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02

重生之锦绣嫡女 202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接下来的日子,寻梦居依旧不许韩雅之接近,随之流言也越传越凶,以至于瑾王妃都不能坐视,与韩雅之一起到了院子前。浪客中文网舒骺豞匫

    若是平日里韩雅之来到,她们必然是拦之门外,可来的还有瑾王妃,小丫鬟便不得不进来通报。

    云卿正在练习毛笔字,闻言笑了笑,道:“王妃来了,那便请她们进来吧。”

    丫鬟应下,退了下去。流翠端了洗手的小盆过来,瞧着云卿道:“王妃和韩姨娘过来,指不定是有什么想法呢。”

    云卿淡淡的笑了笑,接过帕子把手抹干后,轻轻的道:“该来的总要来,躲也躲不过。”

    流翠点了点头,知晓云卿心中已经是有了打算,不再多言。

    瑾王妃进来的时候,便看了云卿衣钗整齐的站在门口,朝着她行礼道:“见过王妃。”

    瑾王妃面色端庄可亲,让云卿起来,含笑道:“听丫鬟说,你现在正在练字,我过来有没有打扰到你?”她的语气和蔼可亲,透着一股子亲近的味道。

    云卿站了起来,吩咐丫鬟去烧水冲茶,然后回答道:“哪里,不过是练着玩儿,消遣时间也是磨练性子。今儿个王妃到寻梦居来,自然是其他事儿比不上的。”

    瑾王妃瞧着寻梦居的装设,进门便是八幅的四季山水绣画,青山绿水,红日斜阳,暮雪落叶,每一个季节都分明清晰,比起画卷更多一分立体感,进门后便可以看到一副荷花戏鲤图,荷叶连天,而鲤鱼滟滟,活泼生动,在一室大方的摆设中带入了新鲜之气。

    从摆设上可以看出人的修养和品味,瑾王妃也不得不承认这寻梦居让人进来后透着一股舒服,然而沉木色的家具又不失庄重,嘴角便含了一丝笑笑意,坐下来对着云卿道:“我今儿个本来也不想过来的,是雅之她说这些天在府里面闷得慌,想来找你说说话,你时常没有空,我也就想,你都在在忙些什么,于是就带着她过来看看。”

    瑾王妃的话说得并不委婉,谁都听得出她是因为府里面的流言蜚语而带着韩雅之来,意思大概就是说两个儿子的媳妇之间不要有什么问题。

    云卿笑了笑,道:“如今天气热,我的身上总是乏得很,又怕自己是中了暑气,现在韩姨娘怀了身子,若是将暑气过了她身上,反倒是我的不是了。可能下面的奴婢没有说清楚,让王妃和韩姨娘多虑了。”

    瑾王妃看着她一副恭敬的样子,玉般的脸上带着从容的神色,一点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话中有话而显得有半点的慌乱,即使在说这样的谎言的时候,她也没有一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对,就是这样的,不管在做什么她总是这副从容娴淡的样子,这是一个心机很深的女子,所以对付她,不能是妄然而为。

    瑾王妃笑了笑,似是将云卿的话当做了真,目光里透出一丝关心,和声问道:“可是北方与南方不同造成的?我听说江南虽然是天气热,然而空气潮湿,习风阵阵,不比北方干燥无风,你到京城来也时间不长,不知道是不是不习惯?”

    云卿请了瑾王妃坐了下来,自己也坐在她的旁边,面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凤眸里含着一丝笑意,道:“可能是的吧,到了一地方,总会有点不熟悉的感觉,不过这可能也是今年格外的热一些。”

    瑾王妃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感慨道:“我数年没有来京城,也不太记得了,但是感觉以前也未曾有这样的炎热,”她说着,手中的扇子还扇了两下,接着道:“肃北那边的天气,比起这边来,可是要干燥,也冷得多了,像这样热的日子,一年之间并不长。”

    她和云卿你一句我一句,两人像是聊着家常一般,韩雅之坐在一边,看着两人说话,没有吭声。

    云卿聊了半晌后,像是发现了韩雅之一般,微微挑眉,缓缓地道:“韩姨娘的胎如今也有三个月了吧,看着好像比以前显了。”

    韩雅之眼眸带着一丝得意,将手放在腹部,轻轻的道:“可不是吗,现在腹部都突起了,以前的那些衣服穿了都有点显紧了。”

    云卿看着她那根本就没有起伏的腹部,心中暗想,她又不是没有看过谢氏怀孕的时候,三个月,肚子都不怎么显,怎么可能衣服都穿不下来。不过是韩雅之在对着她炫耀罢了,只是不知道这种炫耀有什么意义呢。

