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16

重生之锦绣嫡女 216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明月挂空,天空如同墨色的绸缎,闪耀着明媚的光辉。枝头的黄叶在夜风中兀自转着圈儿,有那一两道大风掠过,颤悠悠的从枝头飘落下来,打了个旋,再落到地上。铺满了一地的黄叶。

    守门的婆子今日喝了点酒,昏昏欲睡,听到门外有笃笃的敲门声,口中骂着“天都黑了,又不知道是哪个小兔崽子偷溜出去玩,到现在才记得回来……”

    打开门去看,没看到人影,不禁觉得有些奇怪,探出身子来借着月光左右望了几眼,空落落的大道反射出青色的光,连个鬼影子都没,哪来的人。她转过身,将门关好,暗道,不能喝酒了,都喝出幻听来了。

    在她埋头在自己腿上一掐醒神的时候,一道影子顺着檐下阴影,悄无声息的朝着内府潜入。

    此时的绛云轩内,金碧色装饰为主的屋子里,除了熏炉里升起了浮香味外,还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酒味。

    御凤松正趴在桌子上,右手拿着酒杯倒了倒,见已经是空的,不禁醉眼朦胧的大声喊道:“来,快点本公子倒酒!倒酒!”

    旁边的丫鬟端着空了的酒壶,道:“二公子,已经没有酒了。”

    “没酒,没什么酒!难道王府里连酒都没有了吗?快去,快给我去拿!”御凤松扬起收,皱眉喊道。

    丫鬟看他那醉醺醺的样子,忍着不耐道:“二公子,你这两日天天喝酒,王爷昨日来还说不许你再这样,你再喝醉,王爷只怕要生气了!”

    “生气?我喝酒他也生气?我是他儿子,喝几壶酒,他有什么好生气的!”御凤松啪的一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横着醉眼瞪着那丫鬟,表情凶狠,指着她骂道:“干嘛,你一个小丫鬟难道也不听我的话了吗?也想要学那些人去巴结御凤檀那贱种啊!还不赶紧去给我打酒来!看我不打死你!”

    他上前一步就要去踹丫鬟,丫鬟赶紧闪开,表情越发的不服气,鼓着眼睛道:“二公子说话还是注意点,世子身份尊贵,是王府未来的继承人,不是你可以辱骂的!这话要是让王爷听到,可不得了。”

    匡蔷带来的丫鬟婆子下人,连同御凤松身边的,都已经被处置了。现在都是府中新调过来的,她们自然不会像肃北的下人一样,将御凤松捧的天高,谁都看得出,如今的王府,风向是转向谁的了。虽然瑾王没有将匡蔷的事公布于众,但是这些下人最会察言观色,还是品得出其中一二的。

    御凤松哪里受得了这丫鬟如此讽刺,他面皮一下变得火热,目光模糊望不清丫鬟的样子,自动看成云卿带着讥诮的脸,怒火中烧,如同发狂的野兽一般冲过去,“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教训我!”

    到底因为喝多了酒,虽然他来势惊人,丫鬟还是借着身子灵巧,躲了开来,回头看御凤松一个踉跄站稳了之后又朝着自己来,样子可怖,经不住的吓得往外跑,“二公子——”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有人将一把利刃穿透了她的腹部。

    “烂货,竟敢辱骂我的松儿!”来人将短刀拔了出来,将丫鬟丢到一边,几步奔到御凤松的面前,捧着他的脸,喃喃地喊道:“松儿!”

    御凤松甩了甩头,被酒精迷醉了的脑子终于清醒了一点,看清楚丫鬟身下的血泊,才慢慢的将视线移到面前的人脸上,看到那熟悉的长形眼眸,虽然素淡却仍旧美丽的面容,瞳孔顿时睁大,惊声呼道:“母妃,母妃,你终于回来了!”

    见儿子如此兴奋,匡蔷也欣喜的点头,如今这府中,也只有儿子才对她感情深厚,盼望能见到她了。匡蔷仔仔细细的盯着御凤松看了一遍,见他除了喝得满脸通红之外,并未有其他不妥,梦里所见到的那些没有发生,总算是放下心来,叹道:“好松儿,你没事就好,娘还以为你会被那两个人害了呢。”

    “他们敢!”御凤松抓住匡蔷的手,脸色惊喜,“母妃,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了证据,证明你才是真正的王妃了?”他拖着匡蔷往门口而去,“走,母妃,现在我们就去找父王,告诉他你是被冤枉的,是御凤檀他们故意做假,想要害我们母子!看这次不让他们翻不过身来,冤枉王妃可是大罪!”

