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04

重生之锦绣嫡女 204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瑾王妃恨透了云卿,此时却不得不继续开口求情,她还未开口,瑾王已经厌恶的扬手阻止她的话语,朝着一脸不服,眼带凶光的御凤松,心内叹了一口气,慢慢地道:“你和凤松收拾一下,回肃北吧。”只要他们回去了,不和凤檀在一起了,这些矛盾也就消失了。

    他目光带着一丝倦意望着惊魂未定般的云卿,今日的事情他看的出她在里面动手脚设计的,可这一切到底还是因为瑾王妃她们居心不良,才会被云卿反设计,而且御凤松在激动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一面,让他也确实寒心了,他直呼御凤檀的名字,显然对兄长是没有半点的尊敬,连带这个嫂子也没有一丝亲近,恨不得杀而快之!

    面对瑾王精明的目光,云卿淡淡的一笑,如立风中的蒲柳,柔且坚韧,她知道瑾王此时在想什么,也知道瑾王不会将问题发作到她的身上来,因为瑾王对御凤檀的关爱,瑾王妃所做的一切让瑾王厌恶她,现在已经是将矛盾摆在了明面上来,即便瑾王还要像以前那样轻轻拂过,陷害世子妃,堕下亲孙的事情也让他无法再漠视。

    他也许不在乎云卿,但是他肯定在乎御凤檀。

    瑾王妃听完瑾王的话后,半晌都没有开口,待面上的震惊缓缓的退去之后,目光微闪,她此时也不敢再开口说其他,对着御凤松道:“松儿,我们走。”这个走,也不知道是说要走出寻梦居,还是回到肃北。

    御凤松两眼充满了怨毒,他忍耐是为了等瑾王妃求情,然而见瑾王妃一语不发就要离开,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叫,“父王,你怎么可以对一个……”

    “住口!”瑾王妃一震,听到御凤松的话,她那重新冷静的面容又再次裂开,疾快的转身抓住御凤松,咬唇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御凤松整个人都顿住了,像是被那一巴掌打懵了一般,回身怒瞪着瑾王妃,与其说他是被打疼了,还不如说他从来没有想过疼爱他的瑾王妃会打他,惊愕之后整个人如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跳了起来,怒道:“母妃,难道你也要……”

    瑾王妃指着御凤松,厉声打断他的话,“你给我住口!今日你对长嫂动手,已经是大不敬了,你父王惩罚你也是应该的,现在让我们回肃北,也是应该的!你还敢对口出妄言,你这不孝子,枉费我疼你这么久!”

    “好了!”瑾王面色铁青,喝道:“御凤松,你眼底到底有没有我这个父亲,若是再在这儿大吼大叫,我就将你捆出去关在牢中,别说是回肃北,你以后哪儿也别想去!”

    “父王,我是你的儿子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为了一个贱人,你就要将我关起来,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御凤松听了瑾王妃的话,不由怒目吼道。

    云卿听着御凤松的话,微微皱了皱眉头,视线转到了瑾王的面上,暗道这御凤松真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明明看到瑾王是努力遏制了,还要不怕死的冲上来!也好,冲吧!

    看瑾王再次火冒三丈,瑾王妃狠狠的拉着御凤松,用眼神警告他不可再乱动,压住心中的疼爱,对着瑾王哀声道:“王爷莫要生气,我这就好好的教导他去,绝不会让他再像今日一般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瑾王眉头皱的死紧,几乎扭成了结,“那还留他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拉了他下去!”

    瑾王妃几乎是目光怨毒的望着云卿,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因为她,瑾王都开口要将她们赶回肃北,一旦回了肃北,这世子之位要想夺回,真的是遥遥无期了!她绝不能就这样善罢甘休。然而此时,她瞟了一眼瑾王铁青的脸色,狠心使人看似拥,实则推的将御凤松捂着嘴从寻梦居弄了出来。

    云卿看着那一大堆人热闹的出去了,面色清淡的像是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转头吩咐流翠让丫鬟将地上收拾干净,将那杯掺了红花粉的茶汤也倒了出去。心内却暗道,刚才瑾王妃急切拦住御凤松冲动之下就要说出来的话,根据她的直觉,这话应该和御凤檀有关系,那个时候,瑾王妃的眼神也有些奇怪。她只觉得脑中似乎有什么一晃而过,去未曾抓住……

    而瑾王此时也不好在寻梦居久留,他负手而立,虽然已四十,但身躯依旧高大挺直,睿利的目光在云卿身上扫过,那含着军中威严的视线让云卿心头也有着微微颤动,他徐徐地道:“我知道你不喜欢王妃,还有松儿,雅之,我也知道他们有些举动是略微过分,但是这样的事情,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了。”