    云卿挑了挑眉,道:“有了胎儿自然是要多多操心的,随着胎儿越来越大,衣饰大小也要更改的。看韩姨娘现在的面色,可是越来越红润了,想来这一胎定然是个体贴娘亲的孩子。”这般亲切的话语听得心有芥蒂的韩雅之心里倒是也有些开心,眼神里面带着慈爱,看着自己的肚子。

    瑾王妃望着韩雅之那疼爱的眸光,目光微冷,嘴角却是带着笑,端起手边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着云卿道:“我记得江南有一种茶,听说里面要加许多东西,和普通的茶不一样,但是入口先甘后甜,而且喝完之后令人久久的回味,不知道你是否喝过?”

    云卿点头道:“王妃所说的这种茶,叫做青叶茶,里面放了黑芝麻,花生,金桔等物,闻起来有一种馥郁的香味,喝起来既像奶,又像茶。”

    “哦?竟然有这样的。”瑾王妃像是十分感兴趣:“不知你这儿是否有人会泡?”

    云卿睫毛飞快的眨了一眨,眸光瞬间明灭,菱唇含着优美的笑意,道:“自然是会的,我是扬州人,很多人家中都泡有这种茶。”随即,她转头望着流翠。

    青莲看到她的动作后,在她开口之前道:“小姐,这茶普通百姓喝来无妨,只怕是登不得大雅之堂。”

    云卿望了她一眼,然后转头望着瑾王妃,目光里有着一丝询问,“你说得也是,这茶实在是简陋了一些。若是泡给王妃喝,只怕与身份不相配。”

    瑾王妃摆了摆手,带着一种相当和缓大方的笑容,随和道:“这世间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茶,有千百万种,我喝过的不少,然而这一种,却是听说。”她说着,便望着青莲道:“这茶你会泡吗?”

    青莲看了一眼云卿,见云卿没有开口阻拦,便点头道:“奴婢是扬州人,自然也是会泡这种茶的。”

    瑾王妃道:“既然你会冲,不如你给我冲一杯来,如何。”青莲不答话,却是望着云卿,像是在等着她的回答。

    云卿挑起眉头,对着瑾王妃道:“没想到母妃今日有这样的好心情,不知道韩姨娘是否还要来一杯呢?”这话已经是答应了。

    韩雅之疑惑的看了一眼云卿,她和云卿向来都是看不顺眼对方的,今日也是瑾王妃相邀才来寻梦居,若不是如此,她决计不会再来。此时见她询问,虽然有些不喜,还是点头道:“王妃都说这茶不错,婢妾自然是要尝一尝的,就烦请世子妃也婢妾来一杯罢。”

    云卿点了点头,转头对着青莲道:“你去煮三杯茶过来,记得要用心煮。”青莲点头道:“自然是的。”

    过了一会儿,青莲刚准备走,云卿又转头对着问儿道:“煮青叶茶的东西,可能不大好找,你去帮青莲去厨房拿齐配料,莫让王妃久等。”

    青莲脚步一顿,转头看去,像是想说什么,问儿已经应了下来,站到她身边道:“青莲我们一起走吧。”青莲默默的看了问儿一眼,跟着走去了。

    到了小厨房里,青莲说没有找到合适的黑芝麻,便使了问儿出去拿。待问儿进来的时候,小灶台上的茶水已经煮滚了。三个青叶茶杯里面,也都放上了各种的配料。

    问儿将手中的芝麻递给了她,一边瞧着里面五六种配料,皱起眉毛道:“流翠姐姐,这东西还挺费时间的,比起冲茶来,也不差呀。”

    空气中有一种淡淡的芝麻香味,青莲转头去看了看那滚水烧得如何了,又取了一个小勺过来,转头看见问儿一眼好奇的望着那青叶茶杯,笑道:“哪里会比那些顶尖的东西好呢。你是没有见过好的东西,才觉得这个粗茶好。”

    问儿摇头道:“我倒是不知道那些茶有什么好喝的,在我喝起来就是一个味儿,反而闻这个我倒是觉得香得很呐。”

    青莲眼底带着一抹淡淡的不屑,嗔道:“你这个没眼见的小东西。”

    问儿道:“没关系,我只要喜欢我喜欢吃的东西就好了,并不是越贵越好的。”她偷偷的捻了一点芝麻吃了以后,喊道:“青莲姐姐,你有没有弄好啊?”

