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80

重生之锦绣嫡女 180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而这边的明帝听闻章滢等人还未出发,面色露出一分不悦,他沉着声音道:“都这个时辰了,她怎么还在内殿!”说罢,阔步朝着殿内走去。

    可是就在此时,刚刚走到大殿门口的明帝却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大呼。

    “珍妃娘娘,不好了,不好了!礼服让鸟儿叼走了!快追啊!”

    明帝面露疑惑,他顿时顺着声音抬头望去,只见在那蓝盈盈的天曦光之下,有一群色彩艳丽的鸟儿叼着一件华光闪烁的衣裙,从半空中扑腾着翅膀飞走,鸟儿的翅膀为碧绿色,中间有如同火焰一般跳跃的橘黄色,它们两两相并,绯红如啼血一般的喙,叼着璀璨华衣的一角,那华衣如同仙子的羽衣一般在晃眼之间便由那些不知名的鸟儿们带上了那蓝莹莹的天际上,仿佛仙子偕着祥瑞的鸟儿飞升翔宇。

    明帝一干人等还未能从那惊奇又惊艳的一幕回过神来,那乱成一锅粥的内殿此刻从门前传来了清脆的女声。

    “快追!那是陛下给我做的衣裳!快去追啊!”伴着这如黄莺鸣啼的女声,一个穿着百花穿蝶衣裳的女子撞到了明帝的怀中。

    “珍妃,你在做什么?”明帝吃惊的看着自己怀中的章滢,他伸手扶住章滢,目光从半空中收回,问道。

    “臣妾的祭礼礼服,让鸟儿叼走了!”章滢见到是明帝,面上故意露出十分吃惊的神情,她急匆匆的行了个礼,神色紧张,浑身还颤颤发着抖。

    而站在明帝一旁的皇后,她始终不发一言,而她的目光却冷冷的看着那一群正要飞走的鸟儿,眸子里寒光一闪,随即又变换了一张面孔,目光里闪过一丝惊讶,“那不是陛下吩咐特意为珍妃所做的祭天礼服吗?怎么会被鸟儿叼走了!”

    皇后身边的米嬷嬷在一旁也吃惊的看着,这奇景她也是从未见过,甚至是从未听过,现下是傻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听到了皇后的吩咐,才连忙回过神来,急忙唤了宫女,“快点啊!还不快去将珍妃娘娘的衣裳打下来,那可是等下祭天礼要穿着的!快快!快啊!”

    皇后身边同样目瞪口呆的宫女闻言,都才回过神来,四处纷纷到处寻找棍子,石子要去砸鸟儿。

    而宫中却有一人从旁边疾步走来出来,她面上是紧张还有心焦的神色,扬声阻止道:“皇后娘娘,不可!”

    皇后一听,回过头来,看见跪在地上大声呼喊的不是别人,就是那瑾王世子妃沈云卿。她一双冰冷的眼眸微微眯起,厉声的斥责道:“世子妃这话是从何说来?怎么不可!那件衣裳可是珍妃的祭礼服,被鸟儿叼走了,珍妃如何是好!这祭祀如此重大的事情,谁能担当得起?世子妃你担当得起吗?”说完,那眼神已经透露出十分的狠辣之色。

    明帝闻言,也转眸望着云卿,面色却已经变得十分的平淡,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定眼看着地上的云卿,似乎等着她的回答。

    云卿神情不卑不亢,甚至带着一丝庄严神圣,她缓缓的转身,双手合十,竟然是朝着那些不知名的鸟儿飞远的方向举手行礼,她的表情十分的庄重,语气之中有着一丝隐隐的诱惑,她的目光沉着的环视着在场的众人,又看向那远处的鸟儿缓缓的开口道:“陛下,方才你可看清楚那一群衔着祭天礼服的鸟儿吗?那些鸟儿嘴尖如朱,头羽为绿黄色,毛色华丽,飞起而两两相依,鸟喙相扣,正是那相思鸟。”

