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81 祝大家新春快乐!

重生之锦绣嫡女 181 祝大家新春快乐!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慧空大师亦是目露骇色,目光紧紧的盯着皇后,他的手指指向皇后的背后,“凤凰啼血啊……”

    众人随着慧空的视线落到了皇后的裙尾之上,只见那礼服上凤凰双眼之中流出鲜红色的印迹,正顺着翠羽往下蔓延,红绿相间,美则美矣,却是让人毛骨悚然。

    皇后本来面露疑色,但当她回头一看时,却是吓了一跳,看着这啼血不止的凤凰,她仓惶的叫喊着旁边的宫女,“还不快帮本宫将污迹擦去!愣在那里干什么?!”

    旁边吓得目瞪口呆的宫女这才回过神来,立即动手,可是无论他们怎么使出力气的擦拭,却越擦那红迹就越明显。

    皇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裙子好好的会出现一条血线,而且怎么擦都擦不掉,不由又急又怒,她不停的对着擦拭的宫女命令道:“快弄干净,快给本宫擦干净!”

    明帝看见这种情形,眉头一凝,而脸色大变,转头朝着慧空问道:“大师,朕听到你说凤凰啼血?皇后的裙子上无缘出现血线,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慧空看着明帝询问的面庞,双手合十,双目缓缓阖上,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今日是拜祭先祖之日,陛下和皇后代表了大雍天下子民,皇后身着凤服之上出现血泪,只怕是……”

    “大师直说无妨。”明帝看着慧空的神情,隐隐感到了不妥,他眉头皱起,对着慧空道。

    慧空睁开眼睛,他的语气虽然平和,却让人感到了一丝不寒而栗,他对着明帝和众人缓缓道:“贫僧行走民间多年,亦听不少奇闻。曾有一日入一富户屋中,见其门前虎像流出血泪,后来便听闻该富户家中两子皆不幸过世。今日皇后身上所发生的一事,虽与富户有不同之处,然,亦是异曲同工,只怕是先祖觉得皇后有不妥之处,方才显灵于凤眸之中,以示警兆。”

    祭祀官面色惨白,他猛地直直的跪在地上,膝盖与地面接触的时候,发出“咚”的一声,在死寂一般的殿内仿佛一击重锤狠狠的落在了所有人的心上,他面色惊恐万分,骇然的浑身抖成了筛子,他惊声的大喊道:“陛下,礼服无故流血,一定是先祖皇帝震怒了!请陛下立即处理此事,否则只怕有更多不详之事发生!不祥啊!不祥之兆啊!”

    祭祀官的话,一字一句,一字一句,犹如洪水猛兽一般轰然袭击了所有人的心,包括一直面容肃然端庄的皇后的心。

    所有的人都知道,祭祖之礼在皇族是相当隆重的,皇族对祖先比起寻常人更为尊重,他们的心中,觉得祖先可以庇佑后代,使帝王之位,永远的流传下去,传给子子孙孙,保江山万世,永垂不朽。此时皇后裙裾见血,此事非同小可,轻则可以说是不祥之兆,重则是说江山岌岌可危,明帝的眼神霎时间变得冰冷无比,他目光望向皇后,冷酷,审问,凝视,其中还藏着不易察觉的一丝隐隐的杀意。

    皇后此刻觉得全身发冷,她的四肢颤颤发抖,她岂会不知道在祭祀上所处一点点的纰漏都是大罪,更别说自己的衣服出现了凤凰啼血这样大不敬,大不祥的异变,她快速的回过头来,满头的珠翟簌簌作响,如同她此时颤抖的声音,“陛下,这一定是有人在臣妾的礼服上动了手脚,否则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明帝目光在不断擦拭着衣裳的宫女手中掠过,深邃的眼眸幽深如井,泛着一股冷意,黑色的眼珠如同冰染,没有一丝温度,他缓缓的道:“是谁有这样大的胆子,在皇后你的礼服上动手脚,难道你身边的宫女女官都是瞎的吗?这么长的血迹,从皇后出宫到皇庙之中,她们竟然全都未曾发现?还是你故意将这不详预兆寓意为人为!”

