帔、葱绿地妆花纱,头上戴着世子妃七翟冠,上面缀着珠翟、珍珠,冠顶插金凤一对,全身上下,从头到尾看起来就觉得十分的重。

    他晓得云卿素日里头上除非必要,不像其他小姐插的满头珠光,现在戴了这么多,脖子定然不好受。但祭礼的日子又半点马虎不得,心中也是心疼,便有心逗她一笑,抚了一下她头上的珠冠,狭长的眼眸微眯,做若有所思状,“换当然可以啊,就是不知道我戴上这个七翟冠,有没有卿卿这般明艳动人呢?”

    云卿见他比比划划的,好似要试一试七翟冠的大小被不够他的头戴,不由佯怒道:“行了,你还真准备戴我头上的去啊。父王定然已经出来了,你赶紧先去吧,别让他等你。”男眷们要早一步进宫,女捐们则可以稍许迟上一点。

    御凤檀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道:“你和我一起去吧。不然的话,等会你要和母妃一起,免得你们见面不愉快。”

    “你这是怕我冲撞了你母妃吧。”这几天倒是一直没有和瑾王妃说话,她这般七窍玲珑心怎会不知道他的心思,云卿拍了一下他的手臂,御凤檀一把握住她的手,语气中有一丝无奈“我知道你不喜欢和她一起,便同我早一点到宫中去吧。”

    这话确实说出了云卿的心声,想到等一会瑾王和御凤檀先走了,府中剩下有品级的命妇就是瑾王妃和自己,云卿的确不大愿意和她一起走,可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于是,两人一起到了大门口,瑾王看到他们二人一起出来,也没有说其他的,上了前面的一辆马车。

    御凤檀和云卿坐的是一辆翠盖朱缨八宝车,车顶垂下红色的璎珞,随风轻轻摇摆,有一种飘逸的美感。车厢内装饰的十分舒适,除了有茶几外,还有书柜,可以供人在里面进行阅读。两旁和前后有随行的王府侍卫开路和保卫,因为还未完全天亮,除却马蹄声外,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静。

    卯时七刻的时候,到达了宫中。

    此时,并没有女眷进宫,云卿便先在宫女的陪伴下到了御花园中。此时天际刚刚射出光芒,带着明珠般的柔和,撒在了皇宫内。

    金色的琉璃瓦,在璀璨的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层层叠叠的宫殿远远望去,只能看到那飞翘的檐角,和蹲在上面造型精致严肃的神兽。

    沿着小径走下来,奇花异草被花匠打理的十分美丽,在春日的暖风里吐露芬芳,远处的太液池在曦光照耀之下,如同一面碧蓝色的镜子,波光粼粼,闪烁着银色的碎光。

    云卿慢慢的走着,路上不时有宫女内侍穿过,向她行礼。

    “米儿见过世子妃。”一个穿着粉红色宫装的宫女从一边走过来,恭敬的向着云卿行礼。

    云卿微微一笑,笑容和煦“原来是米儿啊,珍妃娘娘可好?”

    米儿低着头,含笑回话:“珍妃娘娘听说世子妃早早到了宫中,便使了奴婢请世子妃过去一坐。”

    云卿微微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一早便到珍妃娘娘的宫中去,不知道方便吗?”

    米儿一笑,走到云卿身边的宫女,细声道:“今日祭礼,珍妃娘娘又是刚进宫便遇见这样大的事,有些紧张,珍妃娘娘和世子妃关系好,想要和她说一说话,等会一起去参加祭礼。”

    如今章滢是宫中炙手可热的宠妃,宫中又无人不知上次为了珍妃,明帝还特意召了云卿进来陪伴。一个是王府世子妃,一个是宫中当红宠妃。这样的宣召本来就是合理的,宫女哪会不识趣加以阻拦。

    米儿在前方带路,踏过玉带桥,领着云卿缓缓朝着金碧辉煌的未央宫走去。

    等云卿进了未央宫,便看到那一张明艳动人的面容。今日的章滢穿着一件极美的外裳,裙摆长长的的拖曳在地,上面的真红色串珍珠的孔雀翠纹,在淡淡的光线下恍如流转如碧水倒流,绝美绝丽,那上面用密密的金线穿着各色的水晶珠绣出碧霞云纹和缠枝宝相花,衣摆用银线绣着云飞青鸾图纹,点缀着闪耀的水钻,一看就知道是价值不菲。

    她如瀑布一般长长的青丝,为了今日的祭礼也梳了个牡丹髻,特意在左右各别上一对如意双喜点翠八翅金凤步摇,长长的串珠流苏坠落下来,灿灿生辉。

    整个人,华丽中不失端庄,端庄中又不缺清雅,将章滢整个人的气质发挥到了极致,让人望上一眼便再也挪不开眼睛。

    “我一收到人传来的消息,便使了米儿去接你进来。”一看见云卿,章滢便笑着迎了上来,亲切的拉着云卿的双手,她身后两名宫女托着华服裙摆,亦步亦趋的跟着她。

    云卿笑着点头,弯下腰,随即对着她行礼道:“臣妇参见珍妃娘娘。”

    章滢的面色一顿,旋即又将笑容摆在脸上,笑着将云卿轻轻的虚扶起来,笑语盈盈道:“世子妃起身。”

    “我看到米儿,就知道是珍妃娘娘派来的人了。”云卿望着章滢一身隆重的打扮,又看着章滢气气血红润的脸颊,心知章滢在宫中的日子过得十分的不错,笑容和煦的道:“看起来你最近气色不错,穿着这件衣裳愈发显得美丽动人了。”

    章滢垂睫,美丽的眸子掩藏在长长的睫毛之下,她只是淡淡的一笑,也不做回答,转身吩咐其他宫女退下后,便拉着云卿朝殿内走去,一路道:“你让人传口信来要见我,不会是为了只是看我气色好,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章滢十分了解云卿的个性,她知道即便今天是祭礼,云卿就算是提早进宫,也可以在宫中等待的,不需要特意让人来传口信找她。按照云卿的性格,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才会如此。

    却见云卿浅浅的一笑,笑语盈盈道:“我找你,当然是有事了,珍妃娘娘。”话声一落,就见云卿笑容猛的变得冰冷,她抄起桌上的一杯清水,对着目瞪口呆的章滢泼了过去。

    ------题外话------

    为什么要泼水呢?为什么要泼水呢?因为要过泼水节啊……无视我吧,大家晚安。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