    她收回望向相思鸟的目光,看向了前方的明帝,继续道:“臣妇记得,开国乾帝在宫中种下相思树之后,便吸引来了这一种鸟儿,它们休憩于相思树之下,成双成对,雌雄双鸟形影不离,相亲相爱。当年坤帝曾说过,相思鸟和他们之间的爱情相似,并做了诗一首——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因此,相思鸟常年居于相思树上,在乾坤双帝驾崩之后,太华皇帝便说过,相思鸟便是乾坤双帝的精魂化成,才如此恩爱。今日是乾帝的祭礼,这么多的相思鸟出现在这里,云卿将这传说和今日联想在一起,不免斗胆猜测,今日的相思鸟出现一定是因为感受到珍妃对陛下你的一片真心,所以显灵于未央宫!”

    而明帝听完云卿的这番缓缓相述的传说和故事,并没有说一句话,而只是侧头望着站在身边的章滢,而此时的章滢眼中泪水盈盈于睫,将落未落,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让看得人都忍不住心生怜悯之情,她咬了咬朱红的樱唇,看向明帝的眼神越发的哀伤自责,她凝噎着,扑在明帝的怀中哽咽道:“陛下,都是臣妾不好,不小心弄了点灰尘在礼服上,臣妾想着祭祖是隆重的场合,不得不半毫脏污,便让人脱下,原本……原本婢女们想去外面除尘再让臣妾衣着,可,可谁知……”

    章滢说着,便提着裙摆跪了下来,面露戚戚然,让看的人已经心生不忍,“陛下,是臣妾一时大意,将陛下赏赐的华服丢失,恳请陛下责罚!但请陛下饶却一干婢女的罪责,只惩罚臣妾一人便可,臣妾,臣妾甘心承担所有的罪过。”

    她的这番话说得极狠,又极为让人怜爱。

    但章滢的心内依旧是有些忐忑的,然而此时却不见一丝逃避之态,满口的认罪几乎都要让章滢觉得自己真的是如同她所说的那般,她心中十分的明白,成败在此一举,是生还是死就在于明帝的一念之间。她一双明眸垂下,长长的睫毛遮掩住眼底的慌乱,心如擂鼓,深埋着头等待着明帝口中吐出的最后判决。

    片刻之后,明帝沉稳而温和的声音传入了章滢的耳中,“珍妃,你无需自责,刚才世子妃也说了,这相思鸟是先祖乾坤双帝的化身,是被你的一片真心吸引来的,先祖显灵必定是被你所感动,也是祥瑞,在今日朕应该高兴才是,这祥瑞是因为你才出现的。”

    明帝温和的眼角挂着笑意,他上前用自己手盖在了章滢的手之上,和声道。

    章滢依旧低头不肯起来,而她的心其实已经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的心跳,在明帝说出那番话之时,顿时的放松,甚至让她的腿又有些发软,但脑子却是越发的清晰。

    此时她必须再接再厉,于是章滢一双美目下依旧挂着两行剪不断的清泪,低声道:“若不是臣妾不小心,那御赐的衣裳也不会飞走了,臣妾知道,祭礼礼服是陛下吩咐人为臣妾准备的,辜负了陛下的一份心意,是臣妾的罪过,陛下不怪罪,臣妾的心却是难安。”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远远的一阵春风徐徐吹来,吹起了章滢头上的金纱蝶,那美丽的金纱蝶在发间莹莹起舞,被春风吹起的裙角柔柔的扬起,在百花之中不住的摇摆着,舞动着,如同簇拥着章滢在繁花似锦的花圃之中缓缓盛开的一朵娇嫩的鲜花,更显得风姿卓越,身姿楚楚,胜过万紫千红。

    “朕当然不怪你,莫要再跪着,春日地湿,小心受寒。”说着,明帝神色怜惜的伸手将章滢拉起,这一切章滢也不再推辞,顺着他的动作缓缓的站起。

    明帝九旒冕前赤黄青白黑的玉珠将他的容颜遮的亦明亦暗,然而眼底的关切却是那么得明显,那份情真意切甚至让云卿产生了一种感觉,明帝的确是真心的对章滢好,连眼神都那样的柔和,甚至连怜爱都不加以任何的遮掩,若是做戏,也实在是入戏太深了。

    得了明帝这句话,云卿心中的唯一一丝担忧和顾虑都烟消云散了,她知道,只要明帝从心底不责怪章滢,今日之事已经解决了一半了。

    然而一直沉默在旁的皇后并不打算将这好好的机会错失掉,她的眼眸微眯,面上有忿色闪过,忍住心中的不悦,面上却嘴角含笑道:“这可真真是巧得很啊,陛下和本宫一来,便看到了相思鸟衔衣而飞这种难得见到的景象。这真的是祖先显灵吗?”