    皇后害怕了,她从明帝的态度和话语中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冷漠,她彻底的感到了空前恐惧,没有了母族的支撑,出了这样的状况谁能够帮她说话?可是她不死心,她是皇后,凌驾在后宫之上的皇后,她接受跪拜,接受所有人的献媚,却不能,决不能在这里倒下!

    她的目光从涣散变回了坚定,她的眸子抬了起来,定定的看着睥睨着她的明帝,语气坚定的道:“这衣服有古怪,不管今日穿着礼服之人,是臣妾,还是其他人,都会有这样的现象发生。”

    此时,一旁的慧空见到这样的情景,上前一步对着神色莫测的明帝,双手合十,声音里饱含了清正悠扬,道:“皇后娘娘如此说,是人之常情。祖先的预兆来的无声无息,任谁都觉得惶恐不安。贫僧倒是有一个大胆的提议,可以看看这件礼服是不是有人动了手脚,皇后娘娘毕竟是六宫之主,母仪天下,若是被人陷害,岂不是冤枉。”

    “什么提议?大师请说。”皇后知道明帝不信她所说,然她坐主中宫已经将近二十年,从未见过什么先兆。此次祭祖无端端出现血迹,恐惧之余,更愿意相信是有人动了手脚。她看着唯一站出来替她说话的慧空,眼底露出一抹微微的感激,将微软的双腿站的笔直,稳定着自己的情绪。

    慧空沉吟了片刻,对着明帝和众人道:“若是如皇后娘娘所说,是有人动了手脚,那么皇后除下礼服之后,血迹仍然会存在。也可一举证明皇后的清白,但是若是……”

    慧空没有将话说完,但是所有的人都明了,若是没有,就说明是真正的凤凰啼血,祖先降罪,这皇后也一定会受到牵连,无论是皇帝,还是朝堂的文武百官,下至天下百姓,也是不会允许这样一个天降不详的人身为一国之母,那么今日的皇后也将不会再是高高在上的后宫之主了。

    明帝对慧空大师本心中十分的信任,此时听他这样说,虽然在祭祖礼上让皇后脱下礼服有不妥当,然而他也很想知道,这究竟是有人动了手脚,还是真正是先祖显灵。

    皇后自然更是同意,因为在她的心中已经笃定是有人在暗中搞鬼,目的就是为了将她赶下皇后的位置,所以她坚定的看着明帝,赞同道:“陛下,臣妾一定是被人构陷的,如今祭礼已成,臣妾请陛下恩准换套衣着,以证明臣妾的清白!”

    德妃病弱的面容上秀眉微微蹙起,也开口道:“陛下,今日之事兹事体大,还是查清楚比较好。”

    明帝对德妃笑了笑,他开口对着众人,也是对着皇后说道:“祭祀上出现这等事情,又是在先祖面前,若是先祖预兆,朕身为后代子孙自当要谨遵先祖的预示,若是有人陷害,也要查出来,严惩不贷,今日朕一定要在先祖的面前给出一个交代,皇后,你去吧。”

    皇后欣喜的点点头,正要离身,却听明帝又道:“李元,你带着两个宫女去伺候皇后换装,速去速回。”

    皇后脸色一白,明帝此举说是让人伺候她,说到底只不过是怕她在换礼服的时候动手脚罢了。当然,她也不否认自己刚才也是这么想的,若是脱下礼服之后,那衣服上的血迹没有了,她便让人毁了礼服,到时候推了人去顶罪,自己最多只是一个管制不当的罪名,比起这“不详”二字来,可是要轻得多了!