    青莲进去的时候,云卿,韩雅之和瑾王妃三人,正是一脸相谈甚欢的样子,你一言我一语,屋子里面气氛暖融融的,她们之间像是从来都不曾发生什么龌蹉一般,显然就是一家亲的模样。青莲抬眼看了看云卿,然后走上去,将右边的一杯茶,放到了王妃的手边,然后再依次将另外两杯放了云卿和韩雅之的手边。

    瑾王妃看到了奶白色的茶汤,眼底露出了一丝惊讶:“这茶冲出来竟然是奶色的,难怪又名米汤茶。”

    云卿笑了笑,端起茶,在鼻子下闻了一下,道:“可不是,这种茶真的是特殊得很,和一般茶叶不同,也不是人人都能喝得惯的。今日王妃想起了,我便让人煮起来喝一下,若是喝的好的话,王妃可以使了人过来,可以教了她,日后王妃想要喝,也时时能喝上。”

    瑾王妃笑道:“那我可要先品尝,好还是不好。”她说罢,转头对着韩雅之道:“雅之,这汤不错,里面放了芝麻,花生等物品,这都是养生的,若是这种茶你喝得惯的话,日后比起那些绿茶来,对胎儿更好。”

    云卿淡笑着望着一脸关切的瑾王妃,连茶水都这么关心,真正是慈爱到了家了。

    韩雅之这些日子已经习惯了瑾王妃对她事事照料关心,此时瑾王妃对她叮嘱,点头道:“那婢妾可要尝尝这味道如何。”其实她心内是不喜欢的这种廉价的东西,然而瑾王妃的都喝了,她若是不喝,那岂不是她的架子比瑾王妃还大。

    她端起茶放到了鼻下,先是轻轻一闻,只觉得气味复杂而浓郁,望着里头沉淀在茶杯底下的配料,皱了皱眉,然后假装不小心的撞到了手上,茶杯里乳白色的茶汤晃荡,溅出了几滴茶水,落在了她纯银镶玉的戒指上。

    她目光望着那戒指许久,依旧是光滑澄亮,这才放心的端起茶来,放到嘴边喝了下去。

    那茶水听起来挺廉价的,然而喝到口中,却是有一种不同于其它茶水的味道,滑嫩香醇,又不失茶的清香。在喝惯了上等茶叶的韩雅之的味觉中,也觉得这茶水味道确实不错。

    她饮了一口后忍不住那回味在口舌之中扑鼻的香味,又饮了一口,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站着的青莲突然冲了上去,一把打开她手中的茶杯,掷到了地上。

    众人都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了一呆。瑾王妃面色一肃,劈声骂道:“哪来的奴婢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将主子的东西打掉!”

    青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满脸惊恐道:“王妃,奴婢不是成心的!”

    瑾王妃此时已经有了怒意,她将手中的茶杯往桌上狠狠的一顿,茶水迸出来洒到了桌面,映得她双眸厉色更甚,她喝道:“你不是故意的,刚才你那动作难道是别人指使你的吗!”

    云卿比瑾王妃却是和颜悦色一些,她只是稍微有一点惊讶的问道:“青莲,你为何要拍掉韩姨娘手中的茶杯?”

    青莲抖抖索索的看了云卿一眼,将身子缩了一缩,像是被她的话语吓到了一般,不敢开口。

    然而,瑾王妃见她那副神情,脸色微沉,却是厉声追问道:“你说你那样做事不得而为,那你究竟是为什么,现在你快点说出来,否则的话我立刻叫人将你这目无主子的丫鬟拉出去杖毙!”

    这句话将青莲一下子震住了,她小脸一下子变得极为苍白,对着瑾王妃磕了一个响头,连连求饶道:“王妃不要,王妃不要,奴婢,奴婢不能说呀。”

    “来人,将她给我拖出去!”瑾王妃像是失去了耐心一般,挥手就喊。陈妈妈立刻就指挥了两个婆子如狼似虎的扑了过来,要将青莲拉了出去。

    看了两个婆子扑上来了,青莲像是终于害怕一般,大声喊道:“奴婢说,奴婢说!这茶汤里面下了堕胎药!”她说完以后,身子就抖成了一团,眼里流出的泪水像是悔恨不已,又像是惊吓不已,泣涕交加。

    瑾王妃更是一惊,哗的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睛俯视着地上匍匐的青莲,极为震惊又极为震动的道:“你说什么!这茶里面可有堕胎药!”