    堕胎,陷害,不管是在哪一户人家里,都是极为不详的,显示着子嗣的凋零,家族的不宁。

    云卿勾起菱唇,樱红的唇如同一抹弯月般温婉,淡淡地道:“王爷,我没有博爱的心胸,也没有宽广的肚量,想要的不过一方平静的日子,一个安宁的家府,也不喜欢算计与被算计。可这些,并不是我说不愿意就能避开的,今日王爷肯这般直接的与云卿说话,云卿很感激,我没有不喜欢王妃,二弟,韩姨娘,大家在一个王府内生活,相安无事自然是好的,可若有人迎头相击,我也不会将头颅送上。”

    瑾王以前虽然是带兵打战之人,性情直爽英朗,然而性情却不是暴躁之人,此时听到云卿的话,目光微深,严厉的盯着她,“你的意思是不会善罢甘休?”

    到底是一家人,就算再不喜欢御凤松,也比对自己这个外来者也好。瑾王妃他们所做的事情,不仅仅是略微过分可以形容包括得了的。

    云卿慢慢地摇头,凤眸如冰丝缠绕,深不见底,“王爷可知一句话叫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有些事情避无可避。”今日这事情是她能避得了的吗?避了一次,以后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瑾王妃在没有将她害死就绝对不会收手。

    她今天已经是很客气了,只不过是借着青莲的嘴巴,让瑾王知道瑾王妃所做的事情,让他明白,若是瑾王妃还在这里,像今天这样的斗争就会避免不了,现在只是处死几个丫鬟的事,以后就不会这样简单了。

    她相信,瑾王定然是知道了她的意思,否则也不会平心静气的与她说话。

    果然,瑾王深深的看了云卿一眼,这个儿子喜欢的女子,真的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若是说她不好,她礼仪举止,容姿谈吐都不会比那些一开始就出身于高门勋贵的女子差,可他又觉得,她的身上比起那些小姐,更多了一种东西,或许他可以称之为恩仇分明!这样的品质,不得不说,在王府这样的地方,是很重要的。

    他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这个话题,看了一眼跪在一旁细声抽泣的青莲,“她是你的丫鬟,就由你处理了!”

    云卿却拒绝道:“王爷,她已经是二弟的人了,如今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是与二弟有关,还是送给王妃处置吧。”

    本来听到瑾王将自己交给云卿处理的青莲,内心还有微微的庆幸,再听到云卿拒绝后,一下子忘记了抽泣,也不管的抬头望着云卿,手脚并用的爬了过来,拉着云卿的裙摆求道:“小姐,小姐,就请你救救奴婢吧,奴婢知道错了,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流翠厌恶的拉开她的手一甩,挡在云卿的面前,“你现在就知道求饶,开始你做什么了!还有脸叫小姐,你配吗?若是让夫人知道你是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只怕会气的胸闷!”

    看着素日里和自己交好的流翠都如此,青莲眼皮一跳,却是知道自己到了瑾王妃的手里,只怕会死的难看,顿时叩头求饶,“求求你,小姐,求求你饶恕奴婢,奴婢以后一定会忠心耿耿……”她一边求饶一边偷觑郁青的表情,但见她脸色不怒不喜,看不出任何表情,心中更是发冷。

    “你如今是二弟的人了,留在我的院子里始终都不妥,既然二弟喜欢你,那你就要一心一意,忠心耿耿的对他。”云卿眉目柔和,那两条远山眉飘渺清逸,让她的面容更添一份和婉。

    瑾王看云卿如此,心知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要处理这个背主的丫鬟的,也不再多说,挥手对着侍卫道:“将她送到荷心苑。”说完,转身大步走出了寻梦居。

    花厅里终于安静了下来,云卿环视了一眼方才聚集了众多人物的地方,慢慢地坐到了椅子上。

    流翠泡了一壶新茶放到了她的手边,瞧着她眉眼里那淡不可见的疲惫和烦心,小脸上眉毛轻轻的皱起,料想云卿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烦心,不由轻声地道:“小姐,你到底是不忍心处置青莲。”青莲这样背主的人,在宅院里是最为让主子憎厌的,每个主子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自己的秘密,很多事情都会由贴身的丫鬟去处理,贴身的丫鬟算的上主子的左右手,一旦她们背叛,很少有人能逃脱算计。

    这大宅院里因为身边人背叛而导致下场凄惨的人绝对不占少数,只是流翠没想到,这一次会出现在云卿的身边。

    好在云卿始终对流翠以外的人生了戒心,核心的事情她除了流翠,宁愿交给御凤檀给她安排的暗卫桑青他们去做,也没有让青莲触碰,否则的话,青莲将她知道的事情抖给了瑾王妃,这一次云卿的下场还真是难说。