    可他拉了几下,匡蔷却死死的不动,他不解的回过头来,皱眉道:“母妃,你干嘛还不走?现在府里的人都巴结御凤檀去了,你还要让那贱种逍遥多久!”

    闻言,匡蔷的面上出现一丝复杂的神色,一把拉住御凤松的上臂,摇头道:“不,松儿,我没有证据。”

    这些天,瑾王对外宣称王妃生病了不能见外客,让侍卫将荷心苑全部封锁了起来,又派人将他看守住,不允许他出绛云轩一步。他只要看到其他人,就觉得这些人在背地里议论他是个假王妃的孩子,是个曾经做过丫鬟的人生下来的野种,他日日以酒醉己,便是不想面对这些人的眼神,期盼着匡蔷能找到证据,博回一局。所以他看到匡蔷到来的时候,忽略了她一身夜行衣和半夜潜入的行径,直接认为她是来恢复身份的,当匡蔷将事实说出来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变了。

    御凤松渐渐的松开了手,紧紧的盯着匡蔷那张朴素的面容,双眸里红丝遍布,不敢置信的睁大眼,再次问道:“你没有证据回来做什么?还不赶快将证据找回来啊!”

    面对儿子的低吼,匡蔷没有恼怒,她央求道:“松儿,你别这么大声,小心把侍卫们引了过来。”

    “引来了又如何,他们难道还敢对你下手吗?!”御凤松大喊道。

    匡蔷见御凤松到如今还没接受事实,顿了一顿,从喉咙里艰难的挤出一句话来,“松儿,我不是真的王妃!”看御凤松脸色一变,她赶紧又接着道:“但是你现在跟着娘走,你义父肯定不会亏待你的,还不用在这王府里看他们的脸色!”

    她后面说的话御凤松根本就没听见,“你说什么?你不是真正的王妃,那真正的王妃又是谁?”御凤松的神情变得十分的可怕,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匡蔷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

    要在儿子面前承认这件事,的确是很艰难,匡蔷克制心中的自卑和难过,更加憎恨御凤檀和云卿,“是,我不是。真正的那个就像他们说的一样,早就被我杀了!如今你的身份再不比从前,你父王定然不会再让你留在王府里,你赶紧跟娘走吧!”她说着又急切的去拖御凤松。

    王府里戒备森严,她仗着对王府布置熟悉才能避开人进来,一旦有人发现不对,她必定是无法与王府诸多身手高强的人相比的。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溜走,匡蔷心中越发的急切。

    “不!”御凤松甩开了她的手,一步一步的往后退,“不,我不要跟你走,我娘是瑾王妃,我父亲是瑾王,我是王爷的儿子,绝对不是一个假货所生的!”

    往日的情形还历历在目,他记得匡蔷对他说御凤檀是小妾所生的事情,记得他才是真正的嫡长子,才是真正的王位继承人,日后还要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的!

    “松儿!娘还会骗你吗?快点,快跟娘走,跟着你义父,日后也不会比在这里过得差!”匡蔷心急如焚,听到御凤松的话心如刀割,却不得不忍住,不时的往外看去,又要去拉御凤松。

    “放开我!”御凤松终于大吼了起来,他转身朝着门口跑去,对着外面奋力的大喊,“来人啊,有刺客,来人啊,有刺客!”

    匡蔷被他突然其来的喊声弄的一怔,当听到外面急速靠近的脚步声时,连忙朝着窗子外奔去,打开之后却看到侍卫已经包围了上来,连忙关了窗子进来,心内一股不可抑制的焦躁浮在眉头,“松儿,你这是做什么!快,和娘一起从后院出去,我们一起,也许还有逃走的可能……”

    “不!我不会跟你走的!”御凤松慢慢地摇着头,酒精使他的双眸通红,那双眼睛里透露出来的神色,完全写着他不愿意,他根本就不愿意!

    “松儿,你留在王府里,日后也没有好日子过的,还不如跟娘出去,到你义父的身边去!”匡蔷苦口婆心地道。

    “呸!”御凤松鄙弃道:“你带我出了王府,那我算是什么,我是父王的儿子,自然要帮着父王,怎么可能跟你一个杀人凶手走,这样怎么对的起父王,对得起王府!”

    他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到底不过是放弃不了王府的富贵,放弃不了高贵的身份!

