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01

重生之锦绣嫡女 201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流翠拾起一本书,想了想后点头道:“是啊,没事的时候经常出去,要好些时辰才回来,奴婢有时候看她闲着也是闲着,在院子里转转也好。”她们做大丫鬟的,事情并不算太多,尤其是云卿每日看书的时间多,都不用她们在身边伺候着,大多数时间比较自由。

    她说完,抬头见云卿半靠在椅子上,面色却有点淡淡的,动作一顿,而后一惊,小脸上挂着惊愕和担忧道:“小姐,青莲该不是出了什么事吧?虽说那韩雅之现在怀孕了,瑾王妃也没什么空管咱们这边,可说不定还是会对青莲下手的。”

    云卿看着流翠浅浅地一笑,目光有些深幽,淡淡地道:“青莲的伤现在也好了,等她回来了,你去告诉她,莫要随意出院子,若是被有心人利用了,到时候我也难以再保下她。”

    流翠皱了皱眉,也觉得青莲最近因为云卿对她的刻意体贴而显得有些太过骄纵了,忘了自己是奴婢的身份,连今天就她一人守在院子里,都跑了出去,实在是有些过分。

    “还有,让她回来之后,到我这里来一趟。”云卿又拿起桌上的书,目光落到了那密密麻麻的字上,一双眸子映着烛光,像是有两点火焰在其中跳跃。

    夏日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开始那声势吓人的砸了下来,不到半个时辰就越来越小,最后就没了,乌云也渐渐的吹散,露出透着金辉的天空。

    雨势渐渐小了的时候,流翠看到从外头回来的青莲,没好气地道:“让你看着院子里的小丫鬟们,你又跑去哪了,下这么大的雨,那些东西差点都淋湿了!”

    青莲一身沾了水汽,头发也有着雨滴,进了住房后拍了拍身上沾着的雨滴,往院子里看了一眼,见没有任何动静,便收回了目光,眸子里带着一点试探,清秀的面容上带着和气的笑容,轻声地问道:“好流翠,外面晒的东西没淋湿吧,今天搬出来的可有不少小姐喜欢的物什。”

    “你快擦擦头发吧!”流翠抄了一块毛巾给她扔了过去,晓得她刚才进来的时候,肯定是留意外头院子里的一切,现在故意讨好似的问她,不禁白了她一眼道:“你还好意思说,若不是我从小厨房里出来看到了,现在你就要挨罚了。小姐知道你不在院子里,有些不高兴。”

    青莲擦头发的动作顿了一顿,眸光微闪,转头看向流翠,试探道:“那小姐说我什么了吗?”

    “当然说你了!”流翠看到青莲脸色微变,以为她是怕挨云卿的骂,决定不要再吓她的好,如今她和云卿一样,想到青莲曾经发生的事,对她就多了几分容忍和同情,赶紧改口道:“不过你也别怕,小姐是担心你出院子被韩姨娘她们利用陷害了,所以才这么说的,若是到了时候她就没办法救你了!”

    青莲心内本来是一惊,再听流翠后面的话,面色才刚放松,又不自在的走到另外一边,背对着流翠,以免自己的心事被她发现,一边取下头上的银簪,拿着流翠丢来的毛巾抹着湿了的头发,语气带着一抹轻松随意道:“这次是例外,以后我会注意的。”

    流翠望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可怜的青莲,这段时间一定很难受吧,她撑着下巴道:“你赶紧抹了头发吧,小姐说等会让你去她那一趟。”

    青莲身子一颤,脸上血色尽失,若是有人站在她的身边,定然能发现她此时的神色不对。好在她是背着流翠的,所以流翠没有看到她失态的样子,她拿着帕子,手却是冰凉的。

    小姐该不是发现什么了吧,她这些天除了偶尔会出去,没有任何不对劲的事啊,可是小姐那样的聪明,发现什么也不一定了,她要怎么办?

    青莲无意识的搓着头发,一边想着自己到底有没有被云卿看出端倪,流翠看了半天见她还没好,喊道:“你快点啊,小姐让你一回来就过去的呢,走走。”

    青莲一边担心着,又看流翠一副心无芥蒂的样子,料想自己只是多心了,这些日子,小姐对她比起流翠来是一点儿也不差,她一定是相信了守宫砂的事儿才会有这样的举动的,她不能慌,自己露了底。

    进了院子,正看到云卿拿着一把小剪子站在一盆开得茂盛的花前,瞧见是她们两人进来,将小剪子放到了一边,目光在青莲微湿的发上扫过,含笑道:“青莲刚回来吧。”

    青莲看云卿开口还是以前那般的和气,便低头道:“是,小姐,奴婢回来后流翠已经说了,奴婢日后一定不会再跑出去惹得院子里无人管事。”

