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00

重生之锦绣嫡女 200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夏日炎炎,一轮烈日正照在天空,晒的无屋顶的瓦片都似烫的随时能裂开来,街上穿着薄衫的行人不禁扇了扇风,感叹天气的炎热。

    云卿站在窗前看了眼那白晃晃的日光,眯着凤眼道:“北方热起来一点也不比南方弱。”

    流翠着了薄裙短襦,也看了眼外头,附和道:“岂不是,这七月天真是让人觉得没办法抵挡,恨不得半步都不要出去的好。”她呼了一口气,又道:“小姐,等会你还要去荷心苑,瑾王妃让人说今天大家一起用餐呢。”

    “嗯。”云卿点头,收回目光走到了内厅,看了下放置在柜子上的十二个时辰的虎形钟表,“也差不多了,给我换件衣裳吧。”虽然到瑾王府这么久,然而和瑾王妃一起用餐的时间却不多,除非是瑾王提出要求或者什么特殊的日子,否则都是在各自的院子里各自解决。

    今儿个上午的时候,瑾王妃却差了人来,说是要一起用膳,既然她开了口,云卿也不好驳回,只当作应付一下。如今时候未到,她擅不能妄自下手,要下手的话,必然要一击即准,让韩雅之再没有翻身之地!

    刚换好了衣裳,便听到外头丫鬟们行礼,云卿含笑转身,果然看到御凤檀微笑着从外面走进来,目光在她身上月华色的轻沙襦裙上流过,点头道:“这条裙子挺漂亮的,很衬你。”

    大朵大朵的芙蓉用彩线绣在胸口处,沿着腰线往下渐渐的变淡,如同芙蓉浸在了月光里,裙角的简纹也是用同样的彩线勾成,正好上下辉映,艳丽中带着一股清华,丝毫不显俗意。云卿笑着道:“这就是上回你给我买的那匹布料做的,现在这么夸,也不晓得是夸你自己不。”

    御凤檀走到梳妆台前,选了根碧玉嵌金的钗子,插到她的同心髻上,缓缓的一笑,“夸我也好,夸你也好,反正都是夸我们。”他瞧了一下,觉得自己插的位置正好,满意的勾起唇畔,狭眸里带着一丝微微的得意,拉着云卿道:“时辰差不多了,我们去母妃那吧。”

    云卿点头,随着他走出去,头上的翠玉钗到了日光下反射出油绿的光芒,配着一身裙子,整个人像是荷下仙子一般,问道:“你怎么没跟王爷一起先过去?”

    御凤檀狭眸一弯,又扶了扶翠玉钗,声音慵懒中带着宠意,“父王还有点事,让我先过去,我想一个人坐那也意思,估摸你还没走,便来与你一起过去。”

    他们两人和瑾王妃那一拨的人自然是没什么贴心快乐的话题要聊的,干坐着有什么意思。云卿知道御凤檀怕她一个人去觉得孤单,才特意来的,不由会心一笑道:“行了,我们也要去了,莫让人等着。”

    到了荷心苑门前,屋里传来阵阵笑声,就是在院子前都听得到,丫鬟们都是满脸的喜气,看到御凤檀和云卿,连忙行礼打帘子。

    只见正厅里面,御凤松,御青柏,还有韩雅之都已经早早的到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挂着一片喜洋洋的表情。

    瑾王站在屋中,像是只比她们早来一步,看到他们二人进来,目光在云卿身上扫过,面色和煦道:“凤檀,云卿,你们来了。”

    瑾王妃看到他们两人,唇角勾起恰到好处的笑容,眼底含着喜气,“来了可好,趁着大伙都在这里,我要将这事好好的宣布一下。”

    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显然是有什么大喜事发生,云卿这几日可没听到有关于瑾王的喜事,那么能让瑾王妃都这般欢喜的事情,云卿将目光落到了韩雅之的面上,见她正一脸娇羞,矜持的望着瑾王妃,微笑道:“母妃,这算不得大事。”