    然而明帝睿智,精明的双眸已经洞悉了她的想法,派了李元和两名得力宫女前去,这哪里还有动手脚的机会。皇后暗暗的咬紧牙根,点头谢恩,心中期盼这件礼服,只是被人动了手脚。

    下面的百官和命妇们只当听不到上面的对话,皆不敢出言,这等的情景不单是百年难得一见,就算是千年也是难得一见的事,不管是以上哪一种情况,都是让人心惊胆战的事。

    众人站在原处,静静的等待着,大家都知道,不管是查出是人动的手脚,还是真正的凤凰啼血,今日这祭礼必然是一场风波要起!耙在开国乾帝的祭礼上惹出这样的事情,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殿中一片静到可以听得到白绸被风吹起发出的轻轻摩擦声时,李元手捧着皇后之前穿的礼服,一脸惊惶的走在前面,他的面容上挂着惧怕,连头都不敢抬起,只低头匆匆的朝前走来。

    而皇后换了一身正红色百凤大袖衫,头上的九龙五凤冠仍旧不变,依然端庄华肃的走了进来,面上的妆容似乎重新补了补,但是仍然掩饰不了她眼中的仓惶和诧异。

    李元走到了祭台之前,向前一步,举起手中的礼服,躬身垂头道:“陛下,皇后的礼服在此,请陛下查看。”

    明帝一脸肃色,微微颔首,一旁的魏宁便上前将礼服接过来,与李元各执一边,将礼服展现在了人前。

    华丽的百鸟朝凰图案依旧是那般的闪耀,展开的广袖上,凤凰一身羽毛艳丽夺目,栩栩如生,黑色珍珠做成的眼眸发出柔亮的光,如同活的一般,然而此时,没有人欣赏那衣裳究竟是多美,所有人都只惊骇的见到,那凤凰眸下彩羽翩翩,毫无之前的血痕,就如同那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

    章滢吃惊的望了一眼云卿,虽然她知道云卿说今日一定要让皇后好好的感受一下祭礼的‘庄重’。然而她怎么也想不通,那个凤凰啼血的图案,为什么皇后穿上去有,脱下来之后就没有了?难道皇后真的是不详?

    云卿不着痕迹的朝着她一笑,凤眸示意她稳重安定,静静的等待后面的事情发生。

    眼看血痕消失,明帝眼睛怒睁,顿时面色猛变,眸中如有火焰燃烧,朝着皇后射去,冷声道:“皇后,此时你还有何话要说!”

    他的声音如同数把利箭,带着冰天雪气,刺入了皇后的心房,吓得她立即跪下来,面上的血色顿时褪去,点翠凤冠愈发照得她面白如纸,“陛下,臣妾怎么会是不详之人,怎么会是不详之人,臣妾是您的皇后啊!”

    明帝冷道:“朕不想说你是不详之人,可你如何解释凤凰啼血的图案,为何只出现在你的身上,而一旦你除下礼服,便消失的无踪无影?”

    皇后面色凄凄,愁眉紧锁,显然也是在思索这个问题,若是人动的手脚,怎么会消失呢,她哀戚道:“陛下,这其中必然是大有隐情,不然的话,大可让别的人穿上这身凤服试一试!”

    下面的妃嫔们个个都是垂首静立,然而心内却不如面上表现出来的恭谨,皇后并不是个心胸宽厚,贤惠仁慈的人。随着她年岁渐长,丽容不复,自持家世雄厚,对于后宫里风华正嫩,年轻貌美的妃嫔自然是多有打压。所以,今日看到皇后倒霉,心里都是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更有甚之,忍不住出言冷讽。

    魏贵妃此时风韵犹存的面容上便是连连冷笑,出声道:“皇后!这凤服可是皇后所着,若是让其他人穿了,你是要让那人以冒皇后大不敬之罪被斩首呢,还是要让那人登上你的凤位呢?”

    魏贵妃与皇后一直都是水火交融,对抗对立的位置上,此时看到皇后倒霉,不管这凤凰啼血是不是真的,她此时当然是愿意落井下石,让皇后落得更惨!

    “魏贵妃,此乃皇庙之中,本宫和陛下正在定论,你休要多言!”面对魏贵妃,皇后的面色也没有那份哀戚,面色端肃,声音冷如硬石,傲然道。

    魏贵妃用螺子黛画成的远山眉轻轻一扬,语气轻飘飘地道:“臣妾只是怕皇后一急之下说错话,提醒一下罢了,皇后莫要多心。”

    “是提醒,还是胸中别有打算,你自己自然清楚!本宫是皇后,帝后说话,怎容你一妃嫔插嘴!”皇后本来心情就不好,此魏贵妃挑衅,两眼之中顿射傲然不屑之意,句句锋利,毫不避让。

    明帝的深邃的目光里藏着一丝丝冷意,怒视两人。皇庙之中,群臣面前,皇后和魏贵妃两人的情景落到了众人的目中,岂不是让人看了皇家的笑话!