    云卿垂眸微垂,走到桌子前,微微一笑,“这确实是你没尽到职责,院子里的小丫鬟她们不懂什么,自然要靠你们管理,你和流翠是我身边的人,很多事情我都要倚靠你们的。今日下雨淋坏了东西是其一,若是有什么人借着没人管事就进来了,问题就大了,我不希望到时候出了事情,破坏我们多年的主仆情意。”

    流翠点头,而青莲则跪了下来,一脸反思道:“小姐,奴婢今日在花园里走走便生了懒意,日后自然不会再松懈了。”

    云卿点头,扶了她站起来,拉开她手臂低头看了看那已经淡多了的疤痕,转头从桌上拿起一个浅绿色的圆盒,“这是我让人买来的除疤的,估摸凃完这一盒后,那烫伤就再也不看不出来。”

    青莲看着那药膏,眼神里有微微的撼动,一脸受宠若惊地道:“小姐,这药膏一定很贵吧,奴婢这些日子已经受了小姐不少的恩惠了。”

    云卿摇头道:“这东西味道清香,就算是没有疤痕用在身上,也是保养肌肤的,是别人送来给我的,不止你有,流翠她们也有的,并不是独独给你一人。”说罢,又拿了一盒,递给了流翠。

    流翠笑着将药膏接了过来,揭开一闻,“果然是好东西,奴婢可是沾了青莲的福才有这样好的东西呢。”

    云卿哪里是特意给她们准备的,明显是为了青莲,给流翠她们不过是为了让青莲的心里不要负担过重。流翠跟了云卿多年,晓得她性格为人着想,哪里看不出这其中的目的。

    青莲留意那圆盒和自己的一模一样,这才放下心来,柔柔的道:“多谢小姐一番心意。”

    云卿递到了她的手中,目光从青莲的面容掠过,她已经不再是当初刚到她身边的干瘦模样,如今皮肤白皙水润,五官秀丽,有着柳枝一样纤细的腰,腰间束着一条桃红色的腰带,两只眼睛更是水得像随时能掉下泪来,配上那细细如上弦月的眉毛,真是好一朵鲜嫩水润的桃花,定有不少男子喜欢。

    “只要你以后忠心耿耿的跟着我,我定会待你好的。”云卿眼底有着一分深意,说时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青莲,像是在等一个答案。

    而青莲只是低着头,恭谨地道:“小姐对奴婢的好,奴婢都记在心中。”

    云卿见此淡淡地一笑,目光却是渐渐的变得清浅,“嗯,你先把头发弄干,莫要再着凉了。”

    虽然小姐说话和颜悦色的没有半点看出来的意思,可青莲是知道云卿聪睿的,正担心自己一直在这里,要是云卿想起什么追问,或者是被她看出什么来露馅了才不好,听到云卿话,连忙退了出去。

    流翠看青莲的出去,回头正好看到云卿嘴角泛起的一抹冷笑,那目光正好是青莲走出去的背影。她心中一凛,不知道云卿怎么会露出这般的寒意,轻声道:“小姐,怎么,青莲她是不是?”

    云卿转过头来,目光落在流翠疑虑的面容上,扯起一抹饱含嘲意的唇,咬牙道:“你猜我刚才在青莲的身上闻到了什么气味!”

    “什么味道?”流翠隐隐觉得云卿刚才的动作和话语隐了一层深意,听起来不像是在关心,反而是暗含着一抹警示,此时见她如此说话,知道必然有什么是她漏过了的。

    云卿一双凤眸清冷的流转,忍着心中一腔怒火,转头便望见窗外那树上凝着一滴水露,正从树叶上跌下来,目光也浸染了那股冷气,终究是气得狠了,扬手在桌上一拍,“她身上有一股丁香花粉的味道!”

    流翠深吸了一口气,圆眸里露出惊愕的神色,转头朝着门口再看了一眼,捂着嘴道:“丛烟阁前种满了丁香花!”

    韩雅之的院子里种了大棵大棵的丁香花,只要进院子,便会要从丁香树下走过。此时八月正是丁香盛放的时候,加上大雨淋下,那花粉簌簌的掉落,必然会沾染到身上,留下痕迹。

    云卿刚才就是去看青莲疤痕的时候,闻到从她身上传出来的,那一股若有若无的花粉香味。

    “她竟然去了韩雅之的院子!”云卿想到青莲刚才那一副样子,想到流翠说的青莲这些日子经常出去,心头的怒火一下迸了出来,转头看到自己让人给青莲买的去疤膏,狠狠将桌上的妆盒扫到了地上,“难道我对她还不够好吗?!”