    瑾王妃含嗔的望着她,眼底看似在责怪,其实带着极大的包容,道:“这还不叫大事吗?这可是瑾王府的第一个孙子呢。”说完,转头朝着众人道:“早晨的时候,雅之说是想吐,请了大夫来看之后,才发现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了呢。”

    瑾王闻言,脸色却是稍稍的一顿,在韩雅之的面上一扫,说不出多欢喜,也没有其他的神色。

    韩雅之怀孕了?云卿却是目光一顿,眸子中闪过了一丝诡谲,她随即微微一笑,看着韩姨娘,纤手扶了一把耳边的发丝,柔声的道:“那么,云卿就在此恭喜韩姨娘了。”

    韩雅之看着云卿,不由微微的一笑,那眉眼里带着一丝骄傲,仿佛是多了不起一样,对着云卿应付的点点头,那一副样子矜傲的不行,仿佛看云卿一眼都是对她天大的赏赐,这番景象,云卿见此,不过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表露出什么。

    瑾王妃闻言,则满脸笑意的望着云卿,目光里带着急促和慈爱,“你且莫要只恭喜她啊,你进门比雅之要早,如今快有三个月了吧,我和王爷可是等着你和凤檀的好消息呢。”

    云卿早知道瑾王妃少不了要将话转到她身上,生孩子这个事,又不是她想就可以了,再者她和御凤檀才成婚三个月,没有怀上也是很正常的,不过这个时候,她还是带着温和的笑容,面上十分恭谨温顺地点头道:“王妃说的是。”自青莲一事后,云卿再也不想叫‘母妃’两个字了,这让她觉得侮辱了母亲。

    瑾王在一旁看着,面上的表情始终都是不咸不淡,此时见瑾王妃开口后,御凤檀眉宇间明显就带上了几分不爽快,目光里深藏着一抹怅然,开口道:“他们成婚也就三个月,不用那么着急。”显然,瑾王对韩雅之肚子里的孩子并没有多少的兴趣。

    被瑾王这么淡淡的一说,方才屋子里的气氛便冲淡了许多,御青柏站在一旁,本来就似个隐形人儿一般,不是特意去关注,都很难发现他,此时大概是觉得尴尬,便站出来道:“自到京城后,极少和大哥见面,大哥如今在京卫营中,每日定然是劳累了。”

    御凤檀对御青柏倒没多少成见,御青柏整日里在府中都是唯唯诺诺的样子,心里也觉得他可怜,勾唇一笑道:“也是日日在京卫营,有时留在宫中,就算是在营里,下面还有将领,我不需要时时盯着。”当然了,这是现在。之前在京卫营花了多大的心思,其他人是不会知道的。

    听御凤檀这么一说,御青柏眼底便流露出几分羡慕来,清秀的面容上带着几分渴望,“大哥,我觉得男儿在军营里方能显气慨,若是我也能到军营去也好了。”

    瑾王当年就是连连征战的王爷,骨子里有着男子的热血,此时听御青柏的话儿,眼底流露出赞赏之意,“柏儿这想法不错,男儿铁骨铮铮,马背上战天下才方能显铁血气慨!咱们大雍的老祖宗可就是在马背上打下这偌大江山的!”

    瑾王妃看了一眼御青柏,御青柏本来是还想要再说话的,见此便诺诺的笑了笑,瑾王妃这才端庄娴雅的道:“可不是,平日里松儿和柏儿在一起的时候,便时常对柏儿说,很是仰慕父王当年的风采,恨不能早点生出来随着王爷去战场呢。”

    经她这么一说,刚才御青柏的那一番话,都变成是御凤松的意思了。

    云卿看了一眼站在略后方低着头的御青柏,暗里摇了摇头,瑾王妃的心里除了御凤松,对瑾王的其他子女只怕是丝毫的感情都没有。御青柏在她的压迫之下,没有一点儿自由,又胆子小,所以她才放心,而御凤檀的性格是不受人操纵的,所以瑾王妃才恨不得御凤檀去死吧。

    瑾王看起来是个爽朗的人,可是并不见得心思就粗,他微微的一笑,唇角的笑意说不出的意味,挑着眉望着御凤松道:“看来松儿也是个有大志向的人!”