    皇后自然是不会相信什么衔衣而飞,祖先显灵的说法,她一手设出的局她怎么会不知道其中的缘由。

    这所谓的祖先显灵也好,相思鸟也罢,通通不过是沈云卿和珍妃想出来的诡计罢了。可是相思鸟的确是皇宫内受到保护的鸟儿,而那云卿所将的那些传说句句皆属实,而天空上飞翔的相思鸟也是真实的出现在眼前了,她不可能公然的去指骂相思鸟就是一只普通的鸟儿,这是对乾坤双帝的不敬。她只能旁敲侧击,让明帝发现事情太过巧合。

    章滢此刻的笑容坦然又妩媚,她含情脉脉的凝望了明帝,柔声道:“臣妾亦不知会如此,想来是陛下和皇后是国之君,国之母,乃天下之尊,又是乾坤双帝的子孙,如此,他们才肯显灵于人前,若是陛下和皇后没出现,只怕臣妾都看不到如此神奇的景象。说到底,这相思鸟必定是先祖给予陛下和皇后娘娘的,臣妾可不敢居功。”

    她开始还有点心有戚戚然,而如今却浅笑细语,柔情深情,一样不缺,像是她天生就是这般。莫不是云卿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说不定还真的会以为如同章滢所说一般呢。

    云卿虽然是松了一口气,却又在心中不禁看到如今也伪装的如此完美的章滢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所谓选择,所谓人随环境而变化,大概就是章滢这样吧。

    “哇,好厉害啊!案皇,儿臣从没看到过鸟儿会衔衣服呢,相思鸟小小的,又是双双对对,能这么多只一起飞来,当真是好神奇哦!”十公主一双大眼睛露出天真和惊喜的色彩,她一直都追着那飞远的鸟儿看,直到看不到影子了,才又噔噔跑过来说道。

    云卿看着活泼可爱的十公主,不禁露出一丝浅笑道:“可不是,臣妇长到这么大,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奇景呢!十公主年岁尚幼,已能见到如此景象,定然是有福之人啊。”

    十公主被人夸奖,很是开心,得意洋洋的对着明帝和皇后道:“父皇,母后,你听世子妃夸儿臣了吗?这一次,儿臣可是托了父皇和母后的福了,儿臣也是有福之人呢。”

    明帝心情不错,不过他的目光扫了皇后一眼,又不着痕迹淡淡的一眼望过去,道:“既然是先祖有灵,皇后与朕一同这么多年,参加祭祖这么多次,倒是从未见到过啊。”

    皇后脸色微微尴尬,但很快又笑着对明帝微微露出讨好之色道:“臣妾对陛下之心,天地可昭。今日能看到此景,已经心满意足了。珍妃受陛下宠爱,臣妾作为六宫之主,很高兴能珍妃能愉悦龙颜,得圣心圣眷。只是,珍妃这件礼服已经飞去,如今时辰已紧,赶制一件已经来不及了,没有正式的着装,按照祖制是不能进皇庙之中的。”

    既然衣裙的事情已经被沈云卿和章滢发现,操演这么一幕躲了过去,那她就将计就计,就算不能使得沈云卿和珍妃双双获罪,也要扳回一程,没了礼服,陛下就算是再喜欢章滢,总不能让她进入皇庙,遭众臣非议,想到这里,皇后的唇角挂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这句话使得明帝眉心微皱,现在时辰确实是不早了,而章滢要去参加的话,一定要立刻着装才行,否则的话,就算有了衣裳,也会错过吉时。