    到底是贴身的丫鬟,还是这般费心费力的照顾着的,云卿纵使心机再深,此时也有一种被人背叛的耻辱和愤怒!

    流翠哪里见过云卿这样子,小脸上带着着急道:“小姐,你别生气,也许青莲是一时糊涂……”和青莲一起这么久了,流翠心里不是不惊讶的,可一想到青莲不久前还被韩雅之陷害了,怎么会转身就被人

    “一时糊涂!我看她是当我糊涂了!”云卿转身坐到了椅子上,贝齿咬紧朱唇。青莲她被韩雅之陷害了之后,自己一直对她亲之又亲,平日多多照顾,连流翠都没那么亲近了,可她做的什么事!只怕去韩雅之那里不是一回两回了!

    只不过今日突然下雨,才让流翠抱怨到了云卿的面前,否则的话,云卿还不会察觉到里面的不对劲!

    流翠在心中挣扎了许久,想到青莲去了花园,花园里倒是也有两棵丁香花,便还是出言道:“小姐,虽然花园里的丁香偏僻了一些,青莲也许是在花园里沾染了气味的。”

    云卿此时面色已经平静了下来,凤眸也沉静如一汪湖水,清清冷冷的道:“是,单凭丁香花,也许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可是流翠,你有没有注意到,青莲最近所用的眉黛是什么?”

    流翠和青莲是大丫鬟,两人一间屋子,平时虽然不说刻意的去注意对方的东西,但是偶尔一下看见也是有的,她回忆了一下,摇了摇头,好似青莲最近是有些避着她,就连画眉也不是当着她的面儿的,她只当作是青莲因为被人沾了身子而变得性格有点孤怪,此时方心中暗觉不对,小心地问道:“小姐,你发现了什么?”

    云卿看着她那脂粉浅淡的面容,摇了摇头,“她定然是对你有所戒备,所以你没发现。有一种叫做柳纹石的黛笔,价格昂贵,而且有价而无市,大部分产出都是朝贡给皇宫里的妃嫔所用。我这里,有六只珍妃娘娘送来的,它上色均匀,远看如柳叶清新,但这一点,并不是它出名的原因,而是因为用柳纹石所化的眉遇水不化,不融,不晕。”

    刚才青莲从外面回来,明明头发也湿了,脸色的粉也掉了,但是那双眉却是弯弯如新月,工整秀气,一丝不乱,本来云卿是没有想到这点的,在闻到了丁香花味之后,有意试探青莲的时候,就发现了眉毛的不同之处。

    这样的东西,云卿没赏给她,她一个丫鬟如何能有的!正因为云卿有,流翠必然是见过的,但是云卿的梳妆一般来说都是由青莲飞丹负责,所以流翠大概也没细细观察那眉黛有什么不同,但是青莲心细,她却是避开了流翠,以免流翠留意。

    女儿家对这些精美的东西,都有一种天生的喜欢和不可抗拒。就算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也要使用,更何况这柳纹石不经水和其他的上等黛笔并没有区别。所以青莲才有胆量使用。

    这一次,流翠闭上了嘴巴,没有再开口了,虽然觉得青莲是同伴,但是不管是比感情,比情意,青莲在流翠的心中都不可能比得过从小一起长大的云卿了,虽然心里有些难受,可脸上再也没有了怜惜,“韩姨娘派人对她做出了那样猪狗不如的事情,她还能跟韩姨娘走到一块,实在是太狼心狗肺了!”

    云卿拿起桌上的小剪子,看那锋利的刃口嚓嚓的开合,贵丽的眉眼带着丝丝冷气,这也是她一开始虽然有疑心却不敢置信的原因,青莲和韩雅之之间可以说有着深仇了,她们是什么原因走到了一起?

    若是有人毁了她的贞洁和名誉,云卿定然是会恨那个人到骨子里,巴不得让她死的越惨越好,而青莲这些天,却极少流露出怨恨的表情,最多就是情绪有些低落。

    这其中难道有她未曾注意到的地方?云卿沉吟了片刻后,眸中若有所思,半晌之后,问道:“流翠,若是你知道是谁毁了你的清白,你还会和她走到一起吗?”

    “绝对不会!”流翠眼底露出一丝鄙视的神色,“那种人,只怕是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难过,恨不得杀了她才好,怎么还可能每日与她一起,用她送的东西!”

    云卿默默地点了点头,是啊,连流翠也是这样认为的,那青莲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抬起头来,缓缓地道:“你不要露出任何端倪,让青莲看出来了,以免打草惊蛇。我倒要看看她们究竟是准备怎么做!”

    她自问这些日子对青莲实属不薄,而御凤檀那边也有了音讯,她绝对不会冤枉一个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敢吃里扒外的人!

    ------题外话------

    明日开虐……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