    御凤松本来坐在韩雅之的身旁,此时有递过来的好机会表现,倒不丢失,“孩儿一直都是以父王为榜样,与弟弟在一起的时候,自然会时时提起。”

    御凤檀看着他们这些人,嘴角浮起了一抹冷笑,无可无不可的坐在旁边,“若是喜欢,下次有机会就一起去狩猎吧,今儿个能不能先用膳,我可是饿了。”

    “你早晨难道没有用膳,就饿的这样快?”

    能在刚才聊天的时候,突然插句没来由的话,还一点也不客气要求用膳,瑾王闻言却没有不悦,反而一笑的人也只有御凤檀了。

    御凤松眼底流出深深的嫉恨,却是压抑着心中的不满,可是那不满的情绪像是要冲破他的心口一般,他忍不住语气带着些嘲讽的意味,望着御凤檀不阴不阳的道:“大哥胃口好,吃多少都消化的快。”

    御凤檀耸了耸肩膀,对御凤松讽刺他像是猪猡似乎毫不在意,狭眸里含着浅浅的笑,有些无奈道:“谁让父王让我陪他下棋,那事情太费脑子了,我自然是消耗的快。”

    这是回敬御凤松,谁让御凤松的棋艺总是那一般般的水准,每次都被瑾王杀个片甲不留,瑾王觉得和他下棋无聊,根本就不愿意和他下棋!

    蠢笨如猪,只怕比吃得多还要恐怖!

    御凤松没一次斗嘴能斗得过御凤檀的,气的鼻翼张合,额头青筋爆出,恨不得上去抓烂那张总是带着浅笑的嘴脸,咬牙切齿道:“那父王不是也在下棋么,也未曾像你一样!”

    吵得多了,脑子也还是有点进展的,不过在御凤檀面前还是小儿科,只见他华丽的瞳眸里波光潋滟,朝着瑾王妃一脸担忧地道:“母妃,我们府里余钱是不是不多了?”

    瑾王府目光幽幽一闪,却是微微一笑,对着御凤檀道:“你二弟和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你如今年轻,吃的比你父王多自然是正常的。”这个死御凤檀,口才之好,反应之快,根本就不是松儿能比的上的,不过一瞬,就将问题丢到了自己这里,让她心里气愤,还不得不说着客气话。

    御凤檀也是丝毫的不在意,漫不经心的朝着她一笑,“这样我就放心了,开始听二弟的话,我还以为王府连我吃饭的银两都没有了呢!”

    这话可是很直接的说了御凤松的苛刻了,而且现在管家的人又是瑾王妃,连带着他们母子都被绕了进去。一箭双雕。

    “好你个小子,你是炫耀你今天赢了父王一局是不?”瑾王看着妻子,儿子暗里刺来刺去,一脸没办法的朝着御凤檀道,“等会有时间,咱们父子再来一局!先用膳!”

    瑾王既然开口了,御凤檀也不会再说下去,站起来拉着云卿道:“走,用膳!”