    皇后略微得意道:“臣妾倒是收有以前的衣饰,只可惜臣妾的是皇贵妃制式,拿给珍妃穿着,怕是不大合适。”她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然而语气之中那一种得逞快意,云卿和章滢都能分辨的出,她分明是在话语中字字句句讽刺章滢。

    章滢微微咬着红唇,她的确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一招。本以为解决了衣裳的问题便可以了,没想到皇后娘娘会死咬着她不放,一计不成,又还有一计在等待着她。果然是宫中生活多年之人。

    她微微一叹,若是不能及时的换上礼服,今日这祭祖之礼也与她擦身而过了。

    明帝也轻轻的吁出一口气,无可奈何,略有惋惜道:“时辰已经差不多了,朕要去皇庙之中了,今日珍妃你先在宫中休息,明年,朕再带你一起。”最后一句话,显然是说出来安慰章滢的。

    章滢眼中盈着泪光,她想起云卿之前所说的话,她已经有了数,对这一次的祭祖之礼也是充满了必然参加之心,然而未曾想到就会失在这一步上,忍住心中的失望和难过,点头对着明帝道:“臣妾明白,吉时不可耽误,还请陛下与皇后先行一步。”

    语毕,却在此刻听到宫门之外有柔且细虚的女子声音飘渺而来,“若是珍妃妹妹不嫌弃的话,本宫倒是有往年的礼服可以供你一用。”

    章滢闻言一惊,含着泪光的眼眸随着声音望去,便看见宫门之前有一女子,她身上所着也是祭礼所用的正装,其上有青鸾,翟鸟,花纹连绵不断,富丽华彩,也是一派大气之感,而这位女子的脸色则与身上的衣物行为鲜明的对比,有一种微青的苍白,唇色浅淡。

    此刻由两名宫女扶着缓缓前行,虽步履缓慢,然而依旧让人觉得她步步负累,那平日里戴在妃嫔头上褶褶生辉的金凤步摇,在她的发间,只觉得如同千斤坠下,摇摇欲坠,可即使是这般,那张依旧美丽的面孔却让人觉得她是一个病美人。

    “德妃见过陛下,皇后。”那女子幽幽的行礼,一双眼睛温柔而和睦,落到章滢的身上,目光之中露出几丝惊艳之色,不禁开口赞美道:“这便是陛下新纳的珍妃吧,果然是曼妙佳人。”

    明帝对着德妃做了一个虚扶的手势,关怀的问道:“德妃,你怎么还没动身前去皇庙,若是随意走动,吹了风身子就更不好了。”

    章滢望着着进来的女子,她进宫之后因为颇受圣宠,宫中大部分的妃嫔都会自己到未央宫来与她结交,然而也有人不曾来过,眼前的这个德妃就是,所以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到德妃。

    德妃是陛下还是三皇子的时候,便进了皇子府做侧妃的,但常年身体不好,尤其不能见风,极少出殿。虽然如此,明帝对她却一直都很尊重。

    当年德妃与元后关系颇为亲厚,因此,在元后去世之后,明帝未将五皇子给皇后教养,而是交于德妃抚养,可见德妃在明帝心中的地位是如何的不一般了。

    此时,只见德妃轻轻一笑,虽然有些有气无力,却让人心中感到亲和之感,她抬首望天道:“方才臣妾正出了紫云宫,复看见天上众鸟衔彩云而过,便追随而来,才知道原来是珍妃的礼服被相思鸟衔走。臣妾想,珍妃才进宫两月,礼服备下不多,便使了人取了臣妾以前的一件礼服过来,如有需要,也不用令陛下,皇后失望了。”

    明帝闻言不由笑道:“朕记得,若不是你病中日渐消瘦,当年与珍妃身姿差不多的。不如让珍妃试试?”他侧头望向章滢,章滢虽然不知道德妃为什么要突然对自己示好,然而也相信这个时候德妃是不会当着明帝的面动手脚的,何况这位德妃的笑容确实给了她亲切之感,她旋即点头道:“妃嫔的衣裳都是一样的制式,德妃肯借于臣妾,臣妾自然是大喜。”