    匡蔷溅上他口齿间的唾沫,那星星点点的如同一把把匕首,扎到了他的心中,她听着御凤松的话,脑子里又痛了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脑壳里蹦了出来一般,听到御凤松的话,抬首反驳,“不!他不是你的父亲,你义父才是……”

    “哐”的一声……

    门被撞开了来,只见一群侍卫冲了进来,而后跟进一身金色长袍的瑾王,和身穿白色长衫的御凤檀以及披着水蓝色披风的云卿。

    瑾王扫了一眼屋中的情况,目光落到匡蔷的身上,脸色陡然一变,振声道:“匡蔷!你竟然还有胆子再闯王府!来人啊,给她抓起来!”

    侍卫们立即涌了上去,匡蔷拔出短刀,奋力抵抗,一时本来宽阔的屋子显得狭窄了起来。御凤檀下意识的挡在云卿的身前,保护她不受刀光剑影的侵害。

    方才有绛云轩的丫鬟有来禀报,说御凤松又在喝酒,正好御凤檀与云卿也在那里,便一起过来,谁知道还没到门前,便听到御凤松的呼声。

    匡蔷手持短刀,在四名侍卫的逼迫下,渐渐的手无招架之力,她本来就不擅长攻击,又做了多年的王妃,更是荒废,只有轻功还拿得出手,而现在这种状况,她显然没了施展之地,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她就被卸刀捆绑,丢到了瑾王的面前。

    御凤松一见匡蔷被抓,嘴角动了动,似乎有不些不忍,可是看到瑾王后,脸色一下变得雪白,喝下的酒也在这一番折腾中挥发了干干净净,希望他没有听到刚才匡蔷所说的话,连忙上前站到了瑾王身边,连声呼道:“父王,她刚才进来还杀了我的丫鬟,还说要带我走!儿子怎么会跟着这么一个杀害王妃的人走!”

    本来好心来将儿子带走,让他在龙二身边好好学东西,结果到了现在,反而是御凤松将侍卫喊来害她被抓。匡蔷望着御凤松眼眸里藏也藏不住的喜悦,不禁心中一股绝望升了起来,凄声道:“松儿,我虽然不是真正的王妃,可我是你亲娘啊,这么多年,我对你怎样,你难道看不到吗?我所作所为就是为了你能坐上世子之位,娘不会害你的,娘怎么会害你,你留在王府迟早有一天会死的啊!”

    瑾王挥手让屋中的侍卫褪下,除了博文外,留下其他四个贴身侍卫在屋中,仿若听不到匡蔷的话语,眯着眼眸望着匡蔷,口中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他是谁的儿子?”

    匡蔷陡然发现自己刚才与御凤松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到了瑾王的耳中,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脸上血色顿时褪尽,望着瑾王摇头道:“是的,我是乱说的,我看松儿不跟我走,故意说的,他是你的儿子,是你的儿子……”

    她早已经被侍卫们绑了起来,是也好,不是也好,都走不了。

    谁都知道,她现在是反应过来自己一时脱口将真相说了出来,赶紧澄清,可是没有人理会她的话,瑾王也不,他只是面无表情的道:“来人,端一碗清水上来。”

    “王爷,王爷,我神经疯癫,胡言乱语的,松儿是你的亲生儿子,是你的儿子啊!”明白了瑾王要做什么的匡蔷终于忍不住的哭嚎了起来,她双臂被绑,又被侍卫押着,只能拼命的扭动身子,尽力的喊着。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头一下子会痛起来,会将真话说了出来。

    侍卫的动作很快,马上将一个白瓷大碗盛了水端进来,放置在了桌上。

    瑾王走到边上,抽出侍卫的刀,割开手指滴了一滴血进去,望着御凤松,冷声道:“你来。”

    滴血认亲!

    父王要与他滴血认亲!

    他是相信了母妃的话了,御凤松望着那碗水,不知道怎么就害怕了起来,那水中飘着淡淡的血迹就像是一个魔鬼一样可怕,随时会将他吞噬。他小声的,带着商量地语气道:“父王,要验什么呢,你不是看着我出生的吗?这个疯女人她说的话,你也相信吗?”

    瑾王面色不动,站在远处,像是一颗黑石沉沉,只朝着博文皱了一下眉。只听屋中一声唰的拔刀声,还没看清楚博文怎么出刀的,御凤松只感觉到手指头传来刺痛,被人拉着挤出几滴鲜血,跌落到了碗中。

    血滴在碗中飘浮,慢悠悠的沉到了碗底,如同楚河汉界一般,清晰的各处一地,互不相容。

    屋中一下子呈现一种诡异的安静气息,像是所有的人呼吸都停了下来,只有匡蔷在反复强调一句话,“不,王爷,他是你的儿子……”然而在铁的事实面前,匡蔷的声音也越来越弱,没有任何说服力。

    御凤松看到这一切,整个人像是被千斤巨石所压,身子摇摇欲坠地往后退了一步,眼珠子似乎都要从眼眶里蹦了出来,觉得退上一步,就能避开匡蔷的那句话一般,“不,不,不可能的,这水有问题,有问题!我怎么可能不是父王的儿子,怎么可能!”