    而开始那个让瑾王妃将全家都召到此处的喜事,在御凤檀的插话之下,像是一下子就消失在男人们的聊天之中,接下来就没有人再在意韩雅之怀孕的事。只有瑾王妃吩咐人布菜的时候多多注意,才让人记起,噢,原来本来来此处的目的,是要恭喜韩雅之的。

    一餐罢了,瑾王拉着御凤檀又要去书房下棋,御凤檀朝着云卿笑了笑,跟着瑾王去了前院。

    流翠待走出了荷心苑好些距离了,左右看了看,这才低声道:“小姐,奴婢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你说。”云卿正走过一道小桥流水,看着清清的水儿从这边潺潺往着荷塘边越去,空气之中清淡的荷花香,让人神清气爽。

    流翠皱着眉头,道:“小姐,奴婢在想,那韩雅之不是个妾室吗?二公子还没有娶妻,她就怀孕,这实在是于理不合吧。”

    云卿侧头望着流翠,视线落在她那充满了疑虑的面容上,看的流翠还以为自己脸上长了什么东西的时候,忽而轻声一笑,“流翠啊,你都能想到的东西,你说瑾王妃能没想到吗?她一心想要世子出事,好将让二公子做这瑾王世子的位置,为什么又要让二公子做这等不好的事儿呢?”

    流翠面上一惊,脑子里转得疾快,生活在高门之中久了,流翠对于这些规矩自然是清楚的,不是说高门之中没那男子妾室怀孕的,这样的事情也不少,一般来说,在正妻没进门之前,妾室都要喝‘避子汤’,若是不小心有孕,那都是要打掉的,不然就是对未来主母极大的侮辱。

    瑾王妃一直都在为御凤松看个高门的好妻子,本来娶了韩雅之,已经是不得而为之,如是再让妾室在正妻进门前怀孕,要想娶个正经的勋贵嫡妻只能说是奢望。

    “小姐,奴婢记得你说过的一句话,有时候牺牲小的利益,是为了换取包大的利益。”流翠所说的这句话,正是当初云卿假装感染天花的时候,跟她说的,没想到她还记得,云卿微微一笑,“不错,那你想到了什么?”

    流翠飞快的看了云卿一眼,像是觉得有点可怕的将自己的想法极为小声的说出来,“若是到时候韩姨娘的孩子保不住了,十有**会怪到小姐的头上来!”

    “不错,越来越聪明了。”云卿点了一下流翠的额头,转过身来继续朝着前方走,目光却微微转冷,“害死夫君兄弟的儿子,又是王爷的孙儿,这个罪名足够我赴死。为了让我的罪责越大,王妃一定会很重视、很重视这个孙儿,你就等着看吧。”

    如同云卿所猜测的一般,自从那一日宣布了韩雅之怀孕的事儿以后,瑾王妃做了主,给整个王府里的下人都打了赏。接着每日里便可以听到下人们不停的在议论,瑾王妃又给韩姨娘送了多少的血燕去补身子了,又买了多少的人参炖汤了,甚至还不惜自己动手去厨房亲自监督厨房里所做的食物,一时之间,整个王府的人都捧着韩雅之,甚至觉得,韩雅之只要生下了这个孩子,日后她说不定还会成为二公子的正妻,更是一点儿都不敢怠慢。

    “小姐,你可真没猜错,那韩姨娘如今简直就好像是瑾王府的珍宝一样,瑾王妃待她,只怕是比亲女儿还要好。”流翠心里佩服云卿,连没有发生的事情她都可以猜测的到,这样的小姐真的是太神了。

    云卿淡淡的一笑,她知道的这些,不过是根据手头上得知的消息推测出去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只要知晓人的**也就能提前预知他的行为了。她放下手中的史书,略微沉吟了一会,道:“她怀孕也有二个月了,要是到寻梦居来,你告诉下面的丫鬟,务必要避开她,而且也不要让她进来,一定不要让她进寻梦居。”

    说完,她看着在一旁站着的青莲,叮嘱道:“青莲,她有可能会寻着话头刺激你,你千万不要上她的当,去碰她或者做其他什么,否则的话,到时候说不定又会惹了麻烦上身。”瑾王妃与她交手了两次,对自己应该也是有所了解的,这次既然这样大张旗鼓,云卿必然是会起疑心。也不知道瑾王妃和韩雅之她们背地里有什么样的手段来冤到自己的头上,云卿暂时没想到她们的手段,但是提前让院子里的人做好准备是必不可少的。