    皇后却双眸微眯,那点着飞凤妆的眼角上挑,雍容华贵的面容带着一抹凌厉,仿佛含着不甘心的怒气,可这一切都被她隐隐的藏在了心底,她淡笑道:“珍妃真是好福气,先有鸟衔衣飞,如今又有德妃送衣,真是令本宫羡慕。”

    章滢此刻却挺直了腰杆,神色如此的不卑不亢,她转过头来甚至用目光直视着皇后,纤细的身体里仿佛隐隐的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缓缓的在成长,在发芽,她面如桃花,微微一笑道:“皇后乃六宫之首,天下之母,臣妾的运气来于皇后娘娘的一片金心。”这句话,只有皇后,章滢,云卿知道其中的意思,而不知情的旁人都只会以为章滢对皇后恭顺之极。有一种暗涌缓缓的在三人之间流动着。

    皇后唇启启合合像是还想说什么,可这时云卿已从后面绕了过来,淡淡一笑,对着明帝道:“陛下,时辰不早了,还是让珍妃先换上礼服吧。”

    明帝点头,德妃身后跟随的宫女便捧着红漆雕海棠缠枝纹的盒子,跟随在章滢身后一起进到了殿中。

    皇后此时将注意放在了德妃的身上,她微微斜睨了一眼德妃道:“德妃久病,怎么不早些动身,轿子颠簸,恐对你身子不好。”

    德妃此时已经坐到了明帝命人搬来的的椅子上,闻言苍白的面容上只是浅浅一笑,血色浅淡的唇如同一多淡桃花扬起,“有劳皇后费心了。臣妾素来身体不好,去的早也只是在皇庙周围坐着等待,不如在殿中替陛下抄写祈福经书,更有意义。”

    她说完,转开目光转眸环视了一眼立于一旁的云卿,双眸微微一愣,随即余光却是瞥了一眼明帝,然而才微笑着缓缓问道:“这位,就是瑾王世子妃了吧?”

    皇后看向一旁盈盈而立的云卿,脸上的笑意中多了一抹森冷,她语气微妙的回话:“这位正是抚安伯府的长女,陛下亲封的韵宁郡主。”

    这语气中有着一抹积郁的忿意,不过皇后初次见云卿便是如此不好的态度,云卿也不将她的神态放在心中,依旧面不改色,也不开口说什么,只是盈盈而立,此刻瞧着方才为章滢的解了围的德妃,虽然云卿对她有着戒心,但是心中对德妃也有好感,但见她双眸淡淡,却没有一丝算计的光芒,面色虽是病弱,但是神色却是平和如水,与世无争,云卿的语气也十分柔和,道:“臣妇正是。”

    按照品阶,云卿既是韵宁郡主,又是世子妃,并不比宫中妃嫔低,行礼不过是尊重,以示君臣有别而已。

    “果然是倾城佳人,难怪瑾王世子欣然欢喜。”德妃的这番话,让云卿明白虽然这位皇妃虽然是久居殿中,不出殿门,但绝不是不闻世事之辈。

    这时候,章滢从殿中走了出来,穿着大衫霞帔,富贵亮丽的金丝绣着别样的花纹,裙摆熠熠拖至在地。腰带红色又是金边,尾处的红色穗子垂在两边,使得身姿越发婀娜多姿。双耳佩戴着流苏耳环,发髻上的珠冠金步摇摇曳着,一身华服艳丽衬得她脸衬桃花瓣,月样容仪俏。众人看的不由得呆了。

    十公主拍着手掌,跑到章滢的身边绕着她转了一圈,喊道:“德妃娘娘,珍妃娘娘穿你的这身衣裳真的很漂亮呢!”