    瑾王脑门上青筋突突的跳动,似要冲破皮肤迸出来,整个人如同一个极大的龙卷风中心,随时将有雷鸣电霹从天而降。浑身散发出极冷的气息,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发怒,可他偏偏一个字都不说,只是目光落在匡蔷的身上,幽黑如墨。

    好在最近听到的惊奇故事不是第一桩了,御凤檀有些意外,却没有惊讶,只是在匡蔷和御凤松之间来回看了几眼,狭瞳中流露出一抹沉思。

    而最为平静的则是云卿,这个念头,其实早在她的心中转过了无数回。也许是她将事情都想的非常的详细,细到一些平常人都不会注意到的地方。比如,匡蔷代替瑾王妃的位置时,她必然要注意个地方,瑾王妃连孩子都生了,肯定已经不是完璧之身,否则的话,瑾王就算再和瑾王妃不熟悉,这样的区别,久经风月的王爷还是能区别出来的。那么,替匡蔷去掉这一层东西的人自然是她最为感激的恩人,龙二了。

    也许瑾王可以忍受二十年来睡在枕边的不是真正的瑾王妃,也可以忍受自己的儿子不是真正的嫡子,只是另外一个女人所生下来的私生子,可身为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一人之上,万人之下,身份尊贵的男人,他绝对不能容忍自己头上戴着一顶闪闪发光的绿帽子,而且戴了整整十八年!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在良久的沉默之后,瑾王闭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宛若从胸腔里挤出来,“把他们两人押入地牢,好好审问!”

    这是云卿第一次到王府里的地牢中来,地牢的门一关上,光线被隔绝,整个空间只有挂在墙上的油灯,跳跃着昏黄的光。王府的地牢很少用,虽然四周简陋阴沉,然而因为很少关人,没有那种腐臭阴湿的气味,地上铺着厚厚的干草,踩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响声。

    御凤檀走在她的身边,皱眉道:“这地方不干净,不让你来,你偏偏要来。”

    云卿微微一笑,眼神却是十分的冰冷,“我很想知道,那个龙二是何许人也。”既然敢设下陷阱要害她沈府全家,她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这还是她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对手,知己知彼在斗争中是相当重要的一点。而她目前手中所拥有龙二的资料,实在是太少了,要对付他,也要寻到办法才是,才能报了这欲要灭门之仇。

    这虽然是她第一次到地牢,云卿却没有丝毫的不适应,经历过死亡的人,连最可怕的东西都已经经历过了,面对阴暗总是比一般的人要从容的多。

    一旦知道匡蔷不是真正的王妃,而御凤松也不是自己的兄弟,御凤檀对于这两个本来就对他屡次加害,毫无感情的两人,没有丝毫留情。

    此时的墙上挂着的两人,衣衫凌乱,鞭痕累累,显然被好好的‘伺候’过了。

    侍卫已经问了诸多的话,可御凤松嚎叫连连,却招认不出什么东西,只说龙二是他幼时遇见的救命恩人,匡蔷感激龙二的救命之恩,让他认了龙二做义父,还说龙二是个江湖中人,身手很好,也懂得很多东西,除此之外,其他一概不晓得。

    这一点,云卿倒是相信的,御凤松被匡蔷当作掌心宝,恨不得天天兜在口袋里,一直都护在身边,喂养了十八年,养出个一事无成,眼高手低的性子,最后还亲自卖了匡蔷。这样的人,鞭子一下去,只怕就恨不得将知道的东西全部都招出来,一个字都不留。

    她将目光转到了匡蔷的身上,御凤檀便问道:“那她呢?”

    易劲苍看了一眼御凤檀的神情,禀报道:“她倒是硬气,不管怎么打,也不肯说出龙二的下落来,已经用水泼了三回了,现在泼都泼不醒来了。”

    云卿望着匡蔷,目光里浸着冷意,心中冷笑,当初若不是看她是‘瑾王妃’的份上,自己才只守不攻。如今,可以任她作为了,她语气平和地道:“易侍卫,她还等着龙二来救她的,单凭你这两鞭子,她自然是不会自断生路的。我自有办法让她招供,你将她弄醒吧。”
博聚网