    “奴婢会谨慎言行,不让她寻到由头,怪到小姐的头上来的。”青莲垂首应了,跟着流翠一同去吩咐那些丫鬟了。

    韩雅之果然在其间来了两次,说是在屋子里坐的太闷,到云卿这里让她陪着说说话,一概都被流翠挡了回去,连院子的门都不让她碰一下。

    韩雅之每次无功而返,来了两次之后,也不再来,然而府中却传出了流言,说世子妃和韩姨娘本来好好的,也不知道怎么,怀孕了之后就和韩姨娘格外不和,好像是很不喜欢韩姨娘肚子里的孩子。韩姨娘屡次到寻梦居都被世子妃拒之门外,世子妃还派人将韩雅之赶得远远的。

    对于这类将自己描绘成十足坏人的流言,云卿只是一一听着,既不反驳,也不采取别的行动,只是依旧吩咐下人将门守严实,别放韩雅之进来。

    仲夏炎热而雷雨颇多,天气变化如同孩子的脸,本来日头还是光灿灿的照的人脸儿发红,不过一会,天上却又飘来了一朵朵的灰云,眼看着那天空不多时就便得灰蒙蒙的。

    流翠刚在小厨房里煲了个清凉解暑的汤出来,便看到天色乌蒙蒙的,几乎压到了头顶,还伴随着一声响雷,连忙走到院子里,看着一堆在打闹的小丫鬟,左右都没看到人,便来了火气,柳眉倒竖道:“一个个在那里打闹什么,看不到要下雨了吗?成天就惦记着玩……”

    那小丫鬟们被她一训,先是一呆,而后抬头看了下天色,赶紧低着头做鸟兽状去收拾院子里的东西。

    流翠见她们如此,火气更大,“往哪边走啊!先把那边的收起来,那霞样纱可经不得水的,平时跟你们说要注意……”一边自己也赶紧去帮忙将外面晒的东西收回来。

    将将把东西收回来,外面滚雷一声接一声,大雨倾盆而下,砸到了外面的花棚之上,噼里啪啦的声音听在耳中像是有人站在天空中拿着豆子洒向到大地。

    “那些死丫头,没个人看着就偷懒不做事,差点就将这些东西都淋湿了,真是要把我气死了……”流翠将东西整理好,看到云卿坐在,连忙收了声音,生怕惊扰了她。

    此时外面天气黑压压的,屋内也是极暗,流翠赶紧过去将屋内的灯点燃,让屋子变得更加的亮堂,别看坏了自家小姐的眼睛,随后流翠环顾了下四周后问道:“小姐,青莲没在这儿呢?”

    云卿将目光从书上收回,凤眸里透出一抹疑惑,摇了摇头道:“我看书的时候都没留人在身边的,她早就出去了。”

    流翠皱眉道:“她没在屋里,奴婢刚才在院子里也没看到她,不知道跑哪去了。”今儿个下午飞丹请假回抚安伯府看她爹的身体去了,问儿到了外头买东西,冬欣和春芜是瑾王府的人,流翠自然是不放心的,嘱咐了青莲盯着院子,哪晓得出来却没看到她的人影,不禁有些抱怨。

    云卿将书放在桌上,温和的笑了笑道:“她之前手伤没好,不能到处走,如今好全了,自然是想要出去转两圈的。”

    流翠歪着头,想了想,对着云卿道:“也许是吧,这些日子她经常出去,奴婢还觉得奇怪来的,或许就是像小姐说的那样,憋的慌了就要多出去走一走。”

    云卿看着在房内将书捡起来归位的流翠,目光中若有所思,像是想到了什么,一双眸子中暗暗的闪着光芒,随即她向着流翠轻轻的问道:“她经常不在院子里吗?”

    ------题外话------

    为了庆祝200这个美好的章节,亲们把票票给交出来吧,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