    云卿端起茶水,看了一眼那轻浅飘绿的茶水,放在鼻下闻了闻,任那清香微涩的气息流淌到胸口,缓缓地道:“她毕竟是跟了我两年的,当初若不是她,也不会那样机缘巧合的让我发现了父亲不育的原因,可我给过她两次机会,一次是在送她香膏的时候,一次就是刚才,我让问儿特地跟着她去,她明知道我有可能发现她的端倪了,但是面对富贵的诱惑,她没有心软。”她端起茶水抿了一口,口中顿时充满了茶香,却浸不到那一双墨一般幽黑的双眸之中。

    当然,其中的原因不止是这么简单,不想自己亲手处理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是更重要的是,她知道,青莲送到了瑾王妃那里,不管是青莲这次下手失败让瑾王妃功亏一篑,还是青莲这背主的名声,瑾王妃都不可能留着她,一定会弄死她。

    一方面,瑾王妃替她处理了青莲,另一方面,也是让这院子里的丫鬟看看,她都不需要亲自动手,背叛她的人,最后落得的下场就是青莲这样!这是一种变相的警告,一种警示。她不想日后在用心对付外人的时候,还要时时刻刻提防身边的人。

    兵法不就是这么说的,从敌人的内部下手,远远比从外强破所费的人力,物力和精神要少的多,也容易的多,达到的效果也要猛烈的多。

    她如今只希望瑾王妃和御凤松能早早离开京城,碍于瑾王妃的身份,她每次下手总要琢磨轻重,这样下来,比起下定狠手还要耗费心力。

    不知怎么,也许是心情有些不够平静,她微微觉得有些燥热,吩咐流翠道:“你去看看那冰块还有吗?”屋子里的温度比起外面要凉快许多,便是有那冰桶里装了冰块,放出丝丝的冷气让屋中的温度降低。富贵人家里一般都会有这样的冰窖,以前沈府也有,如今瑾王府自然是备下不说。

    流翠应了走到门前的冰桶里看了看,回头喊道:“小姐,还有大半呢。”转头却看云卿撑着额头靠在桌上,像是有着几分疲惫,她想到今日发生的事情,暗里叹了口气,轻轻的站在一旁,不再出声打扰。

    荷心苑中。

    瑾王妃正拉着一脸暴躁的御凤松,和颜悦色道:“你今日太过鲁莽了!”

    御凤松眼底的怨恨像是毒液侵蚀,越来越深,他一把掀开瑾王妃的手,满脸狠毒道:“母妃,你为何要拉着我,父王骂我打我也就罢了,他一向都不喜欢我,你竟然也打我!”

    他说着,眼圈都红了,像是被欺负的孩子在向人告状一般,瑾王妃的心都软了,她心疼的站起来摸着御凤松的脸,眼眸里也闪着泪光,柔声道:“傻松儿,你以为打了你母妃不心疼吗?打在儿身,疼在娘心,母妃下了多大的狠心,才能对着你扇下去!”

    温暖的手摸在脸上,御凤松得到了抚慰,然而眼底的凶光却没有褪去,咬牙道:“那母妃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出当年的事情来!为什么要拉着我,那个商人贱女不过就是仗着御凤檀的势来欺负我们,若是没了御凤檀,她又算得个什么东西,我们想要怎么对付她就怎么对付,一个贱人的儿子,他还想坐稳世子之位,他配吗?!”

    听到御凤松说出这句话来,瑾王妃神情却是一愣,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慢慢的放开抚摸御凤松面容的手,转身坐到了软塌上,默默地望着他那张充满了怨愤的面容,缓缓地道:“松儿,你难道没有想过,今日若是说出了御凤檀的身世,母妃我应该怎么办?”

    御凤松在愤怒燃烧之中,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说出了他的身世,那世子的位置自然就轮到了我啊,到时候母妃就只会是唯一的王妃,等父王归天了之后,那些姨娘小妾和她们的贱种,我通通将他们全部拉去陪葬!”

    瑾王妃摇了摇头,漆黑的眼眸闪过一丝复杂,声音扬起道:“松儿!我是问你,你若是说出了他的身世,我会被王爷怎么处理!”

    她回来之后,面容已经重新清理化妆过了,再也没有在寻梦居里的狼狈,那修饰得精致的五官完全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然而此时的瑾王妃浑身却是像在遏制什么,头上的金叶步摇长长的珠子微微的抖动,声音也变得冰冷刺耳。

    御凤松怔怔一愣,心底猛然一醒,连忙扑到瑾王妃的腿边,“母妃,我差点就害了你了!”

    ------题外话------

    惊吓,惊讶,惊喜?你们三选一…。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