    此时旭日东升,四月末的阳光已经渐渐显出了夏日的亮意,赤闪闪的将光辉照射下来,皇庙上的朱红琉璃瓦阳光下晶光灼灼。

    站在宫中妃嫔之首的东太后,她披着深金色的霞帔,余光从明帝的面上不着痕迹的掠过,削瘦的面庞透出精明的光彩,视线落到正两相对峙,互不退让的皇后与魏贵妃身上,声音轻轻的,却宛若钟鼓之声,沉沉郁郁,直入人心,“皇庙之中,先祖面前,容得下你们如此喧哗,若再要争吵,就请出去,再不要进入皇庙之中了!”

    东太后在宫中甚少开口,然而随着明帝请她出了慈安宫后,沉寂多年的东太后也在后宫有了自己的威严,她虽然话不多,也不事事参与,然而每一次开口,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次参与的事件,所处理的方法,都令人感到一种威慑。

    此时,她一开口,皇后和魏贵妃便立即住了口,紧张的望着东太后,谁都不愿意在祭礼之上赶出皇庙,成为整个后宫,整个京城的笑柄,从此在后宫再无任何威信而言。

    要知道,她们两人,可是后宫目前地位最高之人,是天下女子里位分最高的人,无数人的眼睛都停在她们的身上,只要她们倒下,随时会有人上来替代!

    魏贵妃不甘的咬紧牙根,轻哼了一声,薛惟芳,就算我不说话,今日你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凤凰啼血,你以为是你可以避开的吗,还是发生在祭礼之上,区区几句狡辩,根本就无法洗脱你的不详之名!她想着,嘴角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十分期待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

    见魏贵妃终于不再插嘴,皇后深深的一呼吸,拜倒在地,失去血色的面庞充满了傲然,眉眼之间隐隐含着一股冤屈,“陛下,臣妾在你身边多年,主持后宫,对妃嫔皆是和平相处,从臣妾为皇贵妃起,到如今已有二十一年,请问陛下,臣妾失德失仪,以至天降神怒,究竟是为何事?!”

    她口口声声都是责问,明帝见她不立即认罪,反而字字直指自己,帝王的威严被触怒,语气如凝霜一般,呼吸可结冰花,“刚才慧空大师所言,你可有听清楚,凤凰啼血是先兆,是预言,并非是指你以前的事。而为何这凤凰啼血会出现在你的身上,因为你是皇后,才能进皇庙,先祖才能显灵于凤凰之上!”

    明帝震怒,整个殿中铿锵声音如雷鸣入耳,吓得人人屏息凝气,垂首而立。

    一旦被确认了是先祖显灵,预示皇后不德,将会发生祸事,这皇后之位可以说是摇摇欲坠,岌岌可危啊!想到这点,皇后的心紧紧的揪在了一起,胸前后背冷汗层层冒出,沁湿了柔软的中衣。她想起刚才并没有人敢说凤凰啼血,这句话也是由慧空首先指认,不由抬起头目光紧盯慧空,道:“陛下,臣服的礼服出现血迹,其余人都没有说话,可偏偏只有慧空他说是什么凤凰啼血,臣妾怀疑他被人收买了!请陛下明察!”

    证据确凿,还要指认是慧空大师,明帝盛怒之下将皇后的手一推,生生打开半尺之远,“慧空大师一直在皇庙之中,他从未去过你的宫殿,也没有接触过你的礼服,他如何害你!何况他说凤凰啼血,是因为在民间曾见虎目流泪,特意向朕说明而已!”

    皇后眸含惊讶望着明帝,泪流满面道:“陛下,他是什么大师,他不过是云游的一个僧人而已,他说什么凤凰啼血,只不过是想要将臣妾拉下皇后的位置而已!”