    韩雅之更是吓得浑身一抖,站起来怒目而视:“你这贱丫头,竟然给我下堕胎药!”她走过去,抬起脚对着地上的青莲狠狠的一脚踩了过去,像是要将她一脚踹死在这里才甘心。

    韩雅之说完以后,却是抬眼,眸中带着仇恨的神色,射向云卿。她看云卿此时坐在座位上,一脸不过淡淡的,并没有什么极为愤怒和震惊的神色。若说她有什么不同,就是那双眸子看着青莲的时候,透着一丝惊讶和可惜。

    她突然觉得,好像那双平淡的眸子却不是像看起来那样云淡风轻,它像是一面镜子能看透人的内心,包括跪在下面的青莲。

    然而此时的韩雅之却是不关心云卿究竟在想什么,她更关心的是为什么青莲会说那茶汤里面有堕胎药。她今天并没有告诉青莲要动手啊。

    果然,青莲在多方的压力之下,在瑾王妃逼视之下,小声的道:“这个奴婢不能说啊。若是说下去,奴婢活不成呐。”

    瑾王妃闻言眉头一皱,眸中光亮一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此时面色已经渐渐的平静了下来,缓缓的坐到了位置上,那一身端庄的华服将她的脸色衬得格外的肃穆,她沉声道:“青莲,今日本王妃在此,你刚才那番举动究竟是为什么,你又如何知道那茶汤之中下了堕胎药呢,莫非是你所为?”

    青莲依旧是埋着头,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抬头来看着瑾王妃,脸上布满了泪水和悔恨,道:“奴婢,奴婢觉没有这样的胆子要谋害韩姨娘的胎儿,但是又实在是不忍心一条小生命就这样没了,才出言阻止!”

    云卿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眼眸里带着一丝嘲色。语气却含着一丝不懂,不明,清新如春风吹过,却夹杂着一股三月料峭的寒意:“青莲,今日王妃和我都在此,你就说一下,那茶汤里面为何会下药呢?”

    青莲听到云卿的声音身子却是一抖,飞快的看了云卿一眼,然后低下头道:“世子妃,奴婢……奴婢并不是不愿意帮你做这事情,实在是因为这事实在是太损阴德了,他只是个孩子啊,那孩子他有什么罪过吗,世子妃求您饶过那孩子吧。”

    满堂的人闻言将目光转向了云卿,此时谁还听不出这是什么意思,青莲的话明显的指出了她为什么会将韩雅之的茶杯打翻,因为是云卿让她在里面下了堕胎药,而她良心发现,突然觉得残害一个幼小的生命是那么的残忍,于是她上去将那堕胎药打翻了来。

    韩雅之目赤欲裂,瞪目望向云卿,“你为何要谋害我的孩子!王妃,请你赶紧将这陷害您孙儿的人抓起来!”她说到这里,声音一下弱了下去,腹部传出一丝丝牵扯的痛来,让她不由的皱紧了眉头,眼眸却是紧紧的盯着青莲。

    她怎么会肚子痛?难道青莲真的在她的茶汤里下了堕胎药?这不可能,这与原计划的根本就不一样!

    瑾王妃扫了一眼大呼小叫的韩雅之,一缕鄙视飞快淹没在她大义的瞳仁之中,凝眸望着云卿,眼神严厉之极,面色透着一股风雨欲来的沉色:“云卿,这事可是你所为!”

    云卿目光并不转开,她只望着那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的青莲,然后慢慢的将目光转向了瑾王妃,道:“这事情,不是我安排的,我不知道青莲是受了何人的主使或者是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举动,此事我未曾吩咐过。”

    青莲闻言,像是十分愤怒的抬起头来,满眼带着不可置信的望着云卿,慌声道:“世子妃,这事情可是你指使奴婢的,你听到韩姨娘来的时候,就对奴婢说等会有机会就下堕胎药的,奴婢根本就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这时候将责任推到奴婢身上,奴婢怎么也说不清,但是奴婢一个丫鬟,怎么可能给韩姨娘下堕胎药呢,这明明就是你要奴婢做的呀!”

    青莲说着,泪流满面,几乎是泣不成声,整个人带着深深的指责望着云卿,瑾王妃的目光带着一抹深色,像是有一种惋惜的神色望着云卿:“你究竟是做了什么?”

    就在这时,韩雅之开始抱着肚子大声的喊起来,她的脸色开始变得雪白,捂着肚子几步退后几步跌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像是全身失力,止不住的往下滑,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我肚子……肚子好疼啊!疼啊!”

    看她如此模样,整个花厅里的人全部都慌乱了,瑾王妃赶紧对着身边的朱琉道:“快去拿了我的牌子马上去请御医!”

    朱琉见此也不敢怠慢,连声应了急忙往后走赶,瑾王妃看了一眼云卿后,又对着陈妈妈道:“此事实在是太过重大了,去请王爷过来。”沈云卿是世子妃,只有瑾王在这里,亲眼看到她的所作所为,才能名正言顺的处置她!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