    明帝面上也是露出了惊艳的神情,不禁开口赞美道:“不错。”

    德妃含笑点头,目光望着恍若画中艳丽仙子的章滢,像是在回忆自己年轻的时候,微笑着道:“看珍妃穿着此件衣裳,倒是和臣妾当年的身形相似,只是颜色稍许暗淡了少许,不够衬珍妃明艳的面容。”

    章滢对着德妃微微笑笑,语气感激的道:“时间紧迫,能得德妃的衣裳已经是大幸。我在这里谢过德妃。”

    “陛下,时辰快到了。”魏宁在一旁也顾不得那么多,焦急的催促道。

    明帝点头,含笑负手而出,皇后虽心有不忿,目光阴冷的朝着德妃望了一眼,这才拖着长长的凤尾服转身而出。

    皇庙中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打扫,由八字生辰好的十八宫女穿着素色的宫服,将所有里里外外的一切都打扫的一尘不染。庙上挂着银白的丝幔,上面用线绣着密密麻麻的经文,迎风轻摆。

    编钟的清正之声夹杂在风中悠悠传来,辰时正点,官员命妇按照各自的品级有序的进入皇庙之中,左右列队,云卿站在命妇队伍的前列,看着一点钟密密麻麻,富丽堂皇,五彩华耀的隆重服饰,面容淡淡含笑与周遭相熟之人颔首行礼。

    瑾王妃作为皇帝弟弟的正妻,唯一的皇族王妃,理所当然的站在了命妇的第一位,正红金绣翟纹大衫,发上左右飞凤衔珠垂落,望之端庄华贵。

    对于这位“母妃”,云卿还是避而远之吧。她缓缓一笑,站在队列之中,并不多言,待礼部尚书敲响大钟,所有的宫中妃嫔一一入场后,在庄严的一声又一声的钟声下,所有的人神色都庄中严肃了起来,这皇庙中所有声音随之消声灭迹,安静得掉针可闻。

    而在人群的尽头,明帝身着明黄色九龙锻袍,绣着江牙海水纹,象征江山万里,连绵不绝,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气魄是九五之尊,睥睨山河的至尊之气,让人敬畏,此时他一手携着皇后,一步步的朝着皇庙中祭坛走去。

    长长的汉白玉道上,皇后一手放于明帝的手中,她衣裳的大袖紫金百鸟朝凰礼服线条平缓恭顺,铺展的裙尾如凤凰之翅,孔雀绿,烟霞紫,粉浅蓝的各色宝石镶嵌在上,金阳找在其上,华光耀然,恰似凰羽莹然。腰间佩戴的环佩纹丝不动,姿态端庄宁和,一步步皆显母仪天下之风范。

    这是皇后在后宫最辉煌的一日,因为能与皇帝一起进入皇庙祭坛拜祭祖先的人,只有正宫方才可以,其他的妃嫔,无论位分多高,圣宠多隆,这一日,都只能跪于祭坛之下,俯首称臣。只有她,也只有她才有能和皇帝并肩携手接受天下所有的人,朝堂,后宫所有的人的跪拜,他们全部在她的脚下,深深的埋着头,跪伏在地上,臣服于她脚下,告诉她,她才是后宫的主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娘娘。

    皇后转身站于祭坛之上,耳闻礼部祭祀官员唱读祭文,那些平日里姹紫嫣红,楚楚可爱的妃嫔肃然跪下,她的眼中浮上了一层暗暗的笑意。

    直到亢长的祭文全部读完,三叩之后,礼毕,众人方可站起。

    明帝接下慧空大师递来的皇香,面容严肃而端穆,与皇后齐齐跪在明黄色的蒲团之上。

    皇庙之中,烟火缭绕,龙纹火盆之中烧着方才读的祭文,烟火缭绕,皇庙之中温度渐渐上升,皇后身上的礼服繁琐而沉重,站了许久又庙内闷热,额头背上微微有汗意,面上却半丝不见不悦,仪容依旧是端庄肃穆,静等礼仪完结。

    半个时辰之后,慧空接香,插入炉中,明帝和皇后方才算是祭礼初成,站起身来,徐徐走到众人之前。

    就在此时,只见身后祭祀官面露惊惶之色,他仓惶的道:“皇后娘娘,您的礼服……”

    此时庙中极静,他的惊呼引得众人纷纷侧目,在看清的那一瞬间,所有的人面孔之上都是惊慌之色,他们骇然得瞪大了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也不敢说出口。

    ------题外话------

    过年了,真的好想休息啊……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