    “皇后!举头三尺有神明,此地是皇庙,慧空大师为朕祈福,为万民祈福,昼夜不休,你可知道什么是祸从口出!”明帝眉头紧紧的皱起,深深的刻痕出现在眉间,眼神暗沉隐隐透出血丝,显然已经到了极怒的状态。

    慧空面上露出不忍之意,口呼佛号,声音祥和道:“阿弥陀佛,陛下莫要动怒,皇后娘娘所言并无错处,贫僧本就是天下芸芸佛家弟子中的一个小僧。”

    他淡定悠然,宽大的袈裟在庙内烟火寥缭绕之中,红光瑶瑶,整个人平淡超然,有一种佛家人的宽宏慈悲,与眼下神情激动,眸含怒意的皇后对比起来,任谁都觉得慧空是一个真正的大师,一个将佛家修心养性达到了高境界的大师。

    东太后面色上凝重满满,左手扶着英妈妈,右手上绕着平日里不离手的碧玉佛珠,无波的眼眸望向皇后,淡淡的道:“皇后,你可能又惊又慌之中不记得了,刚才你的礼服上出现凤凰啼血预兆的时候,是慧空大师开口帮你说话,让陛下莫要错怪于人,请求陛下让你更换了衣裳,以证明你的清白。”

    德妃也同样是由宫女搀扶着,轻轻的咳了两声后,缓缓的开口道:“是啊,臣妾也听到了慧空大师所言,若他真是有心要害皇后你,就不需要再给你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了,皇后还是莫要将大师硬拉进来吧。”

    明帝额头上青筋隐隐突现,显示他一直暴增的怒意,责骂根本就无法控制的,从甚少如此神态的他口中喝出,“你贵为一国之后,竟然在先祖显灵之后,不知反思自己过错,还口口声声的攀咬他人,你是想说,先祖皇帝显灵于凤凰眸中,是蓄意陷害你了?还是说你心中早就对朕充满了不满,借此机会来指责朕!”

    此时的皇后已经到了无比惊恐的地步,她并不是不知道慧空大师在明帝心中的地位,去指责慧空本来就是一件令明帝不悦的事情,只是礼服上的血迹在她脱下之后就消失了,她很是费解,这红色的痕迹究竟是怎么来的,一急之下,便抓住有可能的人攀咬,只求能洗脱自己的罪名!

    只可惜,越是急躁就越将自己往绝望的边缘推去!

    皇后何曾见过明帝此等暴怒的模样,面色无比的惊恐,她连连叩首,满面泪水,已经顾不得平日里的雍容之态,哀声哭诉道:“陛下,臣妾没有这样的胆子,不敢指责陛下您,更不会指责先祖皇帝,臣妾只是觉得冤枉啊!”

    明帝的怒意渐渐隐在双眉之间,面无表情的望着皇后,然而目光几乎冰冷的没有丝毫的感情,道:“朕瞧你不是冤枉,是心存狠毒,自己不详还要怪责与其他人身上!”

    虽然明帝此时的面色已经平静下来,然而朝臣们没有一个人敢松气,此时的帝王全身散发着极致的冰寒之气,在这层平静下是随时可能喷薄的容颜,比起暴怒时简直更是可怕。

    四皇子一直站在前列之中,自皇后的礼服上出现了凤凰啼血的图案之后,他心内就在隐隐思考着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四皇子是不相信神灵之人,他认为想要得到的东西,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去夺,才能得到,并不会有什么神灵会因为人的诚心,将东西送到手中。更何况这件事情是发生在皇后的身上,他就更不会相信了。

    但他那时不能妄自开口,先由皇后自行辩解,而他需要找一个很好的突破口才出声,接着,他就看到皇后请求换下那件礼服,说实话,这是最好的方法了,若是脱下来之后,还是有那血痕出现,皇后的清白也可一洗而净。可事情就发展的让人无法控制,皇后换下了礼服之后,血痕也随之而消失。

    比起开始的口口声声喊冤屈,此时的皇后更是坐实了不详之人的罪名。

    一定是有人从中下手陷害!

    四皇子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黑色的眸中带着一丝冷酷,陷害的人的确是下了狠手,今日祭礼进入皇庙之后,便关上了皇庙的大门,礼成之前,皇庙之门绝不会打开,而人人都必须站在自己的位置,不得走动,不可以交头接耳。若是平日里,他可以让人想办法动手脚,做补救,偏偏今日,他不能动,一动,虎视眈眈的三皇子,站在他身后的五皇子,马上就会抓住他的动作来告他一状!

    但是如今,皇后显然已经被认定了罪名,他作为她的儿子,无论是从争夺皇位的角度,还是亲情的角度,都必须要站出来求情!若是他置之不理,不闻不问,只会让在场的明帝,所有的朝臣都觉得心寒,能亲生母亲都不关心的人,更何况其他人呢!

    所以明知道劝阻无用,亦或者是惹火上身,四皇子依然向前一步,屈膝便跪下,拱手道:“父皇,母后一向贤……”

    他的话刚刚出口,明帝双眸逼视着他,手臂重重的一划,语气森冷如冰,“今日之事毋须再多言,朕心中已有定论!”

    皇后之事十分蹊跷,本来就没有人敢在这时出言求情,眼看四皇子出声都被打断,哪里还会有人愿意去冒惹怒龙颜的危险再多嘴呢。

    三皇子眼瞧着四皇子站出来,就等着他被明帝怒斥,眼看他现在这样,此时亦是出口道:“父皇,皇后身上出现这凤凰啼血之兆,也许不单单是说皇后,还有其他人……”

    “住口!”明帝一声怒喝,眼中爆射出极为犀利的目光,似剑锋摄人,“谁要是再开口,我就将他拖出去打死!”

    三皇子意在趁此机会,让四皇子也连带着被明帝厌弃,谁知道忍得明帝迁怒于他,立即吓的噤声不敢再多一句嘴。

    这种情况下想要害人,确实是心急了一些,反而起了反效果,魏贵妃的眉头皱紧,朝着自己儿子所在的地方瞟了一眼,略微有些担心,不过当她看到一旁跪着不敢起来的四皇子,心头那一点担心也被接下来的喜悦所代替了,满怀期待的等着皇后被废。

    明帝嘴角紧抿,鼻翼张阖,显然怒意都积郁在胸中,他低头望着跪在面前的皇后,而一直低头恸哭的皇后感受到他的视线之后,亦是抬起眼眸与他对望。

    此时皇后泪水涟涟,仍旧还在分辨道:“陛下,臣妾绝不是不详之人!”

    她面上的妆容已经全被哭花了,刷着的脂粉和胭脂混着泪水,糊成了一团,那日渐衰退的容颜,横生皱纹的眼角,是那样的清晰可辨。

    皇庙中的一排排的白色蜡烛晃动着点星的光芒,明帝的面容在烛光和金辉交错之中,透出如琉璃瓦一般森冷坚硬,他深邃的眸子微微一眯,透出平日里难以看到的无情无义,他挥手砍下,利落果断,“来人啊,除去皇后凤冠……”

    云卿悠悠的叹了口气,天降不祥于皇后之身,对明帝同样也是一种指责,指责他娶妻不贤,指责他为君不明,指责识人不清。且不说明帝本就信佛信教,单单就今日百官全部在场,看到了这一场不祥的预兆,就算是明帝不处置,百官之口也不能尽封,未免传出有损皇家尊严,帝王尊誉,明帝今日一定是会处理了皇后,以封天下众生之口!

    明帝身边的女官闻言立即走到皇后的身边,抬手便要除去皇后的九龙五凤冠。

    “你们敢!”皇后一把打开女官的手,沾染着泪水的容颜顿时换上了倨傲,眼底透出一股凌然的傲气,腰背挺的笔直,百年大族之女的风范在这一刻发挥了出来,她久居凤位,自然在宫人心中还是有着威严的,被她厉声训斥,女官便显得有些犹疑。

    明帝紧皱了眉头,双目朝着皇后望去,似要开口,皇后已抢在他之前,面容镇定,眸子里再也寻不出方才的那种哀哀戚戚,含着一种极为坚定的神色,徐徐地开口道:“陛下,你不能废了臣妾!”

    ------题外话------

    祝大家蛇年快乐,合家欢乐,龙马精神!新年新气象,求大家的红包月票过大年哟!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